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蝉鸣之时 下章

  福建武夷山云雾峰空。几道剑光在错划过,过了一会儿,几道剑光落在峰上。

 剑光淡去,现出几个身影。为首的是一个妇人打扮的女子,虽说是妇人打扮,其实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岁左右,眉黛如画,肤胜雪,端的是一个美人。

 几人站定,一人向美妇人说道:“掌门夫人,此山云雾缭绕,在空中实是看不真切,不如我等在地面搜寻一番,管叫那妖无处藏身。”

 美妇人点了点头:“如此,我们分作三路,我与蝉儿一路,你与石生一路,轻云与人英等一路,要仔细搜索,发现妖人行踪及时通知,务必不能叫那妖人逃走,如果找不到,黄昏时就在此地会合。”

 众人答应了一声,便各自分头搜寻去了。看到众人已散开,美妇人对面前的一个少年说道“蝉儿,我们也走吧。”那蝉儿答应了一声“是,娘亲。”

 原来这美妇人是峨眉掌门夫人荀兰茵,道号妙一夫人,那蝉儿名叫齐金蝉,乃是荀兰茵前世之子,今世转生李家,因有仙缘,三岁时被荀兰茵带上蜀山,潜心修道。

 此时距峨眉开府已有数年,峨眉派众人潜心修行之余行侠仗义,铲除了几个大魔头,一时间峨嵋的声望如中天,已俨然成为正道门派中的中砥柱。

 特别是三英二云,峨眉七矮等小一辈中的杰出弟子各有机缘,修行亦深。

 今之事却是前齐金蝉与三世爱侣朱文路过武夷山云雾峰时,发现一妖残害当地百姓,两人前去除妖,不料那妖人到有些手段,利用阵势偷袭打伤了朱文。

 此次妙一夫人带领笑和尚、周轻云等人前来诛妖除魔,朱文养伤不能前来,齐金蝉便随母亲一起来报仇雪恨。

 转眼已是未时,正在两人搜寻之际。突然一阵急风掠过,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的掉了下来,两人急忙寻找避雨之地,齐金蝉眼快,发现前方有一个山,两人急忙躲了进去。

 刚进去几息的时间,雨势倏然转大,天地之间就如一道水幕一般。荀兰茵选了一块干净些的地方坐下来调息。

 齐金蝉望着外的雨势,有些发急,无事可做的他开始拍起旁边的石壁。他此番回来报仇心切,那里愿多耽搁一会儿,真是越想越气,不由得手上加上了真力。

 “砰”的一声,壁上竟然被齐金蝉拍出一个大。齐金蝉一愣,急忙通知妙一夫人。两人仔细看了一下破,发现破处石壁仅厚七寸,里面黑黝黝的看不清楚。

 妙一夫人从袖中取出一颗夜明珠,放到破处。就着亮光,两人发现里面是一个宽阔的平地,不似天然生成,倒像是人为加工的。

 “莫不成蝉儿在无意间发现了妖人的巢?”妙一夫人提醒齐金蝉注意,从袖中取出飞剑,扩大口。走过二十余丈的平地,发现地面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看来此已经好些时间没人来过了。

 二人来到了两扇紧闭的大门前。齐金蝉上前叫门,半晌无人应答。妙一夫人运起法力,推开两扇大门,二人走了进去。没想到刚进去,大门便自动关上,再无法推开。

 “这里透着古怪,蝉儿,你跟紧我些。”妙一夫人道。“没事,娘,儿子什么也不怕,要是碰见妖怪,管叫他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灭一双。”

 齐金蝉豪气干云地答道。二人仔细打量一下内,顿时被眼前的镜像震惊了。

 内和外截然不同,上方每个数丈便有一颗夜明珠,发出柔和的白光,将厅里照的如白昼一般。家具富丽堂皇,上面一尘不染。两人仔细搜寻一番,未发现丝毫人迹。

 当进入一户房间,发现一张雕工精美的大,上面被褥齐全。妙一夫人伸手摸了一下被褥,却惊讶的发现竟然全是天蚕丝制成。

 天蚕丝乃是至宝,所制之物冬暖夏凉,更可以顺经通脉,加快修行速度,乃是修道人所梦寐以求的宝物,只是天蚕丝出产极为稀少,以妙一夫人之尊,也不过有两方绣帕而已。

 看到如此宝物,两人倒是对接下来能发现什么充期待。妙一夫人拉开头的抽屉,发现有有一本册子,随手打开,只看了两页,便脸色通红的扔下。

 齐金蝉顺手捡起一翻,发现里面竟然都是宫图,少年哪里见过这些,登时就呆了。妙一夫人定了定心神,发现蝉儿正在看那宫图,心下有些恼,便叫齐金蝉毁了那图册。

 齐金蝉虽仍有好奇,但还是依言两手用力一撕,却不料那图册安然无恙,心中好奇,又用力撕了两下,图册还是无事。

 心下大怒,两手灌注真力一拉,不料真力如泥牛入海,反从图册上传来一股力量冲进了自己的体内,齐金蝉登时大叫一声,晕死过去。

 妙一夫人听见叫声,急忙扶住快要摔倒的齐金蝉,不料触手之处一片火热,当下来不及多想,一股真力传了过去,不料齐金蝉体内一股霸道之极的力量将真力弹了回来,索妙一夫人及时运功化解,终于免遭真力反噬。

 连试几次都是这样,妙一夫人只好停手待齐金蝉醒来。索只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齐金蝉便悠悠醒了过来,只是他浑身颤抖,根本说不出话来,只用手指着那本被扔掉的图册。

 妙一夫人玉手一招,图册便飞了过来。只见图册的封皮上比原来多了一些字“爱心经,天下至宝。如若毁之,反噬己身。要解,书内自寻”

 原来此书能反噬毁书者,妙一夫人下心头的讶异,翻开图册查看,只见眼都是不堪入目的宫画,快速翻了一遍却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放下书低头看着不住呻的齐金蝉,准备继续使用真力帮他疗伤。不料甫一接触,更加惊讶,原来这次齐金蝉不是浑身发烫,而是触手之处竟感觉到彻骨之寒。妙一夫人下心中惊异,连输几次真气,不料和上次一样。

 “看来,只有试试大还丹了。”可是如此贵重的丹药不可能带在身上,只好待蝉儿回蜀山了。想到这里,妙一夫人抱起齐金蝉,准备出。不料进来时的大门紧闭着,任凭妙一夫人‮劲使‬法宝、手段都无法打开。

 “这可怎么办?”感觉已经过了六七个时辰,看着身边的爱子被‮磨折‬的死去活来的样子,一向冷静的妙一夫人不了方寸。

 “要解,书内自寻。”突然妙一夫人想起书上的字,眼睛一亮,可是又迅速黯淡了下去,刚才已经看过一遍,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且那书实在不堪入目,实在是不想再看第二遍了。

 “可是,刚才自己看得太快,是不是漏了什么有用的东西呢?大不了再看一遍就是了,如果能找到法门,蝉儿,蝉儿就不用这么受苦了。”

 妙一夫人看了一眼齐金蝉的痛苦样子,暗暗下了决心。“咦,这本书里的内容好像和刚才不太一样,是不是拿错了,不过这附近只有这一本书啊。”

 抱着疑问妙一夫人仔细看了看前言,才发觉此书实在是奇怪,原来前言记载,此书每次所看,都可以变得和先前不一样,可以随看书人所想选择内容,只要能记住看过的内容,就随时可以重看。

 只是有一件事让妙一夫人气苦,书中所记,要想解决反噬,只能等书随机显现。接下来的几个时辰里,妙一夫人可算是大开了眼界。

 看到了许多以前从没见过、听过甚至想过的内容,有各种体位的姿势、、口、足、还有‮子母‬、父女、兄妹、爷孙等。

 真是令妙一夫人瞠目结舌,受到‮大巨‬冲击的她一时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实真‬了。事情的转机来的真是突然,就在妙一夫人机械地又一次翻开图册时,竟然发现竟然写着“解法门”

 四个字,妙一夫人精神一振,摇‮头摇‬把脑海里七八糟的东西了下去,仔细看了起来。当看完书上的内容,妙一夫人已是脸通红,这哪里是什么解法门,分明是指南吗。

 她本想不予理睬,可是听着蝉儿的痛苦呻,又怎么能忍心呢。“唉,罢了。”一番天人战之后,妙一夫人终于下定了决心。 MmBBxS.com
上章 蝉鸣之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