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63章
  早晨起小雄就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是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

 好消息是浩明打来的,他告诉小雄,昨天晚上他和妈妈搞上了,从晚上9点一直干到下半夜1点半。坏消息是田磊打来的,他的即顾焕湘老师的婆婆今天早晨6:15去世。

 小雄立即和二姐一道打车到顾老师家,上了一柱香,二姐留下了200元钱就走了,小雄留下帮忙。跑腿买丧葬用品,忙里忙外的累的他够呛,但是看到顾老师伤心的样子,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

 上午十点多,小雄刚买了钉子从外面回来,钻进楼下搭建的临时灵棚,肩膀就被拍了一下,回头一看不免吃了一惊,原来是柳丽丽和那个在网吧认识的丫头张士杰“你…你们?”

 张士杰说:“什么我们?不认识我了?”“认识!认识!我是说你们咋来了?”“你咋来了?”

 “田磊是我同学,顾老师是我的班主任!”“哦!我是田磊的表姐,顾老师是我的舅妈,田磊的是我外婆。”张士杰指着柳丽丽说“她是我嫂子!”

 “哦…”柳丽丽没有说什么,只是冲小雄点点头,小雄知道她当着小姑的面,不好与自己说什么。

 “既然你们是亲戚,就请自便吧,司仪让我给买的东西我得给他!”一直忙到12点,东家在对面饭店准备了酒菜,小雄吃完时候已经快一点了,顾老师说:“小雄,下午就没有那么多事了,你累了一上午了,我已经跟我家邻居老谢家说好了,你到他家休息一会,晚上还得麻烦你!”

 “好的!”休息上了楼,顾老师家的邻居的老谢是个50多岁的老头,耳朵有点背,小雄敲了半天门,他也没有听到,刚巧他家的媳妇从外回来,给小雄开了门。

 谢家媳妇是个30左右岁的女人,个子不高也就一米五多不到一米六,稍微有点胖,说话大嗓门。她领小雄进了屋说:“别嫌我家啊,你就到我和你大哥那屋休息吧!”

 “谢谢大嫂啊!”谢家媳妇把门带上后,休息躺到上,不到十分钟就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小雄感到一股冲动,朦胧中觉得有一只手在自己的裆上摸,他的眼皮动了一下,那只手停了下来,耳边有轻微的息声,小雄真的醒了,但是他没有睁开眼睛。

 过了一会儿,那只手又在动,甚至来开了链伸了进去,隔着头‮摸抚‬他的巴“这么大啊?!”声音虽然的很低但是也能听出是个女人“这小子,比我老公大了有两公分!”

 那手伸入头内,把巴套出来,在掌中轻轻的抚。接着巴被一个柔软的动词抚了一下,就进入一个温暖的空间,小雄知道这是那个女人的嘴巴。

 哪女人含住小雄的巴时,巴忍不住跳动起来!小雄把眼睛欠开一条,看到正在含巴的女人正是谢家媳妇,她的一只手已经把自己的带解开,手掏进裆里,在自己的

 或许是小雄的巴太大了!小雄看谢家媳妇的嘴张的好大才把小雄的巴含住,而且只含住三分之二而已!但谢家媳妇还是用热的嘴不停的小雄的巴!而且还用舌头小雄的头!小雄好想告诉谢家媳妇,自己好舒服、好

 有时候小雄忍不住动了一下,谢家媳妇也跟着抬起头来看小雄是不是还睡着,直到看小雄没动静之后,她又开始小雄的巴!

 谢家媳妇的嘴不停的套动小雄的巴,舌头也不断的头,或许这样的方式让谢家媳妇感觉很累吧!最后她忍不住的将脚跨过小雄的‮子身‬,跪在小雄身上,握着小雄的巴,来回着、套着!

 小雄张开眼睛偷偷的看谢家媳妇的子已经褪到膝盖下,出了小,因为它就在小雄正上方!谢家媳妇因为脚打开,使得她的小也跟着开开的!两片粉还是纷红色的,小雄好想喔!

 谢家媳妇的舌头一直着小雄的头,连头上的马眼也仔细的着!手也‮摸抚‬小雄的丸!谢家媳妇的小也在小雄的眼前摇晃着,有时还放了下来!像是在引小雄似的,每当谢家媳妇的小接近小雄的脸时,小雄总是用力的一闻,闻谢家媳妇小的味道!

 这味道让小雄更加的奋!她小嘴不停的,同时舌头也不停的,小也在小雄的眼前摇晃着!小雄一直沉醉于谢家媳妇的小嘴,正当小雄感觉全身酥不已时,小雄的巴传来的酥麻的感觉!

 他知道不能在这样下去了,翻身坐了起来,把谢家媳妇吓的一灵,小雄说:“好你个货,敢偷吃仙桃!”“我…对不起…”谢家媳妇一脸惊慌。

 “什么对不起?”“求你千万别说出去啊!我实在是对不起,我…”“我什么我?说吧,这事咋了?”“只要你别说出去,咋的都行!”她脸的可怜。

 “好,这是你说的!”小雄拉过她把她按在上,伸手把她的子扒掉说“你躺好了,我要你!”

 这正是她求之不得的,新怒放的把腿打开,还伸手把自己的衣扣解开,把罩往上掀起,出一对不是很大但很结实的房。小雄把自己的子带去,就伏在她身上,大巴对准她的小口猛地了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大头顶住她的子深处。小雄开始着她的美,她浑身颤抖,小嘴一张一合频频发出些轻微的呻声:“喔…”

 小雄不停地狠,享受着这小妇姚劲的美“卜滋…卜滋…”的水声不绝于耳。“你叫什么名字?”小雄用力的顶击着问。“…嗯…我…我叫蒋莲芸…你好厉害啊…”小雄双手紧抓住蒋莲芸前的房,狂地捏着。‮体下‬那大的巴奋力就往小下着。数十下大巴的冲撞,每次均顶到她那突突直跳的‮心花‬,玉中的水阵阵出,头轻吻‮心花‬的美感,服得使她直打颤,紧抱着小雄。

 “啊…亲弟弟…姐姐舒服死了…哼…姐姐好爱…爱你…你顶得小好美…姐姐的…亲弟弟…美死姐姐了…用力…再用力…哎唷…大巴顶到子了…呀…好酸啊…快活死我了…小老公…姐姐的亲老公…太了…太舒服了…”

 蒋莲芸被小雄那死,只见她半眯着水汪汪的媚眼,小嘴轻启,‮体玉‬摇动,双手在小雄的身上,肥大光滑雪白的股不住的旋转往上

 “卜滋…卜滋…”的媾声,与蒋莲芸疯狂的叫声,剌得小雄双手紧紧抱起蒋莲芸丰光滑雪白的大肥,使她的肥润的小更为凸出。

 就这样的猛猛送,来个直入直出,次次顶撞到子,直得蒋莲芸舒服得魂不附体,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受惊般的叫:

 “哎唷…亲哥哥…哥哥…姐姐要叫你亲哥哥…美死姐姐了…亲丈夫…大巴的亲丈夫…美极了…姐姐一切给你了…小老公…亲弟弟…死姐姐了…快…快点…好…大巴顶得好深…大巴的亲哥哥…哎唷…又顶到子了…姐姐快不行了…姐姐要丢了…哼…”小雄见蒋莲芸似乎要身了,伸手将她的肥美玉,高高的悬空抱起,股就奋力的着她的小

 蒋莲芸经不起小雄的猛猛顶,全身一阵颤抖,她的‮心花‬一之后,小在痉挛着不断猛着小雄的大头,就像头上套了一个圈圈的,那种滋味,使小雄感到无限美妙,并且大头顶在心上,狠命的顶着、磨着、转着‮心花‬。

 “雪雪…美…美极了…小老公…姐姐的亲老公…亲丈夫…大巴的亲丈夫…你真会得姐姐好美…好舒服哟…亲哥哥…大巴的亲哥哥…哥哥…姐姐的小好酥…好美……再…快用力…痛快…太痛快了…亲弟弟…心肝弟弟…你又顶到姐姐的子了…哎呀…姐姐的子要被你穿了…哎唷…死姐姐了…死姐姐了…快…快用力顶…不要停…姐姐快不行了…呀…亲丈夫…亲哥哥…姐姐要成仙了…哎唷…美死了…死了…姐姐要了…给大巴了…好…真好…姐姐的小了…太舒服了…”

 一阵‮魂销‬的美感,蒋莲芸舒服得魂不附体,全身畏缩般的痉挛,剧烈的颤抖起来,子强烈的收缩,滚烫的忍不住一波又一波的,由子深处出来。

 小雄受了又浓又烫的所刺,他觉部麻酸,‮体身‬也抖动起来,最后挣扎的了几下,头一麻,部一阵收缩,一陂热烫的,由头急而出,直入蒋莲芸的子深处,得她声连连,全身酥软。

 “好弟弟,你死我了!”她长长出了口气,紧紧闭上双眼。“你可真啊!趁我睡觉玩我巴!”小雄在她头上捏了一下,她皱着眉头说:“轻点,疼!”小雄给她头说:“来吧,在给我吹一吹巴!”

 蒋莲芸看了他一眼说:“到底年轻啊!活力这么壮!”伸手‮摸抚‬那正在起的大巴,小嘴温柔地一张一合含着小雄的大巴。她用香舌着小雄鸽大头,不时又用香,用玉齿轻咬着,套进吐出不停地玩头。

 “啊…大嫂…好舒服啊…你的小嘴像…像你的小般的美妙…好舒服…好过瘾…快…快含…美极了…”“小老公…亲老公…你的巴真的好大喔…”她不知羞的说。

 小雄舒服的直着大巴,两手用力按住蒋莲芸的头,大巴快速的着她的樱桃小嘴。

 她也配合着他的大送,双手更有劲的上下套巴,樱桃小嘴猛头马眼。小雄的大巴被,套得不能再忍了。“大嫂…我要的小…快…趴下…”小雄跪到蒋莲芸身后,扶住她翘起的大股,大巴一下就到了底。

 “哎哟…死我了…你轻点…‮劲使‬啊…”蒋莲芸被小雄的大漾,成、雪白肥的‮躯娇‬随着大的节奏起伏着,她灵巧的‮动扭‬那光滑雪白的大肥频频往后顶,叫着:

 “啊…亲哥哥…哥哥…好啊…好啊…雪雪…美死姐姐了…姐姐的亲老公…亲丈夫…你太会了…哦…快用力…用力死姐姐吧…死姐姐吧…哎呀…亲弟弟…要命的亲弟弟…姐姐的子要被你穿了…小老公…亲丈夫…姐姐的小要…要被你的大死了…好舒服哟…哎呀…亲弟弟…心肝弟弟…又顶到姐姐的子了…哎哟…亲哥哥…亲丈夫…你太强壮了…快活死姐姐了…”

 蒋莲芸被大巴干得粉颊绯红,神情放声连连,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美的大玉抬得更高,随着的动作,上下摇动着。

 小雄的大头在‮心花‬上的‮刺冲‬,在蒋莲芸的小里狠劲的送。使得美人的蒋莲芸非常受用,只见她秀发零,粉面红晕地不断左右的扭摆着,娇嘘嘘,双手紧抓着单,像要撕裂它一般,那种似受不了,又娇媚的态,令人瓢瓢,魂飞九宵。

 蒋莲芸娇如牛,舒畅得娇声大喊:“哎呀…亲弟弟…要命的亲弟弟…死姐姐了…姐姐要被你穿子了…哎哟…”

 “…亲老公…亲丈夫…死姐姐了…姐姐快不行了…小冤家…亲哥哥…哥哥…你饶了姐姐吧…亲弟弟…求求你…求求你饶了姐姐吧…哎呀…姐姐受不了啦…姐姐会被你搞死的啊…小冤家…你得姐姐太舒服了…唉唷…心肝…亲丈夫…亲哥哥…姐姐要了…太舒服了…”

 蒋莲芸猛地一阵痉挛紧紧的抱住小雄的背,热烫的水一如柱。小雄感到大头酥麻无比,但是他忍住了,问:“你有套子吗?”“哦…要套子干吗?你刚才不也在里面了吗?我带环了!”“到底有没有?”

 “没有啊!”小雄想了想,巴顶在她的门上“啊…不要啊…姐姐从没过…你别噢…”蒋莲芸无限委屈的说。“你不是说我咋的都行吗?”小雄在她肥大的股上狠狠的拍了两下。“哦…求你了…”

 “不行!今天非眼不可!”巴在菊门处磨动,把水往门上涂抹。蒋莲芸浑圆肥美的大丰左右摇摆着而动着,小雄将大巴对准蒋莲芸的小眼口猛地入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蒋莲芸则痛得忍不住大叫着:“哎呀…我的妈啊…痛死我了…我的眼要…要被你破了…好痛啊…”大巴一旦进去,小雄便是一阵的狠狂送。蒋莲芸窄小的眼仍然受到他的狠猛干,强似的狠了数百下,渐渐的引起了蒋莲芸的情

 “噢…亲弟弟…要命的亲弟弟…姐姐从没想到小眼被会…会这么痛快的…快…快用力…用力穿姐姐的小眼…哎呀…心肝…亲弟弟…小冤家…姐姐的小眼太舒服了…哎哟…姐姐的亲老公…亲丈夫…你太会了…这滋味太…太舒服了…”

 小雄感到头被一股热,麻的,猛烈的了小眼数十下,把全部在蒋莲芸的小眼内。

 后三分钟,才把大巴从蒋莲芸那注的小眼中拔出,并看着蒋莲芸那失神,从她那人的小眼缓缓出。

 “你记住了,从今往后只要我想你,你就得让我!”蒋莲芸着自己红肿的眼说:“你太狠了,把我眼都肿了,我丈夫求了我好几年要眼,我都没有答应,你这冤家!”

 晚上,田磊给送浆,小雄陪她去的,同行的都是小辈,自然柳丽丽和张士杰也跟去了。送完浆小雄陪田磊守灵,柳丽丽和张士杰等各自回家了,柳丽丽的丈夫留下一起守灵。

 下半夜田磊的表哥(柳丽丽的老公)让小雄上楼睡觉,说小雄明天还有的忙,小雄也是困了,就上了楼。看到顾老师还没有睡,坐在沙发上发呆,小雄走过去搂住她的肩头说:“老师,别伤心了,你也休息吧,别把‮体身‬靠垮了!”

 “谢谢你小雄,我到不是伤心,她八十六了,也算是白喜事,她这一走啊,我还真的解了,对于这份迟来的轻松让我有手足无措。”她把头靠在小雄肩头。

 “是啊,她这一走,你可轻松多了!”顾焕湘老师脸的感激说:“今天多亏了你啊!”“别这么说,这是我应该的!”

 小雄在老师额头上亲了一下,老师“嘤咛”一声转过头紧紧吻住小雄的嘴,舌头就伸了过去。火热的吻是最好的慰寄老师的行动,好半天顾老师松开嘴说:“小雄,抱我进房!““可是…”

 “他们不会上来的,老师要放纵一下!”“遵命!”小雄抱起老师向卧室走去。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