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187章
  虽然小雄说不过圣诞节,但是到圣诞节那天,眉眉、菲菲不约而同的跑到小雄的小窝去了,给小雄打电话让他回去。小雄无奈的只好把公司的事情安排了一下,驱车回家。上楼看到关灵刚从家出来“哪去啊灵姐?”

 “没事!我出去溜达!”“嗯…灵姐,两个朋友在我那!你方便吗?介绍给你认识!”“好啊!我早就想认识你的‮女美‬朋友了!”进屋后,小雄把关灵介绍给大家,‮女美‬和‮女美‬之间很快的就络起来。菲菲说:“光顾说话了,差点忘了正事!”她在小雄腿上拍了一下“有礼物送你!”

 “什么礼物啊?”小雄笑着松开搂抱关灵的手,这时一个识的身影出现在小雄的眼前,那是赵卉!原来她一直没有出声躲在卧室里。

 小雄忙站起来,这才发现原来赵卉今天穿上了非常感的黑色透明‮丝蕾‬‮衣内‬,丰房在透明‮丝蕾‬的衬托下格外人,T型的前面一团红色的绒刚好遮住‮体下‬,小雄看得定了神。

 赵卉走着台步来到小雄面前,先是轻轻在小雄的嘴上吻了一下,然后轻声说:“雄哥,祝你节日快乐!”

 小雄一把将赵卉搂在怀里,情地和赵卉吻在一起,菲菲她们三个这时热烈鼓起掌来,并叫嚷起来:“继续啊!雄哥,抓她的波,和她做啊!哈哈哈…”赵卉害羞地推开小雄,然后追打着菲菲她们,大家笑成一片…打闹了一会儿后,她们各自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因为大家都不会难为情的,所以她们也只是随便穿上一件外衣,里面是真空的。大家开始坐下来边喝酒边打闹。

 “今天是谁出的这么个鬼主意,要不是我‮体身‬好顶得住,今天会给你们乐死!”小雄意犹未尽地问道。“你想还有谁?还不是你的赵卉!”菲菲调皮地说:“是赵卉让我给你个惊喜的!你还不好好谢谢赵卉!”

 “谢谢你!今天我真的很开心!”小雄将赵卉搂过来在她嘴上吻了一下。赵卉脸红红地说:“你开心就好!”说真的,小雄没有想到赵卉会这样做,看到她为他做这些事,有多少女孩会为讨好男人做这些事情呢?但这样做她不会嫉妒小雄和别的女人来往吗?真是不清楚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嗨!管她呢,反正先玩开心了再说。当小雄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最调皮的眉眉发话了:“今天就这样干喝啊?不如大家玩游戏吧!”菲菲问:“就你多鬼主意!想怎么玩?”“划拳吧!”关灵提议说。

 “不行,不行!我从来不会划拳。”小雄突然想到个主意,连忙说:“不如玩俄罗斯酒瓶游戏吧!灵姐,你那有骰子吗?”

 “有,我这就去拿!”阿红起身去拿骰子。不一会儿,她就拿来了几个骰子。小雄将这个游戏的玩法先给大家讲了一下,她们几个都高兴地同意了。游戏的大致玩法是这样的,这原来是个六人游戏,现在只有五个人,就将六点去掉,逢六点重玩。

 由猜枚获胜的人丢骰子,看丢出的骰子是几点,然后从庄家(执骰子者)顺时针数起,得点的人转动酒瓶,最后看酒瓶口对着谁,就由得点的人对瓶口对着的人提出一个问题或一个要求,对方必须如实(看着办吧!)回答或是按要求去做(这才是最精彩的哦!),做完还要罚喝酒,游戏完再重新猜枚。

 今天是在小雄家,所以大家让小雄先玩,小雄丢出的骰子是五(自己),然后转的酒瓶是对着关灵,于是小雄就问:“灵姐,你的子是不是整过的?”

 “什么鬼话!我的波波是天然生成的,不信你摸摸!”灵姐自豪地着高高的房靠过来,小雄用双手用力捏了一下,笑着说:“哇真的,还弹手咧!”

 大家笑成一团!灵姐喝了罚酒,大家接着玩,这回轮到菲菲得点,瓶口对着眉眉,这回鬼灵的菲菲开始整蛊眉眉啦!她提出要眉眉亲小雄的小弟弟一下。眉眉大方的说:“好你个菲菲姐,看我等会收拾你!”说完真的在小雄的小弟弟上亲了一下,大家都鼓起掌来,整个气氛也热烈起来。接着是眉眉得点,灵姐输,眉眉有意整蛊她,要求灵姐给大家跳衣舞。“你这小鬼头!

 “灵姐先让小雄放了首迪士高音乐,然后随着音乐跳起衣舞来,眉眉和菲菲则在旁边模仿给钱的观众,一边吆喝着一边伸手在灵姐身上摸,搞得小雄和赵卉笑得直不起来。

 接下来真的让眉眉赢了菲菲,这时眉眉很郑重其事地说:“各位观众,精彩的节目到啦!”然后对着菲菲嘿嘿地笑着说:“嘿嘿!我要求你让雄哥100下!”

 “好!”灵姐和赵卉也跟着起哄,一人一边将菲菲按到在沙发上,菲菲一付无所谓的样子说:“来就来,谁怕谁啊!”又娇声骄气地说:“雄哥…来嘛…小妹要!”说完还‮动扭‬着部作出惑的样子。

 有这等好事小雄当然不会错过的,于是在灵姐的推动下,小雄将早就直的进菲菲的道里,一下、两下、三下…眉眉她们一边推一边数,而菲菲则搞古搞怪地一下就哼一声:“哦!啊!我…啊!还要!”

 搞得大家笑得前仰后合,接下来,游戏进入了疯狂状态,但她们基本上都是围绕着小雄进行的,什么头啦、啤酒肚脐啦、双啦,反正极尽事,小雄不但亲遍了所有人的房和部,还过所有人,其中和赵卉的两次炮令人难忘。

 这回是轮到菲菲赢赵卉输,菲菲为了报复赵卉要求她被小雄将到脸上的仇,要求赵卉和小雄打炮,小雄心里正求之不得呢!

 赵卉没办法就想应付一下,着36B的房向小雄靠来,不知是她靠得急还是小雄没坐稳,小雄竟然拉着她躺倒在地板,赵卉也失去重心在小雄身上,小雄立即感觉到那对房的温柔。

 赵卉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说:“哈哈,雄哥,你也真急啊!”“哪里!”小雄反击到:“是你的波波太重,把我倒的,还恶人现告状!”

 “那就先让你尝尝导弹的厉害!”说完,阿红左右晃动着一对房拍打在小雄的脸上。小雄也顺势闭上眼睛装死说:“打吧,就用你的大导弹把我打上天去吧!”

 接着,赵卉退下来,用手将双夹住小雄的巴,开始有节奏地套动着。赵卉之所以今天这么放得开的疯狂,完全是这些日子菲菲对她灌输的开放思想。

 赵卉的房虽然不是这几个女人里最大的,但却是很结实的那种,所以不像那种小波做的感觉,小雄的完全被她的房夹住,就像是在一个刚开苞的‮女处‬的道中一样,非常紧迫,加上先前已经玩过的蜂游戏,房上还有很多蜂,所以非常润滑,非常舒服,快也很快传遍小雄的全身。

 当小雄正在十分享受的时候,谁知道赵卉却突然停下来,说:“好啦!我完成任务啦!哈哈哈!”这简直是在吊小雄的瘾嘛!菲菲还没有等小雄出声,她倒是首先不干啦!眉眉她们也跟着起哄起来。

 菲菲说:“赵卉,你耍赖!有这样打炮的吗?”“呵呵!”赵卉得意地笑着说:“你只说要打炮,但没有要求我让雄哥啊!嘿嘿黑!”

 这样又给赵卉耍赖了过去,但她的行为已经挑起大家的不,所以大家都想报复阿红,可是可能是赵卉好命,过后的游戏中,几次都和她擦边而过,赵卉就更得意啦!“嘿嘿!怎么样?你们整不到我的。”

 这得意地哼起小曲儿来。可是这的小曲儿还没哼完,瓶子就正好对着她了。这回是关灵赢的,关灵对着赵卉说:“小妹妹,这回恶有恶报啦!”

 菲菲转身对着这严肃地说:“我代表全体大代表向你宣布,你必须和小雄打炮,直到你的雄哥了,还要将雄哥的宝贝干净!否则将受到更严厉的处罚!”菲菲和妹妹热烈鼓起掌来!

 “啊!看来我是逃不了了,嗨!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得丹心照汉青!”赵卉也严肃地站起来,摆出一付英勇付刑场的样子,大家看得笑成一团。

 赵卉再次将小雄的巴夹在双中,一边套动着,一边用舌头出的头,还空笑着对菲菲说:“看,我在服侍你老公呢,你还不过来帮忙!”

 “好!”菲菲说完也过来用自己的房在小雄身后动着,双手伸到前面在小雄的头上轻轻扫着摸着。

 在菲菲和赵卉的夹攻下,小雄很快就不能自控了,一股浓浓的到赵卉的房上,赵卉用舌头将小雄头上剩余的和自己房上的干净,然后还故作得意地说:“看,在我的导弹攻击下,雄哥溃不成军啦!”

 这样下来,短短的两三个小时,小雄在菲菲那里了两次,和赵卉打炮丢了一次,和眉眉口了一次,和灵姐足了一次,小雄感到有些疲劳。小雄气说:“好啦!好啦!再玩下去,我的小命不保啦!”

 灵姐她们也知道小雄已经顶不住了,主动过来帮小雄‮摩按‬起来,四个人一个按头,一个按背,两个按脚,小雄也乐得闭上眼睛享受起来,仿佛帝王一般,不知不觉小雄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小雄惺松间觉得有人在他的巴,忙睁眼望去,原来是灵姐正在将小雄的巴放进嘴里套着。

 “她们呢?”小雄问道。灵姐将嘴里的巴吐出来,依然用手套动着说:“走了,刚才见你睡着了,样子真可爱。”说完又将小弟放回口中。可能灵姐比较有经验,她的舌头不断刺着小雄的头,触电的感觉立时传遍小雄的全身。

 小雄伸手摸着灵姐的房,发觉经过一段时间,灵姐的房又再次变得很硬了,想必是充汁,于是对灵姐说:“灵姐,我想吃了!”

 “好!给你吃…谗鬼!”灵姐笑着起身,用手在两个房上‮摩按‬了几下,汁立时在那对直的大头上低落下来。灵姐俯‮身下‬体,用头轻轻在小雄的脸上、鼻尖上动着,溢出的汁缚在脸上,就像做人面膜一样,那种感觉无法形容。

 小雄‮奋兴‬地用口找寻着灵姐的头,在灵姐的帮助下,一个正在头被小雄同时含在嘴里,甜甜的汁很快充了小雄的口腔,小雄用力地着,一边一边咬。“噢…好儿子,轻点儿,别咬掉了。”灵姐轻声说着。

 小雄觉得得慢,所以加上了双手握住灵姐的房挤汁狂涌进小雄的口里。汁的极速也令灵姐‮奋兴‬起来,她的手又将小雄的巴握在手里,而这时小雄的巴已经变成了巨人。

 “儿子哥哥,你的巴好哦!”灵姐‮奋兴‬的说,手也加快了套动的速度。小雄将灵姐推翻在地板上,将滚烫的狠狠地进灵姐的‮体身‬,猛烈的,双手更是抓住灵姐的一对房,让汁继续飞溅出来。

 “噢…宝贝儿…你好厉害…小雄啊…啊…小雄爱这样…”灵姐‮奋兴‬地叫着,双手则用力抓着垫。在小雄的强烈冲击下,大发出“唧唧”的响声。随着灵姐开始急速的叫声,小雄感觉到她子的收缩加剧了,产生了很打的力,她的体也不断地从里渗出,小雄知道她要高了。

 “小雄呀!宝贝儿…我不行了…给小雄…”灵姐在叫后达到了高。虽然灵姐高的吸引力很大,但小雄并没有急于,而是继续着,灵姐的高延续着。

 “我…宝贝儿…我还要…干死我啦…”灵姐的第一次高结束了,气的灵姐问小雄:“舒服死啦!宝贝儿,干嘛不我,我想你我。”

 “你急什么,我还会让你来几次的。”说完,小雄放慢了的速度,用牙轻轻咬着灵姐的头,轻轻咬几下,然后用力咬一下,而也同步使用三浅以深的方法。

 每当小雄用力咬和的时候,灵姐就会全身颤抖一下,嘴里也会跟着哼一声。很快,灵姐又再次进入高状态,头的疼痛和子的舒服,让她不能自控了。

 “啊!舒服死啦!这边也咬啊!”说着将另一边到小雄口中,接着‮体身‬也配合着小雄的‮动扭‬着说:“喔…用力咬啊!宝贝儿,这次要我啊!快咬…快啊!我快不行啦!”

 小雄也不想拖得太久了,所以开始跟着加快了的速度,牙也开始更用力咬灵姐的头了。

 “啊…我…”灵姐再次达到高,小雄也跟着将子狂进灵姐的子里。小雄抬头看着灵姐已经因为高和疼痛而变得有点扭曲的脸,眼泪已经了出来,但却是很享受的样子。缓过气后,灵姐开始觉得自己的头很疼了,用手摸着头说:“看,都给你咬肿了。”

 原来灵姐的一个头被小雄咬得差点出血了,小雄笑着说:“你不喜欢还叫我咬!”“喜欢!我都不知自己在做什么了,太舒服了,太刺啦!”灵姐红着脸说:“宝贝儿,你太会搞啦!”

 小雄拉着灵姐的手一起坐在沙发上,眼里不出爱的眼神,灵姐也用温柔的眼神回望小雄,当他们的眼光交接的时候停住了。“灵姐,你知道我多么想你吗?”小雄轻轻的问道,嘴巴也向灵姐的嘴巴靠过去。

 “我也是很想你啊!儿子,这些日子我老公老是在家,都急死我了”这时他们的嘴巴已经紧紧地贴在一起了,小雄润的嘴巴能感觉到灵姐柔软的嘴在颤动着,小雄和灵姐已经紧紧地搂在一起,吻也更进一步了,两片舌头互相挑动着好像相互间在寻找着什么。

 小雄的手已经进灵姐顺滑的头灵姐发里,这时候灵姐轻轻地扭转‮体身‬将头靠在小雄的肩膀上,小雄的手也顺势滑到她柔软的上,灵姐身上丝质的衣服让小雄感到无比的顺滑。

 灵姐轻闭的双眼好像在享受着小雄的‮抚爱‬。就这样互相亲吻‮抚爱‬着,时间在飞逝,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墙上的表,惊叫一声:“糟了!”

 “怎么了?”灵姐边整理衣服边说:“这个时间我老公该到楼下了!”她扑通扑通的跑出去,打开自己家的门进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听到楼道里有上楼的脚步声,肯定是灵姐老公回来了,好险啊!

 ××××小雄下楼开车回家,家里大姐不在,可能和吴刚一起过圣诞去了,豆豆也不在,问小棉,她说豆豆和同学玩去了。

 小棉给小雄热了饭菜,这个小棉来这后,一天天的在变,说话也不那么土了,脸色也红润了起来,仔细看还是耐看,清纯的女孩。吃完饭后,小雄看了会电视感到很无聊,要知道这样还不如当初就告诉人要过圣诞得了。

 哥们就是哥们,给浩明打‮机手‬,浩明说:“哎呀兄弟啊!在家闷着干嘛?出来,快出来!我在足底洗脚城,快来!”

 小雄套上外套,出门开上车,很快就到了。这个洗脚城生意真好,小雄到的时候就剩一个闲着的‮姐小‬,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手法很生硬,显然是新来的。

 浩明对‮姐小‬说:“‮姐小‬,你可要好好伺候我们这位老板哟,他一年到头卖黄蟮,难得洗一次脚。”小雄一怔,我什么时候卖黄蟮了?但瞬间便明白过来,这是浩明在挤兑他,当下也就笑笑,表示默认。

 给小雄洗脚的女孩没明白过来,她羞红着脸安慰小雄道:“你不要自卑,卖黄蟮也是为‮民人‬服务嘛,到我们这里来洗脚的,没有贵之分!”

 洗完脚,浩明又找洗脚‮姐小‬开玩笑,你们这里还有什么更舒服的服务没有?给他洗脚‮姐小‬立马双目放亮,一语双关地说:“有啊,你要什么服务就有什么服务。”

 这时给小雄洗脚的女孩拉拉小雄的脚,小声对小雄说:“你快点买单走人吧,这个姐姐是做那个的,你卖几条黄蟮多不容易。快走吧…”小雄心里一阵感动,并默默地记住了她前的工号牌:31号。

 从洗脚城出来,浩明接到一个电话,然后说:“哥们啊!对不起啊!妈的,工商局的几个人在喝酒,让我过去,分明是要我给买单!得罪不起啊!”“你去吧!有什么麻烦告诉我!”“行,改天在聚!”回家吧,真没劲!给大子老师宫巍巍打个电话吧,宫老师说在家看电视呢,小雄就问:“你老公呢!”

 宫老师吃吃的笑着说:“你不就我老公吗?”听她话的意思就是老公没在家。“我去陪你看电视啊!”“你要不怕我老公回来打断你腿你就来!”“好,我有三条腿,断个没有关系!告诉我你地址!”

 “就打断你中间那条腿!”宫老师告诉了他地址,离这不远,开车五分钟就到了,上了楼按动门铃,宫老师穿着睡衣来开门“你还真来?胆包天啊!明天就该我给你上课了,你就等不到吗?”

 小雄用脚后跟把门带上说:“一刻也等不了啊!”抱住了她。宫老师也抱住他说:“我老公还说要请你吃饭!”“不用,就请我吃他老婆的就行了!”“讨厌!”一切已尽在不言中。他们撕去彼此的衣服,手在对方体上激动的游走。

 宫老师双眼紧闭,发抖的嘴漫无边际的吻着小雄,全是汗的两手狠命搂住小雄后背,从上到下‮摸抚‬着。亲了会儿,小雄握住一只鼓涨涨酥白的房,用力嗅着吻着,含住头,舌尖围着晕划圈。

 “嗯…小雄…真坏…我的…好舒服…”宫老师娇着,顽皮的将另只房轻轻拍打小雄的脸庞:“冤家,我爱死你了!”“宫姐,我也一样。”宫老师从披散的发中离娇媚的眼神:“狼,连老师都不放过,…”

 宫老师用手指在头上一点。小雄‮子身‬一颤,一阵快意袭来。巴跳动两下,撑得更加直了。“还蛮有精神的嘛!”她吃吃笑起来,把头发向脑后,着嘴,两手一前一后握住了小雄的巴。

 “哦!好烫。”“宫姐,你好啊!”“嘻嘻,你不就喜欢我吗?我老公在医院陪孩子,不会回来。来呀!用你的大巴‮劲使‬我吧!”

 宫老师已成了个十足的妇。巴在语的刺下,在绵软温热、充了弹的纤手逐寸挤、死命套下,又暴长了许多。头舒服得像要融化了。

 “哇,又长了!今天我非得吃了你。”宫老师娇媚的瞟小雄一眼,跪了下去,先在头上一个香吻。她双眼充火的仔细端详着,痴痴的用鼻尖轻触着,‮劲使‬嗅着气味,既‮奋兴‬又害怕的面通红。

 道口渗出滴滴粘,她赶紧伸出舌尖,尽数接了过去。樱桃口相对于巴,确实显得小了点。虽然她很努力的着,头已顶到喉咙里,但仍有一小截留在了外面。

 巴把她小嘴撑得的。宫老师很有技巧的用双颊巴,嘴轻柔舒缓的‮擦摩‬着,舌头灵活的搅头,舌尖不时轻点一下道口。

 手也跟着上下套,力道恰到好处。鼻孔出一股股热气,拂在小雄小肚子上。强烈的刺让小雄不能自控,往前动起来,一边抓住了她的头发,开始迫使她的头与巴做相对运动。

 每次冲击都深深刺进宫老师窄紧的喉咙里,头混搅着唾得她嘴“吧唧吧唧”直响。囊悬在半空,摆动着拍击她的下巴。宫老师被堵的有点不过气来,不住的干呕。

 她翻着白眼,边用鼻子呼吸,边呜的发出含糊的呻:“呕…轻…点…好…涨…”一开始,宫老师还拚命向后避开,试着抓住部往外拽,可被小雄死死的按住。

 没多久,她就放弃了抵抗。只能紧紧抓住小雄的部,脸庞通红,青筋微浮,弯弯的娥眉紧蹙在一起,鼻尖渗出细汗,舌头四处躲藏着,口水从嘴边冒出,了酥,也囊。

 真令人难以置信,小雄正用巴猛宫老师的嘴。宫老师求饶的看着小雄,但偏偏眼神却是那么的‮渴饥‬。这反而让小雄有了更加强烈的征服。小雄巴,一缕透明的粘的挂在头与樱间。

 她倒在了上,泉涌般的爱已在雪白的‮腿大‬上形成了两道清澈的溪,散发出浓郁的味,很整齐,被浸得晶莹闪亮,半掩着道。看起来相当的感。

 “宫姐,你都成这样子了?”“我…我下面死了,快吧,我求求你了。”“宫姐,我为什么要啊?”“小雄,你要做乖小学生吗?你听宫老师的话吗?”小雄‮奋兴‬的说:“宫姐,小雄听话,我要做乖学生。”

 宫老师着气说:“那好,现在宫姐让你狠狠的,听话快去。”小雄从她的脚开始往上,把腿上的爱净了。然后把脸埋进她股间,轻轻分开,红豆般大的蒂凸起在沟上面,不停的跳跃。

 如花瓣的粉紧贴在肥厚的大上。道已开,可以看到内壁的动。爱涓涓的道口,往下汇集在的菊蕾处,逐渐凝聚成水珠,将绷的紧紧的褶皱浸泡得光滑油亮。

 小雄伸出舌头,刚碰到紫红的褶皱。宫老师猛的一颤,腹部快速搐了几下。“哎呀!别…别碰…那个地方怎能亲呢?要命…”

 “后庭那么感,看来还是‮女处‬地呢,待会我一定要破了它!”心想着小雄于是转而用力。爱更加猖獗的涌而出。妇人就是与女生不同,既不失鲜美,又多汁水。小雄大口大口着爱,发出“嘶啦嘶啦”的声音。

 宫老师忍不住颤声着气,上身猛的抬起,表情痴的抓住小雄的头发,两腿用力夹着小雄的头,不停‮动扭‬着:“啊…小雄…你…你…的舌头…有…有刺呢…人家…不行了…受不了啦…酥了…我的…都被…酥了…哎哟…天呀…你…你是要…要我的命呀…”她竟然哭了起来。

 “宫姐,你怎么了?”小雄吓了一跳。“小雄,你对我太好了…我早就盼着…有个人能我的…我老公从不啊…以后我的…只让你一个人…水…只让你一个人吃…”

 “宫姐,我以后一定经常你,把你的舒舒服服的。”“好…我…我把一切都…给你…用舌头我…快要来…了…要…来了…我…了…”

 突然,宫老师闷叫一声,眼往上翻,脸颊扭曲着,浑身痉挛,双手死死抓着小雄的头发,一股浓浓热热的体涌到小雄的舌上,顺势进嘴里。

 因为毫无准备,小雄呛得连声咳嗽。宫老师把小雄拉到身上,舌头伸进小雄嘴里,分享着她的。“小雄,我的好心肝,我被你到高呢,好舒服呀。我爱死你了!”“宫姐,你是舒服了,那我怎么办呢?”

 “等会儿吧,我现在都麻了。要不,我给你吧。”她坐起来,一手托着一个房,‮劲使‬包夹住巴。硬头顶在被沾热汁的巴上磨擦着。

 “你给你老公过吗?”“他最喜欢我给他了,以前还爱我的时候,我来例假时候,就给他用子夹!”小雄扶着宫老师白的肩膀,缓缓动。温暖的房既柔软又富有弹,再加上宫老师不断的挤,简直有进入女体的错觉。

 雪白的房在‮擦摩‬下发出人的红晕。巴进一步充血涨大,头都可触到宫老师的沿了。

 “宫姐,你啊。”宫老师果然探出细舌,挑头。眼睛看着小雄,闪烁出热情的光芒。刺的快使小雄全身紧绷,门不收缩了几下,道口微微张开,渗出一条黏黏长长的线,把头都淋淋的。

 玩了一会儿,宫老师有些气吁吁,动作也慢了下来。“小雄,我用嘴帮你吧?”“喔…宫姐…你再…坚持会儿…这么…好舒服…”宫老师又了一会儿,实在支持不住了,便往后躺下直:“好小雄…让我休息一下…再让你…好好的玩…”小雄让她歇了一会儿,就抓着大说:“站到边,我在后面你。”

 这是小雄最喜欢的一种姿势。一方面是可以居高临下的欣赏巴在美里进进出出,带着后庭一张一合的。另一方面由于部的挤道收缩,使巴更增快,同时还能在部上又捏又,真是绝妙的享受啊。

 宫老师迟疑了一会,还是听话的站了起来,爱又立刻顺着‮腿大‬直往下。她弯下,撅起丰圆实的部,双手支着沿,形成了一道美的曲线。

 小雄摸着她的部,柔软的皮下脂肪撑了手掌,手心彷佛有一种被的感觉:“宫姐,你撅着股的样子真。”小雄弯身亲吻起粉来。宫老师不发出快的颤声:“我也是给你看的呀…再几下…我…”

 小雄扒开两瓣丘,头沾着水,轻轻磨擦着道口。不多时,小沟就变成了小溪,浸得头非常亮眼:“宫姐,你下边的小嘴儿直嘬我巴呢。”

 “讨厌,还不快?人家又了…”的宫老师咬着,但等了许久也没见动静,便回头看,才发现小雄正坏坏的冲她乐:“哎呀,你可真是坏透了。把人家的火起来,又不管了。”

 她如蛇样扭着‮子身‬不依起来,笔直的长发在光滑的玉背上拂来拂去。乘她撒娇的时候,小雄突然把巴用来力的冲进她体内。宫老师尖叫起来,紧紧抓住了栏。

 小雄先是短促快速的送,后又改为长猛送,四处搅动。当巴慢慢向外出时,宫老师长长的气。再猛得往里入时,她又咬牙狠狠的长哼一声。囊一下一下撞击着

 “宫老师,扭扭股让我看看。”部果真便大幅度的‮动扭‬起来,上下左右,看的小雄一阵晕眩。小雄实在不忍心让它无事可做,结结实实打了一下。

 丰腴的部随之颤抖跳动,白得发亮的上顿时秽的留下了红彤彤掌印。手感非常哪。“啊呀!小雄欺负姐姐了。”

 “宫姐,呀?”“…我喜欢你打我的股…‮劲使‬…‮劲使‬打我的大股…”小雄于是打的更用力了。“啪啪”的巴掌声回在室内:“宫姐,你是不是货?”

 “我是…我是…货真价实的…不知羞货…你死我吧…”“货,那就再叫大点声啊!你越,我越卖力。”能骂自己的宫老师是货,实在也是够的了。

 “啊…我的好小雄…小乖乖…你死我了…好啊…死我了…唷…我很…我…我要喝你的…我永远都属于你…我的心…小我的身…我的…我的大股…我的大子都给你…用力我吧…我的小…好舒服喔…好美…”

 宫老师不停的摇着头,肆无忌惮的大叫起来。“宫姐,小雄是不是比你老公好。”“是啊…你…比那死鬼厉害…你好会玩女人…我恨不得死在你身下…哎哟…”“够!我喜欢!”

 “我是…宫老师…正在挨…挨自己学生的大巴……小雄…你真会玩…大巴…得宫姐…好…宫姐喜欢…让小雄…宫姐的……我要你的…大巴…天天宫姐这个小的小…”

 此时的宫老师就像不烂的面团,在‮躏蹂‬下发着叫,把部左右前后狂扭猛摆着,疯狂的套巴。

 他们尽情绵着,已丝毫没了什么伦理观念,只有忘情的男女爱。小雄咽了口唾,只觉得喉咙发干,一股不可抑制的望从血中升腾起来,腹部紧在柔软的部上,疯狂的将巴往里顶,‮硬坚‬的挠着宫老师感的后庭:“啊…死你…死你这货…大巴…穿你的…看你还……”

 渐渐的雪白背部冒出了黄豆大的汗珠,不断滑落于地,就连没有多少汗腺的部也霪霪的了。“哼…好哥哥啊…小祖宗…饶了我吧…我真要被你玩死了…腿都软了…小被你的大巴玩坏了…哎…哼…”了会儿,宫老师实在是站不住了,只能哆哆嗦嗦的半趴在在沿上,凌乱的头发披散在上。小雄手往前探,抓住了她一只房,像挤般‮劲使‬着“啊…痛…别…别那么凶啊…我快不行了…”

 小雄全力捏起头“啊…别…别捏啊…好痛啊…坏…小子…好狠…心…”没想到在宫老师哀求声中,头竟然一烫。小雄重重的给了她肥一巴掌:“你不是很痛吗?怎么高了?”宫老师气吁吁,有气无力的说:“好痛…可是也好啊…”小雄简直‮奋兴‬到了极点:“你真是个的女人。”宫老师真有被倾向啊!“是…我是…一个女人…”“你是我的妈。”“啊…我是妈…随时…随时…等着主人的大巴…来我…的…”

 “还有眼。”小雄探出一手指,在道口抹了点爱,轻轻‮摩按‬着后庭,括约肌紧缩起来紧紧箍住手指。

 宫老师连忙用手挡住,紧张的回过头来,惊叫着:“哎呀…你要干什么…求你…我后面可从没过啊…会痛死的…”小雄巴,把头抵住了后庭,说:“那更好啊,妈,亲亲小,就让主人开了你的眼吧。”

 宫老师被小雄抵得直颤,只好费力的扭过头去,呻着说:“嗯…主人…你要慢点…轻轻的呀…我怕…羞死人了…”

 小雄扶住她的部,动着,试探向内抵入。初始很是艰涩,不亚于‮女处‬开苞,‮花菊‬蕾以剧烈收缩来抗拒,巴被紧紧箍住,甚是舒

 “太…太了…不要全部…进去…长…长啊…”宫老师拍打着,从喉咙里挤着颤抖的呻,娇嗔中带着羞赧:“哎唷…妈呀…可疼死…我了…冤家…你要死我啊…轻点…”她‮子身‬拚命扭着。大白股摇晃不已。小雄伸手到宫老师下,玩,舌头探入她耳内。

 巴缓缓头‮劲使‬前探。她不起了一阵抖颤,口中直。在菊蕾涨缩中,巴慢慢的进了半截,在肠壁上磨旋不已:“哎呀…别那么快…好涨喔…死了…”

 渐渐的,后庭有些松弛了。但每次入,仍得宫老师苦苦哼。她又回过身来,将手抵住小雄腹部,以阻止小雄用力的冲撞。

 “冤家,你的大巴…怎么还这么硬…我腿都软了…求求你…饶了我…快给我吧…我受不了啦…再来我会死的…不行…不行啦…我要死啦…”

 “妈,叫得再点,我把子给你。”“大巴宝贝儿…妈的…太渴了…把…给小吧…我是小雄的小…是的‮狗母‬…我整天想着…我是欠货…我不想活了…”

 小雄又紧了几下,用力往最深处去。头一阵酥麻。巴强有力的收缩起来,接着放开,再更加有力的收缩,最后一股浓浓滚热的从马眼飞快而出,直直的撞击在大肠内,然后是第二股,第三股…“啊…冤家…好烫啊…我…又高了…”

 小雄拔出巴,抱着宫老师躺到了上。她粉汗淋漓,嘴像水的小鱼般一张一合,不住娇吁吁,口角还着香涎。小雄把舌伸进宫老师嘴中,卷住粉红香舌,她舌头无意识的回应着小雄的‮逗挑‬。

 “嗯…小雄,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啊…”“唔,有点。你今天咋了?”小雄用力捏了把她的房。

 “羞死人了!我在下的一个箱子里找到一瓶药,不知道是那死鬼什么时候买的药,我看那说明很厉害,就不服气,吃了两片,谁知道还真不是吹牛,的我恨不得上大街上拉个男人来我,实在是太难受了,用凉水洗澡都不行,你就撞口上了!”

 “哦?这么厉害,给我瞧瞧!”“害人的玩意,叫我扔窗外去了!现在想起来扔了就对了,不叫那玩意,我也不会让你眼!”

 宫老师又活跃起来,眼神魅惑的盯着小雄,一只手伸到小雄,手指在被爱囊上游走,指甲轻轻刮部。忽然她开始舐小雄的头,浓密的乌发在小雄前移来移去。

 “刚刚眼很舒服吗?”“只要是你,哪里都舒服。”“坏死了,欺负人家…以后不许再那里了,现在都还疼…”

 “以后?今个还没干完呢,哈…”又是一阵疯狂的,宫老师不敢留他过夜,所以小雄在快12钟的时候离开了宫老师的家。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