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214章
  小雄是带着阿信去的北京,阿信到了酒店把行李往房间一放,就去了新世纪广告公司,因为后续的产品广告的样片出来了,小雄放手让她去干,自然就不参合进去。

 小雄给鞠萍打电话,鞠萍正在彩排正月十五的文艺晚会,现在没有时间,告诉小雄等她收工后在和他联系。

 小雄在给小天挂‮机手‬,小天说今天没有时间,约他明天下午见面。太无聊了,小雄独自一人上街了,听说北京的女人很风情,何不出去看看或许会有遇。

 初的北京,还是那么的寒冷,一阵阵凉风,面吹来,使人冻得发抖,气温也很低,寒是必然的现象,人们都穿上厚厚的衣服,但是也有一些爱时髦的女士穿着裙。

 对街上有几家咖啡馆,他随便向其中了一间走了进去。推开那玻璃门,他就大摇大摆的走进去。一进来,就是一股浓厚的女人香味传来。小雄发出了会心的微笑,他找了个卡座坐下来。

 一位年青美丽的女侍走过来,她那感而又惹火的身材,加上那股吸引人的媚力,一下子就引起了小雄的主意力。那位感的女侍说道:“先生,你要些什么呢?”

 好动人的声音。灯光那么暗,小雄向她看去,就笑道:“要一杯多情而又温柔的咖啡,好吗?”

 那女侍向他笑了笑,递上巾。小雄趁着她弯下来放巾时,就对着她丰房上,摸了一把,那女侍没生气,她笑了笑就走开了。低沉的音乐,夹着情侣们情话绵绵,这家咖啡馆够情调了。过了一会儿,那女侍就捧着咖啡来了。

 她把咖啡放在桌上,又加了糖。小雄趁她放糖时,又在她房上模了一下,并问她道:“‮姐小‬,这么好的宝贝,能够买得到吗?”那女侍笑嘻嘻的‮头摇‬道:“这只能看的,你摸了已经好过份,不能一个人独享!”

 听了她的话,小雄知道没戏了。别人都是一对对,坐在卡座里说个没完。自己一个人显得好无聊,这里的情调也不够刺。付完了帐,他便出来了。过了一条街,又看到闪闪的灯光到处皆是,这条街酒吧很多,格调也高雅。

 小雄走进一家有女侍陪酒的酒吧。一进门,就有一个女侍给他送上香吻。小雄扶着她的,到沙发上坐下来。一瓶波尔多红酒下肚了,小雄就发神经了,他觉得这里好惹火,又要了一瓶。女侍把瓶盖一打开。小雄就拿着酒,把酒向地毡上倒去。那女侍笑道:“没关系,尽量倒吧,市面上的地毡正在大减价,只要有钱,随时可以换,等会一块算帐好了。”

 小雄倒了两瓶酒,发了一会儿疯,付完帐就出来了。在冷风中吹,那红酒的力量也渐渐消失了。小雄的酒意,还没完全清醒,就看到对面一个酒吧里走出一个单身女郎,已经站在那里,她有高耸的房,纤纤细和丰的肥,‮体身‬裹在一件紧身的大衣里,大衣丝毫掩盖不住那一对好像要跳出来似的豪。小雄对她瞪了一眼。她也瞪了小雄一眼。她的眼睛好黑好亮,好人啊!小雄把肩膀耸了一耸。她也向小雄嘟了嘟嘴。小雄不愿放过这个机会,就走过去问道:“‮姐小‬,你怎样称呼?”

 那女郎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在她房上捏一把。那女郎叫道:“哎呀!死人,你想把我捏死呀!”小雄笑道:“对不起,请间芳名?”

 女郎道:“你想杀人是吗?想拍婆子(拍婆子,北京土话即泡妞,也有叫吊马子的。),哪有你这种拍法的,你一定把我的那个地方捏青了。”

 小雄暗想,这个妞儿可不简单呀!于是又笑道:“我想知道你的名字。”两人面对面,翻着眼在说话。女郎道:“刚才你捏我那一把,还捏得过瘾吗?”小雄笑道:“对不起,是不小心的。”

 那女郎也笑道“我还是第一次遇上你这样的人,硬上的!”小雄在她肩上怕了一下道:“新嘛!够不够刺呢?”女郎用一种审查秘密似的眼光,对着小雄由头上看到脚下,又对他脸上细细的看,就笑起来。

 “你是第一次来北京吧?谁告诉你北京的女人在大街上就可以随便摸?”“呵呵,我昨天梦到的!”小雄嬉皮笑脸的说。

 “且!见过不要脸的,但是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小雄趁势在她肩上摇了下道:“我问你什么名,你还没有回答哩!”那女郎道:“你真的不认识我吗?”

 “真的啊!”“我还以为你认识我呢,就叫我…小月吧,你呢?是哪里的有钱人家的少爷吧?”小雄道:“我叫小雄。湖北人”

 很简单,这大概就是叫新了,两个人几句话后,就挽着手一同进了电影院。小月依偎在小雄的怀中,那一对丰房,在面前顶来顶去。微有酒意的小雄,偷吻了她一下,就摸了下去。

 小月用手一推,把他推开了,她握住他的手,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就说道:“电灯还亮着,人又那么多,就不怕别人把你当氓抓了!”

 小雄只好笑一笑,暂时忍住,安静下来,但是手却对她的‮腿大‬上,捏了了下,摸了一把。小月道:“你是不是有爱捏女人的毛病?”小雄听了,也说不出话来,只有笑着。

 开演的电铃声,带息了灯光,整个电影院之中,都是黑黑的,只有怠幕上是亮着的。片头演完了,人们开始在欣赏影片。小雄用手搂着小月,她也紧紧的靠着他。

 电影开始演了数分钟,小雄的手一直都不老实,搂住了小月,就在她的上吻了起来,而她也没有拒绝他。

 他们两人的座位,正在中间,后面还有很多人。他们一接吻,一定抱在一起。这一抱,就挡住后面人的视线。所以后面的人就“嘘”了声,对着他们吹口哨过来。

 小月明白后面的人为什么会嘘过来。她就站起身来,拉着小雄,走到最后面的空位上去。后面就是墙壁,不会有人再嘘了。这是个最理想的地方,绝对不会影响别人!

 小雄心里就是毫无顾忌,他搂住小月,先由接吻开始,慢慢进入了‮摸抚‬。小月也闭上了眼睛,享受这种异的安慰。所谓得寸进尺,小雄此时真是得寸进尺了。

 他由她的衣服外面,慢慢地摸到她的衣服里面了。男人的手,是最能刺女人的东西。他用手指在她的房上捏着。小雄所感觉的,是软、细致,而又富弹的豪

 还她有那匀称又滑美可爱的玉腿,也是每个男人所喜爱的。小雄也是男人,他在她的‮腿大‬上爱不释手‮摸抚‬着。

 小月被他得飘飘仙一般。突然,小雄的一手伸到她裙子里面去了。并且向她那小三角里面,想要把手向里面伸进去。这时,小月有了反应了。她打了他一下道:“你怎么这么大胆,摸什么呀!”

 一阵娇嗲的声音,而又轻微的,送到他耳鼓中。小雄只有用微笑看着他。他继续努力,还想再去摸。但这次小月的防范很好,使他无法得手。银幕上在演什么,他们两人都不知道。

 在小月来说,她所得到的只是异的‮摸抚‬。小雄所得到的,是一些刺和‮奋兴‬。看来小月也不是初次接触男人的。小雄在动脑筋,想要变换一下方式进攻,可是电影的影片也已经放完了。

 一阵铃声响起,灯光随着大亮。看电影的人们,纷纷站了起来,由四下里向外走了出去。小雄抱着小月的细,用微笑看着她。小月耸耸肩膀,对他说道:“你看过这场电影,演的是什么呢?”

 小雄笑道:“有好多香吻、玉腿、肥,可惜都没实际看到!”小月也笑道:“你还想干什么?”小雄笑着说道:“带你一块去真正看一看!”

 小月听了,脸一红,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道:“我们才认识嘛!”小雄道:“这也是新嘛!以前叫做一见倾心!”

 小雄挽着她的手,走了不到五分钟就到了小雄下榻的酒店。小月问道:“你住在这儿?”小雄说道:“是啊!,环境还不错!”小月又瞪着他说:“你这人的信心很足,你知道我一定会跟你去吗?”

 小雄不说什么,他搂住了她的,几乎抱着她一起进电梯!这是一个设备很齐全的房间,客厅布置得很整洁,有沙发、有电器用品。

 连在客厅后面,就是一间卧室,看起来情调很不错。小月向四下一看,就知道这是情大陷井。可是她并不害怕,反而笑嘻嘻的去外套,出里面粉红色的鄂尔多斯羊绒衫和开司米裙子,走到那个长沙发上坐下来。

 小雄由冰箱里,拿出了一杯冷饮,递给她。小月接了过去,她坐下来的姿势很好看,腿翘了起来。因为她的裙子很短,白的‮腿大‬和那丰部,也出一大半。小雄一看,小月出了那双‮腿大‬,三角也几乎可以看到了。

 这是小月故意的,要使小雄更上自己。“你穿的这么少,不冷吗?”小雄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他看得只是口水,心里也在跳了。小月早就看出了他的情形了,伸手就把自己的裙子往下拉。裙子很短,拉也拉不下来。

 “美丽冻人啊!”小雄看的发呆了,由沙发上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他笑道:“啊!你好感啊!让我仔细看看嘛!”小月听了,笑笑的站起来。小雄走上去,一抱就抱着她热烈的狂吻着。小月被吻得“啊哼哼”

 叫着,也紧紧搂着小雄。小月的脸上,上,也不知被吻了多少次。她的人也有些迷糊了。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竟把她的上衣解开了。小雄笑道:“咦!小心肝,你的罩呢?”

 小月笑道“我不戴那东西的,干什么嘛!多麻烦!”小雄对她的这一对豪,爱得发狂,伸手就去摸。摸了一阵,小月的头硬起来了。红红的,像一粒樱桃,光洁可爱。

 再加上小月那一副娇笑着的容颜,使得小雄火高烧。他又一抱,就把她抱进卧室去了。小月也不抗拒,也没出不快之,她像一个新娘一样,任他摆布着。她只是娇声说道:“你干什么嘛!怎么我的衣服啦!好讨厌!”

 小雄把她由上一放,顺手就把她的衣服,全都下来了。小月倒在上,身上只剩下了一条小小的三角,她本能的夹紧了腿。

 小雄把自己的衣服也了。他伏‮身下‬去,在她的房上起来。小月被他得心惊跳的。她挣扎了一下道:“你小心点嘛!,都把我痛了。”

 小雄笑着说道:“放心吧,我的心肝,我怎么舍得痛你呢?”他着左边的头,手指捏右边的头。小月全身都起作用了,使她觉得变化最大的地方,是下面户里。

 他一口,里面就收缩一下,同时还有一阵阵酥。里面好像有虫子在爬一样,爬得心里的。红之中,出了丝丝水。越是的厉害,水就越出来越多。

 小雄见她的脸弹红的像一朵玫瑰一样,加上那股态。他也忍不住伸手去拉她的三角。小月惊叫了一声,她也拉住子,不让下来。但是,她半推半就的,终于还是让小雄解除了最后屏障。

 可是小雄的内还没有下来。小月就隔着子在他巴上捏了捏,这一来却使她很失望,因为他还没硬起来。小月捏了一下道:“这是什么嘛,怎么还没起来,好差劲!”

 小雄听了,很不服气,他掉内,把出来,小月的手迅速就握了。他的巴被她的玉手一握。软香肠就摇摇晃晃地‮硬坚‬起来了。它越长越硬,头也暴涨了起来。一又长的大肠,翘得好高。

 小月被他这么一来,心里一惊,连忙由上坐起来,一对眼睛死死盯住小雄下,小月说道:“你会变魔术呀!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大?”她一面问,一面又伸手去捏。然后笑道:“这东西是够大了,但是不知道起来本事如何?”

 小雄笑着把她的‮腿大‬分开来,伸手就去摸她的小。他笑着说道:“你这里很鲜,你每一次能一个多小时吗?”小月又是一惊,说道:“什么?那会死人,谁也不能支持那么久的!”

 小雄笑着说道:“小心肝,你不喜欢大肠吗?”经他这样一问,小月倒就说不出话来了。她在暗想,这么大的巴,得吓死人,赶上前几天吊的那个黑鬼了。

 她虽然不只一次地跟男人过,却一直没遇到有这么大巴的中国人。小雄的手在她户上继续摸着。她的,被摸得奇出了很多。小雄摸得她的口上一片水汪汪的。他一把将小月按在下面,‮腿大‬一抬就跨上去。

 小月虽有很多经验,但像这样的大巴遇到的不多,她心里有点害怕,要是让他上了,不知会不会把她的小坏。她心里一急,就说道:“哎呀!不要这么急嘛,我还没准备好哩!”

 小雄可不管这些,他立刻就用头在她‮腹小‬下顶着。小月被顶得心的,想不也不行了。于是她就扶着他的巴,对着她的道口上轻轻了一下。

 小雄见是机会,便将巴向里一顶。大头马上被套得紧紧的。“哎呀!轻点嘛!痛死了。”小月不叫了起来。小雄也感到头一紧,好像咬住一样。

 他知道已进去了,就把巴连顶了数下,整巴都进去了。小月感到里涨得要命,尽量把‮腿大‬叉得开开的,好使得她的道涨得更大一点。小月嘴里着长气。她的手在他身上敲打着,口中只是“哎呀”的轻叫。小月的小,虽然是时常给男人的。

 但她平时被的并不算大,大多是些只有十几公分长的家伙,现在遇到这个小雄,真是惊喜不定。她被他的进来了,道里虽然痛得难受,然而她娇之中,还是不停的水。

 小雄的巴顶进去后,他就向下面一看,只见小月的翻了一个大,裂得要炸开一样。两片,也被他的茎涨得翻开来,紧紧地把巴夹住,在俩人的夹里,小月的的水直

 小雄开始慢慢着,小月感到这种滋味,真是太舒服了。他的大巴好像顶到心尖上一样,整个小得紧紧的。如果没有这种痛和绷紧的感觉,她反而觉得不够刺!小月正在想得入了神,小雄就狠狠的顶了两下。

 小月被他用力顶了两下,马上叫道:“哎呀!轻点呀,你也不知道,自己的东西有多大,像驴似的,我是咬着牙忍住,勉强让你进去的,你可得慢慢来。”

 小雄看她直流汗,知道她有点吃不消,不敢一下就得狠狠的,他就把巴向外拔出一点儿来。

 他伏在她的身上,将那条巴放在她的道里泡着。小月感觉到他的巴拔出了一些出来,就动了一‮身下‬体,把‮子身‬睡正了点。

 但想不到这样子一动,道里就一阵酥。小月在想,如果都进去,一定更舒服,可是又怕那样会死的,就是不死,恐怕也会裂开来的。

 小雄的巴泡了一会儿,感到里好像会动似的,于是他又起来了,他拔得不很凶,入时也慢慢的顶送。

 小月感到里有些畅快了!他的得很慢。她只感到‮体下‬的,痛的情形比刚才好得多了,就了口气说道:“小雄,现在可以深点,动一动吧!”

 他点点头,吻了她一下,便开始得好热烈了。他把整巴,用力顶了进去。菲感到有点吃不消了,不但道的大头也开始发威了。

 那头一入,道就好像要裂开似的。小月便道:“哎呀!小雄,我吃不消了,哎呀!要破了!拔出来些!死人啦!”小月痛得张牙裂嘴的。小雄见她现出痛苦的样子。

 就不敢用力,也不敢得太深,又恢复刚才那种法。小月经过一阵狂干,已经快完了。现在感到好了一点,就觉得舒服起来了。

 小雄有时快有时慢,巴只在入三分之二的范围活动,这是小月从未尝过的滋味。她放松了‮体身‬,任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最会干这回事了。

 突然她的心尖上,奇起来。她忍不住这种,就叫道:“啊!哎呀!大巴哥哥!你到心上去了!”小月一叫,使得小雄劲头更来了,他狠顶了几下,小月的之中,就“滋滋”作响起来,同时两人,发出“拍拍”的响声。这种声音,听在小月耳里,觉得实在够刺了。小雄又是一阵狂顶,顶得小月快发狂了。她把双脚在蹬,双手也舞,翻着两眼,同时她的里也了“滋滋”的响起来,一阵白白的东西由了出来。小月一,就用力抱着小雄,不让他了。但小雄了半天,还没得到足。

 小月叫他把大巴拔出来,他还是舍不得拔掉。他向小月说了很多好话,可小月一定不要了,人也软软的。这种的事情,一定要双方同意,现在小月不要了,她已得到足,小雄也不愿再强求她,只好把茎拔出来。

 小月很快的就由上爬起来,她急忙跑到浴室去,洗了一洗。小雄对这次,没有得到足。他的巴还是翘得高高的,硬得肚子都痛了。

 小月洗好了,回到边来。她就笑道:“你的东西真大,我有点吃不消呢!”小雄失望的道:“唉!你真差劲,才几下就了!”

 小月笑道:“你不要那么贪心,人家平时都是玩小的,你的这么大,要慢慢来,我才会适应的,以后包你满意就是了!”小雄道:“你现在就满意了,我却在受活罪。”

 小月听了,就笑起来,把他的巴用手套动了几下。小雄心想,就让她套套也好。他就躺了下去,巴让她套动。小月套了一会儿,说:“你是很厉害啊!”用手托着她丰房,将小雄硬梆梆的巴夹着上下套动,她用舌尖着正在套动中的头,得小雄血脉贲涨、火焚身,小雄两手不自的、到她发中用力着,嘴里不也发出“喔…”的叫声…小月一手握着小雄的巴,一手扶着他的卵蛋轻轻地捻着,她侧着身低头用嘴、将小雄的巴含着,用舌尖轻轻的在头的马眼上着,慢慢着、吻着、咬着、握着巴上下套动着,得小雄全身沸腾,不断的颤抖,双手猛力的拉着她往上提…

 小月看到小雄情形,她起身骑在小雄的身上,像骑马似的蹲了下去,双手握着小雄的巴,对准了她的口,‮子身‬一沉,向下一坐“滋!”地一声,小雄的巴已全被她的小了进去。

 “顶到我子里了…”变的的小月说着,她‮腿双‬用力股一沉,把巴顶在她的‮心花‬上,紧窄的壁剧烈的收缩着,夹的小雄全身麻的发软,真是美极了。

 “小雄!现在换我你,舒服吗?”小月半眯起眼睛,态毕现,一上一下的套着巴,看着她漾的神色,小雄连忙伸出双手,玩着她那对丰房。

 眼睛看着小月小套着巴,只见她的两片,一翻一入,红翻腾,小雄的快逐渐上升着…“嗯…你…你…我你……好过瘾喔…你痛快吗…哎…唷…我又要出来了…”

 小月一边叫着,一边上下用力套动着,几分钟后,猛地感到她一阵哆嗦,一股热滚滚的,直而出,浇在小雄的头上…她长吐了口气:“啊…美死了…”

 整个人伏在小雄的身上。小雄也被那股热,的只感到身一紧、一麻,火热的,全部在她的‮体身‬内…“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中国人!”小月息着说。

 “是吗?你还和外国人过?你到底是干吗的?”“你真的不认识我啊?那我就不告诉你了,省的以后你到处跟人说过我,我不会承认的哟!”

 小雄真的不认识她,应该认识她吗?小雄把她抱起来走进了卫生间和她一起洗澡。在卫生间中,小月真像一位体贴的小子,她帮小雄冲完水后,拿着香皂由脖子开始,全身仔仔细细的涂抹着…

 当她的手滑到小雄的腹下时,她蹲着用双手托起她丰的双,轻轻地夹着那感地、慢慢着,的小雄全身虚般的发麻,口中也不断的呻着,小雄的巴也感动的直点头的掉下泪来…

 小月抬起头,轻恌的对小雄抛个媚眼,慢慢的站起来,要小雄坐在浴缸边缘,用她已沾水滴的、那丛乌黑浓密的‮处私‬,磨擦着小雄涂泡沫的‮体身‬,她的动作惹的小雄更发狂…

 小月用莲蓬洗净两人身上的泡沫后,弯‮身下‬来低着头,先用她丰房,磨擦着小雄的‮腿大‬、用舌头着小雄早已滴泪的巴,然后用手握着涨的发紫的头,轻轻地着,口含起小雄的卵,轻轻地吐着…

 被小月、‮辣火‬的煽情,强烈的小雄的意识,小雄像一只出栅饿虎,急吼吼的将她抱起,她也顺势跨坐在小雄的际,一手勾着小雄的脖子,一手握着小雄的巴,然后缓缓地往下坐…

 “小雄,我的亲汉字,我要你的大巴…亲丈夫,你想要了吗…?我的小…好想你的…大巴…小巴…痛快…好痛快…亲亲…小雄…舒服吗…?”

 小月双手搂着小雄的脖子,一上一下的动作,眯着双眼,嗲声的哼叫着。她不在惧怕小雄的巴了,经过刚才的一回合,已经适应了小雄的大巴。

 两片小壁像小嘴般,不断地着更加膨、‮硬坚‬的巴,丰房,在小雄的膛上下磨擦着…“啊…真好…我的亲亲…唷…我…舒服极了…我的小冤家…亲亲…你舒服吗…哟…我…太…痛快了…哎…呀…我忍不住了…”

 小月像骑着一匹正在跳跃中的马,她的‮体身‬不停的上下颠簸、套动着…她的叫也更起小雄的兽,但因为坐在浴缸边,活动不方便,熊熊火像山洪爆发后,却被压抑的无处奔

 于是小雄将小月环抱着站起来,她将两腿盘在小雄的背上,‮硬坚‬大的巴顶在道里,一步一顶的将她抱进卧室。

 这个姿势,让小月更是声不断的乐翻了…小雄将小月放在上,让她的下靠在边,小雄弯身半趴着,双手按在她肩上,大起大落用力的着…

 “嗯…嗳…哼…小美死了…你的巴好硬…又顶到‮心花‬了…‮心花‬被干得…又麻…又…舒服…哼…死我了…”“哼…我…不行了…舒服极了…要…丢了…快狠狠…干吧…快…快磨…磨…丢…我又丢了…”

 小月痛快的简直发狂了,猛烈的‮头摇‬叫,终于达到了最高,一次再一次的了…额头和‮体身‬都冒着微汗,单上了一大片,人像陷入休克了…小雄虽然没有达到高,但是看到小月这样,就将小月抱起,翻身躺在上,让她睡在自己身上。

 小雄闭着双眼,怜惜的,一手轻抚着她的背,一手轻轻擦拭着,她冒着微汗的额头,小雄的嘴轻轻吻着她因大身后而显得有些憔悴的脸庞…经过短暂的休息后,小雄感觉小月已苏醒了,她轻轻的回应吻着小雄,不安份的‮动扭‬…

 “你太强了…”小月弯身低下头,靠在小雄的肚子上,一只手‮摸抚‬着小雄的部,一手握着小雄的巴,用嘴轻轻的含着…“小雄,我被你的差一点就死了,现在人还耐不住你折腾,让我先用嘴帮你消消火吧?!”

 她说完,用手先将巴轻轻的套了几下,然后用口含着巴慢慢地进,又慢慢地吐出,用牙齿轻咬着,再伸出舌尖在头上勾逗着!

 一手在下方握住两个丸,不停在上面上抚,捏着…“喔…好…好…死了…含的好…的好…你的嘴真好…”小月灵活的小嘴和双手,套的小雄舒服的全身乏力,嘴里不断的哼出声音来…

 “小雄,你的大巴…好…好硬…我恨不得天天含它…它…你舒服吗…我吹得好不好…我要你在小嘴里…亲亲…你舒服吗…”

 小月不断的吐着头,双手在巴和丸上不停的捏着,嘴里嗲声嗲气的哼叫着!“喔…好…好舒服…小货…你真会玩…大巴好…酥…你…快…别了…我要了…死了…我要了…”

 小雄全身舒畅的、痛快的了!浓浓的入小月的口中…小月将全部入,翻身对小雄抛着媚眼,用手将小雄刚了一股巴,入她的小里,然后趴在小雄身上…

 “小雄,你了…小巴…我的小也要呢…”她将‮体身‬轻轻左右的摇幌着,夹着巴的小也摇着,摇得小雄全身麻酥酥地,不又痛快的将第二股、第三股入小月的中…

 连续的情过后,小雄疲倦的闭上眼睛,沉浸在刚刚的快乐余韵中,小月趴在小雄身上,双手轻抚着小雄的眼皮,温暖的手让小雄全身渐渐地松懈了…

 等到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五点,小月也不见了,阿信还没有回来。小雄打开电视,北京台正放着电视连续剧《大院子女》,当身穿戎装的女主角出现在银屏上时候,小雄“哎唷!”一声,这…这不是下午和自己在这上作爱的女郎吗?叫什么?小月?小雄耐心的把这集看完,出来演职员表,吴越!什么小月?原来是演员吴越!

 也怪自己很少看国产片,难怪她问了两次“你真的不认识我吗?”但是一个有名气的女演员咋会在酒吧门口随便跟男人到酒店上呢?难道真的像人说的的,演员都是‮子婊‬?

 小雄正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接到了鞠萍的电话,问他晚上有没有安排,如果没有安排就一起吃个饭,顺便给他介绍几个朋友。小雄自然是没有安排,连忙问了在哪里,并说由他请。鞠萍说,到全聚德吃烤鸭吧。

 于是小雄打车直奔全聚德。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