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185章
  上午刚上班,小雄的‮机手‬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接过来一听原来是自己从舅舅家回来在火车上有过‮夜一‬情的郭军医,她说要来这里出差,只有一天的时间,希望在办完事情后和小雄吃顿饭。

 小雄和她约好了晚上六点见面,问她在哪里去接她,她说不方便,于是小雄告诉她六点在“洪酒楼”见,让她自己打车去。放下电话,小雄想该送她个礼物吧!想起她说自用黄瓜的话,小雄就想好了送什么了。

 处理好集团的事情已经是快十一点了,小雄走出银安大厦,驱车前往韩姐的‮趣情‬商店。正好韩姐在,小雄就说明了来意,韩姐风情万种的给小雄介绍各种女用自器,小雄看中了一款日本产的,带伸缩旋转,中空可以灌进体,按动机关就有功能。

 韩姐给打了七折,八百六十元,小雄钱的时候,韩姐接了个电话,很着急的样子,然后又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对小雄说:“我妈跌倒了,被送医院了,你如果不急帮我看一下店,我已经给小妹打电话了,她要过一会儿才能来。好吗?改天姐姐请你!”

 小雄看了一下时间,说:“好吧!你不怕我把店般走啊?”“哎!这小店你哪里会看上眼啊!所有的货价钱都表明了,最多打八五折,如果有很的关系,就让他给我打电话!”“好!不要太久,我下午有事!”

 “没问题!小妹很快就到!”她说的小妹是在店里打工的一个大学生。小雄就像模像样的站在柜台里,二十分钟后,三个年龄不一的女顾客,结伴走进小雄的视线。

 看样子,她们是第一次到这样的购物场所。因为,小雄发现其中一个年龄较大的女人显得格外的羞涩。她在身边两个年轻女子的簇拥下,来回观望着店内所有的女专用产品。

 只要每次和小雄的目光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极力地向别处闪躲,就好像做贼心虚一个样子。

 不过,小雄现在最关注的却不是她这一异常的态度。而是她那叫男人发晕的容貌,还有那不知用何等秘方保养出来的白皮肤。如果,单从她的长相来判断,也就是一个刚刚三十出头的中年妇女。至于,她的‮实真‬年龄就无从考证了。

 “哎!你就是老板吗?”正当小雄对三个陌生女人赏心悦目的时候,其中一个女人主动向小雄打起招呼。通过她的言谈举止来判断,她应该是年龄最小的一个。因为,她那稚的声音告诉小雄,这个女人的心尚处在叛逆的阶段。

 尤其是她的穿戴更是超出了前卫的标准,还有她的装束和脸蛋儿的结合,简直是天衣无,动人动到了极点。“哎!你听不到我说话吗?…”

 女人奇怪看着有些发傻的小雄。“哦…不…不好意思!我就是老板!请问几位‮姐小‬想要什么样的礼品呢?”

 意识到了自己的事态后,小雄立刻做出礼貌的回应。“咯咯…你这个老板还真是有够的!看到‮女美‬就成这个德行了!咯咯…”女人边笑着边侧身看向另一个年轻的女人:“姐姐!咯咯…咯咯!”

 对于女人不停的嘲笑,小雄的颜面有点挂不住的感觉。心里面在不停的暗骂自己的糗态和没出息。如果,上天能给小雄一次选择的机会,小雄宁可不去欣赏‮女美‬,也不要在‮女美‬的面前被笑。这种滋味真的不好受。

 “莹莹!快别笑了!真没礼貌!”那个中年美妇也意识到了同伴的过头。于是,她上前想阻止糗态的恶化。与此同时,小雄也知道了那个嘲笑小雄的女人叫莹莹。

 “咯咯!妈!这怎么能怪我呢!是他先不好的呀!”那个叫莹莹的女人忍不住为自己辩护起来。

 “好了!小妹!你就闹了!真是受不了你,到哪都这个样子!”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姐姐也过来训导妹妹。而此时的小雄就像一个傻了样子,到现在小雄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三个女人居然是母女关系。

 看样子,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也不知道她们是准备给谁参谋礼品来了。反正,像这种母女一起逛‮趣情‬礼品店的事情,小雄还是头一次碰见。

 “请问你是小雄先生吗?…”当小雄从迷茫返回到现实中的时候,莹莹的姐姐已经在看向了小雄。然而,这次小雄却没有再犯同样的错误。虽然,眼前的女人也是一位绝对的‮女美‬。但顾忌到个人的颜面,最终小雄还是成功了,没有再丢人显眼。

 “哦!我是…咦!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呵呵!这有什么奇怪的,我来之前给韩姐打过电话的!”莹莹的姐姐显得非常从容。“噢!你是韩姐的朋友呀!兴会!兴会!”知道女人的是韩姐的朋友后,小雄热情地回应着。

 “呵呵!真没看出来你这人还有礼貌的吗?咯咯…”对于女人的称赞,小雄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反正她们的出现小雄总觉得怪怪的。“是这样的,我准备为我妈妈选一个礼品。呶!就这位女士啦!咯咯!就麻烦你帮着给推荐一个合适的吧!”

 女人说完后,调皮地将她的母亲拉向柜台前面。然而,她的这一突然举动倒是吓到了她的母亲:“唉!唉!唉!死丫头!不是说好只给你们自己买的吗!快停下!我不要的!我不要的!”

 那个中年美妇有些反抗,但在两个女儿的拉扯下,最终还是被强行推了过来。“妈妈!你就足我们姐妹的心愿吧!爸爸都去世多少年了,你怎么还要冷落自己呢!再说我和妹妹都是成年人了,小的时候,我们不理解女人的需求。

 但是,小雄们现在终于理解一个守寡女人的滋味有多么的难受!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你都得为自己选一个…”中年美妇的大女儿陈诉着自己的观点。与此同时,在她的话意中,小雄也多少听出了一些东西。由此,小雄敢断定她们不是一个完整的家庭。

 “哎!你们这两个孩子!我早说过不要了!可你们就是不听话!这…这东西多羞人呀!再说,妈妈我现在也没有那方面的要求。买回家也只一个是样品。”中年美妇依然持有反对意见。

 “什么呀!妈妈!你可不要再骗我和姐姐了!常言道: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呀!你今年才刚刚四十三岁,正是最需要的时候,没有那方面的感觉才怪呢?咯咯!”

 那个叫莹莹的女人,毫不犹豫地揭出母亲的真正需求。这女孩也真事的,当着陌生人这么说妈妈,看来是个口无遮拦的丫头。

 “死丫头!一点也不害臊!真是拿你没办法!”中年美妇被女儿说的是面红耳赤,无奈的表情让她更不敢看向小雄这边。看到母女三人你争我嚷,一时也分不出个上下来。小雄夹在中间也是左右为难,不知道应不应该为她们介绍。

 就在美妇徘徊,女儿极力推荐的时候。最终,小雄还是大胆地站了出来,主动出击说道:“这个大姐!还没请教您的贵姓呢?”

 小雄决定先和美妇套套近乎,尽量获取她的信任。然后,再慢慢引导她进入主题。听到小雄礼貌的问候,中年美妇也停止了和女儿们的争执。

 她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绪道:“哦!我姓王!真是不好意思,都给你添麻烦了!”“噢!没关系!王姐是顾客!麻烦两个字对我来说就是正常的工作。所以,您不需要往心里去。”

 虽然,小雄和美妇在说话的时候表现出异常的冷静,但小雄内心世界早已是心动不已,暗自庆幸自己已经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嗯?什么?…小什么!你叫小雄妈妈什么?”一旁的莹莹在听到小雄对她妈妈的称呼后,立刻发出了疑问。

 “王姐呀!怎么?有什么不对吗?”小雄也摆出一副疑惑的样子。“你叫我妈妈王姐?…那我和姐姐怎么办?难不成你想让我们也来称呼你一声叔叔?”莹莹有点不高兴的意思。

 “呵呵!那当然不行了!可是,你们的妈妈实在是太年轻了!我总觉得叫声阿姨不好听!所以,我和你们姐妹俩人还是同一辈分。相信,你妈妈也不会介意的,我们各个论个的!王姐!小弟我说的对吗?”

 甜言语可是小雄的强项啊。“咯咯…对对对!这话我喜欢听!晶晶!快把你妹妹拉到后面,看她的歪样儿,恨不得要吃人似的…咯咯!小兄弟!就凭你这句话,姐姐我今天想不买都不行了!是这样!

 反正我这两女儿也成家了,而且她们的老公都在外地,或许她们能用上。不如,你为她们每个人选一个!”那个姓王的大姐说完后,一脸的轻松马上呈现出来。

 看情形,她是自认为自己已经逃脱了。身为大女儿的晶晶听到母亲的安排后,一下在就识破了母亲的意图。

 但是她的心计也非一般的了得,为了能开启母亲对这方面的好感,她暂时先答应下来。让她们选择何种礼品的程序顺利开展、进行。当然,这一切也都看在小雄的眼里。

 而且少了小雄的配合也是不行的。就这样,一个没有任何语言的默挈,在小雄和美妇的两个女儿之间悄然展开。

 “王姐!您还真会疼您的两个女儿呀!呵呵…来!您看一下!这是今年最新的款式,它最大的特点就是采用了纯天然香蕉制作,对女的皮肤没有一点的伤害。而且,它的质感也是一级…”

 小雄就把韩姐向他推荐介绍时候说的话用到这里了。小雄拿出一个最大号的假茎摆到美妇的面前,有声有地为她讲解着。也许是因为缺少了考虑自己的因素。美妇显得放松了许多,但是,总还是有一点难为情的感觉。

 “咯咯!小什么的!真的还是假的呀!这…这东西有你说的那样好吗!它终归还是个假的呀!它总不会比真的好吧?”那个叫莹莹的女孩似乎对假茎产生出了一点兴趣,但也持有一点怀疑的态度。“呵呵!这个东西的好处当然是没的说。

 可是,要比起真的家伙来,它还是逊了一点…不过嘛…我说的真家伙可是男人中的极品吆!而那些…嘿嘿!莹莹‮姐小‬!这个就不用我再细说了吧!总之,我介绍的这个产品肯定会让你们满意的!如果,我说的不对,到时候你们往我脸上!”

 为了能取得女人的认同,小雄决定冒险一次。“咯咯!好了!好了!莹莹!你这丫头一点也不知羞!这种事情怎么能问的那样清楚啊!呵呵!不过,小兄弟的嘴巴还真是能说,就连我这个老女人都有点心动了?”

 “是吗?咯咯!妈妈!你真的动心啦?…好耶!姐姐!”然而听到小女儿的喧嚷后,中年美妇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她想为自己辩解,可是又被自己的大女儿搪回去。

 “您还是为自己也选一个吧!”“什么呀!我只是说错了一句话,你们就又兴风作了!呵呵!再说这东西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吗!你们总不能让我每天去和它睡在一起吧!唉吆!

 …这…这东西还会动呢?咯咯…这要用起来多叫人不舒服呀!”中年美妇也开始对假茎产生出兴趣来,她在把茎的时候,不小心触动了电源开关。

 于是,那只大的假茎就自动扭转起来。“咯咯…是呀!妈妈!看它多可爱呀!难道你就不想试试吗!嘻嘻!反正女儿都…咯咯!”美妇的大女儿不断的添油加醋起来。

 “去去去!我看你们是越说越离谱了!这样的好东西还是你们自己留着用吧!至于我这个老太婆呀!咯咯!还真是消受不起呀!”美妇的嘴里虽然是这样说,但透过她的眼神小雄能看出,她对手中的假茎似乎也有一丝恋恋不舍的感觉。

 于是,小雄就趁机追诉道:“王姐!其实,我介绍的这款礼品也很适合您的。无论是从它给人带去的舒适度,还是从产品的结构造型上,它都能发挥出最佳的能。

 即使是像您这样年龄的女人,也可以从中找到无穷的乐趣。”“咯咯!看看!看看!小兄弟也想让我这个老太婆晚节不保呀!”美妇开始冲着小雄眉开眼笑起来。

 “嘿嘿!王姐说话真幽默!不过,我倒认为您还是需要在私生活上找点儿乐趣。这样有助于净化您的心理世界。而且,孔子他老人家不也是曾经说过‘食也’吗!所以,您两个女儿的选择完全是正确的!”小雄开始将节奏一步一步推向高。“你小小年纪懂的还不少呢!”大女儿说。

 “可是…这…”此时的美妇也有点动摇的意思。不过,矛盾的心理依然在左右着她的灵魂。

 然而,美妇的大女儿也看出了事态已经出现了转机。于是,她毫不犹豫继续说服着自己的母亲:“妈妈!你还这什么呀!看人家小雄说的多在理呀!行了!您就不再婆婆妈妈的了!对了!小雄!我们还有点事情需要向你请教呢?”

 “呵呵!请教谈不上!有事您就只管问吧!我小雄知道,一定会如实禀报的!”小雄谦虚地回复着美妇的大女儿。

 “是这样的!其实我和妹妹也没有用个这种东西,而我妈妈的情况你是了解的。所以,小雄想请你帮忙指点一下这种东西的具体使用方法!您看能行吗?”

 听到美妇的大女儿说出了她的请求后,小雄在心理也犯难起来。毕竟小雄是个大男人,在女人面前讲一些忌讳的话。当然也会脸红的,不过,为了能体现出优越的服务,小雄硬着头皮回复道:“哦!是这样呀!嗯!那好吧!不过,我是客串的,替韩姐看店,可不敢保证讲的很到位吆!”

 “咯咯…没关系的啦!我们也都是成年人的,对于这种事情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不过,也希望你讲的越细腻越好。嗯…最好是你能亲身示范,就像对韩姐那样!”说罢!美妇的大女儿向小雄抛来一个令人窒息的媚眼。我的老天爷啊!是不是在做梦呀!美妇的大女儿到底是在开玩笑呢?还是真的有意想让我白白去占她们母女的便宜?一时之间,小雄的大脑居然变得非常迟钝。

 “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小雄的失态引起了在场女人的注意。于是,为了不让她们看出小雄的心思。小雄及时地反映过来:“哦!没…没什么!我是在想总不能让我在这里为你们示范吧!”

 被小雄这样一说,美妇和她的女儿们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然后,她们也异口同声地追问道:“那你说在哪里比较好呢!咯咯!这里可是你的地盘呀!”

 当然,对于她们母女这样的疑问,早已归类到小雄的盘算中。于是,小雄尽量用商量的口吻向她们推荐道:“嘿嘿!几位可是韩姐的好朋友,那么我自然也会尽全力来足你们的要求。不如,我带你们上楼吧!”

 “是吗!那太好了!咯咯…妈妈!那我们现在就和他过去吧!”美妇的小女儿兴高采烈地簇拥起自己的母亲。不过,到现在美妇的羞态依然尚存。但是,比起刚开始的时候要好了许多。最起码,她这次没再去反对女儿们的提议。而且,也乖乖地跟随着她的女儿来到韩姐的那个房间。

 “韩姐这里真不错啊!”美妇的大女儿刚一踏进小雄的小屋,就忍不住赞美起来。而这个时候的小雄也无心去体会她的称赞,只是简单地含蓄了几句后,就开始忙碌着为她们做些准备工作。

 不过,刚刚挤进小屋的女人们在看到小雄将沙发上的杂物清理干净后,她们立刻明白过来。尤其是当小雄把那茎摆在茶几上面的时候,每一个女人的脸上都浮出了朵朵彩虹。

 然而,也正是因为她们的这一羞态百出,小雄的心里面也是一样的紧张而又‮奋兴‬。“几位女士!你们谁想第一个呀?”小雄急不可奈地问向她们。

 “咯咯!当然是妈妈先来了!”美妇的大女儿提议道。“什么呀!我的老脸丢的还不够吗!死丫头!我看你是想惟恐天下不呀!”

 美妇极力地否定了女儿的提议。“咯咯!大姐!妈妈还在害羞呢!呵呵!算了!还是我先来吧!反正我们谁也少不了!嘻嘻!”虽然美妇的小女儿很调皮,但也更加可爱。看到她那首当其冲的样子,小雄的心理别提有多喜欢了。

 恨不得马上就将她征服在自己的跨下。不过,为了不使女人对小雄产生出突来的反感,小雄决定暂时搁浅自己的私心。摆出很正人君子的样子:“好吧!那就先请莹莹‮姐小‬把衣服掉吧!”

 美妇的小女儿听到小雄的吩咐后,她并没有行动。而是突然向小雄撒起了娇来:“不吗!小什么!啊!小雄!嘻嘻!人家想要你来吗!”

 此时的小雄,那能经得起这样的惑。刚刚传入到大脑的信号,还来不及分析就做出了反应。小雄迅速的放下手头上所有的工作,毫不犹豫地站到莹莹的身边。

 可是,就在小雄准备为女人衣服的时候。美丽的女人突然将她的小手环绕在小雄的脖子上面,然后嗲声嗲气地说道:“好哥哥!哪有你这样急的呀!咯咯…来嘛!先亲亲妹妹吗!人家也需要有前奏的呀!咯咯…”如果,不是因为了解女人的底细。单凭她这个样子的妩媚,小雄还真以为她是作过‮姐小‬的呢!不过,美人相约小雄也懒得再多余去考虑些什么。

 非常熟练地托起女人的下颚,将自己的大嘴印在莹莹的红上。也许,今天小雄的确是走桃花运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桃花运。

 面对楚楚动人的小美人,小雄是又喜又爱。吻完她的小香舌后,又在她的粉颈上面留下片片齿痕。然而,身临其境莹莹好像并不在意小雄对她的肆。反而,因为小雄的卤莽,她还显得更加疯狂。

 直至‮体身‬上被小雄扒成不着一丝寸缕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啊!好哥哥!等等!你还要教我们如何使用这个东西呢!”说着,女人挣扎着离了小雄的“纠”然后,拿起茶几上面的假茎。然而,在面对女人的突然转变,小雄的心里面稍有不

 但是,又考虑到彼此之间的关系。小雄最终还是应了女人的心意,将自己所有的了解,通过假茎传递到莹莹的‮体身‬里。不过,就在小雄将假入莹莹的道里时,一个有趣的事情落入到了小雄的视线。

 这个脾气急燥,性格调皮的女人居然是传说中的白虎。她那不生一发的户,在灯光的闪耀下,显得格外的洁净。

 粉白相称的两片大在外力的迫下,极不情愿地裂开一条小。同时,也因为的出现,里面的小心头也微微地探出了头脑。

 “好呀!”小雄情不自地感叹了一声。“咯咯!讨厌死了!你没见过女人的下面呀!”莹莹对小雄的无礼作出了抗议。

 “呵呵!当然见过了!但是…第一次看到你的啊!”“是吗?…咯咯!那你喜欢我这样的吗?”女人的调皮实在是有够惊人的了。不过,这也表现出了她的大胆和放肆,是所有男人都喜欢的那种。

 真不知道这三个女人什么来路,这么,小雄觉得自己中了圈套似的。然而,在赤对白的面前,小雄放弃了语言的回复,径直吻向女人那惹眼的花房。

 “啊!你…不行的…这怎么可能呀…”很显然,在面对小雄这样举动的时候。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此时的小雄,完全陶醉在女人的花香间。无论莹莹怎样求饶,小雄都没有放弃的意思。而且还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舌尖上,全力地横扫着女人最敏锐的地方。

 “啊!好呀…哦!好哥哥…别添了!我吃不消的…”美丽的莹莹依然在苦苦地哀求着,她的‮体身‬也在大幅度地‮动扭‬。但是,却没有要逃脱的意思。

 就这样,在小雄巧舌妙用的情况下,她被一节一节地推向高峰。“哦!嗯!啊…好哥哥!我要…快…进来!好呀…”

 终于,莹莹的呼声开始急噪起来。她不停地传递出自己的心声和渴望。此时,小雄也失去了太多的耐。但是,玩心却并没有减低多少。于是,小雄装成不理解的样子说道:“嘿嘿!小乖乖!你要什么呀…

 …是想要小雄的真家伙呢?还是这个假的大宝贝儿?”“嗯…是…”莹莹被‮逗挑‬得连不成一句完整的话。虽然,小雄也想尽快征服这匹野马。但是,考虑到后面还有两个女人要等着小雄去解决。

 所以,选择有效战略才能保证自己到最后不会掉面子。于是,小雄强行克制自己的望,拿起准备好的假入已是水潺潺的里面。

 “啊…”莹莹的娇开始连成一片,两条大开的粉腿也随着假茎的入而闭合。看样子,她好像不太适应这样的‮抚爱‬。但是,为了能展现出自己推荐产品的优越,小雄悄然打开了茎尾部的开关。紧接着,假茎像活了一样,在莹莹的道里“嗡…嗡”直转。

 “啊…小雄哥!快…拿出来!好哥哥…不是这个…我要你的…啊。!”听到莹莹的要求后,小雄本想再用假茎玩儿一小会儿的。

 可是,看到她表现出的不情愿后,小雄也失去了玩儿心。于是,小雄简单地松开了自己的拉链,将早已硬的大宝贝释放出来。然后,再用紫红色的大头拭磨着女人的花房。由于,莹莹的里面已经渗出了大量的

 所以,当小雄用大头在上面‮擦摩‬的时候,时不时地也会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再配合着女人阵阵“嗯!啊!哦!”的呻,更是动听、人。伴随着节奏的升华,使小雄的的火高涨、‮奋兴‬异常。然而,小雄的右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拨开莹莹那两片鲜,左手也握着大的,对准女人那泥泞不堪的道,部猛离进。

 “滋!”的一声,小雄的整大宝贝没入到了莹莹的‮体身‬里。“啊!好哥哥!太大了!啊…”正在漾的莹莹,完全没有料到小雄的强大。就在小雄将大头顶到‮心花‬上时,她险些一泻千里。与此同时,小雄也感受到了女人道里的紧凑和温暖。

 不住惑的摧残后,小雄开始动起来。一会儿将自己的大撤回到女人的道口处。然后,再慢慢地向最深处进,直至女人最感的地方。

 “啊!好!哦!好哥哥!我要…啊!再深点儿。“莹莹忍不住向小雄求,小雄微微一笑,伸手捞起她的粉腿放在自己的间。

 此时,不需要小雄做任何的指点,莹莹已经领会到了接下来的行动。于是,她大大地分开‮腿双‬,将自己的双脚叉在小雄的部。

 就在小雄用力入的那一刻,她也向上扭了一下。“啊!好哥哥!你好猛呀!嗯!来吧!干穿妹妹的小!哦!用力…好啊!哥哥的巴真呀!啊!这下顶到了妹妹的‮心花‬了!”

 在小雄强有力的攻击下,莹莹的呻也越来越疯狂。完全顾及不到屋子里的其他人。随着‮奋兴‬的高一波波推进,她开始疯狂起来。

 披头散发的样子,让她更加凸显出女人的野前的两对大子犹如波涛般地汹涌起来,无论是小雄的顶,还是女人的扭曲,它都会有节奏地跟着摇摆。

 为情四的气氛增添了更为强劲的魅力。时间在失,空气在凝聚,莹莹的痴心一片也让小雄为她付出了犬马之劳。

 但是,小屋子里的紧张气氛不单单为小雄和身下的女人所营造。因为,正在小雄扬扬得意的时候,莹莹的亲人们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感染。

 此时人的美妇已经失去了先前的理智,她的大女儿也坠入到了望之都。而且,越陷越深。当小雄重新把视线落到她们身上的时候,母女两人已经变成一对小白羊。

 她们那相互自尉的样子实在是惹人至极。看到母女在一起的情景后,不仅让小雄胃口大增。

 身下的美人已无法达到自己刚刚迸发出的狂热。于是,小雄向身后的母女打了个手势,示意也让她们加入到小雄和莹莹的游戏中。

 在收到邀请的信号后,莹莹的姐姐首当其冲来到小雄的身后,用她的大子不停地为小雄‮摩按‬。然而,美丽的妇也只是稍稍迟疑了一下,过后也乖乖地来到了小雄和她女儿之间。

 她的大眼睛不停地注视着小雄和莹莹的结合处,似乎在回忆些什么,又好像充了无限的期待。

 这个时候的小雄怎么会忍心丢下美妇独自一个人来承受煎熬的痛苦。于是,小雄像先前吻她的女儿一个样子,和美妇战在一起。

 直至她的氧气被全部消耗掉。然后,小雄示意要她低头,想让美妇来亲吻巴。结果,小雄的大胆想法最终还是变成了现实。

 美丽的妇不但立刻明白了小雄的心思,而且还做的非常漂亮。她没有一点嫌弃的意思,无论是小雄的巴,还是她女儿那水的花房。

 在、亲吻的时候,美妇都会一一照顾到位。也许是一个小的滋味太单调的原因,小雄对现状开始不足起来。小雄需要更多的刺和尝试。在小雄精心的策划和调教下,美妇和她的两个女儿一一并排地爬扶在沙发上。

 三个丰不一的大股也随之向后翘的老高,正等着小雄的光临。看到这惹眼的场面,小雄根本就不想多等一刻!

 于是,小雄先来到莹莹的身后。双手将她的大股向两边分开,让水潺潺的小完全暴出来。然后,再扶着硬许久的大巴顶在口处。

 “噗滋!”一声,尽进女人‮体身‬里。这次和先前一个样子,莹莹的小依然是狭紧无比。只是在更多水的滋润下,显得特别的滑腻。这样,也更有助于大巴的进出。

 “啊!嗯!好深!哦!这种感觉太了!啊…好哥哥!你…真…”在小雄有力的冲击下,也为莹莹带去了更美妙的滋味。她此时,已经习惯了用自己的声音宣出内心的感受。虽然,小雄不能同时用自己的大宝贝去三个女人。

 但是,这也根本无法阻挡小雄的贪心。小雄一边用自己的大巴不停地干莹莹。一边又伸出左手的中指,温柔地‮摩按‬着美妇花房。很显然,她的妙处不同于自己的女儿。即便是同样不生一发,但毕竟还是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那两片肥美的大明显要比正常女孩的厚一些,而且弹也不如女孩的紧凑。只要用手指轻轻一划,两片大就主动分开。紧接着,里面的水就一涌而出,顺着‮腿大‬向下滑落。

 小雄知道美妇已经完全情动了。因为,每当小雄用手指探进她的里时。她都情不自地向后‮动耸‬。想要让小雄的手指进入的更深些。而且,她那极不规律的呼吸声也在一点的出卖着她自己。于是,小雄又在莹莹的里狠狠地干了几下。然后就出沾的大巴。

 “滋…”的一声,大巴准确地入到了美妇的道里面。“噢!慢点!死小子!你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就进来了!哦!死了!”

 对于小雄的突然袭击,美妇有些措手不及。可能是她忽略了小雄的强悍。也可能是她许久都没做的缘故。不过,就在她娇呼的一刹那。小雄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先前的错误判断。因为,此时小雄已经深深地体会到了美妇的狭紧。

 她那外表看似松弛的户,其实一点都不亚与年轻女人的紧凑。同样死死地裹住小雄的大巴。而且还有一点点力,在不间断地隐隐作怪。得小雄顿时有一种想的冲动。

 还好,这种感觉并不是很强烈。在小雄稍稍调整过后,一切又恢复到了正常。“王姐!是不是把你疼了?…要不我先退出来?”

 面对女人的这种情况,小雄也可以算是江湖老手。安慰的语言此时已经不再起任何的作用,惟有暂时冷落她们的需求。

 那么才有可能变被动为主动。果不其然,小雄才刚刚表明出自己的关心。美妇就着急起来。她还不等小雄要作出行动,小嘴就开始阻止道:“死小子!人家哪有让你退出去了!哼!我是上了贼船易,再想下船可就难了…”

 听到美妇的含蓄,小雄自然知道自己接下来的任务。但是缺少了语言的爱,小雄总觉得情不够。于是,小雄并不急着去干美妇。而是用手玩起了她前的两对大子:“嘿嘿…我的好姐姐!那你愿不愿意上我的贼船呀?”

 美妇虽然看不到小雄此时的嬉皮笑脸,但是她也能想到小雄的调皮捣蛋。于是,她也娇声娇气地回答道:“哼!都上了你的贼船啦,还有什么愿不愿意的呀!你这混小子还真是个冤家,我都被你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有心思来逗老娘!快!下面好!用你的…”

 美妇没有说出下面的话语,小雄知道她现在还没有完全放开。“好姐姐!你要我做什么呀?”小雄故意问着。“哼!死小子!那还用说吗…我看你是成心想让姐姐出丑呀!”美妇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小雄一眼。

 “哈哈!好姐姐!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呀!”“你…好吧!反正我的老脸也丢光了!小冤家!快用你的大巴来姐姐!姐姐的小、好难过!快…来呀!”

 迫于道的寂寞难奈,美妇最终还是妥协与小雄。她那真真切切的哀求声,不单单敲醒了一个沉睡多年的女人心。而且,也在重新塑造着一个不可能发生的奇迹。

 此时,小雄的大脑在充血,‮体身‬里的每一神经也都在为云雨的到来做准备。已经深入到美妇圣地里的大巴,开始向外撤退。然后在距离道口处的时候,又重新扎向女人的‮心花‬。

 速度之快,力量之狠,的美妇顿时发出连连高叫:“啊!好深!嗯!你的巴太大了!姐姐好喜欢…太美了…为什么以前就没有这样的感觉的…”

 听到美妇快的呻,小雄也开始加紧了动的节奏。长的宝贝像活似的在她的道里进进出出,看到她下那两片粉的花瓣,随着大宝贝的翻进翻出。如此人的画面,使小雄在美妇狭紧的美里进出的宝贝更加壮大。

 “啊!嗯!太了!好弟弟!你的太厉害了…姐姐都快被你干穿啦…快!再来!哦…好!就这样…上天了…”美妇的大白股,被小雄撞击的“啪啪”直响。还有那器官合时产生出的“噗滋!噗滋!”

 之声,融合到一起后,谱写出了一曲绝妙的音乐。“好姐姐!舒不舒服呀?”小雄一边干着,一边问道。

 “嗯!好弟弟!你真的好!姐姐都快舒服死了!啊…停…停…快!你先去我的女儿吧…她们也要…去…晶晶…”

 其实,不用美妇吩咐,小雄也早有了这样的想法。就在她还来不及说完话的时候,小雄已经了大巴。由于,小雄的动作之快,美妇的道突然少了大巴的填充后。

 她立刻发出了空虚的叹息声。不过,此刻小雄已顾不上美妇的心情。几乎是一秒钟也没有耽搁,把从美妇的出来的大宝贝“噗滋”一声又钻进了晶晶的道里面。同时,也趁着滑的壁,直捣黄龙般地顶入到女人的子口处。由于大头顶到了女人最感的地方后,美得晶晶大声呻起来“啊!小雄!太深啦…太刺了!啊…”为了奖赏晶晶的介绍功劳,小雄没有要逗她的意思,毫不犹豫地埋头苦干起来,长的大宝贝在她紧小的美中大干特干。鸡蛋大小的头不时地向里向外动,把一丝丝白色的汁带出女人的体外,留在粉户上。

 “啊…小雄哥哥!这下好重呀!哦…顶到‮心花‬了…”晶晶的‮体身‬开始‮动耸‬起来,每当大头顶到她的最深处时,她都不由自主地向后倾斜。

 狂野地合着小雄的干。就这样小雄开始马拉松似的持久战,轮番干着母女三人。时而还让她们并排仰卧在沙发上,三个不同的美一一呈现在小雄的眼前,静静地等待着小雄的进入。

 时而也会让她们彼此爬扶在一起,三个小紧紧地贴到一处。小雄不用浪费任何力气,就可以同时干着她们的肥美户。并且她们母女三人也不用再苦苦地等待着那煎熬的时刻,而小雄则完全侵泡在了她们所创造的温柔之乡。

 然而,等小雄将最后一滴残留在美妇的子里时,小雄和她的两个女儿也都提不起一丝多余的力量。即便是她们的子里面也灌了小雄的,但那只能会给她们带去一次又一次的高

 等一切都归于平静后,三个女人心满意足的穿上了衣服,由大女儿晶晶付了款,带着东西走了,临走的时候,晶晶说:“谢谢你让我妈妈这么快乐!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我的‮机手‬韩姐知道!别忘了联系我!”

 她们刚走,韩姐就回来了,脸上戴着诡异的笑“咋样?吗?”“是你设计我?”小雄故作阴沉的样子。

 “别生气啊!是这样,我妈的确病了,在医院住着呢,那个晶晶是我妈的主治医师,我送她红包她又不要,后来我打听到她喜欢男孩子,但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今天正好你来了,但是我没有想到她会把她的妈和妹妹带来!”

 “她们的名字是真的吗?”“晶晶叫梅晶晶,二十六岁,妹妹叫梅莹莹,二十四岁,妈妈叫王慧珊,五十岁。”“行了,看在她们三个的份上就不和你计较了,我他妈的客串了一回鸭子,把晶晶的‮机手‬号给我!”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