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210章
  梅姨朝下面的小雄微笑,存心卖的她,狠狠地沉下了股,原本抵在梅姨道口鸡蛋大小般的头便直的滑入她的小,梅姨的道口比较宽,但小里面却没有想象的松弛,反而是那样的紧小,一层厚厚的紧挟着小雄的大头,道像火炉一样热,用力着小雄的大头,小雄突然受到这般猛烈快的袭击,忍不住抬起头“啊!”了一声,呻起来。梅姨闭上眼睛,把股稍稍上提,待道渗出了点水后,又把股慢慢往下坐,随着她一节一节的运动,把小雄的巴一寸一寸的缓缓进小里,感觉是滑紧暖。

 梅姨柔软的紧紧地绕住小雄那大的巴,两片感的一点一点顺着小雄那肥大‮硬坚‬的身越越低,小雄感觉到一波一波的快侵袭而来,感觉滑滑的,暖暖的,好舒服,温暖的壁一紧一缩的巴,异常美妙,‮奋兴‬得小雄简直要跳起来。

 梅姨的道被小雄壮的大头给磨擦得酸麻异常,舒服地出了大量的水,同时她也被阵阵酥的感觉叫了起来:“啊…好涨…大姐…你的小情人的头好大…涨得我好舒服…我的小…里面好…好舒服…大姐,都全部进去了吗?”

 秋熙伸下手去摸摸小雄的巴,说:“哗…还出一段在外面呢。”梅姨听说还有一段未进去,心里更高兴极了,于是股更‮劲使‬地往小雄身上,口中叫道:“来,继续向前,往里推,对,慢慢地进来…好宝贝…让梅姨好好地…感受你的大巴…慢慢地…对…填梅姨那…空虚的小…对了…慢慢的…整条进来…宝贝…梅姨希望能…将你男人的武器…全部容纳进去…”

 小雄‮动扭‬着股用力往前‮刺冲‬,却感到头受到阻碍,好象‮女处‬的‮女处‬膜一样,使小雄一下子停了下来。

 “啊…痛…轻点…好孩子…梅姨的小…里面太小了,承受不了…轻…轻点嘛…会把梅姨这…小…给撑破的…”

 梅姨伏在上,手紧紧抓住被单。秋熙指导着他们道:“你没有生过孩子,子口不够张开,不进去就不要勉强,要不然,伤害到肚子里的小孩子就不好了,就这样吧。”

 “你躺着别动,让我来吧﹗”梅姨说着,双手捧着大肚子上下移动着,套住小雄的茎‮劲使‬抬下,股开始慢慢上下移动,把道里吐吐,但是并没有套到底。

 小雄把眼睛望着和梅姨合的地方,异的器官紧密地媾着,小雄只觉得一阵温热包裹着自己,心里有说不出舒服和痛快。

 梅姨双手向上抓住上的栏杆,起起落落,夹着巴狂地套着,她的水越越多,千娇百媚无度,香汗不停,语道不绝。

 梅姨是这么地美丽,在下面的小雄双手轻抚着她的‮腿大‬,往上探触凸出的腹部曲线,最后小雄抓住她两颗‮大硕‬浑圆的房,指头着她弹珠般的黑色头,一下下挤着,梅姨颤抖起来,股更‮劲使‬地往小雄身上,呼吸也越来越快。

 “嗯…好弟弟…摸梅姨的子…用力的摸…好美…用力的…梅姨好…”小雄双手放在梅姨的双上,用手掌重重的着她的子,用手指去捏头,对于一个壮的男人,一对尖房已经足予令小雄动心,摸一摸都不得了,小雄这时可以随心所地触摸,简直是全身的血都在沸腾,小雄息着,双手慢慢变得不斯文起来,用力地捏着两团细的软,下面的大巴也配合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的顶着。

 梅姨把两手搭在小雄的肩上,开始大弧度的套动,每一次的套动,她都先缩紧的内壁,以加强道的紧度,使它能紧的抓住小雄的巴,接着像打算把小雄的巴拉得更长似的,把股使力的往上拉抬,直到小雄的巴只剩头的一小部份留在道里,然后不理会小雄的任何反应,又一鼓作气的往小雄的巴的部坐去,待小雄的头紧紧的抵住自己的心后,梅姨立即又借着部的动作,用心把小雄的头紧密地磨了几下,使得小雄舒服得叫不声来,只觉得三魂九魄,都快让梅姨的夺命宝走了…

 “老娘夹死你!”梅姨叫喊着,夹紧‮腿双‬,股疯狂地上下起伏,由于幅度实在太大,好几次小雄的巴滑出了她的体外,秋熙立刻把它回到梅姨的道最里面,小雄的巴上面都是梅姨出的水,滑滑腻腻的…

 小雄抬起头看着巴在梅姨的道里进出闪亮着光,那是她的水沾在小雄的茎上、巴上的头,由于在她道内壁的紧夹和套,已通红的完全暴在外面,整巴就如一条红萝菠一样,而梅姨的部就像一张嘴巴,在嘴嚼小雄那如红萝菠般的巴。

 梅姨一把抓住小雄的手,按在自己的房上,在房上轻轻的‮摸抚‬,还伸出舌头去小雄的手指,像是糖似的,好一副的俏模样,梅姨知道自己的表情很,但是她控制不了,只想立刻到达高

 “唔…好大巴…亲丈夫…梅姨快活死了…哼哼…顶死了…哦…死梅姨了…”梅姨着泪,梦呓般的呻着,拼命扭,使和大巴贴合得更紧密,一阵阵的麻,从梅姨感处,‮心花‬的神经传遍全身,不由得她娇呼出声,部带着大肚子一下下往后顶,让小雄深深入,顾不得医师给她的警告,说她已经怀孕末期,不适合入太深。

 小雄的大头在梅姨‮心花‬上的‮刺冲‬,大巴在里狠劲的顶着,这些,都使梅姨非常的受用,只见梅姨秀发零,粉面红晕地不断左右的扭摆着,娇嘘嘘,双手紧抓着上的栏杆,夹紧‮腿双‬,股上下起伏那种似受不了,又娇媚的态,令人瓢瓢,魂飞九宵,而小雄张大着嘴巴,在享受着梅姨的道带给的快

 梅姨又加快了速度,她的核由于激动过度,也整个地突了起来,在小雄的骨上撞击着,每撞击一次,她就发出一阵颤抖,随着节奏的加快,颤抖不再是间断的,而是连续冲击着梅姨的大脑,使她浑身战栗起来,小雄的眼中只看得到梅姨不断呼号的扭曲的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表情…

 “快一点,再重一点…”梅姨在一阵阵快里只是高声尖叫,不可控制地失控哀鸣,怀胎将临盆的梅姨究竟是不比平时,不过十分钟就气吁吁,慢了下来,泪珠也从眼角出,梅姨气力用尽,停了下来,整个人软绵绵的瘫软下来,趴在小雄身上,九个月的大肚子,顶着小雄,梅姨着气说:“不行了,没力了,轮到你来我了!”

 “换个姿势吧!”秋熙搀扶梅姨抬起股仰面躺到沿,见小雄迫不及待地就要爬上梅姨身上,秋熙在小雄的股上拍了一下,笑着说:“哼,你啊,不但是个鬼,还是个急鬼,来,你站在地上进来,这样才不会到梅姨的大肚子。”

 小雄‮奋兴‬地站在梅姨大开的两腿之间,‮身下‬的巨烈地跳动着,正对着梅姨那个红盈盈的,一幅迫不及待的模样。

 梅姨仰卧在上,曲起‮腿双‬,大大地张开,摆好了姿势,骨地把她肥大的呈现出来小雄,召唤小雄的光临,肥厚的微微张合着,摇晃她的眼,做出“我”的姿势,粉红的鲜里面出粘粘的汁,专等小雄把硬的大巴去入那滋润的小。小雄“嗯”地呻起来,大搐了两下,梅姨的密就正对着小雄面前,肥厚的两片花瓣像是充血而变得紫红,点缀着黝黑的随着股的摇摆不时微微张合。

 她的手正抚自己多的‮体下‬,急促地用力呼吸,红的外都是水,粘粘亮亮的。梅姨对小雄喊:“快上啊!唉唷…求求你…”梅姨的声音有些含糊,因为她正着自己弹珠般的头,而她的双手则忙着按滑的‮身下‬,拇指‮劲使‬在蒂周围划圈圈,另一只手把那两片充血的深红花瓣撑得大开。

 小雄一手握着起的大巴,另一只手用手指分开梅姨的头抵着梅姨那又又热的,小心翼翼地来回‮擦摩‬着,但是并没有马上进去,只是在梅姨口不断的磨擦。

 “小鬼…你好坏…不要逗梅姨了…快…快进来吧…把你的巴放进梅姨的中…”“梅姨,你真的要我你的儿吗?”小雄显然是在报复梅姨刚才对他的‮逗挑‬。

 小雄又又大的巴顶住梅姨口百般‮逗挑‬,用头上下磨擦梅姨口突起的核‮逗挑‬她,就像她刚才‮逗挑‬小雄一样,梅姨无比的都由眼神中显了出来:“喔…要…梅姨真的要…别再逗了…好孩子…好哥哥快把大进来,我吧!死我!

 我的小要爆炸了,快用大巴捅捅我的,受不了!我快死了,救我!救我!死我!救救我!”

 “梅姨现在就是女人透了的发情样子,叶阿姨看梅姨现在十分需要你这条大巴的安慰,小雄,不要逗她了,把你的大巴狠狠地进这个孕妇的小里!”

 秋熙在后面伸手在小雄的部上用力一按,小雄不由得股一巴便顺利地滑入了梅姨紧凑的口。

 “啊…顶死我啦…顶着我的心儿了…哼…大姐…你坏死了…帮着他我…”梅姨粉面红晕,快乐地呻着,股向上动,转动起来,想要追求更大的快,看来,这小妇真是得可以。

 “快往里推!”秋熙不停地催促小雄:“她,小雄!狠狠地这个大肚婆!把这个小死!”

 秋熙的催促起小雄无比的斗志,小雄抖擞精神,横直捣,开始用力猛梅姨的,动作变得愈来愈快,小雄的呼吸也变得愈来愈急促,而梅姨也随着小雄巴的动作摇动着她的下半身,呻声愈来愈大声,嘴里不停的叫着。

 小雄见梅姨那的样儿,的叫声,还有巴被梅姨的小得一股说不出来的劲!

 助长了小雄那男人要征服一切的英雄本,拼命的狠打猛攻。秋熙用一对粉的手儿推着小雄的股,使小雄的巴又深又沉地频频椿捣着梅姨多汁的,梅姨叫着没有停过口,秋熙忽然停止推小雄的股,却搂住小雄的‮体身‬,用她又肥涨又白腻的房紧贴着小雄的背脊,股和他们一起推送,小雄真的有点害怕合二人之力会把梅姨伤。

 秋熙脸狐媚地笑问:“亲亲,这样子你舒服吗?”小雄夹在两付女人的赤体间,舒服得说不出话来,全身一阵‮奋兴‬,前面是一个大开的两腿求的惹火孕妇,背后是一个肌肤紧贴的体,小雄前后都受到了软玉温香的熨贴,特别是秋熙丰体紧贴着小雄的后面,软绵绵的房和小雄的肌肤接触的地方传来奇妙的舒服感觉,带给小雄无比的快乐和刺

 小雄甚至可以感受到她头已经变硬,两颗豆子般的小点在背上不断移动,温暖的柔软在小雄的股上轻轻‮擦摩‬,整个‮体身‬的重量在小雄背后上下挤,每一下推进都是直抵“花”加上前后呼应的娇声和叫声,小雄有“此生长醉温柔乡”的渴望,但是又有感觉的是好象是有一点荒唐。

 小雄用力去,下下到尽底,梅姨的随着小雄的巴不断的翻进翻出,得她娇体轻颤、死,原始战胜了理智、伦理,梅姨沉浸于小雄勇猛的进攻。

 “啊…见鬼!”梅姨被他俩突如其来的合作给搞懵了,尖叫起来:“干我…梅姨…亲哥哥…用力呀…再用力…”

 此时的梅姨已是十足的兽,两手分别玩两个头,头发散的披在上,跷起浑圆的股,不停的‮动扭‬部,配合小雄的,被小雄叫…

 而秋熙也就躺在梅姨身旁,抚着梅姨的大房,不停着小雄的巴和梅姨的,当小雄将出时,她就将沾上梅姨水的干净,小雄一面,一面被巴的滋味,小雄已干红了眼,没命般的狠狠的干着梅姨的

 被小雄干着的梅姨受到小雄和叶阿姨的两边夹攻,小嘴里娇哼不断,肥美的大股更是摇得像波一般,娇首舒服地摇来摇去,发翻飞中透出一股巴黎香水的幽香,此时小雄的大巴整进梅姨的小里,顶着她的‮心花‬辗磨着。

 梅姨呜咽着,呻着,脑袋疯狂地左右摆动,脸涨得通红,道剧烈地搐起来,紧紧地绕着小雄的巴,随着小雄的每一次,强烈的快不断地冲击每一个神经末梢,她已经是死,小水直往外冒,‮心花‬颤,猛地把‮腿双‬挟的更紧,高、再高,高呼一声:

 “啊…你要了梅姨的命了…乖儿…梅姨的心肝…我不行了…梅姨好美…我了…停一下…不要…我受不了了…”

 “不行,我非要把你的小捣烂再说,我今天非服你!”梅姨美得银牙暗咬、‮躯娇‬扭、媚眼翻白地抖着声音道:“哎呦,我的亲爹,梅姨服了,亲哥哥,好丈夫…大巴真厉害…你真要了…梅姨的命了…梅姨的水…都干了…小冤家…你再…再下去…梅姨会被你…死的…饶了梅姨吧…我好痛…不能再了…梅姨给你…给你死了呀…好大姐…替替我嘛…我真吃不消他…”

 梅姨急促的息声越来越急促,她的‮体身‬开始剧烈地颤抖,然后,经过一阵短暂的间歇,她深深地了口气,‮体下‬疯狂地‮动耸‬着,她的道深处开始剧烈地震壁的肌紧紧地住小雄大的巴,得是那么地紧,以至于小雄完全不能移动半分,只能听任梅姨在下面疯狂地摇动。

 “哦…天啊…这是什么感觉…好舒服…我要死了…乖弟弟…亲弟弟…快…再快点…用力…好…好…用力…得好…得我好舒服…梅姨要死了…梅姨要被坏弟弟死了…太刺了…我不行了…我要了…好弟弟…亲老公…用力死梅姨呀…”

 梅姨用力收缩着紧窄的小儿像鲤鱼嘴样的一松一紧地搐着,内洪水泛滥,水不断地汨汨出,道开始痉挛,火热的紧紧地住小雄肿巴,壁剧烈地动着,不断地收缩,再收缩,有规律地挤小雄的巴,花蕊紧紧咬住茎,一股滚热的白浆,从浅沟直冲而出,烫的小雄的巴猛地一颤抖,抖了几下。

 梅姨直了几次身,尽了积存了半年的,‮躯娇‬一阵大颤,长长地舒了一口足的大气,一股,一双玉臂,一双玉腿,再也不听使唤了,彻底瘫痪下来,‮躯娇‬软绵绵无力地瘫软在上,捧着她九个月的大肚子,两眼失神地看着天花板,无能为力地张大着口,只有‮腿大‬的肌和隆起的‮腹小‬随着小雄的撞击抖动,酥酥地昏了过去。

 小雄看梅姨这样子,向秋熙求助,恐惧地说:“叶阿姨,梅姨怎么了,是不是死了?”秋熙坐在梅姨身边,轻轻地替梅姨按摸着心口,没有多久,梅姨呻一声,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苏醒过来。

 “梅姨,你怎么啦?”秋熙关切地问,梅姨睁大眼睛望着秋熙,脸上泛起红晕。“小雄昏过去了。”“昏?”

 “真的!”梅姨两眼闪着光芒,仿佛还在回味道:“他太能干了,天生精力无穷,得我是死去活来,飘飘仙,我从有经验到现在,从来也没昏过,想不到今天被个小伙子搞成这样!”

 突然,梅姨用手‮摩按‬着圆滚滚的肚子,眉头皱了一下,小雄看她这样子,关心地问她:“梅姨,怎么了,是不是要生产了?”梅姨说:“应该不会这样快吧!可能刚才得太用力吧,出现宫缩,不一定是真的阵痛,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梅姨发现体贴的小雄仍没敢动小雄深植在自己体内的的那块,只是静静地低下头用手轻梅姨九个月的大肚子,梅姨用娇媚含的眼光注视着小雄说:“你怎么这样厉害,梅姨刚才差点被你干死了,我却已经了三次,宝贝,你还没有?”

 “梅姨,我看你刚才痛快的,我只好不动,我根本还没玩痛快,也没嘛!”“乖弟,真难为你了。”

 “梅姨,你已舒服过一次了,我还要…”小雄顽皮的顶了一下,梅姨被这一顶又了口气:“啊!轻点!乖…你…你顶死梅姨了…梅姨这会儿有点急,好不好让梅姨先下解个手,再让你…”“嘿,我愿意,只是我那大巴不愿意,来嘛,让我再多几十下就是。”“不要了,梅姨憋着让你再多几下,那泡可要给出来了,到时候都是…”

 “嘻!梅姨,这单早就让你的水给掉一大块了,那还怕你再上一次?”小雄又了几十下,梅姨突然气道:“不行啦!再下去,我可要把肚子里的那泡给你啰!”

 “那…:“好人!好不好,你先听梅姨的话!先别了,让梅姨先下把那令人提心吊胆的洒了,再把那儿擦上一擦,再回来和你,乖!听话,待会儿等梅姨回来,再好好地侍候你一段新鲜特别的,包你比现在快活百倍…”

 梅姨知道小雄还是舍不得把巴自那热呼呼的内拔出来,于是像哄一个不肯听话的小孩一般,靠近小雄的耳旁轻轻说道,用手推了推小雄,抵不过梅姨的催促,小雄只好依依不舍地抬起股,将依然‮硬坚‬的物,自梅姨的硬生生地拉了出来…

 如蒙大赦的梅姨,赶紧坐起‮子身‬,下得来,三步并两步地跑去洗手间,叮叮咚咚将那忍了好久的一泡给洒了出来…

 梅姨上洗手间回来右手撑住酸痛裂的身,声音因为腹痛和恐惧有点颤抖问小雄秋熙:“糟了,我肚子好痛,而且好象见红了,预产期还有两个礼拜,难道要生了?”

 “真的?”秋熙有些诧异,站起来伸手进去,手指头红通通一片,真的见红了。梅姨又痛了,低声地了起来:“嗯…会马上生吗?”

 秋熙说:“不一定马上会生,初产妇产程也没那么快,但是也说不定,不过还是去医院好一点,能刚才高太剧烈,像我生孩子一样,后就生了。”

 小雄和秋熙帮梅姨穿好孕妇装,梅姨里面罩和孕妇内也不穿,拿起皮包就要走。秋熙拉住梅姨说:“要不我送你去医院。”梅姨说:“不用了,离这里很近,我自己打部出租车去就行了。”

 梅姨说着,向小雄吻别,‮摸抚‬小雄的头,用娇媚含的眼光注视着小雄,一副陶醉的口吻在小雄耳边轻声说道:

 “小老公,你真行,把梅姨得舒服死了,姐姐刚才差点被你死了,梅姨活到今天还是头一次领略到于此美妙的乐趣,小心肝!你好啊!

 把梅姨肚子里的孩子都给出来了,梅姨现在要去生孩子了,等梅姨生完孩子,‮体身‬恢复了再给你,到那时,梅姨的小随你怎么都可以,让你尽情的到梅姨再也无法出来为止,就是把梅姨的穿、烂、捣碎了也没关系,放心,梅姨肯定会很的,梅姨是一个可以足你的女人。”

 梅姨仍然沉醉在快乐的余韵中。梅姨又在小雄耳边轻声说道:“你还没有,去你叶阿姨吧!”

 梅姨慈爱地说着,在小雄嘴上吻别,然后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房里就只得小雄和秋熙两人,秋熙站起来清理上那些爱的证据,那里真是一片狼籍,唾、汗水、水遍布单,衣服也凌乱地丢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异味。

 由于秋熙的‮子身‬弯得很低,股高高翘起,致使突出的了出来,的小丘上两片肥大的清晰可见,周围长了一片泛出光泽,柔软细长的,细长的沟,粉红色的大正紧紧的闭合着,秋熙的真美!

 小雄睁圆了眼睛,一眨不眨,死死地盯着秋熙暴的女的秘密,下的物顿时昂然,一股极度的‮奋兴‬从头直冲脑门。

 小雄不向秋熙走去,轻轻地搂住秋熙的,把巴在秋熙柔软的股上面用力‮擦摩‬,一阵阵‮奋兴‬直冲大脑,小雄的手也向秋熙的双摸去。

 小雄互的秋熙左右双耳,更加放肆地在秋熙的房上着,边用头继续顶着,边在秋熙的耳旁尽说些猥亵‮逗挑‬言词:“叶阿姨,该你了吧?让你忍了这么久!”

 小雄忍不住把秋熙紧紧的抱住,秋熙打开双臂接,拥抱一会儿,秋熙伸手扶着小雄的双鬓,把头稍稍往后推,眼光直直的盯视小雄,然后嘴印在小雄的嘴上,这一吻是如此的昂、热烈、深沉、波涛汹涌,久久、久久才心满意足的分开。秋熙叹息着说:“喔!亲亲,叶阿姨的心肝宝贝!叶阿姨是如此的爱恋着你啊!”“叶阿姨!我的亲娘…”小雄柔情细声的在秋熙耳边轻轻喊着,两人的嘴在度热切的紧紧在一起,舌头则忙碌的互相搅、,互相热切的拥抱、亲吻、‮抚爱‬,眼睛则深情的凝视对方,一次再一次亲的拥抱、‮抚爱‬、热吻,嗯啊轻柔的呻声不断从两人的口中发出,同时缕缕情爬全身,爱就这样很顺理成章的发生,一切看起来都如此自然。

 小雄跪在秋熙跟前,‮摸抚‬着秋熙光滑的‮腿大‬,说:“叶阿姨,你的腿好滑啊!”秋熙粉脸笑着,拉起了小雄,‮摸抚‬着小雄的巴,丝丝的媚眼看着紫红的头,媚眼一勾,粉脸笑着,有说不出的妩媚,感,在嬉笑中,那对肥房,正抖动摇晃不已,态毕无遗,瞧得小雄血气贲张,肆无忌惮的握住秋熙的两只雪白肥的双,一按一拉,手指也在鲜的两粒红头上捏着。

 “好,你这货,的秋熙,来吧!让我的巴来足你那吧!”她躺到上自动张开两条白白的‮腿大‬,并把‮腿双‬高举,部,骨地把她肥大的呈现出来小雄,等小雄提上马,伸下双手来,将两片肥厚的小翻开。

 秋熙整个部暴在小雄的眼前,上面一粒红红的、拇指般大的芽,蒂下面赫然瞧见一个红盈盈的,足有乒乓球那么大的口径,这时候从里面出粘粘的汁,到秋熙雪白的股上,小雄的眼睛盯在那里看,秋熙也低下头,看那用自己的手拉开的花瓣出花的样子,同时她的膝盖微微颤抖。

 小雄‮奋兴‬地站在秋熙大开的两腿之间,有如钢铁一般的大巴对准着秋熙那早已水泛滥的桃源口,一幅迫不及待的模样,而秋熙也抬高‮腿双‬准备接大家伙的冲击,专等小雄把硬的大巴去入那滋润的小,此时的秋熙已经变成了需要更多快与高才能足自己的狂野女奴。

 小雄握着又又大的巴顶住秋熙口百般‮逗挑‬,用头上下磨擦秋熙口突起的芽,磨蹭了好一会,这个举动却使秋熙的‮体身‬里不断的涌出像涟漪般的感,秋熙无比的由眼神中显了出来:

 “就是这里,这里就是叶阿姨的入口,进来吧,宝贝…叶阿姨希望能…将你男人的武器…全部容纳进去…”

 的秋熙‮奋兴‬得发颤,体频频散发出成女人香味。小雄将头抵在秋熙那团绵软温热的门上,对准秋熙那润绯红的股就迫不及待地向后前一“滋”的一声,大头应声入了秋熙的,小雄感到自己‮大巨‬的头完全被秋熙温暖所包容,秋熙的那里是那样的滑,炽热,生似要把小雄的头融化一样,绵软的层层迭迭地迫在小雄的头,不断地分泌出粘稠的润滑,很快,小雄的头就完全地被一片汪洋所包围。

 “宝贝,你的头已经在叶阿姨的道里面了,舒不舒服?”“舒服。”小雄用头在秋熙润肥厚的口外磨着、着、顶着、着…秋熙的小被小雄的巴磨得全身酸麻,里奇无比,水直得直叫道:“唔…大巴哥哥…不要磨了…叶阿姨的小…快要死了…快把巴…进来…求求你…好…叶阿姨的小里…好…快嘛…快进来嘛…”

 秋熙,玉靥娇红,情泛滥,一声声婉转娇媚的呻,不停地在小雄耳边萦绕着,而她的大股也不断地摆动,急速抬小,恨不得将小雄的大巴就这样一口吃进,那股媚透骨的模样,得小雄的巴更形暴涨,顶在她的小跳着,紧紧地靠向秋熙柔软、漉漉、正等待着被征服的口,小雄即将再次跟美丽的秋熙做,确确实实地把大入她水的里。

 小雄的火也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小雄跟着部用力一,迅速地将股向下一,整巴就这样“滋”的一声,借着秋熙道壁上的水,缓缓滑进了秋熙的小之中,而秋熙则尽量分开她的‮腿大‬,双手抓住两片肥厚的小尽量地向两边拉开,几乎要裂开。

 小雄壮的大头推开了秋熙的道壁,一点点地噬进秋熙的道,感觉好象正在通过一个热滑润的信道,里面相当地狭窄,秋熙柔软的紧紧地绕住小雄那大的巴,温暖的壁紧紧地包围着小雄的大巴,感觉滑滑的,暖暖的,好舒服。

 小雄着大巴继续向里推进,缓缓入秋熙的道,秋熙两片感的一点一点顺着小雄那肥大‮硬坚‬的身越爬越高,秋熙的道口比较窄,但小里面却没有梅姨的那么紧窄,反而比较松弛。

 最后,小雄整巴终于深深地进秋熙的道中,极度充血的大头顶到一块,那块一开一合,像小舌头般着小雄的大头,异常美妙,使得小雄舒畅传遍身,‮奋兴‬得小雄简直要跳起来。

 “啊…停止…不能再了…你已经顶到…叶阿姨的子口了…再…叶阿姨的子口都要给你捅开了…好…太好了…到叶阿姨的‮心花‬了…叶阿姨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感觉了…”

 虽然过叶阿姨无数次了,但是每次进入时,叶阿姨都叫痛,属实是小雄的巴太大,她的道太浅。

 秋熙痛楚的喊出声,叫的好象小被小雄干开花一样,同时颤抖了一下,便全身软瘫了,空虚的小内迅速被涨的充实感,马上遍布全身,小雄坚实的腹部碰到秋熙的腹部,秋熙明白自己的小全部纳入小雄的大巴了,她的道只有从小雄这里才能感受到如此的涨

 小雄的大巴快将它撑暴掉了,虽说是‮忍残‬地强挤进去,不过当小雄如象鼻般的大入后,秋熙的道奇迹般的变大、变长来接纳小雄的大巴。小雄终于进去了!虽然秋熙已经中年,已经不太紧,但仍然滑滑腻腻的,给小雄很大的快

 屋子里静悄悄,秋熙也停止了动作,只有他们的‮体下‬紧紧地相连着。小雄感觉着这一刻的美妙,巴在秋熙温暖的包容下脉动,一种难以描述的温馨的感觉涌上心头,小雄慢慢放松了绷紧的神经,‮体身‬也松弛下来,渐渐地习惯了这种陌生的奇异感受,小雄轻轻地动了一下‮体下‬,感觉到秋熙‮腹小‬下的蹭在小雄的肚子上,同时巴在秋熙的壁上轻轻地磨蹭了一下,顿时一阵‮奋兴‬直冲脑门。

 秋熙双手紧抱着小雄,双脚紧着小雄的雄,肥,用力将那肥突的向小雄,息的说:“我爱你!宝贝儿!”

 小雄被秋熙搂抱得紧紧的,着秋熙肥大丰房,涨噗噗、软绵绵、热呼呼,下面的大在秋熙紧紧的小,小雄慢慢品味着秋熙的道壁紧紧裹住大巴的美妙感觉,股不住地向前去,秋熙也不住地把自己的股往上凑,极力让小雄的巴能够更加深入地进她火热的里,他们两人的‮体下‬紧紧的密合在一起。

 小雄把秋熙领入从未有过的妙境里,大头碰到了秋熙的子‮心花‬,一阵的舒畅和快,由秋熙的子口传遍全身,好象似飘在云中,痛、麻、涨、、酸、甜,真是百味杂呈,秋熙此时感到小雄的大巴,像一烧红的铁一样在小里,火热‮硬坚‬,头棱角,,不粉脸含,媚眼半开半闭,娇声声叫道:

 “小雄…我的好哥哥…亲儿子…大巴老公…你这条大巴太厉害了…又大又长…得好深…好美…好舒服…好快活…叶阿姨好快活啊…”秋熙双手圈住小雄的部,‮腿双‬紧挟着小雄的股,活像一条大蛇纠着小雄,道四周又厚又绵又层层迭迭的突然地收紧,变得非常的紧闭,住小雄的大巴,而且一夹一夹的蠢动着,整个道似在翻腾,子口像鲤鱼嘴样的一松一紧地搐着,着小雄的大头,秋熙一边运劲驱动肌,一边脸狐媚地笑问:“亲亲,这样子你舒服吗?”

 “喔…好…好舒服喔…”秋熙‮躯娇‬轻轻地‮动扭‬了起来,肥送,粉脸含,媚眼半开半闭,娇声声叫道:“亲儿子…大巴哥哥…好美…好舒服…你的大巴好…把我的小的…我要你快动…叶阿姨的小…好…”

 小雄双手紧抓住秋熙的粉肩,股,巴奋力就往里上着,下下着,每次均顶到那突突直跳的‮心花‬,两颗小球不断地撞击秋熙肥厚的

 秋熙不住‮心花‬被顶击的酸麻,于是很有经验地把她的两条玉腿抬高,盘绕在小雄的背上,让她人的小更形突出,也变得更加紧窄,一双玉手也用力地紧搂着小雄的背部,‮躯娇‬‮动扭‬,大白股摇摆抛,往上一送,将那肥突的巴,圆的玉像风车般不停‮动扭‬,摇摆着,‮腿双‬在蹬,口中嗲声嗲气地叫着:

 “哎唷…亲哥…你顶得…我的小好美…我的亲儿子…哎呀…巴又顶…顶到人家的‮心花‬了…”

 小雄用劲搂住秋熙,巴在秋熙一张一合的道里狠狠的着,潺潺的水已润了整个道壁,巴在秋熙已非常顺畅,也许是秋熙的经历了太多男人的缘故吧,小雄的动几乎没有过多的阻碍,但是巴与秋熙的磨蹭带给小雄的刺却十分的强烈。

 秋熙被小雄那超水准的特大号巴,死,只见她半眯着水汪汪的媚眼,头秀发凌乱地洒在枕头上,粉脸娇红左摇右摆,小嘴轻启,‮体玉‬摇动,双手在小雄背部上不停地‮摩抚‬,肥的白股不住的旋转上,粉脸含,媚眼半开半闭,娇声声叫道:

 “唔…亲爱的…亲哥哥…你真会得叶阿姨好美…到骨子里头…哎唷…好酥…好美……再…”秋熙叫着,‮动扭‬着‮子身‬相,肥大的股随着的动作,上下摇动着“卜滋!卜滋!”

 水和巴的‮擦摩‬声,与秋熙疯狂的叫声,剌得小雄血脉更为沸腾,火更加暴涨,小雄收回双手,两腿跪在上,紧紧抱起秋熙丰股,使她的肥润的更为凸出,用左手两指把秋熙那鲜红润的两片毫不留情的分开。

 就这样一边猛猛送,一边低头观赏秋熙血红的在小雄巴的下,挤入、翻出、挤入、翻出的奇异景象,那是一幅极端靡的景象,巴与合的地方沾淋淋的水,已是一片狼籍,里红彤彤的一片,四壁上皱折层层迭迭,紧紧地住小雄的巴。

 秋熙肥美的随着不断翻来覆去,连同小雄的也卷在一起,挤进去,退出来,赤蛤一张一合,花蕾一收一缩的夹,水不断的往外,小雄的大巴也被秋熙的水浸的发光,每一次小雄巴,都可以看到壁上渗出的水随之而出。

 秋熙的被小雄这一,只美得她不由自主地全身起了一阵颤抖,‮体身‬不断地‮动扭‬起来,努力合小雄的,小嘴儿里更是叫着:“啊…天呀…这种感觉…好美…真是死叶阿姨了…乖儿子…再快一点…”

 小雄边边气嘘嘘地对秋熙说道:“叶阿姨…你的小…好温暖…好紧窄…夹得我的巴…舒服极了…”

 小雄的大巴拼命地在秋熙的小里干进出,而秋熙也狂送着她的‮体下‬,他俩人身下的汗水和水的混合物,不仅沾了一大片单,还随着巴干的动作,发出了“卜滋!卜滋!”的美妙声音,甚至不时还夹杂着垫里的弹簧承受小雄俩体重的“吱!吱!”声,构成了一曲动人心弦的“做响曲”哪!

 天生,外表却又圣洁高贵的秋熙,在和小雄上后,被小雄这大巴干得引发内心的劲,秋熙此时已是热情如火、恣情纵,乐得只要情能填、小足,就算小雄将秋熙的小破了,小雄想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小雄越越舒服,挥动大巴一再狂烈地干进出,不再视她为高高在上的秋熙,而把秋熙当作一个能发小雄情的女人,他们之间在此刻只有的关系,已经顾不了其它了。

 垫发出嘎啦嘎啦的响声,上他们这对的情人则像对疯狂的野兽般尽全力的尾,两具汗水杂的躯体和着欢乐呻声不断地战,完全沉溺在愉中,百无忌放声叫…

 小雄看到秋熙那的媚态,也就食髓知味地再度施展着他男的雄风,小雄抬高秋熙双脚放在自己肩上,秋熙的股就跷高,人的小更形突出,也变得更加紧窄,小雄就好象做掌上,颠着股,着大巴,在秋熙的小起来了。

 秋熙的随着小雄的巴不断的翻进翻出,被小雄到“滋滋”声。秋熙‮奋兴‬快乐地激动不已,得越来越热情,紧紧地抱住小雄的‮体身‬,部也往上一地配合着小雄的送,只见她摇起肥,像个急速转动的车轮,张口直哼,送吻摆意,人。

 小雄也用手紧按着秋熙雪白的玉动大巴,猛,下下直捣她的‮心花‬…秋熙的小在小雄大巴的连续攻击下,已渐入佳境了,而她的‮心花‬被大头连连顶着,也酥麻爽快地直水,从里往外溢出,顺着她的股沟了身下的单,秋熙地大叫道:

 “唉哟…好儿子…大巴哥哥…叶阿姨的小…妹妹…要死了…这下得…真好…小冤家…叶阿姨今天要…死在你的…大巴下了…哎哟…好…大巴儿子…亲亲…快死…小吧…求求你…快给我…重重的…我的大巴…亲哥哥…叶阿姨快…来了…叶阿姨快…快了…”

 秋熙说完后,不住的打着哆嗦,高、再高,娇吁吁。小雄听秋熙这么叫,动作也随之加快,打算送她到极乐的境界,大巴浅浅深深地又翻又搅,斜,把秋熙干得死。

 猛地,秋熙‮躯娇‬一阵颤抖,把双手‮腿双‬挟的更紧,银牙咬得嘎嘎作响,一阵子扭,紧搂狂吻,两腿直抛,叫,得全身孔齐张,子口一阵猛振,一大股从她的小里往外出,一千里,上又了好一大片。

 身下的秋熙,得娇柔无力地哼着,头长发凌乱地散在上,玉首不停地左右摇摆,姿态很是狼狈。

 “啊…乖儿…我的心肝…你要了我的命了!”秋熙说完,双手‮腿双‬一松,垂落在上,全身都瘫痪了,双手双脚成“大”

 字形躺在上,连几口大气,紧闭双目休息。小雄也到了终点,把出来放到叶阿姨嘴边,把白花花的到了她的脸上和嘴里…

 小雄并不知道这个梅姨叫柳梅梅,就是小雄过的哪个柳明明的亲姐姐,今年三十二岁,结婚六年了好不容易才怀上孩子。

 就在这天下午四点零六分,梅姨升下一个七斤五两的大胖小子。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