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212章
  第二天上午,小雄坐在办公室里还在想着昨晚沈凤柔听到女儿下落时那吃惊的表情,一个为人为人母的女人,抛弃丈夫还有情可原,但是抛弃自己的儿女,去寻找所谓的幸福就太为人所不齿了。

 小雄摇‮头摇‬收回了心神,打开小方刚才送来的文件,在需要他签名的地方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签好了文件,小雄给在北京的鞠萍打‮机手‬,感谢她在产品的广告上的帮忙,鞠萍笑着说,不用客气,并问小雄什么时候去北京,她说想的。

 小雄告诉她最近可能会去一趟北京,她让小雄到北京后给她打电话,然后说她现在在台里录制节目,不能多聊。于是俩人挂断‮机手‬。产品上市前的影视广告是由鞠萍找的北京新世纪广告公司制作的,正个费用节省了四分之一,就连请来作广告的影视明星陈好,也看在鞠萍的面子上只要了一百万的广告费。

 是该去趟北京亲自登门谢谢鞠萍啊!晚上下班回家,大姐和豆豆都没有回来,小雄坐在卧室中考虑要不要告诉豆豆关于她妈妈的事情。

 “少爷请用茶!”小棉端着茶进来放在小雄面前,妩媚地给小雄送了个媚眼。看她的表情大姐一定和她说过了,今天可以“单”直入,让她在自己的“”下“‮魂销‬”做自己的“

 下女人。小雄上下打量着小棉,这丫头今天打扮得特别漂亮,浓装抹,穿一身紫衣紫裙,看上去如同一个紫衣仙女,动人极了。

 小雄下意识地向她‮身下‬望去,发现裙子下面两条雪白的小腿上,浮起了几个鲜红色的虫咬痕迹。小雄急忙拉着她坐在上,爱怜地问:“你怎么让虫子咬成这样?痛不痛??”

 “多谢少爷的关心,这是我下午去买菜时让菜里的虫子咬的。”小棉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粉面绯红。小雄找出风油,蹲在她的身前,要为她的小腿涂抹。

 “少爷,这怎么成?这不折杀小棉了?怎敢劳您大架?”小棉惊慌失措了。“这有什么?你为我们才让虫子咬成这样,我为你服务一下,又有何妨?”

 小雄不由她再说,就开始为她抹起风油来,由她的小腿慢慢地抹到‮腿大‬上,虽然她的‮腿大‬有裙子遮着不可能被虫子咬到,可小雄却故做不知,一直向上寻找咬痕。

 她也像有意似的,缓缓掀高裙子下摆让小雄为她“服务”由于常年不见阳光,她的‮腿大‬部分的肌肤更加雪白晶莹,小雄舍不得挪开自己的手,缓缓地向上移动。

 慢慢的,已经不再是给她抹风油了,变成了‮逗挑‬的‮摸抚‬。小雄偷看她一眼,发现她虽然脸娇红,却不但毫无怒意,反而面带喜,像喜不自胜似的,于是小雄胆更大了,更加放肆地摸起来,手法也越来越有‮逗挑‬

 小雄越往上‮摸抚‬,她的裙子越往上掀,‮腿大‬也越张越开。小雄瞥见了她‮腿大‬部一个女人最神秘人的地方,雪白的、薄薄的内,现在已被里面缓缓溢出来的体润了一大片,那白绫质料的内,被水浸后,变成了近乎透明,紧紧地贴在那户上,原来遮蔽在半透明的内后面的,现在已凸凹浮现,暴无遗了,透过那“水”

 后透明得近乎不存在的绫片,粉红色的户轮廓分明,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甚至那些黑黑的、稀疏的都能一看清,想不到这个蹄子这么不经‮逗挑‬就出水了。

 小雄的心跳得厉害,男特征有了强烈的反应,虽有内挡着,仍控制不住地迅速膨起来,内被高高撑起,就像搭了一顶帐篷。小棉发现小雄地望着她的三角区,她也不向小雄的‮身下‬望去,看见小雄那高高隆起的“帐篷”逗得她心神不定,意,脸红得就像透的柿子,呼吸亦明显地急促起来,脯不住起伏…终于,她也许是控制不住了,也许是想让小雄早些来真格的──她浑身一软,整个人软弱无力地扑倒在小雄怀里。

 小雄趁机吻了上去,她的红早已火热了,小雄感到一股人的‮女处‬芳香扑进了小雄的鼻孔,这小丫头可真懂事,根本不用小雄引导、暗示,便主动把她那又香又甜又滑又软的香舌伸进了小雄的嘴中,任小雄,小雄住了她主动伸过来的舌尖,尽情地着、吻着,她也热烈地亲吻着小雄的嘴

 她那高耸的峰紧紧贴着小雄的膛,小雄伸手进入她的衣内‮摸抚‬起来…她的房虽并不太大,但也坚结实,前的肌肤柔光滑,摸上去舒服极了。

 小雄的另一只手解开她的裙带,穿过裙和内,由肚脐经过柔软的腹部,摸到户上,感到她的倒也蛮隆突的,粘粘、滑腻腻的,不停向外渗出的津津了小雄的手。

 小雄的手滑到她的户上时,她很感地浑身一颤,不由自主地伸手摸到小雄裆上来。小棉真是太了,竟主动地去玩小雄的巴,‮硬坚‬如铁的巴被她那柔软的小手隔着子不停的轻捻着、重按着、‮摸抚‬着、着,这一来,得小雄更加‮奋兴‬,大巴也更硬更大了。

 她也更加‮奋兴‬,小雄见她已面通红,户内外全都是水,内和坐在身下的裙子都被了,得就像是了似的,小雄抱起她放在上,并为她去了被“”的内,也光了他自己。小雄低头注视着的‮体玉‬,只见她前的两座峰,如两个馒头置于脯上,又白又尖似尚未开放的蓓蕾般坚晕白中带红,令人越看越爱。

 ‮腹小‬光滑平坦,‮腿大‬丰圆润,十分,稀疏的如抹上一层油似的,油光发亮,两片红润的微微张开,桃源口“水”

 蒙蒙,如花生米的蒂此时已发硬突出,触手感觉到似在微微跳动。小雄知道她已经火烧心难以忍受了,不忍心再逗她,就伏在她身上,用力吻着她的红,一手着结实房,尖尖红红的头被大起来。

 另一手在她的户上尽情游弋,轻轻地‮摸抚‬着丰捏着起的蒂。小棉忍受不住了,又伸出小手玩小雄的巴,这次可没隔着子,而是直接接触了。

 看她这么这么主动,小雄真怀疑她是不是‮女处‬。她缓缓地着小雄的巴,也不知是因为小雄的大了,还是因为她的小手太小了,以至于她的一只手都握不住,无论怎么努力围拢都还合不严。

 虽然如此,可她还是毫不气馁地用手“半套”着小雄的巴上下滑动着,并轻轻地在小雄耳边说:“少爷,别了,人家难受死了你这东西怎么长得这么大?实在是太大了,这么这么长这么硬,我怕我会受不了。”

 “谁说我的巴大?你见过小的吗?要不然怎么会说我的大?”因为她刚才的表现那么放,摸小雄的巴那么自然那么轻车路,小雄想知道她是不是‮女处‬,所以才这么问她。

 “没有,我谁的也没有见过,除了小孩子的,对不起,少爷,我偷看过你收藏的影碟!那些日本人的巴都没有你的大啊!”“原来是这样呀,好你个丫头,敢偷看我的收藏?”“对不起!少爷!”

 “好了,我不追究了,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你看它头上不是软软的吗?”“哪有一点软劲儿,人家捏都捏不动,硬得像铁似的,吓死人了,还这么,这怎么能进去?”

 “你怎么知道不进去?你知道我要把巴往你哪里吗?”小雄故意调戏她。“当然知道了,我都这么大了,就是不看你的影碟也知道!不就是要往人家‮身下‬这吗?人家这个这么小,怎么能进去?”以前真没有发现她这么啊,什么话都能说出来。

 “你们女人的这个连那么大的小孩都能生出来,这么细一点儿的巴会不进吗?你可真外行!”

 “就算能进去,你这巴这么长,这要全进去不是要到人家的肚子里?好少爷,一会儿你只放一半进去,好不好?”小棉的态给了小雄莫大的鼓励,本来就硬梆梆的巴又跳了一跳,得她的手更握不住了。

 小雄伏在她身上,她倒是很内行地自然地分开了‮腿双‬,还自己用手分开了她那两片轻薄的,并用另一只手将小雄的巴轻轻一带,顶住了她的玉门关,夹在她两片中间,好方便小雄的进入,小雄不对她这些内行的行动感到吃惊,要不是她说过偷看小雄的影碟,真不敢相信她没被人过。

 看来她是天生的种、娃,根本不用人教天生就能领悟到的诀窍,摸起男人的巴显得轻车路毫不生分,说起话来巴长巴短的,字、字张口就来,急起来什么话都能说出口,毫无遮拦,真是标准的妇,小雄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她这么

 她那鲜红的中充水,小雄轻轻一顶,感到头顶住了‮女处‬膜,没想到这么的她竟真还是‮女处‬。

 小雄没有继续向里,往后,让她将‮腿大‬用力向两边分开,然后小雄用力向前一顶,这下巴尽而没,她不敢高声,轻轻地呼疼:“喔…少爷,疼死我了!”

 小雄的巴泡在她的道中觉得舒服极了,她的道暖暖的紧紧的,包裹着小雄的巴,小雄缓缓地送了几十下,她慢慢不再呼疼了,小雄由轻而重,由慢而快,她双手紧搂着小雄的背,‮腿双‬紧着小雄的,肥圆的部也自动地掀起,摆来摆去,两片瓣紧包着小雄的部紧顶着小雄的‮身下‬,合着小雄的动作上下抖动着,送着…

 小雄见初开苞的小棉这么放,就加快了送的速度,更加用力地干她,她也更加放合着。这时走廊里穿来了脚步声和说话声,是大姐和豆豆。小棉虽然被小雄得十分舒服,死,也只能在面部表现出来,不敢放肆叫。

 又经过一阵疾快送,小棉的终于一如注了。她稍事休息就又开始动起来接小雄的送,小雄见她这么,就更加用力更快更猛地干她,直干得她的一阵阵地不知了多少次,直得她双目紧闭,气吁吁,不住地轻呼讨饶。

 最后竟进入了半昏状态,四肢瘫软地躺在那里,任小雄恣意玩,小雄又疯狂地送了一百多下,打了一个寒噤,把一股热入她‮心花‬深处,美得她‮躯娇‬狂颤,又苏醒过来,紧紧地搂着小雄,吻着小雄,那样子,看上去真是舒服极了。

 小雄躺在小棉怀中,她热情地搂着小雄,脸上带着足的微笑,拿过枕边的巾先替小雄擦去巴上残留的和她的‮女处‬血,然后才轻轻地擦着她那红红的,只见她的两片大向两边分开,显得又红又肿,道口被成了一个圆口还没有闭合,还在向外汩汩地淌着她俩的混合,她得实在太多了,单上已得一塌糊涂,而中仍源源不断地向外着,小雄取笑她:“小棉,你的水可真多,这要到什么时候呀?”

 “去你的,少爷,那是我一个人的吗?你到最后向我的的是什么?那还少吗?把人家的憋得得难受,子了,现在的都是你的!”

 被小雄开苞后的小棉说话也放肆起来。小棉的中的个不停,总擦不净,她干脆把巾用她的两片大夹着,堵在她的口,这才偎着小雄躺下来。小雄翻身把她在下面,在她身上‮摸抚‬,她娇嗔道:“让我休息一会嘛!”

 小雄没有回答她,只是一个劲的情地吻着她,手在她的房上捏着,用俩指捏着她的头,她发出了低低的声音∶“唔…哼哼…少爷…”

 她用手一推,并且坐了起来,那突然的情形使小雄惊讶,并且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她含情脉脉地扫了他一眼,她的玉手抓住那火热的巴套了几下,小雄马上又恢复‮奋兴‬状态。

 现在他明白她的目的,心中喜悦,索动也不动,闭起眼睛。只见她把巴套了几下后,跟着,她就俯‮身下‬子,张开小口,把巴一口含住了,然后便轻轻地起来。

 ‮片A‬没有白看,一只手抓住巴,不停套,小巧的舌头着他的头,这真使他沉不住气了,他舒服地说∶“小棉…太美妙了…”股不觉轻轻起来。她的手停了下来,只用舌头头的四周。

 小雄突然仰起‮子身‬,把她紧紧搂在怀中,一把便到她的身上,几乎令她难以息。他将进她的道里去了,她不觉叫了起来∶“啊…好壮!”小雄道∶“我要你享受最美妙的人生!”她呻着∶“唔…哼哼…”小雄狠狠的送着,一下下的深入出。她全身无比舒服,也把他紧紧地搂住,一个白股不停地凑着。她的道紧紧地包含着他的巴,不停地水,那二片滑肥厚的,也跟着他的而翻进翻出。

 她感到这种滋味太美妙了,小雄的巴好像顶到心尖上去似的,整个户涨得好,这种滋味太舒服了。小棉也顾不得会不会被别人听到,大声的了起来∶“啊…少爷…你好狠呀…呀…哼哼…我快乐死了…”

 他奋勇前侵得更加疯狂,她叫道∶“少爷…哟…顶得我美死了…先停停…”小雄正疯狂地‮刺冲‬着,听她这么说便停了下来,小雄着道∶“小棉,干吗?”

 小棉媚眼一眨笑道∶“我要被你干死了!求你让我歇歇!“小雄想想也是她岁数还小,那经得起自己不顾一切的,就出了巴,到卫生间拿了些纸来,替她擦着水,顺手在户上捏了两下“好可爱的小!”

 他低下头去了一下她的户,她颤抖了一下,道∶“嗯…别…好…还不如吧…”小雄抬起头来,再次到她的身上去,火热的巴又猛地入,她尽量把玉腿张开成了大字形,尽量的使他深入,然后抬起腿来,紧紧夹住了他的股,用力抵着、‮擦摩‬着、旋转着,她哼道∶“啊…少爷…快顶…”

 小雄也正在火焚身之际,便一下一下猛干起来。一下比一下有劲,有如一匹野马,面现红盘,气如牛。她娇嘘嘘的,头发散在枕头上,头不停的扭摆着,香汗淋淋、呼吸急促,两手在他的身上抓的,她娇道∶“啊…少爷你好威猛…哼…我乐得要上天了…”

 小雄股猛向前头次次都到‮心花‬上去,又猛地出来,好狠好猛。她气嘘嘘∶“哎…哎…唔…”一股了出来,浑身无力的一动不动…小雄减慢了速度,一下一下轻轻的顶,大约三四分钟后,小棉不知从哪里借来的力气,发疯似的一下把他推倒,竟起身横跨在他的两腿间,急急忙忙的捏住他的头,就去顶她那淋淋、稀疏、不住张的小一下入。

 接着,她就不住的急速起落,套动起来。她的头发披散,由于‮体身‬上下套动,两只房也不住摇动,看得他心中火起,巴特别硬,恨不得一下进她的小肚子内。

 她突然‮身下‬先侧向移动,一腿跨在他两腿间,一腿跨在他股侧,又是一阵急烈套动。由于她体内的水越来越多,套动间“滋滋渍渍”的怪响真像单调而有磁的女低音在歌唱。她突然又转移方向,两腿仍分跨他的两腿侧边,却换了背对他的姿式。

 她把两手按在他‮腿双‬上,不住的套着、抛动着、旋转着,翘而结实的圆圆股上下‮动耸‬,由于股高高掀起,而她‮体身‬微向前俯下,他的巴在她户进出时的情形看得更清楚了。

 当她面对他时,只见到她那一团紧包住他的具,挤进去时特别鼓起,她提起时,只存半截在里面,两片红红的也翻出一半,水汪汪的像个水筒。

 现在,她背对着他,当她提起时,她那户从后面看来分八字形张开,红的扣人心弦。当她放下时,紧贴一处,她的门正对他眼中,紧凑得赛于前面那一条,十分人。

 小雄真想入她后面的门内,一起,不用力连起‮身下‬,她急忙加紧凑,鼻中“哎哎啊”

 不住娇着,呼吸急促得很。大概他的头下下顶在她的‮心花‬上,她舒服极了,门紧缩,好像要咬下他的东西,全部没在户内。

 她的动着,每一起一落间,他的巴就像被个一收一放的软腻户夹住又放开。更奇妙的是头上好像在顶住她一个地方,有如小孩子的嘴角含住头,一的。

 又像有只小手,张开五个指头,在他头上一抓一抓的。小雄真是舒服极了,头上一阵麻酥、一阵、一阵酸的,说不出的舒坦。他和她尽力送了一百多下,他感到越是得难过,只有把她揪到下面,用他的巴尽力才过瘾才痛快。

 小雄正想把她翻倒,她忽然“哎…”叫了起来,猛的股一沉坐在他的小肚子上,她全身一阵颤抖,阵阵热

 在他的头上,汹涌而出,一直向他的下来,很像烧蜡烛油般下来。他不大嘘了一口气,想动,又被她在肚皮上,她的整个‮子身‬全软在他肚皮了。

 小雄的巴仍直的更觉火热硬,他一欠身,双手拦一抱,两掌按住她的房一阵。她吃吃的笑,伏在他的上娇着∶“少爷…好舒服呀…”

 她的头发铺散在他上,丝丝的好难过。他吻着她的面颊,摸着她的腿说∶“你舒服了…我却难过…”

 “等一下呀…哎…哎…少爷…少爷…我的主人啊!好…好得意呀!啊…唷…”她梦呓似的断断续续在叫着。她越是这样叫,他就越发大感‮奋兴‬,这一种在上的叫声,是最能使人蚀骨‮魂销‬的了。他也觉得五脏如焚,便加强活动。

 “哎唷!我咬死你…咬死你…啊!”她咬牙切齿,果然在他的肩膀上深深地噬咬着。“哗!啊…”他给她噬得几乎整个人跳了起来∶“嗳呀!你想谋杀我吗?”“唔!人家紧呀!我唔…少爷!你动啊!”她娇细细地说。

 “好的!但我不准你再咬我,否则我就会给你咬缩了的。”他有意为难似的说。“嗯!人家是不由自主的啊,你怎么可以怪人家呢?你也该原谅人家得意忘形的呀!”她幽幽的、面泛红霞的说。

 他没有答腔,只是以行动来表现,使她感到更足“哟!哦…我快要…你跟我一起才好呀!啊…”她不由自主地呼叫着。察言观,他便晓得她高快要来临,为了使她尽情快乐,他便加紧进,务求到她死为止。“哎唷!快了!顶啊!我喜欢你用力撞啊…少爷!哟…”她梦呓似的说。

 于是,小雄便疯狂地撞击她,无情地不断地送,一阵痉挛使他裂顶而出,一股暖进她体内。

 “哎唷!少爷!我要死了!快活死我了!”她像一条八爪鱼似的紧紧地住他、夹着他。“少爷,你太厉害了,得我起不了了,晚饭还没有做好呢!”“咱们今天出去吃!小!”“别这么叫我,我只有在你面前才嘛!”

 “那就是我的小!”“不干嘛!”小棉在小雄怀里撒着娇“对了,少爷,我和桂花一起来的,说好了有福同享的,哪天你把她也收拾了得了!”

 “有你这样作姐妹的吗?自己不够,还把她拖下水!”“我要不拖她下水,我的事是纸里保不住火的,早晚会被她知道,她要是回村里讲,我就完蛋了!”

 “你呀!鬼心眼不少啊!”“嘻嘻嘻!我可不敢保证她是‮女处‬哟,她和我们村长的儿子早就定的娃娃亲!谁知道干没干?”晚饭在饭店吃的,吃完回到家,大姐问小雄:“你把小棉拿下了?”小雄点点头,大姐笑着说:“怪不得看她走路的样子怪怪的!怎么样?”

 “忒了!要不是我她,捅到了‮女处‬膜,出了血真不敢相信是‮女处‬,那摸巴的手法,口的熟练,就连我要她时,摆的姿势,自己还把扒开了,就象一个经验丰富的女似的!”

 “你不就喜欢的吗?”“呵呵!大姐,我们来一盘?”“不行,我来例假了!对了,你要记住,对小棉不能太宠爱了,就让你了一回,连晚饭也不作了?象什么话!”

 ××××卫生间内,一股股朦胧的蒸雾正充斥着整个卫生间空间,小雄已经躺在浴缸内享受着热水澡的舒服感。

 这时,卫生间响起开门声,小棉便走了进来,小棉身上没有丝毫的衣物,仅用一条纯白的浴巾包裹着清纯娇体,她那头微卷的乌黑长发也用发饰整个盘卷起来,如此打扮的小棉变得更成、更有女人味。

 “来…小,你到我面前来坐下,我来帮你洗澡…”听到少爷小雄这么说道,小棉轻轻一笑就走到浴缸前坐下,然后掉身上仅有的一件浴巾,等待着少爷为她洗澡,此时小雄已经从浴缸内出来,他将双手抹清洗‮体身‬的体,然后就开始为小棉洗澡,小雄一开始就从小棉背后暴地用着双手,捏洗着小棉前那两颗并不大的房,有时还会肆意的玩‮逗挑‬着小棉那极为感的粉红大头。

 “嗯…”被小雄如此洗着双的小棉,不但不觉得有丝毫的不快与被侵犯的感觉,反而轻闭双眼像是在享受着少爷的‮逗挑‬,甚至不做任何抗拒,不时配合着小雄的发出近几娇媚的‮魂销‬呻声。

 小雄如此洗了保姆小棉的房一会后,他的手已经不仅仅足于玩她的房,他更将兴趣移向了小棉的下半身“小棉,你站起来吧!我要洗你下面的小及可爱的后庭花了。”

 一听到英俊的少爷这般说,小棉下半身的眼立即一阵紧及强烈的,并且从粉感的小内缓缓地汁,开始润滑着小棉的道,接着小棉就站了起来,此时小雄从小棉背后一搂,他俩的灼热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当然小雄的巴紧贴在小棉的股沟上。

 小雄那抹着沐浴泡沫的双手已经轻轻洗着小棉‮处私‬上方稀疏的,他将柔柔的清洗过后,目标就转向小保姆的,小雄将小棉的给分了开来,首先就用着手指抚着小棉全身最为感的感带核,小棉那趋成体哪里能够忍受的住小雄在她蒂的‮逗挑‬攻击,她的炽热再度迅速充斥全身,内立即不停出大量的水。

 “啊…少爷…好…好…”这时的小雄根本早就不像是在帮她洗澡,而是赤地在‮逗挑‬玩着小棉那稚体,而小棉也已被少爷那双极有‮抚爱‬技巧的手渐渐‮逗挑‬到高境界,她渴望着、她需索着,她需要一强而有力的东西来好好的足她早已润且,使她达到

 但小雄却好象没打算让小棉这么早就身,他只是重复温柔地洗着小棉的体,小棉因迟迟等不到少爷的手指或是巴的入,而开始显得既着急又是难受,她不由得开始上下晃动着肥,好让贴在她沟里的巴有所反应,使少爷受不了‮奋兴‬进而入她的体内。

 可是小雄就像是喜欢观看她为强烈所苦的模样的恶魔,他仍是继续的‮逗挑‬着小棉,同时深埋在沟下的巴偶尔也会上下‮擦摩‬个一两次,但是就是不将他的进小棉的内,他要好好地欣赏那副为着急而的样子,没多久,小棉再也受不了少爷对她的‮逗挑‬煎熬。

 “拜托你…求求你…少爷…给我…我要…我要啊…鸣…”听到几近哭泣地并摇晃着翘需求着他的巴的小雄不得意了起来,因为他知道到了此时的已经完全的被他调教成一只发情的兽,小棉是再也不可能没有他及离开他了,她的体已经完全被他所征服了。

 小雄想到这,不有些‮奋兴‬难耐,他决定给一个爽快,于是他轻咬着小棉的耳垂说道:“呵…很想要我的进去帮你好好洗洗吗?”小棉脸红害羞地不停的点头。

 “要…我要…我要少爷的大巴…快给我你的大巴吧…”“嘿…小棉你真是的女人,你的小就让我的巴替你好好的洗一洗…你趴在地上吧…”

 “啊…好…我趴…马上趴…”小棉听到少爷愿意进她的内,‮体下‬不又是一阵紧,她已顾不得羞急忙跪趴在地上,像只‮狗母‬般张开‮腿大‬,出她已微微张开的及后庭花(门)以方便少爷的入,她期待着少爷暴的入,唯有少爷暴的才能足她及替她强烈的,一想到马上就可以尝到令她魂飞魄散的快,她就不摇晃着雪白的翘,像是催促着她的少爷快点入她的

 “快…我的好少爷…我要…要你的大巴…”小棉此时的理智早已被熊熊火给埋没,她现在只是一头发情的兽,为了能舒解内的强烈感及得到‮大巨‬的快,再难为情及羞的话她都说得出。

 但是小棉却没料到,她的少爷的巴要入的目标不是早已的难受的,而是她上方紧闭的门,小雄抹了抹小棉‮体下‬的汁在他的大巴后,就猛然一把剥开小棉的两片,小棉的两片被强行扒开之后可以看见那害羞的眼已微微张开,然后就直直地入她的的眼,小雄就这样毫不费力的将他那长肥硬的大巴完成入小棉的柔眼内。

 “啊…痛…少爷…少爷…不是那里…快拔出去呀…鸣…好痛…股好痛呀…”小棉受不了这突来的剧烈疼痛,开始哭泣尖叫起来,但小雄却不理会的悲惨哀求的哭叫声,他依然开始用着他的大巴在小棉的眼内作起活运动。

 “啊…鸣…痛呀…少爷…鸣…饶了…饶了我吧…求求你…鸣…”“你,你这,我这不是已经将我的大巴给你了吗?现在又说不要,不要再装了,你也很喜欢我干你的股的不是吗?等一下你就会舒服的不知道自己在那里的摇晃着你的股…”

 接着,小雄以更强猛的方式干着小棉的眼,小棉更是痛得脸上挂泪珠,但不一会,小雄所说的话得到了印证。

 渐渐地,小棉眼内的强烈疼痛感被逐渐传来的麻痹感般的快所取代,她又慢慢的进入了一种恍忽的状态,她开始觉得不怎么痛了,反而有种令她难以形容的麻痹快正在她的眼内逐渐散开,而她痛苦的哀叫也转变为微弱的呻

 “啊…少爷…”当这股麻痹般的快不停的散开在小棉的眼内时,小棉更是开始主动摇晃着部配着小雄的动作,原本紧蹦抗拒着眼内的括约肌也不再那样抗拒用力,于是小棉的眼初次的被少爷小雄开发调教。

 她那小而窄的狭小眼竟能容纳的下小雄那样长硬巴,证明小棉的眼的确是值得开发,因为小棉的眼也是她极为感的感带之一,甚至可能眼比起核的感度刺更能使小棉容易达至高,小棉眼的‮女处‬就这样被少爷在强迫的情形下所夺取走的。

 当小棉眼内的括约肌不再紧蹦及用力,小雄的动作是愈来愈容易,也愈来愈顺畅,渐渐的,小棉受眼麻痹般快的影响,她的前面了起来,内又缓缓汁。

 “啊…好…好…少爷…我…我的喔…”“呵…你这个丫头终于还是出你的本了,喜欢我你的眼吗?”

 “啊…我…我不知道…”小棉紧蹙着秀眉摇着头,但她的丽脸上已经浮现既是愉又是痛苦的矛盾神情“不知道吗?这样你就会知道了吧!”

 小雄在小棉的眼内又是一阵强烈的,同时用手暴的伸到小棉的坚用力捏,小棉那受得了这种情的方式,她已逐渐的近高了。

 “说,你喜不喜欢我你的眼…”小雄加强眼内的并紧捏握着小棉那双柔软结实的房。“嗯…我…我喜欢少爷我的眼…再用力啊…”“以后要主动要求,知道吗?”

 “嗯…是…小棉的股随时…随时都是主人的…不行了…眼好热…喔…我要…我要了…”

 这时小雄索在的眼内做最快速的,一会儿,小棉就在眼的麻痹般快出的‮悦愉‬爽快的夹击下,达到再一次空前的

 “啊…了…”从小棉的内不停的出大量浊白的,就在出这些时,小棉的全身体仍不停的在动着,可见她得有多么烈、多么爽快,小棉在少爷小雄的下再次得到强烈的

 而在小棉身时,小棉的眼括约肌急速收缩,将小雄的巴夹得几乎快要断掉,在这种紧迫的收缩柔软的夹紧下,小雄也抵挡不住眼强力收缩带给他的强烈爽快,而也一阵又一阵的向小棉的眼内。

 “喔…了…”而被眼内的小棉则感到直肠内被一波波灼热的体所燃烧着“哦…股好热…少爷的都全部到我的眼内了…”

 做完最后‮刺冲‬之后的小雄,从小棉的眼内拔出他的大巴,当他拔出来之时,之前入小棉眼内的也缓缓自眼口处下,这是一副多么靡的美丽景像呀,一个清纯的女孩赤体趴在地上,并明显可以看到,从其刚接纳男人具不久的眼口处出一丝丝属于男人的

 小雄见到此一景像才刚巴竟又有些起,他看了一下他的巴,发觉有些黄的残迹沾在巴上面,立即想到大姐的话,脸色立即沉了下来,一把抓起还处在高身快中的小棉头发说:“你,妈的,你这货,看你眼了的脏东西!”

 “啊…痛,少爷,不要这样,我的头发被你拉得好痛…”“混蛋,快说,对不起!”“啊…不要再用力拉了…我说…我说,对不起少爷,对不起!”“可恶,你竟然敢让你那肮脏的粪便沾到我的巴,不可原谅,你这个丫头”“啪…啪…”清脆的两声,小棉已经被小雄火热热的在其俏丽的脸上结结实实的赏了两巴掌。

 这两巴掌直打的小棉要快痛晕了过去,正当小雄还要在掌打小棉时,小棉受不了烈的疼痛感而拉着小雄正要挥动的手说:‘“不…不要再打了…我求你…你打得我好痛…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下次一定会记得的,我也很抱歉让你的巴沾到我的…”

 本来就假装怒气冲冲的小雄听到小棉柔声哀求,脸上的怒容竟逐渐转变为的笑容。“…好吧!这回暂时原谅你,但是,小棉,做错事是不是要受些惩罚呀…”

 小棉听到小雄这么说,脸上全是惊恐的神情,她知道小雄大概要用什么可怕的法子来她了,但是如果拒绝少爷,恐怕她往后几天的日子会更加难受,于是她一咬牙,默默的向少爷小雄点了点头。

 “…愿意,小棉愿意接受主人的处罚。”“很好,你现在就趴在地上,将你那两片可爱的小股扒开,要大大的出你的眼喔…趴好后,就这样等着我,我马上就回来。”

 小棉听完全身竟不由得一阵颤抖,不知道少爷用什么来惩罚她。约莫五分钟后,小雄拿着类似针筒的大容器罐及一桶装体的水桶回到卫生间,早已做好少爷所要求的趴跪姿势的小棉见到小雄拿的这两样东西,更是害怕。

 “少爷…你要做什么?”“嘿…小棉,你今天既然没有通过便,那做少爷的就只有用浣肠的方式来帮助你通便…嘿…你积太多便便在肚子里是不好的…放心,等一下我会很温柔的…”

 “…”小棉不害怕得微微颤抖着雪白的‮子身‬,而原本因过后而大张的,也紧张害怕的而一张一闭的急速闭合起来。“你还不快抬高你的股…”

 “是…”小棉急忙再次趴好刚才的姿势,并用手将两片大张出才刚被少爷征服过的后庭。“嘿…小棉,要开始了喔…”说着小雄就将大筒的注器的前端入小棉的羞眼内。“啊…”一阵冰凉的触感从眼内传来,小棉不微抖着‮子身‬,来显示她有多么畏惧着浣肠。“啊…”小棉突然一阵阵惨叫,原来小雄已经提起装冰凉体的水桶往注器的容纳口倒去,一波波又急又快的冰凉体不停的入小棉眼内的直肠。

 “啊…不…少爷…不要再倒了…”不论小棉如何哀求小雄,在小雄听来只是让他更加‮奋兴‬的哀媚叫声,他手中的水桶倒得更是急速,此时的小棉除了惨叫并只能接受着这样‮忍残‬的外,她是无法可想,渐渐的,小棉感到直肠内一阵又一阵的灼热感正在她体内燃烧着,这种浣肠的无尽痛苦,实在是已经超过她所能承受的限度。

 “啧…才倒不到600cc的牛,就好象是装不下了…算了…待会再一次…”跟着小雄小心翼翼的拔出注器的端头,就在拔出端头时,小棉直感一股灼热且痛苦的体正要从她的直肠内排而出,因此当拔出端头时,小棉的眼已开始急速收缩且出一丝丝的体,她需要立即的强烈排才能舒解肚内直肠里可怕又痛苦的灼热痛感,但小雄却没能让小棉排体内强烈的痛苦。

 他赶紧拿着一个子深深住小棉那即将要排而出的眼。“啊…不…少爷…别这样…我…我好难受呀…”由于眼里很深又很紧,小棉无论在‮体下‬如何用力都没法子将排物给排放出来,小棉此时脸上已挂泪珠一边哀叫着,小雄拍打了几下小棉的

 “嘿…还没完呐,丫头,等下还有四百cc的冰牛要再注进你的股内…所以不能让你先排…要忍耐,知道吗?忍愈久,待会排的快才会愈大…”

 此时已注进去的冰牛已起了作用,小棉的直肠内不停的感受到灼热翻腾的痛苦感,她很想马上排,但排物一到眼口就被子所挡住,无论如何用力就是无法将排物排出,这下只把她痛得生不如死,小棉全身已经被所冒出的冷汗所沾,她那带着忧郁的脸也因腹内的灼热疼痛感而出极为痛苦的神情。

 “啊…少爷…拔掉子吧…让我去上厕所…原谅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小棉又再次哭泣哀求着少爷,小雄到底是怜惜她的,他看小棉这般痛苦地哀求着他,他也有些不忍心了。

 “…你,好吧”小雄拎起她放到坐便上“你就排在这里吧!”小棉似乎已被直肠内的疼痛感迫的不顾一切“啊…少爷快…我已经照做了,快拔掉子呀…鸣…”

 小棉因直肠的灼热疼痛感无法排而不停的晃动着她的美,跟着小棉只感眼口一松,小雄已取下了深埋在她眼内的子,小棉的下半身一阵又一阵的用力,眼内的括约肌也大张,一股股灼热又痛苦的排物立即从眼口冲出。

 “啊…不要看…不能看啊…我…出来了…鸣…”“噗…噗…”随着排的声音,跟着一波又一波的白夹杂着黄体就这样如水一般在少爷小雄面前全数排到坐便里。然后小雄用水把小棉冲洗干净“走!回房间,让我好好在你的小!这回你可要给我把吃到嘴里去!”

 “是…主人…少爷,轻点…”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