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203章
  这些日子为了赶进度,许盈常常加班到深夜,有时候就不回去了,在办公室离支了个行军,小雄只要晚上没有课就陪她和向玫一起加班。

 实际小雄也帮不上忙,只不过就是摆个姿态而已。小雄无意中看到在卫生间的横杆上挂着一件小小的白色‮丝蕾‬三角,他忍不住把它拿了下来,好小的一件三角衩,薄薄的,软软的,用掌心就可以团起来,小雄不住想起了常常偷看的她那浑圆俏部,虽然看起来是那么轻盈,可是这小小的三角怎么可能把它包裹起来?如果穿上它,那么一定有两瓣白在外面,那该是何等的动人呢?这薄薄的白色面料,能否遮蔽住她的部呢?会不会可以看出淡淡的黑色阴影?如果她穿着这小小的三角趴在上,‮动扭‬那人的丰盈美,用她那醉人的语调昵喃着,喔,受不了了。

 小雄幻想着,‮体下‬不由自主地被这香的画面刺得膨起来,拿着那件小小的三角头凑到鼻子底下闻,一股清淡的肥皂香味,她的‮体下‬,是不是也这样的洁净,清香呢?小雄的另一只手隔着子捏着自已的‮体下‬…

 好久好久,小雄才缓和了自已的情绪,把三角原样挂回晾杆上,回到里屋。许盈坐在计算机前,似乎正打着计算机,可是小雄敏锐地发现她的细白的手指在发颤。

 仔细看她的脸,那白晳的皮肤简直变成了酱出的一截脖颈都像煮的虾子似的红红的,她微耸的酥急促地起伏着,她用力深呼吸,挣扎着捉回正常的吐纳频率。

 小雄心中一跳,她发现了吗?不会啊,虽然我没有关门,可是厕所在一进门的地方,从这个角度不可能…

 小雄忍不住扭头往洗手间方向看了一下,没问题,视线在回来的那一刻,忽地瞥见衣柜上那面大镜子,正反着洗手间的一切,老天啊,糗死了,你劈开一道地让小雄跳下去死了吧,小雄在洗手间的一举一动,通过洗手间的镜子反到这面穿衣镜上,从这个角度刚好看得清清楚楚。

 向玫在偷偷的发笑,小雄看了她一眼,她吐了吐舌头,站起来说:“我饿了,去买点吃的,你们谁要?”小雄和许盈都摇‮头摇‬,向玫从小雄身边走过时候,伸手在小雄的裆上摸了一把。小雄的心“嗵嗵嗵”地跳起来,眼角偷偷地看了许盈一眼,她的脸上没有怒意,一排细白的牙齿轻轻咬着,那种忸怩的表情,那种女孩漾的羞意,真是死人了。

 心一横,原本隐藏的爱慕,在被发觉的这一刻,已经无所谓秘密了,小雄想吻她,小雄想抱她,小雄想…就算她不同意,小雄猜她也不会叫别人知道。这份认知使小雄鼓起了勇气,小雄坐到向玫的椅子上,对她说:“许姐…”

 “啊…”许盈的‮躯娇‬猛地一震,可能她心如麻,这半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电脑上敲些什么,小雄一叫她,她像被电了一下子似的惊跳了起来,说:“什么?”

 她那双不戴眼睛时微微眯起,总像是在向小雄微微地笑的眸子只来得及闪过一抹羞,小雄已经深深地吻住了她的

 她的比小雄想像的还要香,还要软,有种清凉的甜甜的感觉。她的小嘴惊愕地张着,还来不及闭上,小雄的舌头已经伸进了她微张的口腔,绕上她那热热的、的、美味的小舌头,体会那种齿相接、相濡以沫的感觉。

 许盈傻傻地坐在在那儿,仰着‮子身‬,任小雄紧紧搂住她充清郁香气的人的‮子身‬,一副完全不明了自己身在何处的若睡似醒的神态,娇憨的表情中,扇弧形的眼睑半掩着星眸,透出慵懒恍惚的眼波,小雄从不晓得清新纯洁与魅惑可以同时并存于同一具躯壳内。

 “别,小雄,你…别…”她似乎醒过来了,扭转了头‮劲使‬地用小手推小雄,不知怎么,‮奋兴‬中小雄感觉到她娇美的身上散发着奇幻人的引力,她的味道真好,一股细幽、淡雅自然的芳泽从发肤之间泌出来,透着甜香,鲜如初早放的兰芷,那是专属于年轻女子的馨恬气息。

 小雄搂紧她不放,她的挣扎使椅子倒在了地上,虽然关着门,她还是全身一灵,不敢再挣扎了,被小雄拥抱着退了两步,低声地哀求说:“小雄,好弟弟,好哥哥,求求你,别闹了,我…”

 这间办公室不是很大,她向后一退,腿窝碰到了她的边,整个人都倒在了上。小雄像是被磁石住的铁,一刻也舍不得放开她,随着她的跌倒,在了她的身上。

 由于有小雄的‮体身‬着她,小雄可以一手控制住她左右闪避的头,去亲吻她的小嘴,另一只手在她身上摸起来,小雄说着:“许姐,你太可爱了,真的,我好喜欢你,我做梦都想着你,给我吧,我爱你,给我。”

 许盈气吁吁地推小雄,一边轻叫着让小雄走开,可是挣扎了一阵没了力气,小雄纹丝不动,反而她‮体身‬的‮动扭‬强烈刺了小雄的茎硬硬的,热热的向上起,贴在小雄的‮腹小‬上,连小雄自已的腹部都感到了它的热力。

 小雄的在她的小肚子上,她立刻便感觉出了那是什么东西,她的脸更红,可是‮子身‬反而不敢‮动扭‬。

 小雄的手伸进了她的上衣,‮摸抚‬着她的房。她的房给小雄一种娇小的感觉,就像一对可爱的鸽子,皮肤光滑极了,那小小的头在小雄的抚下竖立了起来,呼吸变成了娇媚的呻,上衣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小雄解开。

 她在小雄的抚‮身下‬体发出一阵阵轻微的颤抖,用同样颤抖的糯甜的声音哀求小雄:“求你,锁上门,被人看见。”小雄心中大喜,趁机威胁她说:“我关上门,你不许耍赖?”

 她红着脸蛋,委屈地点了点头。现在对别人闯入的恐惧,使她放弃了一切矜持。小雄跳下,跑去飞快地锁上门,然后又跑回来,猴急地跃上。许盈红红的脸蛋感极了,她娇羞地抱着被子,战战兢兢地看着小雄。

 小雄一把搂住她,温柔地说:“许姐,我发誓,我是真的非常喜欢你,你是那么可爱,那么人,有时候,我忍不住,一个人躺在上,想着你的模样…给我好不好,我…我不想伤害你,如果你讨厌我,我宁可不碰你,真的,你愿意和我…和我…”

 她捂着绯红的脸蛋,以一种难以察觉的动作轻轻点了点头。小雄心中充了柔情,温柔地凑上去,在她的颊上轻轻一吻,拉开她的手,她的目光离,含着绵绵的情意。小雄的手指轻轻地抹过她的红,脸颊,轻轻握住了她美丽的房。许盈“嗯”了一声,‮子身‬感地一颤,肢有些绷紧。小雄翻个身,将软绵绵、香馥馥的柔躯在自己身下,端详着她,低声地笑。她羞意略掩,好奇地问小雄:“你笑什么?”

 “我笑,是因为我正拥抱着世上最可爱的女人,最让我心动的女人,我笑,是因为这个女人前两天还主动吻我,现在却像个可怜的小白兔,要被大灰狼吃掉了。”

 许盈的脸蛋红馥馥的,她咬了咬嘴,那种妩媚的表情,十足一种成女人的风情。小雄凑近她的耳边,大胆地说:“我笑,是因为…我的大巴要进许盈的小,要和你连成一体,要让你柔软的体…“啊!”许盈浑身躁热,被小雄大胆的拨刺脸发热,无地自容,她闭着眼,伸出小拳头捶小雄的口,娇嗔地叫:“不许说,不许说,羞…死人了。”

 小雄不断地亲吻她的俏脸、红,脖子,她情思模糊之际,开始轻抚捏她如同白缎子似的酥着她情渐起的绵绵目光,一只手突然伸进了她的子。

 “嗯,不要…”许盈不安地‮动扭‬‮腿大‬,小雄的手指掠过平坦的‮腹小‬,按到了她的部。由于子很紧,小雄的手在里面,只有手指能动,而她更是无从闪避。

 小雄耐心地吻她,手指碰到柔软的,感觉她的并不多,小隙是紧闭的,小雄的食指进去,沿着隙向下探到道口,许盈的的,滑滑的,已经分泌了许多粘滑的体,小雄的手指沾,在她滑柔的小里轻轻动了一阵,然后上移到道口的小豆豆上轻轻按着,她发出一声含糊的呻部轻轻动起来,小雄见她对此很是感,于是就时轻时重地搔起她的核来。

 许盈的脸上有点红晕,眼睛润起来,所以看起来水汪汪的,朦朦胧胧,非常人。被小雄扒开上衣,罩的着,那雪白的部肌肤,有两团高耸的曲线,美玉似的房曲线非常柔美,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小雄的手几乎可以一手掌握,整个坚房握在手里,那种感觉是非常美妙的享受。

 两颗粉红色的头,在曲线的最高峰晃动着,像两颗红的樱桃。小雄的嘴含住一只,住整个晕,向嘴里,许盈的‮躯娇‬被小雄得一阵颤抖,小蛮向上了起来。

 粉的肌肤滑腻腻地蹭着小雄的脸颊,真是太人了。整个头沾了小雄的口水,许盈双眼微合,朱微启,已经陶醉在小雄的‮抚爱‬中,所以当小雄光了衣服,拉过她的小手摸索他的巴时,她似乎才清醒了过来。

 许盈充爱意的目光,离地看着小雄高高耸立的巴,轻轻套着,她的小手柔软,皮肤滑,摸在上面酥酥的,舒服极了。

 小雄贴在她耳边说:“亲爱的盈盈,哥哥的巴大不大?”她娇嗔地在小雄背上打了一下,说:“坏蛋,不许说这种话。”小雄涎着脸笑,说:“好,不说巴,盈盈姐正握着的那个什么什么东西大不大?”

 她忍不住笑出了声,随即发觉太不好意思,把头埋在了小雄的怀里,说:“少臭美了你,小的像…像牙签…”小雄听了她‮情调‬的话,更加激动,说:“好哇,那你要不要用小雄牌牙签剔一剔牙呢?”

 她听了脸色涨红,羞不可抑,可是嘴里不服软地说:“敢?看我不给你咬下来。”小雄忍不住,说:“咬下来,我的盈盈用什么?不是要死了?”

 许盈听了“嗯”地一声娇,简直羞得无处藏身。小雄对她说:“宝贝,坐起来,我替你把衣服掉。”

 她红着脸顺从地让小雄光了衣服,又偷偷瞄了瞄小雄的巴,含羞转过身去,趴在了上,把光滑粉的后背和圆嘟嘟的粉朝着小雄。

 那俏的美简直就像个大水桃,从部往下,夸张的曲线向左右延伸,倾泻成浑然天成的优美和感。小雄忍不住趴下去,在她的美上亲了一口,又克制不住地在股尖上咬了一下。她“啊”地一声娇呼,抱住她美丽的部,眼波盈盈一转,白了小雄一眼,嗔道:“你要咬人呀?”小雄情意绵绵地说:“盈姐,你的股实在是太美了,太香了,我真想把它吃下去。”

 许盈被小雄‮逗挑‬的泛滥,加上原本就和小雄很要好,已经不再那么羞涩和拘谨,她大胆地了一下股说:“好呀,你吃呀。”

 小雄被她渐渐出的风情拨得不能自已,一下扑了过去,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亲昵地叫:“许姐,许盈,盈姐…”

 “嗯?”她妙目转,以问询的眼神看向小雄。可小雄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她光滑美丽的体上,情意绵绵地望着她,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她被小雄的爱意感动了,也忍不住反手抱紧了小雄,低声对小雄说:“小李,小雄,我也很喜欢你,我也…喜欢你…”她闭上双眼,不再看小雄。小雄用脚尖轻轻分开她的腿,对准她那人的口轻轻一顶,她忍不住“啊”了一声,紧紧地抱住了小雄,其实小雄的巴只是顶在了她的小口,并没有进去,许盈只是过于紧张了。

 当小雄的头碰触到那软软的、热烘烘的时,一种触电的感觉从小雄的巴传送到小雄的大脑,小雄‮奋兴‬极了,当小雄的巴慢慢地往前没入,一种极舒适的温度正柔地环抱着小雄,那紧密的、滑腻火热的触感令小雄酥麻得几乎要融化掉。

 小雄一寸寸地入,许盈紧张地抱着小雄的背,一个劲地低叫:“轻点,啊,轻一些,慢点,嗯…”整大的巴都进了她那小小的,密闭的眼,齐处小雄俩的彼此接触着,有点酥的感觉。

 小雄用力一顶,许盈啊地一声叫,股向上抬了一下,刚刚舒了口气的她又紧着叫:“轻点,轻点,”随即觉察了小雄的恶做剧,嗔怒地打了小雄一下,羞笑道:“小坏蛋,捉弄人。”

 柔里的快越来越高,许盈的小水越来越多,小雄轻轻地支起‮子身‬,动起来,开始她还紧张地拉着小雄的胳膊,喊小雄慢一些,一会儿,她就松开手,媚眼离地呻起来,她开始‮动扭‬着自己的‮子身‬,嘴巴也张开了,口里面不停地发出“哦…”的呻声。小雄的速度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大“啪啪啪”地干着她,她轻轻蹙着秀气的眉毛,小嘴微张,也‮奋兴‬了起来,在小雄的身下不停地颤抖,发出阵阵甜腻的叫。了一会儿,小雄拔出自已的巴,跳到地上,对许盈说:“盈姐,到边上来。”

 “干嘛?”她一边问,一边顺从地往边挪。小雄等不及,捞起她一条粉莹莹的‮腿大‬,把她拖到边沿,让她侧身躺着,两条腿并起来,蜷在一起,漂亮的大股有一半悬在边,两瓣股中间的小隙和成水平线横在小雄的巴面前,粉丰腴的夹得紧紧的。

 小雄按着巴对准进去,又一下下地了起来,每次两条‮腿大‬都能碰到她两瓣丰盈的部,小由于‮腿双‬夹紧,那种快也是越来越强。

 许盈被小雄干得一对房一下下的摇晃着,妖娆的‮躯娇‬被小雄撞得微微的上下颠动,十分感的花蕊也更加刺着她,纤巧的细小小的,而部却因此显得十分‮大硕‬,被小雄顶动得瓣一动一动,夹在间的眼也隐隐若现。

 这时许盈的呼吸已经越来越急促,俏脸涨得通红,娥眉轻蹙,美目微合,嘴里呻着,显然已经进入了状态。她轻声地呻:“啊…雄,我好舒服,嗯…‮劲使‬,嗯…不行了,啊…爱死你了…好弟弟…快点吧…还没完啊…”她的叫伴着小雄每次入时的“咕唧”声,令小雄的精神持续亢奋,小雄也一次比一次卖力。

 终于,小雄也忍受不了了,用巴顶住她的户一阵猛烈的送…然后一声闷哼,小雄猛地往前一扑,一把抱住了她的纤,把她的部紧紧地顶在小雄的间,让尽情的到她的小里,滚烫的在她的体内融合、奔跑。

 感受到小雄巴在她体内的一阵阵律动,她的‮躯娇‬忍不住随着小雄巴的每一下跳动而颤抖,嘴里用家乡话说了句什么,小雄没有听懂,只是觉得叽哩咕噜,又轻又脆,语速很快,非常好听。

 小雄住上一倒,搂着她的躺在她身后,心满意足的贴在了她柔若无骨的‮体身‬上,让她的股顶着小雄的‮腹小‬,手放在她的房上,她的房此时汗腻腻的,心跳的很厉害。

 过了会儿,许盈拍开小雄的手,娇嗔地回头白了小雄一眼,到洗手间去洗浴,小雄懒洋洋地翻身躺在上,又是舒服,又是疲乏。

 过了半个小时,她披着件浴袍从洗手间出来,头发漉漉地披在肩上,部以上,光滑的香肩在外面,束紧的浴袍下,房的位置微微鼓起,由襟口下望,半隐半现的圆润酥划出一道人的沟线,下边出一双白纤秀的小腿,腿型很美。

 此时她的打扮已不再是那种小女生的样子,有种成的、风韵十足的‮妇少‬味道。她看到小雄仰躺在上,动也不动,下的软软的,垂头丧气,忍俊不“扑哧”一声笑了,妩媚地横了小雄一眼,说:“小坏蛋,还懒在这儿干吗?欺负完我了,你还不足?快滚蛋吧。”小雄故意用有气无力的声音说:“唉哟,盈姐太厉害了,小雄已经尽人亡了,再也动不了了。”

 许盈脸蛋红馥馥的,娇嗔地皱了皱鼻子,挪揄小雄说:“哟,就这点能耐还欺负女人哪?”小雄讨好地说:“谁叫我的许盈那么可爱,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爱上你了,在你身上,小雄怎么舍得留下一丝力气?”

 许盈还是有点害羞,不太习惯小雄的调笑,偏转头去说:“好了,好了,大少爷,快回你的家吧,别被人发现了。”小雄向她撒娇说:“不要,今晚我要抱着你睡。”

 许盈吃了一惊,说:“什么?那怎么行,明天被人发现你在我这,我还怎么见人哪?”她双手合什,打恭作揖地哀求小雄说:“好弟弟,好弟弟,快回去睡觉吧,好不好?明天还要工作呢。再说了向玫出去买吃的,一会儿就回来了!”

 “大姐啊,你醒醒吧!你以为她是真的去买吃的吗?”“啊!死丫头,敢出卖我!”许盈故作咬牙切齿的模样“你还是走吧!明早让你的属下看到不好!”小雄眼珠一转,说:“嗯,这样啊,那你得再和我做一次。”许盈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惊奇地说:“啊?什么?不会吧,老弟,你…才刚刚做过耶…”

 她回头看看墙上的钟表,说:“都十点半了,求你快走吧。要不…我下回…”小雄坚持说:“不要,我想你想了那么久,总算您观世音菩萨今天善心大发,我现在走了,一晚上想着你睡不着觉,不是被你害惨了?”

 许盈听了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咬着嘴瞄了瞄小雄的‮体下‬,嘴角带着一丝嘲笑,说:“大哥,不是吧你,你那里…那么软,怎么做呀?”

 小雄狡黠地对她眨眨眼,说:“那就要看我亲爱的许盈姑娘,有什么办法让它站起来喽。”显然,她明白了小雄的意思,脸一下子又红了,鼓着腮帮子说:“不要,少臭美呀你,我才不要碰它。”

 小雄逗她说:“那你碰没碰过呢?很好吃的呀。”她啐了小雄一口,说:“好吃个。”见小雄赖着不动,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上辈子欠你的。”见小雄还躺着不动,在小雄腿上拍了一下说:“还不去洗洗?可恶的小坏蛋!”

 小雄听了大喜,喜孜孜地跳下,软软的在‮体下‬间一阵晃,惹得许盈又是红霞上脸,咕哝着说:“恶心巴拉的。”小雄嘻嘻一笑,在她丰盈的部“啪”地拍了一下,引得她娇呼一声,这才跑到洗手间去。等小雄洗干净了回到房间,看到她盘膝坐在上,手托着香腮,若有所思地望着小雄。小雄嘿嘿一笑,说:“盈姐,我可是洗得非常干净哟,打了两遍香皂。”

 “真…的吗?”许盈灵透可爱的秋波漾出狡黠的亮彩。小雄说:“是呀,是呀,真的打了两遍香皂啊。”黏可人的甜笑跃上她脸蛋,她悄悄爬向小雄,那猫一般可爱的动作让小雄一阵痴,她的动作使口暴出大半片雪肌。

 “不用…这么‮奋兴‬吧?”小雄正觉得不对,她已经扑过来,一把抓住小雄的手臂,在小雄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当然,她还是很有分寸的,小雄只是痛了一下,胳膊上留下两排整齐的牙印。

 许盈恨恨地瞪了小雄一眼,说:“用我的香皂洗你那个东西,我明天怎么洗脸啊?”小雄哭笑不得地说:“老姐,没关系吧,你一会还不是要含在嘴里?明天洗洗香皂不就行了?”

 她脸红了一下,板着面孔对小雄说:“不管,不管,明天把你的香皂给我拿来用。”小雄举手投降,说:“ok,ok,天大地大,小雄的盈姐最大,谨遵吩咐,好了吧?”

 许盈得意地一笑,捏了小雄淋淋的一把,又忽然狐疑地问小雄:“真的洗干净了?”小雄挫败地说:“i服了you,真的了啦。”许盈莞尔一笑,神情妩媚之极,柳枝般的柔臂随即盘上了小雄的脖子,浴袍随着口上下起伏着,随着小雄的‮抚爱‬和亲吻,她的肌肤迅速升高温度,犹如被灼炽的发热体薰暖了凝脂。

 小雄的,自然而然移向最富有吸引力的磁场,那对可受的房。许盈的呼吸蓦然紧了,几不过气来。她的‮体身‬刚刚经历爱,所以很快地再度感起来。

 许盈呼出一口颤巍巍的息“别…还初吻哪,‮情调‬本事高竿的嘛。”她带着些醋意说。小雄笑嘻嘻地说:“本来就是…我和你的初吻嘛。”

 她抓住小雄在她白色的前抚的手,气吁吁地说:“你到底有过几个女人?”小雄的神情黯淡下来,真的不想骗她,但是又怕她接受不了,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许盈看出小雄情绪受到影响,想想自己也是的,问这愚蠢的问题干吗?凭小雄此时此刻的地位和财力,女人还能少了吗?她柔情万千地抱住小雄,安抚小雄说:“对不起,我不该问你…”小雄恢复了笑意,‮逗挑‬她说:“没关系,不管我有多少女人,最喜欢的还是你这个小娃!”她嘟起薄薄的嘴,娇嗔地问:“你说什么,谁是小娃来着?真难听?”

 小雄陪笑亲着她,轻轻搔她的,说:“你不是小娃,是我这个大狼,强迫你的,对不对?”

 许盈边带着一丝笑意,说:“这还差不多,你就是大狼,大狼,好一足,一会儿我要看你如何给我脚趾,唔…”她的被小雄的堵上了,小雄住微微上翘的嘴,一种旎的气氛弥漫在小雄们之间。许盈主动回吻着小雄,润滑腻的舌头带着一缕牙膏的香气住了小雄的舌,动作很熟练。

 当两条舌头忘情的互相探索的时候,小雄的手从她浴袍底下伸了进去,‮摸抚‬着许盈温润光滑的部,她的部是那么美好,光滑如玉,细如脂,但仍可感觉到的结实和柔软。

 她的一只手这时已抓住了小雄两腿中间起的,用手轻轻套着,时轻时重,纤白的手指随着套沾上了小雄出的。小雄息着搂住她的,说:“不行了,快帮小雄。”

 她不依地‮动扭‬着纤,吃吃地笑:“你这不是已经硬了吗?还它干嘛?”小雄拉着她成69式躺下,,执意将巴送进了她的小嘴,她搂住小雄的股,在小雄股上拍了一巴掌,这才含住小雄的起来。

 小雄试着想亲她的小,可是她嘤咛着不肯,直往后缩她的股,而且要她那里小雄必须弓着,低着脖子,也很吃力,小雄只好放弃,却用手抓住了她的一只脚。

 美丽的小脚丫在灯光下泛着白色的光泽,十足趾细长,趾肚圆润,刚刚修剪不久的趾甲保持着自然的光泽。

 用手指穿过她的趾,柔柔的很细腻,小雄在脚背上亲了一口,舌头在脚趾的趾肚上舐,她的缩着脚,但是被小雄紧紧攥住动弹不得。小雄的舌头从她趾间穿过,回转时把相邻的两个脚趾在嘴里裹“嗯…”她含着巴低低的呻。许盈的小嘴紧紧住小雄的巴,头部一动一动地套着,不时用舌尖小雄的马眼,那时酥麻的感觉最为强烈,其实由于小雄经常被口,所以小嘴的紧密度并不能带来很大的快,还不如她用小手套时快强烈,重要的是这么娇美可爱的女孩趴在小雄的间,用嘴小雄的巴,那种心理上的足感,使小雄不能自已,而且她还用指甲轻轻搔小雄的囊,那种酥的感受真使小雄浑身舒泰。

 快渐渐涌遍全身,使小雄渐渐有了望,这时小雄才猛醒到刚刚到她的‮体身‬内。小雄猛地坐起,吃惊地对她说:“糟了,刚刚我在你体内,会不会怀孕?”

 小雄一坐起,巴就从她的嘴里滑出来,她的舌尖上的唾上的唾混合,牵成一条长长的粘线,滴落在角上。她拭了拭嘴角,轻轻撇撇嘴“大哥,您才想到呀,刚才干什么去了?”

 小雄反身搂住她,轻轻着她的房,软语温存:“刚才哪忍得住?谁叫我的小盈盈那么美丽人呢?”

 她受不了小雄的麻劲,小雄的抚也使她的‮体身‬有些酥,她吃吃地笑着抗拒小雄的手,说:“得了吧你,就是嘴甜,放心吧,不想负责的小男人,我这几天是‮全安‬的。”

 小雄放心地抚她的‮体身‬,说:“是吗?小男人,哪里小?这里吗?”拉住她的小手按在直跳的巴上,她‮劲使‬地捏了一下,妖冶地笑:“就是小,就是小,小牙签,小牙签。”

 格格娇笑声中,小雄迅速把她得光洁溜溜,她认命地叹了口气,说:“唉,一会儿还得再洗一下,孩是好孩,命苦啊。”她的风趣、活泼,使小雄发现平常对她的认知是不够的,原来许盈是一个这么知情知趣、柔婉可爱的女人。

 小雄叫她以狗爬式跪在上,她横了小雄一眼,说:“从哪学来那么多鬼花样,拿姐姐我练手呐?”小雄哄着她说:“别老是姐姐、姐姐的好不好,你长得简直就像二十二三岁的女孩子,娇俏可爱!”

 看来许盈芳心里对小雄的奉承甚是满意,她笑盈盈地瞪了小雄一眼,忍住笑转身趴在上。圆股高高翘起,白的肌肤甚是人,小雄双手把玩着许盈那浑圆雪白的股,低声对她说:“我可不是拿你练手呀,是拿你练车呢,你是我心爱的宝马车,我还要拍拍你的马呢。”说着在她富有弹股蛋上拍了一下。

 “啊…”许盈轻叫了一声,咬着牙,嗔笑着骂小雄:“氓,采花贼。”小雄扶着硬的,对准她股中间的小顶了进去,一边送着,一边应声说:“采花贼来啦,来采许盈这朵花!”许盈轻啐了一口,没有说话,但圆润的股却合着小雄的,向后有力地顶着。

 小雄握着她的纤向身边拉,把整条巴齐进了许盈的粉的小里,并不时地齐顶入,然后轻轻摇着‮体下‬,研磨她的

 每当小雄使出了这一招,她的背部就绷紧了,股和‮腿大‬的肌也用起力来,嘴里丝丝地着凉气骂小雄:“混蛋,小混蛋,贼,哎哟,别磨了,酸死了,唉,不行了,腿好软。”说着‮子身‬就向下趴,又总是被小雄揽着,抱着她的小肚子提起来,接着干,许盈忍不住失声骂小雄:“混蛋李力雄,你个大混蛋,哎哟,我快被你作践死了。”

 小雄发觉她高兴时喜欢亲昵地骂小雄混蛋、坏蛋,却不像别的女人那样叫什么亲哥哥、好老公什么的,但是听着特别亲切,干起来也特别带劲。后来小雄想她这么骂趾甲,可能是在她潜意识里始终觉得比小雄大,把小雄当成个小弟弟的缘故吧。

 小雄扶着她的纤,下面的巴直的顶在她的沟里,快速地入,股左右摇动前后挑,恣意的狂着!

 许盈的纤如同春风中的杨柳枝,款款摆动,丰盈的部被小雄挤得像面团似的捏扁圆,小小的眼紧紧闭合着,却因小的牵动而不断地扭曲,变形,看在小雄的眼里,那小小的浅褐色‮花菊‬蕾,就像在朝小雄抛着媚眼似的。

 此时的许盈被小雄干得粉颊绯红,小里的烈地动收缩着,紧紧地将小雄的箝住,套紧,使小雄的头一阵阵酥麻,小雄也奋起神勇疯狂地送,使她娇美的身躯被小雄撞击得冲出去,又被小雄拉回来。许盈“哼…哼…”地轻哼着,有气无力地说道:“坏蛋…坏家伙…你…你吃了什么,什么…东西…怎么…这…这,这么大劲…哎呀…呀…饶了…小雄…吧…”

 小雄不再说话,呼呼地着气,不停地送。许盈的‮身下‬传出“扑哧、扑哧”的水声,她的房也在前晃来晃去,如果不是小雄紧紧抓着她的,她已经瘫软下去。

 许盈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脚酥软,股蛋上的肌搐着突突跳,再也忍不住颤声哀求:“不行了,好弟弟,小雄,快点吧,我快被你搞死了,嗯,我要死了。呀,我不行了。”小雄出了巴松开她,她长长出了口气说:“终于完…”

 话还没说完久被小雄翻了过来,扛起她的‮腿双‬,大巴又进来了。“哎唷…你咋还…没完啊…难怪向玫向沁让你搞的服服帖帖的!哦…混蛋…”“你…说什么?”

 小雄心神一震,她刚才提到了向玫和向沁。“哦…氓…混蛋!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你…和那姐妹花的事!啊…你想搞死我啊…哦…”小雄见她既然知道自己和向玫姐妹的事,还肯让他,心里很感激,就加快速度,一边,一边又去舐她的脚趾…

 又过了十几分钟,许盈的叫声渐弱,小雄的头也传来阵阵酥麻的快,小雄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巴上,拼命地,口里大叫道:“好姐姐…快用力…夹紧…我…我要…要出来了…”

 听了小雄的话,许盈鼓足最后的气力,扭着纤,拼命地往后股,汗涔涔的脊背上发丝凌乱,粘贴着肌肤。

 “啊!好姐姐…好舒服…哇…我…我了…”小雄紧紧地抱着许盈的体,全身不停的颤抖着,关释放着全部的热情,突突地进她的‮体身‬,小雄着她身上,呼呼地直气,她也息着,两人的‮体身‬叠在一起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不已。

 过了好久,软软的巴逐渐缩小,从她的体内滑出来,小雄才向旁一翻身,仰面躺下,许盈仍然躺在那儿,软软的,一动也不动。小雄呵呵地笑了两声,无力地伸出手在她骨上拍了拍,说:“怎么啦?美人,受不了了?”

 她从鼻子里娇慵地哼了一声,有气无力的样子可爱极了。过了好半天才懒懒地说:“你好厉害,我不行了,现在一动也不想动。”

 她转过脸,波光潋滟的眸子朦朦地看着小雄,也不知道焦距有没有对在小雄身上,脸上挂着浅浅的,疲乏已极的笑意:“你怎么跟驴似的,这么大劲呀,快累死我了。”

 小雄说:“奇怪了,我是动的那个,你只是躺在那儿,怎么比我还累?”许盈哼哼着说:“你懂个,别问小雄,累死了。”

 小雄得意地说:“怎么样,服不服?要不咱们再来?”她连忙摇了‮头摇‬,说:“别,别,你可饶了我吧,再来我就要累死了。”

 小雄‮摸抚‬着她是汗水的后背到纤、翘的曲线,体贴地说:“宝贝,我抱你去洗澡啊?”她哼了一声,说:“算了吧,你别再兽大发,我又要倒霉了,现在你足了?快滚回去吧。”说真的,小雄也累得快睁不开眼了,只好嘿嘿地笑着,穿上衣服,摇摇晃晃地往外走,临走时问她:“你还不去洗一下?”她娇了一声,说:“人家累死了,再歇一歇。”小雄下楼开车回到家里,简单冲洗了一下,就像死猪一样睡着了。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