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小说 下章
我最爱的母亲
 我最爱的母亲

 作者:李彬宾
2013/12/19发表于:SIS
字数:8741

  我又来了,这是8 月份左右写的小文章,经过了一些修改。嘿嘿,请大家指
教,尤其是s 兄,希望你看了这篇文章后再为小弟指点津,我已经有些凌乱了。
脑子里有很多想写的,苦于文笔不佳未能实现,实乃人生一大憾事啊。下了排版
软件,果断不会用,拜请高手排序,感激不尽。

  我坐在上,望了望窗外的夜景,扭过头来对母亲说:“妈,今天的夜
不错啊,八月十五,正好是品菊赏月的日子。”“坏主人,你才在妈妈的眼里
了一次了,人家不够厚嘛,还要还要。”

  妈妈本来是趴在上的,听了我的话,立即背对着我,跪在上,翘起她那
令我魂牵梦绕的肥美部,两只丰‮大硕‬的巨垂在上,肥腻而又‮大硕‬的两片
一扭一扭的晃动着,扭过头来对我媚笑着说道。听到母亲的索求声,我
不由得立了起来,把头凑到母亲的眼前,两片乎乎的,褶皱的
小‮花菊‬深藏在两片中,我将自己的大手按在母亲的肥上,充分享受这美
感后,想起了现在最终要的事情,于是,双手用力地一分,女最隐秘的,
我本来一辈子无缘得见的深褐色的眼就这么坦的暴在我眼前,看着菊纹口
淌着的一丝丝神秘体,我不由得浴火上升“乖妈妈,你说的小眼子怎么就
这么好用,我明明刚进去一发,你的小眼才出一个大,向外留着你的孙
子们呢,现在怎么就看不出痕迹呢,不行,我要检查一下。”不等妈妈反映,我
直接用食指顶在母亲的菊纹上,一用力,食指就进入了一个紧致温暖的地方,母
亲的括约肌死死的夹着我的食指,肠道内的层层褶皱动着想要排斥出我的手指,
令我一时间无法深入。不愧是我母亲的眼,用了这么多年还是如同最初一
般紧窄火热。“哎呀,坏儿子,妈妈的眼从你十四岁的时候就一直被你玩,你
天天玩妈妈眼的时间比你上课的时间还长,到现在你还没玩过瘾吗?”母亲一
声娇呼,对我恶狠狠地说道,红晕爬上了她雪净的脸庞。嘿嘿,虽然母亲嘴上说
不,但是怎么能瞒过玩了她眼十几年的我呢,癖可是对母亲最好的写照了,
‮花菊‬永远是她最感的部位,虽然玩了十几年,母亲的小‮花菊‬从一开始的粉红色
被我玩到了现在的深褐色,但是我依然对母亲的眼十分恋,想必这就是我们
‮子母‬走到现在这步的最后要原因吧,世界上有几对‮子母‬能做到我们这样的,‮子母‬
伦是有,但是向我们这样沉溺在‮子母‬的人想必不多吧。

  有点想远了啊,还是回到眼前的美上来吧,我的手指刮着母亲的肠道,用
力往外一拉,噗的一声,母亲的小眼被我抠出了一个小白色的和浅
褐色的肠混合在一起,带着小泡泡,噗、噗的被母亲的眼排出,挂在母亲的
‮花菊‬纹上,母亲全身的美不由得一颤,带起一层层花,脸贴着,双手扶
在自己的巨两侧,想把她那暴在外的隐秘掩盖起来,我哪里能让她得逞,都
老夫老了还是这么害羞,我和母亲以她的巨作为战场,我拼命地,而她
正好和我相反,我们的动作令这样靡的场面带上些许趣味,这也是我们‮子母‬乐
此不疲的地方,母亲的体力不如我,玩够了后,也死了心把手放了下来,这时她
眼上的褐色褶皱一边动,一边向外面释放着我们的爱还夹杂着许多白色的
小泡泡。

  看到这里还有谁能忍得住呢,我用手扶着自己‮大硕‬的,沾了沾挂在菊纹
上的爱,憋涨成紫红色的头贴在母亲深褐色的褶皱上,轻轻撑开母亲的菊门,
似乎是想这个多年的老朋友问好,小褶皱这时也感觉到她最好的伙伴来了,没有
像往常一样迅速合拢,而是又往外面吐了一个小泡泡,还夹杂些许褐色的肠
突然向外一翻,菊纹猛地夹住了我的头,我一个哆嗦,也不甘示弱,用力
,刮着母亲的肠道直下去,母亲足的大叫一声,全身的媚颤抖起来,
上身再也提不起劲,懒散的趴在上美也往下坠,怎么可能让她逃脱?

  我半跪在上,伸手环住母亲的丰,手探到她的‮腿大‬部,把她的整个肥
美的部连同丰腴的‮腿大‬‮劲使‬抱了起来,这时母亲只有上半身和贴着,丰
被她上肆意地变形,巨瓣分开,就可以看到她深褐色的菊
纹紧紧夹住我的,母亲的呻声逐渐变大,我感受到头顶端的开始用
力收缩。

  这个姿势很累的,但是到了口边我也顾不上其他了,双手稳住她的部,
向后一退,母亲娇被我的头带出,靡的绯红色在空气
中颤抖着,随后我再‮劲使‬一,小小还没怎么看清外面就被我顶回了那滑腻
紧致的肠道内,直肠壁上不规则的纹路‮擦摩‬着我的头,缓缓动起来。纵然
多年,但是每次入母亲的眼我都会无比‮奋兴‬,这毕竟是我的亲生母亲啊,
当年生下我的女人像这样趴在上,像‮狗母‬一样撅着自己的肥,被自己的儿子
眼肆意‮动耸‬,任何人也无法抵挡这样的惑。

  母亲这时也缓过劲,配合我的拔,轻轻地‮动扭‬着部,乌黑的每次进
出都会把娇带进带出,多亏了母亲的眼会分泌的肠和我之前留在
眼内的,我的逐渐顺畅起来。母亲小眼上的褶皱已经被大的
平,平里紧促的菊纹已经撑得看不出原来的纹路,深褐色的菊纹颜色变得发白,
死死的箍助住我的不放,大有舍身让我的全部进入永远出不来的感觉。

  母亲雪白的部,‮动耸‬在母亲眼内的乌黑的,偶尔带出来的鲜
下面开始给我带来了视觉上的盛宴。多年的‮子母‬使得母亲知
道怎样做才能获得最大的快,开始强力的动自己的菊门和直肠,让自己的肠
道充分体验大的威武,包裹着的直肠时不时的痉挛动,似乎随时都能
到达高

  就这样动了一百多下,由于姿势费力的原因我把母亲的股放了下来,
暂时离开母亲的眼,让母亲趴在上,‮腿双‬跪坐在沿,只是把她那水
般的肥外,如‮狗母‬一般出自己出爱眼。

  看到这里,我玩心大起,用头磨蹭着她的菊纹,沾着她的肠眼周围
轻点着,就是不进入。母亲着急地催促我“好儿子,你在干什么呢,快点回到妈
妈的眼里来,给妈妈一个痛快。”“老妈你今天真是好啊,不过我还想看
到你更的表现,要不然我就不眼了。”我一边‮逗挑‬着她的眼,一边
调笑着母亲,虽然我也是箭在弦上,想要‮刺冲‬一下,可是我还是希望母亲能够更
加主动一些,一个贤良母的一面是永远不会表在外人面前的。

  母亲果断得受不了,双手扒开自己的眼,用力之大,直接将眼扒开了一
个鹌鹑蛋大小的,看得我心疼不已。小眼是用来疼的,怎么能这么‮劲使‬呢。

  母亲这时开始了求爱声:“儿子,快来妈妈的眼。现在妈妈已经把
掰开了,掰得大大的。你看,里面还有你的呢。如果你今天把妈妈舒服了,
妈妈明天当你一天的小狗,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妈妈会在你面前用手指
,扒开眼跟你打招呼。你吃饭的时候妈妈会趴在你的餐桌上,让你一把吃
饭一边看着妈妈的动,你躺着看书的时候妈妈会一直为你口,让你累了
的时候玩妈妈的眼放松。妈妈会…”

  好家伙,母亲现在已经语无伦次了,居然把我们这些年玩得最烈的“奴隶
生涯”说了出来,可见她现在是多么的渴求能够进自己的眼。

  我怎么能辜负美母的所求呢,说起来母亲的癖还是我培养出来的呢,
作为一个儿子,能将自己母亲培养成一个玩具真是人生最大的一个乐趣啊。

  我扶住,重重地顶进了眼,头开始探入她的直肠,丸撞在
她水上,双手着给我带了无限快,肆意拍打。母亲雪白的
部上被我抓出了血红的痕迹,微微的待更能给她带来快,我用力的撞击着
母亲的部,恨不得把下面都进她那无限温暖的眼,随着我的,母
亲肥腻的眼里温度迅速升高,紧窄的肠道开始不规则的动。

  “老妈,你儿子的大巴正在你的大眼呢。我正在你的眼,你的
‮花菊‬,在爆你的门啊。”我觉得这时说脏话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快,期待着
母亲的回应。

  “好儿子,妈妈的好儿子。妈妈的大巴儿子正在用他的亲生妈妈的
眼,你把妈妈的眼都大了。你个小畜生,你个在十四岁就强妈妈的
的小混蛋。当年要不是我的手受伤了,你怎么可能得进我的眼。”

  “老妈你这话可不对啊,嘶嘶,你的眼又在夹我了。当年我第一次
眼的时候,你的眼还痉挛了呢。为了不打120 来分开咱们,我可是想了好办法
才从你的大眼子里出来的呢,你天生就是应该由自己的儿子眼。”

  的话越说越多,渐渐地开始回忆起十四岁得到母亲眼第一次时的情景。

  当时我读初二,放暑假,家里的条件还算优越,父亲为了让我们过得更好,
经常出差在外,只有母亲陪伴着我,所以我和母亲关系最亲了。家里那个时候就
有vcd 了,最主要的是我发现了一个3 级片,现在还记得名字,叫做超时空感。

  父母不在的时候我就开始看那个片子,男人嘛无师自通即可。唯一遗憾的
是3 级片看不到道和眼,只能模糊的想象女人的‮体下‬,最重要的是我不知道
眼和道的区别。

  还记得那时候父亲出差在外,母亲在回家的路上摔伤了双手,在同事的陪同
下去医院包扎了双手,医生说有一段时间双手不能动了,诊断后开了一个礼拜的
假,就让母亲回家休养。虽然母亲受了伤,但是却因祸得福,得到了她儿子的第
一次(笑)。

  母亲受伤回家的第二天,我早上醒来,听到厕所里有哭泣声,好奇地走到厕
所。厕所的门当时开着,母亲正坐在坐便器上轻声哭泣,厕所里有一股淡淡的臭
味,母亲只是穿了一条白色‮丝蕾‬边的内,内已经褪到膝盖处,雪白的瓣和
丰腴的‮腿大‬了出来。上身穿了一件粉的睡衣,松松垮垮的,吸引人眼球的是
衣服没有穿正,一对白皙的大,有一只了一半在外面,暗红色的头若隐若
现。这个场景和我看了很多次的a 片太相似了,增的一下我的火就升了上来,
得笔直。

  母亲看到我进来了,哭得更厉害,我站在那里愣愣的,好像吓到了,其实我
正在用一双贼眼瞄着母亲的体,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母亲又哭了大概2 分钟,
抬起头看了我一会,秀丽的脸庞上爬上一丝红云,就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慢慢
开口道:“儿子,妈妈…妈妈现在的手没法‮劲使‬,你…你帮妈妈用纸擦一下
股吧。”说罢就站了起来,转过头缓缓上身向前倾斜,将自己的肥凸出来,
好让我能够明白她的意思。

  我这时候脑袋里嗡嗡的,什么都想不到,只是机械的看着那白得晃眼的美

  随着母亲的催促我才撕下了手纸,慢慢的用一只手掰开了母亲肥腻的瓣。
一朵鲜的粉红色的‮花菊‬镶嵌在这个雪白肥美的部上,菊纹边上沾着一下粪渍,
黄黄的,从菊纹里出一丝褐色的体,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感的女人分泌
的肠。母亲的小眼好像感受到了我的视,顿时急促的动起来,挤着上
面残余的粪便。“儿子,你干什么呢,快点擦啊”母亲着急地说道,似乎这样将
女人的隐秘暴在自己的亲生儿子面前给母亲带来了很大的痛苦,她又开始想哭。

  按照母亲的要求,我慢慢的用手纸裹住指头上顶在了母亲的眼上,开始用
心地擦拭着上面的粪渍。眼上的菊纹在接触到我的手指的时候迅速的收缩在一
起,将我的手指挤了出来,带走了菊纹上的粪便和肠。就这样一顶一挤,好像
玩游戏一样我替自己的母亲擦她的眼,时间似乎变得很缓慢,我的动作相当轻
柔,母亲这时也停止了催促,开始沉默起来。一下,两下,三下,可能了几
十下,直到母亲开始低起来,我的动作才停止。这时候我开了口“妈妈,你的
眼我怎么擦不干净呢,总是有黄的痕迹。”我的发问打断了母亲的沉默,她
气急败坏地变现了一个爱干净的女人的面子:“死孩子,别胡说,怎么可能擦不
干净,我的那里干净着呢。”

  “不可能的妈妈,我怎么擦你的眼里都会有脏东西,不信你看。”说罢我
撕下一张纸,包着手指用力地顶进了她的眼,门括约肌死死地夹住了我的手
指。随后我了出来将纸放在了母亲眼前,母亲被我的动作得惊慌失措,怎么
也没想到我会直接进她的眼里,扭过头来,带着惊讶的表情看着我。

  我鬼心窍了一般,扔了手纸,双手扒开她的瓣,冲着带有一丝粪便残渣,
还留着一点肠眼重重地吻了上去。闻着女‮体下‬独有的气味,看着眼前离
开我嘴沾着我的唾和母亲自己分泌的肠的粉红色眼,我顾不上脏,伸出
舌头顶了进去。母亲大惊失,慌张的‮动扭‬自己的‮子身‬,烈的动作使得她失去
了平衡,跌倒在地,趴在了地上。

  她一边在地上‮动扭‬着不加一丝遮掩的肥美部,一边骂着我:“死孩子你疯
了吗,我是你妈,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给我滚,给我滚。”

  我看着地上‮动扭‬的‮身下‬赤的母亲,心里的火高升。“妈妈,我今天一定
要得到你,你的股真是太美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我抓住母亲动的‮腿双‬,掐住丰腴修长的‮腿大‬,让她的了起来,再次
分开了她的。小眼和又回到了我的视野里。学着a 片里那样吐了吐口
水在已经出的上,义无反顾地在了眼前带有粪渍和肠
上,后来才明白,如果当时没有肠和粪便的润滑,我不可能进母亲紧窄的
眼。“啊…”一阵尖叫从母亲口中传来“错了错了,那是我的眼,你个混
蛋,你错了。”

  我这时根本就分不清眼和道有什么区别,已经深深地被母亲眼内
的感觉住了。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啊,紧、紧、紧,好紧啊,接触到的一
切都在排斥着它,直肠上的褶皱好像一只只小手在推阻着的前进。肠道内的
温度高得惊人又有些令人熟悉,这就是母亲体内的温度啊,我就是在这里出生的
(别笑,当时真是这么认为的,不知道眼和道,只知道女人能生孩子,没有
)。

  我为了阻止母亲的动从后面紧紧的搂住这具丰腴的体,由于双手不便,
母亲根本就做不出反抗,任由我在她的‮体身‬上摸,脑子里全是被自己儿子
的想法。我看到母亲停止了动作,肠道内的挤也开始放松,就缓缓的开始退出
,只留头被眼紧紧包住,享受着亲生母亲直肠‮摩按‬头的感觉。

  渐渐地,母亲侧过头来,看着我,表情失神、无奈、悲愤,又像是放下了心
里的什么东西似的。开口道:“你这个强妈妈眼的畜生,妈妈的眼被你
了进去,咱们这是伦啊,你以后让我怎么活!怎么对得起你爸!”

  我一听母亲的声音,顿觉游戏,紧搂住她,再次直眼,发誓道:
“妈妈,别担心,我以后会照顾你的,会把你当成我的媳妇来照顾,以后一定会
娶你当老婆的。”母亲看着我信誓旦旦的表情,无言以对,默默地转过头,低声
说了一句“慢点,疼。”

  母亲同意了!母亲居然同意了我进她的体内,以后母亲就属于我了,我带
着这样‮奋兴‬的心情,开始在母亲的体上行动开来。我们两双‮腿大‬在一起。

  为了让得更深,每当我入时母亲的眼时,我就用力的把股向我
上撞,如果是道,我保证是每次都进子口。

  “啊!老妈,大股,小眼,我烂你的小眼子,你的眼夹紧点!”

  我可是初哥,正在兴头上,什么都不顾了。意外的,母亲回应了我“儿子
快!

  快我的股,用大巴干妈妈的眼,你个自己妈妈的眼孩子,你个
小混蛋,你个王八蛋,你个从妈妈眼里生出来的混蛋。”母亲好似放开了一切,
将对我的怨恨和自己的快乐混合在一起,忘形的喊叫。

  “你拉屎的股,刚才还让我给你擦屎,我把你股里的屎出来,让你
看看你的眼里有多脏,看看我是多爱你的小眼!”越说脏话我就越有快
母亲的配合让我加快了自己的‮动耸‬,看着自己的巴进出母亲的眼,雪白带着
靡的粉红色的股上挤进去一个大,粉红色的小眼逐渐被得大张,她
眼不断分泌肠,混合着些许残留的粪便使得我的更加容易。刚才拉屎
的孔现在被自己儿子的所填,一想起这样的场景母亲就有些昏厥的快
她的眼上传来的阵阵快意令她的癖逐渐显出来,眼是她比道更加
感的感带。

  “啊!吧,你个亲妈眼的巴、亲亲!妈妈都是你的,妈妈的眼都
让你出屎了!”母亲不能接受自己被儿子出快而开始疯狂,忘乎所以:
“啊!儿子的大巴不烂妈妈的眼就不对,妈妈的眼永远让儿子吧!

  吧!”

  “我来了,妈妈,儿子来给你灌肠了!”我的快已经积蓄到顶点,终于忍
耐不住,开始将入母亲的肠。进自己母亲的眼的快使我眼冒金
花,母亲的意识更是被我的灌注在肠道壁上的快所淹没,近乎昏
的直肠收缩到极点,榨出我最后的后也没有松开,一直套住我的

  我享受着这无与伦比的快,渐渐感觉不对劲,怎么母亲的眼还在套
她的眼虽然很紧,但是我现在想拔出好好欣赏下面这具媚,和母亲交流
一下感情。

  这时候母亲从灌肠的快中恢复过来,也注意到了情况,着急地对我喊
:“小混蛋,赶快把你的拔出来,看我一会怎么打死你!”

  傲娇了,母亲绝对傲娇了,被自己儿子出高令她很不好意思,但是我
们现在的重点是拔出我的。“妈,我也想拔出来啊,可是你的眼死死夹住
儿子的巴,不放我怎么办呢?”

  什么,我和母亲突然意识到不对,原来不是我们对方作怪,而是我们两人都
想分开眼和,却分不开。

  坏了,母亲意识到问题的严重,难道我们俩人就只能这样了吗!以前听说
过夫时,道痉挛夹住丈夫拔不出来的案例。我们俩现在的情形
何其相似,但是我们现在的情况怎么能让世人所知道呢?

  母亲越想越恐怖,几乎要哭出来,只得告诉我,让我也帮着一起想办法。“
老妈,既然分不开就不分了呗,反正你的眼和我的巴是绝配,我现在还感觉
到你眼里很火热呢!”我的话不经大脑的说出来把母亲气得够呛,差点要强扭
过来咬我。

  开玩笑,眼套着还想咬人,我怎么可能让你得逞呢,赶快安抚她,脑
子里的鬼主意不住窜,终于想出一个告诉她:我们就这样保持姿势,一会我把
母亲抱到坐便器上,再拉一次屎,或者撒一次没准门括约肌就自然松弛下来,
我的巴就可以从她的眼里拔出来呢。

  母亲羞红着脸同意了我的话,我将她抱起来眼,由于这样的动作感觉舒服
极了,甚至再次充血肿大了一圈似的,让她感觉眼的肿,又不好意思说。

  我让母亲踩在坐便器边缘,蹲下股,慢慢准备排。母亲娇羞地通红了脸
,直肠内的壁随着她的‮劲使‬儿动,我的受此刺逐渐恢复了巅峰时
的状况。

  虽然这样的情况令她很尴尬,但是我撑大了她的眼的动作为她带来了便意,
五分钟后她开始准备排

  我赶紧双手穿过母亲的下,抱住母亲的‮腿大‬,将母亲抱了起来,让她的
道和眼正对着坐便器,做出了一个让小孩撒的姿势来,这也是我对母亲小小
的恶作剧。母亲的脸羞得通红,嘴里小声嘀咕着骂我的话,却没有反对,只有这
也她才能尽快摆我的

  嘘、嘘母亲终于开始撒了,渐渐地我感觉到门括约肌不像刚才那么紧箍
了,缓缓地,随着母亲晶莹的从粉红的道排出,我的也顺势从她的
眼中了出来,随之一起的是我刚才灌进她肠道的和我们俩分泌的爱。噗、
噗她的眼也开始放,从里面出一股股被粪便和肠染黄的,亲生母亲
道口和眼同时排的感觉相信没有几个人能够见到,得此母,此生无憾
矣。母亲休假的后六天给我带来了无尽的快乐,感谢母亲的宽容,感谢母亲的媚
,感谢母亲喜欢

  “来了,来了,死孩子你绝对是故意的,你要把你妈妈的屎带出来啦!”母
亲惊世骇俗的叫声把我带回了做现场。回忆第一次的‮奋兴‬和眼前的刺使
我也达到了高,我闷吭一声,死死的入母亲的眼,突突突地向直肠深
出我今天的第二波,母亲的直肠拼命动,想把我的排斥出去,反
而给我带来了更大的快。突然,我感觉母亲的直肠深处挤出了一下东西,但是
她的直肠被我‮大硕‬的头给堵得死死的,什么也排不出来。母亲这时已经开始全
身颤抖,哆哆嗦嗦的说道:“死…孩子,你…快点拔出去啊,我已经拉出来
了,快点,快点给妈妈个痛快啊!”我佯装听不清,又用力的略微软下的
,说道:“老妈,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清,你能说得像平常一样,让人简单
易懂吗?”“好、好、好,你个臭孩子,对妈妈不孝顺,从来都只妈妈的
的小畜生,你最喜欢你妈妈拉屎的样子了,妈妈现在就拉给你看,中秋节让你看
个够,好吧”带着哭声,妈妈颤抖地说道,我一看妈妈已经到了极限,就拔出了
,迅速躲到了母亲的侧面,从底下拿出了平常用的盆,期待着接下来的场
景。我的拔出后,母亲菊中的直肠甚至有一小段被我带了出来,原先紧窄
的菊门已经被我成了一个不规则的黝黑三角形,向外面散发着人的惑。

  噗嗤一声,母亲的出一小股白中带着浅黄的体,这是我的
和母亲肠混合的美妙体,掉在了盆里,还有一部分拉得很长,似乎不舍得从
那温暖的肠中离,死死的挂在出的直肠上,形成一种另样的美。“啊、啊,
出来了出来了,小畜生你快看啊,快看啊!”母亲的菊门上的小褶皱搐加快,
直肠也开始往回收缩,扩大的眼口向外凸出,逐渐动,似乎想阻止什么出来,
但是已经晚了。

  噗、噗、噗,母亲的眼接连放出三个泡泡,最后一个泡泡出来的时候,紧
跟着出来了一条深褐色的粪条,小眼一凸一凹,直肠‮劲使‬收缩,一点一点将直
径有5 厘米的粪条逐渐排除,颤颤巍巍的挂在母亲的门上,不舍得离开。我这
时笑道:“妈,这像不像当初庆祝我找到工作时,我往你眼里得那狗尾巴,
当时我让你穿上粉红色的吊带丝袜,上面什么也不穿,趴在地上装成‮狗母‬的时候,
我就想到现在的场景了,真像。”

  母亲有气无力的白了我一眼“这样的事情你当时都能想到,真是个大‮态变‬,
妈妈现在也快啦玩了,就差一点了,等我拉出来后,你一定要把屋子收拾干净啊,
妈年级大了,没有你那么好的体力了…。”

  “哪有啊,我现在二十六,妈你才四十三岁,你的眼还能被我玩几十年呢!”

  我打断了母亲的谦虚,开玩笑,妈妈你是我一生中的最爱,现在保养得这么
好,这么看我们都可以一起变老的,谁还会像妈妈这样无私的接受我呢。我一边
想着,一边拿出手纸,裹着在手上,为母亲的眼擦净粪渍,不时地深入进去帮
母亲擦干净直肠道,这样的事情显得那么自然和谐。 MmBBxS.cOm
上章 两性小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