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229章
  小雄一直等到岚姨在表面上恢复了平静,才把手指从仍在动的道中了出来,将上面粘着的粘缓缓的涂抹在她肥股蛋儿上。

 岚姨自己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抱住了男人的虎前的两团柔软的球儿挤在他的身上,舌头开始有了回应他‮逗挑‬的迹象。

 “岚姨,咱们到上去好不好?““嗯…“岚姨都不清楚自己是在应允还是在拒绝。小雄抱着岚姨回到前,将她放平,自己侧身躺到她旁边,准备好好享用这美妙的‮体身‬,那天晚上由于房间黑暗,根本没有仔细的欣赏岚姨的‮体玉‬。

 现在他用一手指女人在‮衣内‬外的,柔软中带着弹,该是见见庐山真面的时候了,一只手到她的背后,将‮衣内‬顶端的一个小钮扣解开,一直将拉链拉到眼处。

 小雄跪到岚姨身边,轻轻的将‮衣内‬向下拉,剥离了岚姨的‮体身‬,出现在眼前的是两座高耸的球形峰,雪白到几乎透明,连血管都清晰可见,红色的晕就像是用圆规画上去的一样,在完美的圆形正中是两颗如同小烟囱般的头,硬硬的傲然立,足有一个指节高,怪不得会在‮衣内‬上顶起那么明显的突起呢。

 小雄搞过的女人也不少了,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头,小心翼翼的分别用两手的三手指捏住它们,左右碾动,又由下向上的,玩了一会,双手猛的捏住女人的双,一口将她左边的嫣红首含住,用力,舌头绕着头不停打转,更把舌尖顶住上面的小孔向下,仿佛要进去一般。

 “嗯…”岚姨开始有反应了,小雄听到了她的息,吐出她的头,侧过脸,一边磨擦她的丰,一边望着她脸上的表情,只见她的脸上已经升起了两朵红霞,眼皮也不是自然的合拢,而是紧闭在一起,还微皱着眉头,牙齿更是咬着下,摆明是在强忍着快

 小雄马上跪入岚姨的两腿间,双手托起她的股,脑袋用力的往她的间钻,感到有体被挤进了口中,紧接着就把她的两片夹在嘴间,拼命的向外,立刻就有更多的爱涌了出来。

 小雄越嘬越起劲,双手也不断的捏放着岚姨的峰,突然发觉虽然还能感到她腿的微颤,却听不到娇声了。

 小雄放开女人的股,改用右手的手指抠她的小,抬头一看,岚姨已经睁开了的双眸,空的望着天花板,两行清泪正无声的从眼眶中滑落,嘴上也已咬出了血。

 每当小雄的手指碰到感点时,岚姨就用力的闭一下眼睛,更狠的咬一下下,有几颗雪白牙齿的隙中也已被鲜血染红了。

 小雄的心就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一样疼,赶忙道中的手指,又跪回女人身边,一把拉起她,将她紧紧的抱进怀里“岚姨,你这是干什么?你别吓我。”

 “你不用管我,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岚姨并没有回抱小雄,双臂软软的下垂着,目光和语气都有些呆滞。小雄立刻吻住女人的檀口,‮逗挑‬着她的香舌。岚姨既不反抗,也不回应,只是认男人施为。

 刚才还好好的,这又怎么了?小雄可不想这么无聊的下去,他确实是很担心岚姨,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重新唤起她的感情,哪怕是对抗自己的感情,这样就不会对她造成什么永久的伤害“怎么能不管你呢?我爱你啊。”

 他一边说话,一边捧起岚姨细的脚丫亲吻着。“爱我?我有什么值得你爱的,我是一个毫无廉女人!”

 “岚姨,你别胡说,你是我见过的最重感情的女人,更是不可多得的贤良母,又是少见的绝佳人,如果你这样女人还不值得我爱,那世间就再没有女人能让我动心了。”

 “你…你说的都是真话吗?”岚姨的眼里出现了一丝光彩。“当然是真的了,所以我要你开开心心的和我做,享受我给你带来的快

 我知道你心里很苦,你一定觉得老天很不公平,没关系,你有什么都可以向我诉说,我会做你最忠实的听众的。你老公不要你是他的损失!我爱你!”

 他说完就搂住了美人的肩膀,凑到她跟前,在她上轻轻一吻。岚姨一下扑进小雄的怀里,哭得伤心绝,她只有一句话“不公平…不公平…”小雄‮抚爱‬着‮女美‬散的长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会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护你们母女的。”

 “唔…”岚姨的脸被托了起来,双又被吻住了…自己的‮体身‬被慢慢的放平了,脖子上传来男人火热舌滑过的感觉“嗯…”耳朵被轻轻的咬住了,一条滑腻的东西开始在耳孔里进出,岚姨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双手胡乱的在男人坚实的后背上‮摸抚‬着。

 “岚姨,你就把我当成是爸爸吧!”“啊…”‮体下‬传来的快很快就让岚姨轻微的‮动扭‬起‮体身‬来,双手紧紧勾住了小雄的脖子,主动送上了香吻“姐夫,都交给你了…”这句话一说来,她忽然觉得轻松了一万倍,‮子身‬也更感了,体内那股无名之火也燃烧的更旺了。

 小雄真是大喜过望,立刻就把美人的软舌引进了口中,贪婪的食她甘美的津,搂着她肩膀的右手也探了出来,抓住那弹十足的右,左手的食指伸进美妇的道里。

 “嗯…”岚姨的呼吸困难起来了,虽然很舍不得,但还是不得不用双手将小雄热吻自己的头颅移到自己的脖子上,紧紧的抱住他,抬起股,尽量的合他的指“啊…姐夫…不行了…要来了…”

 垂死般的大叫过后,岚姨的‮体身‬由僵硬变得软绵绵的,抱着男人的双臂也放松了,丰的球形房随着息而起伏着。

 从右的外延开始,小雄用舌头在美妇的子上划着密密的螺旋,直到含住了头,右手的一个手指将左上硬硬的小“烟囱”进了柔软的中,再一松开,头立刻就弹了起来,带动的整个房都在抖动。在“亵渎”

 女人的丰时,小雄时不时的会抬头和她做短暂的接吻,充了感情。岚姨的双手全都在小雄的头发里,她喜欢这种被温柔疼爱的感觉,从前夫有外遇后自己就再也没享受过的感觉。

 对于大部分的良家女子来说,做的过程其实是一个感情交流的过程,要的是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如果能体会到男人对自己的心意,有没有高都是次要的了,当然,有高那就更完美了。

 顺着女人光洁的‮体身‬,一路向下亲,吻过了凹陷的小肚脐,小雄抓住她的脚踝,抬起了那两条长长的玉腿,合并在一起,抱住她的小腿,将自己的口紧贴在她的小腿肚上磨擦,体会美腿光滑的触感,还一口咬住了挂在她右脚大脚趾。

 “姐夫…”岚姨感到一个硬硬的东西被自己的‮腿大‬夹在中间,伸手一摸,是小雄撑起的具,握住了一下弹出的巨物“啊…好硬…”

 ‮女美‬如此的主动,小雄自然要好好报答她了,他把怀中的‮腿双‬向女人的去,直到她的膝盖都碰到了面,自己叉开两腿坐在她身前,将‮腹小‬垫到她的下,低头就吻住了那如同裂了一条的水密桃般的户,把舌头深深顶进她的中,大口大口的,双手也没闲着,大力捏着光滑白峰。

 岚姨如火的热情立刻就被男人热烈的口勾起来了,她的‮腿双‬不停的颤抖,两手死死的抓着单,道中的爱更是如泉涌般的分泌而出,成的女体就是与年轻姑娘不同,既不失鲜美,又多水多汁,很快就能听到男人“啾啾”的声了“小雄…好…好舒服…美…”女人这么积极的反应,也让小雄很‮奋兴‬,更加用心的为美妇“盘子”大、小蒂、道口,一处也没放过,右手的大拇指还按在了她的眼上,试探的向里挤,没想到岚姨不但没有一点抵触的迹象,反而叫得更大声了。

 小雄大喜,立刻改为亲吻岚姨的‮花菊‬门,细致的着上面的皱褶,双手在她‮腿大‬上来回

 小雄撤回右手,用中指在间蘸了些汁,慢慢的、极轻柔的捅进了她的微微张开的门里,等整手指都没入了,探出头看着她的表情“岚姨,舒服吗?你的眼在我的手指呢。”

 岚姨脸上的泪迹已干,两条柳叶眉紧锁在一起,没有回答小雄的问话,只是“嗯…”的哼了两声,任凭男人的手指在自己的直肠中放肆了一会,她忽然睁开了星眸,眼神中带着哀求“小雄…我…我快羞死了…你快…快来吧…受不了…受不了了…我好…好想要…”

 小雄也已经忍到极限了,赶紧转为跪姿“噗哧”一声,就将长的入了美妇的小丸打在上,发出响亮的“啪”声,足见这一下多么有力。

 “啊…”岚姨尖叫一声,子被狠狠的撞了一下,超强的快马上传遍全身,差点没昏过去。小雄在心里也是大叫一声“岚姨”的小虽然不是奇紧无比,但却是活力十足,巴刚一入,腔壁立刻就将它紧紧的“拥抱”

 住了,膣开始不规则的动,在入侵的异物上亲热的磨擦,子也如同小嘴一般的一一放,三种“”方式各有不同,但都足以让男人‮魂销‬的了。

 “呼…呼…”小雄气,一旦开始,极强的舒感就让他停不下来了,一下快过一下,一下重过一下,每次都是只留半个头在道中,然后再狠狠的整支尽没,就像要将丸也挤进女人的体内。看到岚姨只是“啊…”的呻,小雄把她的左手放到她的房上,又拉起她的右手,放入她的间,她就不自觉的开始捏自己的房和蒂。

 这一来,岚姨所得到的快更甚,本来‮体身‬就已经像是要被男人‮大巨‬的巴贯穿、撕裂了一样“呀…不…不行了…太烈了…小雄…慢…慢…慢一点…太…太烈了…我…我受不住…受不住了…”

 小雄这才强忍住野兽般的望,放开女人的左腿,跨跪上去,将她的‮体身‬侧过来,抱住她的右腿,把干的速度减慢了,他在这条美腿上尽情‮摸抚‬着、亲吻着,还的把玩她脚趾“岚姨,你好,这么完美的‮体身‬,真是世间少见。”

 岚姨将脸枕在左臂上,右手的食、中二指分开按住自己的大,使茎在每次出时都会在手指上磨擦,以此来体会男人的具的硬度和力量,她已经很足了,刚刚在男人疯狂干时,就已到了一次高,浑身的力量都像是随着一起了出去,现在只能以轻声的呻来回答“外甥”的赞美了。别看小雄减缓了在女人‮体身‬内进出的频率,但岚姨所得到的刺却一点没减弱,因为这回道壁可以细细的品味那强壮的,仿佛都能感觉到它上面暴凸的青筋和血管和自己膣的强烈接触,那种被强有力的男人占有后所产生的‮全安‬感是在前夫身上都不曾得到过的。

 小雄突然猛的吻着她的脚心,她的脚趾,右手伸前,捏住了她的房,股前后摇动的速度又加快了,呼吸也更加重了“岚姨…岚姨宝贝儿,今…今天是你的‮全安‬期吗?”

 “啊…”子又被快速的撞击,岚姨知道男人这么问,一定是要了,就也跟着叫了起来“进来吧…我…我上过…上过环儿的…”

 她刚一说完,就感到一直在‮躏蹂‬自己的那条在体内急速的膨,紧接着就有强力的火焰打在子上,将它包围、熔化“天啊…”经过短暂的温存,小雄坐起上身,从头柜上的盒子里出一张面纸,把茎上粘着的体擦干净,再将老二送到女人的面前“宝贝儿,帮我好吗?”

 “什么?”岚姨用很惊讶的眼神看着男人“你要我给你口?”“对呀,怎么了?”“我不要…”“为什么?”

 “就是不要嘛…”“你…你不会是…不会是从来也没做过吧?”、岚姨不说话了,她还真是没给人口过,她的前夫曾要求她给口,被她大骂了一通,踹下了之后,前夫就再不敢让她口了,得她到现在虽然知道口是怎么一回事,却还没真正的实践过。

 从岚姨的脸色,小雄就猜得八九不离十了,这可真是意外发现,他把巴凑得更近了,几乎碰到了美妇的嘴“来吧。”

 “不…”岚姨把脸扭开了。小雄把岚姨的头扳了回来,用了一点力气“岚姨,你是我的,我要你的一切,只几下儿,好不好?”岚姨闭上了眼睛“把灯关上好吗?”“不,我要看着你美丽绝伦的脸庞。”

 “唔…”岚姨颤抖的红张开了,将那半硬不软的茎含进了檀口中。“嚯…”小雄也闭了一下眼睛,然后立刻就睁得大大的,女人的嘴里热之极,巴一进入,就马上膨变硬。

 “嗯…”不一会,岚姨就只能含住半了。小雄坐下,把女人的‮体身‬扶到自己的间跪好,按着她的后脑,开始动。

 “啊…”岚姨高高的撅着股,长长的巴好像要把喉咙破了,赶忙用右手握住了部,她慢慢的发觉自己的‮体身‬竟然由于嘴茎的磨擦而产生了快,左手也不由得伸到了两腿间,蒂。

 小雄伸长双臂,俯身亲吻着女人光滑的背脊,‮摸抚‬着她的部,这个女人的第一次既不会运用舌头,上也没有技巧,除了那种征服‮女处‬嘴巴的足,所能得到的快有限。

 让岚姨了一会,男人出了她口中的茎,一把将她抱起来,面对面的放在自己的‮腿双‬上,粘口水的一下就杵进了还很润的道中,把脸埋进她深深的沟中,两手抓着她的子向自己的脸颊上挤“岚姨,你真美。”

 岚姨轻抚着男人的头发“小雄…”小雄抬起头,把手移到女人的股上捏“叫我老公。”

 岚姨脸上的神情忽然从处于中的美妇人变成了初经人世的人少女,两朵羞怯的红霞挂在双颊上“我…”小雄的一手指钻进了女人的门中。“啊!老…老公…好老公…”岚姨紧紧的抱住了男人的‮体身‬…***“啊…”小雄坐起来,伸了个大懒,身边的女人不见了,看一眼表,已经19:00了,今天卓老师的课是不用上了,因为来之前给卓老师打过电话。

 小雄把子穿上,却怎么也找不到衬衫,他打开卧室门,马上就闻到一股菜香味“哈哈哈,老婆给做饭了,还真是有点儿饿。”

 小雄到了客厅里,看见岚姨正背对着自己在厨房里准备早餐,上身穿的正是自己的衬衫,还围了一条围裙,可‮身下‬既没有子也没有裙子,两条雪白的长腿着,由于围裙带系在后处,衬衫的下摆虽然把股盖住了,但部丰的曲线还是被勾勒出来了。

 小雄感到‮体下‬又在急速的充血膨,蹑手蹑脚的走到岚姨身后,一把抱住她的肢,吻住了她的脖子“老婆,你好啊!”“啊!”岚姨惊叫了一声“你真是的,怎么走路都没声儿的,吓死我了。”“哼哼,”

 小雄用鼻子深深的一气“好香,是什么啊?”“你不会自己看啊?就是孜然羊嘛。”“我是说你身上好香。”“你呀,”岚姨拍了男人的额头一下“就是普通的浴,你还睡着的时候,我就洗了个澡了。”

 “为什么穿我的衬衫啊?”小雄的双手都伸进了围裙里,左手隔着衬衫捏住了女人的右,她没戴罩,右手摸进她的间,直接就碰到了,没穿内,不醋劲大起。

 “啊…别摸,你的衬衫又宽又大,穿着舒服呗。”“你以前也老是这样吗?姨父的衬衫也舒服吗?”岚姨立刻就听出了他语气中那种酸酸的味道,心里一甜“吃醋了?”

 “是又怎么样?”“傻瓜,我刚才洗完澡一出来,就看见你有要醒了的迹象,没来的及找衣服就出来给你做饭了。我前夫的衬衫我从来没穿过。”

 小雄很高兴,岚姨在提到前夫的时候,语气很平淡,情绪上没有一点变化,说明她已经完全不在意那个男人了“好老婆,我在意你才会吃醋的嘛,别生我的气。”说着就用左手一推她的左脸颊,把舌头钻进了她嘴里,右手的手指也开始在她的蒂上活动。岚姨的两腿微微的颤抖起来,双臂向后揽住了小雄的脖子,着他的舌头“嗯…小雄…不…我在做…做饭呢…”

 “不许叫小雄,叫老公。”小雄吻了一会,拉住女人的胳膊,将她的双手按在了橱柜上,在她的背上,咬住她的耳垂。

 “啊…老公…老公…”岚姨知道男人想干什么,能够感觉到那顶在自己翘上的的硬度“老公…把火关上…”

 自己的衬衫没什么好亲的,小雄关上了火,直接就蹲到了女人的身后,一边着她的‮腿大‬内侧,一边将衬衫的下摆到了她的上“岚姨,你的皮肤真,一点儿也不比二十几岁的姑娘差。”

 岚姨自觉的分开了‮腿双‬,将它们绷的笔直,低下头,让长发把脸颊都盖住,伸直双臂推着矮厨柜的边缘,尽量把股撅得高高的“啊…老公…”

 小雄用力把女人两瓣肥美的股向两边拉开,将口鼻埋入了她深深的里,鼻尖正好顶在她的门上,伸出的舌头舐着她的户,还浅浅的钻进了火热的“窟”中。

 “嗯…”岚姨紧咬着下,发出难耐的呻。小雄已经嘴都是汁了,站起身来,“真是太口了。”他边说边把子解开了,扶着坚巴,用‮大巨‬的头在女人的间滑动“宝贝儿,我能进来了吗?”

 “嗯…”岚姨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摇动着股。小雄微微一笑,双手掐住了女人的细股猛的向前一,直捣黄龙,一到底,两个人都拼命的向后仰起头。

 “啊!”岚姨大叫一声,进体内的物体实在是太硬、太热了,就像要将自己的‮体身‬刺穿一般“老公…老公…你…你…你太…太…太…太…”

 她竟然找不到一个合适形容词来表达。小雄也是到了让自己吃惊的地步,她道壁夹住巴的力度、膣动的频率跟妈妈的很相似,让男人在每次进出时都要用些力气。

 “仙人,真是仙人。”小雄大声的赞美着,年轻女孩的道只是单纯的紧窄,成美妇的器却是充“灵”挤、、夹,每样都能让男人为之魂销。小里的阻力越大,小雄的越狠,女人的被他撞的生出了一阵阵美妙的“漪涟”

 “哈哼哼…”岚姨的快要哭出来了,这是有生以来接受的最狂猛的干,男人是如此的有力,长的茎就像要贯穿‮体身‬,从嘴巴里突破而出一样“老公…你…你好…好强…好强…老公…”

 小雄最喜欢这样从后面搞女人,在可以居高临下的欣赏自己的男权象征在倒心形的美里进出、女人圆巧的眼一张一合的美景的同时,还能在肥白的股上又捏又,真是人生至高的享受“宝…宝贝儿,叫得再点儿,你真是太了…”

 “啊…”岚姨的‮腿双‬发软,实在是站不住了,哆哆嗦嗦的跪了下去,八修长的手指还是勾在厨柜的边缘上,脸颊上火热的肌肤贴住冰冷的柜门“我…我不会…不会叫…老公…老公…饶了我吧…”

 小雄也跟着女人跪了下去,在围裙里解开衬衫的扣子,双手攥住了她的丰,伸长舌头,猛她的脸颊“笨笨,心里怎么想的、身上有什么感觉都叫出来就行了…”

 “老…老公…你的巴…巴好硬…好…好长…你…你是…是大巴…大巴老公…”“哈哈哈…”小雄大笑了起来,一听这个女人就是第一次说这种话,那种足感真是没法形容“宝贝儿,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他说着话,更加拼命的突击起来,把女人白股都撞得通红“太了,美妇儿,你的小一点儿不比小女孩的儿差。”

 “啊!大巴老公…‮劲使‬我…啊…我爱你…大巴老公…啊…”小雄见岚姨已经放开了情怀,他的脸上出现一丝坏笑,把右手的中指放进嘴里,粘口水,缓缓的捅进了里的后庭里,边捅边赞叹“真紧,你的小眼真紧!”

 “啊…”岚姨的‮腹小‬猛的一阵搐,超强的快直冲脑顶,头晕眼花中,大量的决堤而出,双手随着厨柜慢慢的滑落“老公…”小雄的还没有结束,继续在女人从未放松过的道里快速进出,脑子里只有一个“

 字。岚姨软绵绵的‮体身‬突然弹了起来“老公…我要…我要去洗手间…快让我去…”“嘿嘿,好宝贝儿,我带你去。”小雄双手捏住女人的腿弯,全身一用力,硬生生的把她举离了地面,走向洗手间,茎仍然镶在她的间。

 “啊…太美了…又要了…不行了…要了…要憋不住了…”那种又爽快又苦闷的感觉简直要让岚姨发疯了,她的上身靠在男人的口上,脑袋向后仰在他的肩膀上,伸出香舌着他的耳朵,拼命的胡乱叫喊。

 进入了洗手间,小雄扭过头来,和女人热吻了一下“吧,宝贝儿,让我再看看你糜的样子。”

 “老公…你…你好‮态变‬啊…”岚姨是真的想,可道里着一壮的巴,怎么也放松不下来“不行…不行啊…老公…你…你在我‮子身‬里…我不出来啊…”小雄双臂一抬,将巴退出了女人的‮体身‬,头正好对在她的门上“好了吧?放松点儿。”

 “嗯…”岚姨长嘘了一口气“要出来了…要出来了…”“一,二,三。”小雄心里默默的数着,在一股水柱出的同时,托着女人‮腿大‬的双手一沉,如同铁般‮硬坚‬的、涂就破而入,进了岚姨的眼里,由于在排时,就连括约肌也是松弛的,这一下就到了底。

 “妈呀!”岚姨惨叫了一声,好在男人并没有,只是将茎停留在直肠里,疼痛并不是完全不能忍受,可那种的感觉却是一辈子也不曾“享受”

 过的,忽然想起贺清语和瑜奴说过眼也被他干过,又是一阵哆嗦。看到在自己捅入时突然停止的又再次击而出,而且还比原先更有力,小雄都快要乐死了,知道岚姨无论是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对不是很排斥,真想不到这个平文雅贤淑的美妇,一旦放开心情,竟会是一个这么好玩的尤物…吃饭的时候小雄问:“小绮哪里去了?”

 岚姨红着脸说:“你们一家都来欺负我,小绮让你干妹妹找去玩了,说今晚不回来了,住你家去了!”“呵呵!你不喜欢我欺负你吗?”小雄的手又伸到了一丝‮挂不‬的岚姨‮腿双‬间。“别闹!让我把饭吃完!”

 小雄收回了手“哦,对了,岚姨,贺阿姨她们跟你说什么了?”“不告诉你!真没想到贺清语都快五十的人了,保养的那么好!我真得跟她学学是怎么作到的!”

 …熊雪岚的螓首向后仰着,尽力向前的酥,‮腿双‬绷的笔直,由于过度用力,还有一点儿轻微的颤动,让温热的淋浴把自己的身上的泡沫儿冲刷掉。

 小雄从后面紧贴着女人,火热的茎在她柔软的股蛋儿上挤,双手伸在前面,捧着她的丰把玩儿,舌头在她的肩膀儿上滑来滑去。

 “小雄…”熊雪岚缓缓的向外吐着气,这样被心爱的男人呵护让她这个中年女有了少女的感觉。小雄的双手往下滑到了美妇平坦的‮腹小‬上,舌头由上到下过了她的背脊,开始在她白的峰上轻轻啃咬着。

 “啊…小雄…”熊雪岚抓住了男人的手,把股向后撅着。小雄把舌头挤入她的沟里,又撤出一只手,竖起中指,从她的入了火热的小里。

 “嗯…”熊雪岚伸出一只手撑住了墙壁,脑袋低垂,双目紧合了起来。小雄入了第二手指,在美妇的道里拼命的搅动,用指尖刮蹭着娇的子

 熊雪岚只觉得自己变得迷糊糊的,‮子身‬好像腾空而起了,轻飘飘的,等到意识再次清醒的时候,自己已经是平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了。小雄坐在岚姨的股后面,把她的‮腿双‬扛在了肩膀儿上,坚一寸寸的进入了她的体内。

 “啊…”熊雪岚翻着白眼儿把螓首落回了沙发上,‮身下‬一点儿一点儿的被填了,充实的感觉让她陶醉。

 小雄着美妇前的团儿,股前后的摇动,出又撞入。“啊…”熊雪岚双手抓住小雄的胳膊,又把自己的上身稍稍拉了起来“小…小雄…再…再快点儿…快…快点儿…”

 “叫…叫老公!”“老公…好老公…”熊雪岚刚一叫完就倒回了沙发上,左臂垂到了地上,右手背住了自己的眼睛,张嘴猛着气。小雄又猛了几十下儿,上身重重的在了美妇人的‮体身‬上。熊雪岚伸手‮摸抚‬着男人汗的后背,着他的耳朵,被爱人着真是舒服…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