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小说 下章
叔嫂通奸
  素芳在七、八岁时就觉得娘和爹不和,素芳爷爷在世的时候靠贩运铁货挣了不少大洋,她爹因此娶到了她娘,那时候她娘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身材苗条,脸蛋儿水灵,白白的‮子身‬能掐出水儿,素芳的爹却长得黑不溜秋,她娘一万个不愿意,但她家里穷,两个哥哥眼看着要打光儿,素芳的爷爷得知后,托人说亲,送了一大笔财礼!素芳的姥姥硬着她娘嫁给爹。

 素芳的娘姓何,叫翠花。爹姓刘,叫有河。生下素芳后第五年,她爷爷死了,她娘就开始和她爹经常吵架,一个原因是素芳听不懂的,娘老说“你还是个男人呀”!每到这时爹就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踢踢踏踏去村西村里的供销社睡觉。

 另一个原因是爹大烟,娘很反感。

 那年春天,有河对翠花说:“芳儿她娘,我和有说了,从今年起咱和有结为互助组,往后过秋过夏,都让他帮你去地里干活,咱给兄弟十五块钱就行。

 ”

 素芳娘脸上出了少有的笑容说:“家里的事儿,你说咋样就咋办吧!”

 有是素芳的堂叔,人长得高高大大,浑身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记得每次叔叔来家串门时,总要给她卖一两串糖葫芦,对她也特别亲,经常用长胡子的脸亲她的小脸蛋儿,扎得她用小拳头不停地打叔叔,叔叔决不恼,还经常用一只胳膊将她高高举过头顶。

 堂叔的酒量在全下堡村蛤蟆滩也是数一数二的,有一次邻村一个大汉带着一大坛老烧酒找上门来和叔叔较量,叔叔婶婶邀请她们一家前去,一共倒了有十几碗,每一碗大概有七八两,叔叔和大汉一鼓气连干5碗,那个大汉有点儿呛不住了,最后勉强又喝了2碗,就醉倒在地。还剩下4碗,爹喝了一碗,叔叔又都喝了。在场的爹和娘、婶婶都惊呆了!

 事情传开后,关于叔叔的传闻一下子多了起来,有人说有的确是好酒量,有人说有的好酒量是冲着她嫂子的,不管怎样说,反正叔叔能喝酒大家是公认的!

 从那次喝酒后,素芳发现娘对叔叔特别器中,每次叔叔来家串门,娘就格外高兴,总是忙着下灶间做许多好菜,素芳也因此会得到娘几分钱到爹的小卖部卖好吃的。

 有一次,有河叫有空儿来家商量买牛和驴的事,有来后翠花儿让素芳去村西小卖部去叫爹,爹有事先让素芳回来,素芳人小脚步轻,进屋时娘都不知道,她猛然看见叔叔在亲娘的嘴,并用一双大手在娘的脯上摸来摸去,就在素芳不知他们在干什么呆呆发愣时,娘突然看见她,慌乱地将叔叔推开对素芳说:

 “娘有点儿心慌和头晕让叔叔,芳儿是乖孩子别和你爹说啊!赶明娘领俺芳儿去集上买糖稀吃。”

 说到能吃到盼望已久的糖稀,素芳咧开小嘴儿笑了!

 快晌午时,有河从小卖部回来了,一家人围在桌子旁吃饭,叔叔和娘都抢着给她夹菜,原来有河给村里供销社看门儿,地里的活儿顾不上干,想买头牲口,但拿不准到底是买牛还是买驴,特意让堂弟来商议的,商议的结果是先买驴,过几年再买牛,明天正好是桃花湾集市,叔叔和娘带她一块儿去。

 已是四月,地的野花有的已经憋不住盛开了,田野里到处散发着草和泥土的芳香,素芳骑在叔叔的脖子上,娘紧跟在身后,一家三口向桃花湾走去,今天素芳的娘翠花打扮得格外鲜亮,一身只在过大年才肯穿得藕小红碎花连襟小袄,淡青色灯笼,不肥不瘦长短恰到好处的小脚下,穿一双粉红色绣花鞋,白白的细布袜紧紧包着细的小脚,黝黑的青丝轻轻搽了点儿香气扑鼻的桂花油,整个头挽成一个小缵,又刻意留了一溜儿刘海儿,一路走来淡淡的香风裹着成‮妇少‬独有的体香,让人不。谁看了都以为是个刚过们儿的小媳妇儿!

 有也像是刻意打扮过的,黑黑的胡须剃得光溜溜的闪着青幽幽的光,一身青布褂子配一件黑细布子,肩上搭着褡裢,一襄玉烟袋斜在褡裢上,真像赶集进货的小掌柜。

 蛤蟆滩其实叫上蛤蟆滩,还有一个村叫下蛤蟆滩,时间久了,人们习惯只称蛤蟆滩,离他村30里的村人们还叫下蛤蟆滩,两个滩名的由来是有条河连接这两个村,河的上游从桃花湾下来,到了他们这里因水势平稳,当时蛤蟆特别多,故老辈人起名“蛤蟆滩”蛤蟆滩离桃花湾有20里,是有名的集市,尤其以土特产品、布匹及牲口易出名,民国初年,这里还举办过西北三省易会哩!

 闲话少说,离晌午还有两个时辰时,三人来到桃花湾,翠花儿先领素芳去买早已答应孩子的糖稀吃,有则和翠花儿说好直接去牲口市场看牲口,让她们娘俩儿一会儿去找他。

 翠花儿领素芳来到卖糖稀的地方,素芳一下子被五颜六、神态各异的糖稀吸引住了!但见糖稀被卖者吹成各各样的,有吹成小兔、小狗的,有吹成唐僧、孙悟空、猪八戒的,还有吹成各种唱戏人物的,素芳眼花缭简直都想买,在娘的劝说下,给她一样买了一种才算作罢!

 素芳娘儿俩在买糖稀时,旁边有一帮闲汉在抓骰子,翠花儿的风体态和鲜亮的打扮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一个脸络腮胡子的汉子地盯着翠花儿鼓蓬蓬的脯和白的脸蛋儿,嘴儿只吧嗒,一会儿嘴边儿竟出哈拉水儿,嘴里嘟噜着:“这是谁家的小娘们儿,真他妈的俊儿!让俺一下,死也值得!”

 和他抓骰子的几个人见他发呆直骂:“娘的,胖子看到窑姐儿啦?勾走你小子的魂儿啦!还不出牌!”

 猛然间,这几个汉子都愣住了!眼前真有个比戏子和窑姐还要漂亮好几倍的小媳妇儿!个个都看得眼发直、嗓发干,身下的子顶了起来!

 翠花儿看到这里心里一阵害怕,离开有她真的有点儿慌乱,于是她赶紧拉着素芳的手向牲口市走去,谁知那个直勾勾盯着她看的胖子,猛然站起身来,几步窜到她跟前,一双长茸茸的大手一把摸向她的脯,她的子被用力捏住又酥麻又疼,不由得哼了一声,那个大汉见状在她耳边小声说到:“小娘们儿,你真她娘的是个货!改天俺非了你不可!哈哈…”说完,又用手在翠花儿的股上拍了一下扬长而去。

 翠花儿又羞又臊,忙拉着素芳挤出看热闹的人群一路小跑离开。来到牲口市人多的很,见一大群人围着什么在看,还不时听到人们吆喝:“大黑驴‮劲使‬呀!

 哈哈…翠花儿‮劲使‬儿拉着素芳挤进去,一看不要紧,脸腾得一下红了起来,原来一头浑身黑亮的大黑公驴,正着一大黝黑的物,用力往一头枣红母马的,可能是母马受不了大黑公驴‮大硕‬的物,每一下,它都要仰天”咴咴“地叫个不停,大公驴的物一出来,母马又将股向后靠,似乎又想让大公驴,如此反复出出,引得人群哈哈大笑。

 这就是那头大黑驴用力母马的情形

 有个人说:”看到了吗?母马和他娘的娘们儿一个巴样,你她,她装样不让你,你不她了,她还主动找挨!“

 ”刘三儿,你老婆大概和这头母马一样吧?啊!哈哈、哈哈…“”你娘了个臭,你老婆才和母马一样!“

 ”哈哈…“

 翠花儿正想离开,忽然听到有人喊:”嫂子、嫂子,素芳、素芳。“翠花儿顺着声音望去,看到有牵着那头大黑公驴朝她娘俩儿这边儿走来。

 ”嫂子,你看这头公驴咋样?“

 ”俺可看不出来咋样,俺不懂牲口,你是行家,你说好就好!“”嫂子,你不知道哩,这家伙真厉害,连配了两头母马还想配,俺是怕它掏空了‮子身‬,硬是把它拽回来的!这家伙…“

 突然,有不再说了,他看到嫂子翠花儿的脸臊得通红,宛如两朵桃花儿映在脸上,头低低的,一双绣花鞋不停地踢着旁边的小草,还不时用一双含羞带俏的双眼瞟他,有的心怦怦直跳,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来,不知怎地他的血直往上涌,腿儿的巴猛地翘起…

 他一下明白了,想必嫂子早对自己有情了!想起上次在堂哥家等堂哥商量买牛驴之事时,嫂子等素芳去叫哥时,忽然泪水涟涟,他问何故如此?嫂子连叫命苦!看到嫂子一副娇羞可怜的模样,他忽然觉得嫂子太可怜了,正想安慰时,嫂子直说眼睛土了,让他吹吹,他上前吹时,嫂子的‮子身‬却软软地靠在他的身上,望着体体香的娇羞女人,他的原始望猛地爆发,不由自主用手摸在眼前这个是嫂子也是女人的上。若不是侄女素芳回来的早,没准儿他们早成了好事,想到这里,他的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嫂子。“

 ”唔,别这样叫,不好听!“

 女人娇羞道:”叫俺翠花儿“

 ”哦,翠花儿“

 ”干啥?“

 ”你见到咱家的大黑驴配那两头母马没?嗯?“”你坏!俺没看到。“

 ”叔叔,俺娘看到了、看到了!她自己看不让俺看!“没想到在一旁的素芳了一句。

 ”去去去,小孩子懂什么。“翠花儿训斥着孩子。

 ”叔叔,刚才还有一个坏人摸俺娘的哩!“

 ”胡说,看娘不撕烂你个小妮子的嘴。“

 ”是真的!那个坏人还说俺娘长得真俊,说想俺娘哩!“素芳一口气说完,忙躲到叔叔的身后,一副天真无认真的样子。

 翠花儿又气又恼又羞,真想打素芳。

 ”好了、好了,又没有被…“有根本想说又没有被人了,他看到翠花儿真恼了,就不再开玩笑了。

 ”哎,翠花儿俺跟你说,今天咱们可拣大便宜了。“”啥便宜?“翠花儿看到有给她下台阶,也就不再追着打孩子。

 ”今儿个我一眼相中这头大黑驴,价格是二十块钱,有个小子和俺争,想出三十块,俺琢磨着二十块已经不低了,也值这个价,再多五块也值,但偏偏这个小子出到了三十五块,看着架势,若俺非想要,还想出四十块,俺看出门道来了,没准儿这个小子就是一个跑河的,想捉糊俺没门儿!于是俺大声对主家说,俺再出五块钱,多一个子儿也不行,若不卖俺可走了!“”那个小子还想嚷嚷,主家说:“人家先说了,多了俺也不卖!‘这么着咱就买到手。”

 “可巧你娘俩儿还没过来,俺正想歇歇脚,过来一个伙计,他问俺是不是配马的?俺一听就恼了,没好气地说:”俺是配人的,你家谁想叫俺配呀?’伙计一听知道自己说惯了嘴,忙给俺作揖,连说:“大哥,对不住啊,说惯了,别生气呀!俺是替主人家来办现成事儿的,今儿集让俺来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牲口,有呢,就让俺最多出五块钱给搭个种,来年若下了小骡子,还要给三斗红高粱哩!

 ”俺一听这可不赖,牲口又不是人家媳妇儿,配一下还能赚钱哩!得好来年下个小骡子,没准儿又能赚三斗高粱!俺就同意了,他把他东家的母马牵过来,咱家的大黑公驴一见,肚子下的驴贲子登时胬了出来,一下子就爬到母马的身上,驴贲子直向母马的里捅,一捅就进去了。“

 ”俺不听、俺不听,有你坏!“翠花儿娇羞的用细白的小手捂住了耳朵。

 ”叔叔,啥叫驴贲子呀?“没想到在一旁的素芳也听得津津有味,突然了话。

 ”嗯…驴贲子就是驴的东西。“

 有在小侄女面前显得十分尴尬。

 ”好了、好了,咱不说了,咱赶紧吃点东西往家赶吧。“有止住了话题,他知道他刚才讲得事,足以让他这个虽然名义是嫂子,但实际年龄比他还小两岁的女人漾了!

 他暗暗谋划着自己的计划,今天是个千载难逢的日子和机会,他这个小嫂子已经被今天的事和他的故意‮逗挑‬所动情,他一定要在今天把这个小娘们儿给了!

 想到这里,他开始盘算着如何创造机会下手。

 ”翠花儿。“

 ”嗯。“翠花儿温顺的答应着。

 ”以后地里农活要忙了,咱也没空儿在来这里赶集了,我想给你和素芳侄女一人买一身衣裳布料,也算是我这个当小叔子的孝敬您嫂子和侄女的信物吧!“翠花儿心头一震,看来有真是对自己有意啊,他说得话分明是暗示自己。

 她的脸不由得又红了起来,一想到不久的时候,有自己,她的久旱的能得到真正男人怂浆的滋润和浇灌,她的不由得出了水,整个得难受。

 ”有…你坏、你坏,你别说了,俺依你!“说完,翠花儿的眼睛充离的神态。

 有心花怒放,他知道他的遇来了!

 翠花儿为何如此中意有呢?原来,有和她丈夫有河是堂兄弟,虽然是堂兄弟,但两个人长得反差太差了,一个高大英俊,一个瘦小丑陋,做闺女时虽然不知道男人的巴是不是一样,新婚之夜她在慌乱和疼痛中,完成了与丈夫的媾,那时只知道除了有点疼,后来又觉得里有点,时间不久就完事了。

 回门儿后,有结婚的女伴悄悄问她她男人的巴大小,她一脸茫然,让她比划比划,她也不知自己男人的巴到底是啥样的!

 女伴们却各自比划着自己男人巴的大小短,她似乎觉得人家男人的巴都比自己男人的大和

 回到家中,她主动要求和有河同房,有河光后,翠花儿有意悄悄用手扎了扎,才有自己的食指长短,细刚刚和一个小红萝卜差不多,怪不得人家其他女伴谈起和自己男人时,个个都‮奋兴‬的不得了,而自己一点感受都没有!

 她暗自叹了一声气,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命吧!

 从此她对自己的男人有了怨气,不再像以前那样温顺,以前每当有河想和她亲热时,她都会静静地将衣裳光,仰面朝上,两条雪白细的‮腿大‬叉开,有河像一个半大的孩子一样爬上去,小硬,在媳妇翠花儿门儿边捅,翠花儿又好气又好笑地用手将他的小巴对准自己的,小像条泥鳅钻了进去,在有河的小捅的时候,翠花儿的情被‮逗挑‬了起来,她的水充整个,将有河的巴浸的异常舒服,他突然用力起来,小巴在媳妇儿里出出进进,夜深人静的时候,也能听到”咕唧、咕唧“的媾声,翠花儿被的有了点儿的感受,门一紧,紧紧夹住小巴,有河被媳妇儿的一夹,脊梁骨一凉,一股儿怂浆了出来,整个‮子身‬瘫在翠花儿身上…而翠花儿刚要享受,男人却不行了!气得她银牙紧咬,嘴里直骂有河:”没用的东西!“

 从那时起,只要翠花儿不想,就不让有河,时间久了有河偷偷起了大烟,烟味儿更让翠花儿讨厌他。

 只有在翠花的得难受时,才让他爬上去一回。

 那次有和邻村的大汉比赛喝酒后,她听到了不少关于堂弟的传闻:一种说法是,有的女人和石女差不多,有每次他媳妇儿,仅仅在他媳妇儿的边儿磨,这些人说得有鼻子有眼,说是有的媳妇儿觉得对不住有,偷偷叫上相好的姐妹陪她去百里之外的一个老中医家看病,老中医是个老臊,他把陪有媳妇儿姐妹支走,让有的媳妇儿秀芬儿把了,秀芬羞愧不愿,老中医吓唬她说:”我是祖传治女人的师傅,你若不让我治,一辈子谁也治不了,下次你就是八台大轿请我去给你治,我也不给你治!女人的我见多了,有圆、有长、有海螺、有漏斗…“

 这个老臊一下子把秀芬儿真给唬住了,她忍羞含辱子,出粉躺在炕上,老臊用一在秀芬儿的门儿边划来划去,得秀芬儿的的难受,她忍不住娇羞地气起来,老臊看时候到了,用一玉石做成的像男人巴的东西,在秀芬儿门儿轻轻磨来磨去,一会儿,秀芬儿的了出来,两片粉门微微张开一个小口儿,老臊把玉石巴轻轻捅了进去,一下、两下…

 秀芬儿觉得里面‮辣火‬辣的疼,但为了治病只好忍者,忽然,老臊把自己的子也了下来,出了一个像小萝卜般的巴,不等秀芬儿说话,用力进秀芬儿中。

 ”啊呀!“

 秀芬儿一声惨叫,老头小巴整个了进去,随之一股热怂进了秀芬儿的里。

 完后,老头儿煞有介事地对秀芬儿说:”侄儿媳妇儿,我给你治好了,再给你拿三副药,回去半夜熬好了喝下去,记着,你男人的巴若还进不去,还来找我!“

 秀芬儿半信半疑地回到家,按照老头儿的吩咐熬好药,半夜偷偷喝下,似乎觉得自己的比以前宽松了许多,她怀希望地让有,谁知有巴刚要进去,她又疼得受不了。有只好作罢!

 秀芬儿这时才感到受了老臊的捉弄。她哭倒在有的怀里说:”有,俺对不住你,俺的让你不成,以后你愿意和谁俺都不怨你,只是俺想让你给俺回个娃…呜、呜、呜…“

 望着自己媳妇儿可怜的样子,有的心里也很难受,他安慰道:”秀芬儿,俺不怨你,咱慢慢治,俺能和你过一辈子,放心吧!“秀芬儿被男人的真诚感动了,心里发誓一定要让自己的男人找个好女人,只要有对她好,不抛弃她。

 原来秀芬儿并不是真正的”石女“,按现在医学上讲,是女狭窄综合症,这种女人的道壁非常狭窄,‮女处‬膜又非常厚,正常尺寸男人的巴根本进不去,前边提到的所谓老中医,懂得其中的奥秘,他恰恰是一种男人巴纤细综合症的患者,因此,他抓住女人害羞、又急于治病的心理,采取攻心战术,趁机骗妇女。

 还有一种说法,据同村的男人讲,有巴又又长,有人见过有蹲在玉米地里拉屎时,巴能耷拉到地上,光巴头就有小鸡蛋那么大,细跟驴贲子差不多!有怕别人笑话他,在子里围着肚子着一条布条,目的是将巴包裹起来。

 ”翠花儿,咱们晌午吃烧饼着猪头吧?“有的说话把翠花儿的思绪从回忆中拉回。

 ”噢,行哩,她叔怎么着都行!“翠花儿温柔地答应着。

 三口人找到一家饭铺,要上十个烧饼和一盘猪头,翠花儿又让小二上了一斤老烧酒,有有滋有味地喝着酒,望着近在眼前的嫂子,越看觉得他这个小嫂子越漂亮,你看她柳叶眉、杏仁眼、直隆隆的鼻子、薄薄粉红的嘴,一张口雪白整齐的银牙,笑起来两个浅浅的酒窝,白细长的脖子,前两个鼓呼呼的子,细腿长,一双小巧玲珑的脚,配上那双粉底绣花儿鞋,真像唱戏中风情万种,娇娇媚媚的美娇娘!有从上往下看,风向下走,从下往上看,巴往上翘,在酒的刺下,他恨不得立马把翠花儿按在地上狠狠她的,他凭感觉翠花儿的会又紧又软,并且他还感觉到翠花儿其实还是个很会勾引男人的货、货。这样说翠花儿,并不是贬低翠花儿,而是说翠花儿才是男人们都喜欢的那种炕上让男人‮魂销‬蚀骨的女人!

 一想到今天就能翠花儿的,有显得格外‮奋兴‬和激动。

 饭后,有领她们娘俩儿一块儿去布市给翠花儿和素芳一人买了一身花布料,三个人往家走。

 有将翠花儿一把抱到大黑驴的背上,然后又将素芳抱给翠花儿,自己在前面牵着驴。由于喝了酒高兴,有出了桃花湾后竟哼起了小调儿。

 ”三月里来桃花开,俺和妹子儿去赶集儿,妹子儿身段儿白又软,鼓鼓的子儿让人馋,有心抱起妹子亲,又怕妹子儿打俺脸,唉嗨吆、唉嗨吆,你说俺该怎么办?…“

 有即行发挥瞎唱的词小调儿明显是在勾引翠花儿,翠花儿被有搅闹的漾,恨不能子让有‮劲使‬

 大黑驴的脊梁骨正好长着一块硬呼呼的骨头,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一颠一颠的,正巧顶着翠花儿的儿,在有的勾引下,里又又麻,她有点受不了了,脸上的红晕泛滥。

 这时,素芳睡着了,在驴背上东摇西晃,有看状忙让驴停下,先将素芳抱下,翠花儿自己从驴身上滑了下来。

 有看到前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午时的太阳有点象夏天的毒劲儿,他对翠花儿说:”咱到前面小树林去歇歇脚吧!“

 翠花儿看到小树林一阵激动,她预感到她和有的一段风情就会发生在那里,于是,她红着脸说:”听她叔的。“

 说着话,有抱着孩子,翠花儿牵着驴来到小树林,小树林真是个难得的好地方,面是一片平坦的沙土地,四周是一片翠绿的草坪,一股山泉从西山脚下蜿蜒下,中间是一块凸出的山脊,人若躲进山脊后,大路上根本看不见一丝一毫。

 这里真是个世外桃源,更是‮女男‬偷情绝妙的好去处!看到这里的景象,有高兴坏了!

 他让翠花儿先将花布铺在背风的沙地上,将孩子轻轻放下,又将一块布给孩子盖上,然后将大黑驴拴在不远的一颗大树上,一切准备完后,他来到翠花儿的身边,一双带火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翠花儿看,而且是用一种下的眼神从翠花儿的脸开始看起,然后看她鼓蓬蓬、松软软的,再向下死死盯住翠花儿的裆微微凹下去的部位,再看翠花儿一双夺人双魄勾魂的小脚儿,翠花儿被有看得脸臊得通红,‮子身‬慢慢软了下来。

 突然,有像一条发情的公狗一样,猛然将她抱起,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箍住她的,嘴巴不由分说一下亲住翠花儿的嘴儿,一条火烫带电的舌头用力搅进翠花儿的嘴里,像巴猛然里的感受!

 这是翠花儿扳开自己的让有看。

 翠花儿一下被他的狂猛蒙了,脑子一片空白,由着他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见有将翠花儿轻轻放在沙地上,十分鲁地解开翠花儿的连襟褂,一把将带扯开,一只手一下子将翠花儿赤条条地剥开,两手将翠花儿雪白的‮腿大‬分开,整个嘴一下子贴到翠花儿粉上,舌头像蛇一样在翠花儿的儿猛,只听见”吧唧、吧唧“的声音,翠花儿的在有拭下一股股的了出来,粘了有嘴都是。

 有被翠花儿的劲儿刺巴像驴贲子一样又又长,整个巴变成红紫,青筋暴怒,直云天,翠花儿开始哼哼唧唧呻起来,两片门也张开了,两个子直竖起来,整个身不停地向上了又,这是女人‮奋兴‬到了极点像让男人的信号!

 有此时也狂热到了极点,只见他搬起翠花儿的两腿,用手将大的巴对准翠花儿的儿,在儿边抹来抹去,不一会儿,翠花儿的出了许多,嘴里不停的开始叫起来:”有我,哥我…用力我啊…嗯,哼、哼…“

 ”咕唧“一声,有的大巴整了进去。

 ”哎呀!“翠花儿一声叫唤,昏过去。

 原来,有巴实在太太长了,整个进去连一点隙都没有,直到翠花儿的心儿深处!

 ”咕唧、咕唧、吧吧、吧唧、吧唧、咕唧…“”哎呀、哎呀、嗯哼、哎呀、啊呵、哼…“

 有不顾一切地‮劲使‬着,他低头看去,只见翠花儿的,在他的大巴的下,两片张开合住,进去翻开,每一次都能听到”咕唧、咕唧、吧唧、吧唧“的呻声。

 翠花儿有生以来哪里挨过如此巴的啊,她的被有酸麻涨舒服极了,等有了有一个时辰,她的渐渐适应了这个大巴,她的开始分泌更多的臊水来滋润大巴。

 ”噗哧、噗哧、滋啪、滋啪…“

 有巴被滋润的更加‮硬坚‬。

 他开始让翠花儿蹶起股从后面

 ”啪啪、咕唧啪、咕唧、啪啪。“

 山谷里响起的这对‮女男‬偷情的声音,在大晌午显得格外响亮!

 忽然,翠花儿的里一热,儿像一道软绳一样紧紧勒住有巴,有被夹得异常舒服,他大叫一声,用尽全力‮劲使‬往翠花儿的去…”死你个货…烂你的你这个破鞋娘们儿…这个破鞋的男人都想…来翠花儿的呀!“

 ”哎呀…啊呀…受不了了…你个大…你的狗巴真大啊…啊…啊…呀…唉呀…死我了…哼…哼…“翠花儿在极度‮奋兴‬中,整个儿紧紧的夹住有的大巴…”死你…翠花儿……啊…啊…“一股黏糊糊的痛痛快快地进翠花儿的粉里!

 有货翠花儿终于如愿一场地在一起,通伦、搞破鞋对他们这对妇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情得到完完全全的足和释放。

 像翠花儿这样娇媚的女人,天生就是让男人玩耍的尤物,骨子里就透着风、放、风,一旦遇到可心的男人就会以身相许,并且男人的巴大小,的姿势和时间长短,是她这样风女人衡量一个男人本事大小的标准。

 她时间越长,巴越越长,她对你的爱和情就越深,这时,你叫她做什么都行!用她的嘴给你巴,保管得的你舒舒服服,直到将你的净!

 得她舒服时再她的后庭花儿,更能起她的望和臊劲儿,所以,大家在以后遇到女人时,一定要善于观察她们的体态,有的扭扭捏捏,其实是等待你进一步‮逗挑‬;有的故作贞洁,其实内心渴望你能进一步获得她的心才行;有的天生放,其实起来一点味道也没有等等,这些需要诸位慢慢去品味。

 好了,书归正传。话说翠花被有得死去活来,痛痛快快地做了一回真正的女人,她从精神和体上得到了无比的足!对有更加多了一份夫之爱。

 两人卿卿我我又搂在一起亲个不停,有的手不由自主又伸进翠花儿的衣襟里捏住翠花儿又白又去,一回儿翠花儿又呻起来”嗯…哼…你坏…你坏…“

 有趁机把翠花儿的手拉向自己的巴,翠花儿登时摸到了一个烫得热手的东西,低头一看,妈呀!这么大一巴!怪不得刚才得自己的那么舒服!

 看来别人所说的不错,有巴,的确是的惊人,长得惊人!她忍不住用嘴含住,哎呀!真呀,翠花整个嘴被撑得鼓鼓的。

 她的子被有得又麻又,突然,有的另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裆里,两个手指在儿边儿抠来抠去,一个指头还入进里好呀!水随之又了出来,强烈的刺使翠花儿也紧紧住有的大巴。

 ”啊呀…货!“有忍不住叫了起来。

 ”噗哧…滋溜…噗哧…噗哧…“翠花儿的小嘴儿像一样一下比一下快地个不停。

 有巴被翠花儿得舒服极了,他不由得像一样向上顶进翠花儿的嘴,翠花越发用力很巴和翠花的嘴磨得”噗滋…噗滋…“突然,有用力猛地一顶一股”咕咕“进翠花儿小嘴儿里!

 ”啊哈…“翠花淬不及防被了一嘴,太多了,使她来不及吐出就咽倒嗓子里!

 ”…好咸啊!“翠花儿像一个妇一般骂道。

 一场痛快淋漓的别样结束了!

 这时,素芳醒了,她远远地看见娘和叔叔搂在一起,娘的头发凌乱,也敞开着,子也像是褪了半截,她不知何事急得哭起来:”娘你怎么啦?呜呜…“

 ”芳儿别哭…别哭…娘没怎么,就是…就是肚子有点疼,让…让你叔叔啊!没事…没事了…俺芳儿乖甭哭啊!“翠花和有相互对视一下迅速起来,翠花赶忙跑过去将素芳抱起哄着。

 ”芳儿。“

 ”娘。“

 ”娘亲你不?“

 ”亲。“

 ”那好!娘再问你,你叔亲你不?“

 ”叔也亲。“

 ”好孩子,听娘说,娘晌午吃烧饼吃多了肚子疼,娘让你叔叔给娘,往后只要你听娘的话,娘会给你买好多好吃的,你叔也会给你买的好不好?“”嗯…行!只要娘亲俺,给俺买好吃的,娘啥时肚子疼了就让俺叔叔,俺绝不告诉俺爹行不?“

 ”哎!…这才是娘的乖芳儿啊!“

 翠花儿一把把素芳搂在怀里亲着女儿的小脸蛋儿。

 看看再有几个时辰太阳就要落山了,有赶紧和翠花牵上驴往家走。

 第二章谢堂弟堂兄摆宴媳妇亲夫沾光

 有河对堂弟有买回的驴非常满意,他佩服有的眼光和精明,他是一个吝啬的人,但这次看到有不仅为他买驴省下了5块钱,还赚回了10块钱,里里外外赚了15块,一年让有帮忙收秋收夏的工钱就此有了着落,他高兴起来,忙对媳妇儿说:”有辛苦了,咱今晚请有兄弟两口儿在咱家吃顿饭吧?“翠‮心花‬里说,有是辛苦了,正想让有吃点好东西补补‮子身‬,于是她欢喜道:”是啊、是啊,有今天是费了不少劲儿。“说完让有河去供销社置买和酒,顺便去村西有的家里叫有两口儿,她带上小芳儿趁天还未黑去后院菜地里拔青菜。

 不一会儿,有河拿回2斤老烧酒和猪下水等下酒菜,翠花儿忙着去灶间准备,刚准备好,有两口儿正好过来。秀芬儿对有河和翠花儿说:”大哥、大嫂,都是自家兄弟干啥这样客套?“

 翠花和有河陪着笑脸说道:”应该啊!兄弟今天辛苦了,咱一家人在一起热闹热闹!“

 席间,有和有河堂兄弟俩在一起边喝边聊,翠花儿和秀芬儿两个堂妯娌说着家常话。

 素芳见有这多好吃的,也显得格外高兴,在她心里永远希望叔叔和娘多能在一起,这样就能吃好多好吃的东西了!

 饭后,有河对有说:”兄弟呀,哥在供销社给人家看门,平里又想在供销社挣点工钱,地里的活有劳兄弟了!“

 ”哥啊,你说的话可就见外了,咱是自家兄弟,帮哥的忙是份内事儿,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呀!“

 秀芬儿见哥俩儿聊个没完,就催有早点走:”有,有话改天再和大哥聊吧,大哥一会儿还得去给人家看门呢。“

 ”嗯,好、好,大哥,那我和秀芬儿先走了,改天我请你和嫂子、侄女到我那喝酒!“说罢,有两口儿就走了。

 有河今儿高兴,多喝了两杯,趁着酒兴他看到媳妇今天也格外高兴,于是故意磨磨蹭蹭想和媳妇儿亲热一番,翠花儿本来不愿意,但一想到今个到底是给自己男人戴了绿帽子,心里难免有一丝愧疚之心,于是她默许了。

 有河高兴坏了,难得今天翠花儿有好心情,他迫不及待地拉着翠花儿往炕上拽,翠花儿本来想把洗洗,但一直忙前忙后顾不上,好在有河从来不讲究情调儿,于是她连忙上炕把油灯吹灭了,省得让有河看出破绽。

 有河忙不迭地爬上媳妇儿柔软的肚皮上,小巴早就急不可耐了,他像公狗一样‮动耸‬着股,不一会儿找到了翠花的,他用力了进去,翠花的里还有有的怂浆,更显得光滑异常,有河‮奋兴‬极了,以前想老婆,翠花不愿让,他硬进去,翠花儿的干呼呼的,直到他十几下才有水儿,今儿个进去格外光滑,他很高兴。

 了大概有几分钟,翠花儿的一紧,他就不行了,一股了出来,他像一只狗一样瘫软在翠花的身上。

 他感到很足,于是赶紧穿上衣裳去供销社看门去了。

 男人走后,翠花儿再也睡不着,她显得很‮奋兴‬,仔细又把今天和有去集市的一天像过筛子一样回想了一遍,尤其想起有壮有力的大自己的滋味是那样的‮魂销‬和舒服,她的又开始了起来。她于是用手抓了一气才稍稍将那股劲儿消停下,她开始思念起有

 翠花儿想有想得得不行,只好用手火。

 ”有…有…俺想你呀!“

 在想念有中,她迷糊糊睡着了。

 第三章喂牲口翠花儿起早翘贲子大黑驴戏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大黑驴”咴咴“的叫声把她从梦中惊醒,她才想起家里多了一头驴,她连忙起来喂驴,没成想这个大黑驴见了她,肚子下的驴贲子猛地胬了出来,嘴里呼哧、呼哧直热气,那条驴贲子足足有二尺长,一翘一翘的拍打着肚皮啪啪直响,翠花儿的血往上直涌,心里暗自奇怪,这个牲口为何见了俺驴巴就翘起来呢?是不是俺就是长得俊连牲口都喜欢?她一面暗自好笑,一边对大黑驴说:”大黑呀,你是不是也想俺呀?“大黑驴像是能听懂似得,前蹄儿用力的刨着地,整个头直往她的身上蹭,同时大驴贲子直成一条线,她感到十分有趣,看看四周无人,小心翼翼地用她纤细白的小手去摸驴的贲子,哎呀!驴的巴真是和人的不一样,又又硬,还特别热,她忍不住用手稍稍用力攥起来,大黑驴似乎很受用,咴咴地叫着,‮子身‬往前倾,她感到驴像是一样,突然,驴贲子像一样猛地出一股黄呼呼、黏糊糊的体,差点她一身,手上却手!

 同时,一股腥臊味儿弥漫到整个院子!

 人们常说:”这辈子你若不学好,下辈子让你做牛做马。“也许,这头大黑驴上辈子是个大哩!

 翠花儿心里连说有意思,回到灶间忙着给素芳和有河做饭不题。

 第四章婆生病娘家姐探望盼有子让夫

 有娘这几天觉得不得劲儿,农村老太太原本‮子身‬骨还算硬朗,无奈毕竟上了岁数,饭吃的越来越少,秀芬儿尽心伺候着,秀芬儿的姐姐听说后,提着点心领着孩子来看秀芬儿的婆婆,有也非常感动,连忙上街买了许多菜招待大姨子,大姨子叫秀花比秀芬大两岁,她其实也够苦的,男人去年冬天到终南山砍柴烧木炭时,被一棵大树砸住了,直到现在还不能起,家里里里外外全凭大姨子做针线活、帮人家打短工支撑。

 晌午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有去割草喂猪填猪圈,腾出时间让她姐妹俩说说私房话。

 有走后秀芬关切地打问姐夫的病情,姐姐秀花长叹了一口气说:”估计你姐夫就是那样了,他连翻身都要我伺候,哎!认命吧!“说着秀花开始掉眼泪。

 ”姐姐…“秀芬言又止,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哎!咱们姐俩儿咋就这样命苦呀!“

 ”秀芬,你可别这样瞎说,看人家有多好呀!人高马大的,人又勤快,看对你也好的,你别不知足!“

 ”姐姐…我不是说有对我不好,我是说…“”说什么呀?有什么事还瞒着姐姐?“

 ”姐呀,不是有的事,是我对不起有!“

 ”什么?你个妮子,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妹夫的事了?“”哎呀…姐,不是…而是…“

 ”干什么瞒着姐姐,嗯?“

 到了此时,秀芬再也顾不得羞,一五一十把自己的事和姐姐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

 良久,秀花没有言语。

 ”姐…你到底给妹子拿个主意呀!“

 ”秀芬,你让姐怎么给你拿主意?你的‮子身‬不行,时间长了哪个男人也受不了!况且,哪个男人不吃腥?将来他再找个女人…唉!不说了!“”姐…你帮帮我好吗?“

 ”姐怎样帮你,是你的‮子身‬不行呀,光我对人家有说,让姐说什么好啊?

 “

 ”我是说…“秀芬把嘴附在姐姐的耳朵边小声地说着。

 秀花儿的脸腾地红了,她半天没言语。

 ”姐…是俺自愿的,俺决不后悔!姐…行不?“”不行、不行,有是妹夫,哪那行啊!“

 ”嘻嘻,姐…你是说,假若有不是你妹夫,你就让她睡呀?“秀芬看姐姐并不恼,反而大胆起来。

 ”你个死妮子!几个月不见,你咋变得成了一个小货了?我打你!我…“

 姐妹俩开始嬉戏打闹起来。

 ”姐,你别烧包儿,有巴大的和驴巴一样,等晚上了你,你就不烧包儿了,等向俺求救时俺可不管!哼!“

 ”我撕烂你个小死妮子的嘴。“

 秀花和秀芬姐妹俩又打闹在一起。

 事后,秀花羞红着脸对妹子说:”芬儿,姐就帮你这一回,只是你姐夫又不能干事,忽然又有了‮子身‬,咋向他代呀?“

 ”傻姐姐,姐夫不能在上边干事,你不会骑在他身上做呀!“”哎,我说你个死丫头,还的!只有窑子里的窑姐才这样不顾羞和男人做事呢!你咋知道的?“

 ”是有教我的。“

 ”有逛过窑子?“

 ”不是,是有听别人讲得。“

 秀花不再说话,姐俩儿盘算着如何成就好事。

 有一袋烟的功夫,有割了一大筐猪草回来,由于天热,有把褂褂了,只穿着褡裢,两只胳膊壮有力,青筋暴怒,一看就是个壮的汉子。

 大姨子秀花儿从来没有这样仔细看过妹夫,今个儿一看果真雄壮,想到今晚能让妹夫如此壮的男人自己,她的开始润起来,哎!毕竟自己也太苦了,将近半年自己的没有挨过了,既然妹妹不吃醋,自己也难得享受一番。

 想到这,她的脸颊不又红了起来。

 在一起吃晚饭时,秀花儿甚至不敢正眼看有,有却吃得津津有味,饭后,秀芬儿给姐姐在后屋烧好了洗澡水,秀花悄悄住门洗了起来,在昏暗的油灯下,秀花也是第一次仔细浑身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子身‬,她比秀芬儿丰,两个子又大又圆,‮腿双‬白修长,‮腿大‬茂密,两片门儿像婴儿的嘴儿一样微微张开,像要等着吃东西一般,白皙的脚匀称好看,肚子白柔软,丝毫不显一丝皱纹,头秀发似瀑布般油黑发亮。

 ”嘎嘎。“

 秀花儿正在欣赏自己的‮体玉‬,听见有人敲门,”谁呀?“”姐…是我,秀芬。“

 秀花儿小心翼翼地把门儿开了一条小儿,只见秀芬儿手里攥着一把花儿。

 秀芬儿小声对姐秀花儿说:”这是茉莉花儿,有最喜欢闻这花儿的味儿,你好好往身上多抹点儿,尤其在那下边多抹点儿,有喜欢那儿。“秀花儿听了一阵脸红,她羞涩地接过花儿,嘴里小声说道:”你两个真是一对儿货。“

 ”姐,你甭骂俺,俺知道你心里高兴着呢是不是?一会儿你洗完了就直接去西屋里睡,小凤已经在我屋里睡着了,赶会儿我让有也洗干净,你们今晚好好耍耍。“

 ”去、去、去,没一句正经话。“

 秀花儿洗完澡悄悄去西屋睡下等有不题。

 话说秀芬等有吃完饭,温柔地对有说:”有。“”嗯。“有答应道。

 ”你说咱大姐好不好?“

 ”好啊!咱娘有病,大姐还大老远来看。“

 ”我不是说这个。“

 ”那说啥?“有搞不懂媳妇儿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我是说,大姐夫自从出事后,‮子身‬骨一直不行,大姐这样年轻也怪可怜的,俺又不行,也苦了你,俺早就和你说过想要个孩子,你也答应过俺,俺早上和姐商量过了,让她替咱们生个孩子,你说成不?“了半天秀芬是想要个孩子,有总算清楚了几分。

 ”好是好,但姐夫不是不行吗?大姐想给咱们生一个也生不了呀?“有又被翠芬糊涂了。

 ”傻子!姐夫是不行了,可你行啊!你若和大姐生个孩子,不正好有咱刘家的种吗?“

 有听到这里愣愣地看着秀芬儿。

 ”傻子,你倒是说话儿呀!我已经和大姐说了,她就在西屋等你,你快去呀!

 “

 ”秀…秀…秀芬儿,我…我…只是…“”只是个啥呀!人家我姐可比我还要好看漂亮,人家为我们传宗接代还不怕,你个大老爷们儿,今儿咋变得倒像个小娘们儿似的?“”秀芬儿,你…你…真得…真得…不吃?“”那是我姐,肥水不留外人田嘛!要是别的娘们儿,我可不允许!行了、行了,别再磨磨叽矶了,待会儿要是我姐反悔了啥都泡汤儿了!快去洗洗澡,洗完就去西屋,记着对我姐温存点儿啊!“

 有做梦都不敢想,老天爷对自己这样好!前几天他刚刚了桃花运,了漂亮人的嫂子翠花儿,怎么今儿又有个”花儿“送上门儿来呢?看来自己的命里和花儿有缘份呀!

 他趁秀芬儿去看外甥女小凤睡着了没有的空儿,十分虔诚地在院中向西方磕了三个响头!

 然后,他赶紧去后屋洗澡,一进屋一股香气扑鼻而来,这种味儿,一半儿是好闻的茉莉花儿味儿,一半儿是女人的体香味儿!

 想到大姨子刚刚在这里光‮子身‬洗了澡,一会儿他还要搂在怀里又能亲,又能,他的一尺长的大巴不知不觉地翘了起来!

 洗完后,他蹑手蹑脚地往西屋走去,往常再熟悉不过的屋子,一瞬间他感到很陌生,他像做贼一样,东张西望,终于手摸到了门儿,黑暗中,借着月光他发现西屋门儿虚掩着,他的手放在门上,心跳得咚咚响,手心里的汗也出来了,他即‮奋兴‬又害怕,‮奋兴‬的是今晚他又能尝到另一个女人的滋味儿了,害怕的是,万一她们姐妹俩合伙捉弄自己,怕他最后不要秀芬儿另娶别的女人试试他的心!

 女人啊,有时是最难琢磨的!

 一瞬间,他几乎要离开这里,正在有心里七上八下时,忽听到屋里的女人小声而娇瞋道:”又想偷腥,又没胆儿,还是个大男人呢!“有知道是大姨子秀花儿的声音,他的胆子陡然大了起来。

 秀花儿的一声娇瞋无疑给了有莫大的鼓舞,有心想这娘们儿分明是在勾引咱哩,咱怕啥!想到这里,他吱扭一声将门打开,回身把门儿上,借着月光他看到大姨子一丝‮挂不‬地背朝着他斜躺在炕上,整个‮子身‬雪白雪白像一只羊。

 他几下把衣裳光,雄壮的像牛一般的‮子身‬躺在秀花儿的身后,一双有力的大手像搬麻袋一样,但轻轻地将秀芬儿搬将过来,秀芬儿的两个白的大登时晃在有的眼前,有也不说话,嘴像小孩吃一样,一口将子刁住,舌头像蛇一般开始

 ”哼…嗯…哎呀…嗯哼…“

 这就是有的大姨子秀花儿又白又大的子。

 秀花儿忍不住呻起来。

 有不管,了右,一只手慢慢从子开始向下摸,摸过子向下摸肚子,秀花儿肚皮柔软的像棉花,慢慢的有的大手摸到了秀花儿的‮腿大‬儿,秀花儿‮子身‬一颤,两‮腿双‬不由自主地‮动扭‬起来,有在大姨子秀花儿的‮腿大‬摸来摸去。

 ”嗯…哼…啊呀……嗯嗯…“秀花儿忍不住叫了起来。

 忽然,有的手摸到了秀花儿上,顺着儿,指头一翻摸到门儿上。

 ”啊呀!有你好坏!哼…嗯…哼哧…哼哧…嗯…哦…啊…“

 在秀花儿的叫声儿勾引下,有巴硬的发烫,突然,他猛地把秀花儿搬过来,用大的像驴的巴在秀花儿的上儿蹭来蹭去。

 ”啊…啊…啊呀…嗯…哼…有我呀…呀……大呀…“

 ”咕唧。“有巴深深的进秀花儿的中。

 ”滋滋…咕唧…噗哧…噗哧…咕唧吧…咕唧吧…滋吧…咕唧咕唧咕唧…“

 ”啊呀…啊呀…啊啊啊…呀呀呀…哼呀…嗯啊…“整个西屋里登时传出的声音和女人挨啊啊的呻声。

 ”咕唧咕唧…叭叭…吧吧…噗哧…噗哧…扑哧…啪帕…滋儿滋儿叭…“

 ”啊呀…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啊呀啊呀…哎呀哎呀哎呀…死了…死了…哼哼…嗯哼呀…啊呀…“有在秀花儿的叫声中,一下比一下猛,一下比一下块,一下比一下深的

 ”呼哧…叭叭…滋叭…滋儿叭…咕唧吧…咕唧叭…死你…死你个货……挨的货…你个破鞋…破鞋…破鞋…死你……来秀花儿的呀…“有也不由自主地大声骂着,那巴在秀花儿的里狠

 ”啊呀…啊呀…哼呀…“

 ”噗哧…扑哧…噗叭…噗叭…咕唧…咕唧…咕唧咕唧…“秀花儿的里盛了有,顺着了出来…”啊呀…咕嘟咕嘟…滋滋…“大量而又粘稠的怂浆从有的大出。

 字节数:33362

 【完】
  MmbBxS.cOM
上章 两性小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