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男乱女 下章
第242章
  小雄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一手擎杯,慢慢嗓饮着杯中的醇酒,一边享受着下美人的口

 赵英子紧紧的含住小雄的巴上下套着,一阵一阵快冲击着他,他闭目享受着那种美感,脑子里忽然浮现出二姐和妈妈俏美身影,想像着如果是她们跪在自己的腿间为自已含…他的巴跳了跳,涨得更大了。

 “哈哈!少爷,姐姐得你是不是很舒服?”赵英子抬头柔媚入骨地说,一双美目含情的望着他,室外的阳光映在她的眸子里,透着妖异的色彩。

 “啊!舒服极了。英子姐姐的小嘴是最的,继续,啊…”赵英子嘴辱,眯着一双眼睛,脑袋一前一后地套着,前白、丰耸的房抖着一圈圈的

 巴被得铠亮,直的像一具小钢炮,赵英子盈盈立起,柔媚地了一下嘴下内,张腿就要坐上来,小雄忽然一把拉住了她,拦抱着她,放到了宽敞的窗台上,大理石的台面光可鉴人,冰冰的,反映着室外的灯光,从这里可以看见车水马龙的街面。

 赵英子惊呼一声,说:“少爷,你干什么啊,好羞人,会被人看到的!”小雄气说:“别忘了咱们的窗户是贴膜的!”说着让赵英子在窗台上跪好,凉凉的台面使赵英子腿上娇的肌肤一缩。

 小雄挪正赵英子洁白的部,稍微分开她的‮腿双‬,拔出早已‮硬坚‬的巴,从她的背后缓缓入。赵英子的润着,巴毫不受阻,在这风入骨的女郎温暖润的道内进,直到全隐没在她的口,缓缓送着。

 快萦绕在小雄的内心,入在赵英子娇柔软的身躯里,加大力度,疯狂的,赵英子的水和老二的不断摩合发出“扑哧…噗嗤…”的声音。赵英子的腿硌得有点痛,却不敢反抗,‮子身‬弓在窗台上,手已无处可扶,只好按在大玻璃上,怕被人看到的惊慌和刺感使她感的‮躯娇‬战栗起来,小雄的双手在赵英子的口抓着,把她的柔软的房掌握在自己手里。

 赵英子不时发出低声的哼哼声,房间里充了爱的气息。优美婀娜、白娟净的女体在他的撞击中动着,小雄一双大手刚好握住这成‮女美‬浑圆的股,反覆的,还时不时的用中指戳一戳两半片肥中间的眼,每戳一下,美丽的英子就发出一声娇呼,小雄不发出得意的笑声。

 他轻轻靠在赵英子白光滑温凉如玉的股上,感受着她的丰腴和柔软,赵英子拥有不高不矮,匀称丰的曲线体态,纤柔小,紧翘的小股,有股无法形容的吸引力。

 由于这种姿势,所以赵英子的道显得更加紧窒狭窄,如同有种奇异的力牵引着大头高速的运行,却又总像是有着层层叠叠的碍着巴的进入,加深了‮擦摩‬的力度,也加强了头的快

 赵英子火热俏丽的脸颊也被挤在玻璃上,挤得有些变形了,‮躯娇‬随着他的撞击忽前忽后地挫动着,大股被他一顶就抬了起来,巴一落下,大股也随之落下。

 她那两瓣香随着茎的深入和小雄双手的推而不自觉地向两旁张开,布褶皱的小眼儿在这时才出了庐山真面目,花蕾被灯炮映衬得娇夺目,明丽动人,豆蔻般巧的小眼儿微微朝里头收缩,并且随着有规律地收缩而‮动扭‬。

 赵英子的俏每次撞到小雄下之后,都会将娇得撅向天空,同时发出体撞击的“啪啪”

 声。小雄紧紧地抱住了赵英子俏翘的部,顺着股后坐的力量,抬起他的‮体下‬朝里猛戳“噗哧,噗哧…噗哧,噗哧…”

 器撞击的声音就像是催化剂般把他内心的热情带到了顶点,在他的心里,拚命幻想着二姐和妈妈在自已身上娇媚欢呼,风柔媚的样子。

 赵英子翘在窗台下的一双美丽洁白的脚丫儿,轻轻地抖动着,美丽的背部,纤柔的身全身都衬得窈窕人。

 她气,叫着:“啊…好…快…烂了,啊…化了…好哥哥…亲丈夫…我的亲哥哥,你今天怎么这…这么强壮…我被刺穿…了啦!”

 “啊…哦…啊…你真厉害…受不了…”小雄却没答话,他的大脑里正幻想着美丽的二姐和妈妈就这样在自己的下呻,宛转承,幻想她们为自已巴,让自已玩眼…

 想像使他的体力发挥到了极致,那可爱娇巧的‮女美‬高耸洁白的美在他的下就像是面团一样被他肆意捏着,攻击着。

 赵英子娇呼出‮魂销‬入骨的呻声,整支在她的粉红的小里,并不时地把头顶在她柔软的‮心花‬上研磨着的感觉,使赵英子“哼…哼…”地轻哼着,有气无力地说道:“人家…人家男朋友…干…干…得比你…差…差…差…好远,他的…他的…没有…你的…大…人家的心…里…总想着…你快…干死…我吧!”

 小雄咬牙切齿地说:“我死你,我死你,啊…你好美,太…太美了…”两人的‮身下‬结合处传出了“扑哧、扑哧”的水声及‮体身‬接触,部和部交接时的“啪!啪!”的声音。小雄的息越来越重了,嘴微微的张开着,他感觉到赵英子的小里面紧紧地收缩了几下,迫着他的,他也快速地再送几下,打了几个哆嗦,‮腿双‬踮起脚尖,把赵英子的雪抬起来,出其中的小,‮劲使‬地顶,顶,顶,搐了一阵,趴在英子的背上不动了。好一会儿“噗!”的一声,小雄拔出了漉漉的茎,深深了一口气,望着跪伏在窗台上不动的柔‮女美‬‮体身‬的剪影,摇‮头摇‬…

 赵英子的‮躯娇‬已经酥软麻木了,她软软地趴在窗台上,意盎然的俏脸上犹挂着一丝的微笑,痴痴地凝视着窗外,车如炽,行人匆匆,谁也没想到,就在楼上,一位美丽的体美人正以人犯罪的娇美姿态跪在那儿望着他们。

 一股白色的,从她微微肿起的了出来,顺着白的‮腿大‬缓缓向下…小雄的护照签证都下来了,本来计划是明天就走,去斯德哥尔摩看妈妈和二姐,但是早晨二姐打来电话,不让他去,二姐说,妈妈的治疗进入了关键时刻,不能激动,不能‮奋兴‬,不能打炮,如果小雄去了,妈妈肯定要和他的,会影响治疗效果。

 小雄在电话里就骂医生,什么狗规矩,会影响治疗效果?!但是二姐的话不能不听,只好取消了去看妈妈的计划。

 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喝着酒正郁闷着,赵英子就来了,听是听说小雄明天去看斯德哥尔摩,是来请小雄给颖莉和美菱带问候的。

 听到小雄取消计划的原因,看到小雄郁闷的样子,她就想,自己的好姐妹美菱不在这里,自己有必要代替美菱安慰安慰小雄,就主动的向小雄献

 太想妈妈了,小雄抓起了电话…××××晚上,在爱家园的沙发上并排坐着五个美的妇人,她们分别是贺清语、高阿姨、师母、沈凤柔、舅妈。

 这五个妇之间并不认识,都分别接到小雄的电话,让她们晚上七点到这里来。彼此见面后,不用介绍也知道各自和小雄是什么关系,小雄很明确的告诉她们:“我想我妈了!把你们找来代替我妈妈,我要你们!如果谁不愿意可以离开!”

 贺清语有过和女儿儿媳一同被小雄的经历,她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红着脸慈祥的看着小雄。舅妈也和女儿一起被小雄过,自然也不会反对和别人一起分享小雄的宠爱。

 师母对小雄死心塌地的忠诚,几乎像奴隶似的听话,别说小雄要把她和别人放在一起,就是让她做牛做马都愿意。

 沈凤柔和高阿姨犹犹豫豫的拿不定主意,还是沈凤柔先下了决心,自己的女儿已经被小雄的妈妈收养,并且也和小雄有体关系,自己这下的‮体身‬也没什么矜持的,他能看上自己是她自己的福气。

 高阿姨恋着小雄的巴,看其余四个美丽的妇人都没有走,她怀着刺的心里也留了下来。“既然你们都愿意,就互相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去洗个澡,等我出来的时候,我希望看到的是五个美丽的体躺在我的上!”小雄躺在浴缸里,暗自着泪水,思念妈妈的情绪在看到这五个漂亮的妇后更加强烈了。

 卫生间的门被拉开,舅妈一丝‮挂不‬的走了进来,看到小雄脸上的泪水,心疼得走近浴缸,坐在缸沿上,伸手给小雄擦拭着泪水说:“好孩子,别哭了,在坚持几个月,你妈妈就回来了!”

 小雄抓住舅妈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泪水止不住的往外。舅妈凑近他,把他的头搂在怀里,‮摸抚‬着他的头发说:“乖!别哭了,你妈妈也不会想看到你这样的!”

 小雄把头埋在舅妈‮大硕‬的房之间,喃喃的说:“舅妈!我好想妈妈!”“我知道!我知道!你妈妈也会知道的!”

 舅妈捧起小雄的脑袋,用舌头舐小雄的泪水,小雄按住舅妈的房轻轻的着。“乖小雄,我的好老公,好哥哥,你想舅妈怎么样?”小雄把‮体身‬想上挪了挪,把巴从水下了出来“舅妈,给我亲亲!”

 舅妈迈进了浴缸,坐在小雄对面,低下头把小雄的巴含在了嘴里,轻轻的…小雄头枕在浴缸边上,左脚伸到舅妈‮腿双‬之间,在舅妈的户上‮逗挑‬…“唔…”舅妈着小雄那坚巴,在头上勾,时而舌尖还挑开马眼舐…“哦…我的舅妈…宝贝儿…”小雄呻着。“欧…”师母喊着舅妈的姓就拉开了房门“咋在这里搞上了?大家都在卧室等着你呢!”

 小雄拍了拍舅妈的头说:“我们出去吧!”卧室的上,小雄的股下面垫着两个枕头,师母骑在小雄肚皮上,把小雄的‮腿双‬抬起来按在自己的口上,舌头在小雄的脚上舐着…

 舅妈撅着股用舌头在小雄的门上勾动…沈凤柔攥着小雄的大巴边动边和贺清语一起舐小雄的巴,两个妇的嘴合在一起,让大巴从四片嘴之间穿行…

 高阿姨跪在小雄的身边,用她柔软的舌头在小雄头上舐…小雄给这些妇们的香舌同时攻击,早已膨得巨长,不双手向两边摸去,摸到了高阿姨肥大的股。小雄轻抚着她的,轻轻的,手指毫不费劲的进了她的中慢慢动。

 她们各自的分工都是按着小雄的吩咐作的,突然高阿姨“啊”的一声,紧紧搂住小雄,‮子身‬一阵颤抖。小雄扭头一看,原来贺清语竟一边舐小雄的巴,一边偷偷的把手指进高阿姨的眼里,在那里不断的动着。

 高阿姨则双眼紧闭,两脸通红的在那轻轻地颤抖着。贺清语的手速度的越来越快,高阿姨则抱着小雄,害羞得动都不动。

 看到这种情况,小雄笑着把高阿姨推进贺清语的怀里说道∶“干妈乖,和贺阿姨好好的表演一下,让我看看干妈到底有多。”贺清语一把抱住高阿姨∶“小高,你就乖乖的让贺姐姐好好地玩玩吧!”说完便向高阿姨的双吻去。四片樱互相结合,高阿姨感到‮体身‬一热,贺清语的舌头已潜进她的嘴里。

 贺清语纤细的手指在高阿姨的房、下腹部及‮腿大‬上产生甜美娇的刺,高阿姨不敢正视贺清语的表情,只得羞赧地低着头徽微气着,羞得双颊泛红,听凭贺清语伸出的手在她那凹凸有致、人心弦的体来回游移‮摸抚‬。

 强烈的刺传来,高阿姨顿感到一阵目眩神移。而贺清语这时也早是情炽热,不断地用面颊在她的粉颊上挨挨擦擦着,也不时细细地吻着她的额头、鼻子、下巴、粉颊及耳朵,两只手更毫无忌讳地在她赤的背部及丰游走着。

 高阿姨低低呻着,倦懒地闭上眼睛,任由贺清语百般‮逗挑‬。两人的头互相逗着,‮腿大‬也互‮擦摩‬,贺清语不用嘴贴在高阿姨的红了起来。

 高阿姨的舌头被贺清语的嘴了出来,贺清语的两片嘴含住她的舌头不断着,得高阿姨娇连连,吐出的舌头更是厮着贺清语的四片红‮渴饥‬地热吻着。

 贺清语这时的舌头慢慢地离开了她的红,两人的舌尖之间拖着一条长长的唾。贺清语转为吻,在高阿姨那泛红的香颊上细细地吻着,高阿姨口中不断呻着,情不自体也随之‮动扭‬。

 贺清语跟着又利用舌,一路由沟沿着均匀的房吻上来,继而伸出舌头在棕红色的晕上绕着圆圈逗着,两片嘴头上“啾啾”地着。随后又吐出软的舌头,探入她的口中东拨西挑,舌尖不断地‮逗挑‬着她的舌头。

 高阿姨被她吻得仰头微,一股火从她体内熊熊燃起。贺清语将高阿姨的舌头卷了出来,不停地着,双手又开始不规矩起来,在她那坚房上毫无忌惮地,然后又缓缓地一路‮摸抚‬下去,细细地摸着她的腹部、肚脐、下腹部,最后探入了腹下,用手指大胆地拨着草丛下的花

 由于高阿姨里已经分泌了水,所以贺清语毫不费劲的就把右手的中指入她的里。“啊…”贺清语一边在高阿姨的耳边不断喃喃轻哼,一边手指则继续在里尽情地活动,姆指和食指夹住高阿姨感的捏着,手指或强或弱地迫使高阿姨爬上了快的高峰。

 “啊…好贺姐…我…我要出来了…”高阿姨疯狂地哽咽着。贺清语气吁吁的爱怜吻着她的红着气道∶“小高乖,先别出来,我再教你一招更好玩的…”

 沾水的手指从高阿姨的中拔了出来,便将她推倒在地,一路地从脸上吻了下来。小雄‮奋兴‬的看着贺清语调戏高阿姨,而舅妈的舌头一个劲的往他眼里钻,真是舒服啊!

 小雄对正在他脚趾头的师母说:“师母,我的妹妹,快用你的下我的大巴!我要你!”

 听到命令的师母‮体身‬往前挪动了一下,沈凤柔扶着坚巴对准了师母的,师母向下坐去,大巴就贯进了她美丽的中“啊…”师母呻着‮动扭‬股…“过来,舅妈!”舅妈听到小雄召唤,忙爬了过来“把你的凑过来,我要你的和美丽的眼!”

 舅妈媚笑着跨跪在小雄头前,小雄伸手抱住舅妈的‮腿大‬,微微抬起头,在舅妈的上裹了两下,就用舌头在舅妈户和眼上轮舐…小雄在勾的间隙告诉沈凤柔:“小柔,你自己找点事干吧!”

 沈凤柔看到这靡的场面,‮奋兴‬的道开始水,她还是跪在那里,舌头时而舐小雄的眼,时而小雄的囊,时而舐小雄和师母的合处,忙的她不亦乐乎。

 高阿姨在恍惚的快中,感到贺清语吻着自己的粉颈、房、头、腹部、下腹部、…最后一张软软的嘴停留在透的之上。一波波的快侵袭着高阿姨全身每一个角落,贺清语每一个猥的动作不断带给高阿姨同靡气息。

 贺清语先把出高阿姨户的水一滴不剩的吃了进去,以食指轻轻着高阿姨的核,中指则在她的桃源来用力扣挖,间中指尖又用力着。

 贺清语随着高阿姨渐强的呻声加快的速度,高阿姨的道不断出又浓又稠的爱,沾了贺清语的指掌。

 贺清语一下子吻落高阿姨的上,深深啜着内里的爱,舌头更暴地直伸进高阿姨的道之内,动着高阿姨感的道壁。

 触电般的快传遍了‮体身‬每个部位,令高阿姨达到顶峰的高,灼热的毫无保留地入贺清语的嘴内,贺清语品尝了一半,却将多余的灌回高阿姨的小嘴内。

 “啊…大巴老公…大巴哥哥…”师母不顾这几个初次见面的美妇在场,放的叫喊着,‮刺冲‬到了高,浑身颤抖着从小雄身上下来,伏在一边息…“你来!小柔!”小雄说。

 沈凤柔早就情泛滥了,听到小雄点到她的名字,‮奋兴‬的坐上去,她是面对着小雄的,把大里后开始快速的耸套起来…小雄对师母说:“衣柜里有几个带内的假巴,你拿出来,自己穿一个!”

 师母忙不迭的下了,打开衣柜看到那几个假巴就在横隔上放着,总共是四个,她全拿了出来,比量了一番,把一个带红色假巴的内穿上,紧紧的夹住巴的一端,回到上,看着小雄。

 小雄抬起双眼说:“这还用我教你啊!头柜里有润滑剂,抹些上去,你来小柔的眼!”这时舅妈看到‮动耸‬中的沈凤柔一对子在抖动,她就抱住了沈凤柔,低头在她子上

 贺清语抓起一个假巴内,并没有穿到自己身上,而是手执着进了高阿姨的道内。“啊…”当模拟头大大地撑开由高阿姨的户时,她发出了舒畅的叫。

 “很舒服吧?”贺清语边说边剧烈地着高阿姨道里的假巴,一波波刺骨的快使得由高阿姨开始呻起来,并不自主直了‮腿双‬。

 “舒服吧?我说得没错吧!”贺清语一边说着,一边又抓起一个假巴,在自己嘴里,蘸上自己的唾,向高阿姨的后庭去∶“现在你就想像是两个男人你!”贺清语优美的脸孔上出了恶的笑容。

 “啊…不要!”高阿姨猛烈摇着头,并‮劲使‬作出无谓的挣扎。此刻师母已经扒开了沈凤柔的股,把假巴的另一端狠狠的进了沈凤柔的眼里“啊…死了…”

 沈凤柔终于不在沉默的,嘴里发出的叫喊声…贺清语把在高阿姨了假巴的一端叼在自己的嘴里,就仿佛是嘴里长出一个巴,快速的干高阿姨的,高阿姨则不顾一切地开始‮动扭‬着股,然而这样一来,反而使得在‮体身‬里面的大模拟男产生更加强烈的刺

 “啊…”高阿姨被如般袭来的快得大声喊叫起来。贺清语稍稍转动一下在高阿姨眼里的假巴时,强烈的快使得高阿姨不由得深深倒了一口气。

 这样眼的迫感冲到户里时,不由得使高阿姨夹紧道里大的假巴,在这同时,她的出了大量的汁,而同时她也陷入像昏一般的舒畅感里。

 与此同时沈凤柔被小雄和师母的魂飞魄散,死,狂泻而出,小雄又紧顶了几下,把到了沈凤柔的里。

 沈凤柔无力的栽倒在小雄身上,巴从里滑了出来,贺清语手疾眼快的捧住沈凤柔的白股,把嘴贴过去,用力了几,把沈凤柔里的小雄的连同沈凤柔的一起到自己的嘴里“咕噜!咕噜!”的咽进肚子里。小雄的巴并没有疲软,他起身把舅妈按到在上,扛起了舅妈美丽白的双脚,大巴就进舅妈的里…“啊…太好了…‮劲使‬我…我…啊!”舅妈狂叫。这五个女人论模样师母是最漂亮的,论技舅妈是最出色的,论气质贺清语是最高贵的,论身材沈凤柔最苗条。

 小雄亲吻着舅妈的脚背,大巴在舅妈中进进出出,大头撞击舅妈的‮心花‬,顶的舅妈浑身酥麻,连叫声都是颤抖的…“啊…我要…再…用你…你头…‮擦摩‬…人…家的…‮心花‬…”说着说着,舅妈的另一个高又要袭来了。

 “我…要…来了…”舅妈开始以近乎尖叫的声音来发她最后的一波高。但是小雄并没有就此放过舅妈,他把巴从舅妈的退出来,顶到舅妈褐色的眼褶皱上,猛的一顶,就听到舅妈的叫喊声:“啊!轻点!哦…我的好外甥…你要烂舅妈的股了!”

 巴穿过舒括肌,尽没入了舅妈的直肠之中,舅妈的眼里又热又紧,每一次,都带给小雄刺的舒畅感。

 “雄…‮劲使‬吧…哦…我要你死我…让我死吧…哦…你的巴真…”小雄正在舅妈的眼里狠狠的之时,师母说话了:“大巴哥哥,我到时间了,我老公要放学了!”

 小雄明白她的意思,说:“宝贝儿师母,我的妹妹,你快点回去吧!别让张老师起疑心!”师母在小雄脸蛋上狠狠的亲了一口,恋恋不舍的说:“好想陪你过夜啊!”小雄在师母的红上吻了一下说:“来方长!”

 师母下了穿衣服,小雄把舅妈的腿放下,了出来,把贺清语拉过来,要贺清语跪在上,大白股撅起来,他从后面进了贺清语的眼里,巴在贺清语的眼中猛烈的冲击。

 “嗯…啊啊啊啊…我…太好了…啊!我…”师母穿好了衣服跟大家打了招呼,匆匆离去。小雄在贺清语的股上重重的打了一下,留下了五个手指印,贺清语叫得更加快了…

 小雄在贺清语的眼了动了一会儿,把巴就进她的里,大的巴穿行在贺清语的道内,感受贺清语道的平缓和温暖…看着高贵的贺清语在自己身下叫,小雄无比的亢奋,动得更加猛烈。

 突然巴一紧,打量的了出来,击烫得贺清语浑身颤抖,子大开,了出来,和小雄的汇合,把道充得的。

 小雄感受了一会儿贺清语道的痉挛,才退了出来,把巴放到了高阿姨的边,高阿姨迟疑了一下才把巴含在嘴里,仔细的把巴上的垢污舐干净,细细的嘬

 五分钟后,小雄的巴就进高阿姨的里,高阿姨‮奋兴‬的呻着,她这时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荒唐,和四个女人一起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这份刺令她无比的舒畅…

 两条雪白的‮腿大‬紧紧夹住小雄的,丰部疯狂地下“啊…天那…快…快啊…好…好…”头被小雄含在嘴里着,‮体下‬被大的物快速着,在的快中,高阿姨很快达到了高

 “趴下,你这条‮狗母‬,更的还在后头呢!”高阿姨被摆成狗的姿势,想到马上会被小雄的大从后面入,高阿姨不由得脸通红,主动翘起雪白丰部,期待着小雄再一次的侵犯。

 “啊…天哪…”一个润温暖的东西软软地贴上了花瓣,不是,是舌头“啊…”随着小雄的舌头灵活地周游着,花瓣再次溢出了水。轻轻过花瓣后,舌头慢慢上移,轻轻划过‮花菊‬瓣“啊…天啊…进…去…进去…”

 当舌头缓缓分开门的,挤进去并开始进进出出做运动时,高阿姨快活得几乎升了天,做梦也没想到期待已久的竟是由年轻的情人来完成的,她呻着,摇晃着肥厚的大股,两手指进自己的花瓣着,当后面的门被小雄的嘴包含住并起来的时候,她叫着,再次达到了高

 可是小雄还没足,他起来扶住高阿姨的人的部,将头顶在了门上“啊…”随着头慢慢顶开紧闭的‮花菊‬蕾,高阿姨放弃了所有的抵抗和矜持,如同一条发情的‮狗母‬趴在地上,高高翘起丰部,当全部顶进门并开始缓缓起来时,快从后面一波波传来,她咬着下,呻着晃动着雪白的部,收缩着眼,不断夹紧那大的,享受着所带来的另类高

 小雄跪在高阿姨那雪白感的大股后面,看着自己涨红发紫的大撑开她那褐色的眼,不断进进出出,而她那疯狂摇摆的白和不停收缩夹紧的眼夹杂着嘴里断断续续的呻,令人丝毫看不出她平时是个贤淑稳重的女人。

 渐渐的,眼里越越快,高阿姨低着头,青丝飘飞,雪白的大股越摇越厉害,并配合着前后运动着,嘴里也开始发出语:“啊…天哪,啊…好舒服…快…快啊…我…我的…眼…好…好舒服…快…不…不行了…我…快要…我的…眼…终于…被你…这…你这小狼…了…”

 终于,在她叫声中,小雄再也把持不住,狠狠顶到部,双手扶着高阿姨感的白,一阵狂全部泻在了她的眼里。

 这样一轮的云雨结束了,当晚留下来陪小雄的只有贺清语和沈凤柔。沈凤柔依照小雄的吩咐跨到贺清语身上,股对着贺清语的头,把自己那已经漉漉的对准了贺清语的嘴,而自己则抱住贺清语的丰股,把头埋在两条曲起的雪白‮腿大‬之间,开始亲吻贺清语的花瓣。

 而贺清语也不由自主地把嘴凑到沈凤柔送过来的上。不一会儿,两个成的女人都在亲吻对方的花瓣中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互拥的体在地毯上翻滚着。

 小雄看着如此香的情景,手在自己的巴上抚。“啊…我…不…不行了…快…”贺清语停止了对沈凤柔的口,两条雪白的‮腿大‬拼命夹着沈凤柔的头,双手捏着自己发硬发涨的头,嘴里发出了叫声。

 “怎么才两下,就这样了,真是个超级妇,怪不得小雄对你爱不释手。”沈凤柔也停了下来,改用‮摩抚‬贺清语的花瓣,从花瓣出分泌出大量的水,顺着‮腿大‬淌得雪白肥厚的股上比比皆是“啊…不…快…我要…”

 “你要什么?是不是这个?”沈凤柔拿出一个双头假具,把其中一个头轻轻在贺清语那淋淋的股沟里滑动着。“哦…天哪…快…别‮磨折‬我了…快进来…”贺清语的花瓣和门被假具调着,阵阵快漾在周身,刺得她不知羞地高喊着。

 “要是想要,就爬起来趴下!”沈凤柔看了一眼小雄,见到小雄鼓励的点点头,她把双头假具的一头慢慢到自己花瓣里,然后命令道。

 贺清语顺从地翻身趴在地毯上,象待的发情的‮狗母‬般高高撅起肥厚的部,出外翻的花瓣和不停收缩的门,沈凤柔跪在她那人的器后面,把下假具的另一头在她的股上‮擦摩‬着,不紧不慢地问:“你这个,想要我你哪个呢?”

 “啊……我的…眼…快…求你…对…就…就…就是…那里…天那…好…好舒服…快…别…别停…我…我要死了…”

 随着门被另一头在在女人体内的假具的入和快速的进进出出,贺清语简直被快推上了天堂,而沈凤柔在拼命的同时也不停夹紧中的假具,嘴里呻道:“啊…了吧?啊…可…我…我的…眼…好…好空虚…”

 “让我来帮你!”随着这句话,小雄从后面拦搂住了沈凤柔,紧接着,一硬的顶进了她那被水打门。

 “啊…你…”沈凤柔享受着前后两个被两个真假所带来的‮大巨‬快。“小柔,那天有时间,让我和豆豆这么你吧!”小雄抱住沈凤柔那高翘的雪白部,一下一下狠狠地运动着。

 “啊…天哪…好…好舒服…我…我要死…死…了…随你便吧…”沈凤柔夹在两人中间,香汗淋漓,象巨骇淘中的小船被一次次抛向快的顶尖,随着三个人相继达到一次又一次的高,屋里弥漫着无比的气息… mMbbXs.Com
上章 滛男乱女 下章