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140章
  第二天上午九点,孙萍来了,小雄告诉她还约了贺清语,孙萍很激动也很紧张“不知道贺大姐要咋样骂我?”

 “总是你夺了人家的老公,骂你就忍一忍,不是还有我吗?”“那就全靠你了啊!”九点半贺清语来了,小雄让孙萍躲到书房里去,贺清语进来后,小雄说:“贺阿姨,想死我啦!”抱住她就给了她一个甜蜜的吻。贺清语心里一阵温暖,紧紧的勾住小雄的脖子说:“我也想你啊!”她娇柔深情地望着小雄,给了小雄一个含羞的微笑。小雄将她的玉手送到自己的嘴边轻吻着,从手心开始,然后是手背、手肘、一路用舌尖着,贺清语酥颤抖着低呼道:“啊…死了…”

 小雄吻到她耳际,腻腻地在她耳边轻语道:“贺哎哟,你知不知道,你有一种灵之美,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深深地爱上了你…”轻声细语像在对她催眠一般,贺清语这段日子以来到爱的滋润,得到小雄的滋润,浑身充了力量,干什么都不觉得疲劳。小雄接着又说:“贺清语你的美是脱俗飘逸…小如的爸爸不要你是他的最大损失。”

 “小雄!你少哄我了,我才不相信哪!你只是在哄我开心罢了。”娇柔的语声,轻轻地掠过小雄的耳际,让小雄更是心难耐。小雄忙辩解地道:“不,贺阿姨,我绝对是真心的,你真美丽呀!美得令我心动。”说着,伸手去揽着她的纤,又用嘴儿去轻咬着她的耳朵,贺清语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被小雄的柔情失了。小雄的手也摸着她的房,开始轻轻地着,她在意之中,一点儿也不挣扎,也没有任何拒绝的表示。

 小雄知道火侯已到,解开她的裙子和衣扣,把罩解开去,一对雪白丰的大子跳了出来,红红的头象两颗紫红的葡萄镶嵌在大白馒头上“啊,贺阿姨,你的子是透了的‮妇少‬最人的地方,比大闺女子更有味儿,馋死我了。”

 “馋,你就吃吧…”小雄叼住大白子咂了起来,一手在她白感的‮腿大‬上放肆的‮摸抚‬着。

 贺阿姨已动,呼吸急促,哼哼唧唧,小雄顺着酥亲着,吻着她如花的香腮,贺清语再也矜持不住了,睁开含情脉脉的媚眼儿,张开樱桃小口将香甜的舌头伸进想的嘴里,小雄贪婪的与她亲着嘴儿。

 把手伸进了贺清语粉红的衩,抠住了花蕊似的蒂,这是女人最感的地方,贺清语叫起来:“啊!别…别摸!”

 小雄用劲抠着,常言说:男人要舒服!搂上个美貌风的贺清语,小雄要等她得受不了了再好好享受,贺清语的道里水,小雄猛地把手指进了娘们儿滑溜溜的道,在里面抠…

 “啊…不,你坏死了,摸阿姨的……别那么…狠…轻点扣…”小雄把贺清语扒了个一丝‮挂不‬,贺清语雪白的‮子身‬丰感,小雄分开她那修长滑腻的玉腿,‮腿大‬之间是花丛似的,两瓣红的内是着玉的桃源口“啊,娘们儿的,盛开的鲜花娇的蕊,贺清语的水,一张一合味儿浓,贺清语的上一点红,花蕊般的蒂红豆子,贺清语的最相思,软草萋萋,小雄贺清语的。”

 听到小雄念着歪诗,贺清语羞得转过身去,跪在了沙发上,肥硕白的大股高高的撅了起来,小雄赶紧光衣服走过去搂住贺清语的‮体玉‬,巴顶住她的肥,一手撮着大白子,一手抠着美人的蒂“啊,啊”

 贺清语舒服得肥一撅一撅。“啊,贺阿姨,我的美貌感风的小宝贝儿,你终于‮体玉‬横陈任我了,你的子和股真够味儿。””“那贺清语的…股好…好在哪儿?”贺清语最喜欢小雄嘴的话和赞美她。

 “贺阿姨的股下面是逢,小雄咋也不够!”小雄一进了贺清语的“啊!轻点儿。”贺清语轻呼了一声,她的道里已经水,小温暖滑,小雄猛用力一“唧”地一声,整个大的巴钻进了这清高的妇人的里…小雄慢慢地了几下,贺清语舒服得浑身直哆嗦,贺清语的小紧紧地夹住了巴,一阵快从她的里传遍全身。

 “啊,好舒服,好孩子,你是我的亲儿子啊玩死我用劲儿啊…快点儿啊‮劲使‬我!啊…”贺清语此时已不再是那位端庄矜持的贵夫人而变成了娘们儿,紧紧地搂住小雄的‮子身‬,悬起合着小雄的巴。

 到了此时,小雄知道她已是火中烧,兴十足了,便故意逗她,慢慢地往外巴,贺清语顿时受不了了“你坏,别拔出去,呀,儿,贺我要你。”不顾羞叫着。

 “要我你吗?”“要…我要…我要你…我的…贺清语用伺候你。”

 这叫声,刺得小雄爆发出野,搂着妇人的‮体玉‬,疯狂地起来“贺阿姨,你既有大闺女的娇,又有娘们儿的风,啊,美貌又风,赤身体任我,你的‮子身‬白又着贺清语真过瘾,贺清语的里滑溜溜,夹着巴真好受,贺清语的乎乎,真舒服,贺清语娘们儿雪白的腚,等一会儿你的肥。”

 贺清语劲儿也上来了嗲声嗲气地说:“白的‮腿大‬紧啁啁的,贺清语这里有好东西,贺清语的水,你别忘了贺清语的白‮腿大‬,贺清语的嗖嗖,你别忘了贺清语的腚沟,起来没法挠,等待儿子的,无论你何时巴硬,贺清语有,白天想贺清语巴硬,我起裙子撅肥,里面不穿小衩,你随时可以把,晚上贺清语的赤,等待儿子钻被窝,人前你要叫贺清语,晚上巴,夜夜三更无人后,贺清语让你个够。”

 巴一阵,直捣‮心花‬,贺清语被得死去活来“嗷,啊,啊,我要死了,好哥哥,你是贺清语的小丈夫,要贺清语的命了。”这娘们儿舒服得白‮腿大‬一伸一伸,肥一撅一撅,含着巴的一张一合,水顺着肥到了沙发上。

 小雄估计贺清语要达到,急忙搂紧她雪白的腚,咬住大子,疯狂地,贺清语高声叫着,道里的一阵搐,小雄感到舒服极了。

 高过后,贺清语遍体酥麻,瘫软在沙发,她那养尊处优的‮体玉‬哪经过这种疯狂,良久才缓过气来“儿啊,你怎么这么厉害,我差一点儿被你玩儿死。”

 “舒服吗?”“嗯,舒服。”“真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娘们儿,我过许多少女,都没有贺阿姨味道好。”

 “好,阿姨每天都来让你!”说完搂住小雄亲嘴儿。“阿姨啊,你说我要是把胡市长的两个老婆摆在一起,会是什么滋味呢?”

 “你是痴儿说梦吧!孙萍那女儿会让你吗?”小雄把粘着贺清语水的巴顶在了她的眼上,向前一‮劲使‬,巴就了进去…“啊!好巴!”贺清语趴在了沙发上,小雄搂着贺清语的股缓缓的送。“她也是女人,我咋就不得?”

 “孙萍是个非常有个性的女人,品位很高,也是个贞烈女子,她不会的!”“你不也是个品位很高,为胡市长一直守身的女子吗?不也让我了吗?”小雄在她股上拍了一下说“你不恨她啊?还替她说话!”

 “我是实事求是,我为什么要恨她?”贺清语‮动扭‬股,示意小雄在狠点她,小雄加快了速度,巴在贺清语的直肠里顶撞…“她抢了你的老公,破坏了你的家庭啊!”“那跟她没有关系,那时候她还是个学生,受了当时是教育局局长的老胡的骗,怀了孩子,我是看她可怜,才主动提出离婚的。所以说要恨也该恨老胡。不过你要真能到孙萍,给老胡带个绿帽子也不错啊!”听了这话,孙萍在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着泪从里面出来“扑通”跪在了客厅里叫了一声:“贺大姐!”把贺清语下了一跳,看到真是孙萍,顿时羞臊的‮体身‬就往前窜抓自己的衣服,但是被小雄按住,动弹不得。

 “没事!贺阿姨,萍姐姐是来给你道歉的!”小雄一边说,一边挥舞着大巴在贺清语的眼里个不停…贺清语把脸埋在沙发上,‮体身‬颤抖不止…孙萍着泪说:“贺大姐,是我对不起你,你是这么的宽宏大量,让我无地自容!”

 小雄笑着说:“萍姐姐,你光说没有用的,过来陪着你贺大姐一起挨吧!”孙萍扭捏着慢慢的去衣服,爬了过来,伏在贺清语的股上说:“让我伺候大姐吧!让我来赎罪!”

 小雄把了出来,孙萍吻住贺清语的眼,用舌头在她眼上舐,贺清语颤抖着说:“别…别…”小雄坐到贺清语头边,把她的头捧了起来说:“就让她给你吧!否则她真的会一辈子不安的!”至此贺清语才不在拒绝。

 “你也别闲着,给我巴!”小雄把巴放到贺清语的边,贺清语红着脸含住舐…孙萍舌头上的功夫是一千里,现在的功夫直追菲菲,她灵活的运用舌头在贺清语的眼和门上轮舐,得贺清语水不断出,又被孙萍吃到嘴里…

 突然,贺清语‮体身‬开始抖动,抖动了半分钟左右后精致下来,嘴里刁着小雄的重的息,道内吹的出了体,被孙萍食得干干净净。贺清语吐出了嘴里的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小孙啊,你死我了!”

 孙萍媚笑着说:“大姐要是喜欢,以后妹妹就经常给你!”小雄不干了说:“可别!别惯她这毛病,让你上了瘾就不要我了!”

 孙萍咯咯的笑着,贺清语啐了小雄一口说:“我即让小孙给我,也让你,行了吧?”“行!咋不行?看你俩把,我为你们高兴啊!”小雄站起来把孙萍拉过来抱在腿上,把进孙萍的里。“什么把?难为你咋想的这些歪词!”贺清语笑着说。

 “这叫学问!知道不?还有相逢一泯恩仇!”“住嘴吧!你,,哪那么多废话!”孙萍抱着小雄的脖子,‮体玉‬上下‮动耸‬,刚才给贺清语时候,她就已经是火难耐,水长了。

 “我就不住嘴!死你,敢管我!”用里向上顶。玩了一阵子,孙萍已经娇吁吁,终于从道深处冲出一股爱,无力地滑下小雄身旁。

 小雄指着坚巴,招呼贺清语上来玩。这时的贺清语已经不再怕羞了,她大方地跨上小雄的‮体身‬,然后猫一样地蹲下来,手持小雄淋淋的巴,把头抵在她那肥厚的拨了一下,然后部坐下来,就然地将小雄的巴整条进去了。

 贺清语把股大力向下一坐,却又叫:“哎哟这东西真够长,顶到我肚子里去了呀!”孙萍也说:“他巴又又硬的,钻进我底下玩我时,很快就使我丢了。可他就是够持久,我丢了几次他才玩完。真顶他不住,有大姐你一齐玩就好了,不必我一个人对着他,被他玩得死去活来。”

 孙萍还是不好意思说自己和女儿一起让小雄玩的事。贺清语不作声,专心地用她的户套小雄的巴,她用力收缩着小肚子,把小雄的得很紧,小雄玩摸着她前上下抛动着的大子,手心轻触她的尖。

 贺清语脸红眼,渐入‮奋兴‬佳景。小雄也在下面动着巴配合,过了一会儿,小雄终于激动要了,把贺清语从怀里推到沙发上,站了起来,把到孙萍的嘴巴里,股在孙萍嘴里…孙萍用里,发出“湫湫湫…”的声音来,突然小雄“啊!”的叫了一声,了出来,孙萍张大了嘴巴,让小雄看到到她嘴里的情形,下第一股时,第二股顺她的嘴角了下来,小雄伸手抓住贺清语的头发,把她按在孙萍的上,贺清语只好用舌头接住从孙萍嘴角下的

 孙萍把小雄的干净后,低下头抱住贺清语的头,吻住贺清语的嘴,舌头伸入贺清语口腔里,搅动她嘴里的,情不自的贺清语孙萍的舌头,用自己的舌头和孙萍的舌头互相勾…好一会儿两人分开来,脸都是红扑扑的,煞是人。

 望望墙上的大钟,已经快十一点了,她们俩人匆匆地穿好衣服后,互相替对方整理了头发,手拉手的离开了。小雄伏在窗台上看到两人消失的背影,想到自己今天化解了一对情敌的恩怨,心里充了自豪。

 ***中午,小雄想到楼下简单的吃了点,回来后上网,刚穿好衣服,‮机手‬响了,一看是马华的号码。“喂!听出我是谁了吗?”接通后她问。“嘿嘿…我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呢!是我的另外一位老婆嘛!”

 “你在家干嘛呢?”马华听了小雄的回答后说话的语气缓和了些。“正想上网呢!”“我现在一个人在家里。公公婆婆带小孩去喝喜酒了。我老公打电话来说中午单位来了客户不回家来吃饭了。’原来今天她也是一人在家里。可能是发了!“你来我家里吃饭,我想你的。

 “她邀小雄去她家里,吃饭是假是真。小雄倒是心里非常想去,在她家里和她,光是地点就够刺的。可是小雄还没有冲动到那种头脑发热的程度,要真是在她家里和她时被她家里的什么人回家撞见,那后果就可想而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小心为好。

 “我真是服你了,你真是胆包天!小生真是自愧不如。呵呵…”“谁是胆包天了!我叫你到我家来吃饭,又没说要做别的什么事!你心里就没好念头!不理你了!”她还嘴硬。

 “好了,和你开玩笑呢!今天既然中午这么方便我们可不能浪费这时间。你出来,我请你吃饭,然后再休息好不好?”既然她发了小雄就陪陪她。

 别人的老婆不白不,能多一次就是一次。“好啊,不过你得等我一会儿。我得用一些时间打扮一下!”“小雄对你可是非常有耐心的,你等会儿还是去上次的超市。对了,你别忘了将洗干净了!嘿嘿…”和她约定地点小雄就开始用语言拔她。“讨厌死了!知道了!小狼!”她在电话中娇嗔的说。

 小雄快速的了衣服到卫生间洗了个澡。找出两张一张DVD碟片,放到DVD机里,这两张碟片可是小雄收藏的众多‮片a‬中的精品,是欧洲拍的,里面的镜头多,什么口、手等都包括。

 小雄就是喜欢看西方拍的这些片子,给人看了感官上的。估计马华多数不一定看过,让她见识一下,能够接受新事物。小雄要她身上的最后一个,彻底的占领她的‮体身‬。小雄打车到超市时马华还没有到,就先在超市逛了一逛。

 在超市的一个柜台里小雄看到有刮脸的剃刀,想了一下,挑了一个“吉利”牌的买了一套,反正男人买这东西总是用得着的。马华是骑着小踏板来的,上身穿的是休闲的宽松式羊衫,粉红色的,是对襟领的,有三颗扣子,领口开得很低,里面是一件丝质白衬衣。

 ‮身下‬还是那条蓝色牛仔,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鞋。肩上挎了一个小包,身材显得很高挑,看上去个头比胡翎还要高。“你怎么不在说好的地方等我?我还以为你没到呢?”马华看到小雄有些责怪的说。

 “小雄早就到了,看你还没来就去里面买了点东西。”“买了什么?给我看看。”女人就是天生有好奇心。“是等会给你用的东西,放在你包里。”小雄脸上带着坏笑将刮胡刀递给她。

 “你就是这些坏心思多!死相!”马华接过一看心里就有些明白了小雄的用意,白了小雄一眼,小声的娇嗔道。将她的小踏板摩托存好后,他们打车去了一家小饭馆。那饭馆小雄以前去过,很偏僻,遇到人的机率不大。

 小雄点了几个菜,要了瓶啤酒。马华没喝,她让小雄少点菜,说不要花钱。小雄当时就觉得这女人还真是好的,不像是有些女人向男人要这要那的。吃完后小雄带她回了家。进门后小雄打开电视和DVD以及音响,对她说:“刚吃过饭,休息一会,先看看碟片。”

 “是什么片子?好不好看?”马华换了鞋站起身问。“肯定是你没有看过的!这可是我收藏的精品!今天让你长长见识。”小雄故做神秘的对她说。

 开始放映后小雄坐在沙发的扶手上,她坐在沙发上,左手搂着她的肩看电视。不一会电视镜头里放出了一个白种女人和一个黑种男人的画面。那个白种女人蹲在地上,黑种男人站在她面前让她口

 白种女人握住黑种男人的特大号的巴又又裹的,还不时的将两个囊含在口中。马华看着电视,很吃惊的表情,嘴微微张着。“是不是从来没看过这种片子?”小雄看她吃惊的模样笑着问她。马华被小雄问得脸色有些发红。

 “这个黑人的巴怎么这么大!比你的还长啊!那女人能受得了吗?”她看来是被那黑种男人的特大巴给吓着了,还为白种女人担心呢。

 “西方国家人种和我们东方的不同,巴就是很大。不过你们女人连孩子都能从里生出来,这黑人的巴比生的小孩可是要小多了,当然是没问题的!”

 小雄让她看碟片就是想让她在心理上能够接受一些她从没试过的新玩法,就赶紧的给她解释。

 这时画面里开始放映黑种男人给那白种女人口了。因为这片子小雄是早就看过无数回了,所以小雄主要是观察马华看时的表情。

 看一个女人第一次看这种片子的表情真是是一种享受,很有意思的。不一会画面中就开始了。那白种女人跪在地上,黑种男人从后面用大茎在她的里来回的大力

 那个白种的女人被得嗷嗷叫,房间里充了立体声音箱传出的呻声。马华看着电视屏幕,眼睛一眨也不眨,只是口中的气随着电视里的场面的烈程度有些重,‮体身‬和小雄靠得紧紧的,右手‮劲使‬的搂住小雄的,左手隔着小雄的子抓着小雄的巴部位。

 小雄左手搂着她肩膀,右手伸到她的前将她的衬衣钮扣解开了上面的三颗,手伸到她的罩里轮捏她的两个子。

 小雄的手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头已经发硬了。这时电视里的镜头又换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那白种女人骑在黑种男人的身上,将又黑又又长的里一上一下的套动着,口中更是夸张的呻喊叫着。

 马华看着电视中的秽画面,子被小雄大力的,口中的息声更加的急促,眼中的目光都有些离恍惚了。

 她这时可能是已经被发得有些受不了了,左手将小雄的链拉开,手伸进去将小雄的巴掏了出来,握在手中捋动着。小雄这时巴也已经是硬得像是一般,马眼里都已往外渗出水了。“你帮我用嘴含着!”小雄用命令的口吻对她说。

 这次马华没有反感,只是抬头很妩媚的看了小雄一下就低下头将小雄的头含进口中裹起来,边裹边用舌头尖小雄的马眼,并在时不时的用左手轻着小雄的囊。

 看来碟片她是没有白看,还真是学会了,也不像第一次那么反感了。小雄享受着她的口舌服务,心里更是为给她看这片子的做法感到高兴,真是非常英明正确的做法。

 镜头里黑种男人又让白种女人跪趴在地上撅起股了。小雄知道是到了的场面了,就不再让马华为小雄口了,这可是到了小雄的计划所在。小雄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脸提示她看电视的屏幕。马华抬起头还有些不舍的用舌头舐了舐嘴

 这时那黑种男人向白种女人的眼上吐了口唾,一手抓着白种女人的一半股,一手握着黑长大的巴,用头在她眼上磨了一会,一用力,将进了眼里后就像一样起来。

 马华看得有些口都合不上了,比起刚看时的惊奇表情更有过之。“眼也能?那男人的巴那么大,眼还不是要被坏了!”

 “眼在西方国家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有个学名叫习惯后是非常舒服的!你看那女人的表情是不是被得很舒服。现在咱们国家也开始流行了,这是趋势!”小雄指着那表情有些陶醉在呻的白种女人说。

 这时候就是得让她认为是很正常的也是很舒的一种享受。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