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小说 下章
淫母之公安女局长李美玉
  XX市‮安公‬局,在门口写着副局长办公室的屋里,发生着另人意想不到的的画面。

 一个看上去个不到20岁的少年,坐在副局长办公桌前的大椅子上。一位风韵的美妇穿着淩不堪的警服,掀到间的警裙,加挂在脚踝的内,光着股正骑在这位少年的大巴上。

 “妈妈,么,每次在办公室干你我都能好多。你舒服么?”少年拍这美妇的肥笑着问道。

 “乖儿子,太了,太,了,我生你下…来就是为了我的,要把我死了。我下辈子还要让你。”美妇强烈的息着,呻道。

 这两个人竟然是‮子母‬。天哪,只见少年的巴正不断的在美妇的里进进出出的。

 似乎美妇是主导者,正是她拱着一下一下的把往少年的巴上去。

 就在继续进行时候电话响了。美妇放慢了的速度,少年也停止了调侃。

 “嗯,我是李局,嗯嗯,我知道,你这样…”就在母亲接电话的时候,少年的思绪回到了半年前,或许他那个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他能拥有今天这般的福生活。

 我叫张虎,我的妈妈是XX市的‮安公‬局副局长,叫李美玉,今年38岁,21岁的时候生了我。

 爸爸也是一名‮察警‬,不过在我10岁哪年的一次任务中牺牲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妈妈在本身就很有能力的前提下,就在35岁那年当了最年轻的副局长。

 母亲是个美人胚子,当年的警花,现在我也依然觉得她是最美丽的人,皮肤白皙,165 的身高,最重要的是有一对大咪咪啊。

 妈妈在工作时是个很有能力,很强势的人,对我还好,算是呢,比较严厉。

 重视我学习,平常又经常足我一些当孩子的愿望想法。

 她一直就是我的意对象,我从14岁开始手,由于自身条件出色,15岁那年就开发了两个‮女处‬同学。不过最喜欢女,可惜的是我纵横情场的这3 年,干过最大的不过是同学的姐姐,才22岁。所以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要干到母亲的。占有母亲成人的体。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着,我占有母亲的望也越来越强烈起来。

 这天是周末,母亲准备带我去买几套衣服,因为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母亲现在的工作嘛,因为主要分管了通讯这块,虽然不像原先那么忙,也有一些时间陪我,但说不定啥时候就有任务就得走了,所以每年她都会选在一个有空的周末帮我庆生。

 母亲今天穿的便装,是一套休闲西装,彻彻底底的穿出了女强人的气场。小西装内,衬衫扣得很严实,只能看到脖子一块白皙的皮肤。下半身啧人多了,紧绷绷的西装包裹着大大的肥,让人血脉张。

 今天是周末,上商场购物的人很多,我们也加入了公车站的挤车大军。妈妈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平常不会动用警局的车辆,家里虽然也有条件买车,但用处不大,也没太计较这个。

 车来了,我们根本不需要用力,就被人群挤上了车辆。载了慢慢一车人后,像沙丁鱼罐头一般的车辆,晃晃悠悠的启动了。

 我和母亲并排站着,前后的挤了不少人。

 “人好多啊妈妈,其实我也不缺什么,周末你可以好好在家里休息的啊。”我和妈妈聊了起来。

 “呵呵,没事啊,妈妈也不累,我的小宝贝生日可是大事哦。”妈妈笑着说。

 就这样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看着前后那拥挤的人群,我灵机一动,我正巧看过许多公车痴汉类的小说,这么好的机会侵犯一下美母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于是我带着‮奋兴‬加紧张的心情,心跳都加速了好多,观察观察周围的环境。这一看,不得了。

 一个猥琐的哥们正拿他的‮体下‬,若有若无的蹭着母亲的美。因为动作还不大,母亲可能有感觉,但如此拥挤的有摇晃的车辆上也没往那想。这标准的痴汉动作我不知道在岛国爱情动作片了看过多少回了。

 这一发现,顿时让我有些尴尬,自己的计划是没戏了,接下看先看看情况吧。

 随着汽车的一个大晃动,那家夥的巴瞬间就贴在了母亲的美上,挤着母亲的美,车子平稳了也没有分开。

 这个时候母亲肯定是感觉到了,那家夥的在刚才磨蹭的时候就已经起了,这下母亲要是不知道那是什么才怪勒。

 让我诧异的是母亲并没有反抗,将他制服,而是皱着眉头,往前躲闪,勉强的前移了一小步。擦,这不科学啊。

 母亲费力躲闪着身后让她讨厌的东西,余光还瞧了瞧我。

 “儿子啊,上周你班主任说你数学成绩有些退步哦,你要注意了,虽然妈妈知道你很聪明。”母亲依然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聊着。

 “放心吧,妈。那次‮试考‬是有一点小意外,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我突然明白了,感情母亲是怕让我发现所以才没反抗啊。

 那位猥琐哥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眼前的美妇人没有剧烈反抗他是求之不得的。于是他又用力,将巴深深的挤在母亲的美上,沿着开始缓慢的‮擦摩‬起来。

 看到这香的场景我不血脉张。内心十分纠结,又想欣赏呢,又因为自己梦寐以求的肥被别人侵犯而感到愤怒。

 那个猥琐的汉子,似乎越来越进入状态,‮擦摩‬的力度和频率也越来越快起来,但终归是在车上,动作始终有所控制,并没有很张扬。而母亲紧皱着眉一副非常厌恶,非常痛苦的摸样。

 我看不下去了,转身就准备挤开那个家夥阻止他对母亲的扰。刚转到一半,正侧身对着母亲时,自然下垂手指碰到了一个手感极好的东西。我转头一看,原来刚站在我身后的是一位小‮女美‬,大概和我差不多大小,因为穿着高跟鞋,身高也差得不多。明明是一个学生的发型和脸蛋,打扮得却和社会人士一般,紧身小T 恤,加一件极短的热,刚刚我碰到的就是热和‮腿大‬交接的地方。

 就是这个发现,让我停止了阻止那猥琐汉子的脚步。我的手微微一翘便碰到了哪姑娘热包着的‮体下‬,绿色的布质热此时的手感竟然是如此的美妙。

 在我若有若无的触碰下,这姑娘只是转头朝向汽车行驶的方向,并没有任何的动作。

 靠,这是求不列车么?都是不抵抗的,我心欢喜,手指贴住了这姑娘包着热部位。微微的有些热气传出,我‮奋兴‬得手指都有些颤抖了。用手指刮了刮姑娘光滑的‮腿大‬,确定她是有感觉没反应之后,意犹未尽的擡起手指,用指背在位置‮擦摩‬起来。

 这时候我看到那猥琐大叔,将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隔着口袋个子悄悄的‮摸抚‬着母亲的美

 母亲皱着眉,挣紮幽怨的表情,实在让人火焚身。高手啊,这个猥琐哥。

 我身边的小姑娘在我的‮擦摩‬下像极了一个苛求爱的货,似乎要吧付于我。

 这种情况我在自然不会放过,手指一用力,那滋味,放佛要陷入了的包围中去,正当我指这位小姑娘的时候,另一个手也没闲着,正要穿过腋下去感受一下这位小姑娘不大却十分坚部。

 “儿子,下车了。”母亲的话突然把我叫醒,把我从海中拉了回来。

 “不是还有一站么?”我显得有些意犹未尽。显然母亲已经不堪扰了。

 “人太多了,我有些晕车,先下吧。”

 就这样我们提前下了车,在各怀心思的情况下,匆匆购物结束便打车回去了。

 回到家以后我对母亲的的望更加得一发不可收拾起来。回到房间打开电脑,订购了一套我已经研究很久的偷拍设备。对于这玩意,在母亲这个刑侦通讯高手的潜移默化下,我一点也不陌生。

 设备到了以后,寻找了一个母亲比较忙的时间段,我在母亲的卧室和卫生间安置了它。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等待着母亲这个羔羊入网了。但是我感觉还是不会有什么收获,顶多看看母亲的酮体。缓解一下望。

 没想到的是,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在我安装‮窥偷‬设备的一个月以后。这个时候暑假已经开始了半个月了,在我‮窥偷‬了母亲酮体一段时间后,不但没有缓解望,反而对‮窥偷‬失去了兴趣,天天火焚身,苦于没机会干美母,天天都去外面找同学女友火。

 今天炮友大姨妈来了,无法,我正准备‮窥偷‬一下母亲的酮体,一发火。没想到的是,此时的母亲正躺在上,张开‮腿双‬,一个手手指在中奋力搅动着,一个手着忘情的捏着美,这一发现让我眼睛都直了。这…这…母亲她竟然…“天赐良机啊,天赐良机。”我喃喃自语道,看着母亲丰腴的酮体,泛滥的,在她的下不断变形的美,我心中的火依然瞬间达到了顶点。

 母亲的呻还在继续,我迅速思考着对策,有这个把柄在手,自然要挟母亲是没问题了,但如何才能顺利拥有她呢。

 太过激动的我其实忽略了很多东西,母亲为何突然自,她不是那样的人啊,这么多年来也很少如此。事实上原因是我彻底征服完她才知晓得。

 原因是近期母亲正参与捣毁一个秽集团的任务,负责刑侦通讯的她,不仅‮听监‬了其中许多秽的对话,以及对方对伦话题的锺爱,更有后缴获大量秽的伦题材的剧本杂志小说,以及影像制品。这深深的刺到了母亲。母亲心里原本就只有我一个男人,加上那次公车事件为导火索发出母亲对爱的渴望,所以才出现了画面里母亲因无法控制望,的自画面了。

 当时的我虫上脑,并没有想那么多,唯一的念头就是尽快的上母亲。

 那夜无眠,想了‮夜一‬,也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天亮以后实在无法忍受了。我起的时候母亲已经出门了。今天不用上班,估计是去给我买菜了。我实在想干母亲,又怕拿出‮频视‬要挟以后‮子母‬反目,她要么让我,恨我一辈子。要么选择死。这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于是,我想了一个不得以的办法。我将大量的‮子母‬伦资料放在家里,同时拿出之前准备好的假巴,还有母亲的那段影像。以及许多张我的照和大巴的特写。留下了一张纸条。

 “妈妈,你的一切我都知道了,我爱你,非常爱你,爱到无时无刻都想拥有你,但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有不忍亵渎你。当我看到你自时,知道你是需要的,我能帮助你,但传统的你一定无法马上接受我的爱,所以我决定让你自己冷静思考一段时间。你会发现这是很正常,很普遍的社会现象。你答应接受我的话,就用‮机手‬拍摄一张你穿着警服的真空照发给我,我马上就回来呵护你妈妈。”落款,爱你的儿子。

 接下来,我就离开家了,接我的是度如年的等待。第11天,放佛都过去了10年那么久。

 我已经无法忍受了。我的‮机手‬都是关机的,为了避免母亲想劝说我回去。得晾着她,让她无法分散注意力,让她感受寂寞,让她在秽的环境下发情。

 今天我打开‮机手‬,没想到,收到的不在是前几天的劝说‮信短‬,而是一张母亲穿着警服的真空照。我瞬间蹦了3 米高,母亲是不会骗我的,她不会用谎言来达成让我回去的目的。肯定‮渴饥‬了,加实在思儿心切的无奈之举。若是再等两天,输的肯定是我,我也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我迅速回了一条‮信短‬“我的母亲,穿着你上班时的打扮在家等我。”话说母亲穿着制服的时候让我‮奋兴‬。母亲的回复很简单“嗯。”看完我就如火箭般往家里赶了回去。

 打开家门,母亲正站在客厅直愣愣的看着我,眼里有不舍,有些许望,更多的是思念。

 我顾不了那么多了,趁母亲着十几天精神疲劳得尽快拿下她。否则她恢复理智了我之前的努力与辛苦就全都白费了。

 我奔过去,紧紧的抱住了她,不由分说的对着她热吻起来。母亲似乎有些不习惯。有这挣紮,我的舌头正在努力的侵犯她的领土,已经感受到母亲唾的香甜了,我更加卖力的亲吻起来。

 母亲在无尽的害羞和与伦理的斗争下,终于慢慢的开始回应起我来。她的香舌迅速就被我掌握,两人就如同久别的恋人一般忘情的吻着。

 母亲在旷久的寂寞下,也越来越动情,息声逐渐的大了起来。

 我的手也慢慢的攀上了梦寐已久的峰。

 “别,虎儿。我们去卧室吧。”

 母亲还是有些害羞,无法在客厅做出一些的事情来。

 “遵命”说完,便将母亲拦抱起,朝卧室走去。

 一到卧室还没将母亲放下,我就对着她的香狂吻了起来。到卧室以后母亲似乎更加放得开了,马上就积极的回应我。

 我不断的品味着母亲的香舌,将母亲轻轻放在上,摸索着母亲的美,母亲的息声也愈发的强烈。刹那间,有了一种在梦境般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我忘情的着母亲的香,似乎要将母亲的唾全部贪食。手生疏的开始解母亲警服上的扣子。

 越急越,母亲轻轻易笑,分开了吻“傻孩子,这么猴急。”说完推开了我的手慢慢的接开警服。

 接着是贴身衬衫。我突然又了一种要狂奔鼻血的冲动。想了一辈子,只在监控‮频视‬中出现过的美出现在我的以前,要我如何能淡定。

 “能不急吗?儿子现在就要吃了你这个妈妈。”说完就不顾一切的朝母亲朴了过去,母亲倒在上发出了人的娇声。

 我野蛮的撕开了母亲的罩,双手大力的捏的母亲的房,嘴巴忘我地含住了母亲的头。“哦,死孩子,轻点…哦。痛”母亲呻到。

 听到母亲人的呻我更加不能自己。不断的感受着房传来的美妙感觉,舌头来回着拨着已经慢慢起的头。同时调戏着母亲。

 “妈你的头真香啊,真好吃。妈怎么样,你的头给孩子吃得舒服么?”不断用语刺着母亲。

 母亲明显更加‮奋兴‬了,无法答话,发出了更重的呻声。我的舌头依然在不断的着着人的头。房也被我捏成各种各样人的形状。

 我不断的亲吻着母亲的上半身,从白皙的脖颈,到人三角地带上的小肚脐都沾了我的唾,母亲也动情亢奋起来,‮体身‬不自主的‮动扭‬着。

 我突然停了下来,将母亲的‮体身‬翻转过来,拉起她的股使她半跪在上,母亲这时候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抵抗能力了,任由着我摆着她。

 我掀起了母亲的警裙,终于能窥探母亲最神秘的地方了,我激动得看着母亲由黑丝袜和黑色内包裹着的肥,和略微隆起的‮处私‬,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忘情的拍了母亲的大股一下,手指便一下就找到了母亲的户玩起来。

 不紧不慢的按着,拨着。不一会就能感觉到里面的热气和若有若无的意了。

 “啊,别打妈妈啊…啊…你着坏孩子。”

 母亲的撒娇仿佛催化剂一般,我如同饿虎一般撕烂了母亲的丝袜,一头就紮进了母亲的下。

 嗅了嗅母亲‮处私‬特有的糜烂气息,拨开了母亲的内

 “啊~ ”母亲娇羞的叫了一声,便紧紧的夹住了‮腿双‬。

 着时候我哪还会和母亲客气啊。不紧不慢的拍打着母亲的“我的妈妈,夹紧‮腿双‬干嘛啊,快打开让你的乖儿子吧。”说着不停的刺着母亲的‮花菊‬门。这里大概是母亲的地,母亲咬牙呻了一会,搐了几下,便控制不住打开了‮腿双‬。

 这个时候我拨开的内下,母亲那被水沾一闪一闪的,美丽极了。

 因为刚才的刺已经打开了一些仿佛在接着我的到来。

 我伸手轻轻的一触,母亲猛地抖了一下。已经泛滥成灾了母亲的了。我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我的好妈妈,这是什么啊。哈哈”

 母亲被我羞辱得脸通红的低下了头说不出话了。

 “哎真没想到啊,堂堂的‮安公‬局副局长,发起来,水一点不必女少啊,你是不是经常参加扫黄任务偷看嫖客的啊。”“臭儿子,别。别说了。在欺负妈妈,妈妈不理你了。”妈妈拒还的摸样实在忍人喜欢。

 我也忍不住了,对着母亲水的了起来。我不断着拨,探访着这几年都没有别人来过的地方。

 “啊…啊…不要啊…儿子…不要…脏啊。啊…啊。”母亲明显被刺得不行,说话都伴随着呻声短短续续起来。

 随着我舌头的不断深入,母亲的呻也越发的大声。完全已经失去思考能力了,只是不停的配合着我提

 但是真正的刺还在后面,我突然改变目标,舌头滑了出来,重重的一下在了蒂上。母亲被刺得直哆嗦。

 我今天的目的就是要征服她,一支手轻轻拨开蒂彻底出来,用舌尖不断的刺它。

 一支手轻轻的刮,沿着慢慢的寻找到了门。

 我将手指在中搅了搅,润了之后,对着门缓缓的起来。

 多久没受到异‮抚爱‬的母亲哪受得了这种刺,没几分锺就缴械投降了。

 “啊,儿子,儿子,妈妈受不了啊…啊。啊,你,哪学来的着些臭东西,整死妈妈啊。啊…去拉啊要去了。啊啊。”母亲在强烈的刺下,涌出许多的爱语无伦次的高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激动得不行了,加上母亲水的刺,早就一柱擎天了。我站起身,趟在上。抚得母亲的笑着对她说到“妈妈,儿子好涨啊,帮我子看看吧,要受不了了哦。”说着将母亲推到了我的下。母亲趴在我高涨的巴身边,隔着内剧烈的息着。

 “快啊,妈妈,一会该憋出病了。”见母亲还没动手,我催促道。

 母亲将手轻轻的按在巴上,我故意一‮劲使‬,巴抖了一下。

 母亲调皮的打了它一下“调皮,还敢吓我”羞涩的说完便将脸对着巴磨蹭起来。

 我低头看着风表情的母亲,实在难以忍受,一把子,顶着巴就往母亲嘴里送。

 母亲顿时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我按着母亲的头轻轻的动起来。可能是太突然了,母亲的牙齿刮到了好几回。要不是忌的快支撑着我,这剩下的只有难受了。

 于是我放开了母亲的头,‮逗挑‬到“妈妈,孩儿留给你的那些出你没学习啊,留下的宝贝你没用吗?快把真本事那出来让儿子看看。看你能不能评上妈妈的称号哦。”母亲显然也是火焚身了,不管我的刺,竟真的对的巴细心的起来。

 看起来她真的是有在书中学到此类技巧哦。

 只见她小心翼翼的将包皮彻底翻开,将涨大的头完全出来。伸出美妙的舌尖,一丝不苟的在头上起来。双手不断的‮逗挑‬着丸,时而刺门。

 “怎么样,儿子的巴好吃吧,加油哦,妈妈。”母亲盘起的头发此时已经有些淩,我捋一捋她的秀发,‮逗挑‬的对她说到。

 母亲这时候也只有茫然的点点头了。不一会母亲就将巴往上按住,来回着真巴,还会将入嘴中‮摩按‬。这滋味真是只有天上有啊。

 在母亲双手快速动着巴,不断头的时候,我马上就来到了临界点,几乎要失守了。

 我急忙将母亲拉起来推到上平躺着。站起身,用大巴对着她说道:“妇,快用双手把你的‮腿大‬掰开,儿子要你了,快点。”母亲这时候哪还顾及得到伦理,憋红着脸便将‮腿大‬张得开开了的。

 这时候,我将巴挤开,缓缓的了进去。同时耳边传来一句母亲哀怨而悠长的呻

 母亲已经太久没有享受到这种美妙的滋味了,完全无法自控了。

 我强忍着冲动,知道第一次就要让她放下所有的尊严以后才会顺利。

 我缓缓的了几下,便慢慢的停了下来,母亲正陶醉其中。突然快消失了,睁开眼迷茫的望着我。

 我微微一笑“妈妈,舒服么?”

 母亲顿时害羞到极点,捂这脸,点点头不说话。

 哈哈“那你是不是还想要舒服啊,要你宝贝儿子的大你啊。”母亲又是点点头。

 “李美玉啊,你真是个货啊,尽然求着儿子”,我继续用言语刺她,要她放下所有的尊严。

 “股往上,‮动扭‬起来,把大爷扭了,大爷就你。”母亲似乎忍不住了,双手放开脸颊,抓紧单就开始‮动扭‬起来。场面别提有多了。

 我顿时就受不了着个刺,忍不了了,提狠狠的起了母亲。

 就见巴一下一下的撞在母亲的户里。润的道在巴的‮擦摩‬下不时的发出啪几啪几的水声,至极。

 我时而狠狠撞击,时而9 浅一深,时而左右搅拌,母亲被得‮心花‬颤,语无伦次起来。

 “啊…啊…乖儿子…哦好儿子…哦猛男…干死我了…哦好久没这么舒服了…哦。哦…要死了…儿子妈妈都给你了…哦一切…一切都给你了…要来吧…来。”听到母亲的语我在也无法忍受了,已经到了的边缘。

 “货,叫老公,快,叫老公就让你更。”我架起母亲的脚,重重的拍了一下母亲的股,狠狠滴说到。

 “啊…老公…好老公,奴家要啊…奴家要啊”此时的母亲已经彻底沦陷,无论什么都抛开不管了。

 于是我趴了下来,使出吃的劲着。用极快的频率在母亲的中驰骋着,母亲的突然夹紧,部也有规律的一下一下朝上拱来。我知道她已经到了。

 “啊…去啦…老公…啊…受不了啦…啊~ ”随着母亲的语入耳,加上母亲高时,给巴带来的暖,我也瞬间被快淹没,把全部狠狠的进了母亲的里。

 我回味着刚才那无语伦比的快,趴在母亲的房上将心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16488
【完】 mMbBXs.COM
上章 两性小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