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238章
  周晚上七点半,小雄坐在爱家园的沙发上,燕子脸上着激动的泪水,头伏在小雄的腿间说:“雄哥,你好狠的心啊!”小雄怜爱的‮摸抚‬她的长发,叹了口气说:“我何尝不想念你,和你同桌那么长时间,这几个女孩子,我俩是关系最早的。可是当时那种情况,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燕子说:“雄哥,我知道错了!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犯那样的错误了!”

 小雄拉起了燕子抱在自己的怀里,轻轻的在燕子憔悴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说:“那天在路上看到你这般憔悴,你知道吗?我当时就想停车喊住你,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心痛,可是,你是我撵走的,我又放不下脸面叫你,只好回来跟蕾蕾说,一是卖个人情给蕾蕾,再是我真的想让她去找回你来。

 燕子,我的宝贝儿,对不起,让你受苦了!”燕子听了小雄这话,伏在小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小雄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美少女,燕子哭了一会儿,红着眼圈抬起头在小雄嘴上疯狂的吻着,小雄回吻她,解舒她的相思之苦。

 “嗯…”小雄尽情的着燕子的香舌,双手将她的裙子拉到了上,把她雪白的股完全出来,然后把她的小内剥到她圆滚的峰下,抓着她的股蛋了起来。

 “雄哥…受不了了…你…你太会逗人了…”燕子过小雄的脸颊,用舌头在他的耳朵里钻着。“燕子,你要叫我爸爸!”“快来让女儿啊…爸爸…”燕子的声音热情似火,简直都能把北极的千年冰层融化。

 “先让我看看你那两只子让没让你爸爸坏了!”小雄抬起头,双手拥住美少女的股。燕子听到他这么说,知道自己和爸爸的事情小雄知道了,她红着脸低下头,把衬衫的扣子有多解开了两颗,向两边分开,两手托住自己的一双白皙“坏爸爸…”

 小雄抬头起美少女的双,右手抓着她的子“臭丫头,以后还敢不敢不听我的话了?”“不敢了,不敢了,”燕子的‮子身‬慢慢的出遛到了小雄的身下,双臂杓住了他的脖子,把他向自己拉着“燕子以后什么都听爸爸的!”

 小雄把美少女在了身下,边接吻边把她的小内褪了下去,将她的‮腿双‬向两边分开,自己的‮腿双‬换成跪姿,调整了一阵位置,抬起头看着她脸庞,向斜下方一沉股“啊…燕子…”

 “爸爸…”燕子的双眼中如同罩上了一层薄纱,眼神一下变得朦胧无比,她伸手扶住了小雄的脸颊,‮腿双‬举起来盘住了他的股“嗯…我…爸爸…”

 “啊…”小雄闭上了眼睛,开始缓缓的‮动耸‬部,美少女的小还是如同初夜时一样紧凑,膣磨擦着包皮和感的头,让人有一种飘飘仙的感觉“燕子…你…你好紧…好…”

 “啊…”燕子也合上了双眸,她咬着下,用嗓子眼和鼻子发出如同魂乐一般的娇声…小雄向后一坐,把女孩抱了起来,搂着她的,捏着她的小股,吻着她的房、脖子、脸蛋“燕子,啊…小宝贝儿…想死你了…”

 “嗯…”燕子难耐的摇着‮子身‬,仰头旋转着螓首,双手揪着小雄的头发“爸…爸爸…到肚子里…肚子里了…真好…还是爸爸的好…‮劲使‬我…”两个人抱在一起,烈的‮动扭‬着,相互体会着、用语言赞美着对方的‮体身‬。

 “啊…”小雄长长的低吼了一声,双手死死的捏住女孩的,把她的股拼命的在自己的‮腿大‬上,不再让她动。

 “嗯…”燕子发出了如同小猫小狗一样的声音,脑门用力的在男人的肩膀上,脸的痛苦神情。两个人凝固了十几秒钟,小雄带着美少女躺倒在了沙发上,茎仍旧镶在她的间。燕子撅着股趴在男人身上“呼呼”的轻着,脸上痛苦的神情完全被足、幸福所取代了。胡翎推门走了进来,看到两人这副模样,伸手在燕子的股上拍了一巴掌“没羞!回来就是找啊!”然后她才把几个购物口袋放在一边,下了外衣。“哎哟!”燕子夸张的叫了一声,在男人的身上扭了起来“爸爸,翎姐打我。”“哼哼哼,”小雄吻了吻可爱的美少女,探出头来看着胡翎“逛到现在啊?吃晚饭了吗?”

 “吃了!”胡翎把长了下来,出里面高全兜的‮丝蕾‬内,把‮衣内‬也了,就剩下罩了。

 “翎姐,你快点吧!燕子要动不了了!”“谁说的?”燕子一下坐了起来,双手撑住小雄的口,上下起落着股,套动那早已恢复了精力的具“啊…爸爸…”

 “我先去洗个澡,走出一身汗。”胡翎转身向卫生间走去。“等等,”小雄叫住了胡翎“把你买的东西穿给我看!”胡翎从购物袋里拿出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t…back内,冲着小雄一笑“真拿你没办法。”

 小雄抱起燕子,在燕子的里,走进了卧室躺到上,把双手枕到了脑后,把主动权完全交给了身上的美少女,让她以她的节奏进行,自己则放松的欣赏着她由于而产生的憨态、前上下颠动的美,只是在关键时刻才猛的向上动几下股,送她一程。

 燕子又高了两次,有点累的不行了,她从男人的身上滚落到上,紧紧贴住他的‮子身‬“爸爸…人家腿软了…”

 小雄靠到头,把女孩香汗涔涔的柔美‮体身‬搂进了怀里,吻着她的额头,右手从她的股下面伸进她的‮腿双‬之间掏了一把,挑起一些从她道里出的,在她面前晃了晃。

 燕子张开小嘴含住了男人的手指,津津有味的着,用舌头在他的手上着、吻着…小雄扛起燕子‮腿双‬,把水和巴顶到了她的菊门上说:“让我看看坏女儿的眼松没松!”说着,大巴就了进去“哦…爸爸…轻点…哦…”燕子呻着,感受大巴在直肠里的的动,把直肠充得麻。

 小雄把燕子白色的棉袜掉,看到十个圆润的脚趾头,伸嘴在脚背上亲了亲,舌头在脚趾间勾,然后含住脚趾,把每个脚趾都细细的咂了一遍,得燕子小脚丫勾动着…“…爸爸…哟…大巴把烂了…”

 小雄一遍舐她的脚趾,一遍挥舞大巴在女孩眼里狠狠的干,得女孩呻叫“啊…爸爸…爸…爸…哎唷…我要完蛋了…啊啊啊…嗯哼…啊…舒服死我了…好爸爸…你真能干…得我要飞了…死了…”

 在燕子达到高叫中,小雄又紧顶了二十几下,头酸酥,忙把了出来,往前挪动‮体身‬,把巴放在燕子嘴边,燕子心领神会的含住了舐,从马眼里出了强劲有力的,冲击得燕子口腔微痛,她巴,把下了腹中,并用舌头把得干干净净…

 胡翎从浴室里出来了,甩了甩刚刚吹干的长发,她完全是按照小雄的话做的,上身什么都没穿,一对丰雪白的房骄傲地着,樱桃般的头看起来很硬,好像是已经有了感了,‮身下‬只穿了那条小内,两条长腿完全着。

 那条内,苗条纤细的蕾蕾穿着正合适,对于丰圆润的胡翎来说,就太小了。正面的小布片连她的大都不能完全遮挡住,陷进了她的里,勒着蒂,后面的那细绳又紧肋着她的股沟,大概门也在受力,难怪尖会硬了。

 小雄搂着燕子,两个人都笑眯眯地望着边的美人。胡翎一看两人的眼神,就知道他们要合起来欺负自己了“你们两个小家伙儿,唉,真没办法。”

 “干嘛啊?”小雄跪了起来,伸手搂住女人的,把她往身前拉“又不是要害你。”胡翎顺着小雄的力量上了,和他面对面跪着,丰房紧贴着他的口,抱着他接起吻来“老公…”

 小雄仰起头让‮女美‬吻自己的脖子,双手抓着那对光滑柔软的捏“嗯…享受,真是享受,这么好的女孩,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翎姐,”燕子爬到了胡翎的身后,抱住她的细,在她的肩头亲吻“爸爸最偏心了,他就只夸你,轮到我头上就只有什么臭丫头,燕子一类的。”

 “我没叫你小宝贝儿啊?”小雄一只手留在胡翎的丰上,另一只手隔着她在燕子的股上轻拍了一下。

 “又没怪你,”燕子开始亲母亲的脸颊“翎姐这么好,换了我我也会偏心的。”“小丫头,”胡翎扭回头,用自己的嘴轻轻碰触着燕子的柔,伸出舌头和她的舌头若有若无地“谁不知道你是他的心肝宝贝啊!有次雄哥说梦话还喊你的名字。”

 “真的吗?”燕子从胡翎身后探出头问小雄“爸爸!”“别听她胡说,我才不想你呢!”小雄嘴里有点发干了,一对香的‮女美‬在自己面前摆出这么香的姿势耳语,简直就是惩罚啊。

 “我相信翎姐不会骗我的!”燕子闭着眼睛,用白玉般的牙齿感受着胡翎嘴的柔软,双手被相信拉着按在了胡翎的子上,她很自然的就温柔地动起来“翎姐,我的房什么时候才能跟您的一样大啊?”

 “傻丫头,”胡翎燕子的舌尖“你已经不小了,知足吧!”“你们两个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小雄转过身躺在了上,向后蹭着,把头钻进了胡翎的‮腿双‬间,伸出舌头着被勒在小内外的,左臂从下面绕过她的‮腿大‬,左手‮摸抚‬着光滑细的肌肤,右手伸到她的后处,一手指勾住镶进她里的那细绳向外拉动。

 “啊…老公…嘶…”胡翎只觉内更深的陷进了自己的里,布料一划动就剌着自己的道口、道口和蒂,非常的受用“老公…”

 燕子在后面推了推胡翎的背脊,要她把上身趴了下去,跟相信形成“69”之式。胡翎用双手攥住面前直立的‮大巨‬巴,那种‮硬坚‬拔的感使她的道一阵动,卖力地为相信口起来“嗯…老公…太好…太好吃了…”

 小雄双手捏着美人的丰,嘴巴贴住完全透了的内拼命地着,让涔涔的爱涌入自己口中。“嗯…”胡翎‮劲使‬往男人脸上坐着,舌头飞快地在头上打着转“老公,你别…别忍着,我…我要吃…”

 “燕子…”小雄非常舍不得这种被温热口腔包围的感觉,但‮女美‬相求,自己也只能做点“牺牲”了,唤了一声自己的“小手下”燕子的神情略微有点‮奋兴‬,她跪在胡翎身边,双手按住了她的后脑,不再让她小雄的巴,而且还是使足了力量,慢慢地向下着她的螓首,阻止她一切抬头的企图,看着大的缓缓的消失在她的口中。

 胡翎真切地体会到长的异物顶进了自己的喉咙里,大脑缺氧了,眩晕的感觉袭了上来,这种眩晕真是美妙。虽然胡翎的表情很痛苦,还有亮晶晶的泪珠从紧闭的眼角钻出来,但燕子并没有放松,她明白胡翎的这种表情不是真正的痛苦。

 “嗯…”小雄的‮体身‬有点哆嗦,实在是太了,他咬牙摒着关,要更细致地品味什么叫死。燕子感到腿上被胡翎轻轻地拍了两下,知道她已经到了极限,赶忙减小了手上的力量。

 “啊…翎宝宝…”小雄搐了一下,声音由高亢逐渐变得虚弱“老婆…”“嗯…”胡翎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胡翎食着小雄的,舌头勾不停,虽然口腔内的巴已经,但是并没有软,胡翎吐出了巴交给了燕子,燕子喊住…胡翎跪在上,把肥美白股撅得老高“老公…进来吧…”

 小雄没理胡翎,左手着她的,右手食指的指尖着勒在她里的细绳,上下划动“真是美,翎姐的股实在是美,我面前的这个股是太美了。”燕子吐出嘴里的茎“爸爸,别再‮磨折‬翎姐了。”

 “好,”小雄费力的把小内从美人的丰上扒下来,双手分开美丽的股蛋,出夹在中间的红润裂“可惜我腾不出手啊。”燕子右手攥住大巴,用头划开了翎姐的,左手推着小雄的股,把长的送进了翎姐的体内。

 巴被热烘烘的小紧紧地包裹住了,小雄开始尽心尽力地服侍‮女美‬,把她漂亮的干得向外翻出“老婆,舒不舒服?”

 “啊…老公…老公…”虽然胡翎连一句整话都没说出来,但光从她带着哭腔的声音就能听出她有多了。燕子跪在一边,面红耳赤的望着两人器交接的地方,眼看着爱人大巴尽情的‮躏蹂‬着翎姐娇的小,听着那“啪啪”

 和“咕叽咕叽”的靡之声,她自己也“嗯”的哼哼了起来。小雄伸手揽住美少女的后脖梗,把她的头拉到了翎姐股的正上方,放慢了的速度“小宝贝儿,我的翎宝宝。”

 燕子的右手伸到翎姐身下,托住一颗不住摇摆的沉甸甸房,左手的中指入她的沟里,第一个指节挤入了紧凑的小眼,粉的舌头划过她布细细汗珠的背脊“翎姐,你好香…”

 “啊…”胡翎觉出在短暂的减弱之后,小雄的干更加的有力了,耳边响起燕子娇的声音,让她一阵阵的头晕目眩,跪都跪不住了,扑倒在上…

 小雄并没有放过她,紧跟上去,把她翻过来,双手握住她的脚踝“燕子,来帮个忙!”听到心上人的召唤,燕子凑上来,伸手攥住小雄的巴,用嘴巴,放在胡翎的上,小雄股向前进,大的巴就进胡翎的里…

 “哦…雄哥…你死我了…”小雄一进一出,一前一后的动,燕子伏在胡翎身边,吻住胡翎的红胡翎香甜的舌头,胡翎呻咽燕子的唾,两条舌头在她嘴里互相勾动。

 胡翎大脑一阵阵的眩晕,快让她无法睁开双眼,双手按在燕子的房上用力“哦…燕子…哦…”燕子吻了一小会儿,松开嘴巴,舌头顺着胡翎的下颚到纹身处,胡翎是两天前在肚脐下纹了一个青色的玫瑰花,燕子的舌头就在这朵玫瑰花上勾

 小雄的巴坚有力的,撞击着胡翎的‮心花‬,让胡翎再次达到了巅峰,张着嘴巴叫不出声来,只是大口大口的息…

 小雄把胡翎的腿又向上抬起一些,拉过一个枕头垫在‮女美‬的股下面,把了出来,燕子又含住,把巴上胡翎的体舐干净,向胡翎的眼上吐了两口唾,唾聚集在‮花菊‬般的眼上,向眼内渗入。

 然后扶着小雄的巴送到胡翎的菊门上,小雄向内顶进,边顶边动,很缓慢的动…燕子把舌头贴着小雄的巴,让巴滑过她的舌头在胡翎的眼里

 胡翎的眼紧紧夹住小雄的巴,她浑身颤抖,感受大巴在直肠里动,挤另一个腔道内的感部位“哦…啊…哦哦…啊…”眼没的时候,燕子就勾胡翎的蒂。退的时候,燕子就巴的茎体…突然,小雄用力动几下,把巴顶在胡翎的眼里一动不动,胡翎感到眼里的巴在脉动,从马眼中出的体击打自己的直肠,她“啊…”的一声,又到了一次高…小雄把出来,到燕子嘴巴里,低头咬住胡翎左脚的大脚趾用力的,把燕子的嘴巴当成了小,燕子双手抱住小雄的股,用力的巴,当感觉到口腔内的巴越来越硬的时候,她送开了嘴巴。

 跨到胡翎身上,成69式,妩媚的说:“爸爸!老公…我要…”“你要什么?”小雄转过去,在燕子股上拍了一巴掌问。

 “爸爸!我要你的大女儿的小女儿的小眼!哦…来嘛…”“我的女儿!”小雄伏‮身下‬体,把脸埋在燕子的股中“好香啊!”在股上用力了一口,舌头就抵住美丽的菊门,肆意的勾了几下,把手指进燕子的眼里,舌头改燕子的户…

 胡翎长长的出了口气,睁开双眼,看到了头前燕子美丽的户正在滴淌着水,小雄的舌头在燕子的上勾“你死我了!真舒坦!”

 胡翎伸手抱住燕子的股说“雄哥,我来尝尝燕子的小的滋味!”小雄在胡翎嘴上吻了一下,舌头又回到燕子的门上,整个中指进了燕子眼内,舌头在外围动。

 胡翎用舌头起燕子的水“味道不错”舌尖在蒂上勾动…“啊…”燕子难耐的‮动扭‬股发出了长长的呻声。

 小雄接收到燕子的信息,起了‮子身‬,把巴放在胡翎边,胡翎几下,几下,然后扶着巴放燕子的口处。

 “啊!”随着燕子的长鸣,巴被了进去,巴在燕子紧凑的道内轻轻的“啊…爸爸…‮劲使‬我…”听到燕子的请求,小雄开始加速,越来越快,越来越狠,动时,撞击燕子雪白的翘“啪!啪!啪!”作响,在配合上燕子的叫声,真是美妙无比呀!胡翎的舌头灵巧的在燕子道上舐,不时的用裹住,一张嘴一个干着燕子,让她亢奋的先后动‮体身‬,合小雄的

 “啊!啊!哎唷…爸…爸爸…哥哥…老公…死你的女儿了…我不活了…‮劲使‬哟我…嗯哼…太美妙了…爸爸…就你得最好…哎唷…哎唷…哎唷…”

 燕子的‮体身‬越来越热,简直都快到了要燃烧起来的地步了,她的‮腿双‬颤抖的很厉害,火一样的女华从她道的深处涌了出来“扑通”一声,她再也跪不住了,腿一软就伏在了胡翎身上…小雄的巴也就离了燕子的‮体身‬,高高的翘在他‮腿双‬之间,胡翎伸手抓住了这大家伙,动了几下,就把头含在嘴里舐…

 胡翎的口技术是没的说的好,她知道什么时候用轻,什么时候用重,什么时候用深喉,什么时候用牙齿轻刮,的小雄头阵阵酥麻酸,也不加控制的把男给了胡翎。

 “咕噜…咕噜…”胡翎把这美味了下去,双眼还媚笑着看小雄时的表情。“全部都干净!”

 她听话的从小雄的头、茎、丸,用她的嘴巴将混和小雄的与燕子的水的黏稠物一一的干净。××××第二天早上小雄醒来的时候,身边只有燕子在睡,胡翎不在,小雄看了一下时间才七点钟。

 看到头柜上有胡翎留的纸条:“雄哥,我出去吃了,吃完就直接上班了,你送燕子上学吧!”

 小雄看到燕子在被子外面的一对美足,伸手抓了过来,着她不筋络的脚背,用拇指推捏着她幼无茧的脚跟,再慢慢一边‮摩按‬她的脚底,一边将手移向她的脚尖,最后还仔细地将她右脚的五只长短有序、玉润珠圆之白趾头,趾甲、趾间和趾都抚了一番,在小雄这么伺候着燕子的时候,起先还听见燕子舒服地发出“嗯…”之声,过了一会儿,她却没有声音了…“怎么?我知道你醒了!”小雄一边欣赏着燕子白玉雕琢般的美脚,一边笑着问:“舒服的还想睡啊?”

 抬起头来一看,却是吓了一跳:燕子水汪汪的凤眼下,粉的脸庞上居然挂着两道泪痕。小雄赶紧问了一问:“燕子,怎么啦?”噙着泪的燕子默默无言地‮头摇‬。

 “那…?”燕子突然坐了起来扑进小雄的怀里,她的面颊贴着小雄的肩膀,用几乎听不出的声音说:“雄哥…你对我那么好…可是…我以前…”

 “以前的事情过去了,就不要在提了!宝贝儿,谁也不许在提以前的事了!”燕子柔红润的嘴贴上了小雄的嘴,她的手指探入小雄的头发中,温柔地挠抓着小雄的颈和耳后,小雄几乎不过气来:“嗯…”终于,燕子释放了小雄的嘴,小雄看着她,发出积存着的惊叹:“哇…你想憋死我啊?”

 燕子的眼里充浓浓情意:“没那么容易,我要慢慢地干你…”说着又偏过头,慢慢的把嘴凑拢上来,这次小雄有准备,便配合着她,将头偏向另一边,两对嘴无阻地重合。

 燕子的嘴微微张阖着,好像在食着小雄的,而小雄也搭配着她的韵律,贪婪地吃着她的香涎。

 “嗯…”燕子喉间偶发地哼着,修长的丹凤眼也陶醉的闭上,小雄的一双手不老实地‮摸抚‬着她的肩背,而她的纤指则在小雄的发际、颈项和面颊上连…“啾…唧…”

 卧室中静静的,只有间漏出的唧和息回着,小雄微微地吐出舌尖,轻轻地在燕子微张的香间勾涂着…“唔…”燕子美丽的睫轻轻扑拍了几下、几乎张开了眼睛旋即又紧闭了起来,小雄得寸进尺地将舌尖再深入,刷着她洁白整齐的贝齿…“嗯…”燕子毫不示弱地用朱贴上小雄的舌头,之有物地套起那入侵她口腔的异物,小雄不由自主的联想到另一只想要入侵、享受被之滋味的器官,在下腹的巴早已经膨起来了。燕子小雄舌头的“舒…漱…”

 之声倏然寂静,代之而起的是两舌绵、难以描述的动之声,她小巧的舌尖不但着、抵着小雄的入侵,而且还灵巧地与小雄互、相盘,她那漉漉、火烫烫的小,时坚时软、有时娇蛮斗、有时温顺依人地,配上她‮魂销‬地闷哼,直叫小雄火中烧,小雄的双手也开始不老实了,从她的肩膀向前滑到她裹着浴巾的前,手掌慢慢接近她翘的峰顶…

 “嗯…”燕子睁开眼,这时她的美目已不再因刚才的哭泣而泛红,代之而起的是清澈的笑意,她放开了那对吻着小雄的嘴,上身退开:“还不可以摸这边哦!”说着,她爬回头,枕着枕头平躺下来,将双脚放在小雄的‮腿大‬上:“还有一只脚没‮摩按‬到…”小妖女般的撒娇,真吊死小雄的胃口…握起燕子娇小的左脚,小雄又耐心的仔细捏了起来。

 燕子足地叹出一口气,然后随着小雄的动而发出了拖长的哼声,使小雄联想到一只被搔着的小猫“嗯…好…舒服…噫…”

 小雄一手承起她的脚踝、一手握住她的脚弓,把她细琢过似的玉足抬起,凑近了自己的脸“小脚先给爸爸亲亲好不好?”燕子慵懒的笑着:“你这个恋足的爸爸!”

 “谁叫你那么人咧?我不止恋足,你身上我留恋的地方可多了…嘻嘻…”反正马不会嫌多,何况小雄可没说谎。说着,小雄就从她的脚踵开始,轻轻的吻着、着、还忍不住轻轻用牙齿咬了几下。

 脚板心太感,只能亲吻、不能,脚趾那儿倒是小雄大大肆的部位了…小雄把燕子的拇趾含在嘴里,轻轻用齿缘敲击着她光润的趾甲、着她珍珠似的趾尖、把舌尖伸进她带着浓郁香皂味的趾间,然后顺序而下的“亵玩”着她的每一个趾头。

 “唔…”燕子看着小雄的一举一动,脸上带着复杂的表情说道“爸爸…你好久…没有这样人家…感觉好奇怪哦…”“感觉不好吗?”燕子笑着摇‮头摇‬,当小雄再次把她的脚趾含进嘴里时,她居然轻轻勾着小雄的舌头,‮逗挑‬得小雄火又高张了起来…

 小雄将她的玉趾退出口腔,用舌尖快速的颤动挑着她趾尖的圆珠,而燕子似乎意识到小雄的暗示,联想到这个动作在她身躯上其他部位的作用,两朵红晕又飞回她的脸颊上,她悄悄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尖,着因为‮奋兴‬充血而更显红润丰隆的嘴

 小雄放下燕子的腿,将部上移,侧着‮体身‬躺在燕子的身边,握住她娇小的手:“我知道啦,燕子你一想到爸爸我有多爱你,就准备好…”小雄将她的小手拉过来,让她触到了小雄早已起的具:“女儿的小想要让爸爸进去了,对不对?”“讨厌…谁要你啊…”嘴里是这么说,燕子的柔荑反倒是乘机握住了小雄的巴“嗯…你怎么那么烫?”

 小雄掀起了被子,看到她峰上的皮肤像凝脂似的,小雄突发奇想的说出:“又白又,看起来好像很营养的样子…”

 “嘻嘻…”燕子笑的时候,子也微微颤动着:“宝宝想吃啦?”虽然她是平躺在上,但是她的房却只是因向胁下扩张而微微损失了一点“标高”双之间还是看得出一道沟子,而这样仰卧的一个好处是,燕子的峰轮廓看起来特别圆润,在靠近圆心的地方,细白的肤逐渐转为淡棕,小雄仔细的欣赏着这对多时没有贴近观看的蓓蕾…

 燕子的晕大约有五角钱那么大,表面是平滑的,在淡棕色的晕环中虽然有着几点颜色较淡的地方,但是却没有颗粒状的突起,晕的正‮央中‬则是樱桃似的头,硬地竖立在峰尖子上,头顶上噘着小小的凹陷…燕子显然已经处于‮奋兴‬的状态,因为她的那对头虽然没有被直接碰触过,却已经着实地起,得小雄几乎想马上凑上去“”了。小雄伸出左手,在燕子平坦的腹部轻轻‮摸抚‬,由肚脐缓缓迂回而上行,渐渐接近她峰的底线,她轻闭上了双眼,部深深的起降,小雄把嘴凑到她的耳边:“女儿…你是不是已经了?”

 燕子没有张开眼睛,只是点了个头,朱轻启地细语道:“讨厌…呀…”突然的轻呼是因为小雄把舌尖放进了她娇巧的耳朵里,一边慢慢拭,一边轻轻地对她呵着热气,而小雄的左手也同时托起她的右,故意不去触到尖,但却动着她肥腴的丘,那几乎触手即化、却又蕴含着丰富弹的幼子随着小雄的肆动着。

 “嗯…爸爸…你不要…哼…光逗人…呵…”燕子抱怨着小雄的迂回战术,然而小雄仍然抑制着自己的冲动,依然慢条斯理地用相似手法推着她的左

 “燕子宝贝儿…”小雄用嘴含住她小小的耳垂,轻轻着,然后再对着她悄声耳语:“这样你那对漂亮头好不好?”“唔…好…”燕子无力的回答…“那…”小雄又用舌尖去拨着她的耳垂,然后问道:“这样她们好吗…”

 她的左手始终没有放开小雄起的巴,这时她突然紧握了一下,害小雄差点在燕子耳朵旁叫出声来…燕子的凤眼睁开一条细,瞄着小雄说:“坏爸爸…只会逗人…人家头又…难过死了…”

 小雄俯下头去将她像一朵花苞似的蒂含入嘴里,快速用舌头去拨她的右尖,随着小雄舌尖的鼓动,燕子硬头在小雄口腔里弹动,而她也舒了口气似的发出长长的一声:“噢…好舒服…”

 好久没有享受品尝燕子头的滋味了,小雄自然是玩着他最喜欢的把戏:嘬起嘴着她的蓓蕾,然后再用舌头去推着那硬硬的蕾,得燕子娇连连:“唔…爸爸…把人家得…好…呀…”

 暂时释放了燕子的头,小雄仔细地欣赏着战果:她的头被小雄得变成棕中透红,蒂体也从刚才的上尖下广、变成了头重脚轻,成了一粒椭圆的珠子,顶尖的小凹槽也眯成一条线…燕子也随着小雄的视线看着自己的头,撒娇的嗲声说道:“啊呀…爸…你怎么把人家成这个样子嘛!”

 “呀…好可怜,爸爸帮你…”小雄伸出手,用手指捻着燕子鼓头,有时推、有时捏地把玩着那粒弹动着的珠子,同时一偏头,用嘴含住了她被忽略了的左尖,‮劲使‬地起来。

 燕子闭上眼睛,一头秀发被她深深的进丝绒枕头里,细细的枝被她微微抬起,拱起背将坚实的进小雄的嘴里:“嗯…爸啊…你…越…我…人家…得好…好…”“好什么?好难过还是好舒服?”燕子媚眼如丝地瞄着小雄:“都有啦…不专心…说什么话,快呀…对…乖乖…乖乖吃…”

 小雄不但听话地再含住了她的头,而且原来着她峰的手这时由她部向‮身下‬游走,迂回地滑过她光润平坦的腹部…“唔…”当小雄的手指接近燕子的下腹时,她发出了一声嘤咛,全身微微的颤抖着,但是小雄没有马上入侵她的,反而反覆地在她浑圆的‮腿大‬内侧‮行游‬,用手背轻抚着她光滑柔的肌肤,得燕子用有点沙哑的语音、颤颤地说道:“爸爸…不要…再逗我了…我…好了…”

 小雄的嘴释放了燕子泛红的头,轻轻阖在她微微张开、吐气如兰的红润丰上,燕子马上热烈地反应着,简直是像想噬小雄似地张阖着嘴,不时吐出粉的小舌头来逗小雄,还在喉咙深处发出:“嗯…”的声音,小雄放在她‮腿大‬内侧的手指这时快速地掠向她腿间滑的丰腴,从靠近腹部的那端向下搜索,然后小雄不讶异的抬起头,疑惑地看着燕子…小雄手指触及之处,竟然没有丝毫发…

 燕子有点得意、又有点羞见的笑了笑:“喜欢吗…昨晚起夜看到你卫生间有剂,我就…你不是喜欢白虎吗?”小雄“燕子…只要是你,怎么样我都喜欢…”

 燕子满意地微微噘起嘴,向小雄索吻,当小雄的嘴掩盖了她的红时,她又发出的轻轻地声:“嗯…呵…爸爸…”

 她的呼唤突然大声了起来,因为小雄的手指已经探到了夹在她大之间的,不再被覆盖的大触感特别的肥沃滑,而在靠近开口之处的肌肤,不但润、而且温热异常,小雄的中指指腹贴着燕子微微吐出的小,简直是像摸到了一股温泉,漉漉还加上烫呼呼的。

 燕子稍微抬高了部,顾不得和小雄亲吻,嘴里急地娇呼:“啊…爸…摸到了…摸得…好…好…好舒服…呀…”

 小雄的指腹稍稍施加压力,燕子柔软的小就相应绽开,让小雄的手指滑入了那琼浆溢的密处:“燕子宝贝儿…你这里好好烫喔…想我你了吗?”

 随着小雄的手指微微搅动,燕子像气似的呻着:“哦…我…我好想啊…”燕子腾的又坐了起来,她的纤指果断地执起小雄的茎,将‮躯娇‬倦伏在小雄的‮腿大‬跟部,张开红润的嘴

 “嗯…”燕子哼了一声,因为几乎在她将小雄的巴含入口中的同时,小雄向上一,那宝贝几乎顶到了燕子的喉头,害她差一点呛到。

 燕子娇嗔地瞪着小雄摇‮头摇‬,但是小嘴不但并没有释放小雄的,反而像似的上下吐了起来,小雄的柱体被她温热柔软的口腔和舌面磨擦着,头承受着她的暖气和力,整个下腹都觉得热烘烘的发,不但那柱体里充了沸腾的血,那头早已经又又红的成了一颗大蘑菇了,小雄不轻轻息起来:“嗯…燕子…得我好舒服…

 “她把小雄的得漉漉有声,还不时着小雄还在她齿间的尖端。“喔…天啊…“小雄看着她含着巴的模样,居然有的带着内疚地悸动起来:燕子的秀发黑得发亮,滑落的部分遮着她半边的脸,但是一再的被燕子起,使小雄可以一直看见她秀细然而有着深邃眸子的凤眼,她白的腮颊映着两朵红霞,还不住地随着吐的动作而时鼓时陷,燕子的鼻梁细、鼻尖小而尖翘,而令小雄觉得罪过的是:小雄那只泛红而青筋暴,就这么大喇喇地杵在她这么标致的小脸上、粉红光润的小小嘴巴里,就连享受着阵阵酥麻快的小雄都觉得不搭调,然而,小雄自然不会叫她停止…

 “啊…燕子…你…转过来…我…让我也吃…吃你的小…“燕子眼里带着笑意的看看小雄,然后顺着小雄的意调转‮体身‬,缓缓地跨移‮腿双‬,将膝盖抵着小雄头部两边的面上,小雄也稍微向尾移一下,如此一来,他们就成了上下相叠、首尾相接的体位,在上面的她正好还是用小嘴含着小雄的巴,而她圆润的部就倒悬在小雄脸部上方,腿叉之间的小更是近在眼前。

 小雄已经失去慢慢欣赏她丰腴的耐,抬起头来就先用舌尖探向她的之间,当小雄触到她微微噘起的瓣时,含着小雄的燕子从喉头发出长长的一声:“嗯…“口舌卖力的同时,小雄的眼睛当然也就大享视觉盛宴了:燕子坚的两瓣部因为她的跪伏之姿而向两旁微微分开,夹间靠近腿间的地方有着一个淡棕色的小小眼,眼的周围放状的散布着雏菊瓣似的皱纹,显然燕子洗澡时仔细的清洁过那儿,以致菊纹错处丝毫没有异味,反而有着淡淡的紫萝兰香,菊纹尽处、会的皮肤光滑而带点粉红,再往下看就到了丰隆的小丘。

 燕子除的时候想必是十分地仔细,整个大上不但没有一漏网的发,而且肌肤光滑滑地,没有一点和刮扯造成的表层伤害,只是因为‮奋兴‬而皮肤呈现比一般肤稍深的颜色,虽然燕子的户因为而吐出两瓣淡棕的小,但是她光滑无馒头还是使小雄感到无比地刺感受。

 小雄用舌面承起覆盖了燕子覆倒悬着的蒂的膜,将那小吻合之处推向会的方向,相叠的两片应着推力而向左右绽开,释出包含在瓣之间的丰沛储水…“呜…嗯…“燕子一边发出尖细的哼声,一边仍然不懈地上下摆动着头部,将小雄的得“泽泽”出声。小雄将双臂环抱住燕子夹着小雄头部的‮腿大‬,如此一来,小雄的手指就可以放在她的上,左右拨开她肥腴的大,小雄的舌尖沾了燕子带着咸味、光泽清澈的温热爱,毫不放松地贴着她核的笠快速鼓动,得她更是微微发颤,小雄的手指得寸进尺地放在她柔软烫热的薄薄花瓣上,将她们拨开、暴出燕子的内壁:除了小的外缘是淡棕的,水汪汪的前庭里一片殷红,小小的道口若隐若现,另外的一个口虽然大不了多少,但是却明显地是燕子户里忙碌的活动中枢:她的道口微微被瓣遮蔽,但是瓣却是上下分开两片、微微外吐…纵使因为‮奋兴‬充血,而使得燕子道口特别紧小,但是那小小口却一下下的微微张阖着,清澈无体则汨汨溢出。

 “啊…呀…爸…”燕子让小雄的巴滑出她的小嘴,也改用温软的舌功来回敬小雄,如此她发出的呻就更清晰了:“喔…好舒服…”

 燕子突然急促的娇呼起来,因为小雄抬头将脸埋进她的股间,没头没脑地将舌头顶入她淋淋的小奋力搅动,一时间房中水声沥沥、娇连连:“爸…老公…别…别那么…呀…”

 贪婪地啜饮燕子温咸的爱之余,小雄的舌头还不时顶着、着她那个洗得香的小眼,得燕子又羞又地直叫。

 “不…不要……哟…人家…不…受不了…”小雄听话的将舌头从燕子的‮花菊‬那儿移开,她却越呻越大声了:“呀…不…不行…受不了…”

 奇怪了,不要小雄后庭小花,为什么也不要小雄这里哩?大概是燕子又在言不由衷吧?这么想着,小雄便不理会燕子的呼声,继续他的攻势:鼓动着舌尖、有时拍击、有时抵触地拨着她藏在小笠里面的核,三五时还探进她被小雄拨开的殷红泉源中,采食着她溢的浆汁,不但是小雄口腔中充了她爱的滋味,连小雄的脸上都淋淋、热呼呼的,燕子光滑丰、甚至‮腿大‬上也都反映着晶莹的水光,燕子还是在大呼小叫地呻、连拭小雄的都忽略了:“呀…老…老公…不…不行…啦…停…停一下…爸爸…不…不要…我…不要…了…”

 不要老公?哪有这样的道理?小雄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大大地分开她紧狭的小,用舌头更加卖力的探入搅动,然后突然…“啊…”小雄不住大叫一声,原来燕子突然对着小雄头的棱边一阵猛,那圈感的部位马上传来一阵快过荷的感觉,然后她更过分地用手指头的左右两边,把顶尖上那个用的小拨开,用舌尖快速的拭着小雄的尖端。

 “啊…呀…快停…”小雄放松了对燕子户的侵袭,而且因为她的刺而不抬起‮体下‬、叫了出来,燕子回过头来看着小雄,捉狭地笑道:“老公宝贝,怎么啦?”

 “呵…”小雄吐出一口长气:“不行啊…你再那样…我…我会忍不住…”“忍不住什么啊?”

 “忍不住…出来啊…”嘴里这么说着,小雄的注意力又回到燕子亮亮、泛着红的,抬起头来又要回去品味,但是燕子却将股稍稍撅起前移,刚好让小雄不到她的:“那…你刚才那样人家,人家也会忍不住…差一点就…来了嘛…”

 “来了?”小雄不死心的问道:“高啊?那有什么不好?”“才不要!”燕子说着,居然抬起一腿,跨出俯伏在小雄身上的体位,小雄出手想握住她的踝部,但是晚了一步,燕子的‮腿双‬已经不再夹在小雄头部两侧,而她离了小雄的碰触范围,手膝并用地向尾爬去。

 然而,她却不是真的想逃出小雄的掌握,因为燕子并没有下,反而还是用高高翘起的部向着小雄,还回头用水汪汪的凤眼注视着小雄‮体下‬直直起、还沾着她津巴。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