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204章
  第二天早上小雄睡过了头,这一觉睡到上三竿,等他睡足了从上爬起来,一看表居然九点半了,洗漱完毕,饭也没有吃就直奔公司,施施然到了许盈的办公室,推开门,看到她正坐在计算机核对数据,见到小雄进来,关上了门,她的脸红了一下,也不看小雄,一边看着计算机,敲打着键盘,一边说:“才起来呀,大爷?”

 小雄困窘地笑着说:“嗯,累过劲了,饭还没吃呢!”她咯儿地一笑,忙又板住脸说:“该!谁叫你没完没了,饿死你才好。”

 小雄看到她穿了件合身的细蓝格衬衫,红色热,显出细,和丰盈的美俏腿,而且脸上的表情也似嗔还羞的那么可爱,忍不住凑过去,在她颊上亲了一下,说:“嗯,真香,饿了我就吃你,才不怕呢。”

 许盈瞪了小雄一眼,小声说:“大白天的,别这么随便,万一…”小雄说:“没关系,本来就不大有人来,我把门锁上就行了。”她急忙说:“不行,你锁上门,人家不是更怀疑了吗?”

 小雄在她的口摸了一把,涎着脸笑道:“我有办法,用向玫的电脑放上电影,有人来了,开了门也只以为我们是在看电影,怕大家看见,不会怀疑的。”她红着脸,呐呐地说:“可是…可是…大清早的,你就…你还有没有够呀?”

 小雄望着她羞红了的俏脸,这才恍然大悟,哈!原来佳人会错意了,以为小雄又要…小雄苦笑了一下,促狭地对她说:“盈姐,如果你还想要,我一定鞠躬尽粹,死而后已,可是…我不知道自已现在行不行耶。”

 她这才知道被小雄耍了,羞窘不已,抬手就要打小雄。小雄一把抓住她的手,放在嘴上甜蜜地吻着,她脸颊红着,盈盈的眸光情意绵绵地看着小雄,说:“你呀,没吃饭还这么精神。

 喏,向玫说她早晨离开你家的时候你还没起,你十点还要开会,我就估计你要来不及吃饭,出去给你买了份肯德基,牛还是热的,快吃吧。”

 “向玫昨天没在我那啊!”小雄辩解道。“我又不是吃她的醋,你急什么?她昨天离开这里就去你那了,只不过看你回去那么疲劳,她没去打扰你,在你二姐房间睡了一宿!”许盈红着脸说。

 “你为什么不吃醋?”“唉!她认识你在先,是我夺人所爱!”“你们都是我的心肝宝贝儿!不存在谁夺谁的爱!”

 “你…真是现代的韦小宝啊!贼!”小雄接过她给买的东西,心中真的充了感动,小雄感激地又亲了她一下,望着丰盛的早餐,故意苦恼地叹了口气,一言不发。她果然上当,紧张地对小雄说:“怎么?不对你的口味?我…我以前看到你买过一次,还以为你爱吃,所以…”

 小雄沉重地摇了‮头摇‬,用悲伤的目光望着她,说:“盈姐,你听说过一句古话吗?”许盈讷讷地问:“什么…古话?”小雄慷慨昂地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如今,小雄受了你这么大的一杯牛,要涌多少杯的嗯…,才能够还上啊?”

 她张着嘴,莫名其妙地重复了一遍,忽然明白了过来,脸红如火,抬起玉腿就要踢小雄,恼得羞骂:“你这个混蛋,早知道饿死你好了,还…还什么…”

 她吃吃地说不出来,小雄嘻地一笑,揽着她的细,让她的俏坐在小雄腿上,命令道:“盈姐,你喂小雄。”她挣扎着羞道:“别,快放开,要死了你,要是进来了人,我先宰了你这混蛋,再切腹‮杀自‬。”

 小雄哈地一笑,忙跑过去锁上门,又把她抱在怀里,抚着她娇小俏房说:“好姐姐,快喂吧,我吃了要去开会,不然就着你不撒手,到时候秘书楼找我,一但找到这里…呵呵”

 她无奈只好羞答答地坐在小雄怀里,喂小雄吃东西,小雄呢,则一边上下其手,‮逗挑‬得她娇吁吁,一边闻着她身上的清香气吃了平生最旎的一顿早餐。

 今天的会议主要是有关广告和产品的名称商标的事情,舅舅坚持用本地的广告公司,大桃的意思是平面广告用当地的,影视广告用‮海上‬或北京的。

 舅舅说:“用‮海上‬或北京的广告公司,费用太高,我们的产品还属于试销期,投入太多的广告费划不来!”

 “正因为我们是试销期,才要在广告上大做文章,在‮央中‬级的电视上做广告,我想大家都知道原来的秦池酒,只在地方上小打小闹做广告,出了省没有人知道秦池酒,后来在‮央中‬台黄金时段夺得表王,一时之间秦池的销量仅次于茅台五粮等八大名酒!所以我坚持我的意见!”

 小雄看他俩坚持不下,就站起来说:“这样吧!我也认为用‮海上‬或北京的广告公司好一些,我们现在到没有实力去争表王。我找找关系,尽量广告做的要有创意精美,还要省钱!嗯…平面广告这块,我觉得也不用出去找人做,路部长,”

 小雄指指在作记录的阿信说“我看过阿信给她开餐馆的朋友做的一份宣传图片,非常好,非常有时代感!你不妨让她试试!做好了公司有奖励!”

 小雄坐了下来说:“这个广告的问题就这样了,好不好?下面路部长你把这些日子征集来到产品名称和商标给大家汇报一下,大家讨论讨论,眼看我们的产品就要上市了,打广告时候不能产品还名字吧?”

 名字是千奇百怪,什么“琼浆玉”、“后宫粉黛”、“绝代佳人”、“贵妃茶”、“丽人早茶”

 …等等。舅舅摇着头说:“我们的产品是面向大众,低端消费,让每个女都来喝它,不是只给名门淑女,大家闺秀,白领丽人喝的,所以我看名字起的通俗一些,就象现在市面上的‘太太口服’就很好!”“不错,我同意王副总的意见!”小雄点头说。

 “我也同意!”大桃说“名字太花哨了也容易吓跑低端顾客!”

 “是啊!大家想想吧!谁的建议被采纳,给于奖励是绝对没问题的!”阿信语言又止的神色让王副总看到了,王副总笑着说:“阿信好像有话要说啊!”“没关系,阿信,说吧!”小雄笑着看着阿信。阿信不好意思的说:“都是高层领导,我…”“没关系的,少爷让你说你就说吧!”邢部长说。

 “我说了啊,他有太太口服,这中口服也不是每个女人能消费的起的,而我们的产品是应该一杯解乏,十杯养身的,不必那么麻烦,就简单的叫‘老婆茶’或‘妈妈茶’就好了!”

 真是让在场的人刮目相看啊!沉寂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谁带的头大家为阿信鼓起掌来。“啊!一杯解乏,十杯养身!多好的广告词啊!”小雄拍案叫绝。

 “你的老婆茶,妈妈茶想法很好,但是别忘了还有很大一部分未婚的女人啊!”王副总说。“那就叫‮女美‬茶好了!”阿信笑着说。

 “啊,大家看看‮女美‬茶这名字咋样?”呵呵,与会者全体通过,接下来的商标图案也顺利的定了下来,会上大桃建议广告的监督就由阿信去作,大家也没有意见,让阿信十分‮奋兴‬,当场表示绝不辜负集团的信任。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银安牌“美人茶”上市了,提前打出去两天的广告让全国的女同胞好个等待,一块五钱一带的软包装很快在各大超市被一抢耳光。

 各地的信息反馈是要货,大批量的要货…但是厂子规模有现,出现了走后门买“美人茶”的现象。于是公司组织大家到一个俱乐部去玩,吃完海鲜大餐,大家到楼上玩保龄球,小雄的技术一般,而且不太喜欢这种活动,扔了两回,就干脆坐在椅子上喝着饮料看别人玩。

 许盈好像很喜欢这种活动,她那天玩累了,去外套穿着件粉背心,牛仔短前一对小玉兔一跳一跳的,可爱极了。每当她小跑几步,微微下蹲,扭,作势抛球时,那美丽的小股就紧绷在短里,曲线优美极了。

 她的一双粉光致致的玉腿,浑圆得像玉柱似的,在两条管中延伸出来,那种线条和颜色,是小雄无法以笔墨形容出来的美妙和感。

 小雄对她那曼妙人的部简直着极了!那晚,小雄抱着她坐在爱天地的卧室里,电脑前的椅子上,她光着股坐在小雄怀里,小里缓缓套着小雄的巴,部起起伏伏,都落在小雄的腿上,这样小雄可以充分感受着她部肌肤的粉和光滑。

 同时小雄还一边上着网,当一位许久不见的朋友在qq上问小雄正在哪里时,小雄告诉他正在做,有一个美丽的女孩正坐在他怀里,套着他的大巴,害得许盈马上去抢鼠标,可小雄已经用快捷键发了出去,羞得她脸红脖子的,捂着脸好像没脸见人了。

 不过那位仁兄看来并不相信,立刻打了一长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过来,然后关心地劝小雄去找个‮姐小‬,最后还煞有其事地告诉小雄哪里是有名的‮姐小‬聚集区“切,卖知识,本市的事还用他来告诉我?”

 当小雄以不屑的口吻说出这句话时,许盈立刻拎着小雄的耳朵问小雄有没有找过‮姐小‬,小雄只好老实待,不是不想,只不过胆子太小,怕被‮察警‬抓,所以从来没找过,她这才有点沾沾自喜地放过小雄,威胁小雄说,如果小雄找过‮姐小‬,以后就不要碰她,恶心死了。

 那晚小雄提出要玩玩她的眼,因为小雄真的上她的部好久了,如果不玩一次,就像没有真正享受过她的股似的,虽然小雄甜言语哄得她很开心,可她就是不肯,后来几次小雄得急了,她显出很不开心的样子,小雄只好乖乖作罢。

 时间过得好快,一转眼就到了腊月二十八了,她的任务完成了,该走了,她的神情有些忧郁,小雄的心里也很难受。晚上作完爱,小雄抱着她,冲动地要她留下,留在本市,小雄说要娶她,可是她还是拒绝了。

 她伤感地对小雄说:“我们的爱情只是空中楼阁,一个寂寞的知识女和一个喜欢渔的男孩的情感渲泻,是没有实际基础的,我比你大,而且在遥远的南方,在云南丽江,我这次是到北京向我的导师论文,被抓了差,如果不是导师让我来帮忙,我是不会到这里来的,那片山水间,有我的父母、我的亲人,我的,我不可能留在这里!”

 她抚着小雄的泪,温柔地亲吻着小雄说:“我已经离过一次婚了,不想也不愿用这件事束缚住我们彼此的人生,如果有一天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我们彼此伤害,我宁愿在彼此的心里留下一份美好的回忆!”

 小雄默然,她的想法比小雄成,尽管小雄是那样地恋她,可是小雄知道小雄没有理由留住她,那晚,她破天荒允许小雄留在她房间里,她们相拥着直到天明,在睡梦中小雄还紧紧地抱着她,不舍得放开。

 在第二天中午为许盈送行的酒会上,现象很伤感,酒会还没有结束,许盈就回到办公室。不久,小雄就悄悄溜了进去,他们紧紧相拥,痴地吻着对方的,想把对方的味道深深印在自已的脑海里。

 电脑里播放着轻柔的音乐《月亮代表我的心》,那深沉伤感的女歌手磁的声音感动了他们两人。

 当她站在窗前下衣服时,一头长发,秀气的面庞,尖翘的房,苗条的技,修长的‮腿大‬,还有她那美绝伦的部,形成一副精灵般的美丽剪影。

 小雄紧抱住她温滑如玉的柔软体,把‮硬坚‬的巴深深地刺入她的‮体身‬,酒后的兽使小雄暴地狂干着她,她热烈地配合着小雄,丝毫不加反抗,她的俏脸成了粉红色,映在淡淡的月光下,显得多么妖媚,那双深情的眸子,在小雄送时一瞬不瞬地盯着小雄看,她俏嘴微张,模模糊糊的发出的呓语。

 小雄更猛烈的捏住她的房,让巴尽情的在她体内送,她也扭摆着肢,发出嗯的叫声,温柔的小手时时替小雄拂开因为汗水粘在他额头的发丝。

 当小雄终于在她体内蓬地爆发时,觉得整个人仿佛爆炸成了亿万片碎片,飞洒向浩翰的宇宙。

 这是天地间至高无尚的享受,男人和女人彻底的结为一体。当小雄躺下,稍稍平静下来时,朦朦胧胧间感到一双纤细的手在小雄身上游走,一股幽兰清香也淡淡飘来,紧接着润温暖的口腔含住了小雄的巴,她温柔而有力地着,直到小雄的具再次高高地立起来,然后举手拂开披散在脸上的秀发,轻轻俯下了‮子身‬,把她美俏的部高高地昂了起来,轻轻对小雄说:“雄,小坏蛋,来吧,姐姐这里谁也没有给过,今天姐姐交给你了。”

 小雄吃惊地望着她,她用温柔的目光看着小雄,微微地笑着,说:“你不是一直想要姐姐这里吗?今天姐姐给你,就算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盈姐,”小雄感动地抱住她,久久说不出话来。她展颜一笑,打趣说:“怎么?如果不想要,姐姐可就要起来了,不许后悔哟。”

 小雄抱着她那让他痴的美丽部,怀感激地凑上去,亲吻着她部每一寸粉的肌肤,最后毫不犹豫地舌尖上了她浅褐色的‮花菊‬蕾,她的眼受到小雄舌尖的刺,猛地往里一缩,轻声地叫:“好弟弟,别那儿,脏。”

 小雄固执地说:“不,不脏,盈姐身上每个地方都好美,好干净。”许盈感动地不再说话,闭上眼,翘高部任由小雄。她的眼洗得很干净,有股香皂的淡淡清香,在小雄的下她不时地收缩着门,部的肌也紧张地绷起来。

 当那里被小雄润了,小雄怀着对她的‮体身‬无限的爱恋,巴顶在‮花菊‬蕾上,缓慢而又有力地了进去。她弓着的背,在那瞬间绷紧了,侧着头,轻轻咬着,承受着小雄的进入。

 紧紧的有褶皱的牢固地套紧了小雄的,小雄的巴慢慢进入了梦想的天堂,深深地进了她娇门,深深地在直肠里,那里温暖极了。

 门口的肌套紧了小雄部,小雄开始活式地在她狭紧的道里窜动,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她的,残酷地捅进她雪白的部。很显然,她并没有感到什么快,所以只是轻咬着忍耐小雄的足小雄的望。

 这种认知使小雄异常感动,眼看着那美丽、雪白、高高翘着的部,有小雄‮体身‬的一部分深深地在里面,那份足和冲动,使小雄很快地在她的直肠里。

 当小雄后,她手脚无力地瘫软了下来。那紧闭的眼,包容了小雄全部的,一滴也没有出来。小雄抱着她,吻着她,那‮夜一‬是他们第二次相拥相抱,抵足而眠,也是最后一次。

 第二天,当她打点行装,准备回归的时候,她早早地坐在准备出发的清姐开的车子里面,车窗是开着的,小雄看到她似乎是悠哉游哉地修手指甲,笋尖似的玉指透过朝阳照,直如透明的美玉一般。

 可是小雄分明注意到她的眼睛是红肿的,是的,她哭了,哭过很久。她不让小雄去送,小雄也不敢去送,怕自己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毕竟自己是集团的老总,千万双眼睛在看着他。

 在纷的人群中,小雄无法和她说什么,只是远远地望着她,她一定是心灵上感应到了,忽然抬起头,一下子就准确地找到了小雄站立的位置,深深地看了小雄一眼,然后转过了头去,再也没有回过头来。

 小雄想起她夜里和小雄说过的话:“如果,有一天,我们有缘再相聚在一起,那么就是老天给我们机会,那么,我愿意生生世世作你的‮妇情‬!”

 是啊,小雄期盼着…看着自己的宝马载着心爱的女人离去,小雄的心比任何时候都痛苦,送范玉芬时候痛苦过,送胡雪松时候痛苦过,但是都没有今天这种痛不生的感觉。

 小雄没有上楼回办公室,直接回到爱家园,向沁不在,他给菊奴打了个电话吼道:“你,立刻给我回来,马上!”菊奴听到他说话的声音都变的声嘶力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忙向经理请假打车回到了爱家园。

 小雄看到她回来,仿佛见到了亲人,扑到她的怀里大哭起来。这是菊奴第一次看到小雄哭,她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安抚他。

 小雄断断续续的讲述了对许盈的感情,这也可以说是小雄真真正正的初恋,菊奴明白初恋对少男少女意味着什么,她用自己的吻来安抚小雄伤痛的心。

 小雄叙述完了这一切,发了疯似的把菊奴的衣服撕得粉碎,就在地板上一刻不停的反复的着菊奴。菊奴扭着自己的体,合他,让他尽情的发,并不断的用语言来刺他,为使他早一点把火出来。

 “哦…主人…哦…用力我…用力的你的菊奴吧…哦…把你的菊奴狗狗开花吧!”小雄近乎于失去意志般的疯狂的动‮体下‬“盈姐,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菊奴怜惜的抱住小雄的,‮腿双‬紧紧夹住他,‮体下‬向上“哦…主人啊…主人…把你的悲伤释放出来…哦…‮劲使‬你的菊奴狗狗…哦…我!我!哦…”向沁到公司送走了许盈,在姐姐那里坐了一会儿,回来拿她的行李,许盈走了,她知道自己也该搬回小雄给买的房子去了,打开了爱家园的房门,就看到小雄双目赤红的在一个美的妇人身上,狂,那妇在的叫喊。

 “你…什么人?怎么会这样?”向沁含着醋意的问。菊奴扭头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你是向玫还是向沁?”“你知道我?”“是的,我是主人的菊奴,主人提过你们姐妹住在这里!”

 “主人?”“是的,我的主人就是小雄少爷,他由于许博士的离开,伤心过渡!”“啊?”向沁紧张的走到近前“要紧吗?”“让他把这股火发出来就好了!你能帮忙吗?”

 “要我怎么作?”“他忒猛了,就这么不停的了我半个多小时了,我有点受不住了!”为了心上人,为了恩人,向沁解衣宽带去拉小雄,但是她的力气怎能拉得动啊?!菊奴只好‮腿双‬曲起,顶在小雄的膛上,使出最后的力气,在向沁配合下将小雄顶离她的‮体身‬,小雄倒在向沁的身上,抓住向沁的子,大巴就狂着。

 由于没有引导,巴竟然进了向沁的门中,向沁惨叫一声,门里‮辣火‬辣的疼痛,她是第一次被眼,几晕到,咬着牙,忍受眼的疼痛,任小雄的

 菊奴息了一会儿,看到随着小雄的巴从向沁的眼里带出丝丝血珠“妹妹,你是第一次被后面?”

 向沁忍着痛点点头,菊奴忍着‮体身‬的疲惫爬起来,到小雄卧室找寻润滑剂,但是由于房子暂时倒给许盈住,小雄把所有和作爱有关的东西都藏了起来,一时半会菊奴还找不到,她只好又回到客厅,跪伏在小雄身后,用自己的唾代替润滑剂,吐抹在两人的合处。

 得到菊奴的润滑,向沁眼内的疼痛不在那么厉害,在小雄不断的和菊奴不断的润滑下,向沁‮体身‬产生了一种不同于的快,这种快令她‮体身‬颤抖,酥麻的感觉,酸的感觉,痛楚的感觉,甚至还有辣辣的感觉,此刻向沁才能理解姐姐向玫,被小雄眼时那离亢奋的表情从何而来…

 嘴里叫喊着对许盈的爱,和对许盈绝情的不,小雄在向沁的直肠里爆发了。爆发后的小雄是那般的虚弱,软软的伏在向沁的身上昏厥过去…当小雄恢复了意识,从昏厥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他睁开双眼,首先看到的是大姐美娟那关切的双眼,大姐看到他醒来,‮奋兴‬的拉住小雄的手,眼泪夺眶而出。

 “我没事,大姐,这是哪里?”小雄虚弱的问。大姐低低的说:“这是医院!你睡了一天一宿,吓死我了!”“对不起,大姐!”小雄转头看到向玫坐在边,头伏在上睡着。“她守了你一天一宿!真是个痴情的女人啊!”“我没事了!就是头还有点晕!”小雄伸出手在向玫的头发上轻轻的‮摸抚‬。“你也真是的,为一个女人值得吗?让这么多人为你担心,你呀!阿沁到现在还在家躺着呢!”

 “阿沁?她怎么了?”“你不记得了?”“我只记得送走了盈姐,我回家把菊奴叫来了,在就不知道什么了!”

 “小弟啊!你在秋菊身上发,正好阿沁回来了,你太鲁了,把阿沁的门都给裂了,了好多血!”小雄挣扎起说:“我去看看她!”这时,向玫醒了过来“少爷,你醒了!”

 小雄问:“阿沁怎么样了?”向玫陪着笑说:“别担心,她没什么大碍的!你只管好好休息!”“今天是除夕吧?啊…我真混蛋,让大家过不好年了!”“知道就好!你真的太混了!”大姐说。

 “我没事了,要出院!”“不行,少爷,你还很虚弱,大夫说你必须留院观察!”向玫说。“不用!不必什么都听大夫的!”舅妈从外面进来“听是心病!回家也好,让他自己静静,好好想想!为了一个女人,哼!连累多少女人!”

 “对不起!”“光是对不起就完了吗?你知不知道阿玫姑娘、你大姐、豆豆、刘秋菊,哎唷好多的,我都分不清谁是谁了,都在为你担心!你个混小子!”舅妈用手指戳着小雄的脑袋。

 “舅妈,别,他还很弱!”向玫拉住舅妈的手。“心疼他干什么?死不了的!他妈妈不在这里,我替他妈妈教训他,要是颖莉在不被他气死!”小雄一声也不敢吱,他知道舅妈说的对。

 “好了,舅妈,你别生气了,今天是大年三十儿,我去给他办出院手续,回家过年吧!”美娟说。清姐开车把小雄送回了家,并把他背上了楼,放到了上,清姐冷冷的说:“你劳苦功高!休息吧!”

 小雄拉住清姐的手说:“你在埋怨我?”“我哪敢啊!”转身而去。“清姐!”小雄看着清姐的背影,清姐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胡翎也赶了回来“你好些了吗?”

 “翎姐,我没事了!”胡翎拉着他的手“我今天早晨去医院看你了!你的样子好憔悴啊!”正是小雄这场大病,这个除夕来家里的人很多,公司的人来看他,他的女人除了孙萍,小如等这样有老公的人,基本都聚在了小雄身边,孙萍、小如等都打来了电话,浩明来了好几趟,知道看小雄真的没有事才走。

 向玫、向沁、菊奴在厨房和小棉一起做饭。小雄被扶到客厅的沙发上,身边是:贺清语、大姐、豆豆、胡翎、芸奴、老公没有回来过年的大桃。

 这个除夕过的到也热热闹闹…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