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小说 下章
失控的禁忌游戏
 失控的忌游戏

 作者:我吃大力丸
字数:15162
前文链接:viewthread。php?tid=8961203&page=1#pid93559959

 ***********************************
这章开始进入绿母剧情,也越来越难写了,主要是一下子入两个新的人物,
过度方面写得很乏味,没有情,但又不能一笔带过,所以之后的更新估计会放
慢很多,大家可能要等一段时间了。另外,对剧情方面有建议的朋友可以和我私
聊,发站内信,我们一起讨论。
***********************************

  之后的两天时间里,我抓紧一切机会和妈妈在家中做,每次做到最关键的
时候我就会停下来向妈妈提出一个要求,妈妈有了之前的几次经历也变得开放了
许多。在我的软硬兼施下,我和妈妈做的痕迹已经遍布家中的每一个角落,客
厅、厨房、卫生间、爸妈的卧室,甚至阳台都成了我们做的地方。

 其中最刺的一次是昨天晚上,当时我和妈妈正在阳台上做,妈妈上半身
穿戴整齐,下半身则一丝‮挂不‬地站在阳台上,我从后面搂住妈妈的大股尽情
,胆小的妈妈生怕自己会被邻居看到,一动不敢动,连呻声都十分压抑。虽
然是在黑夜里,但是仍然有一些被人发现的危险,那种紧张刺的感觉令我们都
变得十分动情,没几分钟就一起到达了高

 此时,正是下午,吃过午饭后我和妈妈再次滚上了,这次是在爸妈的卧室,
房间里开着空调,十分凉爽。我们拉下窗帘避免被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情画面。

 房间里,我浑身赤地站在上,同样光的妈妈则俯身双膝跪着,雪
白的大股高高抬起,我双手扶持着妈妈的股,巴并没有在小里,而是
在妈妈的直肠中,只见原本娇小的‮花菊‬蕾此时被我的茎撑开,周围细小的
皱褶随着我的进进出出,一股淡黄体从隙里溢出,而妈妈前面那只
肥美的鲍鱼里则夹着一橡胶做的假具,大量水从小出,又顺着妈妈
的‮腿双‬到凉席上。

 看妈妈的表情,一副十分受用的样子。这就是她的改变之一。自从上次在公
共厕所里和妈妈发生了那次刺,妈妈回来后似乎比以前更加喜欢
能带给她的快乐了,每次做前都要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虽然嘴上并没有提
过想和我,但这其实就是一种暗示,只不过妈妈仍然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
我当然明白妈妈的意思,所以大力支持,不但足妈妈望,还在
同时用假具将妈妈的小的,就像上次在公厕里一样,双重刺下,
妈妈的‮体身‬变得更加感易,到达高时的程度也更加烈。

 我着妈妈的小眼,看着妈妈雪白的体被我得前后摇晃,特别是
前那对大子在半空中抖动出阵阵的,心里一阵快意和足,部的力量又
加大了几分。

 我轻轻拍了怕妈妈的大股,说道:“妈,今天晚上吃过饭以后换上那条连
衣裙,我打算带你去个好地方!”

 “什么地方?为什么要穿那件衣服啊?”妈妈不解地看着我。

 “去了你就知道。这次和上次去菜市场不一样,妈妈这次只能穿那一件,而
不是穿在里面。”

 “就穿那一件出门?那怎么行?那条连衣裙都是透明的,只能在家里穿穿,
怎么能穿出去呢?小强,你又胡闹!”妈妈被我的计划吓了一跳,口反对。

 “妈,你不知道,那件黑色的连衣裙只有在有光的地方才看得出来是透明的,
大晚上的根本看不出来,别人咋一看之下其实和普通的连衣裙没什么两样。所以
我才打算晚上带你出去,而且我们这次不去人多的地方,妈妈的身材只有我一个
人能欣赏。你就放心吧!”

 “那也不行,这也太危险了,一旦被别人发现妈妈穿成那样,你叫妈妈还怎
么做人?”

 “我保证这次绝对‮全安‬,上次去菜市场你不也说危险吗?最后还不是什么事
都没发生,而且妈妈忘了上次在公共厕所里的事了吗?那种快,反正我是忘不
了。”我不停惑着妈妈。

 妈妈微微皱眉陷入了思考,似乎是回忆到了上次经历中的某一个难忘的画面
和感觉,妈妈脸上微微一红,水汪汪的大眼睛瞪了我一下,妩媚地说道:“随你
便好了,你这坏小子就知道变着法地玩妈妈,小心哪天玩火自焚!”

 “嘿嘿,妈妈放心好了,我有分寸的。”我笑着答道,继续干劲十足地耕耘
着身下这具成多汁的体。房间里渐渐响起妈妈的叫声…

 晚上,吃过晚饭后,我和妈妈坐在客厅里看了会电视,等天完全暗下来之后
才准备好出门。

 妈妈出门前换上了那条连衣裙,感的身材在衣群的包裹下展现出惊人的魅
惑,站在灯光下仍然能透过半透明的布料看到妈妈雪白的肌肤,尤其是前的两
头和下那片漆黑的三角地带显得十分醒目。

 走出门去,失去了灯光的照,在夜的掩盖下,同样黑色的连衣裙就显得
没那么与众不同了,几乎和普通的连衣裙没什么两样,根本看不出有透明的地方,
只不过裙摆太短,堪堪能够遮住妈妈的股,只要妈妈走两步就能看到裙摆下面
雪白的一片,为此,妈妈还另外穿了一条长筒的黑丝袜,黑丝被妈妈拉得高
高的,遮挡住了不少关键部位。本来妈妈还坚持要穿内,但我没有同意,我认
为既然要就索个彻底,穿了内就不刺了。

 最终,妈妈在不太情愿的情绪下和我一块出了门。

 我和妈妈要去的地方离家不远,是一处建筑工地,半个月前不知道什么原因
工地上人都走光了,楼盖了一半就搁在了那里,平时那里根本没人,一到晚上更
是安静,经过我多来的观察,认为那里是处很适合打野战的好地方。

 我牵着妈妈的手,尽量走在偏僻的路上,避免和人相遇。尽管如此,一路
上还是遇到几个邻居,妈妈紧张地说几句就和我匆匆离去,也不知有没有人注意
到妈妈身上的不妥。

 “到底去哪啊?怎么还没到?”妈妈紧张兮兮地问道,一边拉着自己的裙摆
一边四处张望。

 我的手放在妈妈身后,从裙摆下面伸进去,手掌‮摸抚‬着妈妈弹十足的大
股,嘴里说道:“就在前面,快到了。”

 继续走了几分钟后,终于到达了今晚的目的地。废弃的建筑工地周围一片漆
黑,一盏路灯都没有,除了一栋未完工的楼架子,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

 “你带妈妈来这里干嘛?黑漆漆的有什么意思?”妈妈看我停了下来,疑惑
的问道。

 “妈,就是要黑漆漆的才‮全安‬嘛,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不是正好适合我们打
野战吗?”我嘴里说着,一边已经将手伸到了妈妈的‮裙短‬里抠着她的小

 “啊~ 你也太大胆了,万一有人路过这里怎么办呐?”妈妈此时也知道了我
带她来这里的目的,并没有表现得很抵触,只是还有一些担忧。

 “没事的,我们到楼里面去做,绝对‮全安‬!”我拉着妈妈的手走进了黑
的施工楼。

 整个楼有5 、6 层,楼里四周弥漫着一股水泥味,皎洁的月光从外面照进来,
起到了一些照明的作用。我抱着妈妈,迫不及待地在她的身上胡乱‮摸抚‬。

 也许因为这是妈妈第一次在外面打野战,此时她显得比平时更加容易动情,
而且在夜的掩护下,妈妈变得十分主动,嘴里发出急促的娇,一把下了我
的短,玉手在我的下握住‮硬坚‬的巴。

 我见妈妈如此表现不由大喜过望,拉着她走到一个开的窗户边上,让妈妈
趴在窗台上面,掀起她的裙摆,手握着入了早已透的小里。

 “哦~ ”妈妈舒服得发出一声呻,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漆黑的夜,一边
轻轻晃动自己的合着我的前的豪兜在富有弹的衣裙里在半空
中左右摇晃。

 空旷的大楼里,我的气声和妈妈的娇声显得十分响亮。

 “妈,是不是很刺?比在家里做更‮奋兴‬吧?”我一边一边问道,双手
握着妈妈沉甸甸的房,肆意捏。

 “嗯…嗯…”妈妈并不回答,嘴里发出舒服的呻,双手紧紧扒在窗台
边上,脸上既‮奋兴‬又紧张。

 “妈,以后我会经常带你出来的,让你体验一下在各种环境里做的滋味,
绝对过瘾。”我说着,一边把妈妈的连衣裙从肩膀上上,让妈妈的一对豪
彻底暴在了空气中,雪白的在月的村托下显得无比白,像两个大木
瓜一样吊在前不停晃动。

 我一手捏着妈妈的一只白子,一手伸到妈妈的下面抠起的蒂,
在我的双重刺下,妈妈很快就到达了高,全身一阵颤抖,一股撒在我的
头上,然后整个人软绵绵地趴在窗台上,任由我继续在身后不停地

 我也到达了关键时刻,双手按着妈妈的大股,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烈地撞击声在大楼里来回飘

 “啪啪啪…”

 就在我快要的时候,忽然背后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然后一道强光
毫无预兆地打在我和妈妈的身上,我惊得‮体身‬僵直,停下了一切动作,脑子里忽
然空白,只有一个念头不停回:“完了,被人发现了!”

 “诶?不是上次那对?这两个以前没看过啊,龙哥。”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大
楼里响起,显得十分突兀。

 “妈的,又是一对!怎么这些狗‮女男‬就这么喜欢上咱们这楼里来打野战呢?”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回答道。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我和妈妈的面前,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手电筒,
光柱肆意地在我和妈妈身上扫过,而我由于背光的原因还看不清他们的面貌,只
是从声音来判断,两人应该都是中年人。也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被人撞见了自
己打野战本来就是很难堪的事情,而且我和妈妈的关系比之那些正常的情侣更加
见不得光,我的心里一片惊慌,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种局面。

 “啊!”妈妈早就被这种情况吓坏了,刚才还没反应过来,此时见到两个陌
生男人就站在自己面前,竟然吓得尖叫一声,整个人双手抱拼命躲在我的身后。

 “鬼叫什么?!妈的,大晚上跑到我们兄弟的地盘上打野战,胆子不小啊?
现在知道怕了?”那个手里拿着手电的男人喝骂道,听声音就是刚才那个被另一
人称为“龙哥”的家伙。

 “躲什么躲,让老子看看到底长什么样?你小子给我起开!”那个龙哥忽然
一脚把我踹到一边,手电筒照在妈妈的身上,将妈妈上下看了个光。

 “我,还是个大‮女美‬啊!”那个男人将光柱打在妈妈的脸上,为妈妈的美
貌而惊叹。

 “龙哥你看,这女的身上穿的是什么?怎么和透明的一样?喂,把手放下来,
还挡个啊!都敢出来打野战,还这么害羞?装什么呢?”另一个男人忽然走上
前去,一把将蹲在地上的妈妈拉了起来,妈妈的一只手被他拽着,另一只手根本
护不住前那对‮大硕‬的房,颤巍巍的大子在两个男人面前一览无遗。妈妈的
身上此时只穿着一双黑丝,那条连衣裙半挂在她的间,漆黑一片,
刚刚被我过的小口还沾着一些白沫。

 “咕…”两人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显然被妈妈感的身材所震撼。

 “呜…小强,救我…”妈妈的手被那个男人拽得死死的,根本挣脱不开,
只能向我投来求救的目光。

 那个拿着手电的男人忽然把光照在我脸上,向我问道:“你个小白脸,我问
你,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我们是情侣,她是我女朋友。”我当然不能告诉他实情,只好瞎编。

 “不对吧?这女的看上去也有30多了,你小子连都没长齐,你们年纪相差
这么大,算哪门子的情侣?再说,信不信老子打死你?”男人威胁道。

 “我说了是情侣就是情侣,你们赶紧放我们走,不然的话我报警了!”我尽
下心中的惊慌,内厉荏地对两人喊道。

 “哼,找打!阿虎!”拿手电的男人忽然对另一人喊道,那个被叫做“阿虎”
的人放开了妈妈的手朝我走来,二话不说便对我拳打脚踢。

 “报警?让你报警!老子把你打死在这里都没人知道是谁干的!”阿虎是个
成年人,力气很大,我根本就无法反抗,只有挨打的份,嘴里不断发出惨叫声。

 “别打了!住手,不要打我儿子!不要打他了,呜呜…”妈妈看到我被阿
虎殴打想要扑过来保护我,可是却被阿虎的大哥紧紧拽着,只能不停哀求劝阻,
急得快哭了。

 完了!妈妈竟然说漏了嘴!

 果然,听到妈妈叫我“儿子”,阿虎两人明显被惊呆了。阿虎停止了对我的
殴打,嘴里不可思议地说道:“你们两个是‮子母‬?!这,这他妈不是伦吗?!”

 那个龙哥也愣了一下,接着对妈妈嘿嘿笑道:“没想到你们竟然是‮子母‬?你
这个当妈妈的大晚上带儿子到这里来打野战?真是稀奇,老子活了这么久,以前
也就听说过有伦这种事,没想到今天竟然亲眼看到了!有意思!”说着话的同
时,男人一只手忽然搂住了妈妈的柳,盯着妈妈的豪,眼里泛起一阵光。

 妈妈被他的举动吓得往后退了几步,想推开揽在自己上的手臂,可惜却纹
丝未动,羞急地说道:“你们别来,我,我要喊救命了!”

 “嘿嘿,你喊啊,这里除了我们几个根本没有其他人。就算有人被你喊来了
你要怎么说?告诉别人你和你儿子在这里打野战被我们兄弟抓住了吗?那也行啊,
让大家都知道你们这对‮子母‬有多不要脸,最好把‮察警‬也引来,然后让他们把你们
带回家去,让你家里人都知道这事。”

 “不要!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不喊了,不喊了,求求你放了我们吧,呜呜…
…”妈妈被那个龙哥说的话吓得不轻,不知所措地低声哭泣起来。

 “放了你们也行,不过这就要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太太,你看,我们哥俩
也是30好几的人了,到现在都还没娶老婆,已经很久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我
看太太你也面善的,干脆就帮我们兄弟解决一下生理需要吧?”龙哥说着已经
悄悄地贴近了妈妈,‮腹小‬顶在妈妈的股上轻轻‮擦摩‬,手一用力,把妈妈整个人
搂在怀里。

 “嘿嘿,就是。太太这么感,一看就是那种求不的女人,要不然也不
会和儿子搞到一起。太太干脆和咱们兄弟打一炮,保证让你足!”阿虎也兴
地说道。

 “妈,不要答应他们!你们放了我妈,别欺负一个女人!”我知道妈妈今晚
说不定就要遭到眼前这两人的侵犯了,急得想要推开在身上的阿虎,可是阿虎
就像一座山一样把我按在地上,让我的挣扎显得那么无力。

 “你妈的!老子让你话多!”阿虎恼怒之下对我又是一阵拳脚相加。

 “别打他,求求你们别再打他了!我答应你们就是了…呜呜…”妈妈的
脸上苍白一片,大颗的泪珠从眼眶里滑落。

 “这就对了嘛。太太,这里太黑,和我们到楼上去,我们睡得地方有,让
咱们好好快活快活。阿虎,把那小子一起带着,别让他溜了。”龙哥说完搂着妈
妈向楼上走去。

 “小子,一块上去看好戏吧。走!”阿虎将我拽起来,推搡着我跟在龙哥和
妈妈的后面。我虽然知道妈妈即将面临的悲惨遭遇,可是却毫无办法,只能不甘
心地被他们控制着。

 一直跟着他们走到了三楼我才发现,原来施工楼并不是看上去那么冷清,至
少里面还住着龙哥和阿虎两兄弟,他们睡觉的房间就在三楼,里面还亮着灯,只
是由于房间的位置比较靠里,从大楼的外面根本发现不了。我心里后悔莫及,早
知里面住着人我就不会带妈妈来这里了,也就不会发生现在这种倒霉的事,可惜
一切都晚了。

 我和妈妈被龙哥他们推着走进了他们住的小房间,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和一
张矮茶几以及几条小板凳,地上到处都是烟头,几个空酒瓶和一些废弃的报纸被
胡乱丢弃在一旁,茶几‮海上‬摆着两个快餐盒,还有苍蝇正在上面飞。屋子的天
花顶上悬挂着一个明亮的白炽灯。

 妈妈被龙哥一把推倒在上,破旧的架子顿时发出一阵吱吱的响声。这张
不但破旧,还很简陋,一张凉席铺在几层废报纸上,头还有一条男人穿过的
四角内。整张唯一的优点就是够宽敞,估计同时睡3 、4 个人都不成问题。

 妈妈像一只待宰的羔羊被龙哥推倒在上,明亮的灯光下,感的雪白
正在微微颤抖,显示着妈妈此刻内心的惶恐不安。

 龙哥仔细地打量了一会妈妈感的身材后不心大动,下支起了一顶高
大的帐篷,一只手已经摸向了妈妈穿着黑丝的美腿。

 “啊…”妈妈惊呼一声,‮腿双‬不安地‮动扭‬,躲避着龙哥的双手。

 龙哥看到妈妈这种反应显得更加‮奋兴‬,忽然用一条手臂搂住妈妈的‮腿双‬,另
一只手则伸到妈妈的裙底捏着妈妈的股。

 妈妈‮劲使‬‮动扭‬着‮身下‬,可惜‮腿双‬被龙哥死死锢,根本无法摆他的侵犯,
只能嘴里焦急地喊着“不要”,不过这种哀求不但没能让龙哥放弃,反而变得更
加亢奋。

 龙哥的一只大手用力地捏着妈妈丰,嘴里一边说道:“太太,你
股真大啊,而且好有弹,一点不像生过孩子的人。”

 “阿虎,把那小子绑起来放到一边,你过来帮太太把衣服掉。”龙哥忽然
回头对阿虎说道。

 “好嘞!”阿虎‮奋兴‬地回应着,下了他的皮带将我双手反绑在茶几腿上,
让我坐在地上面对着他们。

 “你小子给我老实点,老子让你免费看场好戏,嘿嘿!”

 阿虎三两下就把自己了个光爬上去,上的龙哥也已经光了衣
两人下两起的大站在妈妈的面前。

 灯光下,我第一次有机会细细打量龙哥兄弟俩,只见两人大约30多岁,样貌
相似,龙哥1 米8 左右,阿虎则矮一些,两人一看就像那种从农村里出来打工的
农民工,身上的皮肤糙黝黑,肌发达,和躺在上,白的妈妈成了鲜
明的对比。

 “太太,让我来帮你衣服吧!”阿虎拉起妈妈的手臂,让妈妈坐在上,
然后双手拉着妈妈股下的裙摆从下往上了下来。阿虎手里拿着下来的连衣
裙,看着浑身赤的妈妈说道:“太太晚上出来玩就穿这么一件东西,连内
不穿?龙哥你看看,这么薄!这女人真是!”

 妈妈被掉了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不羞急万分,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豪
两条玉腿紧紧夹在一起。由于龙哥和阿虎就站在自己面前,两人的大高高
立,距离妈妈的脸庞不到几公分,从头上传来的热气和味令妈妈不得不低
下头,眼睛不时地向我瞟来,眼神既羞愧又不安。

 龙哥和阿虎两人示威似的在妈妈面前抖动着自己的,看到妈妈羞得低下
了头不得意地坏笑。龙哥手里握着自己的茎上下抖动,对妈妈说道:“太太
你看,我的巴都这么硬了,你来帮我一下吧!”

 龙哥说着抓住妈妈的一只玉手,将自己的巴放在妈妈白的手掌上。

 “啊…”妈妈被迫握住龙哥的茎,壮滚烫的大突然和自己的小手
做出了亲密的接触,从手心里传来的温度以及茎上的脉动令妈妈发出一声害羞
的惊呼。小手下意识地想要往回缩,可是却被龙哥紧紧按住,只能被迫抓着龙哥
,脸却扭向一边不敢去看。

 阿虎也有样学样,抓起妈妈的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巴上,把持着妈妈的手
上下动。

 兄弟俩的都十分壮,上面的青筋在包皮下面显得很狰狞,两颗‮大硕‬的
头由于充血而显紫,上面还沾着一些白色的污垢。兄弟两人一边感受着妈妈
手心的,一边发出仿佛正在做一样舒服的呻。妈妈则一直低着头,羞苦
地紧皱眉头。

 “太太,把头抬起来,帮我口,我想你的小嘴!”龙哥忽然抬起妈妈的
下巴,将自己的头凑到妈妈嘴边。

 “呜!”妈妈拼命转过脸,小嘴紧闭,头上传来的味令她眉头紧皱,
一脸的厌恶之情。

 “太太,你最好给我配合一点,要不然你儿子又要吃苦头了!”龙哥恶狠狠
地威胁道。

 “不要动我儿子!别打他了…我…我都听你的,你们想怎么样都行…
呜呜…”妈妈双颤抖,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

 “这就对了嘛,把嘴张开。”龙哥再次将头放到妈妈的嘴边。

 妈妈强忍着刺鼻的腥味,转过头来看着我说:“小强,妈妈对不起你…”
说完,妈妈轻启红,张开小嘴缓缓地将龙哥的入口中。

 “哦~ 真舒服!”龙哥放开双手,任由妈妈将他的巴一点点含进嘴里。很
快,半具就消失在妈妈的嘴中,把妈妈的小嘴撑得鼓鼓的。

 龙哥细细地感受了一番妈妈口腔的温热和柔软,然后双手从后抱住妈妈的头,
轻轻地按,让自己的巴在妈妈的嘴里做着运动,脸上一片陶醉。

 妈妈的脸上则写了痛苦,不但要忍受肮脏的具和刺鼻的气味,小嘴也被
无情地撑开,壮的具在嘴里快速令妈妈的嘴巴变得有些麻木,大量的口
水从嘴角滑落,滴在前,使得一对豪滑无比、水光一片。

 阿虎一边让妈妈不停地为自己手,一边将手伸到妈妈前玩着妈妈的
房。尽管他的手掌比我要大许多,但仍然无法完全掌握妈妈的一只豪,白
软的在阿虎手掌中肆意变换着靡的形状,两粒葡萄大小的头也因为受到
拨而悄悄硬

 龙哥抱住妈妈的头,动作变得越来越快了,嘴里大喊道:“哦!太太,你的
小嘴真是舒服!我不行了,要了!啊!”

 龙哥忽然拔出巴,一股白色的从马眼里而出,有力地在妈
妈的脸上,使妈妈的脸上和头发上都沾了粘稠的男,几道挂在妈妈的睫
上,让妈妈眼睛都无法睁开。

 “咳咳…”妈妈烈地咳嗽着,擦拭着从自己脸上滑落到嘴边的

 “呼~ 没想到光是口就让我缴了,真是太了。现在,轮到我来让太太
了!”龙哥一边说着一边命令阿虎抱着妈妈坐到上。

 阿虎抱着妈妈坐在头,让妈妈背靠着他半躺在自己怀中,双手托起妈妈
前的一对豪,一边玩一边在妈妈耳边说道:“太太,你的子可真大,我还
从没玩过这么大的子呢,啧啧,又滑又,保养得可真好!”

 “呜…”妈妈被阿虎抱着,根本无法动弹,只能任由他玩自己的房。

 龙哥蹲在妈妈‮腿双‬之间,忽然双手用力分开妈妈的两条玉腿,使雪白的‮腿大‬
彻底暴在空气中。

 “啊!不要…”妈妈羞急地喊道,用力‮动扭‬腹,但仍然摆不了自己最
‮密私‬的地方被陌生男人欣赏的命运。

 长浓密像一个馒头似的,两片肥厚的大被微微分开,里面
那个娇似乎在轻轻动,几丝水从口缓缓出。

 “太太,你下面都已经成这样了?是不是早就等不及要让我们兄弟你了?
看来太太很啊!那就让我来帮太太止止吧!”龙哥说着便低下了头,嘴巴
凑到妈妈的大上吻了起来。

 “啊!不要亲那里,快停下来…呜!”妈妈的‮腿双‬在龙哥手中拼命‮动扭‬。
阿虎见状连忙一手一只抓住妈妈的‮腿双‬,并且还用力向两边分开,使龙哥更容易
亲吻妈妈的股。妈妈‮腿双‬呈V 字被阿虎向后拉开。

 龙哥整个头都埋到了妈妈的下,是胡渣的大嘴巴在妈妈娇上疯
狂地亲吻,完全不在乎嘴的,还伸出舌头从妈妈的会一直向上到妈妈
蒂,最后张开嘴将黄豆大小的蒂整个含进嘴里用力地,发出“啧啧”
的响声。

 妈妈还是第一次被人舐自己的‮处私‬,之前和我做的时候也从没有过这种
经历,此时被身下陌生的男人如此暴地自己的小,不浑身颤抖,嘴里
发出急促的息。尤其当龙哥大力妈妈的蒂时,妈妈竟然尖叫一声,‮腹小‬
剧烈地抖动起来,大量的水一瞬间涌了出来,妈妈竟然被龙哥到高了!

 “太太,你这就高了吗?‮体身‬也太感了吧?这才刚开始呢,等下保证让
到升天!”龙哥被妈妈突然涌出的了一脸,他不但不嫌弃,反而
嘴角的水迹,咂咂嘴说道:“味道真,果然是虎狼之年的女!”

 半躺在阿虎怀里的妈妈听到龙哥的调侃不羞得扭过头去,看来连妈妈自己
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被陌生男人玩的情况下这么快就到达了高

 龙哥说完话又接着埋头于妈妈下,双手撑开妈妈的,将大的舌头伸
进中间那个粉红色的里。糙的舌苔在妈妈的小里灵活地转动,娇
壁被刺得用力收缩动,一股股水顺着龙哥的舌头进嘴里,被龙哥一滴不
剩地全到了肚子里。

 当龙哥“哧溜溜”地猛亲着妈妈小时,阿虎也看得心大动,抓起妈妈的
一只黑丝美脚,竟然隔着丝袜开始妈妈的小脚丫。

 “呀~ !不要…脏。”妈妈羞急喊道,一只玉足在阿虎的手掌中用力摆
动。

 “不脏,太太的脚不但不脏,还有一股香味,我闻到这香味巴就硬得厉害!”
阿虎‮奋兴‬地说道,忽然低头含住了妈妈的一个脚趾头用力,然后又吐出来含
下一个。妈妈的每一个脚趾都被他了一遍,脚上的黑丝都被阿虎的口水沾了。

 阿虎过妈妈的脚趾还不够,又伸出舌头从妈妈的脚后跟开始向上,沿着
脚心一只到脚趾,然后隔着丝袜在妈妈的脚趾间来回舐,下来的口水
将妈妈的一只小脚完全打了。

 “啊…停…停下…好,我受不了了!”妈妈的小足被龙哥兄
弟俩鲁地侵犯着,双重刺下令妈妈发出阵阵娇呼,声音里既有不堪和羞愤,
但又有几分的

 龙哥和阿虎丝毫不理妈妈的呼喊,继续专心致志地低头亲吻、着妈妈的
足,似乎这就是世间最美味的一道佳肴。

 “啊…我…我受不了了…啊!”妈妈忽然大喊一声,接着浑身剧烈颤
抖,‮腹小‬一下下地动,被阿虎握着的玉足足背弓起,脚趾头用力向脚心蜷缩,
竟然再一次到达高

 这一次的高显然比刚才还要烈,已经有些意的妈妈竟然在高
瞬间双手抱住龙哥的头将他死死按在自己的上,出的水混在一起
得龙哥脸都是。

 龙哥看着妈妈的再次高而‮奋兴‬不已,下嘴里的水,拖住妈妈的‮腿双‬将
她仰面放在上,然后双手抓着妈妈的脚踝将妈妈两腿分开,自己跪在妈妈身前,
巴在妈妈漉漉的小口来回‮擦摩‬,嘴里说道:“太太,我要进去咯!”

 “呜!不要,求求你,不要!我儿子还在边上,求你不要当着孩子的面…”
妈妈躺在上羞急地哀求道,‮腿双‬不安地‮动扭‬。

 “哼!装什么装?你们这对‮子母‬连伦的丑事都干得出来,还在乎我当着你
儿子的面你?你越让我不要,老子就偏要!”龙哥说着便一身,18公分长的
猛地入了妈妈的小中。

 “啊!”妈妈顿时发出一声哀羞的呻

 尽管是被陌生人侵犯,而且还是当着自己儿子的面,可是妈妈感的体还
是在龙哥入的瞬间做出了最诚实的反应,已经连续两次高过的小早就瘙
难耐,此时终于被火热坚具给填道里的壁顿时动,紧紧卷
动着入的,‮大巨‬的力将它用力往花径深处拉扯。

 “太太的小好紧,夹得老子好舒服!就像一张嘴一样一个劲地着我的
巴,真!一点都不像生过孩子的女人啊!”龙哥将自己的巴深深在妈妈的
中,细细享受着里面的紧凑和柔软。

 龙哥双手高举着妈妈的‮腿双‬,结实的股快速动,那壮的肠在妈妈
的小里进进出出,每一次的出都带着大量,不一会就在剧烈地‮擦摩‬下变
成了白色的泡沫。由于妈妈的小过于紧窄,龙哥每一次将拔出体外时都会
带出里面娇褶子。龙哥看着两人生殖器合的画面变得更加亢奋,
部的动作也越来越大,每一次都全入,将头顶到妈妈的子里。

 “啊…顶到…子…”妈妈被龙哥长的连连顶入子,那种
头整个入子里的感觉是之前和我做时从没经历过的,妈妈的子在今晚之
前还是一片‮女处‬地,此时这块未经人事的宝地被龙哥暴地侵犯了,那种酥麻和
令妈妈不浑身颤抖,足背弓起,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十分,虽然仍有
痛苦,但更像是得到了强烈的快时的‮奋兴‬,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意地发
人的呻

 妈妈‮体身‬上的变化就是对龙哥最好的鼓励,只见他将妈妈‮腿双‬抗在肩膀上,
自己俯身前倾,令妈妈从间对折,雪白的大股因而被高高抬起,更加方便龙
哥的。龙哥低头强吻着妈妈的小嘴,‮体下‬一刻不停地用力动,‮大硕‬的卵袋
击打在妈妈的股上“啪啪”作响。

 “太太,你好美,真希望你是我的老婆,我能天天这么你。做我老婆可以
吗?太太,快叫我老公!”龙哥的臭嘴在妈妈的嘴上,舌头还伸进妈妈嘴里,
卷着妈妈的丁香小舌贪婪地着妈妈嘴中的汁

 “呜…”妈妈此时已经十分体上传来的阵阵快正渐渐代替理智,
之火烧得妈妈全身发烫,红扑扑的脸上写了‮悦愉‬和娇羞,嘴巴里的小舌头
竟然很配合地与龙哥的舌头纠在一起,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呻

 看到妈妈竟然变得如此主动,我心里既愤怒又悲哀,我真希望妈妈能在被人
侵犯的过程中表现得更贞烈一些,她的反抗能令我感到欣慰,可是她没有坚持下
去,她被望和快征服了,长久以来在我心中的高大光辉的母亲形象终于在这
一刻轰然倒塌。

 “啧啧…太太,做我老婆吧,让我用大巴带你升天!”龙哥抬起头对妈
妈温柔地说道,两人分开的舌头之间还连着一条晶莹的水丝。

 “嗯…老…老公…”妈妈意地低道,媚眼如丝地看着眼前的
男人,似乎已经把他当做了某个熟悉的对象。

 “好老婆!我爱你!我要死你!啊!”龙哥被妈妈的一声“老公”叫得全
身酥麻,‮奋兴‬地猛‮体下‬,十几下快速的冲锋后终于大喊一声,整个人趴在妈妈
身上一动不动,结实的部和卵袋一阵收缩,大量的凶猛地注入到妈妈的子
宫深处。

 被滚烫的浇洒在感的子上,刺得妈妈忘情地娇呼,全身紧绷,小
烈抖动着,脸上既‮悦愉‬又痛苦,强烈的快袭遍全身,妈妈终于到达了今晚
的第三次高

 龙哥后慢慢地拔出在子里的一时半会还未出,马眼上
的残滴落在妈妈的上。妈妈的小拔出体外的瞬间再次回缩,只有
两片被得通红的大微微张开。

 “太太,我先休息一下,让我兄弟继续服侍你,等下咱们再接着干。”龙哥
放下妈妈的‮腿双‬坐到了一边,同时给阿虎使了一个眼色。

 阿虎刚才在一边看着两人做早就心难耐,这时见龙哥完事退了下来赶紧
兴致地蹲在妈妈的身前代替了龙哥的位置。

 阿虎似乎有很强的恋足癖,只见他双手抓住妈妈的一对秀足,将它们捧在怀
里小心翼翼地‮摸抚‬,鼻子凑到妈妈的脚丫上贪婪地深口气,‮奋兴‬地说道:“太
太的脚真香!每次看到你们这些城里女人穿着这种黑丝袜的样子我的巴就硬得
厉害,一直以来我做梦都想让一个城里女人穿着黑丝袜为我足,没想到今天能
在太太身上实现这个愿望!我真是太幸运了!”

 阿虎说着低下了头,张开嘴巴含住了妈妈的脚趾头,隔着丝袜卖力地
妈妈的每一个脚趾和脚趾

 “啊…不要…不要…好啊…”妈妈的小脚被阿虎不停,麻
的感觉令她又羞又急,小脚在阿虎手里拼命‮动扭‬。

 阿虎不但不停止,反而故意用舌头刮着妈妈娇的足心,刺得妈妈娇
连,足背紧紧弓起。在今晚之前妈妈从来没有被哪个男人过自己的玉足,阿虎
的特殊喜好令一直以来爱干净的妈妈感觉既羞愧又‮奋兴‬,一双呼呼的小脚此时
似乎也变得格外感起来,从脚心上传来的快丝毫不弱于小时的感觉,
甚至这种陌生的快更能刺人的情,令妈妈的小里不断涌出水,原本嘴
里说着的“不要”也渐渐变成了的呻

 “太太,用脚帮我打一炮吧,我受不了了!”阿虎被妈妈的娇勾引得
狂燃,终于要让妈妈为他足了。

 阿虎握着妈妈的小脚放到自己下,硬的大巴从妈妈合拢的双脚中间
入。被口水打的丝袜起到了润滑作用,令阿虎的毫不费力,呼呼的小脚
丫隔着黑丝包裹着阿虎的茎上下移动,让阿虎享受到了和一样地快

 妈妈既害羞又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小脚,被双脚夹在中间的烫得惊人,再
加上快速的‮擦摩‬,使得妈妈的脚心一片火热,而这温度似乎又沿着双脚传到了小
,在从小传入大脑。妈妈竟然在这个过程中享受到了一种十分奇特的快
在这种快的影响下,小里面已经变得奇无比。

 “太太,你自己动起来,我要你亲自为我足!”阿虎说着松开了双手,任
由妈妈的双脚夹着自己的巴。

 妈妈略微一犹豫,便接着刚才的动作继续动脚丫,双脚紧紧握住阿虎的
茎,全神贯注地为阿虎足,虽然动作上还显得十分生涩,但已经令阿虎舒服得
出来了。

 “啊~ 太太做得真,你的这双脚简直天生就是用来足的,哦~ 再快一点,
用脚趾头摸摸我的头!啊!就是这样,太了!啊!太太,我要了!我要
在你的臭脚上了!啊!”阿虎忽然大喊一声,青筋暴起的大巴一阵抖动,
从马眼里出,一股股地全到了妈妈的黑丝美足上,‮腿大‬上也沾上了
不少。

 滚烫的热洒在妈妈‮腿双‬上,令妈妈不‮体身‬发抖,口急剧地起伏,嘴
里发出动人心魄的娇

 龙哥眼见阿虎下的大经历过刚才的休息之后又有些蠢蠢动。
他走到妈妈的跟前将妈妈抱在怀里,双手捏着妈妈的大子,嘴上说道:“太
太,我下面又硬了,这次让我们换个姿势做吧。”

 龙哥将妈妈拉起来然后又令她双膝跪在沿,上身趴在上面对着我的方向,
股高高抬起。龙哥扶着妈妈的柳巴顶在夹紧的小口来回‮擦摩‬。

 妈妈被龙哥摆布着,抬头就能看到我,我和妈妈之间的距离不到一米。妈妈
趴在上嘴里羞急地向龙哥哀求:“不要这样!求求你换个…换个姿势吧…
不要让孩子看着我这个样子…呜…”

 “太太,刚才你可是叫了我老公的,既然我们都是夫了,那这样有什么不
对呢?而且你看看,你儿子的老二都翘得那么高了,他也很想看我他妈妈吧?
反正你们‮子母‬喜欢伦,我就让他好好欣赏一下太太的!”龙哥完全不顾妈
妈的哀求,反而十分‮奋兴‬地看着我们‮子母‬俩,这种当着别人儿子的面强人母的
感觉令他兽大发。

 龙哥握着坚的大巴在妈妈雪白的上轻轻拍打,时不时用头划
妈妈漉漉的,尽情地‮逗挑‬着妈妈的情,就是不将入小中。

 妈妈在刚才为阿虎足的时候就已经浑身发烫,小里的瘙与空虚一时间
得不到足,情不自地轻轻摇晃着大股,嘴里发出羞急的呻,脸上的表情
既难受又羞惭,显然忍得十分辛苦。

 “太太,想要我进去吗?”龙哥得意地问道。

 “嗯…我不知道…”妈妈羞得低下了头,理智已经被望渐渐淹没。

 “太太如果想要就再叫我一声老公。”

 “老…老公…”妈妈的声音低若蚊,但房间里的男人都听得十分清楚。

 “哈哈!好老婆,果然听话!那就让老公我把你到升天吧!”龙哥哈哈一
笑,略一凝神便将整巴全部入了妈妈的小中,18公分左右的具彻
底消失在妈妈肥美的中,一直顶入了子

 “啊~ ”妈妈舒服得发出一声娇,‮体下‬被再次的感觉令她忘记了一切,
本能地做出最诚实的反应配合着龙哥的,前后晃动的‮体身‬带动了前的豪
雪白的大子垂在半空中烈抖动,掀起一片

 龙哥猛‮体下‬,双手伸到前面各抓住妈妈的一只子用力捏,被
被捏得肆意变换着靡的形状,两人的‮体下‬快速而有力地碰撞,发出一阵阵“啪
啪啪”的响声。

 “乖老婆,老公得你吗?和你家里那个比怎么样?和你儿子比又怎么样?
是不是我这个野老公更厉害?”龙哥一边一边在妈妈耳边问道。

 “呜…不要说了…我不知道…”

 “害羞了吗?那为什么又大晚上和儿子出来搞?你们‮子母‬俩给你老公戴绿
帽,今天就让我来替你老公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不守妇道的货!”龙哥越说越
起劲,似乎这种辱骂能令他得到羞辱妈妈的快,毕竟像妈妈这种城里女人,而
且又是如此美丽的女人,对他们这些农民工来说是高高在上的,此时能够肆意羞
辱她,看着妈妈在自己下无助呻,这是前所未有过的刺

 龙哥加大力度着妈妈的小,每一次都狠狠顶到子深处,被他握在手
里的大子可怜地变换着形状,他还不时夹住妈妈的头用力拉扯、拧动,痛得
妈妈直叫唤。

 “你这货,股肥,天生就是勾引男人的货!老子今天死你!”
龙哥继续着骂,忽然抱住妈妈的腿弯将妈妈从上抬了起来。

 龙哥抱着妈妈站起‮子身‬,从上走到我的面前。妈妈背靠着他,‮腿双‬分开被
龙哥有力的臂弯托在半空,两人的生殖器仍然紧紧结合在一起,龙哥一边走动一
边不急不缓地动‮体下‬,壮的大巴在妈妈里进进出出,水顺着
到妈妈的股底部,然后一滴滴落在地上。两人距离我不到二十公分,妈妈被
得一片狼藉的就在我头顶,我甚至能感觉到有几滴水珠在龙哥
时候溅在我的脸上。

 “小子,看到了吗?好好欣赏一下你妈妈被老子样吧!”龙哥站在我
的面前大力动‮体下‬,双手托着妈妈的腿弯上下抛动,壮的茎在妈妈的
里快速出的水飞溅了我一脸。

 “啊…不要…快住手…小强不要看…闭上眼睛!啊…”妈妈双手
按着龙哥的臂弯,‮体身‬焦急地胡乱‮动扭‬,脸上羞愧至极。

 “你这货,嘴里说不要,下面却夹得这么用力,当着儿子的面被竟然这
么‮奋兴‬!你这个不知廉货,老子要死你!”龙哥不停辱骂着妈妈,动作
变得更加凶狠。

 妈妈第一次被男人用这种姿势,加上又是在儿子的面前被侵犯,虽然残
留的理智告诉她不能有丢人的反应,可是体的快以及隐藏在内心深处的
望已经渐渐令她丧失了对‮体身‬的控制,子里的酥麻一波强过一波袭向大脑,
妈妈已经被送到了快的顶点,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啊…受不了了…要了…啊…”妈妈忽然惨叫一声,整个人向后
靠去,扬起修长白皙的脖子,一对豪烈抖动,‮腹小‬猛地动,‮腿双‬紧绷,足
背弓起,秀气的脚趾头拼命向脚心蜷缩,通红的脸上是汗水,小嘴微张,吐气
如兰。

 龙哥受到妈妈高的影响,也瞬间到达顶点,凶猛地了十几下后一动不
动地站在原地,‮大硕‬的卵袋一阵收缩,大量新鲜滚烫的全部灌入妈妈的子

 “啊…要死了…”妈妈又是一声呻,雪白的体剧烈抖动,竟然再次
攀上新的高峰。

 龙哥抱着妈妈,在小里享受着高后的余韵,足地气。

 “哥,换我了,换我了!”一旁的阿虎早就看得‮奋兴‬不已,等龙哥
赶紧从他的手中接过瘫软的妈妈。

 阿虎将浑身发软的妈妈平放在茶几上,双手擒着妈妈的脚踝将妈妈‮腿双‬分向
两边,也不在乎妈妈的小里还留着龙哥的,‮腹小‬一便将壮的
了妈妈的‮体身‬。

 “嗯…”妈妈已经经历了4 次高,而且一次比一次烈,此时她已经浑
身无力,只能软绵绵地躺在茶几上任由阿虎摆布。

 阿虎扛着妈妈的‮腿双‬奋力动‮体下‬,已经被龙哥灌了两次的小泥泞不
堪,沾着白沫的凌乱地覆盖在上,随着阿虎的,妈妈小深处的
也渐渐了出来,混合着水滴落在茶几上。

 “啪啪啪…”

 我被双手反绑在茶几边上,此时阿虎妈妈‮体下‬时的撞击声就在我耳边回
,我的心里是悲哀,没想到自己的一次胆大妄为竟然给自己和妈妈带来如此
的厄运,看着妈妈眉头紧皱的辛苦表情,听着从她嘴里传出的若有若无的呻
我心里悔恨至极。

 阿虎在妈妈身上奋力了几百下之后也到达了高股一阵抖动,将滚
烫的通过输管全数注入妈妈的体内,兄弟两人的在妈妈的子相互融
合。

 瘫软如泥的妈妈躺在茶几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愣愣发呆,两行心酸的泪水
从眼眶慢慢滑落… mMBbXs.Com
上章 两性小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