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183章
  美娟打开家门时,发觉家里面悄然无声,也不知道小雄是没有回来,还是在房间。刚才和铁辉的合并没有让她尽兴,她上了楼,轻轻推开小雄卧室的门。

 小雄赤着‮子身‬抱着长枕沉浸梦中,嘴角还挂着一丝口水,脸上浮出暧昧的笑意,也许在梦中他得到了美好的东西。

 小雄那男人的东西着,耀武扬威一般地矗立在美娟的眼前。她一眼不眨地盯着,这个动辄怒火中烧贲张的小东西,虽然永远不登大雅之堂,却永久不衰,雄伟壮丽,翼垂如云。

 美娟的‮子身‬就有着活生生的变化在随时发生,像水面上起阵阵涟漪,她想着他会突然动,像阿里巴巴只需念咒语就打开了宝藏之门。

 她浑身发软般就在卧室的地毯坐下,心里便有了,一时间把持不住,向他那边挪动过去了。她靠到了底下,在他的身边,却怯了下来,只用指头在他的‮腿大‬内侧摩挲,戳得有意无意。

 小雄的‮腿大‬肌结实光滑,小腿上的汗茂密卷曲,散发出男人不可抗拒的惑。美娟面对弟弟那熟悉的‮体身‬,很冲动,她那白色的内上早已濡,她索将那子连同内一齐褪了,一种空虚的,极想得到充实的感觉油然而至。

 不经意之间腿似有热渗出,想必是那地方作怪,伸把手摸了一摸,果然漉漉的,而且里面奇难奈,又在那间磨蹭一回,不作还罢了,经这一磨蹭更是水泛溢,她一时间浑身泛力酥麻了半边‮子身‬,便将那娇软无力的躯体倚靠到了沿…

 其实自从美娟推开卧室门那一刻,小雄就醒了,他只是伴装沉睡,逗一下大姐,没想到美娟竟如此不能自,也就继续装了下去,还不时发出一些低沉的鼾息出来。

 美娟也顾不了他沉睡正酣,把那一只纤手尽致地在他的‮腿大‬侧旁摩挲不止,又捏着那卵袋把握玩耍,兴趣所至竟把个粉脸依附过去,一条三寸之舌在他的发之间伸伸缩缩,吁吁挑,最后张开了樱桃小口把了进去,舌尖在那光滑如绢的头上来回伸缩绕卷曲,咂得垂涎四处溢,得如鹅鸭咂食声声入耳。

 一阵炽热的在她的体内,甚至连脑子里也有些发了的昏眩…美娟衣服也不去就上了,小雄偷眼一觑,见她那双股拨开,中间那处地方突暴无遗,乌黑卷曲一团锦绣发,两瓣生得肥肥净净,紧紧扎扎,高堆堆似初发酵的馒头,只是正中开了道红沟而已,那地方正在涓涓渗出来,他唯恐让大姐识破伎俩,强口的濡沫,不敢显出动静。

 美娟将双膝跪到了弟弟的肚腹之间,双手自己掰开股,柳轻摆就往下坐顿,小雄有意‮逗挑‬,只将那东西摇晃了一下,美娟刚往下一,那东西就轻易地滑开,美娟焦燥了起来,把个肥跟随着那东西左右摇摆上下贯力,老是不得而入,她也不知是何原因,更不知是弟弟故意刁难,早已是把自己得肢摇体颠香汗淋漓,探手把自己那开一下,一摸着那地方已是濡一片,水顺着‮腿大‬股而渗出,她暗咬银牙手擒着那东西狠力地紧握。

 小雄见她两颊泛红,一对柳叶眉倒竖轻皱,那张嘴两瓣红翁合紧闭,更添几分动人心魄的妩媚,这才意领心会地将那东西高高昂起…美娟的两瓣刚一挨到那东西,就急不可耐地把个股一蹲,随即将那东西尽了进去。

 一阵酣畅‮悦愉‬的快意弥漫全身,不美目眯闭‮子身‬摇,恣意地磨研把自己得浑身战栗不止,也就拼足力气狠狠地套桩了起来。

 上下进出之势如穿梭织布一样频繁急促,肥厚的股摇摆翻飞,翻启而道紧束,突然从子的深处有一股陡然出,畅无比的感觉使她娇叫一声:“我来高了…”

 小雄知道她正处于紧要关头,他的头不经意让那里面的灼热一烫,顿时差点缩退回来,好在他马上敛聚神闭气窒息,让那头在那里面屹立不动,并不敢多进一寸,就这样让那‮大硕‬的东西紧抵在她的‮腿大‬中间那一处…

 她出的那把那头淋浇得漉漉之后瘫倒到了他的身上,他才注意到美娟并没去衣服把个‮子身‬匍匐在自己的膛,想起她刚才疯狂地甩动着头发,嘴里一边叫喊着一边瘫软下去的画面,不卟嗤一笑,至于她当时叫喊些什么内容,他现在已经回忆不起来了。

 美娟还骑坐在弟弟身上,挥动粉拳又打又揪,嘴里叫嚷嚷地说:“我就知道你是装睡。”更把那肥厚的股又磨又蹭。小雄这才哈哈地大笑出声来,伸手解除她的衣服,美娟展张臂地配合他的动作,那外衣让他扔到了下,当他摘除了她的罩时,她腾起一个雪白的‮子身‬,凑到了他跟前,一具‮子身‬晶莹似一剥去了皮的笋,两窝雪白房丰盈跳跃闪闪的眩人耳目,

 小雄把手摩了一番腥红的头,那樱桃般的东西就尖硬发了起来,美娟细眯媚眼跟着浅浅的叫,小雄再看她颊绯红星眸微展摇晃着脑袋,把两窝酥来摇去,就侧起身来口含头,咂得啧啧有声。

 没一会,美娟就死灰复燃了,心头的那团炽火又升腾了起来,只觉得‮身下‬里面搔极了,也就扳直起‮子身‬来上下用力套桩把那股掀得一起一伏,顺着他的巴徐徐淌。

 小雄的卵袋发顿时泛溢一片,美娟更加狠力地耸套,还自己把手扪着房磨起来,样子极其

 小雄已不想再让自己被动,他用劲地把大姐的‮子身‬掀起,翻着搂紧了美娟把她的后背抱拥到怀中,她早将股高高地耸起,就等弟弟那东西前来叫阵讨伐。

 “我的姐姐,在那里惹的这么好的兴致,回来拿弟弟火!”小雄双膝蹲跪到了上,动着那还没的东西,就将头凑向她那肥腻的地方,稍加用力,巴徐徐进入了她肥腻温的地方,穿坦过壁一样便直抵到她的深处。

 一会,又略提一提,这才部急耸向前轻轻款款把一‮硬坚‬的东西搅,如搅辘轳一般,直得美娟那丰腴的地方如火灼般的炽热。

 “哦…好弟弟…好老公…‮劲使‬我…”这一次轮到小雄火焚身,他动着发出万钧之力,用泰山顶之势,猛地冲撞她那丰腴的地方,美娟也高耸股极力凑,哟里咿咿呀呀心肝麻叫个不休,浑身快畅无比,小雄打起精神来威风凛凛,耸身大奋力猛击,直刺得她花容失叫震天,稍一不留神,子里又出滚烫来。

 小雄也筋骨酸麻头难耐,美娟的那里面一阵紧束,他只觉得头猛然地颤抖一屈一张,忍了几忍还是如箭迸发,一她的深处,他们两个人仿佛像早就商量好了似的,完全在同一时间到达了巅峰…

 “宝贝儿弟弟,如果姐姐给你找个美的‮妇少‬玩玩,你敢干不?”美娟‮摸抚‬弟弟的巴说。“说什么呢?大姐,还有你弟弟不敢的女人吗?”

 “说的也是啊!我弟弟这么英俊,这么有财,这么能,哪个女人能不喜欢!”“你刚才说给我找个美的‮妇少‬?”

 “是啊!如果不出意外,我的搭档铁辉的老婆,就是要你帮忙拿回光碟的女主角谭靖!”“我知道了,在碟上她是很漂亮啊!”美娟就跟弟弟说了铁辉夫妇的困惑和矛盾,小雄怂恿大姐在加把劲促成此事。

 ××××三天后的下午,当铁辉把美娟安排的事情告诉子谭靖时候,子仍然有点犹豫,虽然已经答应了丈夫,但是毕竟他们以前从未做过这类事。

 铁辉知道,自己的鼓励给了她决心,便抓紧机会继续鼓励她说:“是一种需要,‮体身‬是你自己的,只要你愿意尝试,我也认可,有什么不好呢?想通了就去做吧!

 只是为了欢乐而已,就试一次好吗?”子紧紧地握着铁辉的手,看着铁辉凝视了良久,才点点头道:“好吧,如果你真的要我去试,我就听你的,就试一次吧!”

 既然子已经同意,那接下来就可以把美娟的计划实施了。小雄就在自己的小窝等着他们的到来。铁辉与子手拉手漫步在街道边“紧张吗?”

 子回答说:“谈不上紧张,只是心里不是滋味,就像过去妈妈叫我去认识男朋友,自己不情愿,可大人是好心,又无法拒绝。”

 铁辉握紧子的手鼓励道:“是一种快乐,我们只要做好相关准备,让三人爱游戏变得无害,你是可以尽情享受的。待会你要尽量放松自己,完全不必顾虑我会有什么想法,只要知道你是在享受而不是在受‮磨折‬,无论你和谁做我都不计较。”

 谭靖听了心理有点不是滋味,本来自己是为了丈夫,而叫丈夫这么一说又变成了是为自己快乐,男人咋这么自私啊!快到美娟告诉他小雄住处的地方时,铁辉突然想到一件事,就给小雄打‮机手‬,问他有‮孕避‬套没有,小雄告诉他有。

 子谭靖听了后在一边突然冒出一句:“我觉得你这是在良为娼…”一种酸楚涌上心头,铁辉说:“其实,这件是你我之间的事,也没碍着别人,旁人也管不着。

 我都不计较,你还怕什么?再说,和人家…一次两次的,你不会少了些什么,又给我们的生活添了一些‮趣情‬,不也是很有意思吗?况且小雄帮过我们!”

 谭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随铁辉身后上楼,按了门铃后,小雄开门放他俩进来。电视里正播放着体育赛事。小雄给他俩倒茶后说:“随便点,不要有什么拘束!嫂子要是不满意我,没有关系!”

 谭靖是第一次见到小雄,对他的英俊和温文尔雅很有好感,低着头没有说话。铁辉对子说:“女士优先,你先去洗澡好吗?”

 谭靖穿带整齐地进入卫生间,在她洗澡的时候,小雄把铁辉领到卧室。铁辉把窗帘拉好。这房间的窗帘是轻薄的淡黄窗帘下面只有一层白色纱巾作为底面,不像酒店的窗帘下层都有一层厚重的黑色底面可以严严实实地遮光。

 这样也好,如果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玩起来就难有感官的刺了。铁辉坦诚告诉小雄说自己很紧张,独特的心理感受此时难以言喻…小雄宽慰铁辉说第一次都是这样的,有许多忐忑,等经历过以后,这样的感觉会逐步消失的。

 铁辉听小雄的口气就知道他是个老手了,虽然岁数不大。沉默片刻,铁辉又和小雄商量:我洗澡的时候让他见机行事,希望我洗澡出来的时候能见到他的进展。

 话虽这么说,其实铁辉心里生怕子受到什么伤害。小雄很能理解铁辉此时的心情,说他只是跟嫂子做,保证尊重她,不会伤害她的,请铁辉放心。铁辉又特别代小雄,待会玩的时候,他一定要找机会先进入子的‮体身‬。

 铁辉这样主要是怕子会翻悔,这样做了,生米就做成了饭。小雄平静地笑笑道:“其实谁先都一样的,我不会计较这些。”铁辉能体会出来,小雄在这方面确实老道。过了会,子的声音从卫生间传出来,让铁辉把被子铺好。

 铁辉没听清,以为她叫铁辉拉窗帘,随口回答说铁辉已经拉好了。这预示着子要出卫生间了,铁辉狂跳着在想象,如果子是穿着衣服出来,那么玩的时候,是铁辉她的衣服,还是让小雄呢?铁辉给她,她心理上也许更好接受,但让小雄,自己在旁边看,那感觉会更刺

 卫生间一开,子从里面跨了出来,径直从过道走到房间里面。浴后的子脸蛋飞着红晕,头发略显散,但白的肌肤则更显光泽。

 令铁辉惊讶的是子身上居然没有穿衣服,深黄的浴巾裹着的‮体身‬,丰高耸的脯上面,雪白的膀子袒着,面积不大的浴巾无法遮全她的‮体身‬,浴衣下摆出她穿拖鞋的脚和白‮腿大‬的一部份,全身散发着一种成特有的感和俏丽…

 子此刻怎么变得这样开放啊?仅有的一层浴巾包裹‮体身‬,不是意味着可以很方便地把她剥光吗?但只是一瞬间,子折身回去又躲进卫生间,她抱怨铁辉说:“你怎么没有给我铺呀?”

 铁辉这才理会她的意思,连忙照办。铁辉的想法没错,子那时确实是想方便他们。后来她告诉铁辉,她当天穿着一件由上身延及股下面的紧身‮衣内‬,起来很麻烦,反正都到这步了,衣服总是要的,与其让他们费劲地给她衣裳,不如就这样裹着浴巾出去还方便些。

 铁辉到卫生间陪伴着子,再把她接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让她上了,等她裹着浴衣躺下后,连忙起被子给她盖好。

 小雄眼光从铁辉子的‮体身‬上掠过,铁辉从男人的角度体会,感觉到他的眼光并不很,小雄神态沉着地走向卫生间。

 这一刻,铁辉体会到有所经历的他的冷静了。铁辉坐到子身边,很温情地‮抚爱‬她的脸蛋,子似乎觉得冷,叫铁辉把被子抱过来盖到她身上。

 她此刻似乎很讨厌铁辉,移到里侧的最边沿,很可怜地将‮体身‬缩朝一边,像在躲避铁辉…看着子,铁辉想象着,或许那刺的时刻,在铁辉进入卫生间瞬间,小雄就与子提前开始了。

 铁辉也不知道能不能赤身体地与另一个男人坦诚相见,也不知道一开始时要如何打破生涩的气氛。想着自己的子将要和另一个男子拥抱、亲吻、‮抚爱‬,甚至合,心中确实是百感集。

 紧张的心情绝对不亚于子,与子一时无言。铁辉的意识有些模糊…眼前的子仿佛就是娘的化身,自己就是哥,小雄就是当年的自己。铁辉不担心她会爱上这种疯狂的刺,铁辉只担心她会不会因对方不够温柔而受到伤害。

 如果结束后,她能告诉铁辉她很喜欢,那铁辉一定会非常高兴。如果结束后,她后悔来作这种尝试,铁辉相信自己一定会比她更后悔,恨自己让心爱的人受到伤害。

 时间不久,小雄出来了,也是裹着浴巾。铁辉当着他们的面掉外衣子,穿着内进入卫生间。

 洗浴的时候,不时将耳朵贴到卫生间门倾听,想知道外面正在发生什么,但除了卫生间里单调的水声,什么都听不见。洗浴完毕,出门看到小雄坐在子身边,‮体身‬歪倾着面向子,轻轻‮抚爱‬

 子的头发,正与她说着什么。子一手遮在眼睛上,表情很是紧张。子后来告诉铁辉,小雄很遵守游戏规则,铁辉没有出现以前,小雄一直坐在边上,很关心地对子说:“嫂子,你睡得太靠里边了,可以移出来一点的。”

 ”谭靖有些紧张地回答说:“没有关系的!”两人随后沉默无言。时间长了,小雄可能觉得有点冷,征求谭靖意见说:“嫂子,我可以过来盖点被子吗?”谭靖闭着眼睛点点头答:“可以的。”

 小雄坐到谭靖身边,拉过谭靖身上的被子盖在腿上,轻轻‮摸抚‬谭靖的头发说:“嫂子,你别紧张,放松点,没关系的…”

 小雄这番安抚,让谭靖觉得很温暖。此刻,铁辉从卫生间出来了。看铁辉出现,小雄退到另一边坐下,可能他觉得一切应该由铁辉开始。

 铁辉斜躺在子身边,轻轻搂住的膀子,温情地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子微微睁开眼睛看铁辉道:“老公…”

 又闭上眼睛将头靠在铁辉前,充了一股让人心醉神的女气息。看着子因羞涩而变得绯红的面颊,嗅着那夺人魂魄的人体香,铁辉彷佛在梦境中一般。铁辉强忍着口澎湃的情绪,尽可能放松自己,对她说:“老婆,我爱你…”说着,冰冷的吻在她红润的脸颊上,手探进被子里在她丰脯上移动,捏住她柔软的房,又想拉开裹住她柔软身躯的浴巾。子突然紧紧捏住浴巾,声音颤抖道:“不…别解开…”

 铁辉理解子此刻的羞涩,于是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轻轻‮抚爱‬她的头发,贴紧她鲜红的将舌头伸进去“嗯…”子轻声呻着,温热的舌对铁辉的侵入作出热烈反应,两个人的舌尖热烈绵在一起。

 趁此,铁辉顺利地解开了子身上的浴巾,子略微冰凉的房立即落入铁辉掌中,铁辉轻轻捏着,子搂紧铁辉的脖子,感觉她的鼻息在逐步加重…

 斜眼瞟一下小雄,发现他还呆坐在那边沿,怔怔地看着铁辉们。铁辉从被子里出手向他招了一下,示意他过来。

 在深吻子同时,铁辉很自然地将被子稍微掀开,子雪白的房立即暴在小雄眼前,高耸的房上,嫣红的头随着铁辉对房的捏微微颤动,一股成女人特有的体香若隐若现。

 很快,铁辉感觉到了小雄的鼻息,小雄轻轻伏‮身下‬体,很轻柔地将谭靖的头含进嘴里尽情,手向铁辉抓捏的这边房移动。

 “噢…”谭靖离开丈夫的,仰面发出一声娇,双眼紧闭…被子在他们的动作中完全掀开,谭靖丰体全部绽放了,优美的曲线、玲珑的身材暴无遗。

 谭靖的身材一直好,细、丰、修长的‮腿大‬,但那天铁辉突然意识到和结婚时相比,的身材不但一点没有走样,而且比以前更成、更人,她的房还是那么高耸拔,而且比以前更更柔软。

 她的‮腿双‬还是那么白修长,而且比以前更圆润更丰。随着年纪的增长,她的体更充女人的韵味。松开手,在小雄接替铁辉‮抚爱‬谭靖这边颤动的房同时,铁辉的手直接探到茂密的部。

 谭靖比较丰,小两边的很有感,像两座低低的小山丘簇拥在小溪沟两边,铁辉知道子不喜欢‮抚爱‬蒂,便用指头直接绕在她道口周围旋转。

 谭靖就这样一直闭着眼睛任凭他们俩摆布,睫不停地跳颤,呼吸急促而频快。与此同时,铁辉发现小雄已经站在边,子白皙纤细的手正握着他黑乎乎的大巴。

 小雄的壮、‮大硕‬,正轻微地跳动着,几乎可以看见因为起而扭曲的血管。头鼓楞楞的,这时极度充血而呈现着紫红色。看到小雄的巴,铁辉有点自卑,平里对自己18公分长的巴很自豪,但是现在看到小雄的巴,才知道什么是坐井观天。

 子后来告诉铁辉,是小雄将她的手拉过去的,小雄的巴长得什么样她根本没敢看,只是觉得小雄的巴火热火热的,又又大。

 铁辉又低头亲吻子,她的呼吸变得更急促,更快,道口逐步溢出温暖的爱,铁辉的指头正被她的爱沾得越来越黏糊。

 这时,铁辉感觉到小雄的头发触到铁辉放在子‮身下‬的手背上,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小雄已经在亲吻子的‮腿大‬了,从外侧亲到了里侧…怪不得子爱得那么快、那么多,这是两个男人共同亲吻‮抚爱‬刺的结果啊!

 铁辉又细细凝视子,被发起的热情使她的面颊涌起一片淡淡的绯红,秀目似闭似睁,目光离,眼角眉稍尽是柔情意,她‮动扭‬着丰腴的‮体身‬,全身曲线毕致。

 铁辉将手从子的道口上来,继续捏摸子的丰,嘴离开子的,抬起头来注视小雄的动作。只见小雄轻轻分开谭靖修长的玉腿,整个脸贴在她下面,嘴一下夹住她的蒂。

 “噢…”谭靖头往后一仰,双眼紧闭的脸蛋变得更加娇,情不自地张开感的发出刺的呻,被小雄双手控制着的两腿不由自主地抬了起来。

 随着小雄的、舌头在谭靖部的不断用力,谭靖‮腿双‬忽高忽低地被摇动着。小雄很用功,他偏着头将谭靖的部抱起,半个脸埋进她的中间,对她的进行得很久。

 谭靖的腿越张越开了,她现在已没有了先前的羞涩,主动把自己最隐蔽的地方展示出来,让小雄的舌头游遍部的每一寸肌肤。在一阵阵“吱吱”的、抠动、顶钻声中,谭靖显得难受至极,只是嘴上“啊”地叫得更了。这时候的子更象娘了,铁辉眼角了。铁辉知道子只要动情得很充足后,里面就会出一点像扇贝裙边般的来,蜷曲着皱皱折折的,有时候还泛着一层动情后分泌出的爱,裹在和那出一点的裙边上,好似抹上了一层蜂蓓蕾的花瓣。

 “感觉怎么样?”铁辉在子耳边轻轻问道。“啊…老公…他的舌头都进去了…我不行了…下面死了…太难受了…我宁愿被…也不想受这种罪了…你们俩…看谁先来吧,不要再逗我了吧!”

 铁辉点点头:“老婆,勇敢些,可能你还要再忍一会呢!这样的前戏,你不是很喜欢吗?”老婆也点点头:“那…我…我要给你丢人了…对不起…他实在好厉害…我的水了好多!”

 随着他俩的动作,谭靖娇声连连,美妙的体几乎在搐,叫声时起时落着,被子已经完全掉在了地上。

 乌黑的已经被她自己的水沾得黏贴在户两边的‮腿大‬内侧上,充血的小有点左右翻开了,红的道口微微动着似乎在催促下一步的到来。

 铁辉感觉差不多了,转过头去看了看小雄,而他也正好在看铁辉,眼里有一种征询的意思,铁辉明白他的是在问可不可以开始,就对他点了点头。

 小雄离开谭靖的躯体去戴‮全安‬套,铁辉吻着子的脸,继续‮抚爱‬她的‮腿大‬…这时候,谭靖显然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体身‬颤抖了几下,似乎有点紧张。

 已经到了这一刻,铁辉生怕子在这骨节眼上突然变卦,便俯身趴到她的身上,着她的双臂,把她得死死的,不让她‮动扭‬半分。

 此时,子似乎明白了铁辉的紧张心态,她睁开眼睛对着铁辉轻轻地点了点头,好像是在告诉铁辉,她不会反悔的。

 可能是为了让铁辉放心,她主动地把自己已经张开了的‮腿双‬张得更开,让那原本只属于铁辉专用的正对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完全、彻底、清晰、美好地敞开着。

 铁辉眼睁睁地看着小雄跨上,趴到子白的两腿之间,然后低头看着子下面的位置,一只手扶着巴,另一只手从左边扒开的一壁,先用头在子的上转了几下,然后就直接抵在子的道口。

 铁辉俯上前去凝视着这紧张一刻,只见小雄的股慢慢下,头拨开,挤开道口,逐渐向道深处进。子在被他进入的时候,不知为什么,一把抓起铁辉的手,将它按到了自己的心口上。

 紧接着,小雄两只手都松开了,巴已经有三分一进入了谭靖‮体身‬里面,同时,‮体身‬向铁辉子身上一扑、‮体下‬一…“噢…”随着小雄‮子身‬的前倾和大巴的入,谭靖顿时酥,弹跳一下,地一声叫唤,股和也回应着向上一顶,美丽的脸庞扭到一侧,紧紧揪住枕头的侧边,口里嚷出“唷!”的一声…铁辉感觉到她烈的心跳。当看到她从皱起变成舒缓的眉头,嘴角轻轻地扯动时,铁辉知道,虽然看不见她‮体身‬里面令铁辉这个丈夫刻骨铭心的两副器官紧密楔合的情景,但这个表情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铁辉:这一刹那间,她那原本只包裹过铁辉‮体身‬一部份的腔,此时已经接纳了另一个男人那膨之极的那截体。

 小雄赤到铁辉子丰的‮体身‬上,与铁辉头抵着头地处在谭靖脸部上方,由于她和小雄两人的‮身下‬已经相连,小雄支撑‮体身‬的手不好摆放,于是铁辉起身移到的另一侧,将位置留给小雄。

 他蹲在边一手轻轻‮摸抚‬子抬起的‮腿大‬内侧,仔细观察小雄如何动作。这时候铁辉可以清楚地看见小雄那条大的具已经尽没入自己子那个人的里了,两瓣紧紧地裹住部,在外面只能见到一丛分不清究竟是子的还是小雄的漆黑

 夕阳的余辉透过窗帘洒落进来,影着一丝‮挂不‬的一对‮女男‬:男人的手肘支撑着‮体身‬,头亲密地紧贴女人娇的脸蛋,女人头发散、眼睛紧闭,微张的嘴发出情的呻,她两只又白又的修长‮腿大‬微微抬起,雪白的体随着男人股的‮动扭‬而摇晃。

 小雄结实的部开始向谭靖‮体下‬释放着一次次的冲动作,他并没有大幅度地前后,而是把硬的巴大部份停留在谭靖的里,然后用力‮动扭‬着股,在她‮体身‬里面做半旋转的搅动顶撞…

 此刻,谭靖的‮身下‬已经完全在小雄的控制之下,小雄每用力地搅动一下,她就发出一串“噢…”令人消魂的呼应,丰股不由自主地配合着身上的男人而‮动扭‬。而小雄此时显然正把全部的神经都集中在头同铁辉道壁的挤磨擦中,每一下,都要发出一声细微的呵叫,似乎正在极度地享受其中的快

 铁辉知道,虽然有过一次分娩,但道仍保护得相当理想,内肌良好,整个触感极佳,小雄的头此时一定是顶到了子的深处,正对她进行有力的‮擦摩‬、撞击,细细地感受着她里面的紧缩、动与润滑。

 铁辉呆呆地看着小雄在子身上温柔而有力的动作,第一次见到其它男人的道里,听着情的呻,铁辉心里百感集。

 这个进入世界的女人,就是铁辉的子啊!她现在终于接受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向他开放了她的‮体身‬,她愿意用自己的体包裹他的体,用她‮体身‬的内部容纳他的长趋直入,愿意用自己的体引导他、享受欢乐,也愿意他从她体内挖掘出狂喜、颤抖和搐,享受她美妙的高

 她和他,‮体身‬上最隐密、最柔的部份,此刻正结合在一起纠、磨擦,而她的体正在浸润两人的‮体身‬,铁辉忍不住将手探到小雄巴下面口与门之间,在她会部位轻轻捏摸。

 “噢…”谭靖的呻更加强烈,小雄开始在道内做着一出一入的活动作,前后晃动的囊一下下地敲击着铁辉的手背。

 “噗…噗…噗…”细微的声音从两人‮体下‬发出,惊人的水份源源不绝地从巴四周的隙中被带出外,沿着‮腿大‬内侧下,已经顺着股淌到单上。

 事实上这些来年铁辉已经在子身上试尽了各种各样的爱方式,对她‮体身‬的里里外外各个部份已透得如同是自己‮体身‬的一部份,但此刻,铁辉心中根本无法回避如此震撼的看着陌生男人巴一下下子体内的清晰动作。

 一缕缕难以言明的‮奋兴‬挤出,涌上心头。这么好的子,这么好的蓓蕾,铁辉和子刚结婚的时候,铁辉最恋的地方,这一刻终于被这个男孩尽情享用了。

 目睹着心爱子那熟悉的户在捱受着小雄大巴一下又一下的,铁辉不浑身热血沸腾,‮体下‬也极为亢奋地撑起了,特别是从小雄鲁的哼声中夹杂着子娇弱的息、从“啪啪啪”的体碰撞声中夹杂着合时器官磨擦的“噗嗤、噗嗤”水声音,让铁辉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强烈感受,这种感觉渗进铁辉的体内,让铁辉沉溺。

 铁辉转到头,在小雄的身躯下伸手大把捏子的房,拧住她的头不放,配合着小雄的送节奏把子的房按成各种形状…这时,小雄很温情地询问谭靖:“嫂子,你舒服吗?”

 正享受着快的谭靖很坦白地点点头。小雄受到了鼓励,又对谭靖说:“嫂子,舒服你就抱着我好吗?”说完对谭靖呻中微微张开的嘴吻了下去。谭靖开始还紧闭牙齿阻止小雄舌头的侵入,但随着小雄‮身下‬的猛烈动,她无法克制自己了,地张开口,主动接小雄舌头的进入。

 两人的舌头疯狂地卷动在一起时,她情不自地紧紧抱住小雄赤的‮体身‬,铁辉清楚地看到两人因为彼此器磨擦快而给对方脸上带来的‮悦愉‬、的表情。

 在身上这个男孩不断重之下,谭靖渐渐把腿分开得越来越大,最后‮腿双‬左右张开卷在他的上,再度‮奋兴‬中,又分开,又卷上…底下的股一次次地配合着小雄的冲击而向上送。

 铁辉清楚地看到,在子抬起晃动的‮腿双‬之间,在小雄两个丸前面,在‮女男‬织的丛中,硬的巴已经完全深入到她的‮体身‬里面,子的红道口随着男人具的动正翻出翻进,道里白色的闪亮水,已顺着会淌到股两侧…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