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小说 下章
若母痴欲
  (上)*************************************[我回来了。]怎么回事?林旭怎么来了?还和妈妈有说有笑的。

 [哦,洪强回来了,今天回来好象比平时早啊。][是啊,今天学生会的活动结束的早一点了,你是来找我的吗?][啊,对对对,可是现在有点急事,我先走了,明天再说吧。][怎么那么着急啊,我还有事要和你说呢。再一次加入我们学生会吧,现在正却人手呢,和我们一起会让你的生活更充实的。][啊,好的好的,改天我们再商量,我要走了,再见。]说着林旭就急匆匆的穿上鞋子离开了我的家,对了,这家伙不是来找我的吗?怎么这就走了呢,还这么急急忙忙的,好奇怪的人啊。

 [儿子回来了,饿了吧,妈妈去给你做饭。][好的,妈妈,我还真饿的,今天吃什么啊。][呵呵,小谗猫,当然有儿子最喜欢吃的排骨了,稍等一下,就可以了。]对了,忘记介绍了。我是北广市三中的一位高 中生,学习成绩还算不错呢,在学校的学生会担任组织委员。家里还有爸爸和妈妈,爸爸常年在国外打工,为了我们‮子母‬过上更好的生活吧。

 妈妈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主妇,长的虽不是特别的漂亮,可是看起来却特别的有成的韵味。见过我妈妈的同学,都说妈妈长的像电视明星蒋雯丽,可我觉得妈妈比蒋雯丽还要漂亮,只是身材比她还要丰一些。

 而刚刚从家里离开的林旭是我的同学,平时在学校里还算是比较嚣张的了,听说他有一个哥哥是黑社会的,所以学校里很少有人惹他。虽然他家里很有钱,还有那么嚣张的表哥,可平时林旭对我们班级的同学还是很不错的,总是谦虚的样子,成绩也说的过去,所以他这个人并不惹人讨厌,只是感觉他的笑容总不那么自然,而且好象有点坏坏的样子。以前和我一样也是学生会的,只是一个月左右之前,不知道他为什么退出了学生会,我们都奇怪的。

 此时的妈妈像每一个慈祥的母亲一样正给我这个亲生儿子准备着晚饭,看着妈妈高兴的样子我比她还要开心。

 [妈妈,看林旭好象和你聊的很开心啊,他经常来吗?][可能是想来找你多玩会吧,你们这么大的孩子都很贪玩呢。][那他也应该等我们学生会没有活动的时候再来啊,真是奇怪的人。][那可能是他急吧,好了,休息一下就准备吃饭吧。]哎,好累啊,真的感觉做学生太辛苦了,先躺一会吧,就在我走向沙发的时候,发现沙发的下面出了一个角,看着好象是黑色丝绸一样的东西,什么东西啊,平时家里都是整洁的啊,妈妈应该不会放东西啊。

 啊?这是什么啊?这不是女人的内吗?怎么这是妈妈的吗?妈妈怎么会穿这么小的内啊。就在这个时候,似乎一种特别粘的东西沾在了我的手上。

 这…这是什么啊?这不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吗。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妈妈的声音吓的我赶紧把内又重新放到了沙发下,一种难以莫名的感觉绕在我的心头。

 [儿子,吃饭了。]餐桌上有我最喜欢吃的红烧排骨,妈妈还像平时一样坐在我的对面,脑子里全是刚才的画面,不停的吃着米饭。难道是林旭在拿妈妈的内吗?不对啊,就算是的话,他也不敢在妈妈的内上啊。

 [怎么了?儿子,怎么不吃菜啊,味道不好吗?][啊,没这回事,可能是太饿了吧。][哎,真是奇怪的孩子。]我往常一样的妈妈,和平时一样的气氛,没有什么不同的。这两天学校没有活动,林旭也没有再来找我,只是这几天林旭总像躲着我一样,说话时眼睛也好象有点闪烁。

 今天学校组织大扫除,据说可能是有省教育厅的领导来我们学校做检查,大家都在努力的干活,早点干完早点回家吗。可最让我奇怪的是林旭竟然不在,他去干吗了,要知道我们老师对学生一向很严格的啊,所以逃学旷课这种现象在班级里及少发生的。

 终于扫完了,可以回家吃饭了。从我最熟悉不过的53路公车下来,就急急忙忙的向家里的方向走去,就在我刚拐过弯快要到家的时候,发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是我的妈妈,而另一个竟然是逃避扫除的林旭。

 虽然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可我看的出妈妈好象特别的开心,而林旭却是一副诡异的笑容,两个人好象很亲密的样子,妈妈笑的冲林旭摆了摆手,林旭就离开了我们住的单元,正好从我的身边走过,却没有发现我。

 林旭?他来家里做什么?而且没有参加学校的大扫除,他来做什么呢?

 到家的时候,妈妈还是像往常一样准备着晚饭,我并没有发现她和往常的不同,家里也是一样,只是妈妈的脸比往常红润了一些。就在我腹疑问的时候,沙发上竟然有一盒黄鹤楼牌子的香烟,还有一个zip的打火机,这不是林旭的吗,他的打火机上有一个香港明星米雪的粘胶画像我早就见过的啊。

 [妈妈,这盒烟和打火机不是林旭的吗,怎么他下午来咱们家了吗?]听到我这么说,明显感觉到妈妈停止了切菜的动作,脸上多少有一些不自然,可马上又恢复了平静。

 [啊,是的,来坐一会就走了。][妈妈,林旭经常来咱们家吗?他可是我们学校有名气的人啊。][没有了,只是时不时过来看看,只是你一直都没在,妈妈感觉不好意思就陪他聊聊天。结果妈妈发现他是一个不错的孩子,只是由于父母长期在国外,平时缺少家庭的关心,妈妈就多关心他一下,这不是吗,妈妈看他这么小还吸烟,就给扣留了。][哦,是这样啊,那妈妈这么做是对的。]是啊,看来是我多心了,林旭的家庭背景那么好,怎么会和我妈妈这么大年纪的女人做那种事呢,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别想那么多了,还是好好睡觉吧。

 可是…可是不对啊,妈妈那条粘的内再一次唤醒了我。妈妈这样的家庭主妇为什么会穿那么让人羞的内?如果他们没做那种事的话,林旭怎么敢直接把在妈妈的内上?他不怕妈妈发现吗?

 为什么他们的表情那么亲密?而林旭为什么专门挑我不在的日子来找妈妈?

 对了,还有林旭的打火机上的画帖为什么会是米雪这样比他妈妈年纪还大的女人?难道?难道他喜欢年纪特别大的女人?难道他真的和我妈妈做了那种事吗?

 妈妈真的是那样的女人吗?

 无数的疑问镶嵌在我的脑海里,我该怎么办?不,我一定要解开心头的疑团。

 这两天妈妈还是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变化,这似乎让我有点动摇了。可老天给了我一个了解真相的机会,由于学校要应付检查,给省厅领导留个好印象,决定明天学生会的成员留宿在学校,大家在一起讨论交流,好象还要准备节目。

 早上准备上学的时候,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妈妈,可妈妈的表情却…[妈妈,今天学校要组织活动应付领导的检查,我今天不能回家了,你就自己吃饭吧,不用等我了。][是吗,晚上真的不回来了吗,那…那儿子要注意‮体身‬啊,不要太累了。]为什么我告诉妈妈晚上不回来的时候,她好象特别高兴的样子,而且还在尽量的掩饰呢,难道真的要发生什么吗?

 本来我在老师的眼里是一个好学生,从来没有过逃学或者不响应学校号召的记录,我准备相信妈妈了。可妈妈的样子让我更坚定了找出真相的决心,对不起了,这是我第一次没有听老师的话。

 说实话,我真的希望自己是错的,希望我回家的时候,看到妈妈像平时一样,没有任何的不同,永远是那副慈母的样子。

 艰难的度过了这一天,放学的时候我急匆匆的回到了家,就在我刚要进去的时候,忽然想到林旭还没有来呢,我进去也发现不了什么啊?就这样我在家的附近逗留了很长时间,连天都黑了。

 可是我忽然发现家里并没有亮灯,难道家里没有人?妈妈没在家吗?她去哪里了呢?

 我不知不觉的打开了房门,里面是一片漆黑,妈妈去做什么了呢?哎,妈妈是一个好女人,我不应该这么怀疑她的。就在我准备离开家的时候,啪,钥匙的声音和一个女人银铃一样的笑声让我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突如其来的事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了,我该怎么办?下意识的反应让我马上跑进自己的房间悄悄的躲了起来。

 [有点黑,注意脚下啊。]那是妈妈的声音,那种充的声音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妈妈在和谁说话呢?难道会是林旭吗?会吗?真的会吗?

 [嘿嘿,好象还有点紧张敢呢,那么我们就…呵呵。]已经不用再想了,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了,这是林旭的声音,我真的不知道此时心里是什么感觉,真的不知道。

 [啊…][嘿嘿,我们的事这么长时间,差不多也快暴了吧。][没有的,我儿子还是个孩子呢,他对这种事情很迟钝的,哪像你这么坏啊。][哈哈,先来给我吹吹吧。]他们…他们在说什么事啊?难道真的是那种事吗?虽然我还在不断的骗自己,不想相信这一切,可是啪的一声唤醒了我。一阵刺眼的感觉,原来是林旭打开了客厅的灯。

 此时的妈妈正跪在客厅的地毯上,嘴里不停的吐着什么,那是什么?那是什么?一个和她儿子一样大的孩子的具,妈妈和林旭真的做了这种事,天哪。

 此时的妈妈身上只剩下了一个罩和紫的丝袜,其他的地方全是的,包括我出生的地方,妈妈在吐林旭具的同时,竟然还在媚眼如丝的抬头注视着林旭。

 妈妈,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林旭可是你儿子的同学啊。我的头脑中不断的闪现着以前那个慈母的形象,现在怎么会这样了呢?我要去阻止他们么?要去,我要去,可是如果林旭把这件事传到学校该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做人啊?

 我真的不想再看下去了,啊…怎么一种涨痛的感觉,我的巴,我的巴竟然硬了,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巴会这么硬,而且脸上一种‮辣火‬辣的感觉?我这是怎么了?

 右手不听话似的紧紧抓住了我的巴,不停的动着。而此时的妈妈正一边吐着林旭的巴,一边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跨下,不停的‮摩抚‬着我曾经出生的地方,下面还有晶莹的体滴答滴答的淌下来。

 [啊…好大的冠啊。]说着妈妈又开始起林旭的丸,不停的裹着那两个蛋蛋,那喜悦而又专注的表情简直像个女一样,就在同时妈妈伸出手解开了罩,出了洁白的大房。

 [啊…好大,好啊。]这是我那个以慈母形象示人的妈妈吗?这么的词语竟然能从妈妈的嘴里说出来,难道以前的形象是妈妈故意装出来的,而现在的妈妈才是最‮实真‬的吗?

 这时林旭用双手抱住了妈妈的头,已经有一大半进了妈妈的嘴里,不,好象是喉咙里,妈妈的双手开始不停的‮摩抚‬起自己的房,一会的工夫妈妈的嘴上和林旭的巴上都是粘粘的口水。

 [啊…不行了,阿姨快忍不住了,里面好了。]说着妈妈竟然坐在地毯上,用双手扒开了她那淋淋的曾经孕育我的地方,那的笑容和勾魂的声音都是我不曾见到和听到过的。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妈妈这个样子,我的手上竟然粘忽忽的了。

 [嘿嘿嘿,阿姨真是不像话啊,就这么勾引你儿子的同学啊。][不要那么说我吗,还不是因为你那么大的坏家伙吗。][嘿嘿嘿…阿姨不想说点什么吗?][快给阿姨吧,阿姨那里已经非常润了,快足阿姨下的‮体身‬吧。]说着妈妈竟然把手伸进了自己的道,不停的,不停的大声呻,妈妈竟然用这种方式取悦她儿子的同学。

 [哈哈哈,真是十足的妇啊,告诉我,你真的那么想让我你吗?][啊…是啊,阿姨每天脑子里面想的都是你的,从早上一直忍到了现在,快来吧。][嘿嘿嘿,从上次来已经有3天都没你了吧,尝过这个味道以后就再也忘不了了吧,再来我的蛋蛋。]妈妈听到林旭的话,妈妈马上爬起来,伸出舌头继续起了林旭的丸,而手指还在不停的‮抚爱‬着自己的‮体下‬。

 妈妈…妈妈竟然和林旭早就在一起了,一直都在瞒着我,林旭的话让我想起了3天以前在家门口看到他们的事,原来…原来他们那次也在家里做了这种事,而妈妈却还那么镇定。

 [别羞辱我了,不管怎么说,阿姨一直都忘不了你,老是想着这件事。][哈哈哈,是不是从早上开始就等不及了,刚才在餐厅都水了吧。][是啊,早上阿姨就不能平静了,就想着…][嘿嘿,是不是听到你儿子晚上不回来的消息都乐疯了吧,一直在等着我们放学呢吧。][讨厌啊,别老说那种欺负阿姨的话。][事实上就是如此吗,是吗?][恩…]看到妈妈‮奋兴‬而又羞涩的样子,我几乎就知道答案了,可我还是不想听到妈妈说出来,妈妈你千万别这么说啊。

 [哈哈哈,真是个好妈妈啊,等待的感觉很不吧,呵呵。][这…是啊,阿姨真的希望你马上就能过来,感觉这一天真的好长啊。从…从早上阿姨的内的了。][所以没穿内就去接我了吗,哈哈哈。][是啊,别羞辱阿姨了,快给我吧,你看阿姨这里都不行了。][呵呵,让我看看,是不是已经泛滥了。][啊…进来了,手指进来了,好阿旭,快动动啊。]林旭的手指不停的着妈妈的道,林旭那坏坏的笑容换来的是妈妈更加的呻

 [呵呵,来尝尝自己的味道吧,现在已经不用给阿姨抹那种女人专用的药膏了,都已经泛滥成这样了。]说着林旭把从妈妈出来的手指放进了妈妈的嘴里,而妈妈像刚才一样允着林旭的手指。天那,我的妈妈,林旭究竟哪里让你这么着啊?让你对他言听计从的。

 [嘿嘿嘿,阿姨真是个女魔啊。]妈妈…妈妈真的是个女魔吗?不会的,不会的。可事实上…啊,我的巴为什么又起了。

 [嘿嘿,王美娟,一个听起来多么慈祥的名字啊,可事实上是那样吗?明明在儿子面前什么都不敢说,还要装出一副慈母的样子,背地里却和儿子的同学在自己的家里偷情,比母猪还要下,哈哈哈。][不要…不要那么说了,现在不愿意想那孩子的事情,现在的我不是一个母亲,我是一个需要你的女人,我只想要你的大。]听到林旭提到了我,妈妈拼命的摇着头,一副非常痛苦的样子,妈妈,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啊?

 [呵呵,今晚的时间很长,让我好好的玩玩你下的‮体身‬。]说着林旭开始拼命起妈妈‮大硕‬的房,而妈妈的表情从刚才略微的痛苦变成了异常的‮奋兴‬。

 [啊…房好舒服,求你了,下面也好想要啊,快来疼爱美娟吧,疼爱我的‮体身‬吧]说完这句话,妈妈竟然用两只手‮劲使‬的拉开自己的‮腿大‬,红润的户一览无余,而林旭马上把嘴贴了上去。

 [啊…阿旭的舌头,啊…好啊,好舒服。]此时的妈妈把两腿分的更开了,‮体身‬不住的颤动,那呻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一些哽咽,手上拼命的抓着地毯上的绒

 [啊…好人到美娟的小豆豆了,死阿姨了,快给我吧。][好啊,真是世界上最的女人,我要好好的你,死你。]林旭的巴终于进入了我出生的地方,随之而来的就是妈妈无限的呻,不,应该说是喊叫。

 [啊…终于进来了,进来了,好舒服啊,再向里面啊,里面也要啊。][哈哈,真的那么舒服吗?没有阿旭的巴,你还能活的下去吗?][舒服,啊…真的好舒服,阿旭的真好啊,离开它美娟是活不下去的,啊…顶到里面了。]妈妈,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这真的是我那个和蔼可亲的妈妈吗?哎呀,我的…我的巴怎么又忍不住了,了,了。被我同学进入的那是我亲生母亲的器官,我出生的地方啊。

 [啊…部好有感觉啊,那个头也要啊,顶到美娟的子了。][哈哈哈,母猪的真的好啊,把我的巴都快淹没了。知道我为什么不带你去宾馆吗?就是因为在阿姨的家里搞你是最刺的,一个的母猪在儿子同学的跨下不停的呻,不停的索取,哈哈哈。][不要这么说啊,啊…好涨啊,子好疼。快…我,美娟喜欢你我,随便怎么搞我都行。]这…这是我从来都没有听过的对白,一个还是我不停叫的母亲,我的巴,我的巴怎么又硬了,这是为什么?

 [啊…快啊,用力啊,阿姨要高了。][哈哈哈,高的时候要和以前一样说出来哦。][啊…美娟要高了,被阿旭的的高了,快…美娟要你进来,给我,进我的子里,来了…来了。][真拿你没办法,太他妈了,我…我进你的里,死你。]随着两个人‮体身‬同时不停的抖动,妈妈一声高亢的呻,里面出了大量的体,林旭也进了妈妈的子里面。这真的是我的妈妈吗?就算你和人,也不该冒那么大的风险啊,如果真的怀孕了,你和爸爸怎么代,和我怎么代啊。

 任何的想法和担忧都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两个人不停的息,妈妈的道里淌出了白花花的。只一会的工夫,妈妈竟然主动的上前起了林旭的头。

 [哈哈哈,果然是一等一的货,这么快又想要了。]两个人不停的‮抚爱‬着对方的器官,在妈妈的一阵央求声中,坐在林旭的身上就了进去,开始了愉快的呻。这时一阵清脆的‮机手‬铃声打断了他们,林旭拿过一看,出了的笑容。

 [嘿嘿嘿,是你老公从国外打过来的,小点声,我马上就帮你接起来了,嘘。][啊…不要接啊。]可这时林旭已经把电话放在了妈妈的耳边,他明知道是爸爸打来的,怎么还继续‮逗挑‬着妈妈,而且好象比刚才更过分了,双手不停的着妈妈的大房,似乎的更快了,他…他要干什么啊?

 [怎么了老婆,什么不要接啊,你在说什么啊。][啊…是老公啊,没什么啊,你…啊…你听错了。][怎么了,你旁边有人啊,儿子呢?][没有…没…有,儿子去学校不回来了,我一个人在家呢。

 恩…老公有什么事情吗?]我好替妈妈担心啊,千万不要让爸爸知道啊。可林旭这个混蛋好象在‮劲使‬拉着妈妈的头,他怎么能这样?

 [没事,老婆,就是想问问家里的情况,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么去看看医生吧。][对对对,我有点感冒了,啊…好疼。][什么好疼啊,究竟怎么了?][没事,老公你放心吧,我和儿子都很好,我有点发烧,皮肤感觉有点疼,啊…要…好了,老公,我要去打个吊针。][哎,好了,记得要保重‮体身‬啊。]就在妈妈挂掉电话,把电话扔到一边的时候,‮体身‬开始了不停的搐,看样子就知道为什么了。

 [哈哈哈,这次高的这么快,是不是因为和儿子的同学偷情时却和在国外的老公撒谎感觉很刺啊。][啊…高了,你好坏啊,刚才吓死我了。][呵呵,你这么的母猪也知道害怕吗?告诉我,谁才是你老公?][啊…又顶到里面了,你…是才是我真正的老公。]这难道真的是妈妈的真面目吗?在林旭从后面不停的她的时候,妈妈竟然听从了林旭的话,不停的着地毯上粘粘的水和,夜晚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做着曾经只有爸爸和妈妈才能做的事。地毯上,上,沙发上,甚至是厕所里都留下了他们下的身影,而妈妈的道里,嘴里,房上都被林旭灌

 妈妈一次比一次更下的表现,更龌龊的语言不时的徘徊在我的耳边。我该怎么办?从正门是不可能出去了,幸好家里住的是一楼,我打开自己房间的窗户偷偷的溜了出去,找了一个网吧的包房休息了‮夜一‬。

 第二天来到学校的时候,老师把我叫到了办公室训了一通,老师对我真的不错,换做是一般的同学早就点名批评了。在班级上课的时候,我看到林旭就想到了昨晚家里发生的事。

 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和妈妈是怎么在一起的,妈妈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可是这可能永远成为我心中的一个团了。

 放学回到家的时候,妈妈和平时还是一样,像个正常的母亲洗衣做饭,只是客厅的地毯高高的挂在了天棚上。我该怎么办?好想问问妈妈,可始终张不开口。更不能去问林旭,如果他急了,搞不好还会把事情闹大。正在我惆怅的时候忽然想到昨天林旭说的一句话,他喜欢在我家和妈妈一起刺的感觉,那么只要我在家就行了,尽量不给他们偷偷幽会的机会,要么还有什么办法呢?

 果然这两天,林旭没有再来我的家,我真的感到好庆幸啊。尤其是那天当老师在我们全班宣布林旭要去国外上学而且过几天就要走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此时的心情了,难道我中了彩票大奖吗?

 晚上我回到家的时候,妈妈还和往常一样,我决定试探一下。

 [妈妈,林旭要去国外了,这几天就要走了。][是吗?那恭喜他了。]听到妈妈的话,看到妈妈此时并不很在意的表情,更让我感觉到那天晚上看到的和听到的就是在做梦,妈妈怎么会是那样的女人呢?她是不会爱上林旭这个和我一样大的孩子的。

 [儿子,你姥姥病了,在医院住院呢,晚上我们去看看吧。][是吗?那谁在照顾她老人家呢?][现在是你小姨在那照顾呢,吃过饭以后,我们就去吧。]来到医院以后,果然看到了小姨,姥姥正在病上躺着呢。姥姥只有两个女儿,一个是妈妈,一个是小姨,小姨平时在外企上班,很难请假的,和妈妈商量了一会,最后决定白天由妈妈照顾姥姥,晚上回去照顾我的起居饮食。晚上由小姨或者姨夫照顾,也算分工明确了。

 就这样,妈妈比以前辛苦了很多,既要照顾姥姥,又要照顾我。可是这样也好,我再也没见到林旭来家里和妈妈偷情。终于,省里的领导来到我们学校参观了,对校园的建设和学生的精神面貌都很满意,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吧。

 而最让我高兴的是,林旭已经不回来上课了,据说回去准备几天就出国,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咽到肚子里了。那天晚上我们‮子母‬吃过饭以后,妈妈就换上了一身比较端庄的衣服准备出门。

 [儿子,妈妈今天晚上也要去医院照顾你姥姥,小姨和姨夫都有事,妈妈可能晚点回来,你不用等妈妈了。]哎,妈妈这是应该的啊,姥姥养了她这么大不容易啊。家里只剩下我自己了,先写作业吧。上厕所的时候,我看到盆里面是妈妈刚刚换下的内,是那种普通的黄棉线内,看着上面那粘粘的水渍,那是妈妈刚换下来的,我的手有点不听使唤了,就在我刚要碰到它的时候,忽然一种莫名的理智让我马上清醒了。

 不,那是我的亲生母亲,我怎么还能亵渎她呢。我再一次的回想起妈妈和林旭的一幕又一幕,想起我和妈妈说林旭要出国时妈妈那淡定的样子,我相信妈妈是不爱他的,可能只是因为爸爸常年不在她身边,让寂寞冲昏了头脑吧,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写完作业,只玩了一会电脑就进入了梦乡,今天睡的格外香甜。

 我都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早上起来的时候早饭已经做好了,妈妈那慈母的样子让我心里一阵真甜蜜的感觉,这才是我真正的妈妈吗,那天看到的是假的。

 这两天家里是那么的舒适宁静,这天晚上,妈妈吃过饭后,又像那天一样去替小姨照顾姥姥了,想想也是,小姨在外企一天的工作是那么的紧张,而妈妈只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多去帮帮忙也是应该的啊。

 那天我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总闪现着妈妈和林旭的画面,我哆哆嗦嗦的在引擎上搜索了一个黄网站,里面真是太精彩了,那一个个美丽的女人,让我久久不能誓怀。

 晚上睡醒上厕所的时候,正好赶上妈妈从医院回来,怎么一脸疲惫的样子啊,可能是太辛苦了,可是妈妈的眼睛看起来却是那么的精神,好象还带着一点点的‮奋兴‬。

 [妈妈,你的丝袜怎么破了,没发生什么事吧。][啊,没有,没有,可能是路上不小心刮坏了,呵呵,放心吧,你妈妈都快成老太婆了,身上也没带什么钱,没有坏人会惦记妈妈的。]说的也是,现在都和谐社会了,一般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又过了两天,妈妈又去替小姨照顾姥姥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林旭竟然出现了,他难道还没出国吗?原来林旭是下午的飞机,特地来看看同学们和老师,并且挨桌的发糖,巧克力和水果,可发到我这里的时候,却见他诡异的冲我一笑,还特意多扔了点糖果。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我的心头,他这是什么意思?哎想想看,就算他和我妈妈有那样的关系又怎么样,他还不得乖乖的出国吗?这下我的家应该是彻底的平静了。

 晚上参加完学生会的活动回到家的时候,妈妈已经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了,表情没有一丝的不自然,看来妈妈对林旭并没有什么真感情,这下我终于放心了。

 这样平静的过了几天,妈妈晚上再一次去医院替小姨照顾姥姥,我写完作业以后,又鬼使神差的开始搜索起了黄网站。一个服务器好象在香港的网站引起了我的注意,里面基本都是繁文,打开我最爱看的图片区以后,一个非常惑的题目吸引了我的注意。

 这…这是什么意思呢?

 (中)*************************************此文根据山文的动漫改编,只是我的改编口味会重很多。说实话,这篇文章是我所有作品中口味最重的,真的,心里有点罪恶,现在更新的两篇只是冰山一角罢了,根本不算重,我打算把下集分成3小篇,内容真的有点太重了,以后不想这样了。

 其实全文已经基本差不多了,而且我看了朋友们的回复,有的在猜后文的内容,朋友真的猜错了,是意想不到的内容,如果哪个朋友能猜出的话,我会给他鞠躬的,嘿嘿。这篇文章应该会成为我第一篇写完的,大哥们,兄弟错了,不要总说我挖坑了。

 经常有朋友说我的文章中缺乏心理描写,我肯定虚心接受,可是我实在不知道文中以儿子为人称的文章能怎么去描写其他人心里在想什么,难道我要写(现在妈妈想…现在同学想…其实我知道心理描写是刺的,可我真的想请教有识之士,怎么能在文章还略显‮实真‬的情况下,还能描绘出人的心理。为了足朋友们的望和我的文笔,我是真心请教的。

 这篇续文的内容发的少了点,没别的意思。只是最近我的文章更新的内容每篇都在万字以上,还总有人催续文,可是回复的却没有以前的多,我总结了3点原因。

 第一,最近的文章口味不够重,很多朋友都喜欢我的重口味。第二,内容更新太多,没有什么神秘感了,不能牵动朋友们的心了,我每次吃了就想睡觉。第三。就是文笔越来越差了,内容有了相似的地方,可这篇文章的后续是我所有文章中基本没有过的内容。最后还是请朋友们给我提供一些这类中文动漫的素材。

 *************************************NTR母,NTR是什么意思?好奇怪的英文,难道会是国外一些开放女人的自拍?我很少看外国女人的,可这组让我莫名其妙的英文和后面的那几个字还是让我战战兢兢的打开了图片。

 图片里竟然是一个年纪看起来和我妈妈差不多的女人正在和一个‮体身‬强壮的大约20岁左右的小伙子疯狂的做,而这个成女人的‮腿双‬紧紧的夹住那个小伙子的部,看的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后面图片中的这个小伙子竟然全部内进了这个女人的道。

 现在只要看到这些的图片和那些看起来特别的小说,那个平时在老师和父母眼中上进听话的孩子,已经变成一个从来没有经验却对万分渴望的虫了,平时用来拿筷子和钢笔的手竟然不由自主的再一次伸进了自己的裆里。

 接着向下看,还是刚才的那个小伙子,只不过又有一个陌生的和我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子,两个人竟然一起一上一下的着这个的女人,一个她的道,而另一个在…这是什么地方,好象是这个女人的眼,难道那里也能随便入吗?真的是我第一次见到。那可是大便的地方啊,脏死了,真‮态变‬啊。

 哎呀,男孩子那么大的家伙竟然能直接进女人那么娇小的眼,那个女人还不得疼死。可是图片里那个女却不断的配合着两个男人的,还主动的拥抱着身下的这个男人疯狂的接吻,最后两个人也是一起进了那个女的道和股里。

 那个女人和这两个青年的爱让我忽然想到了妈妈和林旭,说实话,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有的男孩子会喜欢上和自己妈妈一样年纪的成女人,可以说这种年纪的女人无论任何条件也比不上那些青春靓丽的美少女啊,可某些有家庭有孩子的成女人却也欣然的接受这些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男孩子。

 话又说回来,而谁又能从这些平时看起来那么和蔼可亲的慈母形象中了解到她们那的真面目呢。

 再接着向下看,那个的女人竟然…竟然拍了这么的照片,身上披了一件薄薄的风衣,双手主动的把风衣打开的时候,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房上是来回绕的麻绳,户里面好象还着一个塑料的假具。

 有在大街上拍摄的,还有的是在饭馆拍摄的。我越来越搞不懂了,饭馆那么多人,她怎么好意思啊,难道不知道怎么是羞二字吗?可我从这个女人的微笑中根本看不出她一丝羞涩的表情,那开心的样子甚至让我怀疑,是不是她主动要求这么做的,真她妈不要脸。

 还有几张好象是在公园拍摄的,哎?这个公园怎么看着那么眼啊,总感觉小时候好象去过的样子,这些的图片应该不会是在我们北广市拍摄的吧。

 不会的,我们这个美丽的城市应该不会有这么的女人,那多丢我们城市的脸啊,让别的地方知道还不得笑话死。

 什么?这是什么啊?还是这个40岁左右年纪的女人,正被人捆住手吊在了一个房间上面的滑轮上,而这个女人正匹开‮腿双‬坐在地板上,那光滑和掖下,丰肥硕的大房和殷红的户完全暴在外面。

 房上竟然…竟然好象还有好几个木头制作的夹子,其中头上好象还是铁制的夹子,那夹紧的程度真让我替她担心头会不会被夹断啊,两片的大上也是一模一样的铁夹子,道里面好象还着一个塑料的假具,整个的一塌糊涂的。

 她真的不疼吗?那些可都是女人‮体身‬上最的部位啊。可我从她那至极的表情看的出,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哎,最可惜的是眼睛和鼻子始终被马赛克遮挡住了,可还是看的出岁月并没有遮挡她曾经美丽的面孔,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美人。哎,什么时候能有一个这么开放的女人帮我结束这痛苦的‮男处‬生涯啊。

 看了这么多张图片,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越来越感觉到这个女人好象特别熟悉的样子,这是谁呢?这女人…这女人的身材和发型怎么这么像我的妈妈啊?

 不会的,这怎么可能会是妈妈呢?妈妈可能是因为爸爸不在身边心里有点寂寞,只和林旭有过那种事情,勉强理解吧,话说回来,不理解又能怎么样?

 现在林旭是我们眼看着被亲人给送出了国,看妈妈的表情,他们也没有真感情的,哎,我真的是太龌龊了。

 虽然心里根本不相信,可是本能的反映还是让我赶紧在新窗口中把图片放到了最大,这…这怎么越看越像啊。

 难道…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我妈妈是世界上最慈爱的母亲。

 我又向下看了几张图片,其中一张图片是这个女人撅着很肥的大股,股上好象还呈现着些许的红色鞭痕。可最让我吃惊的是这个女人一半的股上竟然写的是,另一半股上竟然写着厕所二字。

 而这个女人腿弯上面的一颗像胎记一样的黑痔真的让我有五雷轰顶的感觉,心脏好象马上就要蹦出来了,怎么…怎么会这样?难道?难道她是妈妈的孪生姐妹吗?我可从来都没听妈妈说过啊。

 再往下看一张比一张更,开始这个女人还有一点点痛苦和抗拒的样子,可是后来竟然越来越主动,户里不断的着粘粘的体。那消魂的表情让我险些了出来,就在这时,家里电话的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喂,姐姐啊,我是小丽啊,记得明天早上来的时候给咱妈再带点换洗的衣服,别忘了。][啊…小姨,是我,你在医院呢吗?][是啊,你妈妈呢?]小姨竟然问我妈妈在哪里,妈妈不应该在医院照顾姥姥吗?可是她没在那里,小姨的话让我的心好象是放在冰山一样,那阵阵的寒意让我握着话筒的手不断的颤抖。

 [哦…我妈妈…我妈妈没在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哦,那就算了吧,我一会给你姥姥洗,明天早上也就干了,你妈妈白天照顾姥姥,晚上还得照顾你,也辛苦的,让她多休息一会吧。][小姨,每天晚上都是你在照顾姥姥吗?姥姥‮体身‬还好吧。][是啊,每天都是你妈妈白天在这,晚上都是小姨或者姨夫照顾姥姥啊,老人家‮体身‬恢复的好的,不用你太惦记,这你不是知道吗?还问什么啊?][哦,我没别的意思,就是看小姨太辛苦了,如果您特别累的时候,就让我妈妈替你照顾一下吧。][哎,难得你那么心疼小姨,有时间小姨去看你,没什么事小姨就挂了。][小姨,你先别挂,外甥有事想求您。][什么事,说吧,小姨一定答应你。][我…我想求您别告诉我妈妈今天给我打电话了,本来今天要去参加学校活动的,可是外甥想回家玩会电脑,就…我知道小姨最疼我了。][呵呵,哎,就这一次啊,再有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这臭小子。][谢谢小姨,小姨再见。]挂断了电话,我的心简直都要蹦出来了,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妈妈在撒谎,她根本就没去医院,她去哪里了?难道这些图片上的女人真的是妈妈吗?

 不知是什么力量驱使我又坐到了电脑前,接着向下看,下面的图片里有女人被手脚全绑住像个粽子一样吊在滑轮上,有双手被吊起来来回的在假剧上的,有被撅着股让人用鞭子打的,还有让人在股和户上滴蜡的。

 这样被男人玩,她真的不痛苦吗?可我从她的表情看的出,这个的女人竟然还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后来的图片竟然还有让一群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群的,有的孩子甚至比我的年纪还要小。竟然同时和5个人,嘴里,户,股,部,甚至白皙的脚丫上都被这几个孩子不停的着。当这些孩子都在这个女人的那些部位时,竟然…竟然‮奋兴‬的喊叫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妈妈那天被林旭内时那疯狂的样子。

 怎么了?我怎么了?不行了,大量的全部到了手上,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不停的绕着我。

 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的女人吗?简直是匪夷所思啊。这样的女人绝对不是我的妈妈,绝对不是,肯定是个巧合罢了。

 可是…可是一向心比较细的我,发现每次这个叫狂的楼主更新图片的时间恰好都是妈妈说去医院照顾姥姥的第二天早上啊,没有一次意外,这难道是一种巧合吗?我不停的说服自己,是的,这绝对是一种巧合,绝对是的。

 在浏览了所有图片以后,那个发图片的楼主还留下了一段话是叙说这个的女人的。

 这个女人叫M娟,什么?M娟?妈妈的名字里也带个娟字啊。

 妈妈你真的不知道,姥姥当初是生了你们姐妹3个,你还有一个和自己非常相似的孪生姐妹,图片上这个女人一定是妈妈的孪生姐妹。虽然连我都对自己编造的这个理由没有信心,可是我还能怎么想呢?

 看到下面这个楼主的叙述,我真的要疯了,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相似的事情吗?

 M娟是一个40岁的成,有一个不在她身边的没用的丈夫,还有一个上高中的儿子,过着最普通的生活,可她儿子同学的出现改变了这平静的生活。

 这个长期压抑自己的女人没有经受住儿子同学那年轻惑,背着自己的亲生儿子和自己儿子的同学在家里做了。从他们第一次开始,那个贤良母就彻底的消失了。总是主动找机会在自己的家里和儿子的同学不停的,变成了一个只喜欢年轻男人,只知道不停索取的下女人。

 这个儿子的同学彻底的撕开了她那虚伪的外表,发了她那的本。每次他们做的时候,只有用最的做方式和最下凌辱她的语言,才能让她无论从生理上还是从心理上得到最大的足。

 这个儿子的同学由于其他原因不能再继续调教她了,只好把她交给了我这个大哥。哈哈哈,记得第一次玩她的时候,开始这个下的女人还有一点点的抗拒,可当我用那超大号的了她足足一个多小时以后,这个下的女人竟然高了5次以上,不断的配合我,主动亲吻我,最后像个找到家的小鸟一样依偎在我这个年龄上可以做她儿子的男人的怀抱里,动情的说希望能做我的女人。

 当我和另外一个跟随我很长时间的兄弟一起她的道和眼的时候,这个下的女人‮奋兴‬的叫我们主人,叫我们亲爹。后来我们尝试着把她带到外面去玩出调教以后,发现她从一点点的羞涩变成了一个‮奋兴‬的暴狂,下面淋淋的简直能把一个孩子给淹死。

 再后来,当我们捆绑她,疯狂的凌辱和待她的时候,我从M娟的眼神看的出,她真的充了‮奋兴‬。而她无论是精神上还是体上的反应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也让我们兄弟感觉到这个下的女人确实很受用,也很喜欢我们的凌辱调教方式。

 后来当她和我们招募的一些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孩子一起群,被他们狠狠调教和待的时候,这个下的女人高时的喊叫声竟然大到足足有几百分贝,道和道竟然同时出来。

 现在的M娟是个只喜欢年轻,有被倾向的纯粹的受狂。我的命令对她来说就是圣旨,只要是经过我允许,那些年轻的大号的巴可以她‮体身‬的任何地方,随便的调教她,侮辱她,玩她。她只是一个年轻大巴的厕所,除了年轻的男人她什么都不想要。

 我想要告诉大家的是,虽然M娟没有年轻女孩子那样紧绷的‮体身‬,鲜户,可这个的女人对我们这些有‮态变‬心理的青少 年来说,应该更具有那成的韵味,更加的有惑力。

 嘿嘿,年轻的朋友们,赶紧唤醒你们那‮态变‬的心吧。有北广市年轻的朋友,想一起调教她就加我的qq,肯定会让朋友们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惊喜。

 条件是18岁以下,有比较大号的巴,有恋母倾向,喜欢lun ,有‮态变‬调教待的心理。嘿嘿,当然还要带着2000元钱给这个下的女人补养‮体身‬了。

 看完这些以后,妈妈那慈祥的面孔再一次映如我的脑海。那绝对不可能是我的母亲,肯定只是一种巧合,我真的不能相信那个厕所一样的女人就是我的妈妈。

 熟悉的身材,熟悉的公园,熟悉的北广市,这真的会是一种巧合吗?那个楼主为什么一定要找北广市的年轻人啊?这一切的一切像一个团一样始终绕着我。

 我一定要证实她不是我的妈妈,马上战战兢兢的加了那个用户名叫狂的qq,一会就闪现了他的头像,是个qq上最普通的头像,不是他本人。

 和这个楼主随便聊了几句以后,他告诉我16号的晚上7点到一个他说的地方见面。

 这个家伙后来又提醒了我一次,告诉我一定要带足2000元钱。怎么那么多啊,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哪里有2000块钱啊,可为了证实这一切,我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最后楼主在‮频视‬中看了看我起的大巴,一副比较满意的样子,我去调教那个叫M娟的女人。

 难熬的夜晚让我始终久久不能平静,脑子里全是网站上那个女人的样子,就在我胡思想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我赶紧趴在房门偷偷一看,果然是妈妈回来了。

 妈妈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只是…只是妈妈离开家的时候明明穿的是黑色的丝袜啊,可回来的时候腿上却是的,这是为什么啊?丝袜哪里去了?

 现在妈妈的脸上竟然是和那天林旭时差不多的一副足的表情,‮动扭‬着肥硕的大股,哼哼着熟悉的流行歌曲,脸绯红的样子。我真的不想相信那网站上的女人就是我的妈妈,可是这所发生事情里面简直太多的巧合了,我真的能不信吗?

 早上醒来的时候,脑子还感觉到昏昏沉沉的。妈妈没有给我做早饭,这在平时是很少见的,此时的妈妈还在房间里侧卧着呼呼的睡觉,那是妈妈平时睡觉的习惯,甚至连我偷偷进去都不知道。

 此时没有一丝平静的我刚要离开,图片上那个下女人被打过后,肥大股上的鞭痕忽然让我想到了什么。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窥偷‬我亲爱的妈妈,从妈妈的被子旁出的一点点能隐约的看到妈妈的股,那上面…上面竟然有几道突起的紫红色的鞭痕,而睡梦中的妈妈还是一脸足的表情,睡觉时脸上都挂着幸福的微笑。

 这…这是为什么?虽然我真的不愿意相信,可是…我拿起了桌子上的20块钱,迷糊糊的就来到了学校,脑子说不出的,连老师叫我回答问题都没有感觉,的全班同学都楞楞的注视着我,真的感觉到非常的尴尬,可是我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晚上我回到家的时候,妈妈和平时一样,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我从妈妈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轻浮。晚上我像犯了毒瘾一样再次迫不及待的偷偷的打开了电脑,直接就奔向了那个网站。

 此时的我心里默默的祈祷着,那个楼主的图片可千万不要更新啊,千万不要啊。可是一阵心如死灰的感觉让我像掉进了冰窖一样,真的让我大失所望,他今天竟然又更新了,还是妈妈出门的第二天早上。

 此时图片里这个的女人上半身被绳索紧紧的捆绑着,是那种草制的麻绳,好象绳子都勒进了白的肥里面。正在轮为五六个我这么大的孩子允着,这些孩子的巴有特别大的,有特别长的,而这个女人的手指还不停在自己户上自着,那的笑容,可能连世界上最下女也自愧不如啊。

 每个孩子都抱住她的头狠狠的向她的喉咙里猛,有的人忍不住就直接在了她的嘴里,还有更‮态变‬的甚至进了这个女人的鼻子里面,而这个下的女人却不断的伸出舌头食着嘴边的。还有的人狠狠的抓她的房,拉她的头,啪啪的打着她的嘴巴。

 而这个女人却好象发出了更足的呻,这些孩子一起着她每个可以入的地方,就在几个人轮进她道的时候,这个女人却狠狠的抓着自己的房,像要把它们抓爆一样,那异常‮奋兴‬的表情是我从来都不曾见到过的。

 后来这个女人的脖子上还被套上了项圈,被孩子们像牵狗一样,在地上慢慢的爬行着,其中还有一个身材比较瘦小的孩子像骑马一样还骑在了她的上,啪啪的拍打着她的股,换来的只是这个女人‮奋兴‬足的表情和那无穷无尽的呻

 被这么玩却很‮奋兴‬的女人,她…她真的可能是我的妈妈吗?虽然我还是不想相信,可这一切的一切告诉我这很有可能不会错的,十有八九就是那个慈祥的母亲,我是真的不愿意相信啊。

 这时那个好象是英文缩写的几个大写字母又闪现在我的脑海,NTR?到底是什么意思?结果我在搜索引擎上知道了答案。原来这果然是个英文的缩写,意思大概是说被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睡了的女人,通常有不少这样的女人都有些被的倾向…再一次的我还是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后天就是16号了,我一定要揭开真相,一定。

 这两天真的好漫长啊,为什么妈妈这两天晚上一直没去医院啊,为什么啊。

 难道她今天晚上还要继续欺骗我这个亲生儿子吗?不会的,不会的,今晚妈妈一定不会出去的,一定会在家里陪我的。

 啊…一种要崩溃的感觉…[乖儿子,吃完饭后好好在家呆着,妈妈还得去医院照顾姥姥,你小姨最近工作太辛苦了,妈妈这个做姐姐的怎么也得去帮帮忙啊。]此时的我几乎听不到妈妈说的是什么,只感觉脑子一片混乱,好混乱。今天是16号,16号啊,为什么不是其他日子啊,妈妈她终于再一次欺骗了我这个亲生儿子。

 只见此时的妈妈早已换上了一身漂亮的连衣裙,穿着紫的丝袜和黑色的高跟鞋,那一脸‮奋兴‬的表情,重的呼吸,加速跳动的心,急匆匆的离开了家,虽然妈妈想掩饰此刻的自己,可妈妈的眼睛是最不会骗人的。

 看到妈妈已经离开,想到那个楼主不断的提醒,我走到了妈妈的卧室,哆哆嗦嗦的打开了家里的钱匣子,这是我第一次偷家里的钱,可是现在我还有什么办法呢,用颤抖的双手数了整整2000块钱。

 哎呀,好疼,真的不应该做这种亏心事,头上竟然被磕了一个大包。

 我真的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心情,害怕?不全是。激动?不是。期待?更不是,根本说不清楚。

 终于等到时间差不多了,像兔子一样的我赶紧离开了家,直奔那个楼主说的地方而去。妈妈一定没在里面,今天肯定是去医院照顾姥姥了,一路上,我不停的安慰着自己,不停的祈祷着。

 一会的工夫,就来到了一个二层小楼前,在门口就看到了一个在图片里看到过的年轻人,虽然没有见到他的脸,可这身衣服和图片里面是一样的,应该就是那个看似不到20岁的年轻人,身上还涂了不少的文身。向他证明了我的‮份身‬以后,颤抖的了那从家里偷来的2000块钱,一种说不出的心情笼罩着我。

 [快点吧,就等你了。][我…我会…会被她认出来吗?][哈哈哈,小朋友还腼腆的,那个的女人此时正被带着眼罩呢,你就放心大胆的去玩吧,她都等不及了,嘿嘿。]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里面有女人的呻声,当这个青年人打开门以后,眼前一个身上只有高跟鞋和丝袜带着黑色眼罩的女人双手被吊在滑轮上,股却坐在了地板上,身上捆了我在网站上看到的草制的麻绳,‮腿双‬已经匹开很大了,户前已经淌了不少粘粘的体。此时又一个20岁左右的男人正坐在她的旁边用笔一样的东西来回‮抚爱‬着她淋淋的户。

 [啊…好啊,不要啊,呵呵。][哈哈哈,快看吧,你的主人们来了,好好的介绍一下自己吧。][我…我叫M娟,是一个40岁的成女人,有一个不中用的老公和一个和你们一样大的儿子。我是一个的母亲,还是一个受狂,最喜欢主人用下的方式不停的玩我,只有这样我才能最的限度的达到高。][哈哈哈,距离上次被调教已经3天了,这几天很难受吧,快憋疯了吧。][是啊,M娟这几天脑子里全是主人的大巴,总也忘不了,每天的户都是淋淋的,在来的路上,里面就的不行了。求主人快让我的小主人们…快让他们一起调教我吧。][哈哈哈,平时每天都像个慈祥的母亲伺候着自己的儿子,可现在却背着儿子和自己儿子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子群,被这些年轻的孩子疯狂的玩,疯狂的待,告诉我们,到底哪一个母亲才是真正的你啊。][这…好害羞的,求主人不要提我儿子好吗?][奴隶怎么能和主人谈条件呢?赶紧说,否则我要赶你走了哦,让你以后永远见不到我。][主人…求主人不要赶我走啊,现在…现在的女人才是真正的我,平时在儿子的面前都是伪装出来的。][那你是愿意回去继续做那个压抑的贤良母呢?还是愿意做一个被主人调教待,能永远高的M娟呢?千万不要勉强哦,我这个人很‮主民‬的,不愿意的话,你可以随时离开哦,呵呵。][我…我愿意做主人的奴隶,做一个永远听主人话的被狂,永远都不想离开主人。]啊…这声音…

 (下)*************************************

 这…这声音…已经不用再仔细看了,这听了10几年的慈母般的声音肯定就是我的妈妈了,此时的妈妈几乎让我再也没有一丝的幻想,眼前这个自称奴隶的女人就是我那平时看起来那端庄慈祥的母亲。

 妈妈刚才的话像无数钢刺一样一起扎进了我的心,疼吗?简直是痛心疾首啊。

 妈妈究竟是怎么了?连赶都赶不走,现在他可没你啊,亲爱的妈妈,赶紧告诉他,你要做回原来那个慈祥的母亲啊,你知道吗?只要你做回原来的妈妈,儿子一定会原谅你的,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该怎么办?我要进去吗?正在我不停思索的时候,不知道被谁从后面推了以下。随着我们的进入,我仔细一看,周围竟然有6个和我一样大的孩子,其中有两个孩子竟然年纪比我还要小。

 而最让我吃惊的是此时正在玩我妈妈的男人竟然看着这么眼,手臂上纹了两条青龙,那是我在图片里见过的。可那张脸,那…那不是林旭那个无恶不作的身为黑社会大哥的表哥吗,不会错的,肯定是他。

 以前他来学校替林旭出头的时候我是见过的,下手之狠简直骇人听闻,好象把欺负林旭那几个外面的小氓打残废了,就在人家跪地求饶不住的磕头时,竟然还‮忍残‬的用手把那个氓的腿给打废了。可由于他在市局有亲戚罩着,所以听说犯过不少的案子,最后都摆平了,有的甚至连受害人的家属都不敢上告。

 天呐,我的妈妈怎么会和他搞在一起啊,他可是个真正的魔头啊。此时我的心里更加的颤抖,‮体身‬不停的哆嗦,简直害怕的要命,真的从来都没有这么害怕过。

 而这时那几个孩子竟然眼睛都直了,看着都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一个孩子激动的注视着林旭的表哥。

 [哥哥,我们真的可以…可以玩那个阿姨吗。][嘿嘿嘿,当然了,用你最喜欢的方式去玩她,记得啊,越下的方式越能让这个‮子婊‬足的,M娟,快来招呼你的新主人们吧。][小…小主人们,快来调教阿姨吧,阿姨下的‮体身‬已经快要爆炸了。]听到妈妈的呼唤,这6个孩子马上光了衣服,早已起的大巴已经蠢蠢动了,像6只恶狼一样扑向了妈妈,有速度快的直接扑向了妈妈的跨下,贪婪的起来,还有的开始玩起妈妈的房,竟然还有更‮态变‬的,下妈妈的高跟鞋,玩命的起妈妈穿着丝袜的脚趾。

 此时妈妈的‮体身‬遍部着各式各样的手,身上布了这些孩子的口水,只有我还在那里傻站着,我该怎么办啊?到底该怎么办?

 [啊…我的小主人们,‮劲使‬的玩我最下的‮体身‬吧,让M娟高吧。][阿姨,我…我能进去吗?][好的,好孩子,快…快我,M娟是属于你们的,你们的玩具。][靠,告诉你们了,她现在不是你们的阿姨,是你们的母猪,奴隶,要狠狠的玩她才能让她高,就像这样一样,嘿嘿。]这时,不知道林旭的表哥拉动了哪绳子,只见捆在妈妈身上的草绳竟然越来越紧,一直的嵌入妈妈柔软的里面。

 [啊…我的‮体身‬好疼啊,主人再轻一点啊,绳子快要把我勒断了。

 啊…小主人们快来我吧,让我高啊。]我要拯救妈妈,我一定要救她出去,可我究竟该怎么救妈妈啊?尤…尤其是那个黑社会大哥会不会杀了我们‮子母‬啊,我死了倒没什么,可是妈妈呢?

 会不会连累妈妈?

 就在我还胡思想的时候,一个孩子已经进了妈妈的道,而另一个孩子却抬起了妈妈的‮体身‬,让妈妈坐在他的身上,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而另外的几个孩子一个让妈妈做着口,一个让妈妈做着,还有两个孩子下了妈妈的丝袜,竟然把进了妈妈的脚趾里面。

 就这样六个孩子一起玩着妈妈,可我看的出来,妈妈的表情是我从没见过的‮奋兴‬。这时那个让妈妈口的男孩子‮劲使‬的抱住妈妈的头,巴已经完全进入到妈妈的喉咙里面,而妈妈还在不住的咳嗽,竟然呛的淌出了眼泪。

 [啊…这个臭‮子婊‬的舌头好啊,我要了,要了,我要死你这个的女人。]全部进了妈妈的喉咙里面,而此时的妈妈在他拔出巴的时候竟然自己的嘴,竟然主动帮助那个男孩子清理着子上面的余,一副异常喜悦的样子。

 [啊…道里面好充实啊,啊…眼也是啊,就这样,再用力顶我的子,让阿姨,不,你们的奴隶高吧。][呵呵,M娟,告诉我们,你喜欢这些和自己儿子一样的年轻这么玩你吗?][喜欢…好喜欢,我还想要更多啊。]原来那个妈妈身下的男孩子此时正在妈妈的眼,而妈妈竟然还是没有丝毫的抗拒,竟然是所有人里面最主动的。啊,妈妈,你知道这样你的儿子会疯掉的啊。

 [啊…好热,好巴,子…子真的好舒服啊。][我…我可以进你的道吗?][可以,可以,快…快给我,进我的子里,M娟好需要你的啊。][哈哈哈,现在这个下女人的子已经接受了男人无数的,她有一个比其他女人更加下感的子。最喜欢的就是飕飕的冲击她子的感觉,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得到比以往更猛烈的。][我…我要了,进你的子里了。][啊…好主人,终于进我的子了,里面好热,我要飞了。][哎呀,真是个十足的母猪啊,我要进奴隶的眼了。]妈妈的呻声现在就像野兽在嚎叫一样,在两个男孩子分别进她体内的时候,妈妈的户疯狂的出了白色的体。而这时那两个玩妈妈脚的两个孩子马上迫不及待的再一次的进了妈妈的道和股里。

 [啊…又来了,又有感觉了,好充实啊,‮劲使‬的我啊。啊…又顶到子了。]我该怎么办?现在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热锅上的蚂蚁了,汗水滴答滴答的淌在地板上。就在我不停思索的时候,那个在门口接我的青年人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那猥亵的笑容简直是我这辈子见到过最恶心的。

 [呵呵,小兄弟,想什么呢?快过去玩玩啊,你不会是花2000块钱来看片的吧,那可太他妈奢侈了。][我…我…][还他妈我什么啊,裆都快让你撑爆了,赶紧的吧。]这个年轻人一把就把我拉到了妈妈的面前,我…我真的要…而眼前的妈妈正疯狂的叫着,不停的索取着。

 [,没见过你这么没用的年轻人,应该还是个‮男处‬吧,呵呵,兄弟帮帮你。]说着,这个年轻人竟然主动的帮我拉开了链,把我早已起的巴送入了妈妈的嘴里。

 啊…妈妈竟然主动的允着我的巴,我…我是怎么了?

 一种特别温暖的感觉正绕着我,我究竟在做什么?这可是我的亲生母亲啊。

 可是…可是这是什么感觉啊?眼前一个非常成的女人正不断的允着我的巴,那灵巧的舌头,温暖的口腔,不行,这个女人可是我的亲生母亲啊,我怎么能让自己的亲生母亲口呢。

 现在我努力的想从妈妈的口腔内拔出巴,‮体身‬却不听使唤。而此时眼前的妈妈却更加紧紧的着我的头好象已经顶进了妈妈的喉咙,妈妈简直就像是要吃了我一样。

 一种罪恶的快占据了我的心,我这个亲生儿子现在对自己的母亲做了世界上最恶毒的事情,随着妈妈‮体身‬抖动的越来越厉害,巴上传来一种又麻又的感觉。我终于忍不住了,大量的进了妈妈的喉咙,妈妈的嘴角全部是自己亲生儿子罪恶的

 看到妈妈‮奋兴‬的表情,那道和股里出的,我知道妈妈为什么‮体身‬抖动的那么厉害了,她又一次高了,那‮奋兴‬的样子,在这么多陌生的男孩子面前没有一丝的羞涩。

 不,这不是我的妈妈,肯定不是这只是妈妈的失散多年的孪生姐妹,是妈妈的替身。我刚才只是进了妈妈替身的嘴里,我没有亵渎自己亲爱的妈妈,我没有,真的没有。我还在不断的蒙骗着自己,为自己的罪行开着。

 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再欺骗自己了,眼前的女人就是我的母亲,我平时最尊敬的母亲,我现在应该想的是怎么让母亲离这个地方,而不是为自己的罪行开责任。这个黑社会大哥简直太危险了,没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

 我开始了不停的祈祷,应该快结束了吧,每个男孩子都在妈妈的‮体身‬出了大量的,妈妈终于可以回家了,终于快要离这个罪恶的地狱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让妈妈再来到这个罪恶的地方了。可是下面发生的事,让我知道自己完全想错了。

 [啊…肠子里面好热,子简直太舒服了,我要啊,子还要啊,给我。]听到妈妈的呼唤,这几个‮奋兴‬的孩子竟然再一次把罪恶的双手放在了妈妈已经汗水淋淋的‮体身‬上。

 [哈哈哈,哥几个先别着急,储蓄一下能量再狠狠的调教这个货,记住,要狠狠的。]这几个男孩子听到林旭的表哥这么说,赶紧听话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像恶狼一样的盯着妈妈。可是…可是最让我想不到的是,妈妈听到这个王八蛋这么说,竟然…竟然好象更加的开心了,更加的期待了,不断的着自己的嘴,虽然被人蒙着眼罩,可是她现在的表情已经证明了一切。

 [呵呵,M娟,像那天一样再重新介绍一下自己吧。][是的,主人。我的…我的真名叫做王美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永远接受主人的调教。每次能听到心爱的主人命令我,用最…最下的方法玩我的时候,都会让我从精神上和体上都得到最大的足。而每天去医院照顾母亲,在家伺候儿子都是我最难熬的日子,脑子里全是我最爱的主人。

 每次被主人调教以后我都不愿意离开,度如年的盼望着下一次的到来,只有在主人身边我才会有家的感觉。现在的我就是一个只听主人话的最下,最‮态变‬,最恬不知奴隶,请…主人快让他们来调教我下的‮体身‬吧。]王美娟,一个多么朴素的慈母一样的名字,妈妈真的说出了真心话,说出了让儿子撕心肺裂的语言,每一句话都像最锋利的刀一样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

 [哈哈哈,大家都听到了吧,这可不是我强人所难,是她自己主动要来的,现在知道你们应该做什么吗?把她当成你们最恨的一个人,狠狠的报复她,惩罚她。]说着林旭的表哥解开了滑轮上的绳索,在妈妈的脖子上套了一个铁项圈,而妈妈竟然让一个男孩子牵着自己,像狗一样的爬行。而一个男孩子竟然把自己那发臭的脚趾伸进了妈妈的嘴里,可妈妈却像是品食人间美味一样耐心的允着,这时一个男孩子的声音把我从混乱的思绪中完全惊醒。

 [王美娟,你这个奴隶,现在你就是我那个可恶的班主任,让你总是批评我,让你总是找我的家长,我要狠狠的踢你,‮磨折‬你。]说着这个比我还小的孩子竟然狠狠的踢着我妈妈的股,像个恶魔一样完全不在意这个眼前可以做自己妈妈的女人的感受。

 [啊…眼…眼要开花了,肠子要裂了,好主人,我的好主人啊。]不行,我要偷偷的报警,我一定要‮察警‬来保护我们‮子母‬。可是…可是有哪个‮察警‬敢管这个无法无天心狠手辣的黑社会大哥呢。

 就在我还在不停的想办法的时候,妈妈的后背上已经布了红红火热的蜡油,两个面目狰狞的孩子也拿起鞭子开始打着妈妈的股,那一道又一道的鞭痕遍布在妈妈已经红肿的大股上,而妈妈竟然从喊叫变成了下的呻

 [好主人们,打的奴隶娟好幸福啊,子又不听使唤了,‮劲使‬的调教我吧,啊…我…我又要高了。]我要杀了他们,杀了这里所有的男人,让他们最痛苦的死去,我一定要杀了他们,刀,给我到,刀在哪里?

 [呵呵,朋友们先停一停,我的娟奴隶,现在坐起来对着镜头告诉我,你最爱的人是谁?][是你,你我的主人。][那你可以为了我抛弃你的丈夫吗?][是的,我可以为了主人抛弃我的丈夫,这辈子只爱主人一个。][那你可以为了我抛弃你的亲生儿子吗?要想好再说哦,那可是你的亲生儿子,是你身上掉下来的啊,现在对着镜头告诉你的儿子你内心最‮实真‬的想法吧。][我…我的儿子?对不起,儿子,我…我…妈妈已经不再爱你了,这样被主人调教比爱你要幸福多了。只要是主人的命令,我可以放弃我的儿子,只要主人不嫌弃我,我一辈子都想和主人在一起。][哈哈哈,我现在真的很想知道,如果你的儿子有机会听到他亲生母亲的告白,会是什么感想啊,哈哈哈,真他妈刺啊。][主人,求你快让他们一起调教我吧,‮体身‬真的好热啊,子里面也好啊。]妈妈,我的妈妈,我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啊,为了这样的一个坏人,连我这个亲生儿子都能放弃,我现在真的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有了。

 [哈哈哈,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么的母亲啊,竟然可以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要,我一定要看看你的真面目。]这个男孩子竟然…竟然撕下了妈妈的眼罩,而妈妈的目光正好看到了她的亲生儿子,也就是现在愤怒的浑身哆嗦的我。我们‮子母‬的目光像两股电一样对视在一起。

 妈妈张大了嘴注视着我这个亲生儿子,‮体身‬不停的打着哆嗦,‮体下‬却出了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母亲,泪水瞬间就打了我的双眼。

 [啊…儿…儿子…怎么是你?][妈妈…这就是我最尊敬的妈妈吗?这是为什么啊?]我能感觉到,现在房间里所有的人都会像傻子一样的注视着我们‮子母‬,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不知所措。

 现在我什么都没了,最爱我的妈妈现在已经不爱我了,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此时我只有一颗已经死了的心和腔的怒火,我一定要杀了这个人面兽心的黑社会大哥,一定要杀了他。

 只有他死了,妈妈才能回心转意,为了我的妈妈,我真的不能再懦弱下去了,黑社会大哥怎么样?心狠手辣又怎么样?失去妈妈的爱,和一个死人又有什么区别?我要和他同归于尽。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让我瞬间就跑到了这个大哥的面前,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转而扑到他的身上死死的掐着他的脖子,我要掐死他,一定要掐死他。

 就在我狠狠掐他的时候,‮体下‬却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我身下的这个王八蛋竟然用膝盖顶到了我的跨下,那种难以莫名的疼痛感让我下意识的松开了掐在他脖子上的双手,转而带来的就是不知道几个人把我按在了地板上,脸上马上传来了‮辣火‬辣的疼痛。

 [太吓人了,我们花这么多钱只想痛快痛快,可千万别搞出人命啊,那可就太糟糕了。][你妈的,连老子都敢打,不想活了。][有种你就杀了我,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王八蛋,迫良家妇女做你的奴隶,你还是人吗?][呵呵,小杂种,既然你这么说,我还真的不想继续教训你了,我要让你知道你眼前的这个女人到底有多么的下,到底是不是我迫她做我的奴隶的。]说着这个王八蛋竟然一脚踢向了妈妈柔软的户,转而用他那肮脏的该死的臭脚狠狠的踩着妈妈那柔软的地方,一阵杀猪一样的嚎叫马上传入了我的大脑。

 [啊…好疼啊,下面快爆了,主人…主人轻点啊。][嘿嘿,老,现在马上告诉你的儿子,到底是想回去继续做你的贤良母,一辈子也享受不到这样‮态变‬的快。还是继续留下来,做我的奴隶,永远接受我的调教,享受这世界上最‮态变‬的高?我这个人可是很‮主民‬的,用人格保证绝对不会强迫你。如果你选择前者,那我马上就会放了你们‮子母‬,永远都不会再去打扰你的,当着这几个小兄弟的面我是绝对不会食言的,如果想好了就告诉我们答案吧。]此时的妈妈和我一样被泪水打了双眼,那种眼神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一辈子也不能忘。

 妈妈,快跟我走吧,他已经答应放我们走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一定不会食言的。我相信你刚才的话只是为了取悦他们的,我相信你会马上我儿子回家的。

 此时的我对妈妈的回答充了信心,我相信妈妈,我真的相信,可是妈妈的回答,啊…让我险些的昏厥过去。

 [儿…儿子,我对不起你,你走吧,妈妈决定留在这里,继续的侍奉主人。快走吧,主人是不会难为你的。][哈哈哈,这可真是世界上最精彩的‮子母‬对白啊。这可是你亲口说的啊,我可没有难为你啊。][是的,我是心甘情愿的,为了主人我可以放弃一切。][呵呵,如果我以后就像现在这样狠狠的踩着你的,甚至是把它烂,烂的连你都认不出自己的样子,或者是活生生的咬断你这红润娇头,像吃花生一样把它嚼碎,你也会心甘情愿的继续做我的女人吗?][是的,只要主人不抛弃我,随便您对我怎么样,我都心甘情愿的永远跟着您。][哈哈哈,我怎么舍得呢,只是想看看你的决心罢了。听到了吧,小兔崽子,这可是你妈妈亲口说出来的,看在你妈妈这么诚恳的面子上,而且我已经是你爸爸了,当然不会难为你,如果换做是别人,现在早就残废了,赶紧滚吧,再见到你的话可就别怪我了。如果你老老实实的,我会对这个女人很温柔的,嘿嘿。][妈妈…妈妈…]后来我被这几个人推推搡搡的到了大街上,当我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回去‮劲使‬敲门的时候,里面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现在我应该怎么拯救我的妈妈,要报警吗?没有‮察警‬敢管这个王八蛋的。

 就算真的管了又能怎么样?看妈妈那痴情的眼神,她是主动跟随这个恶魔的,连QIANG 罪都算不上,可能换来的是更加疯狂的待。现在这个对其他女人来说的那个人间地狱,对我妈妈却像是疯狂享乐的天堂,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啊?

 我还有什么办法?回到家里,一个人默默的等待着,好象楼道里面每个脚步声都让我高兴的从上蹦起来,是不是妈妈回来了?一定是的,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让我的泪水再次的打了双眼。

 第二天早上,没有像以前那样看到妈妈的笑脸,整个房间空的,那失望的泪水不断的向下淌,我相信妈妈晚上就应该会回来的。在学校里不停的看着手表,第一次感觉到整整一天竟然这么难熬,比一年的时间还要长,一整天都不知道老师到底在前面说什么。

 终于熬到放学了,像飞一样的回到了家里,铁门上一个被粘贴的信封引起了我的注意,拿起那个信封我就赶紧打开了家门。可是打开门以后失望的泪水再一次不断的淌着,妈妈还是没有回来。

 这是谁来的信?难道会是妈妈吗?怎么信封上什么都没有啊。打开信封以后,那熟悉的自己马上映如我的眼帘,是妈妈的亲笔信,那信上的内容让我真的只有一种感觉。都说人只有死的时候才会感觉到最痛苦,我看不是,世界上最痛苦的感觉应该是我此时的心情。

 [儿子,真的很对不起,一万个对不起,妈妈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甚至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卑劣的妈妈。那天让你看到了妈妈最下的一面,我很狼狈,真的很狼狈,妈妈已经没有办法再面对你了。可不管你怎么想,那就是现在最‮实真‬的我,妈妈就是这样一个‮态变‬的女人。这么多年妈妈一直压抑着自己,自从遇到了主人之后,才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本质,重新找到了做女人的感觉。][你还小,不懂得爱情,爱情这个东西就是那么奇怪,妈妈是真的爱上了现在这个带给我快乐的男人,是那种刻苦铭心的爱,不管他怎么对我,我都会永远爱他,支持他,就算是为他死,也是最幸福最让我感到荣耀的事情。每次和他在一起,都让妈妈达到心理和生理上的足,不要恨他,这都是妈妈心甘情愿的,要恨就恨你这个不争气的母亲吧。][妈妈不奢求你能原谅我,如果有机会的话,妈妈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不要再找妈妈了,你找不到的,忘了我吧。家里有足够让你学习和生活的钱,连以后上大学也应该花不完的,卡上的密码是你的生日。好好学习吧,你会成为一个有出息的孩子。妈妈还想再求你一次,帮妈妈瞒着你姥姥和小姨,谢谢儿子了。][一个最不称职的母亲。]完了,真的完了,妈妈真的不要我了,离开了那个曾经让她感到无比骄傲的儿子。我亲爱的妈妈,那不是你的错啊,没有人天生就希望自己是个‮态变‬的,快回来吧,你永远是儿子最尊敬的母亲啊。

 现…现在那个小二楼可能是我唯一的希望了,唯一的。

 总字节数:90065

 【完】
mMBbxS.Com
上章 两性小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