首页 两性小说 下章
母亲变装女友骗儿子
  [来!别客气,我妈去英国游学,我爸去大阪出差了。”真一进入玄关下外套微笑的对木唯子说着。

 木唯子是他刚认识的女朋友,长相虽然不是很惊的女孩,只是很普通的可爱女孩,但不知为什么真一对她有说不出来的亲切感觉,虽然认识不久,也就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

 真一轻抚着木唯子滑的俏脸,女孩显然很怕羞,小脸倏地通红,可爱的两片薄更令真一冲动的直接凑上前亲吻。

 “啊…呀啊…”木唯子似乎有点承受不住真一的亲吻,不好意思的撇开头。 但真一顺着方向,灵巧的舌头着木唯子娇的小脸,勾着她圆润的耳珠。

 “嗯…不要这样…”好像受不了真一的热情突如其然的攻势,木唯子有点挣扎的‮动扭‬‮体身‬,坐倒在牛皮沙发上。

 “你来这不就是为了这个吗?”真一看着脸羞红木唯子,对于她的举动有点意外。

 木唯子害羞得低下头,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还真的有点拿不准。不过,他…他真的没看出来?想不到会是这么顺利…可是,就真的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只有选择这方法。

 用变装来当儿子的女朋友。

 木唯子微微抬起头,瞧着真一那稚的小脸与他爸爸还真有点神似,双眼蒙的木唯子脸娇羞的点点头,然后任凭真一慢慢下自己身上的上衣,出白色的罩。

 但她不回想起当初自己做的决定到底是对与错?

 时间回溯到几个月前。

 木唯子与老公据理力争要出国留学英文,但实际上木唯子是利用这短暂的假期要好好了解儿子真一。

 木唯子烦恼着现在青春期发育长大的孩子真一,除了最近与她没话说之外,虽然木唯子也知道这年记的男生多少会叛逆,会不想跟妈妈讲话。但她总觉得的真一问题不是出在这。

 尤其最近常常发生青少年犯罪,木唯子看到这样的新闻报导就越不安,也就认为跟真一似乎也渐行渐远了,似乎已经无法再以妈妈的‮份身‬去了解他。

 所以木唯子下定决心,才想去整形外科将自己容貌改变年轻,希望能用另一种方式多了解儿子。

 想不到一切都顺利,甚至还当上儿子的女朋友。

 而现在…“啊…”木唯子自己有点不敢想像,儿子真一正紧着她的头,而且他的怪手就隔着内按住、‮摸抚‬自己的花。而令木唯子感到羞的是她竟然在儿子的之下,‮体身‬感受到不可置言的快

 真一舌头灵活的动木唯子粉头,手指抠着暖烘烘的小,才琢磨没几下,木唯子光滑的肌肤彷佛动情似的颤抖不停,真一对她浑身都感的程度,深感讶异。

 真一调皮的拉着内线,来回‮擦摩‬着部,使头深深陷入两片肥沃的里,溢出些许透明的汁。

 “啊晤…嗯…啊…”“你的那里…好容易呢!”见木唯子如此人的身躯这么感,真一取笑的说。

 “嘻嘻…才碰一下就透了喔!”真一掰开两片淋淋的出粉红色的腔道,晶莹的核,更显得怯生生。真一的舌头彷佛到上等大餐,张嘴含住那滚烫的花,卷着舌尖一阵阵刺着木唯子温暖道。

 “啊…晤…好舒服啊!”儿子竟然对着她说着秽的话,木唯子只觉全身‮奋兴‬的哆嗦起来,连肩膊也不住的‮动耸‬,坚的双头更是硬得发疼。

 我…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种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

 到底是…到底是…“啊…!啊…!啊…晤…!”真一紧捏着发红感的核,舌头在门和之间的会部份不停的长的中指硬抠漉漉的道。儿子如此玩自己的处,木唯子除了体感到‮奋兴‬之外,内心里对不起深爱自己的老公的罪恶感也由然增加。

 但…但这一切都是为了他。

 为了真一,为了我最爱的儿子。

 彷佛跟内心下定决心,木唯子转起‮子身‬,双手颤抖的握住儿子真一壮发烫的,缓缓的将儿子的含进去自己的小嘴里。

 现在…我不应该想太多的。木唯子细心舐的头,全心全意的服侍真一,着儿子真一壮的,木唯子甚至错觉到在自己‮体下‬的男人,真的是自己认识的儿子吗?坚具,紫黑‮大巨‬的头,鼻子嗅着都是成年男体味。以及,从自己花里传来那的滋味。

 儿子也是个实实在在的男人啊!br />
 木唯子全身发烫,红的已经沾了晶莹的汁,握住儿子坚巴慢慢抵在自己肥沃多

 彷佛触电似的,儿子的头碰到两片瓣,木唯子更是漾起一股异样的感受,忍不住呻,或许‮子母‬间真有心有灵犀,真一的大手紧紧扳开木唯子圆翘的股,也发出一阵呻

 “噗滋滋!噗滋!噗滋!噗!噗滋!噗滋噗!噗滋滋!滋滋!”木唯子只觉儿子火热的在自己的,竟带来无比动人的滋味,虽然脑海里极力排开自己被亲生儿子的事实,但每当硬发烫的具撞击在自己的深处,那总会一再告知,的小正在被亲生儿子的一次又一次的,而且不知羞的努力想夹住壮的,竟只要多享受一刻快

 真一头一次在女人的体得到无名的‮奋兴‬,顶在木唯子温暖道,那一层层皱摺,使感的头才一入就有想的念头,但真一看到木唯子一脸陶醉神情的模样,更使真一有种强烈冲动想要完完全全的占有她,征服她。

 所以,真一忍耐的只想在木唯子的体里多呆一刻,不仅是单纯的对女人的征服,每当具深深入木唯子的体中,当俩人合而为一,静止不动,的热度,彷佛木唯子与他好像有很亲密的关系,甚至真一想要世界永远停在这一刹那,永不停止。

 第一次,真一觉得木唯一不只是单单可爱而已,她的每一种动作,神情简直超乎她这年纪所该有的。她是如此的美动人,更令人好想永远拥有她。

 “不行了…呀!…啊…”木唯子桃红色的肌肤上渗出无数的汗珠,一波波的高户里涌出,鼓鼓的汁由隙溢出。木唯子娇不堪的趴在真一的身上。

 木唯子头脑一阵空白,她只记得自己竟然在儿子的之下,有了好几个高,而且在心里竟然泛起幸福的滋味。

 真一被木唯子热烫的汁一浇,早已忍耐到界线更是深深进木唯子的深处,浆早就而去,彷佛如热泉般进木唯子的子里。

 突地被儿子的,原本在高空回幸福滋味的木唯子,感受到儿子毫无保留的奉献。 全身更泛起皮疙瘩,她感到不止只有不道德的罪恶,被儿子的整个子的那种刺异样感,更让她回味无穷。

 啊…我真是个的母亲啊!儿子的在我的体内,我竟然觉得意犹未尽。

 木唯子双眼失神了许久。

 过了片刻,木唯子焦聚回复正常,看到真一似笑非笑的表情,木唯子顿时脸羞红:“我先去洗个澡。”顾不得身上光溜溜,手掩着自己淋淋的‮体下‬,深怕儿子的出,一手遮着两粒子。

 “好啊!”真一脸微笑看着木唯子光滑如缎的背影离去。

 真是好可爱的女孩,真一回想到上她那样鲜人,与平时文静清纯的模样,令人不敢相信是同一人,真一越想越喜欢木唯子。

 “咦?”真一拿起置在桌上的女用皮包,令他吸引注意的是挂着旁边的一只小猫熊钥匙圈。

 “这…”真一拿起那只小玩偶钥匙圈,眼神若有所思。

 “沙啦啦啦啦啦啦!沙啦啦啦啦啦啦!呀啊啊啊!”强劲的热水顺着花洒冲在木唯子的头上,水雾打在脸上,木唯子眯着一双小眼毫无意识般洗涤身上刚与儿子合作的痕迹,坚子上到处都是儿子留下来的齿印,就连粉头都被咬得出血,圆翘的两片股也留下红肿的手印,茸茸的更是黏稠的一塌糊涂。

 不过,木唯子似乎都不在乎身上的痕迹,她只想藉着热水,让她被勾起的情能恢复短暂的平静。

 “什么?”“那女孩是你女朋友!?”“好狡猾啊!真一,长得好可爱喔!”“啊哈哈…请多指教,我叫木唯子。”木唯子本就长的一脸可爱样貌,齐肩的秀发,穿着一身皮翻领大衣,里头搭着白色圆领长袖,令坚房则显丰,修长的大褪搭上黑色的紧身窄裙更显白润光滑,使得木唯子原本就十分清纯的打扮,更透出些许感。

 真一与木唯子和真一的朋友三人进到咖啡厅闲聊。

 “你们在聊什么啊…”木唯子看真一去厕所后,三个人彷佛揭开话匣子,不由得好奇的问。

 “喔!没有啦!是真一之前跟我们说他跟他妈妈讲话的时候,不知为何会变得很紧张。”“咦?为什么呢?”木唯一本来就是为了关心儿子的情况,才变装当他的女友,听到这句话更加好奇。

 “他说他自己也不知道。”“可能是恋母情结吧!”木唯子听到这番话微微脸红。 那我该高兴吗?木唯子自己都对这想法有点感到不好意思。

 “不…才不是这样…像我的话,是根本不知道要跟我妈说什么?男生都会有这种情形吧!”“喔…这样子吗?”木唯子托着腮有点疑惑问。

 “嗯…没错。 我跟其他女生说话就很自然…啊!糟糕!别再聊这话题了!”“咦?”“真一从厕所出来了,被他听到的话会生气的。”真一微笑的对着木唯子说:“我们差不多该走了!”“啊…那今天轮到我帮你出钱了!”木唯子起身正要拿起自己的女用皮包。

 咦?

 挂在皮包上的钥匙圈呢!

 怎么办!?那是真一小时候亲手做给我的…“快一点啊!木唯子!”听到真一的呼唤,木唯子顿时一惊,心想:“好危险啊!虽然掉了很可惜…但幸好没他发现。 ”▃▃▃▃▃HOTEL▃▃▃▃▃“你家里…不是没有人吗?”木唯子不解的看着真一“干嘛还来这么贵的宾馆。 ”“因为那里…有我家人的气味。”“…”木唯子温柔的看着真一稚气的脸孔那带着些许不安的表情,她心想:“真一好像知道今天是我最后一天陪他。”“啊!”木唯子一声娇呼。因为,真一突然向木唯子光滑的‮体身‬摸去,手掌慢慢‮摸抚‬她的幼肌肤,沿着丰的两粒子,往晕的中间捏着她娇头。

 木唯子全身赤一片雪白,唯一只剩下黑色的紧身窄裙,将两片翘紧紧包住和一双白色棉袜裹住两只巧可爱的脚指丫。

 真一用温柔的双掌慢慢‮擦摩‬木唯子赤的‮躯娇‬,每指尖彷佛要细细的探索木唯子每一寸肌肤,每一寸彷佛都要深深记在他的脑海里。

 木唯子的肌肤就很感,被这一抖,原本的桃红色的肌肤更如烈般,炙热烫人。木唯子只觉儿子的双手好像贴心的情人,缓缓的,缓缓的带动,勾引自己‮体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心脏更是不争气的绷绷跳不停。

 看着儿子细心的神情慢慢的抚自己,木唯子除了感动外,更有一种莫名的羞感,自己的‮体身‬被儿子这样的赏玩,被来应该很生气,但为什么?被儿子这样‮摸抚‬欣赏,内心的想法除了高兴,还更希望能够多点注视呢。

 儿子啊,妈妈不是下的女人,妈妈只希望,只希望能跟你多时间在一起,不要对妈妈有陌生人的感觉。 所以妈妈…妈妈愿意为你付出,只愿你多爱妈妈一点。

 真一缓缓褪去木唯子紧身的窄裙,双手来回‮摸抚‬光滑圆股,真一手掌慢慢挤木唯子软如棉絮的,两朵美丽的花瓣随着主人的起伏,时而鲜,时而羞涩,唯一不变的是那一波波涌出的白稠汁。

 “呀…!”木唯子趴在粉红色的大,娇股高高扬起,隔着明亮的镜子,儿子的身影就在自己身后爱不释手的逗,时而品玉,时而弹琴紧抠,一切的丑态全在儿子的掌握之中。而更让人害羞的似的,自己更恬不知的紧盯着儿子玩的每一幕,看着自己不停的汁沾儿子的一双巧手,自己竟然有无上的足感。

 “你看镜子!这里看得很清楚吧?”真一两手用力扳开两片肥沃的出粉红色的腔道,上头沾漉漉的珠,而充血的核更是肿大成如珍珠一样。

 “啊…呼呼…呼呼…”木唯子瞧着自己镜子里两片白晰的股毫无羞的大大撑开,儿子两手更是掰开自己两片鲜的花,清楚的看见自己‮密私‬的道,甚至都能感觉到空气的风吹向感的腔道里。 自己都能感受到润的热气,不住的往外冒出。

 木唯子彷佛中般紧紧盯着镜子自己的在儿子面前的态,她中涌起一股涛天的火。

 “我…我也要帮真一。”木唯子全身香汗淋漓,可爱的俏脸此时彷佛上了一成丽的神光。

 木唯子动作缓慢的爬在真一的下,坚的一对子夹起真一大的,用柔软的房‮擦摩‬硬的,为了自己亲爱的儿子,木唯子毫不忌讳的不再理会自己是他妈妈的‮份身‬。随着房包夹具摆动,彷佛是般的动作,木唯子低下头含住儿子紫黑的着。

 “啾啾啾啾!”木唯子香舌卷动似的头上感的马眼里。

 “啊…晤…啊…晤!”真一有如被亲到致命搔处。就原本在木唯子门的进出活的手指,只能勉强搁着。

 “我…我不行了!唯子。”木唯子听到亲爱的儿子高兴的喊声,更加快两粒柔软子的‮擦摩‬速度。小嘴更是紧紧含住紫黑的头,深怕它跑出去。

 “噗滋!噗滋!噗滋!”夹在一双椒中间的具彷佛积聚许久的,浓稠黏腥的而出“咳啊!”呛得木唯子想把亲生儿子的光功亏一篑,因为第二波犹如疆野马般的狂,把木唯子可爱的小脸蛋布着黄稠的

 “呼呼呼…真一的完全没变小。”木唯子惊讶的握着真一的大竟然还是硬坚拔。

 “因为我还不足啊!”真一彷佛变成疯狂的野兽,抱起木唯子娇小的身躯,大的顺势入木唯子温暖

 “啊!”木唯子双手无力的撑在铺上,高高噘起的股正一波波被她亲生儿子猛烈撞击。

 真一下的好像要与木唯子的深深连在一起,每次的入,翻出一片片肥的美犹如充血蚌,就连真一的蛋蛋更想要全都挤入里。

 感受到儿子对自己体的热恋,木唯子是作梦都没想到,只是想多了解真一,想不到会演变成这样,看来就算改变岁数,还是没法理解他的想法。

 “啊…啊…啊…呼呼…呼…”随着她儿子的强烈攻击,木唯子的一对彷佛无的浮萍去。而她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需要火烫硬的,整个在她儿子的阵阵深入之下,木唯子彷佛无可止境的包容。

 “晤啊!再…再用力点…啊…”木唯子高亢的呻,喊出内心的渴望。

 而木唯子搞了半天只明了一件事,哪就是她可以相信真一没有变坏…“不行了!我要去了!”木唯子彷佛使尽所用力气般喊出,让心中的火就在这次一次去了!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真一也使出所有的精力,把一泡一泡的往木唯子的子深处发。

 最后,木唯子确实感受到儿子发的每滴,并且倘佯在里,随着真一出,滚滚的浆彷如长江溃堤,由肿红的花沿着会门渐渐地凝聚在铺上,留下‮实真‬的痕迹。

 虽然如此,但也够了,再见了!真一!

 隔天一早,当真一看到眼前桌上的纸条:

 “对不起,我暂时不能再跟你见面了!虽然相处很短,但真的很谢谢你,木唯子。”真一神情有点落寞的说:“谢谢…”暮色西沉,从真一家的不远处传来嘎啦,嘎啦,嘎啦的声音。

 一名长相美丽的女人,梳着一头清秀流行的短发,脸上笑,脖子上系着咖啡巾正推着行李箱过来。

 “我回来了。”虽然木唯子回复原貌,但见到儿子的那一刹那间,回想起之前的往事,总不有点脸红。

 “喔!辛苦了!”“你爸说他七点左右到家。”“是吗?”“你的英文变好吗?”“嗯,进步不少…”木唯子有点心虚的点头。

 “真一你呢?”“看起来蛮有精神的嘛!”此时,木唯子站在吧台后方,与真一聊天。但她惊讶的发现,桌上竟然摆着那失踪不见的钥匙圈!

 你早就发现了吗?真一。木唯子心里大大的震惊。

 木唯子倏地感到小脸有些发烫,有点不自在的说:“你…过得好吗?”“嗯…这个嘛…”真一趴在餐桌上,神情有些落寞,感慨的说:“我刚被女生甩了。”木唯子脸色微红,讶异的瞧着真一,但随即释然。木唯子的心底不温暖了起来,不仅仅是真一对她那一份特别的感觉,还夹杂有‮子母‬间的亲情。

 真一,这件事,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喔。”“原来你了女朋友啊!”夜晚,漫天的星空照耀,一个平凡的家庭就这样寂静的度过。

 【完】

 13019字节 MmbBxs.cOM
上章 两性小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