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223章
  小雄躺在宽大的浴缸里,只有肩膀和头在水外,脑后垫了一块厚厚的巾,枕在浴缸边上。

 清姐趴在他身上,除了头之外,两瓣圆滚的股也探出水面,像大海上的小岛似的。卫生间内暖洋洋的,年轻的情人间的深吻更是火热。

 “嗯…老公…”功夫‮女美‬一边着爱人的舌,一边伸手去帮他套硬梆梆的茎。小雄双手入清姐无的腋下,稍稍将她向上提。

 女人会意的撑住浴缸边缘,把白圆润的双送到男人的面前。小雄把两个球向中间挤,在深深的沟里了一下。抬起头,看见一张美丽脱俗的脸庞上,两只明眸正深情的望着自己“清姐,你的房是不是又长大了?”

 清姐玉面一红“坏蛋,啊…还不是因为你老摸她们…”“她们这么美,我当然要好好的疼她们了。”说着就含住一颗樱桃般的起来,同时轻轻的动另一只子。

 “啊…哥哥…嗯…”清姐立刻感到了从尖传来的快,两条藕臂轻抖着。托住清姐丰股,让她跨跪在自己的口,一手‮摸抚‬着她腿间的柔肌肤,一手轻轻入她的道内,舌头拨开漉漉的,在突出的核上舐。

 “啊…老公哥哥…”清姐享受着小雄的口舌服务,股不断的向小雄的脸上动。小雄抓住两个瓣,把她的‮身下‬固定住,舌头探入道,一阵猛,把‮妇少‬的了出来。清姐的腿一软,‮子身‬滑了下来,又变成趴在男人的身上。

 “清姐,你的力量好大,打的我喉咙直疼。”清姐知道他说的是自己的“”本就红的双颊更增晕。清姐想要把头枕在少爷的口,‮子身‬稍稍向下挪了一点。突然感到一笔直硬立的镶入了自己的沟中,才想到少爷还没有足。

 微微抬起翘,用手一按茎,就把它纳入了小中。小雄刚想股,却被清姐制止了“少爷老公,别动,嗯…就这样待一会儿,我喜欢你占据我‮体身‬的感觉。”

 小雄听话的放松‮体身‬,‮摸抚‬她的长发。小内的充实感,让清姐情为之动,在男人的头脸间又亲又吻。

 由于‮体身‬的摇动,硬硬的头在男人的口磨擦,丝丝快油然而生,中的也在自然跳动,更多的爱了出来。抵不住麻的感觉,女人开始自动抬落股“啊…老公…帮我…我好喜欢你的大巴…”

 小雄住清姐的嘴巴,舌与舌的战一直持续到清姐再次丢。小雄还在动着,女人的高可以连续到来。清姐了又,觉的小雄今晚特别的卖力,也乐得接受他的干。

 浴盆中的水不断溅出“清姐,我的宝贝儿…我要了…”小雄上的速度加快。“嗯…好弟弟…亲哥哥…我…已经好了…你吧…我要你的…大巴都给我…”

 女人的圆被猛的抬起,出水面的头开始发…小雄到家后倒在上就睡,清姐就陪伴在身边,一直睡到上午十点多,才醒来。

 睁开双眼就抱着清姐进了卫生间,演了这出鸳鸯戏水…蕾蕾和凤舒知道小雄今天回来,所以中午放了学饭都不吃就直奔爱家园。

 刚一进屋就楞住了,一件一件的衣服扔得地,一直到卧室门口。打开卧室的门,地上有一条女式的小内上的被褥也得很,只是不见人。

 “嗯…”一阵女人的呻声从虚掩的卫生间门里传了出来,二女对望一眼,会心的一笑。也不用说什么,就开始衣服,好些日子不见自己的爱人,都有点难以忍受了。

 卫生间里,清姐双臂垫在脖子下面,趴在‮摩按‬浴池的边缘上,头耷拉在外面,笔直的长发垂下,挡着脸,口中断断续续的发出娇。小雄着她的肩膀,双手着她的房,‮身下‬还在不停的动“清姐…”

 一抬头,两个一丝‮挂不‬的美丽女走了进来。小雄一笑,在清姐的脖子上吻了一下“清姐,你的救兵来了。”清姐吃力的抬起头“嗯…妹妹们…快救我啊…我快被少爷他死了…嗯…”二女赶忙进入浴池中,一左一右的抱住小雄的‮体身‬。“雄哥,别欺负清姐了,我来吧。”凤舒说着就转过身,两手撑住浴池边,圆滚的丰在水中轻轻的摇动着,还回过头,用妩媚的眼神‮逗挑‬着他。

 小雄从清姐的道中拔出,走到凤舒背后,在她的股上‮摸抚‬着。蕾蕾赶紧把清姐扶到一边坐下“你一个练武的人咋这么不经啊?”清姐拉住她的手“蕾蕾妹妹,少爷他好厉害,都在我‮子身‬里了三次了。”

 蕾蕾一听,并不觉得害怕,反而更加的忍不住了。小雄没有立刻凤舒,而是把她拉进怀里,两个人的舌头都伸在嘴外,互相轻触着。“凤舒,想我了吧?”

 “嗯,老公…”凤舒紧紧的抱住小雄,歪头把香舌送进他嘴里。蕾蕾撅着嘴凑过来,‮体身‬贴在小雄的背上,两手着他硬梆梆的巴“人家也好想你的嘛。”

 小雄侧过‮子身‬,搂着二女的细,她们各有一个瓣落入了他的手掌里,在四个高耸的房上轮,四颗小红樱桃全都骄傲的向上翘着。“雄哥…好想你…”“嗯…雄哥…”两个女人不自觉的在男人的头顶上接起吻来。小雄顶开两人的头,分别她们的嘴“咱们还是到上去吧,那比较宽敞,能把你们三个人都摆的开。”

 “啊?我…我可不要了,我真的够了!”清姐一听,赶快就要把自己摘出来。“那好,你就在旁边看我怎么这两个小货!”说着在凤舒和蕾蕾的股上各拍了一下“你们冲一下就出来吧,我先带清姐进去。”

 把软绵绵的清姐横抱出浴池,帮她擦干‮体身‬,又抱回卧室里。把她上,吻了又吻“宝宝,你歇会儿,等缓过来,我再跟你大战一千回合,好不好?”

 “嗯,少爷,你真的不累吗?”“嘿嘿,一会儿你不就知道了。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了,以后不在公司就不要叫我少爷了,叫我老公吧!”

 男人一脸坏笑的给她拉上被子。看见凤舒和蕾蕾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小雄并着腿坐在上,指了指自己一柱擎天的巴,又拍了拍两腿边的空地,向二女张开了双臂…

 小雄搂着侧卧在身旁的两个‮女美‬,和她们接吻,三个人的舌头相互搅动着,不时有口水到他身上。开始时,二女还只是用手在男人的口上摩挲,等吻到动情时,就都移到了他的‮身下‬。

 凤舒上下套动着‮硬坚‬的巴,不时用掌心头,还把舌头进小雄的耳朵里舐。蕾蕾一手拨丸,另一手从男人的背背探出,在凤舒的尖上轻揪。

 小雄一提凤舒,把她举到‮腹小‬上坐好,两颗雪白的大子正好对着他的脸。凤舒一把将小雄的头揽入自己的峰中“老公…她们也要你疼啊…”小雄捏住这两团,又吻又,又是轻咬,的凤舒直用户在他一棱一棱的腹肌上猛蹭。

 蕾蕾正在为心爱的人口,先把长的茎一点不漏的了两遍,又把深红色的头含在嘴里,浅浅的了几下,紧接着就将它纳入喉咙中磨擦。

 虽然已经尽了力,还是有一小段留在外面。空闲的一只手探到自己下,用力起的核。小雄最喜欢这种深喉的口法,被得很是舒,不自觉的向上

 这可苦了蕾蕾,没几下就不过气来了,只好把它吐了出来。这时凤舒的股正好在向下蹭,蕾蕾一推巴“噗哧”一声就入了凤舒的中。

 “啊!”凤舒快乐的叫了一声,小雄把‮体身‬向下挪了挪,变成平躺在上,抓住凤舒的房,任由她在自己身上扭‮躯娇‬,套动茎。

 “蕾蕾,来,让我亲亲你的小!”在一边自的蕾蕾听到小雄的召唤,立刻跨跪到他的脸上,上身向前趴,双手捏住凤舒的股,着她的肚脐眼。

 凤舒一手向背撑住面,一手着蕾蕾的房,三人配合的很好。小雄伸长舌头,在蕾蕾去,又道中食她的爱,可无论怎么努力,却是越越多,好像永无干涸之期一样。

 一边摸着‮女美‬的‮腿大‬和圆,一边就把手指捅进了她的眼里。“老公…我要啊…我…我…”

 “雄…再…好舒服…想死你了…”两个女孩被他搞的叫声不断,就像是在比赛一样,一声高过一声,一声过一声。

 就连在一旁,裹在被窝里的清姐都听得面红耳赤,心中不又生出一丝渴望,爱了出来。伸手摸了摸,还有些隐隐作痛,只好轻轻的着自己的核。

 “啊…老公…要来了…要来了…”凤舒带着哭腔喊叫着,蕾蕾赶忙识趣的起身躲到一边。小雄坐起来,抱住凤舒的股,把她快速的抛动着。

 道内的膣一阵痉挛,凤舒终于了出来,娇着抱住爱人,和他热烈的接吻。男人并没有停止抛动,头还在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怀中美少女的子,把她推向另一个高

 蕾蕾找出一长长的双头假具,入自己的小动,不一会儿就也身了。等快过后,看到小雄还在凤舒,两人抱的紧紧的,一边亲吻一边小声的说着情话,突然有点被落下了的感觉。

 蕾蕾刚想过去撒娇,一转头,正瞧见被窝中的清姐闭眼咬的样子,被子中间的部位还有东西在不停的动,就知道她正在手了。

 “哈哈,清姐,雄哥不理咱们,咱们自己来解决嘛。”想到这,就拔出假巴,拿在手里,轻手轻脚的下了,绕到清姐的背后。

 拉开被子,也钻了进去,从背面抱住清姐的香体,捏她子的同时,在她耳边嗲声嗲气的说:“好姐姐,哥哥不疼你,妹妹疼你也是一样的。”

 清姐正陶醉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冷不防被一个香、软绵绵的‮体身‬从背面贴住,先是一惊,立刻就知道是蕾蕾了,反正她也就是亲亲、摸摸,也就又放松的闭上眼睛。

 清姐这是第一次在小雄的家里和小雄作爱,也是第一次看小雄别的女人,被同是身为女人的蕾蕾‮抚爱‬,她还是有点不习惯,但有两团在背上的感觉真的很好,还能觉出中间两粒硬硬的突起,就连核的工作都由人代劳了,不自的发出了呻的鼻音。

 小雄在身上的美人丢了三次之后,也了出来。凤舒头枕男人的肩膀急着“老公,我爱你…”小雄‮摸抚‬着她香汗涔涔的背脊“凤舒,我还要探探你的‮花菊‬。”

 “老公,你别只顾我一个人,留点力气给她们。”凤舒就是这么的善解人意,自己舒的同时,也没忘了边上的姐姐妹妹。

 “这你不用担心,你们谁也跑不了!”“啊!”一声尖叫把这对正在窃窃私语的情人吓了一跳,只见清姐飞快的钻出了被窝,躲到小雄的背后“蕾蕾,我不要嘛。”掀开的被子里出蕾蕾的体,道中着一双头的假具,一脸的不高兴“怎么了,有什么不可以的?”

 原来清姐正在享受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一硬梆梆的东西在自己的‮腿双‬间一顶,想要钻人自己的中。

 伸手一摸,是一个像头一样的橡胶物体,上面还有一颗颗的小突起,马上就明白是蕾蕾想要干自己。清姐对此还有排斥感,拼命的逃了出来。

 “呵呵!”小雄把凤舒放下,再把清姐拉进怀里“怎么了?我的宝贝清姐还害羞啊?”清姐抱住他的脖子“少爷,别让蕾蕾欺负我。”

 此刻的清姐完全没有往日那练武人的飒飒气概,完全像一个若不经风的小妇人。“她不是要欺负你,是要爱你啊,是不是蕾蕾?”“是…是啊…”小雄吻着清姐,手指在她的沟中上下“好清姐,是不是又想要了?”

 “嗯…”“可我还没蕾蕾呢,你先让凤舒教教你同爱,好不好?我喜欢看。”清姐噘着小嘴“但是我说过只让你一个人的。”

 “你是担心这个呀,咱们都是一家人,而且你们都是女人,不算你食言。再说那也不能叫你被啊,是你们互相。”清姐终于被说动了。

 蕾蕾和清姐并排躺在上,四条修长的玉腿向两边分开,架在沿上。小雄和凤舒分别在两人身上,做着活运动,只不过一条是真巴,一条是假巴。

 “啊…雄…啊…用力…快…再快点…死窝吧…好哥哥…”蕾蕾没多久就到浑身酸软了,小雄把入了她的檀口中。被‮女美‬的小嘴含了一会儿,他的巴又翘起了头。给蕾蕾盖上被子,来到凤舒背背,摸着她形状完美的白股,从头柜里拿出润滑抹进她的沟中,又把两手指进她的门中扣挖。

 “老公…老公…别闹了…我会受不了的…”凤舒回过头来,祈求爱人不要让她“前后遭殃”

 “嘿嘿!”小雄拍拍她的峰“凤舒,你欺负我的清姐,我一定不能饶了你的。”“我…我没有欺…”话还没说完,就感到瓣被向两边分开,后庭里一阵

 凤舒的小眼已经被小雄的的。由于小雄在身背的撞击,连接两女道的假具也被带动的得更深更有力。

 清姐一直都处于被动状态,现在也舒的自觉向上合着。凤舒渐渐觉得直肠内的快居然超过了小中的,猛的向背一撅股,正赶上清姐在下落,假具一下出了

 清姐的小早就有点酸痛了,赶快趁此机会撤了出去,爬进被窝中,和蕾蕾抱在一起休息。没了身下的障碍,凤舒跪上,脸着面,双手向两边平摊开,肥美的部高高撅起,接爱人对自己门的‮躏蹂‬。

 “啊…老公…股要开花了…好喜欢被你干…眼…好美…要丢了…fuck…”蕾蕾钻到凤舒身下,用舌头舐凤舒的小,双重的进攻令凤舒更加受不了了。张着嘴叫不停“啊…老公…好…”一股而出,打进蕾蕾的小嘴中,让她半天才过气来。

 小雄狂猛的凤舒的门,不光是能在体上得到足,更主要的是在精神上那种征服的‮悦愉‬…整整四个小时,小雄在三个女人的九个体腔开口里来来回回的进出,过足了瘾。

 凤舒和蕾蕾因为好些日子没见他,这俩丫头连下午的课都不去上了,只知道拼命的要,直到再也没力气玩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小雄抱着清姐,再看着身边两个被自己到筋疲力尽的香身,真是有种意气风发的感觉。一同吃了晚饭,三女各自回家了,小雄也回到家中,豆豆和小棉在家,大姐还没有回来。

 事也凑巧,豆豆和小棉都在例假之中,所以虽然二女急的小,但也不敢去招惹小雄。给大姐打‮机手‬,大姐说在执行任务,今晚不回来。小雄突然想到长时间没有见到都影老师了,真很想她,就给她打了电话。

 ***“好了,该你了。”都影围着一条巾,抱着自己的衣服从卫生间里出来了。“真是的,一起洗不就完了!”小雄已经光了。“嘻嘻嘻!”“搞不懂你又在玩什么把戏。”小雄边嘟嘟囔囔的抱怨着,边走进了卫生间。

 小伙子洗澡总是快得很,五分多钟就完事儿了,他一出来就发现坐在边的都影是着装整齐的“怎么了?还要出去啊?”

 “来!”都影放下了二郎腿儿,向小雄张开了双臂。小雄走入美人的‮腿双‬间,站在她的面前,双手轻轻‮摸抚‬着她的脸颊,自从元旦的大家聚会搞过游戏后,都影变的非常的开发,但这一点儿也不影响她浑身散发出的高雅气质。

 都影用力捏着小雄结实的‮腿大‬,稍稍弯,张口含住了下垂的加班,用自己丰富的唾将它润,让它在自己温热、的口腔中变、变长、变硬。

 她把‮大巨‬的巴吐了出来,用舌头舐了一遍,紧接着就用脸颊将它向下到几乎垂直的位置,感受那不可抗拒的强大反弹力。

 女人的舌落在了小雄的‮腹小‬上,又又吻,灵活的舌尖儿轮在他的肚脐眼儿里、头儿四周打着转儿,尽情的‮逗挑‬。

 “啊…”小雄扶住了美人老师的后脑,两手正好卡住她高高盘起的发髻“宝贝儿,哼…呼…帮我再含一含吧,宝贝儿,我要你的嘴巴。”他将自己的巴一下儿一下儿的向上弹动。都影就好像是没听到男人的话一样,继续自己的“小打小闹儿”唯一的变化就是开始用手指在男人的股沟里滑动,一下儿他的会,按一下儿他的门,用柔软的手掌在他的部画圆。这简直就火上浇油,小雄的巴都硬得发疼了,他托起了美人的脸颊“影姐姐,好老婆,要炸了。”

 “真的吗?”“真的。”“那你听我的话不听?”都影握住了巴,脸上的表情妖媚之极,明亮的双眸中动着隐隐秋波。

 “听,当然听了,什么都听你的。”小雄可受不了这个‮女美‬的惑。“老公!”都影这是第一次称呼小雄老公,真让小雄受宠若惊“我要你强我!”

 都影娇的舌头无微不至的照料着学生爱人赤红的头,马眼儿、沟都没落下。“什么意思?”小雄皱起了眉头。

 “今天我不要你温柔,我要你暴,我要你强我,我要你用力的我,我的房,我的股,我要你拼命的我,我的小我的眼!”

 女人得很急,火热的呼吸全在了面前摇摆的茎上。“呵呵!”小雄干笑了两声儿,他强忍住了腔的火“你这是怎么了?”

 “我要体会你男的力量,把你的野都发在我身上吧。先从我的嘴巴开始,老公,我要你狠狠的我的嘴巴,得我无法息。”都影含住了巴顶端如鸡蛋般大小的冠,双眼轻合,然后就不动了,静静的等待着男人对自己的征伐。

 女人,世界上最简单、最复杂、最易懂、同时也是最神秘的一种生物、一个群体,任凭你再怎么聪明,再怎么工于心计,只要你不是她们中的一员,你就永远无法真正的将她们懂,就当你自以为了解了一切该了解的东西时,她们总有办法让你惊奇…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