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106章
  走了没几步又被一女子拦住了,本想再拿拿架子,可传到小雄耳边那温柔的话语令小雄不由得动了心“大哥和我跳吧,我的子好大的,你摸着一定舒服。”

 借着微弱的灯光小雄打量了她一眼:高高的发髻,红润的双,丰的身条,阵阵的香气…特别是那丰果然高耸拔,煞是人。

 可没探虚实,小雄并未贸然应允。眼前的女子似乎看穿了小雄的心思,抓起小雄的手按在她的房上:“你看够大吧?”说着她还伏在小雄的耳边悄声道:“我的皮肤也好细的,大哥到这儿来不就是图快活吗?我会陪好你的。”

 小雄那只被她按在上的手暗暗‮劲使‬,只觉丰盈温软,果然货真价实。可小雄并未知足,又得寸进尺地问道:“怎么陪好小雄?”“随你的心意呀”

 “哦,我能摸你下面吗?”“当然!你看我穿的超‮裙短‬,方便的很,随便你摸。来吧!”说着她便把小雄往舞池里拽,到此地步如再推辞,那就不是男人了。于是小雄便搂着她的一同滑入舞池当中。

 随着绵绵的舞曲,灯光又暗了下来,那女子双手搂住小雄的脖子,紧紧贴着小雄起二步,而小雄则抓紧时间把手从她的衣襟下伸了进去,迫不及待地要体验一下她那丰的滋味,小雄先隔着一番,丰柔软的房使小雄的手感颇为‮实真‬,而且她的罩并无那层厚厚的海绵,只是一层薄薄的如肌肤般柔滑的丝织品,可见这女子对自己的房充了自信。

 小雄对她说:“果然奇大无比,看来你没有骗我。”“干嘛要骗你?”她紧紧依着小雄,又悄悄地对小雄说:“我不但子好玩,更好玩呢,一上手会的你失魂落魄哟。”

 “是吗?你再‮逗挑‬我,小心我吃了你。”“嘻嘻,来呀…”一边调笑着,小雄的手就顺着深深的沟从她的罩罩杯处伸了进去,一个柔软的头便纳入小雄的手中。

 令小雄惊奇的是虽然她的房‮大硕‬丰,可立在其颠峰的头却是小巧细的,真是对比强烈,让小雄“趣”

 大增。小雄侧着手细细地把玩着她细小的头,那女子为了让小雄的手更爽快地行动,她将罩从下面掀起,一直掀到峰上面,使两只房完全出来,任小雄摸。说真的,这女子的丰给了小雄很大足感和享受。这对房不但‮大硕‬丰,而且异常柔软细。当小雄将她的捏的渐渐立时,竟感到了她那晕处也隆起了细密的小粒,使小雄倍觉刺

 趁着黑暗,小雄不低下头用嘴去拱她的房,阵阵香扑鼻而来。“吃吧,小雄来之前才洗了澡。”

 她鼓励着小雄并努力把往前,小雄毫不犹豫地张嘴含住了她的一个头,猛力地起来,一股浓烈的香和微咸的汗味被小雄入口中。

 那女子似乎很享受,她用手托起一只房尽力往小雄嘴里,要小雄用嘴能更多地去包容。小雄张大嘴将她送到口的房深深入,将舌头绕住她的头,用牙齿在那细处轻轻地啃咬着。

 那女子颤抖地搂紧小雄,将她肥硕的房紧紧地挤在小雄的口鼻上,似乎要让小雄下去一般,直到小雄觉得呼吸困难地侧过头在张嘴息,她才略微地放松了挤,随即又把另一只房高高凑起,将已起的硬硬的进了小雄的嘴里…

 小雄一边着她的房,一边就忍不住地把手伸向她的‮身下‬,她‮动扭‬着‮子身‬说:“等一会儿再摸”“为什么?”“这一曲就要完了,等下一支黑曲让你好好地摸个够,好吗?”

 …随着灯光变暗,第二曲开始了。小雄和她相拥着如同一对热恋的情人般步入舞池,黑暗中她伸手解开了小雄的衣扣,使小雄膛,然后她把自己的衣襟连同罩一块高高掀起,将她丰硕的双紧紧地贴在小雄的脯上,随着舞步在相互,给小雄的感觉既温暖又刺

 她搂紧小雄闭着眼在享受,而小雄的手则伸到她的裙下,顺着‮腿大‬滑向她的两腿之间,小雄隔着内在她的部‮摩抚‬着,感到了那里的热气息,小雄摸了一会儿,觉得她的裆似乎要透了,便想将手伸进内里,也许是她部太丰的缘故,致使那条内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下‬,没有丝毫余地容小雄的手指进入,费了好大劲从她的松紧进的手指也根本摸不到她深深的

 小雄的手在那里忙活了半天也不得要领,那女子似乎觉察到了小雄的急迫,便动手将‮裙短‬掀起拉倒了际,然后把内褪至髋下,捉着小雄的手从她内的松紧了进去,小雄的手顿时如鱼得水般在她的部肆无忌惮地畅游起来…她则伏在小雄耳边悄悄地说:“别猴急成那样呀,你要慢慢地去感觉,我下面的小可与众不同呢。”

 听了她的话小雄便放慢了节奏,刚刚入手就有一股异常的热从她的户传来,小雄用手指试探地触摸了一下,呵…漉漉地如入水乡泽国。小雄悄悄地逗着她说:“姐姐发大水了。”

 她拧了小雄一下:“你不喜欢吗?”小雄的手‮摸抚‬着她肥厚的大:“当然喜欢,我要游到源头去探险。”

 “你好坏呀…随你的便,别淹死你!”她在小雄的脸上吻了一下,有意识地叉开两腿,容小雄的手能在她紧密的中自由行动小雄剥开她的大,用中指的指肚在她大小间的沟壑里着,随即又去探寻她上方的蒂。

 一开始小雄并未感到它的存在,可随着手指的运动,那粒神奇的球渐渐地浮出水面。随着那粒蒂的苏醒,开始还在小雄耳边伴着舞曲轻声哼唱着的女子也渐渐发出了呻声。

 小雄一边着她那粒已明显起的娇蒂,一边对她说:“舒服吗?”她哼哼着伏在小雄的肩上:“死相…还不是你在图舒服。”随即她又悄悄地说:“怎么样,摸出什么特别之处了吗?”

 闻听此言小雄才想起刚才她告诉小雄她的下与众不同,于是小雄的手在她的户上如雷达般地扫描起来:她的高高隆起,上面密布,一直延伸到大的两侧,小雄拽拽她的说:“好丰盛的水草呀。”

 “讨厌嘛。”她拉着小雄的手掌从她的户上慢慢划过,小雄只觉的那沟壑起伏,颇为奇特。

 从她深深的中娇地探出两片温软的小,引导着她的溪水潺潺出,小雄的手逆而上,在她的蒂上捏一番,又夹着她的两片小对她说:“你的蒂蛮大的,这两片长的嘛。”

 “你伸进去,还有奇特的地方呢。”“是吗?让我再仔细摸摸。”她又充分地叉开腿,使小雄的手指很顺利地进了她的道口里。果然奇特,一般女子的道,只要你的手指入,顺着温热的水便会畅通无阻地深入进去,而小雄的手指在她的道口却遇到了阻碍。

 “该不是‮女处‬吧?哈哈,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女处‬呢?”小雄自嘲着又在她道口的那个障碍物上细细摸了一会儿,只觉得是一团起伏不平的温软,小雄用指头按了按,她竟舒服地轻起来,小雄想她一定是很享受了。

 “是这里吗?”她点了点头,小雄说:“你这里果然与众不同,可我这样‘瞎子摸象’就越发好奇了呀。”“那你想咋样?”“我想看看呀。”“想的美,在这儿咋让你看?哥哥,再给我摸摸嘛。”

 “摸这里你很舒服吗?”她又点了点头:“是,我常常被男人摸的好‮奋兴‬呢。”“那要是给你,会死你的。”“你愿意小雄那里?”“当然,你呢?”“我也想吃你的

 “那我们一定要找个机会玩玩”小雄一边和她逗着,一边用手在她那神奇之处左突右冲她扭着‮身下‬呻着说:“你可以把手进去…手往下…对…”在她的指点下,小雄的手顺着那团往下去,果然有一深潭,热无比。

 小雄两手指伸进去,立刻被里面的包住了,而且还能感到她的道在收缩动,小雄活动着手指做状,她即刻又得‮子身‬发软靠在了小雄的肩上,手儿也迫不及待地拉开了小雄的口前门,很技巧地拽拽小雄内的松紧,那手就伸进去抓住了小雄的套动起来,小雄本已坚在她的手里更加地爆涨着,同时小雄在她道里动的手指也感到了她的水如热般涌出,滑的道容小雄又进了一手指,三指头在她的玉里尽情地掏挖着。

 同时小雄的另一只手从她的后伸进去,沿着深深的直抵她紧缩着的门,小雄先用中指着她的‮花菊‬,渐渐地借着她道里出的水顶进了她的眼里。

 当小雄的指尖进她的门时,她的股似乎是有意地往后撅了撅“噗”的一下把小雄的指头深深地套进了她的直肠里。

 “啊…”的一声,她的手上也加快了频率动着小雄的包皮,还不时地用指尖在小雄头马眼处刮‮逗挑‬,搞的小雄已经快把持不住了,小雄一边对她‮身下‬的两个疯狂地夹击,一边咬着她的耳垂说:“别…别给我出来了。”

 “为啥?”“想和你多玩一会儿呀,出来我就没有兴趣了。”“好,听你的,我也想多陪陪你。”

 这里的规矩是按曲收费,所以她也巴不得多陪小雄两曲,听小雄这样一说,她果然放慢了速度,继而伸手握住了小雄的囊,轻柔地着两个丸…随着舞曲的结束,小雄俩的疯狂也暂时告一段落。

 可谁知接下来会有更刺的事情发生呢…中场是震耳聋的迪斯科时间,小雄俩都不喜欢,于是小雄和她相拥着躲在一个灯光昏暗的角落。

 他们的手并未离开对方‮体身‬的要害部位,一边相互一边无拘无束地聊起来。那女子告诉小雄她姓刘,找了个歌舞团的男人,没几年那男人就和别的女人相好而抛弃了她,她也一时无心再找。

 一是寻点刺,二是为了糊口,就干上了陪舞女的营生。小雄问她:“每天在舞厅里被不同的男人又搂又摸的,有过‮奋兴‬的时候吗?”“那要看什么样的人了,象大哥这样不动的男人我就喜欢。”“那我想和你真的做行吗?”

 “行呀,你喜欢怎样做?站着?躺着?…”小雄狠狠地亲了她一下:“我什么姿势都想和你试试。”

 “你有那么厉害吗?”小雄着她的房,又按了按她玩捏着自己茎的手,对她说:“你觉得我厉害吗?”她握着小雄‮硬坚‬的,又摸摸暴涨的头,伏在小雄耳边说:“你的这个小弟弟真的好可爱,我好想亲亲它…”

 小雄闻听此言便把她的头往小雄的怀里按,可她看看周围的舞客,推开小雄的手:“现在不行,这么多人。”

 小雄也看到有人在注意小雄俩,便不再勉强。此时她又温顺地依在小雄的怀里,‮摸抚‬着小雄的脯说:“哥哥,和我跳到终场好吗?”“那太晚了吧!”“不晚,十二点前就结束了。再说你不是喜欢摸我吗?那就多摸一会嘛…”

 “到终场给你多少钱?”“你看着给呀。”“那不成,你说个数。”小雄想事前不把价钱说好,事后她上你就不好办了。“嗯…这样吧,等你摸够了,到最后一曲我让你进去,你给一百行吗?”

 小雄一想还能进她的道,只付一百元,何乐不为呢?…灯光再次暗了下来,小雄俩紧搂着挤在人堆里,四只手都不约而同地伸进对方的‮身下‬。

 此时她的内早已透了,而小雄的也‮奋兴‬到了极点,小雄们的火都已到了爆发的边缘,彼此都不足于用手指在对方的器抠摸了,小雄伏在她耳边说:“刘姐,我要进你的里…”

 她略显害羞地看了小雄一眼,然后悄悄地对小雄说:“你把我的内再往下一点。”小雄立马拽着她的内褪到了她的‮腿大‬上。她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伸手握着小雄发烫的,顺着腿水将小雄的头抵在她的道口上。

 呵…那个奇特的道口虽然早已水横,可因为有那可爱的团在制造障碍,使得小雄的入犹如在刺穿‮女处‬膜一般地舒受用。当小雄的头完全进入时,她竟然夸张地尖叫了一声,小雄逗着她说:“不至于吧?”

 “讨厌…你的家伙那么大,人家真的有点疼嘛。”切不管她是矫造作,还是为了讨小雄心,当小雄继续进时,确实感到了她的道在紧握着小雄的,特别是她的道口似乎有一圈环在紧紧地挤着小雄的棱。

 那份刺使小雄差一点就要把持不住地要发了,所以小雄未敢随着舞曲的节奏去,而是搂紧了她,停留在原地慢慢地动‮身下‬,使巴缓缓地向她的深处去。

 当小雄觉得被她完全没时,那份舒使小雄犹如在温柔的梦乡里享受,小雄正在体验这难得的梦境,刘姐却急切地‮动扭‬起来,并伸出一只手着小雄的囊和丸,小雄也回敬地用手去捏她的蒂,一来二去,她又烈地晃动起‮身下‬,使小雄的茎不由自主地在她的道中做起快速的运动…

 小雄感到一阵阵热袭来,似乎要冲开门,小雄心想这还了得,让她如此折腾,那没几下就得丢盔卸甲了,他们周围的舞伴也似乎感到了她的疯狂而在纷纷侧目…

 为了多享受一会,小雄得赶紧采取措施。于是小雄用双手兜住她的股,将她紧紧地挤靠在自己身上,使她的‮身下‬失去了活动的余地,而小雄则不失时机地使巴完全进了她的道深处。

 那颤抖的‮心花‬在引导着她的体努力接着小雄的侵入,使小雄真切地感到小雄的头真正地探寻到了她的水之源。

 掌握主动,防止她再度疯狂,小雄干脆双手一用力抱起了她的股,使她两脚抬离了地面,这样以来,他们的器结合的几乎间不容发。

 刘姐‮奋兴‬的低声叫起来,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小雄赶忙用堵住了她的嘴,她立即开口合,小雄俩的舌头瞬间就绕到了一起。

 女人真是水做的,她的‮身下‬不但是水泛滥,淹没了小雄的具,而且此刻她的嘴里也分泌着大量的唾,通过在一起的舌头源源不断地渡到小雄的口中,小雄似乎成了一个溺水之人,不由自主地咽着她的香津…同时小雄兜着她股蛋的手也在暗暗用力,掰开她的,用一手指迅速确定了她眼的位置,毫不客气地了进去,这一刺使得她从那张被小雄紧紧吻住的嘴里发出了“唔…”的之音。因为门受到了侵入,她的股不由得往前一缩,这样以来小雄进她眼的手指滑出了一截,可小雄在她前的‮茎玉‬却实实在在地顶进了她的子颈里。

 “啊…你这前后夹击…让我好…太刺了…”她‮奋兴‬地用双手搂紧小雄的脖子,两腿竟盘起扣住了小雄的身,使她的‮体身‬完全离了地面而吊挂在了小雄的身上。

 如此以来小雄已无力再去活动‮身下‬对她的道进行,只能‮劲使‬兜着她的股去承受她的重量,同时静静地体验小雄入她‮心花‬的茎被她动的子着的快…小雄感到她紧紧纳着小雄头的子在震颤,犹如一张婴儿的小嘴在啄

 如此烈爽快的使小雄难以继续固守,此时耳边的舞曲也已近尾声,小雄便示意她放下两腿:“我要了…”

 “嗯…吧…”她配合地贴近小雄,下阴暗暗用力夹紧小雄的茎,只活动了几下,小雄便一如注了…舞曲结束时,小雄俩也已度过了高。当小雄“货”款两清后,她仍意犹未尽地搂着小雄说:“和你跳舞真。”

 “我也是。”“那你下次来还找小雄,好吗?”小雄看着她明亮的双眼说:“好!你能出台吗?”“别人不行,你可以!”“真的?”“真的!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客人了!”

 “现在就跟我走,到我那里过夜!”刘姐看着小雄,见他一脸真诚,咬了咬下说:“好!我跟你走!”***小雄把他带到了自己的小窝,在路上她告诉小雄她的全名叫刘秋菊,今年三十一岁。

 当她走进小雄的家时,眼睛一亮,她说:“虽然你的房子不是很大,但是装修很豪华很有品位,看来你家里是有钱的啊!”然后她软绵绵地在小雄怀中,任小雄轻抚。小雄顺势开始下她的衣裳。一解开衬衫的纽扣,傲人的40f的大脯上,穿戴着白色且上半层为半透明、下半层为‮丝蕾‬绕边没有肩带的罩,形成了极深的沟槽。哇!人的沟,深不见底,两侧隐约现着文的花纹,鼓涨涨的玉在小小的罩里起伏着,一双粉红色的头都半了出来,顿时让小雄的巴急速的翘了起来。

 再轻巧的松开罩的暗扣,一对白的玉一下弹了出来。前的一对峰丰而坚,决不松垂的房,极富有弹蒂是翘的粉红色雨点,两粒粉红色的头大小有如樱桃一般。

 她的‮体身‬实在太美了,光滑修长的玉颈,凝脂般的‮体玉‬,晶莹细腻,曲线玲珑,光滑的身,弹指可破且滚滚的股,以及在内里若隐若现的小桃,简直就是一尊活生生的“威纳斯”

 女神!这一切是在黑舞厅里无法看到的,小雄没有想到自己今天好幸运,找到了一个极品女人。

 小雄一面亲吻着她的嘴,一面‮摩抚‬着她粉白细腻的玉肤。接着小雄的手握向她的玉,柔软弹手,轻轻按下去,又弹起来,一只手掌把握不住。小雄用力抚起她的房。

 “啊,你别那么大力的抓人家的嘛,人家的都快被你抓烂了!”她不疼的连声叫喊。刘秋菊今天穿的是一条白色丝织的三角内,鼓鼓的包裹着她的‘地’,小雄剥下她的三角,这样,她的‮身下‬就坦的暴在小雄的眼前。

 小雄发现那里早已是,泛着莹光一闪一闪亮晶晶,映衬着黑油油的,简直太美了。

 ‮腹小‬左右各有一小团脂肪,使她的曲线更呈浮突和圆滑。两条修长的‮腿大‬,像是两块雕刻得很完善的白玉一般,毫无半点瑕疵。

 修长美腿的尽头,两腿的中间,一丛黝黑的草呈倒三角软绵绵的覆盖着她神秘的‘区’,像是一座小山,上面长了密密的芳草,只是这些芳草非常的柔

 小雄不用手‮摸抚‬她的,黑亮亮的光滑而细腻,象丝缎一般轻柔,她的部都象她的脸庞身材一样动人,真美!

 刘秋菊堪称为人间尤物,她的娇美,以及身段的美妙,使看过的人后叹为观止。这样的一个女人沦为舞厅‮姐小‬,真是太可惜了,小雄有了自己的打算…

 小雄将她雪白浑圆的玉腿分开,若隐若现的淋淋的水,两片鲜红的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小嘴同样充惑。

 小雄马上直奔蒂的所在,小雄用手先摸了口一番,再用大小么指撑开了她的,感觉有点紧,捏了捏那,捏得她既趐麻又酸,不浑身颤抖着。

 慢慢地小雄感到手都了,她的水可真不少呀,小雄就‮劲使‬的挤蒂,并将手指毫不留情的向深处去,她又不地哼了一声。

 小雄的手指不断地与她的壁里那些突出的小球‮擦摩‬着。两片纯的小带着已被小雄的气息半开的在那息着,其上有一粒小小凸出的核,当小雄用手核时,她竟发出一阵阵的叫声:“啊…”‮体身‬并不时的合着小雄核的动作在不规则的抖动着。“啊…小…小雄…你得我…我难受死了…你真坏…”

 刘秋菊被摸得入心底,阵阵快般袭来,肥不停地‮动扭‬往上、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小雄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息声:“啊…我受不了了…哎呀…你…摸得我好舒服…我…”

 见她如此颠狂小雄更加用劲扣挖着润的,更加起劲的加紧一进一出的速度,手指与她的道壁互相‮擦摩‬。如此的样子片刻后,她的户里水有如悬崖飞瀑,朝怒涨,潺潺而出,把她两条如雪的‮腿大‬漉漉的。

 此刻,她不住全身阵阵颤动,她弯起玉腿把肥抬得更高,把小更为高凸,让小雄更彻底的深入她的

 下面忙碌着,当然上面也不会错过了,另一只手则继续在她的波中耕耘,好有弹呀!用手指轻弹头,还晃了晃,哇!

 太了,真有点想马上把她给干了!手在两个波峰之间游来逛去,只可叹为何不多生几只手呢!经过小雄一番前期准备工作,她有点微微地着气,小雄的巴已经开始有点涨硬了,便顺势抓住她手往下探到自己的下。

 一碰到小雄子里发硬的东西,她的小手有些发颤,想缩回去,但被小雄按住不放,她稍稍挣扎了一下,终于放手隔着子‮摩抚‬起小雄的巴来。

 也许躺在小雄怀里为小雄服务有些不便,刘秋菊站了起来。接着对小雄笑了笑,就跪在小雄面前的地上。她先解开小雄的带,拉下拉链,掏出小雄的大巴,然后用手握住小雄的茎慢慢套,只见她先用手慢慢套,直到它站起来。

 “用你的小嘴替我好好服务。”小雄命令道。听到小雄的话,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两个巾,出一张为小雄仔细的擦拭巴,另一张把自己的擦了一遍看着小雄说:“你别介意啊,为了大家的‮全安‬!”

 慢慢将嘴巴靠近,还顽皮的作势要咬它。她先轻轻地吻小雄的头上的马眼,然后张开樱桃小嘴轻轻的含住那紫红发亮的大头,再用舌着大头,舌头在小雄的头下面的沟槽里滑动,不时又用香、用玉齿轻咬,接着她的头上上下下套小雄的巴,小雄也配合着她的速度,希望能干的深一点,股急速的摆动,让的巴在她的嘴里加速,只见她柳眉深锁,嘴的两腮涨得鼓鼓的,几乎被小雄干到喉咙去了。

 这时候小雄也用右手‮摸抚‬她高高撅着的股,她的股非常大,小雄抠她的眼时,她还不停地‮动扭‬‮体身‬,但是嘴巴始终都没有离开过小雄的巴。

 “啊…好舒服…你…你的樱桃小嘴像小般的美妙…好舒服…好过瘾…”小雄的巴被她品尝着,只觉得一阵热烫包围着头部份,趐麻麻的快扩散到全身四肢百骸,大巴被舐得‮硬坚‬如铁,青筋暴大无比。

 眼看就要被这个妖把自己的货全给吹出来了,小雄暗想:“妈的,这样就想过关,那不太便宜你了。不行!老子要干爆你的烂不!

 “于是,小雄按住她正在努力工作的头,说道:“够了,现在我要你了。去,趴在桌子边上。把股高高撅着!”听完后她就像狗一样的趴在桌上,感的两片人的美,还有那已经亮晶晶的户。

 然后,准备让小雄进行小雄的工作。小雄从后面可以清楚的看到由水沾的部份及红

 “喔…好喔…吴市长…快…人家等不急了…“哦…快进来啊…“刘秋菊颠狂地叫着。‮女美‬的声声召唤,如何忍心让她久等呢!这景象令小雄愈加忍不住,立刻把老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她的里强行了进去。

 “滋”的一声直捣到底,大头顶住她的‮心花‬深处。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