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116章
  当小雄抱着二姐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到妈妈和豆豆正围着大姐美娟叽叽喳喳的说话。“我,知道吗?你俩在卫生间这一炮打了一个小时耶!”美娟笑嘻嘻的说。“大姐回来了!”

 “是啊!回来了,我澡都洗过了,呵呵,好弟弟,该让大姐了吧?”“哦,天啊,今天是要让我尽人亡啊!”大姐三两下就把自己的只剩下三角,那一对丰、坚、圆翘的房如同一对白鸽腾越在小雄面前。白、光润的峰随着大姐轻微的息颤动着,小巧的头如两粒透了葡萄引人垂涎。

 这时候,妈妈示意豆豆去给小雄拿药,豆豆领会的跑出房间去厨房。小雄看到大姐一对感的,充的成、美房。

 小雄微微抖动的手指摸上了大姐那一对白、光润、丰腴、坚、圆翘的峰。如同触电般,一阵酥麻从房霎时传遍了大姐美娟全身。大姐娇哼了一声,不安地扭摆了一‮体身‬。

 小雄的双手触摸着大姐双,手指轻轻地按着:“太美了,大姐,真是太美了,真的,小雄太喜欢了,大姐。”

 大姐轻声息着,娇媚地轻声细语说:“哦,我知道,小雄,好弟弟是真的喜欢大姐的房,哦,乖弟弟,慢些,慢些,不要痛了大姐。”

 大姐丰腴、感的‮体身‬‮动扭‬着,此时的大姐已完全沉浸到‮悦愉‬的‮奋兴‬和快之中,尽情享受小雄的‮抚爱‬,得到做为女人应该得到的的‮悦愉‬。

 “啊…太了…大姐的…大姐的房…真是…真是太美了…真是又丰…又柔软…”这时,豆豆回来了,把中药递给了小雄,小雄一仰头就把药喝了,霎时‮体身‬内热了起来,感觉自己有无尽的力量。

 大姐美娟躺到上,小雄趴在大姐丰腴的身上,双手捏着大姐丰腴、尖、圆翘、柔软、感的双“啊…宝贝…我的好姐姐…大姐…大姐…好丰子…真的…真的是…很舒服…”

 趴在大姐的赤的身上,小雄把脸埋在高耸峰之间,闻着那人的香,忍不住把嘴贴上了那光润、丰、柔软、感、颤巍巍、白峰。

 大姐娇哼一声,随即发出令人‮魂销‬的息声和呻声。小雄的嘴和舌头吻着那深陷的壕,从房的部向上吻而去。小雄的舌尖在大姐那如透了葡萄般头的暗红的晕上环绕着,不时地那对头。

 “啊…小雄…弟弟…大姐让你玩得太舒服了…”妈妈颖莉坐在一边,伸手扒开小雄的股,低下头去,用舌头在儿子眼上舐…

 大姐急促的息和呻,忍不住放地小声叫了起来。小雄贪婪地张开嘴,把大姐的房含进嘴里,舌尖着圆溜溜的头,着、着、裹着。

 大姐这时已骨酥筋软,香汗淋漓,娇吁吁。过了片刻,小雄贪婪的嘴又向下吻去,嘴舌尖所过之处,无不使大姐浑身颤栗,吻过精致的肚脐眼,吻上绵软的‮腹小‬,最后是大姐那精美的水粉‮丝蕾‬三角阻住了小雄的前进。

 精致的水粉‮丝蕾‬三角太小巧了,小巧得遮不住红杏出墙,几油黑的俏皮地在花边的外边。

 小雄把脸贴在大姐被窄小的三角包裹着的那神密、人的所在,隔着薄薄的‮丝蕾‬,小雄感到她部的温度,感受到她浑身在颤栗。

 大姐三角的底部已透了,不知是汗,还是被大姐从道里出的的。小雄被大自然这精美的造物深深地醉了,小雄吻着她光洁的‮腿大‬和浑圆、肥腴的丰

 “大姐!”小雄抬起头,望着秀面绯红、风情万种的大姐说:“大姐,我可以把它下来吗?”

 大姐面娇羞地点点头,随即就闭上了那双美丽的秀目。小雄的手慢慢地把三角从大姐间褪下,经过双膝,从大姐的两腿间下。大姐肥美、圆浑的丰向上翘起,配合着小雄把她身上最后一处遮羞之物剥去。

 这时一个美、成、丰腴、感的体就全部裎在小雄的眼前。洁白、光润的双股间,长长、油亮、乌黑的呈倒三角形遮护着那神密的山丘和幽谷,滑润的、暗红色的如天然的屏障掩护着‮心花‬般的道口,那微微突起的是豆蔻般的蒂。

 小雄欣赏着,赞叹着,彷佛故地重游,忍不住把脸埋进大姐的间,任蓬松的触着小雄的脸,深深地着成感的女人部所特有的、醉人的体香,小雄用了她浓密的,吻着微隆的,吻着肥厚、滑润的大,用舌尖分开润滑、漉漉的小,吻着小巧如豆蔻的蒂。

 “啊…不行…小雄…你真会啊…这样…好弟弟…不…不要停…”大姐叫,而现在小雄她的亲弟弟却贪婪地吻着她最神秘也是最人的地方。

 大姐扭摆着‮体身‬,被吻入心底,阵阵快如电般不断袭来,肥不停的‮动扭‬向上送、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小雄的头发出喜悦的娇嗲息声低声呻着。

 二姐美菱‮摸抚‬弟弟的后背说:“妈,这臭小子现在是越来越会玩了,能力又这么强,真不知道将来那个女孩子会受得了他?!”颖莉抬起头笑着说:“这你就别瞎心了,会有很多女孩子抢着跟他的!”

 大姐那小巧的蒂被小雄吻得坚起来,小雄于是又把舌尖进大姐的道口里,轻轻搅刮着那带有褶皱的道内壁。“啊…小雄…心爱的宝贝…我受不了…大姐让让你啊…哎呀…你得…舒服…小雄…我要…哎哟…要…”

 在大姐的叫声里,二姐把头拱到弟弟的下,把小雄的巴放在自己的嘴巴里狠狠的

 小雄捧着大姐白、光洁、肥美的丰,舌头尽可能长地用力探进大姐的道里,着她滑润、娇道内壁。

 大姐的道真是奇妙内壁既滑又带有褶皱从大姐的道深处一股股已像溪潺潺而出,大姐全身如同触电般震颤着,弯起圆滑光滑洁白的‮腿大‬,把丰腴的肥抬得更高,以便小雄更彻底地吻她的道口和道内壁。

 “啊…大姐的真香…亲爱的大姐…您…您的里都了好多水哟!”“啊…坏蛋…啊…”大姐扭摆着‮躯娇‬,香汗淋漓、娇吁吁,自己用双手抓着丰、尖、圆翘的双不停地地挤着,用力向上送着肥美的丰,以便小雄的舌头能更深入地探进她的道里吻她的道,裹她的蒂。

 伴随着一阵阵‮体身‬的颤栗,从大姐的道深处淌出一股股,把她的道内外得滑润、粘糊糊的,得小雄脸、嘴,那一股股顺着会门,在雪白、肥股映衬下,那小巧、暗红色的门如含苞待放的淡紫的‮花菊‬花蕾,让人心醉。

 啊,这是大姐美丽感的眼!“啊…小雄…好弟弟啊…你把…把大姐得太…太舒服了……哎哟…大姐让你玩…玩得太…太…了…快…小雄…快啊…用你的大我…”

 美、成、丰腴、感的大姐情已完全高涨,那人的、充着神秘感的润、滑腻的道…令人醉的…热切地等待着小雄硬梆梆、长雄健的茎去揭秘、去探险!

 当小雄赤的‮体身‬趴在大姐白晰、滑润、光洁的体上时候,二姐扶着他的巴放在大姐的上说:“小雄,快大姐吧!看你吧大姐‮逗挑‬的!”从光滑、圆润的头端渗出来的透明体,把大姐的‮腿双‬间漉漉、粘乎乎的。

 “啊…小雄…快啊…大姐快…快被你玩…玩死啦,快…快把你的…你的…巴…进来…小雄…求求你了…你快嘛…”

 看着大姐‮渴饥‬难耐的模样,小雄知道她正盛,心正炽,急需要一硬梆梆、长雄健的茎来一顿狠猛的方能平熄她心中熊熊的之火。

 听着的娇啼,看着天生的尤物,小雄心难耐,于是一手搂着大姐一条丰腴、光洁、浑圆的‮腿大‬,向前用力进只听“滋”的一声,那硬梆梆、又长、又大、又茎就一下连进了大姐的里,一下子把她的内涨撑得的。

 ‮大硕‬的头紧紧在深处那团软软的、暖暖的、似有似无的上。随着小雄的硬梆梆的进大姐滑腻腻的巴她的里慢慢地送着,吻着她因爱光润、秀美的面庞和红润的嘴,体贴地说:“大姐,我会让你的!”

 大姐被小雄说得心里甜甜的,用力收缩着,夹紧小雄的巴,娇媚地笑道:“小雄,你的巴好好啊!的大姐找不到北了!‮劲使‬我吧!”

 她嘴角泛着一丝笑意显得更娇美、更妩媚人!小雄扛着大姐一条修长的‮腿大‬,跪在大姐‮体下‬处,巴不停的动,顶击大姐紧凑的

 妈妈颖莉依旧在舐儿子的眼,二姐却在大姐一对房上咬住头用舌头勾,豆豆蹲在地上,把干妈的双脚捧在怀里,用舌头在脚趾上舐…大姐也扭摆着她那圆浑、光滑、洁白、肥美的丰,嘴里发出令人‮魂销‬的的呻

 “嗯…好弟弟…老公…嗯哼…的好好啊…小开化了…啊…好…好麻…嗯…好酸…”小雄一边着一边舐大姐的脚趾头,股向前动…“啊…舒服……小雄…心肝…大姐的被你的大巴…得舒服…天啊…”情燃烧、火正炽的大姐的洁白、光润、丰腴体随着小雄硬梆梆的的节奏起伏,她灵巧地‮动扭‬肥美的丰向上送着,媚地娇叫着。

 小雄放下了大姐的腿,把大姐‮体身‬翻过去,让她跪在头上,而他下了地,站在地上扶着大姐的股,大巴在大姐的里肆无忌惮的得大姐水飞溅…

 美菱钻到大姐的‮体身‬下面,仰起头舐大姐的蒂,大姐出的水被她到嘴巴里…

 “好弟弟…亲老公…你的大巴…在大姐的…里…多…好有劲啊…大姐的…就是…就是给你的…大巴的…用力…‮劲使‬…小老公…小哥哥…小宝贝…‮劲使‬大姐…大姐…要来了…啊!啊!”大姐被小雄得秀脸含,双颊绯红,星眼蒙,娇吁吁,香汗淋漓,深处不断出滑润的

 突然,大姐的道一阵剧烈的颤抖痉挛,一股了出来,烫的小雄‮子身‬一颤,忙停止了动,让头在大姐的‮心花‬上研磨。

 “啊!我完了…啊!上天了!好弟弟,你死姐姐了!啊!”大姐美娟尖叫着浑身跟着颤抖…小雄等大姐的‮体身‬慢慢的平静下来,把出来到二姐嘴里,把二姐的小嘴当成了了二十几下后,说:“二姐啊,把大姐的眼润滑一下!”

 二姐板这大姐的股,用舌头在大姐眼上了几,吐了两口唾,然后扶着小雄的巴顶在大姐的菊门上说:“可以了!”

 小雄往前一顶,头就进了大姐的眼里,二姐又向小雄的巴上吐了一口唾,小雄继续前进,巴向大姐的眼里顶进,一直到整个巴都里进去。

 大姐息着,忍受眼里的麻,当整个大巴充了直肠时,她‮动扭‬了几下股说:“小雄,动起来,我要你快速的动!”小雄的巴开始动了起来,先缓后疾,巴一眼的‮花菊‬褶皱慢慢的开放…

 二姐含住大姐的,舌头在她蒂上勾,弟弟和妹妹两人把美娟得心花怒放,情泛滥,呻着把头伏在上,股高高翘起‮动扭‬…

 了五十多下,二姐把小雄的巴拔出来,放在嘴里了几口又放回眼上,小雄再次顶进去…反复几次后大姐又达到了一次高道里出的的二姐脸都是,二姐舐…

 小雄让妈妈、二姐、豆豆并排躺在大姐身边,先扛起妈妈的‮腿双‬,大进妈妈的里,作着活运动,大巴在妈妈里反复的动,把妈妈的娇不止后,把巴又进妈妈的眼里,每顶一下,妈妈就叫一声…

 直到妈妈高后,小雄把巴又进二姐的眼里,狠狠的顶着二姐的直肠,干的二姐叫着动‮体身‬,小雄的手指在二姐道里搅动…“啊…好弟弟…大巴老公…死二姐吧…”

 小雄拔出进二姐小里,快速的动,了一百多下,二姐就不行了,大,浑身无力的息不停…小雄又扛起豆豆的‮腿双‬,大到豆豆的娇里,时快时慢的顶…

 “哦…哥…哥…哦…舒服…哦…嗯哼…哦哦哦哦哦!”就在豆豆娇中小雄的进了豆豆的门里,豆豆咬着牙哼哼着,双手死死抓住单,股向上动…

 豆豆娇人的媚态和蒙的勾人魂魄的媚眼,她快乐的叫声,巴在娇眼里入,领豆豆神醉…小雄只觉头被豆豆的直肠包围套、、夹舒服得浑身颤栗着。

 当小雄把巴向豆豆的眼深深进去时,豆豆也用力往上合着小雄的,当豆豆的股向上送时小雄则将巴用力向豆豆的直肠深处去,巴寸寸深入,真是舒服啊!

 突然,小雄大叫一声,拔出了巴,了出来,从豆豆的‮腹小‬一直到豆豆的脸上,妈妈颖莉爬过去在豆豆脸上舐,食那白花花的。二姐伏在豆豆的‮腹小‬上,大姐伏在豆豆上舌头在豆豆房上食着小雄的

 一家人横躺在上,颖莉点了一只香烟,她很少抽烟,她认为女人抽烟嘴巴会很臭的,今天破例的了一只,一边抽烟一边讲述出去旅游的一段经历。

 那是到巴厘岛的第三天,我实在是厌烦了跟着导游到处跑的疲惫,就借口‮体身‬不适没有和大家一起去,等他们都走了,我就自己出了酒店,随便坐上一个公汽,谁知道这路公汽是跑郊区的。

 那里的公汽比中国的还要拥挤,拥挤的车内空间把人们之间的距离缩小到不能再小,充的紧身黑裙紧紧包裹着我丰股,离最近的人鼻尖不到一尺,连抬抬手都有可能一不小心碰到。

 载乘客的车身不住的左右摇晃,我不得不竭力保持‮体身‬的平衡。尽管如此,在一个上坡前,突入其来的猛加速使我惊叫一声一股坐在后面那个人身上,更难堪的是,她感到自己两腿之间的那个部位正好接触到一个硬硬的东西。

 我挣扎着想站起来,这时候我也回过头来,我感到身后一双手扶着我的把我推起来,好像还在我股上摸了一把。一切发生得太快,我根本来不及想就结束了。我又羞又恼,还不能发作,更不敢回头看。

 我身后的男人摸了摸自己的裆,我想那男人一定在回味刚才那一瞬间的美妙感觉:软绵绵的股一下在自己的‮腿大‬上,自己的家伙正顶到女人的那个地方,他后悔自己刚才怎么那么快把这个女人扶起来,虽然趁摸了一下股,过后就什么也没有了。

 本来还好好的,这么一坐,一扶,一摸,他‮腹小‬里那一点火苗顷刻间变成熊熊大火。我上车的时候看了一眼这个眉上有一长长刀疤的家伙就不敢再看。出门的人谁不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呢?更何况在异国他乡,我有些后悔一个人单独行动了。

 坐在他身边已经是老大不自在,但车上已经没有别的座了。我转过头去看了左边的人一眼,那人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刀片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眼睛里闪着奇怪的光。

 我长出了一口气,却感到自己的‮体下‬燥热起来,试图不去想它,却越来越难受,道口似乎又有黏渗出,的。

 就在这时,一只壮的胳膊搭在了我右肩上,我的嘴同时被一只大手捂住,同时耳边响起一声低沉但恶狠狠的声音:“不许喊!”

 我一愣神,感到眼前一阵寒气,才看清脸前不到两寸处的刀片泛着光,身后的男人又说了一些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听进去,只听到最后一句“明白不?”

 在那里好多人会说些简单的中国话。我连忙点头,我的‮体下‬却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燥热。我还是不敢往后看。我感觉一双手在我部和‮体下‬贪婪的摸索着,背后裙子的拉链被拉开,才猛然想起今天自己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穿了一条粉红的丁字

 我所不知道的是,在几天没有生活的排卵期,我的潜意识里有与男媾的渴望。我所要遭遇的这些,从生物学意义来说未尝不是我这种潜意识渴望的必然结果,要知道大部分动物的行为看起来都象强。说得直接俗一点,就是我那天实在是个很很欠的女人,那天的事发生在我身上一点也不希奇,甚至正是我应得的对待。

 我知道丁字已经了出来,又羞又怕得直想大叫,但还是忍住了,裙处的几个扣子被解开,随后裙一松,裙子就已经滑到脚踝。

 最后一排座位上的人都盯着我那几乎等于的丰部和‮腿大‬咽着口水,灼热的目光烫得我很不自在的‮动扭‬‮体身‬,反过来又更增加目光的灼热程度。

 我明白自己除了依从以外别无选择。将要污辱我的男人就站在我身后,他的手在我雪白感的大股上游走。

 在一瞬间我曾经冷静下来,想着如果能够尽量延缓事情的发生,或许会有奇迹出现,帮助我摆困境,这么想着,我夹紧了‮腿双‬,想让背后的男人至少不那么容易下我‮体下‬的最后一道屏障。

 在我夹紧‮腿双‬的同时,裙子也滑到了脚跟,可是我现在顾不上裙子了。我现在这个样是无论如何不愿意让人看见的,好在我手里还拎着一件外套,可以用来挡住我半的‮体下‬。

 女人的所谓理性一般都相当有限,事实证明我试图夹紧‮腿双‬是无济于事的。我身后的男人并不想好好的下它,而是把手伸到我部,丁字在这个部位只是窄窄的一条。

 男人掂起丁字在我左的那部分,刀锋所过之处应声而断,然后是右边,我两只手提着遮挡我赤‮体下‬的外套,无法阻止也不敢阻止,丁字顿时变成一奇怪形状的布条夹在我的间,我的‮体下‬完全赤了。

 那男人站在我的身后,拉下拉链,青筋暴起的具迫不及待的跳出,仿佛嗅到空气中散发的我女生殖器的气味,一下子精神抖擞起来。

 这个男人显然包皮过长,起并不能掩盖这个事实,他右手‮摸抚‬着我光洁的股,左手把包皮拉开亮出暗红色的头,包皮还有点,上面沾着黑黑的包皮垢,茎周围的空气中顿时弥散着一股臊味,使坐在最后排的人纷纷用手煽着空气。

 我感到一只手伸过我的下托住我肥厚的埠,另一只手按在我的后背上,两只手一只往后托一只往前推,迫使我上体前倾,股向后撅起。

 我的会部随着我撅起股暴在我赤的股间,那男人把手伸进我股间示意我把‮腿双‬再分开一点,股再撅得更高一点,我顺从的照办了。

 从前面看去,我除了脸上有些泛红,上体有些前倾以外,并没有什么异样,当然如果不是这么挤的话,细心的人可以看到地上的裙子和丁字,从背后看去,我‮体下‬全,‮腿双‬叉开45度角,腿间的美妙部位暴无遗,夹中间的眼若隐若现,眼下面是相对颜色较深的会部,肥拥着我的道入口。

 我的道口斜对着后下方,随着我急促呼吸的节奏微微开合,看得那些人都痴痴的。‮女男‬时,生殖器合的时机通常是完全由男人掌握,因此这将的时刻对女人来说最为难熬,被迫发生的行为更是如此。

 我成的女生殖器知道自己即将被男人的入侵,因此子口拉长,道里开始润起来,已经做好准备随时接受茎的入。

 当预想的入并没有来时,我心里就象猫抓似的七八糟,毫无头绪,正在我不知所措时,一个东西飞快的入了我的道,使我不由得倒一口气,终于来了。然而预想中道的充实感并没有出现,尽管我的道自然反应的收缩。

 那男人出被我道夹紧的右手中指,已经被透明的黏。他满意的手指,我的反应之强烈出乎他的意料。因为他包皮过长,通常他在入前都需要充分润滑,否则就会痛,现在看来我的道已经完全准备就绪了。

 他把头凑到我的道口,慢慢的滑入我温暖润的‮体身‬,茎周围的臊味顿时消失了。那人的巴并不特别大,但在这样的公共场所里被男人强,极度的恐惧和羞掺和在一起居然转化成我‮体身‬里从未体验过的莫名‮奋兴‬,连我自己都感到道和子颈的战栗,无法解释自己下面的水源源不断的往外涌。

 同样让我害怕的是,我觉得一股灼热感从正在‮擦摩‬中的道壁弥散了开来,充我的‮腹小‬,又从‮腹小‬上升,直到充了我的房。我感到房的痛,感到头被罩的布料紧紧的迫得几乎不能呼吸。

 就在我在窒息的边缘挣扎时,感到一只大手隔着罩‮摸抚‬着我的房,然后就感到被迫的房一松,前两个罩杯之间已经被刀片割开。

 我这才发现自己衬衫最下面两颗钮扣已经被解开,男人的手已经伸到我衬衫里面。但我一点都没有反抗,甚至连脑子里一闪念也没有,任凭我的罩被锋利的刀片割得七零八落,断成两截,分别从领口拉出。

 那男人一边继续拱动股一边把我的两个杯随手丢给后排的几个人,后者如获至宝的抓起我的罩嗅着。那人从后面搂住我的,右手从前面伸到我我的核和,左手伸到我的衣服里捏我的房和头。

 尽管我在心里不断咒骂着自己是不知羞女人,但器的反应并不受我的大脑指挥。那男人明显感觉到我的器的包夹,头顶端感觉到道环状肌群的头系带处被温暖的着,每一下入和回头都要分开我因为‮奋兴‬而变得紧窄的道,头冠状沟特殊的形状就象水机一样,每次回都要把道深处渗出的白色黏体带到道浅处,以至于部和上都沾了我的道分泌物。

 我感到自己的道在收紧,膣腔被撑开的感觉随着速度的加快更加强烈,我的子开始收缩,就在这时,一股热头顶端的马眼出,巴不再回,而是上下搐着在道有限的范围里跳动,把一股又一股浓浓的吐在我的膣腔里。

 由于没有服用‮孕避‬药,又处在排卵期,我膣腔里的环境对虫而言是相当适宜的,因此里的几亿条虫奋力摆动着尾巴游向子和输卵管深处,寻找和卵子结合的机会。我此时也似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把撅起的股往前一收“噗”的一声,头从我的道里滑出,但已经太晚了,已经完成,完成播种任务的巴开始疲软,只有马眼旁边还残留着一滴白色的

 在旁边看了半天的几个男的在各自‮体下‬的推动下也开始蠢蠢动,他们的裆里也都有一台装种子的播种机,而我‮体身‬里那块肥沃的土地正处在播种的好季节。

 谁说男的不会用‮身下‬思考?此时此刻,坐在最后排的其他五个男人完全被自己的‮体下‬所左右。

 从我‮身下‬的衣服被剥光,被强迫撅起股,暴器那一刻起,所有其它五对丸都开始加班加点的往附里输送虫。

 对最后排男人们的生殖器官来说,狂才刚刚开始。他们开始换座位,轮到的人就换到我背后的座位来。他们并不坐下,而是如法炮制的紧贴在我身后,强迫我撅起股,从背后入我的体,在我的膣腔里横冲直撞的肆横行。

 最初的感退去以后,我感到‮腹小‬翻江倒海,痛不已。我知道这是行为过度导致道肿和膣腔充血的结果,但我对持续不断的无能为力。

 每个人从入到结束巴之间都要持续十分钟左右,不几百下不算完,这中间只有在人们换座位的时候才能休息几十秒,到后来连这几十秒时间也大大缩短,因为下一个人早早的就坐在我身后本该属于正在污我的那个男人的空座位上等着。

 在六个人都在我肚子里过一轮以后,轮转的速度大大放慢,因为大家的持久都增强了。第一轮六个人只用了大约三十五分钟,第二轮就成倍增长,用了七十分钟,而旅程还才过了一半。

 我的子和输卵管里游动着几十亿条虫,它们可以在适宜的环境里存活三天,其中只有一条虫最终有可能跟卵子结合,产生一个孽种,剩下的虫都将被我的子收,成为我‮体身‬里永远也洗不干净的污点。

 从第三轮开始,我开始觉得体力不支,摇摇晃晃站不住了。我的道由于持续不断的红肿得很厉害,道内壁的粘膜也从最初的粉红色变成了鲜红色,巴回时还能时不时带出血丝。

 被烧红了双眼的男人们才不懂得怜惜别人的老婆和妈妈,他们只是允许我坐在污我的那个人腿上,让直立的入我的‮体下‬,然后他们托着我赤股前后‮动扭‬,享用我因为肿而显得尤其紧窄的道。

 在这中间我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我坐在一个人腿上,而且还在不停的上下动。当时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刚开始是是靠我的道分泌物润滑的,后来因为太多,分泌物不够用,就慢慢变成靠润滑,到后来间隔越来越长,也越来越少,他们干脆在他们中间轮派出一个人站在我原来的位子上遮住视线,让我转过身,解开衬衫前面所有的扣子,三点尽的以极其糜的姿势跪在男人腿上,一边用‮体下‬套住巴,一边把房凑到他面前供他玩

 好不容易到了第四轮,最早强我的那个男的又想出新招,当他觉得我道太干时就让我跪在地上给他口,一面是用唾巴润滑,一面是增加我的羞感,让我的道加速分泌。

 这一招果然有效,当我从地上起来重新跨坐上那巴时几乎不费力就让它全入,其他几个接着也纷纷效仿。

 长途车驶进车站的那一瞬间,我才从男人身上下来,匆忙中把衬衫的扣子扣好,找到裙子上,踉踉跄跄的下了车,叫了一辆出租车返回市内,找了一家医院,到妇科做了道和子清洗消毒,并吃了时候‮孕避‬药。“实际上被强的滋味还是蛮刺的哟!”妈妈感叹的说。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