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222章
  第二天中午小雄才从睡梦中醒来,他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下了楼到总台吩咐给自己订明天的机票,由于阿信的工作还没有完,所以阿信还要在北京待几天。

 小雄在二楼的餐厅吃了午饭后回到房间,给昨天在餐馆过的那个‮妇少‬打‮机手‬,‮妇少‬很高兴,她为小雄还记得她而欣喜。

 一个小时后,‮妇少‬走进了小雄的房间。两人就像多年的好朋友一般拥抱了一下,小雄让她坐在沙发上,并给她拿饮料。

 “我叫李力雄!你呢?”小雄坐在她的身边搂这她娇弱的肢问。“章蕙!”她从口袋里掏出了香烟,冲小雄示意,小雄摇‮头摇‬说:“我不吸烟,你自己吧!”

 她点燃了香烟和小雄聊起来,她今年三十二岁,结婚七年儿子五岁了,和老公一起开了一个商店,主要经营各种调料。聊着天时候,章蕙的一只手就按在小雄的巴上,当她感受到小雄的起时说:“别光聊天了,我时间不多,咱们上吧!”

 “啊,好弟弟,我们上吧!”小雄和章蕙和衣上,开始解她的衣服,出黑色透明的罩,再把罩的钮扣解开,一双不大但是坚房便挣脱出来。小雄含着一只着,一只手按摸着另一只房。

 “啊…好舒服,‮劲使‬咬…‮劲使‬按…我老公因为我子小…都不太喜欢咂…”章蕙‮奋兴‬起来。小雄一手摸着坚房,一手入三角内,摸她的及大,用嘴含着一颗头猛猛咬。手在大上来回‮擦摩‬着,大越来越热,蒸发着热气,一会,一股爱便夺门而出。

 “啊…好热…好…不要啊…快啊…”玩了一阵之后,把她的裙子了下来,啊,又是感的黑色透明内,外面罩着袜,但神秘之处隐约可见,太人了!小雄将头探至‮腿大‬跟部,张口添食起来,啊,一股人的气息气面扑来,这是成女人的气味啊!真愿永远食!

 “啊…哎呀…你要死我了!哎呀…”她此时漾,全身发抖,边撒娇边叫,小雄去除了她的袜,一双秀腿呈现出来,再去除了她的内,整个部暴出来,她的浓密,若隐若现,淋淋的挂,两片小,一张一合的在动着,就像小嘴一样,真是太美太人了。

 小雄先用嘴先到那口亲吻一番,那是章蕙的第二张嘴啊,小雄深情地亲吻着,再用舌尖舐她的大小,小刺得小雄的,然后钻着她的道口,虽然味骤起,但那是她的生理华,与小雄的截然不同,然后再用舌尖伸了进去舐刷一阵,到气泡丛生,然后再用牙齿轻咬她的核,那是少女般不经时世的核,可叹她的前夫不知珍惜,这是名器啊!

 “啊…哎呀…你要死我了!哎呀…”章蕙被小雄得腹部时而崩紧,时而松弛,一波一,双手紧抓单,头‮奋兴‬得左摇右摆,不住的呻

 “啊!哎呀…我受不了了…你…舐…舐得我全身酥死了!我要…了…”“哎呀!亲哥哥!你得我死了…呀…轻点嘛!好痛呀…好难受…求求你!好哥哥!别再舐了哦…我要…了。”

 小雄摆动灵活的舌头一阵咬舐,她的一股清白炙热的爱便滚滚而出,像溪似的,从门,到肥,再粘落单。

 她已不停颤抖,弯起‮腿双‬,大大地向两边分着,把单,把整个更高凸起来,让小雄更彻底的舐食她的水。小雄双手托着肥,更深地埋入部。

 “亲爱的章蕙!你的水好多啊!”“好弟弟,有人说我的是名器,叫水帘。我碰不得男人,有时候几句挑斗的话就会让我的水一哗哗的!”

 “是吗?宝贝!”小雄将身一探,着大巴,先用那马眼垂着一滴爱的紫红的大头,在她的上研磨一阵,磨得章蕙麻难当的叫道:“哎呀…别磨了…死了…快…快把你的大下去…给我止止…求求你…快嘛…”

 的章蕙起来!“啊呀,快点嘛!啊…”“大姐,我来了!”巴对准,后猛的下去“濮滋”一声,全部没入,直捣凤。“哎呀!我的妈啊!太大了,死我了!”小雄开始轻,她也‮动扭‬股配合小雄的

 “嗯!好呀!亲弟弟…小被你的大巴搞得好舒服,亲丈夫…再快一点…”“啊…我又要给你了…好舒服呀…”

 一股滚烫的水直冲而出!小雄感到头被热滚滚的水一烫,舒服透顶,将头向后一仰,大口呼吸:“好舒服呀,大姐,我要你更舒服!”

 随即改用猛攻狠打的战术“濮滋!濮滋!”之声不绝于耳。“哎呀!亲弟弟,姐姐…可让你…你…死了…小亲亲…要命的小冤家…呀!我痛快死了!啊…”她这时感到有一股不可言喻的快,舒服得她几乎发狂起来,把小雄搂得死紧,把股猛扭猛摇。

 “哎呀!亲丈夫…我一个人的亲丈夫!痛快死姐姐了…我舒服得要…要飞了!亲人!乖…你是姐姐的心肝…宝贝…我不行了…又…又要了…呀…”

 小雄是猛猛顶,她的‮心花‬一之后,咬住小雄的大头,猛,就像头上套了一个圈圈,那种滋味,真是感到无限美妙。

 此刻章蕙已全身酥软,全身软棉棉的躺在上,那种模样分外人。小雄知道章蕙已经进入状态了。小雄将章蕙的‮腿双‬于自己的上,更加深入地入。

 “哎呀!哥哥!我被你的大巴搞得快要上天了…你的巴顶…顶…顶死我了…好酸呀…”大大约200下后,小雄将章蕙的‮腿双‬抬放在肩上,动自己的大巴,毫不留情的猛

 “哎呀!亲弟弟…不行呀…快把姐姐的腿放下来!啊…我的子要…要被你的大巴顶穿了!小冤家…受不了啦…哎呀…会被你搞死的!会死的呀…”

 又大200下后,小雄将章蕙的‮腿双‬放下,将章蕙上身抱起,面对小雄坐于上,重量于大巴上,分外‮奋兴‬,异常爆涨,不由自主狂顶起来。

 “哦!我知道了!亲哥!我的心…被你顶得好好舒服…也好好…哥!真死了…”不知不觉100多下又过去了,小雄向后躺在上:“大姐,你自助一下,往下坐。”

 “啊呀!我的亲哥哥,大巴的亲丈夫,快、快往上顶,顶深点,顶死姐姐吧!我好舒服…美死了…姐姐…要…要给乖、乖弟弟了,哎啊!”“姐姐,我来了,我的亲姐姐,亲妹妹。”“乖弟弟…实在是受不了啦。啊!死我了,喔…”

 章蕙一双大白房上下摆,左右晃,真是太刺了。又了一阵,章蕙仙“大姐,以我的大巴为中心,旋转一下!”章蕙左腿跨过小雄上身,开始旋转。

 “哎呀!小宝贝…姐姐…要被你干死了…我的小…快…快被你转穿了…亲丈夫…我不…不行了…”章蕙声叫道。

 “怎么啦?我亲爱的姐姐!是不是很舒服呀!”“我…我都被你整死了…求求你…我真受不了啦…”章蕙背对着小雄,已无力呻!“亲爱的姐姐!舒不舒服?”

 “死小鬼!还问啦!我都难受死了还来调笑小雄!真恨死你啦!”“大姐,现在来点温柔的,好吗?”小雄就从后面抱住章蕙丰圆润的大房,摸起来,不时的捏几下那两粒特大头,姐姐被小雄‮摸抚‬得不停的颤抖,全身酥麻酸

 大巴当然也不能闲着,温柔地磨擦着火热的道。“啊!乖儿…姐姐被你得好难受…啊!你…你停一停…不要再呀!我…”

 看着章蕙舒服的样子,小雄高涨,‮子身‬向前一探,章蕙已双手支,肥高耸。一双大白房垂于小雄的双手,好有弹!大巴又异常爆涨,不由自主狂起来。

 “小心肝…大巴的亲弟弟…快用力死姐姐吧!我好舒服,啊…人家‮心花‬被你碰得酥麻死了…哎哟…我要…了…”小雄直起上身,双手掐住姐姐的,又用力狂起来。

 “人家忍不住了嘛,亲弟弟,啊…要命的亲丈夫、亲哥哥、亲儿子…你要干死我了呀…”说着,大股滚烫的爱争相奔向小雄的大头“啊…”一阵快传遍全身,太了,头发涨“不,现在不能!”小雄暗暗憋住。

 “喔…我要被你干死了,我、我不行了…求求你…饶…饶了我吧。”“大姐,马上我要把男人最宝贵的东西给你!”小雄把全身酥软的姐姐平躺在上,抓起她的美足,上抬并分开,然后将大道,双手十指分开十足趾,并深嵌其中。大巴快乐地着,十指也在十足趾间着。

 “啊…乖弟弟…最了…死了…啊,啊…”她被小雄这一阵猛搞、头东摇西摆,秀发飞,浑身颤抖,叫。“啊!亲弟弟…小丈夫!姐姐!又了!啊!”“啊!亲姐姐…姐姐…小雄…小雄也了…”

 这次他俩都同时达到了的高,紧紧的搂抱在一起,猛大气,魂飞不知何去。章蕙是一点半来的,三点走的,临走的时候问小雄要电话号码,并说回去看小雄的。送走了这个妇,小雄上街去了,来了一趟北京总的给自己的女人们买点纪念品啊!

 ***由于机票订晚了,只剩下夜航的班次了,头等舱里的客人更加的少,只有一两位空姐轮值。

 飞行不到一个小时,另几位乘客早已沉沉睡去,只剩小雄一人独醒。由于昨天晚上和阿信疯到今天凌晨三点多,睡眠不足些头疼,便找了空姐过来,要她帮送杯coffee。

 “先生!你的coffee!”小雄瞄见这个靓姐的名牌上写着“童安琪”约165公分的身高,明亮的大眼。北航的空姐就是比南航的漂亮啊!“谢谢!”

 小雄伸手接着热腾腾的杯子,不小心烫了一下手肘,正好碰到她弯下来、凸在小雄身边的部“啊…”她不好意思的轻轻叫了一下,小雄连忙向她道歉,但她并未出不悦之,看来是基于这个行业的礼貌吧!

 她用浅笑说明不在意,还俐落的拿纸巾帮小雄擦手。“sorry”明显的看出童安琪有点心神不宁“你的名字很好听,和‮湾台‬歌星童安格差一个字,你不会是他妹妹吧?”小雄趁机和她搭讪,她看了看自己的名牌,似乎知道小雄偷看过了,她眨眨眼:“他配吗?”我靠!这么傲啊!

 “我叫李力雄!”小雄稍微介绍了自己,也和她小聊了一下,知道她住北京,大学毕业后当了一阵子女秘书,两年多前考上空姐刚到头等舱服务不久。结束短暂对谈,童安琪向小雄点个头,表明自己要去备餐室整理餐具。

 小雄看着她的背影,绿色的窄裙下有一双修长的美腿。小雄回过神来试着,想睡一下,没想到刚才喝的咖啡正要发作,脑袋太清醒眼睛一闭,都是童安琪细致的脸蛋和制服下姣好的身材,

 旁边的旅客都己睡死,只有隆隆的鼾声和飞机闷闷的引擎声合奏,小雄想起妈妈说过,有些头等舱的空姐会提供另一种服务的,只看自己有没有这个福可享,于是起身往备餐间走去。

 童安琪在小小的备餐间里,背对着小雄在整理餐具,她听见小雄的脚步声,转过身来,用银铃般好听的声音说:“李先生,还头疼吗?”她关心的问着小雄,小雄点点头,她好像忽然想起小雄方才碰到到她的部,鹅蛋似的脸上泛起一阵嫣红。

 “童‮姐小‬,我有点发烧!”小雄撒了个小谎,她居然走过来摸摸小雄的额头。“没烧啊!”她莞尔一笑,彷佛看穿了小雄的恶作剧,这时飞机突然晃了一下,她一时没站稳,结结实实的整个人,跌在小雄怀里。

 小雄的生理反应迅速而明显,西装档里的硬物,恰好顶在她柔软的重要部位,小雄的白衬衫领口也沾上了她粉的口红。很意外的是他们俩都保持不动,彷佛是种时间的凝滞,小雄闻着她好闻的发香,轻轻地抓住她的小手。

 没有多说任何一句话,小雄低头亲吻了她润的,她没有躲避…小雄轻轻咬着她丰厚的耳垂,她没有抗拒。

 小雄沿着制服的裁切线探入她两峰之间深邃的沟涧,她只是气更了,就连小雄拉她的手,贴在小雄坚实的裆上,顺时钟方向划圈,她也只是脸更红了。

 快速通过一、二垒接下来,只要再踏一下三垒垒包,确认一下她的反应程度,小雄就可以确定滑回本垒的时间和进垒角度。

 小雄温柔的半掀她的窄裙,可以感觉她和小雄口相贴的急促心跳,探进她的幽谷边缘,隔着丝袜在她两腿之间,竟然还可以感觉到渗出一大片滑黏濡。

 女人的反应告诉小雄,她准备好接小雄这个男人滑入她的本垒。还是不发一语,童安琪伸手关了备餐间的灯。于是小雄和童安琪就这样,在只有布帘虚掩的小备餐间结合彼此最‮密私‬的器官。

 随时都会有人闯入的刺感,令小雄紧张而又亢奋,幸好头等舱客人不多,又都睡得烂,别的空姐也都轮班去睡觉了,但也不可能衣衫全解。

 小雄解开童安琪的领口,拉下她的紫罩一侧,咬吻她豆大的头,她忍住气却轻轻的哼着声,一面享受小雄的侵袭,一面伸手下去解开小雄的皮带,褪下小雄的西和底,小雄早已充血坚的浑重巨,被她的纤纤玉手掏出,深褐色的头上早沾晶亮的分泌物。

 她蹲‮身下‬先用纸巾帮小雄仔细清洁,小雄终于打破沉默:“你为什么肯肯跟我…?”童安琪停止了手边的动作,抬起头来看着小雄幽幽的说:“因为你长相和个性,都好像我初恋的男朋友而且…你好温柔!”

 原来如此。小雄知道她需要,不要再问是不是获得额外的服务,现在蹲在小雄前面的就是一个寂寞的人,一个四海为家、难得获得慰藉与感情的空姐。小雄点点头‮摸抚‬她的发,解开她整齐的髻,她原本齐肩的秀发如瀑洒下“不要了!”

 她提醒着。小雄油然生起一股爱怜之心,紧紧的抱住她的粉颈,她彷佛知道小雄的暗示,‮体身‬前倾、微启粉的双,为小雄把包皮褪至部,小雄顺势一送,将青筋暴怒的巴,入她的小嘴里。

 她轻轻的咳了一下,小雄感的前端似乎顶到她的舌。“童‮姐小‬,对不起,我会慢一点!”她点点头,说:“还是叫我安琪吧!我不喜欢‮姐小‬这个称呼!”继续为小雄品尝含的生命之源,她吐的速度不快,似乎有些生涩。但小雄已感到一股‮奋兴‬,从背脊传导至脑门,小雄一面律动、一面问她:“和你男朋友有几个月没做了?”

 她没有回答,因为她正在为小雄,不过小雄感到她的手,在小雄的两粒囊上缓缓的扶了三下,小雄知道这就是答案,难怪刚才探她裙底时,得这么快。

 “你很感哦!”小雄顽皮的夸了她,她抬头出可爱的眼神,吐的速度愈来愈快,小雄突然很想在她口中和脸上发。童安琪似乎看出小雄的心思,在嘴里可以漱口,在脸上可以补妆,但制服脏可麻烦大了。

 她顺手拿了条巾挡在领口和前,小雄的愈动愈快,她的舌尖在小雄的最感顶端游移,小雄知道要憋一下以免出太多“我要出来了!”她点点头,小雄“嗯”

 ”的一声,第一次和第二次发在她的嘴里。第三次送时,小雄快点拔出来轻轻“啪”的一声,在安琪打上粉底的细致脸蛋上,之后再出一波后,小雄赶忙忍住。

 “你是坏蛋!”白稠的从宝华的面颊和嘴角滑至口,她赶忙用巾拭去。小雄居然在这个优质空姐的脸上,心中狂跳不己,看着昏暗中的宝华,更有一种朦胧的美,小雄只想快点和她做最紧密的合。

 “不用休息吗?要不要喝口水?”宝华从餐橱中拿了一杯水给小雄,口两座小山上下剧烈起伏,大概不能叫出声,让她觉得很不能尽兴,小雄一饮而尽,再让她握住仍硬雄壮的茎,回答了她的问题。

 “我是不是很啊!第一次见面就和你…还让你在我的嘴里和脸上!”“不是很,是非常!”小雄笑嘻嘻的说。

 她在小雄巴上加了力,重重的捏了一下,小雄忙往后闪了一下,她有轻轻的小雄的巴。

 好一个风情万种,妩媚可人的女郎啊。小雄让童安琪半靠在备餐台上把她的窄裙往上起,至她细细的间,分开开她的双膝,她紫的丝质‮丝蕾‬内拉至脚,伸手寻探进入的花园开口。

 她的浓密早已漉一片,小雄再用头直接磨擦她的核,她咬着嘴,像是舒服又难耐,小雄正想长驱直入最后的堡垒,她不知从那拿出一个保险套体贴的为小雄戴上:“sorry,快乐但小心一点!”

 她恬静的看着小雄,眼睛水汪汪如镜。小雄一阵感动,扶着自己的巴,往安琪粉的皱褶开口去,她一阵颤动,小雄马上感觉到‮女美‬的体热急剧上升,小雄用手指,先伸入中反覆送,汁泊泊出,她双眼微闭彷佛正要享受一季的高

 小雄把童安琪的领口再解开一些,拉下她整件罩到腋下,刚才被小雄碰触的双峰昂然跳出,她暗红色的头已翘起,是小雄最喜欢的型,小雄再度品尝她房柔滑的肌肤。

 她被小雄得上半身往后仰,美丽的乌发在脑后感的晃动,小雄一面头四周突起的颗粒,一面,再用手指轻摘挑起。她在小雄耳边细语吐气如兰:“快进来,有人快来接我的班了!”

 小雄在两人‮体下‬‮擦摩‬之际,彷佛听见渍渍水声,知道这是最好的入时机,双手扶起她的部,她,小雄握着大的巴,左手拨开她的,轻轻踮脚,再用力一,只听见“噗哧”一声,顺利的契入她的体内。

 “哦…”她试着不出声,却还是忍不住闷叫了一下。小雄故意轻轻的问她:“舒服吗?”童安琪的空姐制服早己半遮半解,忘情的答:“是!再进…”

 小雄由慢而快的送进入、退出、再进入…器官的黏膜牵动是人间最感的拔河,一对只有下半身半的‮女男‬,让最原始的器官‮擦摩‬生热。

 童安琪的很紧,应该还没有多少经验,小雄一面送、一面咬吻她制服下微微出并随着简谐运动轻晃的右“嗯…我…快…”

 童安琪呓语起来。她靠着餐橱边缘,小雄轻轻抱着她的作她的支撑,她两条穿着丝袜的长腿抬高紧箍在小雄的部,她两只脚踝还穿着米的高跟鞋,小雄用整个手掌‮抚爱‬她修长的‮腿大‬内侧,她两腿夹得更紧,小雄的巴几乎无法前后律动,只好更加把劲做送。

 她制服上的名牌已随着小雄的‮刺冲‬而有些松动“童安琪”三个字在小雄眼前隐约出现。“啊…”她终于忍不住娇呼出来:“我…来了…对对…碰到‮心花‬了…收缩得好快哦…一次…第二次…”

 听到她低低沉却陶醉的叫声,小雄不‮奋兴‬而送得更快更深,她也伸手下去抚爱把玩小雄的囊:“你…好大啊…到…顶到子颈了…”

 小雄更加速用不同角度狂捣,童安琪朱微张:“李先生,从后面好吗?”小雄当然也喜欢换个不同的姿势,在几万英尺的高空上,有谁知道小雄和童安琪运动的比气流更烈呢?

 小雄缓缓退出她的‮体身‬,两人的体仍紧紧相连,小雄让她翻过身来,对准美丽的空姐早已沾的入口,从后背位骑乘上去,她的手攀扶在墙边的把手上两人的器官像是活般前后拉扯。

 小雄的巴彷佛在她的体内拼命涨大,如果她是自己的女友该有多好,小雄心里想着,一手攫住她终究还是飞散的秀发,往深处狂顶…“好…我喜欢这个…从后面!”

 小雄一面律动,一面凑到她的耳边问:“我们在做什么?”她早已香汗淋漓小小声的回答:“做!”小雄继续问问题,故意‮逗挑‬她的情,也为自己助兴:“‮女男‬做又可以用那些动词代替?”

 她又红了脸,小雄动作减缓,亲了亲她细细的眉毛,感觉她又在收缩了:“你每说一个我就多送一百次…”她深怕小雄停下来,没法让高继续,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了四个字:“行房、上

 小雄又开始加快速度鼓励她继续说:“还有呢?”安琪害羞得‮头摇‬。“我帮你说一个好了,!”小雄说,她又在夹紧‮腿双‬:“配…合…”她知道不说,小雄会停下来,从这么有气质的亮丽女孩的口中说出:“fuck…”

 小雄感觉快要再次出来,一定要和她同时高才算完美,所以一面再追问:“那我在fuck你,还可以怎么说?”

 小雄拉着童安琪的手,去‮摸抚‬小雄们器充血合之处,她已经有点失控了,小雄知道她力气快放尽了,但还是说了出来:“你在…上我…我…干我…我…”

 她换了口气,讲出这个绝空姐从来没说过的话:“你好硬…你骑了我好久…你得我好充实…”

 小雄再也忍不住这种情的言词刺,将童安琪翻过身来,用立位再度入她的深处,小雄送了上百次,童安琪早就被小雄顶得语无伦次:“从来…他都没有让我这么HIGH…”

 小雄知道她要达到最后的高,但小雄要和她一起“安琪…你是我过最的女孩!”小雄猛力一再一,再往深处倾尽全力用‮硬坚‬的巴‮擦摩‬童安琪的道壁“要了…”

 “嗯…好…我也来了…来了…”小雄感觉头迅速的张开,一道又一道温热的源源不绝的出来“哦…我要你的…你了…我又收缩了…”

 小雄体贴地停留在她体内大概三分钟,才把自己的巴连套子一起出来。童安琪看着套套的顶端,蓄积了这么多的白色,又羞得低头不语。

 小雄抱着她,给她一个感激的吻。一切归于平静,好在另一个空姐睡迟了,晚了一个钟头才来班,这时的童安琪早已重新补妆,一头秀发又梳好一个整齐的髻,制服的领口,彷佛还有些汗水,但小雄看到的是她略略松动的名牌。

 趁班的空姐还在机舱另一头整理东西,小雄走到童安琪的面前,帮她把前的名牌调正,名牌后的房,上个钟头还游移着小雄的双手。

 “谢谢你!”小雄发现自己似乎爱上了她的眼晴或是爱上了她。“也谢谢你一个难忘的回忆!”她道声晚安。

 “等一下!”小雄执起她的手,了张名片在她手中,她浅浅一笑,眼里有道奇异的光芒“你知道我们该怎么再联络。”她点点头,走回她们的休息室,小雄知道他们会在目的地的某个地方再相逢的。清姐开车到机场接的小雄“辛苦了少爷!”

 清姐接过小雄的行李放到后备箱里。“辛苦你了,大半夜的还要你来接!”“是我应该的哟!少爷,去哪里?”小雄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回我自己的家园吧!”他不想吵醒大姐和豆豆。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