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小说 下章
赠YH姐姐
  这篇文章绝对‮实真‬,信不信由你。

 我今年23周岁,在石市上了四年大学,即将毕业。在这大学四年里,发生了好多事,好多第一次都发生在大学四年中。包括我从一个男孩变成一个男人。

 这是我作为单男所接触的第五对夫,以往的交往中,除了第一对夫,给我的印象深刻外,之后的三对夫都似乎是水情缘,一瞬即逝,但同这一对夫友经历,给我的印象之深刻,绝对不亚于我的“初夜”

 先介绍一下这对夫吧,姐姐的网名叫YH,哥的名字我不是很清楚,也没有问,我一般称呼他为哥,至于我,YH姐姐称呼我为“小猫”说实话,我很喜欢这个名字,不仅仅与我的网名相关,我的个性也很符合小猫“贪吃馋嘴”的毛病。

 有人问我,为什么对这对夫印象这么深刻,我想告诉你,因为YH姐姐真的很好看,白玉般的皮肤,苗条的身材,精致的五官,修长的‮腿大‬…我找不出有什么词能够形容姐姐给我的震撼,而以上这些平实的词汇,是绝对不能把我心中的YH姐姐描绘出的,现在想起来还有些晕晕的,感觉有一种被馅饼砸中的感觉。

 和姐姐的相识很简单,姐姐发帖子找大学生3人行,而我留言,就这样,姐姐加了我,接触的时间很长,姐姐上网时断时续,我也是先后几次发过鄙人的照片;最终在我的真诚下,姐姐渐渐地与我交往并逐步的加深互相的了解,觉得我人还算不错,至少真诚,就这样,一步步的网上交流,时间持续了大概一年。

 事情出现变化是在今年四月份,那个时候的我,在一次赴太原进行友的时候,偶然的,在一间网吧上网等候火车到来时,姐姐也在网上,当时的我把我曾经的友经历还有好多我的一些个人信息告诉了姐姐,姐姐觉得我确实不错,决定与我见面,但是当时的我正在北京实习,不能回石,时间不得不再次向后拖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里,同姐姐逐步建立感情,并且相互信任的时间…五月,我终于回了石市,准备毕业论文,也告诉了姐姐,姐姐得知后,也约定见面,不过哥很忙(以往的交流都是同姐姐交流);而为了能够凑上哥的时间,时间又过去了两周,时间也到了五月底。

 确定这个时间真的很不容易,我放弃了班里面很重要的毕业晚餐,而哥和姐姐肯定也为了这次聚会放弃了很多活动。为了珍惜这次聚会,我决定要把它完整的记述下来…在动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姐姐也告诉我要我把那天的友经历记录下来,呵呵,再一次和姐姐的想法不谋而合。以往的经历,除了第一次,都没有记述过,但这次之所以再次要记述,因为印象实在太深,太想记下什么东西,以防不再年轻时,忘却曾经的精彩,更为了缅怀飞逝的青春…周末,约定地点是石市两条主干道的叉口,很好找,时间定在下午一点半以后,我以要去北京办事的理由,在早晨九点出的校门,朝着目的地出发,到那时已经十点,没有无所事事,因为曾经答应姐姐要带给她一支玫瑰;男人既然说出了话,就一定要做到,而这也是我的信条。

 找到花店并定好花,又找了间网吧,在紧张与期待中,等待着与姐姐的相逢。之前聊天过程中姐姐从未发过她的照片,也从未‮频视‬。姐姐只是告诉了她的外貌,白皙苗条,细修长的美腿,说实话,听到这些,我已认定姐姐是‮女美‬。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在接下来见面时,姐姐令人窒息的美还是让我有一种不‮实真‬的感觉,超过我想象的极限。

 这是心里话,绝没有半分作假,呵呵,话说又跑题了…姐姐要等哥,姐姐的见面超过了约定时间近一个小时。在超时间等待的时间里,不安大于期待,可能是怕怕姐姐骗我,尽管经有如此多的经历,但当面对再一次友时,仍然摆不了内心的慌乱。

 说不清为什么,我只是一个穷学生,无权无钱,即使要骗也不会轮到我的头上,但是人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总会胡思想。

 人,尤其是男人,是胆包天的。当有机会在一个男人面前,肆意玩他的女人,并且还能受到这个男人的鼓励,望战胜不安。

 说到这,和姐姐见面是在三点左右,假如姐姐再晚半个小时,我很可能会放弃这次活动,不过,幸运的是,我没有放弃,否则会后悔一辈子的。嘿嘿…等的百无聊赖,姐姐终于打了电话。

 “小猫,你在哪?”生音很好听,不是很柔腻,但很温柔,听声音,有种很强烈的预感,姐姐是个好人,真的是这种感觉,不是柔腻的虚假声音,很‮实真‬。

 “我就在KTV的对面停车场,好像叫GLF。”声音其实有些颤抖,混杂着紧张和复杂的痉挛般的感觉,真没用。

 “哦,你在对面啊,来对面吧,我定个房间,然后告诉你,等一下啊!”姐姐说话很快,马上就挂了电话。

 “恩,好的,不是姐姐,哪个房间?”急忙问道,可是姐姐挂了,一边说着一边向对面走去,同时拨着姐姐的电话…占线。

 走到KTV门口,姐姐电话再一次想起“就在B12,过来吧!”“好的。”走进KTV,凉爽的空气让我精神骤然一振,原本有些紧张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走到前台。

 “请问,B12怎么走?”“哦,B12是吧,我带你去,来。”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伙子很热情的过来接待我“一个穿黑衣服的女士在等您。”“恩,是吧!”我的声音有些吐吐,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手里捧着象征着喜相逢的七束玫瑰,而那个小伙子的眼神也有些揶揄。

 跟着小伙子七拐八拐走到一间屋子前“就是这个房间,希望您玩的开心。”说完,小伙子就走了。

 站在门外深呼吸一口气,脑袋没有多想,推门而进。房间有些黑,一袭黑衣的身姿却是如此耀眼。一个黑衣女子坐在点歌器前,看我进来,黑衣女士也站起来。“小猫,来啦!”我发誓,当时回答了什么,记不清了,但是姐姐转过脸来的一瞬间,‮腹小‬下面就有一股热,但是更多的是惊。震惊是因为,坐在前面的姐姐实在是,真的实在是…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描述,真的不知道…总之就是我看到了一个‮女美‬,而这个‮女美‬很可能一会就与我有合体之缘,这有一点晕晕的感觉,姐姐绝对是我友经历中最漂亮的一位。

 “来,小猫,咱们先在这玩一会,你想想会什么歌,你喜欢唱歌吗?”姐姐很热情的寒暄着。

 有些不好意思,本该我更主动热情一些的,但冲击有些大,我有点语无伦次了。在门外的痉挛感觉已经消失,紧随带来的是有些不知所措。“还可吧,我不是很会唱歌,一般都在学校呆着,也不会唱什么歌。”我略显木讷的回答道。

 “没关系,唱着玩呗,你会唱什么歌选一选。”姐姐依然很热情。

 “好的,我想一想,不过真的要好好想想,真的不会唱什么歌,呵呵。”姐姐绝对是好人,呵呵,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肯定,姐姐声音很贤惠,说不出来的一种令人安心的感觉。

 “哥呢?”我问道。

 “你哥马上过来,他有点事。”正说着,门开了,服务员领着一个男人进了屋子,男人打扮很上班族,身材有些发福,身高一米七五左右,幽暗的包房中,哥显得也很白净。

 “小猫是吧,呵呵,你姐姐常和我提起你,非常高兴见到你,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呵呵!”边说边伸出手,哥比姐姐还要热情,与我的交流也很成

 “你好你好,哥。”说着我也伸出手,与哥握手。

 接下来是点啤酒要果盘,我说别喝酒了,但是在哥的寒暄下还是要了三瓶,我和姐姐来分,这个间隙呢,姐姐去了趟洗手间。

 而哥趁这个时间,凑上来,对我说了些男人之间的话题。“小猫,怎么样,你觉得你姐姐怎么样?”“非常好,非常好,完全超出我的想象,非常好看。”“呵呵,那既然很满意,那么咱们男人之间有什么咱们呢就直接说。”“恩,知道,好的。”“你看吧,我和你姐姐是吧,结婚了这么多年了,我们的感情也非常好,但是我们都是很喜欢3人行的,也经常看些3人行文章啊什么的,我呢,是个医生,非常忙…”“恩,我知道,您和姐姐必须感情很好,我才会来这里,否则的话我是不会来的而且友的前提是真诚还有不会破坏对方的家庭。”“恩,呵呵,你也看到了,你姐姐很漂亮。”哥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凑到我耳朵旁跟我说的,声音不是很大,因为姐姐已经回来,坐在在那边点歌,准备为我们献歌一首。哥继续说道:“你姐姐呢望比较强烈,我有些足不了他,我又是医生,常上手术台,不能足你姐姐,有些影响工作…”哥接下来说的话,我没有听太清楚,环境有些吵,哥又在耳边小声说,所以听不太清。听到哥的话,很理解哥,确实如此,家里有如此娇,偏偏自己不能足,换做是我,也会允许自己的老婆在外面找一个不影响家庭的情人。又可以刺一下平淡的夫生活,两全其美的办法,但是前提不能让人知道,否则必定为社会和道德所不容。

 “你姐姐喜欢主动地,大胆的…”哥小声的说着。

 哥和姐姐都很热情,我这个有过友经历的人却有些放不开,在酒和哥的鼓励下,渐渐的,胆子大了起来。姐姐唱歌我们听,聊天;不过发现情况不是很对,哥又发话:“来,我来给咱们唱歌,你和姐姐伴舞,或者说说话,聊聊天。”“好的。”我感激的看了哥一眼,哥坐到点歌器前点歌,不太会用,姐姐赶紧过去帮哥哥点好歌曲,一阵忙活…姐姐坐到我身旁,我看着姐姐,不知道说什么,和姐姐的对话什么的,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时间的先后顺序有些模糊,但我唱了迪克牛仔的“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姐姐很喜欢王菲,这首歌正是迪克牛仔翻唱王菲的,和姐姐也很有共同语言。

 哥唱了首“倩女幽魂”,是用粤语唱的,说实话,我也很喜欢倩女幽魂这首歌,显然和哥在某些方面“臭味相投”哥很喜欢点播粤语歌,我差不多也很喜欢。我属于“闷”型,想必哥也属于这个类型。

 哥很喜欢姐姐,看得出来,聊天的时候,哥和姐姐偶尔的目光汇,很有感情。不过正是因为相爱,我也才很喜欢介入这样的夫中间,在丈夫面前肆意挞伐他的子。

 哥在唱着歌,而我和姐姐也在“老实”的听着歌曲,不过我的手可没有脸表现得那么老实,受到各种各样的鼓励后,小心的搂住姐姐的肩膀,怕姐姐还没有进入状态而不让我保i,但是出乎意料的,姐姐很坦然,反而我的小心翼翼,反而有些格格不入。

 大胆的搂住姐姐肩膀,同时另一只手放在了姐姐的腿上,眼光瞥了一眼哥,哥在很认真的唱歌,我也开始自己的作战,渐渐地放开了,大胆了。

 之前曾在脑海里不停闪现过姐姐的美腿,此时正在我的手中,不停的‮摸抚‬着,姐姐笑得很媚,若有若无的小动作,让我‮腹小‬窜起一阵阵的火热,微微出汗的双手摩挲姐姐的小蛮。若有若无的体香,心猿意马。

 可能是某个动作过于轻佻,姐姐有些紧张,慌乱地站起身,要教我跳舞,不过我一下就再次尴尬,我离一个合格情人的标准真的差得很远,什么都不会,不会唱歌,不会跳舞,更不够放松。

 姐姐的舞姿很美,轻轻地的伴着舞蹈在那里,伸出一只手,带着我,在这个幽暗的包厢里…点歌,聊天,喝酒…桌子上只剩下了三个空酒瓶,姐姐白皙的面庞,此时已经多了一抹红晕,哥仍然在唱着歌,若无其事,不停敲打着沙发的手,暴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从包厢的外面是看不清里面的人在做什么的,但是在里面的人是能看得清外面的人做什么的,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注意到这个包厢,因为这个个包厢的门口,一对‮女男‬,在轻轻起舞…男人的舞姿略显笨拙,但是女人优雅淡然,假如服务员此时推门而入,一定会看到这对‮女男‬似乎在痴,男人轻轻地吻着女人的脖颈,白皙的不似凡人的仙女,臻首微低,靠在男人的前,精致的小耳朵,被男人含在嘴里,歌声掩盖了男人重的呼吸声,也掩盖了男人细品那件好似精美艺术品时的癫狂…拥抱的‮女男‬年轻一些,不过您在仔细看的话,那么在包厢里面,还有一个年龄稍长的男人在如无其事的唱歌,不过香的气氛却已经让这个淡定的男人,不那么淡定了。

 怀抱这女人的男子,此时的双手伸进了女人衣襟,一只大手在女人的后背游走,另一只手落在部,轻轻地‮抚爱‬着;女人此时也已经动情。已经放开心情的我,此时正在不断地侵犯这个女人的领地,一步步攻陷她,直到最终深陷这个女人的城池中,再也出不来…显然,这不是一个好战场,沙发上的男人,看到自己子此时被另一个男人搞得情动,想必有点酸。我内心是忐忑的,难道真要在这个地方xxoo,貌似不‮全安‬吧,哪怕找一家旅馆也好,可弓已经渐渐的张起,慢慢拉开…快要到不得不发的地步了。

 哥很善解人意,看出我和姐姐的情况,便说:“这样吧,咱们走吧,找个合适的地方。”很及时,一句话,让我冷却下来,姐姐也很适时的应了一声,也不置可否,于是就跟着姐出去,驶向那个未知的“天堂”

 去“天堂”的路上,我和姐姐坐在后面,哥一个人在前面开车,本来很默契的氛围此时然无存,车里很热,两个人黏在一起的话会更热,不过这次的热不会让人有旎的遐想。

 手还是搭在了姐姐的腿上,燥热的天气,让我的手微微出汗,能感觉到当我的手在姐姐腿上‮摸抚‬时,出的热汗,不过还是不忍放开,真的是爱不释手啊…哥和我聊着天,姐姐时不时的入进来,谈工作,谈上学,谈家乡?很愉快,时间过得也很快,转眼就到了目的地。

 目的地,不是姐姐的家,毕竟第一次,姐姐需要确认我是不是坏人,而我曾经说过,非常不喜欢去宾馆,总是有些担忧,状态会不好,善解人意的姐姐借了一个朋友家的房子,用于出租的。

 推开门,房子不大,但是很干净。

 “呵呵,环境还行吧,你姐姐说你不喜欢去开房,就借了这个房子,收拾了一天,一会你得好好感谢一下你姐姐。”“好的好的,没问题,嘿嘿。”说着我不怀好意的看看姐姐,不过此时姐姐在放东西,没看我,姐姐弯的样子,暴了完美的曲线。真想把姐姐报到上好好地怜爱一翻。我强忍住内心的躁动。

 “这是我们买的,吃的,这是拖鞋,一会呢就不去买晚餐了,咱们就吃些这些东西,好不好?”姐姐的声音还是那么善良,好像一个贤惠的小子,说实话,假如你在外面看,绝对不会相信,这个标致贤惠的小女人,一会要在自己的丈夫面前和另一个男人…而眼前的所做的,是为了一会的战,很疯狂,但是很‮实真‬,不像在网络上看到的小说那样,那么情那么的骨,但是正是这种平淡,才更加‮实真‬。

 我走神了,不是第一次走神,之前有过多次了,收回心神。

 姐姐把我带到卧室,说是卧室,没有门,因为是新房,所以只有一个帘子。一会这间屋子会成为一个孤立的小空间,而这个小空间,上一幕大戏,戏的主角是我和一个美丽的女人,女人的丈夫,充当观众见证这场戏的成功。

 男人因为年龄和工作的原因不能足自己的子,于是决定为自己的子要到一个稳定的伴,而我即将充当这个角色;我‮体身‬的一部分将会进进出出这男人子的‮体身‬,而以往这个女人的‮体身‬只有这个男人一人可以进出。

 我曾经幻想自己充当丈夫这个角色,但是无论怎么想像也都是想象,是虚拟的,只有真的当自己亲手为自己戴上绿帽子的时候,才会明白那种复杂而难以严明的快

 “这样吧,你先去洗个澡,我们收拾一下屋子。”哥仍然是那么直率。应了一声,就去洗澡了,不知道此时此刻这对夫在说什么,可能是在做最后的准备吧,毕竟,这是他们的第一次。

 洗得很认真,每一个地方,每一处角落,我都洗的很干净。洗完,再次走到卧室时,姐姐和哥偎依在上,看到我过来,都有那么一些不好意思。

 “姐,你也去洗洗吧!”我说道。

 “好的。”说着姐姐就下了,站到镜子前面。是的,的对面是一面镜子,姐姐很喜欢,因为这面镜子可以让人看到上的人们做的一切,可以用欣赏的眼光来看这一切。

 “我不掉自己的衣服。”姐姐站在镜子前,幽怨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怨我怨我,真的怨我。”我连忙道歉。

 从开始到现在,我真的要抱歉,说要好好地疼姐姐,可是到这时候,我仍然没有放开,可能还是因为不熟悉的原因吧,我再一次在内心里对姐姐十二万分抱歉,我要为我的不体贴而道歉。

 内心抱歉,在为姐姐褪去衣衫时,我刻意放慢了速度,但随着姐姐衣服一件接一件的落,我忍不住,还是加快了速度,好好好欣赏姐姐的动人身姿,供我怜爱。

 最后一件衣服掉落地面的刹那,我拦抱起姐姐。

 “嘿嘿!”姐姐吃吃笑道,低头偎依进我怀里“这一次懂事多了,嘿嘿。”看不到姐姐的笑容,但肯定媚媚的。将姐姐抱到盥洗室,拉好门帘,转身回了卧室。

 “一会你要好好地为你姐姐服务,我给你们照相。”哥坐在上说道:“你坐上,盖上被子,一会冷了就不好了。”“好的。”我感激的看看哥,我是有些怕冷的。

 “这样,一会就你一个,我是真的不行,工作太忙太累,经常上手术台,我还是学医的,看女人‮体身‬多了,对这方面看得很开。”哥再一次的解释着。

 接下来的聊天中,哥对我说了哥之所以友的原因,除了自身那方面不是很强外,而姐姐望比较强烈,哥德工作也很忙,同时又是医生,对这方面看得很开,同时也是为了能给已经平淡的夫生活带来一些刺,好让哥还有姐姐的夫生活再一次充情。

 这一次的录像,照相等工作都是哥来做,要把我和姐姐的全过程都记录下来,留作纪念,这是他们夫第一次友,很具有纪念意义。

 “好的,没问题,我会配合哥的,好好表现,给姐姐留一个好印象,呵呵”我虽然表现得很平静,淡定,其实内心并不平静,毕竟友是一个“力气活”呵呵。

 说话的功夫,姐姐就站在了卧室门口,掀起门帘,姐姐赶紧进屋,钻进被子里,直到此时,我才真正的好好欣赏一番姐姐的‮体身‬,之前因为紧张。

 平滑的‮腹小‬,白皙的皮肤,在赤身体,愈加凸显;姐姐真的很白,好似白玉雕琢般。跳上,姐姐面对着镜子而坐,掀开被子,欣赏自己的‮体身‬就。

 不仅是姐姐,我们也在欣赏,哥的感觉不清楚,但是我真的醉了,姐姐的‮体身‬,好像白瓷的少女般,白皙光滑的肌肤,我之所以一再说姐姐的皮肤很好,是因为我最喜欢的就是白皙的女人,而姐姐正是我梦想中的类型。

 为姐姐的‮体身‬而醉,怎么开始的我忘了,可能是从我看到姐姐那双精致小巧的玉足时开始的,我是很喜欢女人的玉足的,但之前的友,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脚有姐姐这般好看。

 “你一会从你姐姐脚开始。”哥在旁边指导着我。

 “恩,好的。”我回答的有些懵懂,其实哥完全不必告诉我,任谁看到姐姐的玉足时,都会爱不释手的在手中把玩,忍不住把她含到嘴里,细细的品尝,真的太…我受不了了,‮身下‬早已经点燃了战火,从姐姐洗完澡进屋的那一刻,下面就已经不再受我控制,而是被姐姐所吸引。

 整个过程中,我基本是没有怎么注意哥的,心思全部都在姐姐身上,哥此时此刻正在做的,就是伺候我们两个人,好好地伺候我,让他看一看他平时端庄妩媚的小娇的一面,看一看她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呻语的一面。

 姐姐的双足再好,也抵挡不住姐姐那里的那一抹幽红给我的震撼,之前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姐姐玉足上,而整体身材的观瞻并没有让我‮窥偷‬到姐姐那里的风采,而当我品尝完玉足,正要沿着姐姐纤细,修长,白腻的美腿向上探索时,终于窥得姐姐的部,颜色鲜,围着黑色浓密的,与周遭白皙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白,红,黑三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而芳草萋萋遮盖下的“樱桃小口”,此时似张似合,似乎在低语着什么,一丝丝的晶莹,似乎顺着嘴角出,似乎在说:“谁能喂我,快喂我,我要吃。”呵呵,姐姐说我是小猫,看来姐姐才是一只馋嘴的小猫。

 看到姐姐那绝美的‮身下‬,引爆了保持我清明的最后一引线,迫不及待的,沿着姐姐的‮腿双‬向上探索,所到之处,攻城略地,怎么能证明我这么厉害?问姐姐,姐姐下面的那张小嘴,此时已经馋的一塌糊涂“口水”更是顺着嘴角下

 似乎是不我进攻的过快,姐姐要“耍子”了,只见她把‮腿大‬分开了,与之前的若隐若现不同,此时门户大开,本来委屈的小嘴,此时上扬,翘起自己的嘴角,理所当然的要向我示威。

 “啊…恩…啊…”姐姐应该此时也控制不了下面贪吃的小嘴了吧,呵呵。

 你想要,我偏不理你,围着小嘴,我在姐姐的身下画着圈圈,‮腹小‬这个平原,浓密的森林,峡谷两旁的层峦叠嶂,每一处我都探个遍,唯独剩下深深地峡谷,留在最后欣赏他的风光。

 本来稍稍冷些的屋子,已经热了许多,一丝丝的气息在弥漫,谁也不知道望会带着我们这三个奴隶滑向哪个深渊。

 不过与其关心别人,要还是先把眼前的深渊过去吧。

 姐姐的小,颜色更鲜了,娇滴,点点晶莹剔透,点缀在草丛中,微张微合,吸引着我。我承认,我的意志力是坚定地,但是,再坚定的意志力,一旦遇到贪吃的小嘴,还是要败下阵来。

 当一圈圈的欣赏完姐姐的风景后,终于,我的嘴探寻到了姐姐身上小前。姐姐,姐姐太害羞了,此时此刻,两片半掩的门早就挡不住中间的小口低语的向外所求,貌似姐姐还不知道,姐姐越是贪吃,越是害羞,那两片本就肥美的玉,就愈加的挡不住贪吃小口吗?

 小口很美,当然少不了,那玉珠一点,我的舌头游走在玉珠和双之间,每一寸,我都要探到,在探索之前,我要这双告诉我姐姐的‮实真‬想法。

 “啊…恩…舒服…”姐姐应该想必很舒服,不过弟弟还未探到深处,怎么半途而废。舌头像泥鳅一样,弟弟滑向姐姐这片深渊,而且不想上来。

 “啊…啊…喔…”姐姐在呻,低语着,喃呢着的什么。

 我才不管那么多,此时的舌头进进出出姐姐小口,似有灵一般,姐姐分开到极限的‮腿大‬,受不了我探索小口,竟要合上,那怎么行,我用双手固定住姐姐的‮腿大‬,此时姐姐上身却一阵阵的颤动。

 “咔嚓、咔嚓…”声从开始就没有停过,所幸的是,那个正在伺候我们的男人,打开了照明灯,因为灯光暗,此时的照明灯,是如此的亮,这个男人绝对可以欣赏子的老婆的小口,正在被另一个男人把玩着。

 峡谷过后是什么?答案是高山,姐姐的双峰不是很高,盈盈可堪一握,胜在娇,山峰的一点突起,似是红色,这是我以前所不曾遇到的。

 舌头在姐姐双峰前停驻,另一只手握住这娇的双峰,手怎样动,这可爱的小白兔转眼就变成各种可爱的形状,姐姐似乎很喜欢这个样子,所以声音渐渐悠扬起来。

 脖颈,耳垂,发梢,有人能告诉我姐姐还有那一片阵地还没被我攻陷吗?嘿嘿,知道了,姐姐的后背,还有小蛮

 姐姐翻过身,弟弟双手卡住姐姐的小蛮,舌头在姐姐肌肤上来回游走,每当舌头在姐姐小划过时姐姐就是一阵颤抖,煞是人。

 探索的过程是艰辛的,不过姐姐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姐姐要反攻了。“你躺下,姐姐来服侍你。”姐姐一句话,告诉我,姐姐要开始反攻了。姐姐低下头,寻找他的战场,一眼就看到了,弟弟的弟弟。

 姐姐看了一眼,惊呼一声“老公,弟弟的好长啊!”说着姐姐用他那双玉手伸起大拇指,竟然相似的长。“大,嘿嘿。”姐姐此时天真加上妩媚的笑容,惊人的融入到姐姐的身上,真的是太魔鬼的女人。

 哥一听这话,很‮奋兴‬“呵呵,老婆,你喜欢吗,你喜欢弟弟的大几几吗?你喜欢的话,一会叫你弟弟好好你。”“嘿嘿嘿嘿。”姐姐吃吃的笑起来,什么都不说,姐姐撕开一个‮孕避‬套,为我套上,一边套,还一边比划,似乎是在比较一下我和哥谁的长,想来哥的小弟弟肯定不会很长,唉,哥,弟弟以后一定帮您足姐姐,哥可知道,姐姐这样的女人要是放着不用,实在是暴殄天物,唉,啧啧…姐姐低下头,为我口,我喜欢的口角方式是深喉式,不过姐姐的口活貌似不错,第一下就让我受不了了,太刺了,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做了,之前也是断断续续的。

 “啊,姐姐,别,求你了,太刺了,啊…姐姐深喉吧…”姐姐口活真的很厉害,不过我有些承受不住姐姐小嘴在哪里我的头的那一瞬间的刺,险些都出来。

 姐姐一边为我口,用手扶住我的茎,添得的时候,还看哥,哥在旁边不停地旁白,用貌似比我们还‮奋兴‬的语调来不停地刺姐姐“老婆,你真,你真是太了,看我回去怎么…”终于,‮大巨‬的刺,让姐姐受不了了,姐姐的小口,汁横,需要有些东西进去搅动一下了。来不及发出感慨,我坐在上,靡的气氛早已浓厚了许多,姐姐似乎在摸什么。我在下,姐姐在上,姐姐试了几次想要让我那‮硬坚‬如铁的,进入她的体内。

 “我要自己找到,自己入。”姐姐有些发狠的说道,姐姐很倔强,不过给姐姐添了一份天真的可爱。哥在旁边帮忙,帮着姐姐找对地方,因为哥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自己的样子,这一幕即将实现。

 “啊!”一声似乎松口气般的呻,将这一切都实现了,小弟弟此时完全没入了姐姐小口,温润滑腻的包裹感瞬间传来,忍不住呻了一声,接着让我很‮奋兴‬的是,姐姐不愧没有生过孩子,果然很紧,真的很紧,与之前的几对相比,真的太紧了。

 不知道哥在想什么,因为姐坐在上,姐姐趴在了我的身上,我抬头,终于看到了哥在做什么;在看,在认真的看观察我和姐姐结合处。

 姐姐动了起来,上下动了起来,哥似乎目不转晴地欣赏那里,我能体会到他那种似乎完成大业般得情感。

 “啊,啊…”姐姐在身上一下一下的动,每次都很深入,而我也是很努力地配合姐姐,我已经有几周没做了,而在上一次也是好几个月了,动作有些生涩,不过所幸的是姐姐很“风”,嘿嘿。

 “啊?弟弟的好长…好喜欢…啊…”姐姐在不停的呻着,嘴里说着这些。

 “喜欢吧,老婆你真,你看看你的水,你在家和我做就没有这么多水。”哥在旁边边说边不停地寻找角度拍摄照片。

 此时此刻,因为进入姐姐的‮体身‬,弟弟变得更加‮硬坚‬了。很想说些什么,可是还不熟悉吧,实在是说不出太过骨的话。

 “累了,咱们换个姿势,你喜欢什么姿势?”姐问我,说着姐姐从我身上起来,姐姐起来的瞬间,那种紧实的包裹感瞬间消失,我迫不及待的把姐姐抱到身下,用正位来x姐姐,正位是我最喜欢的姿势,因为这样子,我能掌握主动。

 目不转睛的看着姐姐,努力地把姐姐的模样记在自己心里,‮身下‬的不停动,伴随的是姐姐依依呀呀的呻。姐姐的神情很醉,面色粉红,啪啪的撞击声成为了此刻屋子里唯一的音乐“弟弟好厉害…好厉害…每一次…啊…都能撞到我的…恩…‮心花‬,啊…”姐姐在的说着什么。

 听到这些,我也很‮奋兴‬,起来也是更加的卖力。

 此刻我也更喜欢幻想,但是此时不是幻想,我再一次在一个男人的面前和他的子做,我又一次送出了一顶绿帽子,而这个男人不仅知道,此时非常高兴我给他戴的这顶绿油油的帽子,并且亲手服侍我他的老婆,他还在叫好,欣赏…不过说实话,弟弟此时此刻很想跟哥换一个位置,来欣赏自己的子被人玩,要是我是哥的话,唉,啧啧…在正位的时候,我每一下都很认真,每一次都很深入,不过,貌似这不能足姐姐。

 “你…会九浅…恩…一深吗?啊…”姐姐边呻边问我。

 “我试试。”“恩…再用力一点…哦…恩…啊…对,就是这样…弟弟真…这么快…啊…就…学会了…好厉害!”我很幸运,在姐姐的教导下,很快就学的差不多,正是因为和女‮妇少‬做能很好的学习,也能很好的配合,这才是我喜欢和女做的原因。

 姐姐最喜欢背入式,在用这个姿势的时候,姐姐面对着镜子,欣赏着自己的表情,而我在姐姐的身后辛勤耕耘着。

 之所以喜欢这个姿势,是因为姐姐的小蛮,后背是最感的,在这个姿势下是容易高;我在这个姿势也很省力,能够每一次都的很深。赤体相撞的声音成为华美篇章,在这个小小空间奏出一曲曲美丽动人的乐章。而我也用这个姿势,让姐姐足,高的。

 “啊…好舒服…啊…喔…我快要高了!”姐姐紧紧的绷住‮子身‬,嘴里喃喃耳语,不知道说些什么“快…快…啊…快啊,真的好舒服…啊…”姐姐高了…因为带着套,有阻隔感,能感到姐姐抱紧我的瞬间,全身搐,‮身下‬一股热出,和姐姐结合处,水滴答滴啊都到了单上,姐姐的体到了我的身上,顺着丸,滴答滴答的向下上面已经斑斑驳驳。

 哥在姐姐说她要高的时候,也达到了‮奋兴‬的定点。

 “老婆你真,你…太刺了,老婆你真美,回家…”哥在旁边‮奋兴‬低吼着,我看不到哥的脸,但是一会传来哥的声音:“啊…我了…”哥没有经受得住这么强烈的刺,自己了…哥真的有些…唉,啧啧…之后,姐姐问我,喜欢什么姿势,让我舒服一下,我喜欢正位,于是姐姐再一次躺在身下,而哥也累了,在旁边慢慢的欣赏,等着最终高时,出来的那一瞬间,给姐姐拍照留念。

 “姐姐你这样能高吗?”我用力的着。

 “恩…能…”姐姐断断续续的回答我,很含糊,闭着眼睛,胡乱地说着什么。

 听到姐姐的保证,我更加卖力了,我看着姐姐精致面容,知道此事仍然有些不能置信,就是身下的这个美丽的女人,此刻竟然是如此的美丽,我是如何修来的福分,我要加倍的努力。

 想到做到,力量更大,速度更快,不过越是这样姐姐似乎越是喜欢,姐姐更加‮奋兴‬了。“恩…舒服…啊…”看着姐姐粉红色的面容,很想亲一亲姐姐,可能姐姐嫌脏吧,先后拒绝了两次,这让我有些怨恨,发誓下次再她的时候一定要更用力,来找回场子,哼。我不知道有多长时间,半个小时?在我前一瞬间,我赶紧拔出来,摘掉套子,把全部在了姐姐身上,前,的…很多很多…“唉,下次要的时候要提前说。”这是姐姐埋怨的声音,因为我没说,所以呢,哥没有拍摄到的一瞬间,只是拍到了到姐姐身上后的样子。

 姐姐把涂抹到前全身。哥问姐姐是不是能美容,姐姐痴痴的点头。哥只是看到到姐姐身上就很足,真不知道假如有一天,我的到姐姐体内,从那里出来的时候,哥会怎样,呵呵,不过哥貌似有洁癖,这个不好办呢呵呵。

 再之后,三个人大被同眠,聊天,谈心,两个人一起玩姐姐的娇。做完后,全都冲了凉,把身上洗得干干净净;吃晚饭,打算晚上接着做。

 在吃饭的过程当中,哥再一次同我谈心聊天,除了交流心得之外,还有就是把各自的观点告诉给对方,在之前的聊天中,哥已经谈过类似的观点,而这一次,我也是很认真的来回答的。

 哥希望能够找一个长期的稳定的,干净的单男作为子的情人,来弥补自己对不不能子的愧疚。我在经历这么多之后,也希望稳定下来,能够拥有一个稳定的情人,来作为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

 我曾经多次表达过友原则,呵呵,第一绝不对外透别人的信息,第二绝不影响对方家庭。这是友的最基本前提。

 而我还是有感情偏好的,对于YH姐姐做我的情人,是非常满意的,非常渴望的,不过想在的我还算不上一个合格的情人,不会跳舞,不够体贴,不够英俊…但是我会努力,YH姐姐说过,人是愿意为了自己喜欢的人而改变的,很喜欢姐姐,所以我愿意为了姐姐改变。

 而除此之外,很喜欢一枝独秀这个偶像,一枝独秀是我梦想中的女人,希望我能娶到一个这样子的子,她就是能够把爱给自己的丈夫但是又能在婚外游刃有余,姐姐正是这样的一个风情女人。

 我不喜欢没有感情,感觉像一个工具般奔波于友的历程了;在与人聊天时,也有人曾劝过,注重品质,而不是数量,个人觉得也是。曾经答应过姐姐很多事,每一件事我都会努力做到,这是作为一个男人,一个情人必须具备的品质。

 哥让我最好就姐姐一个情人,稳定,干净。我全部照做,不会在奔波于友的路途中,为了而…呵呵,说多了,因为这个故事是要给哥和姐姐看的,所以我没有说出来的,还有不好说出口的,我都在这说出来…接下来吃了东西后,我们没有在做,不好意思,是因为我的原因,间隔时间有些短吧,我而不坚,没办法,在上偎依了一会后,洗澡穿衣,哥把我送到了西二环,因为哥要送回朋友的汽车。

 有一点很感动,哥和姐把我放下,等我打上车他们才走,真的很感动,在之前经历中也有好多细节令我感动到不行,现在想想,很真诚的说一声“谢谢”,哥和姐姐都是好人。

 哥曾经说以后成了朋友,肯定有同眠的那一天,我说“哥,肯定有那一天”一定会有两对夫成为好朋友,大被同眠的那一天。

 小弟一向重感情,和哥还有姐姐绝对是有“大缘分”的,绝对是几辈子修来的缘分。情不自,小弟再说一句,但有所托,小弟在所不辞。

 后记这篇文章写于前年八月份,现在才发出来,是因为我想继续了,呵呵,生活动作都稳定下来了,就有其他业余生活了。

 这个姐姐约我今年四五月份再去石家庄一次,我答应了,所以以纪念的形式发表了这篇文章,我会在今后的生活中继续我的生活方式,并在将来把我的女友也带进这个圈子,假如谁有缘分,那么咱们就个朋友吧,无论是什么形式,都可以,不是非要上了,才是真正的友,见面了,聊聊天,也是一种友形式的,呵呵。

 【完】

 26396字节 mMBbXs.Com
上章 两性小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