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小说 下章
漂亮母亲,残疾儿
  儿子篇

 我坐在电脑前,内心狂跳不已,向母亲指着那一串让我忐忑不安的数字“‮姐小‬上门服务?”母亲把脑袋凑了上去,看清了上面的标题,回头吃惊地看着她平时还算老实的儿子“你让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帮你找‮姐小‬?还要不要脸啊你?”

 如我所料,急脾气的母亲登时火冒三丈。

 “那我能咋整?我都二十七了,别人17没准就让好几个女人去做人了,我呢?只能在被窝里自己手,你和我爸也不是不知道我天天手,而我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哪个女人愿意让我碰?我不自己想办法行吗?”我低着头,阐述着我的观点,有理有据。

 我是个腿脚不好使的人,从出生就有了这毛病,语言也有障碍,说话别人听不清,可无奈的是,我的生理需要又是非常旺盛,每天都硬得不行,我只好手来释放自己,缓解一时的空虚,可过后还是于事无补,所以我才想出了如此下策,希望母亲能够理解体谅我。

 显然,我的可怜让母亲脸上的怒气缓和了下来,端庄的面容渐渐平复,转而变成了心疼,显而易见,我一辈子的单身情歌刺痛这个最爱我的女人,父母眼里,只要一件做不到足儿女的事,让儿女不舒服的事,那都会成为他们的心病,挥之不去,可怜天下父母心莫过如此!

 母亲把我搂进怀里,让我的脑袋贴着她高耸的脯,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夏衣,但我仍能感受着她没戴罩,软软的大子给我带来无比的舒服感受。

 “忍着吧,你这辈子就这个命了,要是有啊,那是老天眷顾你,你就捡着了,没有啊,你能不想就别想了,你也闹心,是不是?找‮姐小‬你想都不用想,咱是正经人家,可丢不起那份磕碜。”她又是老一套,劝慰着我,只不过,这次语气里已没有了平静,而是带着哽咽,她真的难过了!

 “嗯哪,妈我知道!你也不用太担心,毕竟这么多年我都过来了,是不是?”我反而安慰着母亲,一家人,血相连,心连心,让她伤心,就是我做儿子的罪过,我更难受,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我还是把脑袋向她怀里拱了拱,感受着那一片及舒服的柔软。

 我就是恋女人的子,而且还是大子!的,软软呼呼,就像我母亲的大子!

 “儿子,是不是…是不是想摸摸妈的子?”也许我的懂事和隐忍,让她是真的可怜我,或者她是心疼我,一时冲动,使她说出了以往无论如何都不会说的话,让二十七岁,已经是个男人的儿子摸她的子!

 我抬头,激动地点了点,眼里都是感激之情。

 看我高兴而不能自己的模样,母亲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二十七岁啊!这正是一个男人最好,最能给女人带来足的最佳时期,就说他父亲吧,在那个时候,几乎每天都粘着自己,只要在上,他就飞快地趴到自己身上来,把她扒个光,让她那两个鼓的大子面对着他,一玩就是半个小时,还不,每次做,没有一个多小时,自己的男人根本不会下来,而且一晚上都要好几次,夏天的时候,经常做着做着,在两个子不断抖动中就天亮了!之后,他父亲才会将一股股浓浊的进她的子,还好当时‮孕避‬做得到位,要不然自己得为丈夫生过多少孩子?那时候,自己也是真的幸福的女人!

 可是再看看眼前的男人,自己的大儿子,却只能在被窝里自己想那事,自己夹着硬硬的巴,将他大量的男华献给他身下的单,连女人的子都没摸过!说句不好听的,他这辈子就算投错胎了,白让他有一个那么会硬的巴了!

 母亲想着,就把她身上那件吊带紧身背心掀了起来,顿时,两个白得都有点耀眼的大房就弹了出来,正好冲着我!

 还没等子的主人大大方方地邀请,我就立刻把手抓了上去,让雪白柔软的瞬间填了我的掌心,填充着我从没向女人发过的

 一下子,我就了!

 这是我第一次没把巴拿出来,就在了裆里。

 后的一时虚弱,使我很是疲惫,我将脑袋埋进母亲的沟里,手掌也慢慢着她的白子,闭着眼睛。

 “妈,这是儿子得最舒服的一次,有女人真好!”撅起嘴巴,轻轻吻了一下她的房,我实话实说,然后突然想起一件事,便大着胆子问她一句“昨天…昨天晚上,你足了吗?毕竟才十五分钟你和我爸就做完了!”

 其实我是最敬畏我母亲的,要不是仗着她现在对我一时的宠溺,我绝对不敢和她这么说话,也不敢问这样‮密私‬的话题,也说不出口,平时,她是绝对威严、不苟言笑的,我的家庭,就是严母慈父,我和父亲就是朋友,我和母亲就是耗子与猫,从小到大,我就是那只病怏怏的小耗子,虽然有病,不如别人,但是母亲也从来不没有条件地溺爱我,没边儿地惯着我。

 母亲没有说话,我仰头看她,就发现她的脸色沉了下来,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温柔和疼爱,就跟平时一样,我知道,自己真是没事找事,温香软玉不去享受一番,非要碰碰硬钉子!

 我赶紧解释“不是我想窥探你们啊,是你们每次做完那事,就会出来不是烧水,就是上厕所的,这么多年,我都知道规律了!说实话,每次知道你们做完那事,我都得心好几天,想着你们一丝‮挂不‬地在上,我爸在你身上,摸你的子,然后进去…”越解释越,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把细节说出来,好像我真的都看见了一样,我就是想说。

 “滚!你真他妈是给脸不要你那个脸!就不能对你好,我们可是你爸你妈啊!你居然…居然在想我们做!你他妈三天别给我吃饭了,都说温,看来真是!”母亲一声怒吼,然后用力一推,我的‮体身‬就从椅子上真的滚了下去,只穿着短的‮腿大‬磕在了地上,顿时一阵吃痛。

 看见为人正派的她真是被自己儿子气坏了,口不择言,竟然在她儿子面前说出了“我们做”这样感而隐晦的一句,我忍着痛,皱着眉在心里想。

 然后,我看见母亲红着眼睛,放下自己的衣服,就把门摔得巨响出了我的卧室,声音大得,差点没把门上的玻璃震碎。

 妈,对不起!我感受着裆里还是黏糊糊的,第一次是一个女人让我而,我在心里无比内疚地对母亲说,向她道歉。

 母亲篇

 是夜,很平静的夜。

 可全身只穿着一条内,侧躺在上的我心里却是很,一点睡意都没有,脑子都是下午儿子与自己说的话,还有儿子在我身上做的动作,那只手轻轻覆盖在自己房的感觉,那是除了丈夫以外,我第一次被别的男人摸,即便那是自己儿子,即便他小时候只要一躺在自己身边,就会把手伸进我的罩里,可是那往昔的感觉完全跟下午的一瞬间没法比,原来,让别的男人摸子是那样舒服,那绝对和丈夫做时,被丈夫摸的时候是两种感觉,为什么要冲儿子发脾气呢?那样,不就再多享受一会儿了吗?我好后悔。

 正想着,我便感到自己的小内变得黏糊糊的,自己…自己动情了!自己居然对儿子动情了?我急忙收起了后悔,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羞愧。

 真不舒服,我索抬起股,在被窝里就把内了下去,现在,我人的体完全让温暖的被子包裹着了。

 这时,我就被一个有力的臂弯抱在了怀里,我知道,丈夫上了,每晚睡前,我都会被丈夫抱一会儿,这是他们结婚三十年一直恩恩爱爱的秘诀。

 在以往,我都老老实实地安享着他的怀抱,说着夫之间的上情话,如果丈夫想要做那事,他就会翻过身,把我丰的‮子身‬上,轻柔地褪去我的内,让我一丝‮挂不‬!

 可是现在,我的手竟然主动地伸进了丈夫的衩里,去握他软绵绵的茎。

 “我们…我们不是昨天刚来过吗?”显然,我的主动也让他一阵惊讶,人到中年,生活的数次明显减少了,一个月两三次便能足。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就是想。

 没有言语,我直接将丈夫的下去,让他也赤的,我喜欢他一丝‮挂不‬,让他的在外面,这样我觉得好感。

 丈夫全了,我便再一次握住他的巴,轻轻而熟练地套起来。

 他硬了!可能是我鲜少的热情和主动大大刺了他,很快地,他就有了反应,茎变得又热又大,有点烫手。

 “来吧,我!让你的巴进入我的里!”我仰头吻着丈夫,说着俗的话,我除了喜欢面对着他的体以外,我还喜欢在做时说着以我平时的性格和容貌根本不会说的话,因为这样,能够大幅度地提升做时的快乐。

 “小货!亏你还是为人师表呢,这要让你那些学生听见他们敬爱的老师说着这样的话,他们会做何感想?你真是个当着老师的‮子婊‬!不知廉!”丈夫也与我打情骂俏,不甘示弱,然后他轻轻在我白股上拍了拍。

 “要不要 人家的特殊服务啊?”我故意媚声说,说完,我便跪了起来,来到丈夫的两腿之间,把他的‮腿大‬抬了起来,这样,他硬硬的生殖器正好搁在了我的口,我用手将其按了按,那巴一下子就陷入了我深深的沟里,我双手按在房的外侧,让软绵绵的子完全包着他的大头,来回蹭着。

 “啊!太舒服了!”他发出了一声足呻,还没有几下,我就看见丈夫的脸扭曲了起来,正这时,他猛地翻过身,把我在了下面,嘴胡乱地吻着我的脸,然后,我就感到下面有了一阵火热和充实感,他,进去了!

 这次进去我温暖的道根本没费事,因为那里面已经出了很多水,变得润润的,他完全可以一到底,直入子

 “嗯…”我也发出了一声足呻,然后就开始向上动着部,合着我现在最爱的丈夫。

 “你的巴好硬!对,就这样干我,再深一点!我喜欢你这样我!你怎么不摸人家的子啊?我还喜欢让别人摸喳!知道吗?今天下午你儿子就摸我的子了,他摸得可舒服了!我还想让他摸!我想搂着我大儿子睡觉,就像他小时候那样!”丈夫俯‮身下‬,抱着我,两个丸有力地撞着我的股,听着我在情中胡言语。

 第一次,我在与丈夫做中想着是别的男人,说着是别的男人,而且,那男人竟还是我儿子!我想他手上的温度,想他热热的脸贴在我的峰上面,想他,后的醉表情…我想,我是可怜儿子,可怜儿子得不到爱的美妙,我只有,在和他爸做中替儿子享受,说出自己对他的感觉和思念。

 这时候,我突然感到一股热热的体浇淋在我的子上,我知道,丈夫了!可是我的道里还是的,我并没有感到做的舒畅!

 “今天咋这么快,才几下啊?”躺在上,我皱着眉,埋怨了一句,同时我脸上的红还没有褪去。

 “那还不是你,突然用子玩花样,我要不是为了你,刚才我就想了!”丈夫趴在我的身上,气吁吁,一只手玩着我的房,同时他的子也软软地滑了出去。

 我知道,今天的情到此为止,他再也硬不起来了!

 可是我还没有足呢,做半途而废真是煎熬!

 没办法,我只有发出一声叹息,来宣我空落落的心情。

 丈夫趴了一会儿,就耷拉着他那条软塌塌的巴便从我身上下去了,他刚要下出去清洗‮体下‬,我突然想起来下午我和儿子的对话,不由脸上一红,急忙阻止了他“别去了,就用衩擦擦你那玩意得了!”

 他虽然有些疑惑,因为我是个十分爱干净的人,规定他完事后必须清理干净才能上睡觉,但如此‮密私‬的事还是被人察觉了,不由觉得不好意思,丈夫看了看我,就飞快地擦了几下,接着就侧身把我抱在怀里,我知道,男人在做完那事之后,都是喜欢马上抱着自己的女人的,在疲惫中感受着女人温暖的‮子身‬的美好。

 “嗯…他爸,我想和你说个事。”我又将手伸到了下面,玩着他比刚才小了不少的茎“说吧!”他低头吻着我的头发,听声音还很精神,并没有和往常一样,完事后就呼呼大睡了。

 “下午…下午我真的让儿子摸子了!他是大人了,开始知道想女人了!”我觉得应该让丈夫知道,因为他对儿子的关爱和疼惜要远远胜过我这个做母亲的。

 “唉!摸就摸一下吧,让他感受一下女人的‮体身‬也好。”果然,如我所料,他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里面是和我一样的心疼。

 接下来就是好长时间的静默,我们夫都没有说话,都在想着彼此的心事。

 同时,他的巴依旧没有起,软塌塌地如长虫一般的耷拉着。

 “你是不是还有话要对我说?”就在我以为丈夫已经睡着了,他突然问我。

 三十年的相爱,他果然最了解我,即便没有看见我的脸,也知道我的心思。

 我把‮体身‬又往他怀里钻了钻,大子紧紧贴着他的膛。

 “我觉得咱儿子好可怜,就得这么憋着一辈子,咱们都年轻过,知道那是啥滋味,现在想想我就心得疼一阵,所以…所以…所以我想让他真真正正地体验一次,我想…我想把自己给他一次…行吗?”我终于说出来了!对,我就是想跟我儿子做!尽管平时,我对儿子严厉管教,从不溺爱儿子,但我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我是最心疼儿子的,我就是见不得我宝贝儿子受委屈,虽然我知道,这是伦,是会受到天诛地灭的行为,但我不管,因为这就是母亲,可以为子女做任何事,只要,我儿子高兴快乐就好!

 让我儿子高兴快乐,也就是我们夫最大的幸福!

 还有一点,我得承认,我现在非常恋年轻男孩的‮体身‬,想找回自己当年的上快乐,而我又不能,也不忍心对不起爱我的丈夫,不能出去偷汉子,让我的爱人蒙羞,所以,我就选中了我可怜的儿子,让他给我足,和他做,肥水不外人田!

 我之所以会对丈夫坦坦,对他如实相告,因为我觉得这并不是偷情,以后我也不想与儿子做那事的时候偷偷摸摸,这样都会给一家三口带来压力的,那样不好,我觉得,我并没有出轨,我爱着我丈夫,同时,我也更爱我们的儿子,两个男人,都是可以让我这个普通女人为他们付出一切的男人,我爱他们!

 丈夫听完,抱着我的‮体身‬明显一抖,我知道,他是毫无防备,也很难接受,毕竟这是给自己戴帽子的事情,即便那个人是他最爱的儿子,如果他要狂风骤雨地骂我一顿,我也接受,但一会儿,我还是会钻进儿子的被窝的。

 和儿子做那事,我是铁了心了!

 但丈夫却什么都没说,而且仍然抱着我,大手温柔地抚着我光滑柔软的后背,这让我不由一阵心安,我知道,他并没有情绪波动。

 “去吧!反正他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现在再让他进去你那里,也可以!”过了一会,他才波澜不惊地说。

 “那你不会难受吗?”我仰着头,与他接吻,我知道,自己成功了!但为了进一步确认,我必须知道他的‮实真‬想法。

 “傻姑娘!”丈夫唤着还是我们恋爱时他对我的爱称,三十年来,我也喜欢他这么叫我,他也是真的把我当成他的傻姑娘一样的疼爱,呵护备至,所以,这一辈子,虽平平淡淡,虽没有什么大富大贵,但跟了他,嫁了我从初恋时,爱到现在的男人,我真是觉得自己很幸福!

 “如果是一点情绪没有你信么?那样我就不是男人了,但既然你已经动了这份心思,儿子也正是血气方刚,那你们做那事只是早晚的事,与其这样,那我这个做丈夫、做父亲的做一次好人吧,成全你们!再说,我现在也真是力不从心了,说实话,有时候我真害怕给不了你足,你会出去找别人,那时候,说不定你就会不爱我了,不要我们父子了,毕竟咱们这时候是婚姻最危机的时候,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让我儿子好好爱你,好好享受他妈呢,在上继承我对你的责任和疼爱,这样咱家也会幸福的,是不是?而且媳妇,我真的很感激你的坦白,我爱你!”他深情地吻着我柔软的,深情地说。

 两行清泪从我眼里缓缓出,我好感动,感动我男人的伟大,感动我男人对我们这个家无私的爱!

 “都快五十的人了,还哭鼻子!快去吧,让那小子看看我媳妇最美的一面!”吻了一会,丈夫便松开了我,又给了我一个鼓励的笑容。

 “他爸,你放心,我虽然把‮体身‬给了儿子,但我一辈子都是你的女人!我们的感情才是真爱!我和儿子做,只是出于我的母爱,我永远都是他母亲!”我赤地从上爬起来,又深深地吻了一下丈夫,像是表着决心一般地说。

 然后,擦干眼泪,就套上了一件睡裙出了我们的卧室,去了不知道是快乐的天堂,还是罪恶的地狱的地方——那是,儿子的房间…

 ‮子母‬同乐

 清晨,一抹明媚的阳光从窗外洒了进来,照耀在一家三口安详的睡容上。

 兴许是被强烈的光晃得有些刺眼,睡在大中间的我幽幽醒来,睁开惺忪睡眼,我第一动作就是侧过头,看看睡在两边的全‮体身‬都还在不在,虽然和母亲有了关系已经两个月了,但我每天醒来都很害怕,害怕这都是睡不醒的梦,等哪天自己真的醒了,我经历的一切美好也都随之消失了。

 然而,让我高兴的是,这些,都是真的!

 我看见,睡在自己身边的美丽女人正闭着眼睛,将头偎依在我的前,正在睡,可能是被窝里有点热的缘故,使她那张好看的脸蒙上了一抹红晕,让她看上去成人,而每每这时,我不仅大大方方地欣赏着母亲绝美的睡颜,同时,我早上一睡醒就马上硬起来,都会晨茎也在享受母亲温暖的小手的包裹,她非常喜欢握着巴睡觉,不管是是我父亲的,还是我的,而在暖烘烘的被窝里,一只胳膊正搭在我的前,伸到母亲高耸的脯上,手掌温柔地抓着母亲赤而软乎乎的大子。

 那一只手,是父亲的!

 直至现在,我都不敢相信,如此美好的事会落到我身上,我居然睡了自己最爱、最尊敬、最珍惜的女人!我居然真的和母亲做了!而更让我感到幸福的是,我们并没有在偷情,我是光明正大在享受着妈妈的体,在父亲面前和妈妈,我非常喜欢在妈妈丰的身上,玩着她白的大房,看着父亲躺在上,他间的大茎渐渐硬起来,他含笑看着我的茎在自己爱人的‮体身‬里猛烈动的表情,那是,属于我们一家人的幸福和快乐,是我给自己最爱的两个人带来的幸福和快乐!

 每当我的巴硬起来,而父母还没醒来的时候,我的思绪都会回到自己与妈妈的第一次,虽然这已经在我的脑海里回放过无数次了,但只要想起,还是会非常 刺,甚至,有好几次,我直接就进了被窝里,结果还让爱干净的妈妈一顿严厉的训斥,说我没出息!

 那天晚上,我坐在电脑前面,根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由于下午和母亲的对话,让她很生气,那之后,我都是忐忐忑忑,惴惴不安,即便我知道,母亲不会真的生我的气,不会不搭理我,但我害怕的是,以后,母亲还能不能再让我摸一次她的喳喳了?那一片柔软的美好真的是让我难以忘怀,也不能释怀。

 “这么晚了,儿子,你饿不饿?”正这时,卧室门就被推开了。

 我是完全没有思想准备,顿时被母亲的到来吓了一跳。

 “看你那样,是不是背着我上不良网站呢?”她看着一脸惊恐的我回过头,故意笑着这么说,然后就自顾自地坐在我的上,两条白雪雪的‮腿大‬还轻松地晃来晃去。

 还好,看来暴风雨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母亲显然是消气了。

 惊吓的心情已经平复,我侧头看着我的母亲,太美了!这是那时那刻我的第一想法和感官,那时,她丰的‮体身‬上就只套着一件淡黄的吊带睡裙,白白的肩头和双臂全部在外面,母亲没戴罩!由于睡裙的布料很薄,她子上的大头就很是突出,若隐若现的,虽然我知道,那样是对我生我养我的人极大的不敬,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巴,还是硬了!

 因为下午的前车之鉴,我急忙挪开了目光,以免被她看见我的贪婪,我说过,我是非常害怕我母亲的,我不想让她不高兴。

 “还疼吗?”那时,母亲也没把心思放到我的目光上,而是放到了我的膝盖上面,因为那里已然有了一块醒目的淤青,那正是下午她在盛怒之下的杰作。

 我还没有回答,她就已经从上下来了,蹲‮身下‬,心疼地给我着。

 “下午…妈真不是故意的,没想到一下子都磕青了!”她低着头,开始在伤处上面轻轻吹着气,丝丝凉爽让我很是舒服。

 不经意间,我的目光顿时被一处吸引住了,并再也无法离开!由于母亲正弯着,低着头,加之她睡裙的领口很宽松,借着电脑的光线,我的视线完全可以穿透她藏在睡裙里的‮体身‬,一个四十八岁的中年美妇的‮体身‬顿时让她的儿子一览无余!那两个白白的,却有些下垂的大房,正在母亲前微微摇晃着,由于我没有喝过她的,以至于妈妈的大头还是淡粉的,傲然地立在她的子上,妈妈的晕也很好看,很大,点缀在她雪白的尖上,再往下看,视线越过肥肥的大肚腩,我居然…居然看见了一片茂密的乌黑!正顺顺从从地覆盖在母亲的两腿之间。

 那是,母亲的!我看见了自己妈妈的

 一阵强烈的晕眩直冲头顶,我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奋兴‬,抑或刺

 我感到,自己的‮体身‬开始颤抖,不由自主的,那是还是‮男处‬的我第一次如此直接看见女人的,而且这片的主人,就是我最爱的亲生母亲!

 那一瞬间,一个新的问题顿时蹦出了我的脑海,我在想,刚刚母亲是不是又和我爸做了?因为我在一本书上看过,当情过后的‮女男‬,都是不喜欢穿贴身衣物的,因为这样会阻碍散发自身的热量,让‮体身‬变得燥热无比,很不舒服,嗯,一定是!现在,母亲的道里还一定残存着我爸的(如果父亲没戴‮孕避‬套的话)。

 我知道,自己老是念念不忘父母行房事是及其不孝和龌龊的行为,那都是他们夫正常的生活,要不然我从哪里来?但我就是管不住自己,就像如此之近地看着母亲包裹在睡裙里的体,我根本就不能克制裆里的不一柱擎天!

 了一会儿,母亲就突然回过头,正好撞上了我看着她的‮体身‬的目光,以及,我被生殖器高高支起的裆,这一下,我顿时方寸大,害怕死了!因为我正在用我男人的眼神是情地看着我面前的美丽女人,我威严的母亲!

 以她的火爆脾气肯定会站起来,甩手就是两个耳光呼在我的脸上,气呼呼再大骂我一顿,我猜想。

 母亲是站起来了,她也做出了动作,只不过,那不是‮辣火‬辣的疼痛,而是软乎乎的触感,我漂亮的妈妈伸过头,将柔软而热乎乎的落在了她儿子的嘴上,她吻了我!

 这可是我二十七年第一次带着情感,带着情与一个女人接吻,即便小时候,母亲也老是抱着我,和她嘴对嘴,但那时候完全是闹着玩,没有丝毫感情色彩,就跟我自己吃猪头一样,可是现在,当这个女人那两片薄薄的封在了我的嘴上,我顿时有一种摸电门的感觉,全身酥麻,脑海,顿觉空白。

 一时间,我的视野里只有母亲那张粉红好看的脸。

 刚开始,母亲只是用她的轻轻地碰着我,与我的嘴若近若离,可是没有几下,她就索将我的双含进了她的嘴里,四片火热的这才真正地贴合在了一起,飞快地扭转着,碰撞着。

 那一瞬,她既是我又爱又敬的母亲,也是我不顾一切想要得到的女人!

 我想要她!我想和自己的母亲上

 下她身上唯一一件的单薄睡裙,让她平躺在我的单人上,我在她丰人的身上,温柔地‮摸抚‬着她的那对人的大子,‮抚爱‬着她那团神秘,除了父亲,从来不曾向第二个男人展示的柔软浓密的,粉,然后,就把我硬硬的进她的里,直至进还残留着我父亲的的子!打开门,让我在这个世界闪亮登场的那个神圣宝地!

 当这些我不敢想象的画面在我脑海里一一闪过的同时,我已经大胆地伸出手臂,完完全全搂住母亲白的肩膀,将她圈在我的臂弯里,我怕她离开,不想她离开!

 或许是真的‮子母‬连心,她大概听见了我内心的呼喊和渴望,母亲的一只手也搂住了我,而她的另一只手则慢慢地伸进了我肥大的裆里,轻柔地着我已经发烫的大吧!

 没有几下,她就把自己儿子身上唯一的头褪了下去,让我高高着的茎完全出来。

 我后来知道,她也喜欢面对着一个男人的体。

 “我儿子真是长大了,那东西硬起来可真大!”母亲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我的,笑着说,慈爱的脸上还带着一抹自豪,那是出于她自己的自豪,是她给了我一切,包括,用不了多久便能让她足快乐的那巴!

 “来,和妈上吧!”母亲牵起我的手,将我从电脑椅上拉了起来,言语是一贯的言简意赅,那时,我虽然不知道我高贵威严的,为人正派稳重的母亲为什么会这样,会真的想和她自己的儿子发生关系,但是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需要女人,需要,需要一个女人来为我结束我二十七年的‮男处‬生涯,让我真‮实真‬实蜕变成一个男人,完完全全地体验一次的那升入天堂般的极乐!

 让人恶心的伦,见鬼去吧!

 兴许是太过激动,本来就走路不稳的我才站起来,突然一个趔趄,又跪了下去,不过无大碍,而正伏在地上的我,面前就是妈妈睡裙的下摆,母亲刚要将我搀扶起来,我却先快她一步,伸出手,抓住那轻薄的布料,就掀了起来!

 我已经等不及了,我想看一个女人真真正正地赤矗立在我的眼前,无论她是不是我母亲。

 随着我‮腿双‬的直立,母亲那一刻只属于她的儿子,完全可以让我头晕目眩的丰腴‮体身‬便一点点,一点点呈现在一个二十七年的‮男处‬的面前,最终,一丝‮挂不‬!

 母亲没有任何抗拒,顺从地让我下她的睡裙,让我毫无遮拦地欣赏着她的体。

 真白啊!母亲的肌肤就像雪一样的白,水一样的,散发着美好的光泽,而她的‮腿双‬之间又是那样茂盛,又多又密,完全遮盖在她的那处最圣洁神秘之地,而又是拒还,仿佛就是在招惹男人的大宝贝在那里面一探究竟,抱着她,狠狠地进去!

 “妈,你真美!”我上前一步,用力地拥住了我面前的赤女人,顿时,母亲前那两个呼呼的大子就给我带来了强烈的皮的美妙触感,软绵绵的,真好啊!紧紧贴着我的膛“妈,你的大子让儿子真舒服!你能让我天天摸吗?我爱你的大子!”我将下巴搁在她热乎乎的颈部,趁热打铁地向母亲说出自己的愿望。

 “傻儿子!一会儿…一会儿妈人都是你的了,妈的喳喳还不是让你摸个够!妈知道,你想女人的子都快想疯了,是不是?”母亲也环抱着我,把手放到我的股蛋上,轻轻拍了拍,然后她就推开了我,慈爱地看着她的大儿子的脸“来吧,上吧,尽情吃妈的喳吧,它们都是我大儿子的!”

 很快地,那张安静的单人上就多了两具赤条条的‮体身‬,他们一上一下,一个仰躺一个匍匐,那个年轻的男人正埋着头,把整张脸陷入了两个雪白的大团之间,张着嘴,忘我地咬着娇的皮肤,柔软的着粉红的头,着粉粉的晕,尽情品尝着属于那个男人的美盛宴,而这些举动使得他身下的丰躯体开始‮动扭‬起来,嘴里开始发出一声声的轻微呻,很是人。

 “妈,我想看看…看看我最初的故乡,可以么?”就在母亲的子上全都是我的口水时,我抬起头,征求着我想看母亲的的同意。

 她没有说话,只是笑笑抚着她儿子的头,然后就张开‮腿大‬,又让那茸茸的神圣地带展现在一个成的面前。

 我发现,那‮夜一‬母亲真是温柔似水,简直对我到了百依百顺的地步,那和平时对我严肃寡言的女人完全就是两个类型,都说女人在做时是最美、最让人着的,最是让她们身上的男人想发自内心去疼爱的,看来这话真是不假。

 有多少儿子看过自己母亲的?我想,自己是最幸运的一个,我赶紧将脑袋移到母亲的间,整张脸几乎贴在了妈妈的上,瞪大眼睛,认认真真地观赏起来,就像一个古玩专家在检定一件稀世而且名贵的珍品古物一样。

 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就是那时躺在上的女人用来和她男人,和她儿子的部位,就是我母亲的!我看见,那时一条肥嘟嘟的,上面布了黑黑的,在那些的顶端,是两片还是粉粉瓣,软软的,上面还有不少纹路,正微微张开着,我知道,那叫,真不敢相信,母亲都结婚三十年了,她的还是如此鲜,可见,父亲并不是经常我妈,他们的生活并不频繁,这一点,我感觉父亲就远不如我了,因为他的那方面并不旺盛,换言之,他的巴真是不中用!

 我也不敢想象,这个小在分娩的时候,怎么就能挤出来一个好几斤重婴儿,光是他的脑袋就有这个的直径口好几倍这么大,还要慢慢地出来,怕伤着这个刚刚问世的小生命,她就得忍着,发出一声声无比凄惨的叫唤,那一定快要疼死了吧?女人,真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群体,应该最是受人顶顶膜拜的群体!那些不念母恩,娶了媳妇就忘了娘的狼心狗肺的家伙就应该让人唾弃,就不配活在这个世间!这是亲眼看见母亲最神圣的地带,我发出的对女人的感慨。

 “妈,我爱你!”情不自地,我低下头,将火热的嘴落在了母亲的道口上,轻轻地一吻,那一吻,完全我是对自己母亲的敬重,是对她忍着剧痛把我带到这个人世间 的感激之情,感恩的情怀。

 细软而,和那呼呼的一瞬间的触碰,顿时让我的‮体身‬蓦然一抖,原来,亲吻女人的‮处私‬是那样的刺,使人‮奋兴‬!

 不止是我,在我的嘴落到母亲的眼上时,我明显感到,上的那具的‮体身‬也突然一颤,显然是毫无防备,或者是第一次被男人吻她的,难道,以前父亲没有这样伺候过她吗?

 “爱我?你是怎么爱我的?以什么样的感情爱我?”显然,母亲是听见了我的告白,她坐了起来,捧起我的脸,让我看清她认真郑重的表情,那表情,又是我平时威严正派的妈妈,让我敬畏。

 “就是…就是敬爱啊!是儿子对母亲单纯的爱,是谢谢你给了我生命答谢的爱呀!妈,我还想告诉你,谢谢你给了我生命,谢谢你让我看见自己出生的地方,我终于知道,你是多么不容易,我还要说,妈!我爱你!”这是我二十七年来第一次感谢我的母亲,我庄严地说,像是宣誓。

 母亲感动了,我看见她眼里闪动着的莹莹泪光,但她还是威严地告诫着我,以命令的口吻对我说“嗯,知道就好!你给我记住,虽然我把‮体身‬给了你,让你知道女人的滋味,并且你爸也同意了,还很支持我,那是因为我和你爸,我们做父母的可怜你,完全是怜悯你,才心甘情愿地让你的生殖器进来的,以后我在和你那个的时候,你决不能对你妈起别的念头,听明白了没有?你妈就是你妈!你妈这辈子只有一个男人,我一辈子也是他一个人的女人,那就是你爸!我爱我男人!我爱你爸!”

 原来如此,这就是我伟大的母亲,给予我伟大的爱!

 真好!母亲是把‮体身‬给了我,但她也并没有背叛我爸,她还是那么忠贞,那么和父亲相爱,听完那些话,母亲的形象又在我心中高大了一分,我也对她更敬重了一分!我认为,这样的伦是可以让人接受的,母亲是母亲,儿子还是儿子,他们的角色并没有转变,他们做,他们是上颠鸾倒凤,只是为了寻求‮女男‬之间的快乐而已,而且那样,母亲会更加爱护自己的儿子,而儿子也会更加敬爱他的母亲,我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非要把‮子母‬伦写成夫生活,在我看来,那些作者简直就是心理‮态变‬,让人作呕!

 我又将脸埋进母亲温暖的怀里,伸出手,轻轻着她柔软细滑的大子,向她保证“嗯,妈你放心吧,儿子虽然没什么能耐,不会有啥大作为,但我以后一定会加倍孝敬你和我爸的,我已经有点对不起我爸了,我决不能在情感上再当你们的男小三,那样,我真的觉得自己不是人了,更不配让你们这样爱我!”

 母亲搂着我的头,让嘴落在我的头发上,轻轻吻着我,随后,她便慢慢地躺了下来,看得出来,她是准备好了,想要给我了!

 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我要进去了!

 我趴在母亲的‮体身‬上,一只手搂着她的脖子,抬着她的脑袋,另一只手则在间,抓着自己又又硬的子,让头先在母亲的道口轻轻‮擦摩‬着,让她软软的起起伏伏,而妈妈则安安静静地平躺在上,躺在我的身下,眼神柔和地凝望着我,那里面有羞涩,也有含情脉脉,分外美丽。

 “儿子,知道吗?现在我真是有一种自己还是小姑娘的幸福感,你又让妈年轻一回,妈的第一次也是这样,你爸是怕我疼,舍不得要我,就自己忍着不进去,他就那样浓情意地看着我,只让…让他的那个在妈那上面蹭着,最后…最后还是妈主动的…”妈妈眯起眼睛,自顾自地说着,看得出来,跟我做,完全使她陷入了往昔,她的破处之时的甜蜜回忆了。

 真没想到,我严肃、不苟言笑的母亲会与我分享她的初夜的美景,我也真为父亲高兴,能够成为母亲的第一个男人,能够为我这么漂亮的妈妈破处,要了她的‮女处‬之身!我是真的高兴,一点妒忌都没有,没有她被别的男人上过的妒忌心情和不高兴,因为,她是我妈,而第一次上过她的男人正是我最爱的父亲!他们才是真正般配的一对!

 “妈,要了我吧!儿子也是‮男处‬之身!我想让你变成我第一个女人!” 低下头,我开始热烈吻着母亲,然后就放开我的巴,去抓她的手,我想让她主动,想让我自己也有父亲那样的待遇,虽然母亲的‮女处‬膜已经不复存在,但听见她的那些话,我居然自己有了马上就要上了‮女处‬,再给妈妈开一次苞的美妙错觉!

 聪明如母亲,显然她是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儿子的意图,她抓住自己身上的男人,她大儿子的生殖器,轻轻了几下,退下包皮,让完全紫红的头全部了出来,然后,就牵引着我的命子,抵在她那两片柔软并张开的上,终于,一点点,一点点让我从那条窄窄的隙当中陷了进去!

 我终于进去了!带着浓浓的敬意了我身下的美丽女人,生我养我的母亲!

 巴传来的舒感觉真是无以伦比!那完全是被四面八方的柔软包裹着的舒服,就像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沼泽,陷进去了,就再也不想出来了!

 我抱着她,将下巴放在她雪白的肩头上,全心全意地感受着自己进去一个女人的‮体身‬里的温存,一动也不想动。

 “儿子,你动一动,妈里面有点…有点!”母亲见我的‮体身‬像一时短路了一样,一动不动巴在她的道里,便咬着,红着脸催了我一声。

 原来这就是妈妈在做时害羞的表情,还真是有一种小姑娘娇憨的模样,让人怜爱,我忍不住,低下头爱怜地在她的粉吻了一吻,然后,就放弃了享受母亲道里的静态的舒服,开始学着‮片a‬里做镜头,将硬的子拔出来,再进去,如此反复!

 单人开始有了响动,咯吱咯吱,妈妈的大子也开始有规律地摇晃了起来,形成了一道耀眼的雪白,蹭着我的膛,我感觉,自己每一下地刺入了她的子,母亲道的最里面!

 “妈,你咋了?难道和我整得不舒服吗?”我相信自己的巴足够大也足够硬,即便我还没用过,但在做时会给女人带来快乐,可是我在母亲的道里动了几下,却看见她开始将眉头紧紧地皱着,嘴也抿了起来,好像是在忍受什么而变得很难受的样子,一张脸憋得通红。

 一瞬间,我就恍然了,虽然我还没看过一个女人与男人情是什么模样,但我绝不是17岁还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就像许多小说里只顾享受妈妈的‮体身‬那些傻小子,我知道,女人是做时都是喜欢大声喊叫,这样能够更好地体验这份‮悦愉‬,但是现在母亲却一声不吭,我就明白了她是不好意思,毕竟这是和自己儿子的第一次爱,一定是母亲的尊严让她放不下颜面。

 看她那样,我真是又对我的母亲敬重了许多,这说明,妈妈真是个好女人,并没有像别的女人那样,上了,一和男人了,就不管不顾地大声叫唤,变得越发,我的母亲,很清醒,她并没有被强烈的爱冲昏头脑!

 “妈!儿不嫌母丑,想喊就喊出来吧,别憋着,这样我整你,你是很不舒服的,儿子也会内疚的!”我‮摸抚‬她滑滑的白股,鼓励着她释放自己随后,我又是一通猛烈地,让她的子形成一波波的,说实话,我想看见平时严肃正经的母亲在叫的样子,发出一声声的叫喊,想看她褪去衣物的包裹,放下她老师崇高的职业,她作为女人最原始的本,那只属于她的男人,我的父亲的一面!

 这一次的动,我清晰地nn听见母亲道里的水声,甚至,我感到一大股的水正顺着我的巴,从她的里缓缓淌了出来,洇了她的,也让我的丸变得黏糊糊的,我知道,自己高贵的老师母亲完全动情了,她正在享受和自己儿子做的快乐和幸福!

 “妈!你的…你的真温暖,着真舒服!儿子的大吧真是幸运,能够到我妈圣洁的!儿子想天天我妈!想无时无刻把巴搁在你的里面,天天让你快乐!让你知道你没白生我!”为了彻底打消母亲伦理的枷锁,让她完完全全体验爱的极乐和美妙,我身先士卒做着示范,说出了以前在我母亲面前不会说也不敢说的话。

 原来着女人,说着话是这么使人‮奋兴‬的事,即便我知道,完事后,等母亲清醒了一定会被她狠狠骂我一顿!

 功夫不负有心人,妈妈在我的鼓励之下,终于被我感染了,她不再安安静静地躺在上,让我主动,她抬起头,将柔软而热乎乎的寻找着我的嘴,粉灵活的舌头伸进我的口腔,之后就是一通热情的狂吻,柔柔的紧紧地住我的,并且随着我下面有节奏的动,母亲的嘴里也开始发出哼哼唧唧的呻声,像是在说话,也像是完全在享受得说不出来话,十分好听。

 才吻没一会,她就不行了,又将头重重放回到枕头上,张着淡粉的小嘴,吐气如兰,开始忘我地大叫了起来,完全将自己释放在她的儿子面前。

 “儿子!妈的孝顺大吧儿子!知道妈在和你爸做时就喜欢叫,如果我大吧儿子不说,妈还不好意思,但是…但是妈现在不管了,妈就是喜欢我儿子的那巴,我的!喜欢和我大儿子做,天天都想和我大儿子做,儿子,妈喜欢你的巴,跟你爸年轻的时候那巴一样,那么大,那么硬,妈的天天让我儿子都不够!对,深一点,用力我!顶妈的子,那里就是怀你的地方,现在…现在我大儿子的巴又进去了,妈真舒服…我要我儿子的巴!啊…”母亲动着丰雪白的‮体身‬,摇晃着前那两个大子,终于叫唤了起来,一声高过一声,一句比一句秽不堪,粉红美丽的面容上已没有了端庄严肃,只有娇媚和

 原来,这就是做中我的母亲,毫无伪装的我的母亲,恕我直言,现在我的母亲看上去,真是个大货!让男人一看见就想上的大货!有着高傲漂亮的皮囊,完全可以以外表惑男人的大货!

 不过,我就是喜欢我的母亲,喜欢此时此刻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大货,心甘情愿躺在上让我的大货!

 终于,母亲在上的‮体身‬开始变得僵硬,直地躺在我身下,眼也开始一阵阵地剧烈地收缩,死死着我这里面的头,接着,她居然用力地一把将我推开,推到了她身边,随后,她自己用力地抬着部,‮腿大‬张开,让茸茸的完全晾着外面,就在这时,让她儿子眼前发亮的景观出现了,我看见,一股透明的体猛烈地从妈妈的两腿之间,她的那条粉而出,就像泉一样!

 那一刻,趴在母亲身边的我不仅看见了她抵达的样子,而且,还看见了一个女人罕见的的全过程!

 没想到,我竟然把母亲到了

 我呆呆地看着母亲自己着雪白的‮子身‬,一股股体从她的‮体身‬里到我的单上,数十秒中,她才停了下来,之后就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在上,一动不动了。

 “儿子,谢谢你!妈真是好长时间没这么舒服了,和你…和你做那事真的很舒服!现在,妈真是一点都不后悔了!”歇了一会,她才翻过身,温柔地将我揽入她的怀里,大子轻轻地贴着我的脸,这样一来,我依然硬子就刚好碰到她是水迹的道口,她看了看我,有些不好意思,又很高兴地说“儿子,你还没呢吧?你看妈,本来是要足你的,现在自己先来了一次!不过不怪你天天都想那事,你那玩意真也是好使,第一次,这么长时间都还没!和你爸当年一个德行!以后…以后妈可是要享福咯!”

 她说她的,我做我的,这期间,我已经扶着自己已经硬得不行的巴对准了母亲完全打开的道口,狠狠地刺了进去!我感觉,自己再不茎马上就要爆炸了!

 我没有翻身,将母亲丰的‮子身‬在下面,而是用手托着她两半白雪雪的大股,奋力地在她火热的里顶着,做着最后的‮刺冲‬,两个卵蛋飞快地撞击妈妈道的下面,发出一声声响曲!那是一声声‮子母‬配的咏叹调!终于,在妈妈软乎乎的包裹之下,我了!又多又浓的全部入我母亲的子入第一次滋养我的血与之地!

 我足足了三十秒才完事!

 后的疲惫,让我完全投入到了母亲暖暖的怀抱里,摸着喳,就像小时候睡在母亲的怀里,让她搂着我,只是,那时候,她的‮体身‬里还没有第二个男人的,我也不是母亲真真正正的第二个男人!

 即便我永远是她儿子的‮份身‬,我很自觉,这个我是不能忘的,母亲也不许我忘。

 “儿子,这就是‮女男‬之间的美妙,舒服吗?妈让你体验到了,也算对得起你了!不过,你也不用觉得欠妈什么,因为母爱都是永远不图回报的!而且…你也是让妈真的舒服!妈愿意…愿意和你做!”母亲闭着眼睛,声音轻轻柔柔,却透着一种严肃,像平时教导着我。

 一天之内,我居然三次亲耳听到一个母亲与儿子说出那两个词汇——做!第一次是母亲怒不可遏,过使然,第二次,是她意,只为刺,相比前两次,这一次母亲说她愿意和她儿子做,才是最打动我,最让我怦然心动的,因为,那时候的母亲的神智是清清醒醒的,没生气,也没受到外界的影响,这说明,我已经征服了这个外表高傲清冷的女人,让她毫不介意在她儿子面前表现出最原始,最的女人一面!换言之,以后,我高贵美丽的母亲可以让我随便摸她的子,随便搂着她光光的‮体身‬睡觉,可以让我随便与她玩游戏!

 那想想就很给力,多么刺的画面!而我的‮体身‬也立刻接到了这份指令,巴,又硬了!

 “儿子!你…你不是刚刚出来吗?咋又这么硬了?”母亲搂着我,一脸惊讶,惊讶于我起的速度之快,但是转而她就笑了,很‮奋兴‬地笑了,她‮摸抚‬着我的脸,充媚态看着自己有着一巴的大儿子,没再说话。

 我知道,母亲又发情了!于是我也不磨叽,翻过身,抓着妈妈的大子,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酣战…那‮夜一‬,我不记得与母亲了多少次,在她的子里多少股,我只记得在她的不断大声叫之下,最后我猛然从她已经泥泞的里拔出我已经没有茎,飞快地来到了枕头上,飞快地将那个已经有点发软的进我妈正好张开的小嘴里,让她的软滑的舌头着我的头,让她第一次给男人口

 那是我母亲第一次吐男人的茎,她是后来告诉我的,别看她和父亲做了三十年的爱,但像他们那些60后的中年人行房事的时候,大多数都是中规中矩的,男上女下,完事拉到,不好意思玩花样,最多就是用子蹭几下茎,玩玩

 真没想到,母亲给第一个男人口的对象居然是我,她的大儿子!当时,看着她笨拙着着我的大茎,舌头也不知道去我的头,但母亲并没有拒绝,我还以为她经常给我父亲呢,毕竟像我爸这个岁数,已经需要推波助澜了,让她含一会儿他的头才能起。

 没过多久,已经濒临爆发的我,就再也忍不住了,将不知道还有没有的全部入了母亲的‮女处‬嘴里!

 之后,就带着十分甜蜜,十分幸福,十分做完爱的疲力尽沉沉睡去,抱着我最爱的女人,我的体母亲!

 【完】

 字节数:34211 MmbBXs.cOM
上章 两性小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