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3章
  颖莉想到这里,淡淡的微笑,刚才儿子来告诉她,他考上了十六中,这是个重点高中,颖莉很高兴,就在这个办公桌上儿子又了她一炮。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进!”是人力资源部的主任乔月娥乔大姐,她说:“王总”

 走近办公桌递给颖莉一份文件,颖莉接过来打开看了看,抬起头问:“确定是她?”“是的,已经从对发得到了确认。”

 “好,你做的很好,先不要声张,把她叫道我这里来,我来处理。”“是!”乔大姐转身出去。片刻,一个戴眼睛的女职员进来“王总,您叫我。”

 “关玮…坐吧!”颖莉示意她坐在对面。这个叫关玮的女职员三十岁,张的眉清目秀,有几分象电影演员徐静蕾。“最近工作有什么困难嘛?”“谢谢王总,没有!”“生活上有困难嘛?”

 “没…没有。”颖莉双眼盯着她,将手中的文件丢给她说:“我想听你解释。“关玮心虚的拿过了文件,还没有看完,脸色变的煞白,浑身颤抖。这个文件是她向客户索要回扣的调查记录,金额总共有三万六千元。

 “你知道,这是公司不允许的,后果是追回所有的钱,然后开出,超过两万的按受贿处理交给司法部门。”关玮的眼泪刷的就了出来“王总,我…”“你在公司也干了快有5年了,这些你不会不知道的。”

 “王总。”关玮一下就从椅子上滑下来,跪在地上痛哭涕说“我也是不得已啊,我退回所有的钱,只求公司别开出我,别把我交给‮察警‬。”

 “你有什么不得已的,是谁你的嘛?”“呜…王总,自从一年前丈夫抛弃了我和孩子,我的生活就艰难起来,上个月我父亲又住院要开刀,我急着用钱,才…”

 “关‮姐小‬,急的用钱可以到公司先借着,不过就是区区3,4万块钱,你这么做对公司的名誉有多大损失,你知道嘛?”“对不起,我错了。”“你的窘困我很同情,可以不把你交给‮察警‬,但是你必须离开公司。”

 “求你了,王总,不要开出我,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我外面还欠了好多钱。”颖莉看着她说:“公司的规定谁也不能违背,我也不行。”

 “王总,求求你了,在给我一个机会,我愿意为公司,为你做任何事情。”颖莉有些心软,为难的闭上双眼思考了一会儿,说:“你在公司一直做的很好,开出你我也舍不的,但是你真的让我为难。”

 关玮在公司的工资是每个月3600元,如果被公司开出了,她在外面就在也找不到能赚这么多钱的工作了。“你的孩子多大?”

 “快五岁了。”“谁代着?“原来是我妈代的,最近我爸‮体身‬不好,妈妈要照顾爸爸,孩子就送到我二姨给代。”

 颖莉心中一动,说:“公司的规定是不能更改的,这样吧,我家的保姆下个星期就要辞工回家结婚了,你要是愿意就到我家,你的钱我给你垫上,你的工资呢不变。”“到你家做保姆?”

 “是的,你考虑一下吧。”晚上回到家中,颖莉一家围坐在餐桌前为小雄庆祝,二姐美菱说:“小雄,你好了不起,能考进我们学校,我一定给你找个好班级。”“是啊。小雄是咱们老李家的骄傲。大姐好崇拜你哟。”美娟说。

 “得了吧,别忽悠我了,你俩都大学毕业,我才考上个高中,不是骂我吗?”

 “不能那么说,你第一步就考进了重点高中,我和你二姐当年就没有考上重点,是家里拿钱进的重点。你是凭自己的实力啊,将来一定能考上清华北大的。”大姐说。

 “是呀是呀!”颖莉说“来,为我们家的男子汉考进重点高中干杯。”四个人举杯相碰,一片欢乐。吃完饭,二姐美菱说:“今天我有节晚自习,我去学校了。”

 大姐回到自己卧室上网去了。妈妈回到自己卧室打开卫生间小解。小雄连忙跟了进去。妈妈正在小便,打的马桶哗哗做响,见他进来,一下羞红了脸蛋,上的水珠,‮腿大‬上缓缓下一条晶莹的丝线“出去,讨厌了。”

 小雄嬉皮笑脸的从短里套出巴就往妈妈嘴巴里,颖莉咬了一口说:“白天在我办公室还没有干够啊。”

 “好老婆,咋会够呢?”颖莉坐在马桶上含住儿子起来。小雄的巴更加坚了,他拉起妈妈,颖莉说:“让我擦干净,有啊!”“儿子给你擦!”小雄让妈妈转过身去,撅起股,当他的头靠近丘时,闻到了人的气味。“儿子,别…那…那里很脏的。”妈妈呻着。“妈妈,你的一切,小雄都喜欢,不脏。”

 的气味使小雄更加‮奋兴‬,他的嘴靠近核,伸出舌头,轻轻着肿大的核,并向下把两片红红的含入了口中。妈妈的股不断的跳动,呼吸也很急促,嘴里无意识地发出“啊…”的声音。他的舌头在口轻着,将外围的干净,逐渐便向里面进军。妈妈的越往深处越热,越加光滑润,妈妈中不断地溢出新鲜的汁,混合进了小雄嘴里。

 可能由于一天未洗澡和刚才撒的缘故,妈妈部的味道特别浓,小雄慢慢的品尝着妈妈的部,舌头在里缓缓转动。“啊…好舒服…别…别了…”又一股浓浓的涌入了他嘴里。“我得好不好?”儿子抬起头来问道。

 “好!哦…好,好!”“爸爸这样过你么?”儿子问道。颖莉脸色变得更红,可能儿子的问话使她害羞和‮奋兴‬,口不停地张合,又一股浓浓的从小中涌出,向了粉红色的门。

 “过…”颖莉低声回答道。注视着妈妈丰股沟,妈妈的门很细小,看上去的,呈粉红色,粉红色的门也在随着不停地张合。

 小雄轻轻拉开像野菊般的口,出里面的粘膜,当鼻尖靠近时,闻到淡淡的汗味,由于门上粘上了妈妈自己的,粘膜上闪闪发亮。

 当小雄的舌头触碰到里面的粘膜时,妈妈的全身开始猛烈地颤抖,达到了第一次高。“哦,不要啊…”美丽的小门因为粘上过多的粘而呈现出的景像。“儿子,不要啊…妈妈的眼好脏,今天大便了,没有清洗啊。…”

 扶着大的巴对着红的小口送了进去,小雄不停地送着,妈妈雪白混圆的玉左右摆动,在他入时,两片涨大的肥肥的不停地刺巴的部,出时,每次都带出了少许水,小雄只觉得巴被四周温暖润的包绕着,收缩多汁的壁带给他无限的快

 “妈妈,是我的巴大,还是爸爸的大?”妈妈的脸红红的,娇羞地用粉拳在他口打了一下,说道∶“你要死了,问人家这么羞人的问题!”看到妈妈害羞的模样,儿子的巴涨得更大“你不说,是不是?”说着把出来,再狠狠地顶进去,每次都像门一样,狠狠地顶在妈妈深处的花蕊上,顶得颖莉‮体身‬直颤,再也说不出话来,嘴里只有“啊…”的叫。顶了几下,儿子停下来,微笑着看着她。颖莉转过身来,她的脸颊含足地着眼睛说道∶“啊…你…你坏死了,顶得人家都动不了了。”

 “谁让你不说了,你要不说,我就再来几下。”说著作势要,颖莉忙求饶地说∶“别…别…人家说还不行吗?现在你爸爸的比你大一号…将来你会比你爸爸的大…”说着用手捂住了通红的脸,小中又出了少许的汁。小雄呵呵一笑楼住妈妈,又了进去。颖莉此时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两条腿一条放在儿子的肩头,另一条雪白的‮腿大‬,此时也高高翘起了,盘在儿子的部,伴随着他的送来回晃动。

 轻,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啊…对…就是那儿…”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随着紧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一波波强烈的快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声音越来越大,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

 “哦…宝贝…哦…大巴儿子哦…大巴老公…死妈妈了…啊!哦…哦…舒服啊!好儿子,‮劲使‬妈妈…妈妈的小让…亲儿子烂了…”

 只感觉到妈妈的道一阵阵的收缩,每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水随着茎的拔出而顺着股沟上,沾了一大片,妈妈的一对丰房也像波一样在前涌动。

 小雄低头吻住妈妈娇的小嘴,两条舌头互相勾动舐。双手妈妈丰房,巴一刻不停的顶

 大姐美娟突然想起这个月工资又花冒了,今天给小弟买的礼物钱不够,还是和同事借了一部分,她上了三楼走到继母门前敲了两下,里面没有反映,她推开了门“人呢?”

 走进来看到沙发上有妈妈的外套,她推开套间门就听到卫生间里有声音,哦,妈妈可能在洗澡,但是,不对啊,是妈妈呻和说话声。

 这声音她不陌生,她和朋友作爱也是这声音。妈妈有情人了?!爸爸出事两年了,妈妈有情人也可以理解,不过这人什么时候进来的?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察警‬的感和女人的好奇,令她轻手轻脚的走到卫生间门前,门是虚掩着的,她向内一看,大吃一惊:天啊!咋会这样呢?

 只见弟弟小雄坐在马桶上,妈妈背对着小雄,双脚踩在小雄腿上,户大开,正用眼夹着小雄的巴在上下‮动耸‬。伦!妈妈在和她亲生的儿子作爱。美娟羞恐的忙退出去,做贼似的溜回自己的房间,倚在门上,那心啊“扑通”

 “扑通”的跳。这么丑陋的事情咋就会发生在我的家里呢?美娟的泪水夺眶而出,平了高贵典雅的继母咋会作出这样的丑事?

 他和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美娟都可以接受,毕竟爸爸成了植物人,这辈子恐怕也不可能在好了,妈妈有权力得到应得的幸福。可是怎么会和自己的儿子相好呢?颖莉和小雄并不知道他们的偷情已经被美娟看到了,还沉浸在快的望里。

 颖莉蹲在地上含住儿子的食他出的。第二天早晨,美娟的眼圈通红,颖莉关心的问:“怎么了,昨晚没有睡好啊?是不是上了‮夜一‬的网啊?”

 “没…没事…有点发炎。”“去医院看看吧,眼睛可是个大事啊。”“我知道了,我去单位报个到就去医院看看。”

 美娟打心里有点恶心,从继母进门那天起,她就喜欢这个漂亮而善良的继母,但是从昨天网上开始她就开始厌恶她。

 “我…这个月钱不够花了。”“哦…”颖莉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千递给她说“你先拿着,上班后我会往你的卡里在打一些。不过,你要省着点,不要大手大脚的。”

 “知道了,谢谢…妈。”颖莉看她离开家门的背影,感觉她怪怪的。“这丫头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她上了二楼推开美娟的房间。美娟的房间没有,是她自己不要的,她在地板上睡,她说:“睡能降低一个‮察警‬的警惕。”颖莉在房间转了两圈,除了纸篓里一堆面巾纸,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这丫头昨晚哭过。

 颖莉自从和儿子有了关系后,生怕被人发现,也变的特别感,心里咯噔一下“会不会是美娟发现自己和小雄的关系了。”

 越想她越觉得可疑“难到她昨晚到自己房间去了?去和自己要钱,发现自己和儿子在卫生间里的?哦…天啊…不…不会那么巧…不会…一定不会的!”

 颖莉的心忐忑不安了。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