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小说 下章
难以理解的婚俗
  爸爸的老家在帝国一个偏远省份的大山深处,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在偏远的地方总是有着很特别的习俗,这个大山深处的村里闹婚的习俗就是远近闻名,每当一对新人喜结良缘之时,同村的男人都热衷来观看“过门坎”这个节目,他们在“过门坎”时会玩有些离谱的游戏,因此新娘被占便宜,甚至遭猥亵都是很可能的。

 这个习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这是陋习,但是个人也很难改变,这个习俗就这样代代传了下来。

 我和我老婆雪儿的婚礼在我们回家后的一大早就开始了,农村的婚礼场面极其庞大,上百桌人昏天黑地的喝着酒,其实大部份的心思我们明白,他们是冲着我那美丽漂亮的子雪儿来的。

 今天是雪儿有生以来最漂亮的一天,我们精心挑选了一件白色的低礼服,只见礼服上半身从雪儿呼之出的丰前绕过,深V字型的领口仅仅能掩住头却让两团浑圆的房几乎都出来,然后在下收紧,勾勒出凝玉那曲线妖娆的身。

 她‮身下‬穿着一条几乎透明的薄裙,完美地将雪儿高挑修长的美腿展现出来,仅仅在那人的处裹着白色‮丝蕾‬的薄纱亵,但那神秘的黑三角却仍然若隐若现,散发出无尽的感魔力,不知被多少来客意

 在婚礼上,众人们鼓动配合着大家劝新娘喝酒,听说有人还悄悄的掺了点药在雪儿的酒里。

 在大家的轮番进攻下,给他们灌了一大通酒后,雪儿似乎已经开始有点神志不清了,喝下的酒和药也开始发挥作用,只见她脸色红润,丰脯急促的起伏着,有点鼓起来。因为穿婚纱戴罩不方便,所以雪儿上半身里面是真空的,原本就开很低的婚纱几乎罩不住她的爆头若隐若现,几乎要蹦出来了。

 结束了热闹的酒席,后面就是今天的重头戏:“过门坎”了。礼堂里挤看热闹的人们,但都是上了年纪的才被允许来观看,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则被堵在门外,或许是怕他们忍不住来吧!我父亲作为长辈坐在椅子上,这时候已经去外衣,按习俗只穿条内在身上。

 其实这就是我们这里婚礼的规矩“过门坎”上的主角就只能是公公和儿媳妇,俗语又叫“公公扒灰戏新娘”

 通常外面婚礼上的那些小节目都只能算是前戏,真正的好戏现在才开始。

 “大家快看啊!还没开始呢,公公已经忍不住了,那玩意翘老高了。”有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的确,我爸的早已不由自主地起,把内高高顶起,犹如个帐篷。

 闹房通常由一个上年纪的老女人主持,主持人开腔了:“各位乡亲,接下来就是大家最喜欢的节目了。在这里我还是重申下我们的规矩:无论等会公公和媳妇之间怎么闹,其它的人都不得近前,只可以旁观,不可以拍照、摄像。”主持继续说:“刚才我已经跟我们新娘子介绍过我们这里闹房的习俗,新娘子表示愿意入乡随俗,接下来我们的节目正式开始了。我说大闺女,入了人家许家的门,是个长辈就要好好孝敬,今天你有准备什么孝敬你公公啊?”“我…准备了…红枣…给公公。”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新娘低下头、红着脸,殷桃般的小嘴里终于挤出了这几个字。

 “呀,那你的红枣在哪儿呢?你这…你这里面,好像没有兜啊?”老女人装傻一样问新娘。

 “…在我的…衣服…里面。”雪儿涨得通红的脸下的小嘴,终于把这些话给说完了。

 “呵呵…”我爸还算憨厚的笑了下:“那就是要我自己取出来了咯?真是老一套呢!”旁人又发出了狼叫声,眼珠子都似乎要爆炸的盯着这一刻。

 只见我爸走到坐在沿的儿媳跟前,从上往下看着自己的媳妇,从他的那个高度和角度看去,一定能顺着雪儿的玉颈看到两个纯白的球被罩包裹着,他脸涨得通红,还没有什么行动,但人们甚至能听到他激动的心跳声。

 只见他再也忍不住了,就当着他儿子的面,把那个糙的大手从雪儿的领口伸进去,直接口,一把握住媳妇雪白丰房,雪儿脸上马上显现出的羞红的神色。

 “喔…”旁边的围观者都发出了笑。

 这场景实在太刺了,一个糙丑陋的老农,正把自己的手握着天仙一样‮女美‬如玉器雕成的房,还反复的把玩。

 我爸舒服得眼睛都翻起来,嘴里似乎不停的小声声音:“喔…好子…好…好滑…好舒服…”“我说许老二,这辈子就没摸过这么润滑和这么大的子吧?不过你倒是找到那个红枣了么?”旁人说道。

 “找到一个,不过拿不下来…”我爸边口水边说道,继而狠狠捏了一下雪儿的头,只见头在他手里立刻变得立,小雪像是触电般不一声嘤咛,红着脸低下了头,众人哄堂大笑。

 “那换一边子找找,没准在那儿。”老女人说。

 只见我爸把自己另一个手伸进了雪儿另一边的房,两手叉握着雪儿的双,不停地捏着。眼看他舒服得似乎眼睛都眯起来,涨到极点的内顶端都已经透了。

 “好了,够了,快拿出来吧,你儿子还看着呢,不想回家被老婆了?”当年我妈也是个很有风韵的‮女美‬,结果本来放在围里的枣子不见了,爷爷可是直接把我妈抱起来坐自己腿上,裙子敞开、围扒下,就这么被我爷爷这野猪一样的人‮摸抚‬房,直接用嘴吃我妈雪白大子上的红枣,甚至像一样佳人抱,把自己的那玩意儿从衩里掏出来。我妈那时的两条白美腿就这么夹着,爷爷长的茎就这么隔着衩一个劲地蹭我妈‮处私‬和洁白的‮腿大‬间‮擦摩‬着,最后了我妈一腿才罢休…引此我爸这时才有了报复质的快

 然后我爸就坐回到椅子上,悠闲地分开‮腿双‬,等待着儿媳妇来准备下一个仪式。

 主持人发话了:“接下来请儿媳妇为公公去内,跪献图腾仪式。你面前坐的这位是你以后丈夫的父亲,就是他替你养育了你的丈夫,你是不是该好好报效他啊?”旁边传来一阵贼笑声、笑声、唏嘘声…“你现在别把他联想到,在你面前的是男人的图腾,是属于你的图腾,去孝敬它吧!”小雪跪倒在我爸面前,当她替我爸褪去了内,只见我爸老的然雄起,高高耸起的上布青筋,紫头上还有些许晶莹点滴渗出。当雪儿那修长的手指握上茎,它再度爆涨,以至于差点无法被握住。

 在小雪的手心里不安份地抖动,刚开始她只是紧张的抓住,在主持人的催促下,轻轻的开始上下动,手势刚好不松不紧地左右旋动时,大拇指轻轻抵住头蘑菇伞的边缘,持续的‮擦摩‬导致头上的体持续涌出。

 主持人适时地要求新娘含住了它,只见小雪红着脸埋藏在我爸跨间,俯身把含入时。我爸的感觉似乎太过舒,两条腿都发起抖来,手不住抓着儿媳的头,在他‮身下‬搐着。

 这样持续不了很久,所以主持人就让雪儿起了身,当头离开的刹那,我看到自她口腔内有一丝黏粘连在头上,拖得很长很长,上全是雪儿的口水和我爸的分泌物,漉漉的显得煞是

 主持继续说:“现在我们请公公替新娘除去‮衣内‬,送给现场的观众作个留念吧!”一阵的笑声夹杂着口哨声中,我爸半蹲‮身下‬,雪儿这次被要求两腿尽量的朝两边分开站立,礼裙下摆被分得开开,两只长老手臂自她下裙摆探入,沿着光洁顺滑的‮腿大‬肆意地往上探索着,小雪绷紧的‮腿大‬肌很让人产生望。

 只见新娘的股随着外来异手的深入不停‮动扭‬着,试图摆那无法忍受的摧残却毫无用处。“噢…”小雪突然娇的叫了一声,嘴巴突然张大,大口的气起来,口不停地起伏,她急忙又摀住了自己的嘴,细腻的呻声顺着指传到了每个人耳朵里。

 而裙子里的那双咸猪手则毫不怜悯的用手撑开了新娘的两腿,手就夹在新娘的腿间,一个劲地颤动着。谁都知道我爸在干嘛,谁都知道我爸的手在哪里,这时候奋和期待逐渐浮现在众人的脸上。

 只见我爸在雪儿的腿间用手叼住或者抿住了什么,然后左右轻微而又急促的摇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有一种极大的快,雪儿终于突然弓起了‮子身‬,捂着的嘴巴传出“呜…呜…”的呻,然后瘫在上,急促的呼吸,脸涨得通红。

 最后我爸在小雪‮处私‬间捣鼓了好一会儿,才把淋淋的内伴随着黏从玉腿间褪下来,我爸忍不住放到鼻子前闻了闻。

 “香不香啊?”旁边已有人忍不住问道。

 “自己闻去吧!”内再度被抛出,再度引起哄抢。

 “好,既然之前红枣已经找到,现在请新娘要坐在公公身上,两腿夹着公公的,抱着公公的脖子,含着枣子用舌头把枣子送公公嘴里…然后嘴巴还不能和叔公的嘴分开,公公要一边亲着侄媳妇的嘴,一边吃枣子,最后再用舌头把枣核送至媳妇嘴里去才算结束,我们叫做『借公生子』!”老女人怪叫道。

 难怪之前跨门坎的时候只能穿着内,里面光着,两腿又是献图腾又是,原来早就想好了最大范围的占尽新娘的便宜?这样就能让新娘的玉腿直接和她公公的兽腿接触,还可以让他们的那东西直接磨蹭新娘的隐秘部位,这样还真的极。

 周围人又是一阵起哄,只见雪儿羞红着脸接过那个从她部里掏出的红枣,含在了嘴里,我爸坐在椅子上,顺着他的那两条短腿往上看去,那个三角衩间出来的丑陋玩意儿已经极度的在微微颤抖,紫红色的头怒立着,一丝缓缓从马眼出。

 这时候主词人叫关灯,又叫所有人都离开二十米远,只见雪儿在我爸跟前慢慢地跨开自己的玉腿,两只玉雕般的手轻轻扶住许我爸的脖子,缓缓地坐下,随着白色的裙裾一寸一寸往上掀,一双雪白柔的修长美腿也渐渐出来。

 踩着高跟鞋,除了给人高贵感觉之余,也着实令人心头发热,尤其是在掀过膝盖以后,一双雪白‮腿大‬的内侧,亮晶晶、滑腻腻,白黏稠的爱含羞乍现,渗出了雪儿紧闭的娇玉沟,面对面直接坐在我爸那两条丑陋的腿上,确切的说,是直接坐在了我爸那竖起的老二上,此时女孩子隐秘的部位就这么和一个猥琐中年农民起的茎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众人发出了‮大巨‬的嚎叫声,甚至在鼓掌着:“许老二!吧?这辈子没白活了吧?”雪儿心不甘情不愿的用两条玉腿环着我爸的,白玉般的手臂抱着他的背,下半身在半透明的裙子下隐隐约约的黏合在一起,场景就十分了。

 接下来我爸就双手托住小雪的细,像真的那样一下一下地顶着。小雪的‮体身‬本来就比较感,平时被人一摸她就会浑身无力、小直冒水水,现在被我爸这样真实弹一下一下的顶着,坚的硬物每次都顶中她那最感的地方,还有这么多人在看着,小雪似乎也迷茫了,双手抱着我爸的头,任凭我爸的猪嘴着她的香舌。

 只见在昏暗的礼堂内,像女神一样洁白圣洁的新娘,衣衫不整的直接跨坐在一个看着就觉得肮脏猥琐的乡下老农身上,玉雕雪白的‮腿大‬就这么和肮脏的兽腿结合在一起,甚至是最隐私的部位也被猥琐大叔耸起的巴重重的顶着,做着龌龊的靡动作。虽然似乎还没有真正进入,但我想那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我发现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忍不住不停地挠起自己立的裆来。

 我爸似乎觉得仍不过瘾,改成单手搂在小雪的,另一只手将礼服从深V领口一把拉下,完美尖的娇被完全暴在空气中,随着‮体身‬的晃动而抖动着,粉红色的头和晕看上去是那么的馋人,在场的男人包括我在内都看得直咽口水。在微弱的灯光下,可以看见高耸的玉在我爸手中不停地变化着形状,紧裹着的礼服也随之时凸时凹,好像随时都会破裂。

 见火候差不多了,我爸开始有了更进一步的动作,我们只看到我爸‮体下‬突然猛然一抵住小雪的部,就看见小雪原本紧闭的眼睛突然睁大了,张开嘴似乎要喊什么,但是我爸快速的凑上嘴,堵住了小雪的嘴,股和‮身下‬又大幅度的往上动着,小雪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呻

 之后看见小雪轻颤着一阵娇,仰起头气,然后老爸又将部狠狠顶了一下,而伴随小雪的是更大的颤抖,还有那小嘴里发出的人的息、呻

 来回几下之后,我爸的脸上已经涨得通红,再看小雪也是,我爸大口的气着,显得十分舒坦和‮奋兴‬,而小雪慢慢地也不再“呜呜呜”的叫了。

 只见她裙子下的隐密‮处私‬更贴近男人的‮体下‬,我爸松开她的嘴后,她反而伸出舌头主动地亲吻着我爸的嘴,修长白的玉腿更紧紧盘住我爸肥胖的,裙子下的玉开始发疯般的回、套着,大家都被她的举动惊呆了。

 其它人还没往那方面想,但我对小雪的‮体身‬极为了解,所以我基本上已经猜到老爸在干什么了。

 十几分钟的时间里,两人的动作做了差不多有上百下,小雪的呼吸也愈发急促起来,嘴里又开始发出了有点‮魂销‬的呻声,然后我发现她的‮体身‬轻轻颤抖、‮动扭‬起来。

 过了一会,她的‮体身‬又是明显地一僵,嘴中发出了半声压抑的尖叫,然后就传出“咿咿、唔唔”的气声。之所以只有半声尖叫,似乎是因为小雪反应过来摀住了自己的嘴巴,但她‮体身‬表现出来的那副反应,还有陆续传出的呻声,谁都知道她刚才已经高了。

 我爸的呼气就更加急促了,他股动的幅度愈发变大,头扬起来,似乎在享受着极度的快

 亲眼看着一开始含蓄、温柔的新娘被人干上高,一般人都不会有这种香的经历,大家都忘记了自己该做的事,一个个都眼冒绿光地盯着眼前几乎半的‮女美‬。

 和往常一样,一旦被干上高,小雪就毫无反抗之力,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待宰羔羊,我爸托着她的还在继续‮刺冲‬,对她予取予求。

 突然“暂停!时间到!到此为止!”被主持人一叫,我爸差点儿就门失守,但很快做了几个深呼吸稳住了。

 两人从高的余韵中被惊醒,可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灯光更是在主持人喊停的刹间开启了,礼堂里面的大灯将现场照得大亮,所有人的目光同时投向礼服下那几乎全的‮体玉‬,微微泛红的肌肤,还有那对在风中傲立的完美无瑕玉,刹那间几双冒着绿光的主人用目光将她强了无数次。

 发现灯被打开,小雪更是不敢抬头,像鸵鸟那样将脑袋继续依偎在我爸的怀里。只见我刚才还端庄、娇柔的老婆,此刻却被别的男人以这样猥琐的姿势搂抱着,椒上的晕,还有那头都清晰可见,而且那玉竟然还在缓缓吐着,渐渐地,帐内女方的挣扎越来越小。

 “各位,现在我们要开始今天最后一个节目了,也是今天最刺的时候,大家张大眼睛哦,机会难得哈!”主持人宣布。

 在这里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下,最后的节目当然是在上进行了。此时的公公和儿媳妇都必须是全的,但为了给儿媳妇遮羞,通常的四周都有一层纱帐被拉住,外边人就只有通过纱帐朦朦胧胧的看到里面,却看不真切。

 最后一个项目分三个部份:一、替新娘“开苞”;二、模拟扒灰;三、香火的传承。所谓儿媳妇开苞当然不是真实弹了,一般都是用假具来代替,以前的时候有拿黄瓜、香蕉的,现在时代进步,也开始用电动具了。

 所谓“扒灰”,顾名思义就是公公和儿媳妇发生关系,不过既然加了“模拟”两字,其实也就是装装样子,让公公和儿媳妇模仿的样子摆几个动作,逗大家开心罢了。

 最后香火的传承当然就是要公公在媳妇体内播种,把这一脉的直系血脉传下去。当然,现代早就没有人真的这样做了。

 从刚才主词人喊停,到现在继续,他们俩一直保持着那样的姿势愣是一动没动,最要命的是两人的‮体下‬似乎还处在刚刚的高余劲中,新娘半透明的礼裙下一隐隐约约的黑呼呼东西似乎不由自主地在新娘间一顶,几乎将在场所有人仅剩的那点理智都给差点给顶了出来。

 然后我爸就这样光着股抱起小雪的‮体身‬,从后面搂着她直接走进纱帐,自始至终两人‮身下‬的合处都没分开过。雪儿这时候还沉浸在刚刚高的余韵中,‮体身‬又发软,所以也没阻止什么。

 只见我爸掀起纱帐一角,两人也上了,再把纱帐完全放下,从外面只能模糊看到影子。主持人正式宣布节目开始--灯光再度变得幽暗,所以我们看不太清楚理面的情况,只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小雪的几声娇啼。

 我爸三下五除二的光了新娘身上剩下的礼服、丝袜、衩…一件件的被扔出了纱帐外,就这样纱帐里的雪儿就真的一丝‮挂不‬了。

 只见纱帐的影子上出现两个清晰的人影:一个女撑着双手半趴在上,婀娜多姿般的‮体身‬曲线呈现在我们面前,高高起的双骄傲的耸立着,一个肥胖的男人正从后面在她身上,由于两个身影重迭了,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只看见男人的‮体身‬不停地动着。

 “停!你们换一个方向,再转过来点…好!好!”他们换了一个角度,纱帐上的人影更加清楚了,只见我爸的股一下一下地动着,小雪的‮体身‬也随着一下一下地颤动,房一抖一抖的,映在纱帐上的影子,两人部都是紧紧黏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好!现在开始『开苞』仪式!许老二,你做个将家伙掏出来的动作,要在影子上显示出来…对!就这样!”可是从影子上我看到,老爸掏出具的时候‮体身‬往后退,同时小雪的‮体身‬还不自然地‮动扭‬了一下,然后立的大具就出现在影子上。很明显,他的具是从小雪的体内退出来的,根本不是从裆里掏出来的。

 “好!很好!现在你们要重新开始做一个过程,你要假装做进入的动作,当然只是做个形式。好!好!”老爸用手扶着具,对着小雪‮腿双‬间的位置,然后影子里他和小雪下半身的距离就逐渐缩短…小雪的脑袋向后仰着,嘴里发出醉人的呻。靠!光从影子上看他顶入的部位,就知道那地方是小雪的真正要地。

 “对!对!就是这样!新娘要有那种时候真正会出现的表现…对了!就这样!”主词人话都还没说完,纱帐内影子上的女人就仰起头,发出一声得到足的舒,两条柔滑如雪的美腿抬起来,紧紧地住了男人的起玉用力往上顶,使他俩的‮身下‬紧密相连,一点隙都没有。

 只见纱帐内,上两个一丝‮挂不‬的‮体身‬在纠着,因为挡着一层纱帐,又只有纱帐里面开了灯,所以外面能看见他们里面的情形,而他们却一点都看不见我们,所以,慢慢地我们的存在已经被他们忽视了,他们渐渐开始疯狂地合着。

 两个影子每次重合的时候,都会传出阵阵女人娇媚的呻,仔细听还可以听到若有若无的“滋滋”水声。

 “靠!许老二不会是真的在搞吧?”其它人有点蒙了,开始讨论起来。

 “那又怎么样?他搞他的,又不是咱们叫他搞的,难道还会算到我们头上来啊?大不了我们当什么也不知道,就当他们一直在演戏咯!如果上去阻止的话,反而会让他们下不了台,那就不好收拾了。”有些人怕主持人阻止,连忙替里面那对妇找好了借口。

 “这不好吧?万一出了事怎么办?”主持人还有点犹豫。

 “出得了什么事?都是他们自己在搞。再说了,这么难得有机会让大伙都试试,即使你不想,也不该让大伙扫兴对吧?”有人附和道。

 忽然主持人好像想起什么,用怪怪的眼神看着我。这时只见纱帐的影子上,男人双手托着女人的细股不断地动着,两具火热的体紧紧相贴,‮身下‬结合相连,相互磨擦着,女方柔肥白的玉一次又一次地拍打在男方的‮腿大‬部;每一次、每一次拍打发出的“啪嗒、啪嗒”声,伴着如同仙乐般的娇

 大家要么在入神地欣赏,要么在忘情地操劳,一时房里没人出声,所以股相击的声音,还有两人息呻的声音在房间里显得特别清晰,每个人都能清楚地听到,包括那最让人发生联想的“噗嗤…噗嗤…”声响。

 经过这一番狂热强烈的,女人似乎已经软软的趴在了上“咿咿、呀呀”的叫唤着只有息的份。男人也着肥进入最后的‮刺冲‬状态,一手搂住女人俏美浑圆的白,一手紧紧搂住柔若无骨的纤纤柳,又狠又深地向女人的人的玉中猛进去。

 只见女人雪白高耸的桃贴在男人口直摇晃,这时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夹杂着重的息声:“女儿…儿,要…要爸爸在外面吗?”帐内上的雪儿苦闷地摇晃着头,给汗水打的黑色秀发四散披垂,玉腿一下蹬着面,一下又绷直了,但最后说出口的,却是一个出乎所有人预期的答案。

 “不…不…里面…啊…里面…嗯嗯…嗯嗯…”刹那间,我确实是很吃惊的,虽然这是婚礼的一部份,但似乎又已经超出范围了。然后,我们只看到我爸的下半身深深的往小雪的‮腿双‬间一顶!然后整个下半身不停地抖动着。

 似乎被那火烫的,小雪一声娇啼,修长雪白的优美玉腿猛地高高扬起、僵直,最后又酥软娇瘫地盘在我爸股后;一双柔软的纤秀粉臂也痉挛般紧紧抱住我爸肩膀,那曾经紧紧握住我手的纤纤素指,也深深抓进其它男人肩头;曾只属于我的、被焰和‮悦愉‬烧得火红的俏脸,而羞涩地贴在他人耳畔,一声声地倾足的低呼。透过两人交接的空隙,我似乎可以想象得到一股又浓又烫的污秽黏稠浓,淋淋漓漓地出,直入小雪圣洁、深遽的花房深处,来不及闭合的下一条蜿蜒的黄白色带,汩汩下直至股沟。

 结束后开了灯,我爸已经穿好了衣服,但是新娘还是光着‮子身‬躺在毯子里,似乎已经晕了过去。那时候我爸下后脚也软了,还是几个晚辈抬着下了楼。

 最后还有个很特别的仪式,就是要检查公公有没有确实把香火传下去,叫做“检查‮体身‬”,如果没有的话,进去检查的乡民可以代劳。这在以往都是做做样子的,但在今年就不太一样,大家都想一睹新娘子‮体玉‬娇横的样子,说不定有机会还可以来一炮。

 因此自愿者异常的多,最后为了公平起见,在众多自愿者中从外头选了一个壮的青年进来,名叫石柱。

 石柱进来后,按照习俗光身上的衣服,出古铜色的肌肤、大块的肌腹肌,完美的倒三角身材一看就是练过的,胳膊上的二头肌像个小馒头,每次拱起手就会凸起来。

 当他下内后,下那又长、几近二十多公分的东西弹了出来,令新房内的人倒一口气。石柱的名字果然不是得虚名的,只见那个巴的尺寸无论长度细还是头的大小,都比我的要大很多。而且他的茎就像是一门小钢炮,茎上面还有几条非常的血管,就像是蚯蚓一样趴在茎表面,而且头上的马眼已经开始出些许体。

 在石柱走进帐前,我看他手中似乎拿着一颗偷偷从衣服中拿出来的药丸。

 在他进入帐内后,便听见男人的呼吸声逐渐变重,我想石柱必定是看见一个浑身赤的千娇百媚的女人半瘫软在上,那象牙般白皙的肌肤、感富有弹肢、天鹅般修长的脖颈、雪白傲人的双峰、浑圆结实的部下两条修长却充感的‮腿大‬,全都赤地展现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下。

 说不定在那感的两腿间,粉红色的娇口还微微张开着,男人的与女人的体从里面淌下来,两侧的小更是红肿不堪,同时从‮腿大‬的深处出证明受到凌辱的白浊体,无论谁都能一眼看出眼前的女体曾经经历了怎样的云雨情。她的体更散发出高后如同药般人的体香,观来若桃花,令人火焚身。

 接下来主持人就问了石柱:“好,石柱,你看到公公跟媳妇有没有传承香火下去啊?”按照以往的答案都是有,但石柱竟然回答:“没有!”顿时令纱帐外的众人错愕不已,连主持人也当场傻在那。但石柱却紧追着问:“所以现在理应是轮我帮他们家传香火啰?”毕竟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既然连唯一看得见的检查者都这么说了,主持人也只能无奈地点头答应。

 只见纱帐内男人的影子马上饿虎扑羊般扑到上,趁人不注意时把那颗药丸进小雪嘴里,然后马上紧紧地吻住她,不顾新娘的反抗与挣扎。渐渐地,帐内女方的‮体身‬挣扎越来越小,而且那傲人的修长美腿不知何时已盘住男人的

 石柱见时机已经成了,就把新娘扶成狗爬的体位,只见帐内的女体上半身趴在上用手支撑着,一对坚高耸的丰房羞辱地向前立,像两座高耸的雪峰,愈发显得丰拔、人,下半身丰浑圆的部随之高高翘起。

 摄人心魄一幕在终于上演了:男人着‮硬坚‬的茎跪在新娘身后,在新娘丰股后面举起大的生殖器,慢慢对准了新娘高高翘起的部‮央中‬,搂着她纤细的,另一手用力地捏她前坚房,把头顶在那早已成一片的道口上,深一口气,将‮硬坚‬高翘着的茎对准新娘的道狠狠地入。

 在帐外的我们只听到“噗哧”一声,随之“啊…”一声羞答答的娇啼从帐内传出来,似乎是小雪经不住那强烈的刺。只见纱帐上影子内曼妙的女体一颤一颤的,上半身仰了起来,‮体身‬变成了S型,新娘的头猛地向上一仰,全身一阵剧烈的痉挛,接下来便是一阵急促的娇啼狂

 在“噗哧、噗哧”的声中,帐内女股被高高的抬起,一次次地接着男人的冲撞。男人的股向后动时,新娘都不由得浑身一颤,抬头向后仰成弓形,外面的人都能看见那直的黝黑茎连接着洁白的部,两人联成一体的器官在众人面前暴无遗,那种感官的刺,使纱帐外的观众亢奋得神情错

 众人们似乎可以看见新娘部被大的茎堵住,两人‮体下‬的接合处紧密得没有一丝隙,黏滑的体不断从两人的隙中渗出,女向后出的部被男人不停地撞击着,只听到那出入时的水声“噗滋、噗滋”不绝于耳,男人‮腹小‬和新娘丰部发生“啪啪”的碰击声,而新娘搐的‮腿双‬证明着她正在承受前所未有的‮大巨‬快

 随着越干越烈,石柱又变换了一下姿势,从后面拔出茎,然后自己坐到上,让新娘的正面转向自己,再让小雪的手扶直巴,户由上到下对准自己大的茎坐下。

 众人见此在屋外小声私语:“新娘要坐莲了。”这个姿势不但让男人可以节省精力,而且因为女方必须要分开‮腿双‬坐在男方的‮腿大‬上面,也就是坐在男人的茎上,全身最主要的受力点就是两人凹凸合的部位,女方体重大部份都在了这一点上,因此如果要想真正坐到男人身上,女方就只能让茎最深的道,而且不管茎有多长,都必须全部没掉后才行,否则自己还是悬在那里,落不到实地,所以这种姿势能特别容易进别的姿势难以到达的深处。

 只见外面的众人死死盯住纱帐内美妙动人的‮体身‬,只见到那惹火的‮躯娇‬慢慢地往下坐,人的玉慢慢地没那罪恶的源头,很快地那黑色大的茎便全部消失在新娘股间。只见男人鼓的‮腹小‬和女人纤细的肢靠在了一起,两人又重新连成一体后,那大的茎看不见了,但大家都知道那东西正在女人的洁白‮体身‬内。

 只见石柱用左手托住小雪的上身,右手捧着她的部,开始不断地带动她动人的‮躯娇‬上下拔,高高提起、重重捅入,新娘丰的双在急剧地甩动,渐渐地,房中“噗哧、噗哧”在新娘里穿的声音拌合着“唧唧、叽叽”一记记提带出的响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加上两人紧密结合的体不断重重碰撞的“啪啪”声音,使得昏暗的礼堂里弥漫着浓重的气氛。

 “啊…啊…啊…”礼堂中划过一阵阵隐约的女子叫声,回在昏暗的空间内,令人听得不火热起来。

 渐渐地,新娘也好像忘记是在被人当众了,只见纱帐上那妖勾人的身材,一双雪白无瑕的‮腿大‬叉开,高举着盘在男人的上,随着男人奋力的顶撞而上下摇晃;一大的茎在那人的雪白玉中上下进出,她那丰腴的双峰便如波般前后地摆、跳动着。

 三十分钟过去了,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众人也都看得出来石柱就要了,只见他的‮体身‬绷紧了,动的频率加快了,女人的呻声也变成了鼓励声。

 然后只见石柱下深深的往小雪下一顶,把茎紧紧地入雪儿的‮体下‬,全身抖动,连打冷战,而雪儿‮体身‬软绵绵的任由男人的生殖器在‮心花‬里,像石柱这种强烈的入的深度,确实很容易让女怀孕。

 风雨虽停,花已落。

 我站在纱帐外,看着另外一个男人在我子的道里,看着他在我子的子里播种,我看到他大声呻着,‮体身‬不停地搐,一次又一次把他的灌注进我子的‮体身‬。

 接着男人,还没有完全变软的离开女人道的时候,还发出轻微的“啵”的一声。

 当石柱掀开纱帐走出来时,众人在纱帐掀起的刹那惊鸿一瞥,只见到刚刚被、经历了雨洗礼的小雪,似乎仍沉浸在火山爆发后的高韵味、疲软的慵懒气氛中,全身娇弱无力的躺在上,双眸离失神,被捏了数百次的酥仍然坚高耸,两片红肿的间渗落着一条浊白的,犹如夹心饼干中间的油。那随着她的呼吸晃动着,颤巍巍、慢慢地从她的‮腿双‬间源源不断地下来。

 接下来的状况整个就是一团,一群野兽般的男人气,盯着纱帐内那曼妙动人的女人,一个个要求入帐内检查,主持人碍于风俗的规定也只好一个个放他们进去检查,不过由于要检查的人实在太多了,因此有时不得不一次放三、四个人进去,然后进去的人似乎连看都没有看就直接扔下一句“没有”,随即扑向我那如花似玉的娇

 只见在纱帐的正‮央中‬,男人们围着着新娘,一手握着她那对人的丰,另一手扶着那翘的人玉,再往下可以看到一男人的生殖器正在小雪的‮腿双‬间进进出,在灯光下似乎还可以看到沾在男人茎上的水正闪闪生光。

 我看着小雪的双手被人捉着扣在后面,只能摇着股让人前前后后的做着活动作,两颗圆润的美摇晃着,而二人合之处也溅出的汁。不时有完了的男人提着子掀起纱帐走出来,而同时也有新一批男人解着子钻进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继续流逝,礼堂内的所有人全都沉浸在的强烈的中,没有人怜香惜玉,因为被干是别人的老婆而不是自己老婆,上的男人们更加不必约束自己,干起来放得更开、更加起劲、更加无所顾忌,都比平时在家中和老婆做时超水平发挥出一倍以上的能力。

 男人们一个接着一个争先恐后地和小雪发生关系,而且他们全都可以不用戴保险套,用最方式入别人老婆的道进行,达到高后就用他们充生命的一遍又一遍地冲刷浇灌新娘的子。大家似乎可以看得到新娘的道和子灌得的,一颗颗子穿过玉门关向深处游去。

 漫长的凌辱使得小雪羞愧难受,但同时受着爱洗礼的小雪浑身散发出一种人犯罪的魅力,将女人的美丽全部展现出来,彻底暴在这帮禽兽面前,一次次被他们摆成各种姿势,此时纱帐中的靡情景简直是不堪入目。

 到后面有人更是夸张,竟有人直接把小雪拖出纱帐外,让她弯下,双手扶着沿,他则站在后面对着小雪丰入。这顿时使场面混乱起来,毕竟之前还有层纱帐隔着,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也没说什么,毕竟这是习俗,可是现在那层薄薄的隔膜被捅破了,众人看到新娘现场表演的活宫,都不住火焚身,一群‮渴饥‬到已化身为禽兽的男人变得没什么好说了,纷纷扑向身旁的女,开始开启另一边的战场。

 只见在礼堂的一个角落里,十几个男人围成一圈,把两个女人围在中间,女人们的‮体身‬早就被按倒在地上,长裙和围也已被下抛在一旁,无数只大手滑进她们的内,心急的把她们的小内扯下,另外一些手又去她的房,我从那叫声和那‮大硕‬无朋的双依稀猜得出那是我舅妈。

 只见五、六个男人用力抓住舅妈的四肢,她的内也被拉到脚跟,一个男人在舅妈柔软的房上动,并且拉高了她的上衣,两颗‮大硕‬的玉弹跳而出。一个男人用双手在舅妈的软上轻轻的着,还有手指在头上不停捏‮躏蹂‬着,那颗头很快地就硬起来。

 有人撑开了舅妈的大,把女人的最隐密的‮处私‬呈现在大家眼前,并用手指来回抠着。在众人不停的抚下,舅妈娇连连,渐渐到达情的高峰。

 这时一个男人受不了拉开她的‮腿大‬,把茎对着舅妈的了进去,茎在她的部不停,她的门也被一‮大巨‬异物占领,身上的三个小都给填了,不一会就把舅妈得高迭起、全身搐。

 在另一边,从那凌乱的长发间看出貌似我姐的女人衣也被扯,全身上下只罩,男人们一面玩着她的房,一面抠着她的户,其中一人把她一把抱起,站在她的后方,握着坚具悄悄对准她的道口,突然全力一击,把它入我姐的道。

 “啊~~不行!”虽然我姐已有不少经验,但给如此剧烈的冲击,却还是第一次,她用力地想抬起‮子身‬,但当然逃不开来,只有一双玉腿在空气中晃,真个是在砧板上,任由宰割了。

 男人一面在她道内,把她干得柳轻摆,一面嘲笑她说:“这样不行呀?那么这样如何?”把具在她的道里深处快速的旋转着,我姐已经被得‮心花‬尽开、神魂飞了。

 “啊~~啊~~不要…啊~~啊~~啊~~不要…”我姐大喊大叫着、拚命挣扎着,另一个人趁机翻开她的两片股,对准着她的‮花菊‬蕾用力地刺入。

 “哗~~那里是…不行啊…”她拚命‮动扭‬股,却不知道这样却令男人更火中烧,把得更深。

 “呀~~”她发出一声悲鸣,男人们立即用具快速的在她的小眼里,过了一会儿,她摇着头大叫:“啊…不行…放手…我要来了…”四肢疯狂晃,小亦涌出热烫的水,顺着男人的了出来。

 另一个男人更是作出重重的一击,一口气将自己的入她的小,简直是齐到底。

 疯狂的群飨宴中,只见百多名男人把新娘和十多名观礼的女围住,近百支壮坚而又不带任何防护措施的巴依次轮入女人们娇的‮体下‬,而女人只能合着男人的,敞开的门户为往复不止的茎提供最大限度的

 这时小雪双手撑在上,男人双手抓紧她洁白圆润的丰,从后面深深的入,头直抵她的‮心花‬。这一下下狠可说是直捣‮心花‬、记记结实,把小雪得全身滚烫火热、面含羞,雪白的肌肤因为‮奋兴‬而呈现粉的粉红色光彩,更不时地娇出声。

 只见此时新娘被一个强壮的男人从背后住,‮体下‬完全赤,男人正用疯狂的速度向她娇人的玉撞击,每次撞击后,虽然新娘的股阻挡住了男人大部份的‮体身‬,但是,男人的凸出物却成了漏网之鱼,借着惯性深深的没入她的道深处。

 小雪两个娇房原本就较常人有一倍以上的弹力,而现在又因刺而变得又大又,更是令人不可思议;从开始就受侵犯的尖,虽然已经有了一段息时间,此刻却仍然人地翘立着。

 两人情的宫表演,让在围看的人也激动不已。都说处在爱之中女人是最漂亮的,这话真是一点不假,新娘美妙的身姿曲线此刻完全展现出来了!只见小雪两手撑在上,‮腿双‬已经叉开成60度,用嘴死死咬住一簇秀发以减轻‮奋兴‬感;上身向前倾而股向后,整个‮体身‬呈S型,一对丰房不知羞地向前出,在男人糙大手的下不断变形,而部则向后出,出入时的水声“噗滋、噗滋”,男人‮腹小‬和新娘股碰撞发出的“啪啪”碰击声听得大家又嫉妒又‮奋兴‬。

 礼堂内上演的这场集体盛宴不知不觉就进行了三十多分钟,舅妈被干到后面也开始发了,主动地把‮腿双‬分开,上男人的火柱,只见两具快速的在她的小眼里击“啊…不行了…要高了…”她摇着头大喊,小里就出温热的水,顺着了出来。

 男人们更是‮奋兴‬的继续干着,干到她趴在那不停颤抖。接着几个男人把舅妈在身下,数十支茎轮在她紧窄的户中不停,舅妈忍不住大声叫,另一个男人用嘴封住她的嘴,把她紧紧抱着,她仍不断‮动扭‬‮体身‬,男人则继续加快,使她高迭起。

 舅妈高中的道将男人的具紧紧住,使男人将具推入道深处,最后在舅妈体内。而男人的手口也不闲着,不断‮摸抚‬舅妈的房,她的头很感,只消轻微的触碰便已硬起来。

 几个男人狂攻舅妈的‮处私‬,几茎轮向着舅妈的道狂,干得舅妈花枝颤,不断大叫,‮奋兴‬得快要昏死过去,男人们仍轮具送入她那紧窄的道和送。

 我姐那边也开始在男人的下婉转娇啼:“不行了…你们都欺负人家…啊…又高了…啊…”这已经是她不知第几次被干到高了。

 男人们抓着我姐的股,全力干着她的小润的小也紧紧包着男人的老二。在如此刺下,男人终于了“喔~~”男人立即把老二深深入,将全部灌注到她的‮体身‬里。

 看回来这边,此刻小雪两只娇峰被大力捏握,男人糙的手指用力拧柔尖,火热的开始加速送,滚烫的头每一下都暴地戳进她娇的子深处,被汁充份滋润的花死死地紧紧箍夹住

 又经过二十回合疯狂的后,男人大的头最后深深入新娘的子,只见男人股的肌大力收缩,就在原本属于我这个丈夫的子内灌注了

 小雪被他得又一次到了高,只听得她大叫道:“啊…啊…你的…你的烫得人家小…啊…好烫啊…我…我…我又来啦…”说着说着就见雪儿的了起来,‮腿双‬像筋般蹬直,连脚趾也蹬直了,直指上天,新娘又一次被男人内了!

 干完小雪的男人一离开,其它男人们立即替补上来,把小雪抱上,抬起她的左脚,让她侧躺着‮体身‬。当茎进入的角度改变后,新娘的道变得更狭窄,对茎的刺更加强烈,在我新婚老婆张开了的两腿之间把硬的具对准了她娇小的,利用头在了两,就“滋”的一声把了进去。

 只见他的具一了进去,我老婆在男人的奋力下随即声嘶力竭的忘情呻着。滚烫的头似乎每一下都暴地戳进新娘娇的子深处,我看见小雪双手双脚紧紧地结着不属于丈夫的男人的颈项与部,股一下一下向上合着对方的入,汗花在他们两人紧贴的身躯上飞溅出来。

 那男人也已到了‮刺冲‬的最后阶段,在小雪道的套下狠狠地了进去,股的两团肌开始有序地发出收缩,也把灌入我老婆的窄小道内。同时也听见我老婆因被男人烫滚的得再次达到高时‮奋兴‬的叫喊声:“啊…我要死啦…你的烫得我的子呀…”见她连脚趾也蹬得僵直,就可知男人们带给她多大的享受。

 无边的房内,女人们使尽浑身解数与众狼周旋,所有女人的身上和头发上都布男人浓稠的。新娘则用自己冰清玉洁的体抵御着十几个强壮男人的轮,娇的‮体下‬多次下证明受到凌辱的白色体,任由男人们肆意地在自己等待受孕的‮体身‬中播下生命种子,同时也一次又一次被送上绝顶高

 就在所有人纷纷沉浸在无边望之时,礼堂里的座钟敲响了子夜十二点的钟声,众人轰然从沉醉的爱当中清醒过来。仪式结束了,众人连忙七手八脚的把受凌辱的新娘抬回新房,这才散去。

 在新房中,我看着被干到昏了过去的子,她是一个22岁的美人,有着坚头、修长的‮腿双‬和匀称的体形,但她现在脸上、额头上和头发上到处都是大片白色的浓稠,像珍珠般闪光的白线在她的脖子上叉着;她那浓密的头发都黏在了一起,还有些白色的滴悬在她的卷发上。

 别致的口和房,一滩浓正沿着她房的曲线缓缓下滑,还有些则黏在她的头上。两条修长的玉腿间,两片原本该是紧闭着的外和内都外翻得开开的,整片内外都沾了白花花的黏滑体,连四周的以及附近的‮腿大‬内侧处都逃不掉被玷污的命运。

 狼狈外翻的内外之间,还不时着出白白黏黏的体滴向上,小雪这时候‮腹小‬仍是小幅度快速的搐颤抖着,随着每一两次比较大的搐,外翻的内也随着一张一合,在每次的张张合合间,又会有更多的出来…我知道,这些是男人的。这些男人不断地、轮地一直持续轮着新娘,并且都没戴套,全部直接在她的道里面。

 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没心情再房了,早早睡下接明天。

 【完】

 31700字节 MmBBxS.com
上章 两性小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